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 name="head_layer_js"}{/block}
  • 但是现在我们也需要主的慈悲。”  “天主如果不帮助一个寻找女儿的父亲,不帮助一个寻找妻子的丈夫,还帮助谁呢?他一定不会帮助强盗的。”  “但他们终究把她劫走了啊,”尤仑德回答。  “那您就把德·贝戈夫..

    浏览:7323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要求战斗和流血的愿望了。他心目中本来以为,即使是拯救达奴莎,也只能诉诸战斗,或则两军对垒,或则是个对个的肉搏;而现在他看出了,他的复仇和劈人脑袋的愿望也许非加以抑制不可,好比是把一头野熊加上锁链一样;..

    浏览:7334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戈夫不可。天主在上,他们劫去这姑娘,一定是为了用她来赎德·贝戈夫的。”  “唔,那末他们一定会放达奴莎回来的,”公爵说。  “不过最好要知道她在哪里,”德鲁戈拉斯的爵爷回答道。“万一大团长问:‘叫我命..

    浏览:7336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通明,因为火炉里有好些大段的松木。维雄涅克神甫看护着病人。病人躺在床上,盖着一张熊皮,脸色苍白,头发被汗水纠结在一起,双眼紧闭。他的嘴张着,胸口喘息得那么吃力,盖在身上的熊皮也随着他的呼吸一起一伏。 ..

    浏览:7318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和雪橇里的人们都冻死了,完全没有救活的希望。其他有马车的地方都可以由雪堆辨认出来,而且不是所有的雪橇都完全埋在雪里;有几张雪橇的前面还有几匹马,积雪淹没了马腹,马儿还在作着排命奔跑的姿势。一辆马车的前..

    浏览:7342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道:  “我已经全知道了,起初我一听到没有得到我的许可就这样做,感到很不高兴,但是当时时间实在来不及,我正在华沙,要在那里过节。谁都知道,一个女人想要得到什么东西,反对是没有用的,反对了也没有什么好处..

    浏览:7335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女人必须离开她的双亲去同她丈夫在一起。因此,他觉得优势在他这一边;不过,他并不以为尤仑德会和他发生激烈的争执,会大发雷霆,因为他指望达奴莎的哀求会得到恩准,而且同样指望尤仑德所侍奉的公爵会从中调解,..

    浏览:7326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过心绪不宁和坐立不安的时刻。但总的说来,未来对于他是欢愉的。爱达奴莎,并且从日耳曼人头盔上拔下孔雀毛饰来——这就是他要过的生活。他有好多次想把这情况说给他喜爱的捷克人听,但是仔细一想,就觉得这个捷克人..

    浏览:7317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颗地掉下来;但是她内心并没有不安,因为她相信她让这两个可爱而纯洁的孩子结合在一起,是做得对的。德·劳许先生又跪了下来,双手按着剑柄,像一个看见神迹的骑士一样。这一对年轻人重复着神甫的话:“我娶你……我..

    浏览:7327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里补领;不管他多么严峻,他不会拒绝帮我这个忙的。我担保他不会拒绝的,”公爵夫人说。  维雄涅克神甫是个好心而慈善的人,他听了这话,答道:  “天主赐福的君主所说的话是伟大的话。要不是您那伟大的话,我是..

    浏览:7336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科和达奴莎。  兹皮希科已经完全知道这件事了,他像一个受了严重打击的人那样躺在那里,这时候公爵夫人搓着双手,跨进门槛,说道:  “我们没有办法;他是她的父亲!”他像一个回声似地跟着她说:“我们没有办法..

    浏览:7306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了英勇功绩的人得到奖赏,这是不必感到诧异的;因为,如果美德得不到应有的奖励,人间的罪恶就会横行无忌,而受不到惩罚了。你不吝惜你的生命,冒着危险保卫我们,使我们免于可怖的灾厄;因此我们允许你佩戴骑士的腰..

    浏览:7302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的扈从都勒住了马。  “您怎么啦?”这两个法师问。  德·劳夫命令他们火速骑马前去弄一辆马车来,因为邓维尔特在马鞍上坐不住了。过了一会儿,他的额上出了一阵冷汗,昏了过去。  他们弄来马车,把他安置在铺..

