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战友作品:《天山情》(陶福星主编)
2018-04-30 10:07:15 来源:梅梓祥的博客 作者:梅梓祥 【 】 浏览:734次 评论:0
 
导读:《天山情》这本书是购自地摊还是获赠?我记不得了。这几天阅读,时时涌上向大家推荐的念头。 关于“情”、“爱”,还有“辉煌”等之类的词,在媒体上出现的频率很高。这是一种反讽,社会、时代越是缺乏,媒体倒会成为“热词”。比如“爱”,本来人之间越来越疏远、冷漠、无情,我们却听到——普天下都在唱“让世界充满爱”。

战友作品:《天山情》(陶福星主编)

2018-04-27 梅梓祥

《天山情》这本书是购自地摊还是获赠?我记不得了。这几天阅读,时时涌上向大家推荐的念头。

关于“情”、“爱”,还有“辉煌”等之类的词,在媒体上出现的频率很高。这是一种反讽,社会、时代越是缺乏,媒体倒会成为“热词”。比如“爱”,本来人之间越来越疏远、冷漠、无情,我们却听到——普天下都在唱“让世界充满爱”。

“天山情”,也含一个“情”字,确是“浓情”“真情”,战友情,军旅情,夫妻情,爱国情……也让我“动情”洒热泪。

这本书写铁道兵二十三团修建南疆铁路奎先隧道,以陶福星为主要作者。

全书近40万字,配数百张老照片,2007年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出版。主编陶福星我不认识,书中介绍:


陶福星,1947年生于安徽灵璧,1968月当铁道兵,当过文书、宣传干事、宣传股长、政治处副主任,1983年转业在宿州财政部门工作。在部队、地方工作期间,发表过作品,出版《铁色军营》等作品集。

自媒体快捷,没有费多少周折,就获知陶福星战友和我还在一个战友群。于是,电话交流:他早已退休。早些年,患癌,医生预言生存时间以月计。这位铁道兵老大哥就是“铁”,跑到欧洲旅游一次,写了一本书《西欧之行纪实》出版。积极操劳举办数次铁道兵战友联谊活动,到曾经战斗过的铁路线做告别式“寻访”……迄今,十几年过去,“死神也望而却步”的铁道兵——福星,讲话底气也还是斩钉截铁的劲儿。我十分的钦佩。商议摘录他的《天山情》在公众号发布,他将书的电子文本发给我,真让我喜出望外,大家来共享吧!



《万里兵车行》篇,记叙铁道兵二十三团接受修建南疆铁路奎先隧道任务,辞别襄渝铁路,万里行军奔赴边疆。因为写了“闷罐车”,这几乎是每一位铁道兵战士都乘坐过的“军列”,我就想让大伙儿来“抚今追昔”一番。

闷罐车,是代替客车运送人员的火车,多数用来大规模输送兵员。二战时期,美军和苏军开始使用闷罐车运送部队,我国始于1948年辽沈战役。在历次重大军事行动的铁路运输,以及执行新兵入伍、老兵退伍等运送任务中,闷罐车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2008年开始,随着铁路运营能力提高,以人为本的管理理念深入普及,除特定时期、特殊任务外,铁道部已取消“闷罐车”输送部队。

闷罐车的“特别”,铁道兵战士都有别样的记忆。这篇文章,“闷罐车”苦辣酸甜的感受,似乎还没有写够,期待你续写的与大家分享。 



万里兵车行

陶福星

按照中央军委关于“1974年先进一个铁道兵师到南疆线”的要求,铁道兵党委决定由五师先进疆。1974年新年伊始,铁道兵五师所属部队陆续从成昆线、渡口支线、襄渝线……向南疆线云集。 

作为承担南疆铁路咽喉工程奎先隧道施工任务的铁道兵二十三团,在充分做好思想动员的基础上,从1974日开始,分六个梯队(不含从西安发出的物资运输专列)先后从陕西省旬阳县吴家嘴车站和长沙坝车站向新疆开拔。

