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与“天路”同行(纪实文学)4
2017-10-21 21:22:59 来源:陶发美的博客 作者:陶发美的 【 】 浏览:578次 评论:0
 
导读:在一片温和而宁静的苍空下,在悠远的可可西里,朱海燕掘到了一粒“钻石”。——《请过路吧,亲爱的藏羚羊》一文的发表,惊动了中国新闻界。它本是一则“钻石级”的新闻,堪称新闻中的极品之作。但在第十三届中国新闻奖评选中,仅得了二等奖。原因是一个字错了。全篇..

在一片温和而宁静的苍空下,在悠远的可可西里,朱海燕掘到了一粒“钻石”。

——《请过路吧,亲爱的藏羚羊》一文的发表,惊动了中国新闻界。它本是一则“钻石级”的新闻,堪称新闻中的极品之作。但在第十三届中国新闻奖评选中,仅得了二等奖。原因是一个字错了。全篇出现过三次“迁徙”一词,可最后一个迁徙的“徙”字变成了“徒”字。结果,有人给朱海燕打来了电话,他的文章从一等奖项的“荣膺”上滑落了下来。

但瑕不掩瑜。我们相信自己的眼力,相信自己看到的是“钻石”的光彩。

——“昨晚,约有500只藏羚羊带着刚满月的儿女们,通过可可西里青藏铁路建设工地,向黄河源头的扎陵湖、鄂陵湖迁徙。

“为不惊扰这些可爱的精灵,可可西里至五道梁一线,铁路夜间停止施工,拔走彩旗,灯光休眠,机器熄火;作为高原生命线的青藏公路,过往车辆在夜间停驶3个小时。这里又呈现一种远古洪荒的宁静,只有高原的夜风为这群母子结成的队伍送行。

“潜伏下来的观察哨称:跨越铁路线,母藏羚羊若无其事,像跨过自己家的门坎一样;小羊羔紧依着母羊,流露出一种莫名其妙的惊喜。

“…………

能把一则几百字的消息写得诗境苍郁,情意浩荡,且别出机杼,将一项伟大工程的生态理念诠释得透亮,足见作者敏锐的时代感受力和超凡的新闻采写智慧。

“脚板底下出新闻”,是个显明的道理。但若感情轻慢,笔力不深刻,新闻是出了,只是离好新闻隔得遥远。

朱海燕来到了可可西里,一生活就是一个月。高原反应常常改变着他的血压值,最高时高压180,低压120。

他听到了关于藏羚羊的最美好的故事。在一个工地的医院里,一只脐带还未脱落的小藏羚羊,温顺地躺在一位护士的怀里,一边吮吸奶瓶中新鲜的牛奶,一边享受院长对它的洗浴……

他也听到了关于藏羚羊的最悲伤的故事。一位老猎人发现草坡上站着一只肥壮的藏羚羊。他丝毫没有犹豫,举枪瞄准。而那只藏羚羊非但没有逃走,反而前行两步,突然,两条前腿跪了下来,两行长泪从眼里潸然流下。然而,狠心的老猎人还是扣动了扳机,……当老猎人剖开藏羚羊的肚子时,不禁惊叫一声,手中屠刀咣的一声落地。原来藏羚羊的肚里,怀着一只小藏羚羊。这时,老猎人才明白,母羊为什么向他屈腿下跪,它是在求他能为自己的孩子留下一条命呀!

据说,老猎人有了忏悔之心,将那只藏羚羊连同它那没出世的孩子掩埋了,还一同埋掉了他的猎枪。

尽管老猎人忏悔了,但我们还是无法忘掉草坡前的那一声罪恶的枪声……

我们又听到了朱海燕的叩问:“枪声何时远去?”

他用笔向我们展示了一幅幅血腥的图片——

第一幅图片:母藏羚羊死前仍回头看着自己的孩子,它死了也没闭上双眼。

第二幅图片:一个死去的小羊胎儿被猛禽撕食。

第三幅图片:雪地里藏羚羊尸横遍野……最多时,上千只藏羚羊被盗猎者一次性集中枪杀。

…………

他又来到了可可西里,又采写了长达10000多字的通讯《啊,藏羚羊,藏羚羊》。后来,他虽然离开了可可西里,但是,他的无限牵挂还滞留在那道“青色的山梁”上。


10

古今载藉,他只轻轻地一番撩动,那些人物和事件像开故事会一样,都踊跃着参与到他的作品中来了,而显见出一派热烈而亲和的气氛。

历史的复活,人性的彰显,情感的熔冶等几方面的集合和凝聚,成就了朱海燕的大新闻观。

诸如《在没有铁路的地方》、《铁路挺进拉萨》、《我们正跨越昆仑》、《回望瀚海八百里》、《钢铁是这样炼成的》、《冻土,挺进西藏的地下天门》、《壮哉,大青藏》等作品,都体现了他的大新闻气象。

“要说青藏铁路,必须先从通往西藏的道路说起:通往西藏的路,被喻为“天路。”自古以来,走向西藏比登天还难。历朝历代人事频传,多少人在模糊不清的历史上踏行,方才寻出一线道来。……在那条天路上,不仅有昆仑,还有瀚海,处处布满了坎坷和艰辛……”——他在《回望瀚海八百里》中娓娓而谈。

他和“天路”从历史的远处一同走来,他和“天路”血脉相承,忧患相依。他无须虚拟和造作“天路”的故事。他就是漫漫地寻觅和追求——

他到历代诗人的诗思中去寻求,到共和国领袖们的文件夹中去寻求,到千百万英雄建设者的足迹中去寻求,到一代又一代将军和战士的墓碑的记忆中去寻求……他与历史一道,与共和国一道,与我们的民族一道,去寻求一切关于“天路”的故事。

且看,他走过昆仑山,走过风火山,走过唐古拉,……他走到青藏的历史中,走到青藏的山水中,走到青藏建设者的心灵中……他说,要走,不仅用脚走,还要用心、用眼、用情去走。

无论是作为战士,还是作为记者,他的生命本质,都与一条“天路”不能分开了。

在青藏铁路建设胜利在望之际,他甚至想到,应该尽快组织人力编写《青藏铁路学》。他与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高原病专家吴天一谈了自己的心思,并向铁道部副部长孙永福致信,提出自己的建议和见解。他在信中写道:“青藏铁路建设很快就要结束了,但青藏高原的开发和建设并没有结束,西部铁路的建设并没有结束,它需要有价值的参考书,而《青藏铁路学》到可承当这一角色。”

他在想着,他心中的“天路”不应该给历史留下任何遗憾,而应该与历史一道继续走向壮阔。


二维码生成

分享给手机好友

关注家园公众号

Tags:天路 同行 纪实文学 责任编辑:河边草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与“天路”同行(纪实文学)3 下一篇与“天路”同行(纪实文学)5

推荐图文

铁色乌蒙,铁二代心
原铁道兵二十团《相
胡德平:耀邦同志第
老部下守墓半世纪 “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本站招聘| 法律顾问| 网站统计| 联系站长| 网速测试| 友情链接| 投稿审核| 网站管理

 

铁三师十四团 河边草 电话:18075603283 QQ:327789046 邮箱:327789046@qq.com


Copyright@http://www.tdbj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