    浏览:7304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他的心已经被达奴莎的美貌所打动了。但这几个十字军骑士显然还有别的打算。他们想要通过她来俘虏尤仑德,然后杀害他,而且为了消灭那种欺诈的罪证,少不了也要谋害这姑娘。他们已经说出这种威胁的话来:假如尤仑德胆..

    浏览:7312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笑,因为他们都很知道,骑士团是多么贪得无餍,尤其知道十字军骑士都是些大说谎家。在玛佐夫舍流行着这样两句话:“黄鼠狼放屁臭气熏天,十字军骑士谎话连篇。”公爵听了这番道谢,只是挥挥手。他们走出之后,他说,..

    浏览:7305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不许跟人家进行个对个的决斗的,除非得到大团长和大元帅的特许;但是我并不要求批准决斗,而是要求释放德·贝戈夫和处死尤仑德。”  “这个国家有这个国家的法律,由不得你们来制订!”  “我们的大团长知道给他..

    浏览:7302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骑士团里待得太久了,所以尽管他在玛佐夫舍听到过立陶宛人的受洗,尽管听到过本来的两顶王冠现在已经戴在一位君主头上,他还是不肯指望立陶宛人有什么好心。这种想法是十字军骑士灌输给他的,他到现在对他们那种说法..

    浏览:7307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他这一击,用力过猛,使得矛枪在野牛猛一转身间,断在他的手中了,他自己也给摔倒了,脸朝着地面。“他死了!他死了!”飞跑过来救他的那些玛朱尔人喊道。野牛的头压在兹皮希科身上,把他紧压在地上。公爵的两个有..

    浏览:7304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赐给你们胜利!那场战争的结果怎样?”  “当时没有战争。”  “那你们在兹罗多尔雅的胜利是什么意思呢?”  “天主恩赐我们;公爵没有带着军队,只带着宫廷侍从和宫女。”  这时候德·劳许惊奇地望着这十字..

    浏览:7314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掌放到他潮润的厚嘴唇上;德·劳许大为惊奇,问道:  “康波斯戴拉的圣杰科伯在上,那个姑娘是谁啊?”  息特诺的“康姆透”因为人矮,听了这声问话,就跟着脚尖,附着罗泰什格的骑士的耳朵低声答道:  “魔鬼..

    浏览:7299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白沫,或者扑倒在地上,因为我是突然问他的。我们放心走吧。”  总之,他们安静地前进了。从崔亨诺夫到普尔扎斯尼契并不太远,夏天里,一个骑士骑上一匹好马,两小时之内就可以从这个城市飞驰到那个城市;但是由于..

    浏览:7296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到达崔亨诺夫的时候天还很亮;但是等他们在大门前通报姓名、放下吊桥之后,天已经黑了。他们被兹皮希科的老相识、德鲁戈拉斯的米柯拉伊接了进去。德鲁戈拉斯的米柯拉伊在指挥着一个由少数骑士和三百个著名的寇比[注]..

    浏览:7294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是尤仑德小姐却没有结婚。我是六天以前离开崔亨诺夫的,当时我亲眼见她同公爵夫人在一起。她在降临节期间怎么能结婚呢?”  兹皮希科听了这话,真想抱住这骑士的脖子喊道:“愿天主为这消息报答你!”但是他克制了..

    浏览:7298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还不满足!他们死到临头,还想占领杜勃尔润的土地。”  在王国各地,人们都在庄严地做着准备工作;不像过去在一场生死战斗之前那样的夸耀,而是蕴蓄着一个伟大民族的沉默的。不共戴大的仇恨。这个民族长久以来遭受..

    浏览:7306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门上,木牌下面挂了一张盾,由两个土耳其人轮流看守着。谁要是击了这张盾,就表示宣布他要决斗。但是从当天到下一天中午,都没有人来击这张盾;到了下午,这位扫兴的骑士打算赶他的路了。  可是,没等他赶路,山德..