二十三团司、政、后机关人员是作为第四梯队向新疆进发,我当时就是随着这一梯队进疆的。  6日下午时,载着第四批转场进疆人员和军用物资的铁皮列车,在当地人民群众一片难分难舍的欢送中,准时离开了襄渝线吴家嘴车站。


惜别襄渝铁路沿线群众。

列车驶出车站后,沿着汉江北岸新铺成的襄渝铁路向西疾驶而去。到了阳平关车站,列车驶入宝(鸡)成(都)铁路,而后急转北行,穿秦岭,过音山,入宝鸡。过了宝鸡,列车就沿着陇海线和兰新线一路西行。火车跨黄河,越祁连,入河西,走戈壁……经过七天七夜4000多公里的行程,终于在197412日下午时许到达了军用列车停靠的终点站——吐鲁番火车站。

七天七夜的万里行车,给我留下了一生难以忘怀的记忆,而印象最深的莫过是我们乘坐的铁皮闷罐车及连续穿越的上百座隧道群,还有那首次看到的茫茫荒源大戈壁。

所谓闷罐车,就是加了顶盖的铁皮货车厢。它有点像今日的集装箱,但比集装箱大,一节车皮就是一个长厢子。车厢两边各开有两扇约有50平方厘米的小窗户,车厢中间安放一个铁皮炉子,这炉子一是用来取暖,二来是烧水,供大家途中洗脸、洗脚和饮水。车厢两头摆满了密密匝匝的军用铁皮床,行与行的铁皮床之间留有一条狭穿的人行道,供人行走、活动之用。车厢两边的正中处各开有一扇大铁门,大铁门一关,官兵们就全闷在这铁皮闷罐子里。在闷罐车里,谁要撒尿,就将铁门拉开一道小缝,顺着门缝一撒了事。



闷罐车可能是没有纳入铁路客运编制,一路上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哐当哐当,从陕南到新疆,一走就是一个星期。一路上,同行的官兵们除了每天必要的政治学习外,就是在一起吹牛、逗笑、打扑克,自找乐趣。

进疆的军用铁皮闷罐车停靠在祁连山下一个小车站上。闷罐车载着我们行进了四天四夜后,便进入了祁连山脉。到了永登,火车开始爬坡而行,原来只需一个机车头就可牵动的列车,现在变成由两个机车头来牵动,而且行驶的速度相当慢,犹如老牛拉重车,缓缓地前行。到了天祝,我们的耳朵开始发涨,并带着呜呜的响声,胸部也感到闷得慌,似乎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我问其他同志是否有这种感觉,大家都说有同感,估计这可能是高原缺氧的反应吧。

日上午10时左右,西行的闷罐车停靠在祁连山深处的打柴沟车站,负责本梯队运行的陈林兴副参谋长一声哨响,告诉大家下车到打柴沟军供站吃早饭。我们跳下闷罐车,一股刺骨的寒风向我们袭来,我们的牙齿在不停地发出颤抖的声音。天寒让我们发抖,我们只好返回闷罐车,找件棉衣穿上,才下车赶往军供站。到了军供站,见到这里地是冻的,水是冰的,几幢平房的屋檐下和室外的水池边,到处都挂满了长短不齐的冰锥,好一派严冬的景象。后来我们向军供站同志一打听,才知道打柴沟是地处海拔3000米以上的特殊高寒地带,这里到每年月下旬才能解冰化冻,月中旬种小麦,月就收割,一年要过八九个月的寒冷季节。


在兵站吃饭。

因为气候寒冷,军供站的同志把早已做好的饭菜送到我们跟前,可还没等饭菜进口就变得冰凉冰凉的,有些怕吃冷饭的同志只好将冰凉的饭菜拿到闷罐车炉子上加热再吃。

上午1130分,闷罐车离开打柴沟,继续向山上爬行,到了乌鞘岭,列车已驶上海拔2900多米的高度,这时缺氧的感觉更加厉害。为了减少高原缺氧的反应,我们只好少言语、少活动,有的干脆钻进被窝里睡大觉。