    浏览:7298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话说得很好。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日耳曼人,人们叫我山德鲁斯;我说你们的话说得好,是因为我生长在托纶涅,那里人人都说这种话;以后我住在玛尔堡,那里也是一样。呸!连十字军骑士团团员们都懂你们的话。”..

    浏览:7294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他;因此他说:  “天主永生永世祝福你!你是谁!”  “您的仆人,驰名的爵爷。”  “你说什么?这些人才是我的仆人,”兹皮希科一面说,一面指着苏里姆契克·查维夏送给他的两个土耳其人和两个骑在马上为骑士..

    浏览:7292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夫;若不是亏了她,他们早就听了他的头;因此,他必须感激她——这是谁也不能否认的。天主保佑,她不会做他的妻子;但按照法律,他是她的未婚夫。齐赫生了他的气;修道院长咒骂他,使他全身都打颤了;我也生他的气,..

    浏览:7284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一下。  “那么,娶她吧!”  “娶她吧!”玛茨科像回声一样喊道。  兹皮希科听了这话,把头发一拢,放在发网里,安静地回答道:  “我既然已在蒂涅茨的祭坛前,给达奴莎·尤仑德小姐起了一个誓,我义怎么能..

    浏览:7288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以致张大着嘴,目不转睛地盯着兹皮希科,仿佛他不是一个人,而是什么日耳曼奇迹。  但是比较聪明的维尔克,稍微懂得些骑士的规矩,他知道一个骑士往往要为一位情人效劳,又同另一位结婚。他想这必定就是一例,他必..

    浏览:7301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为克尔席斯尼阿还没有钟。不一会工夫,他们来到了教堂。从前面等着望弥撒的人群中间,立刻走出来了小维尔克和罗戈夫的契当;但是兹皮希科跳下马来,不等他们赶到她跟前,就抱起了雅金卡,把她从马身上放下来;于是他..

    浏览:7314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我还能有什么别的办法呢?他们都是百无一用,但是他们会唱歌,都熟悉供奉天主的义式;因此他们在我的教堂里还有些用处,必要的时候,他们会保卫我,因为他们中间有些人部是勇猛的汉子!这个香客说,他曾经到过圣地;..

    浏览:7295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钱也足够吸引一些农民到这块土地上来,还可以用来购买牲畜并进行其他修建事宜;但是在这整个交易过程中,大都还要看这位富有的亲戚意见如何,比如说,他可以带走或者留下由他移居到这里来的农民;他这份产业价值的增..

    浏览:7302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他会怎么做;因为过了一会儿,他摇摇一头金黄色的头发,又说下去:  “一个姑娘必须结婚,而不要跟男孩子们战斗。除非你有第三个人,否则,你必须在两人之中挑选一个。”  “你用不着告诉我这个,”姑娘伤心地..

    浏览:7300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既勇敢,又敏捷得像一头野猫。你知道在克拉科夫他们带他上断头台去的时候,所有站在窗口的姑娘都哭了,那些姑娘都是骑士、总督的闺女,也有漂亮的女市民们。”  “她们也许很漂亮,又都是总督的闺女,但是她们哪里..

    浏览:7302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愿死去,也不愿放走这只野兽。终于他的一只脚被一棵树根绊住了;他摇晃了一下,如果在那紧要关头,没有一个黑色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没有另一把叉“顶”住了这野兽,他准会倒下去;这时,他耳际有一个声音叫道:  ..

    浏览:7309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我是闲荡的玛契克,  早晨你带着轭到田里去,  我却同卡莎在享乐。  跳啊!跳啊!  接着他对兹皮希科说:  “你知道吧?他们是两个,勃尔左卓伐的维尔克和罗戈夫的契当;你呢?”  雅金卡怕齐赫说得..

    浏览:7293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颂扬他的慷慨,赞美兹戈萃里崔这所房屋;说起这座房屋,确实是同波格丹涅茨的房屋大不相同。  处处都显得舒服和富裕。房间里的窗子是用牛角切成的薄片制成的,磨得像玻璃一般透明。房间中央不装火炉,而在四角有..

    浏览:7283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玛茨科跟前;由于一路上骑马跑得太快了,气也喘不过来,面孔红得像只苹果。她说:  “愿天主保佑您!‘达都罗’派我来问候您的健康。”  “我没有更坏,”玛茨科回答:“至少我是睡在启己的屋里了。”  “但是..

    浏览:7292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个儿射到它左肩骨下面去了。”  “这附近一定有猎人,他们会来要这头野兽的。”  “我不给!”兹皮希科答道。“我是在路上打死它的,这条路又不是私产。”  “如果路是修道院长的呢?”  “那就让他拿去吧。..

    浏览:7287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有好多人向我要雅格娜,你不担心么?”  兹皮希科想要回答:“我可没向您开过口!”但是兹戈萃里崔的齐赫又开始唱道:  我将伏在你的膝下,  请把雅格娜嫁给我,  嗳,把雅格娜嫁给我!  “您总是快乐地唱..

    浏览:7294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牛和野牛的吼叫声,到了夜里,又可以看见狼的眼睛在浓密的榛果树后面闪烁。而在这条路上威胁行人的最大危险是,边界附近到处都有日耳曼人和日耳曼化了的西利西亚的骑士们的城堡。不错,在弗拉迪斯拉夫国王同奥波尔希..

    浏览:7286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是没有达奴莎,我就会像一只套着锁链的狗,或是陷在沟里的熊那样不幸,”兹皮希科回答道:“那样一来,我就会既没有快活,也没有幸福,只有悲哀和叹息了;那还不如跟威托特公爵去打鞑靼人,让他们杀死我。但是,我先..

    浏览:7288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仑德到了,赶忙到他那里去,心里却颇不安,因为他就是达奴莎的父亲。谁也不能禁止他挑选达奴莎作为他的意中人;况且,后来,公爵夫人还给他们订了婚。尤仑德对这事会怎么说呢?他会同意么?如果他不同意又该怎么办呢..

    浏览:7295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面是不长久的。同豺狼是不会取得很好的谅解的,他们总得依靠抢劫别人的财物过日子。”  “我们也许还得同跛子帖木儿打仗哩,”波瓦拉说。“威托特公爵被爱迪卡打败了;那是实在的。”  “实在的。‘伏叶伏大’斯..

    浏览:7290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轻而易举就能打死一头熊!”  “那末我们必须回波格丹涅茨去!只是您千万不能死在路上。”  老玛茨科疼爱地望着他的侄子。“我知道你要上哪儿去;不是上雅奴希公爵的宫廷去,就是上斯比荷去的尤仑德那儿去同赫尔..

    浏览:7287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总督!去见总督!”神甫仰望着大空,书记惶然不知所措,队长和他的士兵颓然放下了武器;每个人都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在克拉科夫,在波特哈尔甚至更远的地方,有这样一种像法律一样具有威力的古老的波兰习惯,也即..

    浏览:7288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丑么?”  “什么伏法?反正我总要死,法律又能拿我怎么样?天哪!脑子放清楚些!”  “你现在正当年老患病,如果我就这样遗弃了你,愿天主惩罚我!嗨!可耻!”  一阵沉默;只听见玛茨科的沉重而嘶哑的呼吸声..

    浏览:7292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他知道一个贵族是会信守他的誓言的,而且不管他们现在就斫我的头,或是过了圣米克尔节[注]听我的头,对他说来都是一样。”  “噫!我今天就去。”  “你今天最好到阿米雷伊那儿去休息一下。他会为你包扎伤口,明..

    浏览:7286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个麻痹的人霍然病愈的欢乐声。人们的心弦颤动了,这消息传遍了教堂、城堡和全城,吸引了愈来愈多的这种只有依靠奇迹才能得救的可怜虫。  在这段时间里,人们完全忘却了兹皮希科。在这样悲伤和不幸的时候,谁会想到..

    浏览:7283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到处是灯笼和火把。全城通宵达旦到处都充满了生气蓬勃和欢欣鼓舞的气象。  早上,他们又从城堡里听到了更多消息。  他们听说,彼得大主教昨夜就给孩子施了洗礼。因此,他们担心这女孩不太强壮。但是阅历丰富的城..