10日,闷罐车开始进入茫茫的大戈壁。我们临车窗而望,那寸草不生的戈壁滩令人感到惊忧。它空空荡荡,一望无边,就像一个城府太深、历经坎坷的老人,面对着蓝天白云一言不发。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的戈壁地域景观,延绵上千里的浑黄色的沙漠和累累石砾的荒滩,它起起伏伏,弯弯曲曲,偶尔有一些稀稀朗朗的骆驼刺、沙棘草从你眼前一掠而过,使你感到这些被称之为植被的东西是那么样的冷漠,甚至冷酷。我面对这苍凉空寂的万古荒原,心中不由萌生一种莫名的孤独空寥的伤感,怪不得自古以来的文人骚客就只能留下诸如“大漠孤烟直”“春风不度玉门关”“出了嘉峪关,两眼泪不干”之类的诗句和谚语,流露出对千里砾石荒滩的空辽、孤寡、凄凉的悲苦情调。


  

闷罐车驶到嘉峪关一带时,我们见到铁路两旁有一条绵延数百里、用泥土垒积而成的断断续续的土长城。这长城因年久失修,风雨剥蚀,倒坏的很多。残存的长城有丈把厚,高也只有一丈多高,许多地方都有缺口。至于这带长城为什么不用砖石,只用黄土筑成,可能是因这里取石烧砖困难,就地采泥用土方便吧。

197411日,也就是我们乘坐闷罐车的第六天,列车进入了新疆,我们的视野也开始渐渐有了绿色,铁路两旁也现出了潺潺流水的小渠。据说,这些小渠是勤劳的新疆百姓和生产建设兵团的勇士们从天山脚下开凿出来的一条长渠的分支,小渠中的晶亮清澈的流水是引自天山的雪水。

流水的沟渠旁,长满了挺拔直立的杨树,直插蓝天,闪闪发亮的杨树叶片与蓝天白云相映衬,片片都闪耀着新疆的风情。从车窗往外看,天地辽阔,所有的植被都井然有序,连地里的庄稼都排列得整整齐齐,好像是迎接远方客人的仪仗队。铁路两旁的杨树挺挺地站成两排,像是夹道欢迎的士兵。沿着铁路而行的一条公路上,一架架毛驴车晃晃悠悠地赶过来,毛驴车上坐着身穿民族服装、头戴民族花帽的维吾尔族男女在戏弄风声,这一切都十足的点缀着新疆韵味。

12日下午20分,铁皮闷罐车经过七天七夜的长途跋涉,终于到达了我们要停靠的车站——吐鲁番火车站。其实吐鲁番车站所在地不叫吐鲁番,而是吐鲁番地区所辖的一个镇——大河沿镇。


在吐鲁番火车站留影。


由于天色已晚,当时我们没有继续前行,就住在大河沿军供站。按照梯队领导的要求,在此休息一夜,再往天山行。

我们在大河沿军供站吃过晚饭后,利用饭后闲散时间,步入吐鲁番火车站广场,想看一眼广场的夜景及新疆特有的韵味。

我们走进车站广场,一股浓郁的羊膻味向我们扑来。我们皱了皱眉头,极不情愿地去呼吸这带有羊膻味的空气。不过在车站广场上来来往往,穿着新疆少数民族服装的男男女女及广场周围用维、汉文字书写的店名摊位和各类民族小吃,倒让我们感到新鲜、有趣。

在吐鲁番车站广场上,我们遇到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二师的两位老军垦战士,他们都是当年随王震将军进疆的老战士,因出差而在吐鲁番车站转车的。当他们听说我们是来新疆修建南疆铁路的时候,都高兴不已,他们说:“我们早就盼望这一天了,南疆要是通了火车,我们出行就方便多了。”我们告诉他们说:“请放心吧,要不了几年,火车就会通往南疆,通往你们生产建设兵团。”

 



二维码生成

分享给手机好友

关注家园公众号

Tags:战友 作品 《天山情》 福星 主编 责任编辑:河边草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襄渝线学兵难忘当年的五个故事 下一篇关情老物件

推荐图文

战友作品:《天山情
铁道兵学兵参战襄渝
战友作品:《天山情
想起了青藏线铺轨时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