    浏览:7297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着身子倚在叔叔手上,一再地说:  “天主会报答你的!”  不过,尽管有这一切安慰,有时候他还是不免感到异常的寂寞,因此,玛茨科有一次来看他,兹皮希科向他问过好之后,就朝着墙上的格子窗问他:  “外面怎..

    浏览:7285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怕天主。”  第二天,塔契夫的波瓦拉在总督的法庭上从各方面作证,以减轻兹皮希科的罪名。但是,尽管他把这事件归之于幼稚无知、缺乏经验,还是没有效果;尽管他说,即使是一个年长的人,发过这种誓,祈求天主让他..

    浏览:7278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么能不饶恕呢?”昆诺继续说,“我不但是个天主教徒,也是个修道士呀!因此,作为基督的仆人和托钵修道士,我诚心诚意地饶恕他!”  “向他致敬!”塔契夫的波瓦拉喊道。  “致敬!”其他的人也说了一遍。  “..

    浏览:7280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崔的玛尔青,他的纹章是“波尔科扎”[注],科里特尼查的弗洛林,沃杰内克的巴尔多希,科皮仑尼的陀玛拉特,玛希科维支的盛特拉姆,塔契夫的波瓦拉,比斯古披崔的巴希科·齐洛琪埃伊,泰戈维斯科的雅哈,科席格罗维的..

    浏览:7282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什么还要画十字?”  “因为一夜过来,你的美貌又有所增长,使我不胜惊奇!”  德鲁戈拉斯的米柯拉伊可不喜欢这种新奇的、外国骑士的风习,耸了耸肩说:  “别糟蹋时间尽跟她谈她的美貌吧!她还只是一丛刚出土..

    浏览:7286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开始,他们却都愿意像对待一个圣徒似的向她致敬。兹皮希科也跪了下去;在场的人们都相信自己真的看到了一位圣徒,她的像总有一天会供在教堂的祭坛上。他们不仅向她表示对一位王后应有的尊敬,也为了她圣洁的宗教生活..

    浏览:7286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  “跟谁?跟跛足帖木儿!”玛茨科回答。  接着是一阵静默。确实,西方的骑士们常常听到金奥达、蓝奥达、亚速文奥达和其他等等奥达[注]的名字;但是他们不熟悉鞑靼人的内战。但在欧洲却没有一个人没有听到过恐..

    浏览:7280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另外一些从城里来的货车则装满了布匹、一桶桶的麦酒和各种商品。现在克拉科夫已经在望了,看得见国王的花园、四郊的爵爷们和市民们的房屋、教堂的围墙和尖塔了。他们越走近这城市,车辆就越多,到了城门口,几乎不能..

    浏览:7288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颤动着的孔雀毛和闪烁在阳光中的明亮的头盔。  “十字军骑士的脾气真奇怪,”塔契夫的骑士说。“当一个十字军骑士处境困难的时候,他会像一个游行教士似的忍耐,像一头绵羊似的谦恭,像蜜似的甜,你简直很难找到一..

    浏览:7280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轻率妄动,没有头脑,”玛茨科说。“但等我把整个情形告诉了您以后,您就不会这么严厉地判决他了。”  “判决他的不是我。我的责任只是把他戴上脚镣。”  “那是怎么回事?”玛茨科说,脸容又显得阴郁了。  ..

    浏览:7291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芙卡太太,雅佐科夫的克利斯丁的未亡人说,“蒂涅茨一大要打七次钟,刚刚教士们所讲到的这个华尔杰尔兹·弗达里,怎么还会在这里出现呢?”  这一问,米柯拉伊一时不知怎样回答才好,他想了一想,这才定心地说: ..

    浏览:7282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这位强大的国王的愤怒罢了。可他们心里,却总在想尽办法要消灭这个王国和整个波  修道院长仔细听着,表示赞同,说道:  “我知道‘康姆透’里赫顿斯坦带着这个使团启程到克拉科夫来了;他在骑士团中,由于他的勇..

    浏览:7269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这个掌管着一百个村落的修道院长[注]能够率领那么多扈从来欢迎公爵夫人。  他是一个身材高大的人,脸孔显得消瘦而聪明;他的头顶剃光了,下边留着一圈灰发。他的前额有一道很深的疤,这显然是他年轻时为了完成骑..

    浏览:7275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玛茨科发怒地扭着皮外衣的带子,说道:  “你大概是瞎了眼吧!”  “听着,”兹皮希科从容地回答道。“我同德鲁戈拉斯的米柯拉伊谈过一次话,他说尤仑德为了他妻子的死,正在寻求机会向日耳曼人报仇。我要去..

    浏览:7283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朱尔人都怀着极大的敬意看待这叔侄两人了,而德鲁戈拉斯的那位被叫作“奥布赫”的爵爷说道:  “我看你们都是非凡的汉子,不是等闲之辈。”  “我们现在相信这个小伙子准能俘获三簇孔雀毛的冠饰了。”  玛茨科..

    浏览:7271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她带着愉快的脸色,掉过头去对姑娘说:  “达奴莎!达奴莎!你想给你自己找个骑士么?”  长着一头金发的达奴莎,穿着她那双红鞋跳了三跳,抱住公爵夫人的脖子,快乐得尖叫起来,仿佛人们给了她一种只有大人才能..

    浏览:7276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候天已经大亮了,明亮的阳光照耀在修道院所在地的那些岩石上。  “天主在任何地方都能把幸运赐予人,”最后,玛茨科平静下来说,“祈求他赐福给你吧。”  “当然,一切都得靠他的恩惠!”  “你也得为波格丹涅..

    浏览:7273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显得殷勤。送来的有榛子和一些从远方运来的叫作‘伊泰林”[注]的珍奇的硬壳果,他们都吃得津津有味;顷刻之间,整个房间除了咬硬壳果的声音之外,什么声音也没有。只有兹皮希科,他不光是只顾自己吃,他还要向公爵夫..

    浏览:7279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轻,很容易送命。”  这当儿,波格丹涅茨的玛茨科认为应当出面跟公爵夫人谈一谈,好让她放心,便立即走上前来。  “仁慈的夫人,这一点请您别担心。在战斗中谁都得冒生命危险;对于一个贵族说来,不论年老年少,..

    浏览:7286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  “我的丈夫公爵大人,还得过四五天才来呢。”  “天主不论远近都能赐福,那么至少且让我们这些贫穷的教士到修道院里去拿些酒来。”  “那我们倒乐于领情,”公爵夫人说。  教士一走出门,她便叫道:  ..

    浏览:7279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我们等着瞧吧。”  但是,玛茨科说:  “我听说国王对那些参加过立陶宛战争回来的骑士,都慷慨赏赐。你们谁是克拉科夫人,你们倒说说看,这是真的么?”  “不错,这是真的!”一个贵族答道。“国王的慷慨是举..

    浏览:7289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他们。”  “那就光彩了,但愿天主保佑我们,”一个贵族说。  “还得请圣斯坦尼斯拉夫保佑!”另一个贵族补充道。接着他又转向玛茨科,继续问下去:  “唔!再告诉我们一些吧!你捧了日耳曼人和别的骑士,因为..

    浏览:7286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1905年诺贝尔文学奖:十字军骑士 作者:显克维奇  第一章  在蒂涅茨一家叫作凶猛野牛的客店(这是修道院[注]的产业)里,有几个人坐在那里,听着一个来自远方的骑士谈他自己在战争中和旅途上所经历的种种险遇..

    浏览:7284次 评论:0
    2015-11-14 19:22
  • 的。要解释这个众口皆说的词得有亚里斯多德的才能。别把“专心”和“思考”混淆了,普通人能够专心,但不能思考;数学家和学者会十分认真有效地推理,但普通人不会思考过,不会被看做**说理的人,因为思考的真正含义..

    浏览:6274次 评论:0
    2015-11-14 19:17
  • 除了永恒,没有什么东西是伟大的,当我们衡量人和其他东西时,我们只在小东西之间作比较。然而,水远区别于死亡的任何东西都是伟大的。 我在无限的空间面前所产生的恐惧是客观的,非常客观,其中有些可怕的东西。..

    浏览:6280次 评论:0
    2015-11-14 19:17
  • 所说的话;2. 互相倾听,作出判断;3. 消除自尊心。 对我们来说,所有幻想破灭以后,追寻真理只需紧紧依附生活。 在文学中,花比果实丰富;科学则恰恰相反。至于哲学,由于缺乏基础,收获十分可悲;它无耻地伪造篡..

    浏览:6261次 评论:0
    2015-11-14 19:17
  • 安慰和消遣也是应当的;忘掉痛苦那不是安慰;准确意义上的安慰之动机应该从不幸事件的范围中得到,然后公开、直接地求助于它。所以说,安慰的角色是很难扮演的;安慰不仅应该使人忘却痛苦的事情,消除使人恼怒的影响..

    浏览:6274次 评论:0
    2015-11-14 19:17
  • 除自己以外的一切东西;但它也使我们慷慨,因为它使我们爱一切人。 对于不幸的劳动者来说,生活归结于同死亡作斗争,归结于为争取得到受苦的状态而忍受痛苦。 深刻的人和肤浅的人同样都心不在焉:前者只专注于自己..

    浏览:6257次 评论:0
    2015-11-14 19:17
  • 的:前者只为超过他人而抬高自己,后者则为超过自己而抬起自己。 嫉妒是骄傲失望的表现,怨恨也是;可怨恨含有卑下的成分,而嫉妒只是卑下的意识。所以我将这样给怨恨下定义:脱胎于骄傲的卑下的表现;至于嫉妒,那..

    浏览:6267次 评论:0
    2015-11-14 19:17
  • bsp; 我们祝旁人得到任何可能得到的东西,只是不要占自己的便宜。 当问题得到解决时人们最喜欢征求别人的意见,也许是奉承,也许是虚荣,可能还因为希望得到赞同。 假如所有你认识的人互相交换你的信件,你会觉得..

    浏览:6261次 评论:0
    2015-11-14 19:17
  • 们往往低着头,压低声音说它,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人们艰难地说出这个名字,好像它带有我们的爱情不谨慎的标记,会泄露爱情一样。然而,人们听到它还是感到非常幸福,因为它胜似响声,它是一种声音,当它被写下来时..

    浏览:6268次 评论:0
    2015-11-14 19:17
  • 额外的快乐,这种快乐不久就成了他的必需品;从此,他不会因拥有这种新的利益而感到更幸福,而这利益一旦失去,他会感到不幸。人们平时会因自己有两条胳膊而感到过某种满足吗?人们从来没想过这一点,他们带着健全的..

    浏览:6272次 评论:0
    2015-11-14 19:17
  • 一本坏书。”而应该说:“我觉得这是一本坏书。”作者会马上感到放心的。 人们由于可以说是审美活动而向某些演说家让步,可他们心中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在受骗。 真正的雄辩是带有激情的逻辑性。 文学上的雄心对那些..

    浏览:6262次 评论:0
    2015-11-14 19:17
  • 独者中,他们觉得结合得更紧;经历了那么多恐慌的日子,他们更亲密地生活在一起;他们仿佛感到,现在的吻 比初恋时的吻更为甜蜜;就这样,由于他们能够 互相等待一个漫长之冬,脚踩着雪,所以他们相聚在 被焚的旧屋..

    浏览:6270次 评论:0
    2015-11-14 19:17
  • 我为它应得的巨大名声 感到骄傲,但谈不上酷爱。我像雪莱那样写道:“我是世界的公民;在所有生活富裕的地方,我都觉得人民可爱土地可亲!“从朝阳东升的海岸到夕阳西沉的地方,我的敌人,是凶恶的坏蛋,我的国旗,..

    浏览:6275次 评论:0
    2015-11-14 19:17
  • 得太高。我需要的不是这些如此之傲的花朵,因为我将来只会感到这些强硬的邻居 在黑暗中摸索的根须。不要玫瑰、百合和大丽花,把欢快的牵牛花移到我身旁,它习惯地沿着绿栅栏攀爬,以在你灵魂旅行的蓝天留下齿痕,它..

    浏览:6263次 评论:0
    2015-11-14 19:17
  • 体再不会成为她的血,她的力量与品行也不会再变成你的健康和道德。朋友啊,对你们也一样,拥抱是徒劳的,深情的目光和紧握的手也无济于事:人不可能为自己开一条坦途,直通灵魂;不可能把整颗心,唉!放在手里,也不..

    浏览:6264次 评论:0
    2015-11-14 19:17
  • 其静和暗的方式。声音之魂仿佛在寂静中漫游,光亮在浓夜中渗透。其奥秘 丰富多义:人人都以自己的方式 根据自己的回忆去解释、感受。树林之夜诞生了思想的黎明;它的寂静如同睡鸟能展翅飞行,这对于诗歌来说实在是大..

    浏览:6263次 评论:0
    2015-11-14 19:17
  • 的命运:没有夏天的微风哪来树叶的呢喃,没有心灵的呼吸哪有手指的绝技!”三月三月,当冬去春归,当复苏的乡村如同康复的病人,那最初的微笑十分珍贵。当天空仍布满寒气,夹带着零乱的雪花,当清凉的正午阴云低挂,..

    浏览:6274次 评论:0
    2015-11-14 19:17
  • sp;落到地上的玫瑰,但愿我能快步向前,又不能是最先的一位。但愿在她甜蜜的微笑里,我能够等待,获取属于我的一份,但愿我能把自己的身躯,安放在她视线的轨道上。但愿从她的金发里,我能闻到普通的香味,它为所有..

    浏览:6256次 评论:0
    2015-11-14 19:17
  • 地结队而行。“你们一直在祈祷?你们是受伤的天体?因为你们洒下的,不是光,而是光的泪。“星星啊,你们是造物 和众神的祖先,你们眼中泪水涟涟… … ”星星们答道:“我们孤独… …“你以为我们离得很近,其实我们..

    浏览:6267次 评论:0
    2015-11-14 19:17
  • 。颤巍巍的幽光照着铁床上的被褥;沉睡者尖厉的呼噜 像冬天坟墓上的寒风。当别人昏昏睡着,在梦中坐牢进监,他们想着星期天,想家,醒了一宵。他们想起小的时候,曾深埋在晃荡的摇篮里,舒舒服服地酣睡,有时,母亲..

    浏览:6260次 评论:0
    2015-11-14 19:17
  • 杂乱恶心的货物中翻检,争讨着她们看中的鱼块的价钱。然而,阳光下,砖石中插着的三个柱头,一千八百年过去,依然雪白如旧,那是科林斯① 凿刀的丰功伟绩,它们保留了此地光荣的真迹! 1866.11.罗马①古希..

    浏览:6257次 评论:0
    2015-11-14 19:17
  • 苦,这你知道,为了大家都活着,谁都不要睡觉。 1866.10.佛罗伦萨在一组古群像前幸福啊,古希腊的孩子,他的命真好!他是爱情的果实,他有着天生的欢笑,他的血管里流着两股高尚的血。是潘① ,..

    浏览:6259次 评论:0
    2015-11-14 19:17
  • 睛兴奋:神秘的春天,五彩的伊甸园,不停地开花,默默地战颤,战颤开花在清风中,蓝色深渊的微风。数不清的闲逛者,蓝天的巨鸟,在活泼的植物的拥抱中,在雾蒙蒙如苍白黎明的日子里,呼吸着海洋的气息,挣脱草木的缠..

    浏览:6269次 评论:0
    2015-11-14 19:17
  • 飞翔的小鸟!既然现在已精疲力渴,战败而归,我承认 世界太大,我无法全放入我的灵魂,你为什么要报复那无力的爱情?哪个炉忌的天使,带着恶意的欢欣,在我后背插上了他那双巨大的翅膀,翅膀不停地扑动,一直压在我..

    浏览:6259次 评论:0
    2015-11-14 19:17
  • ),荷兰唯物主义哲学家,近代唯物主义唯理论的主要代表。他认为上帝由无数属性组成,人只能认识其中之二:广延与思维。在这个不确定的世界里.人要是相信自己那就错了,最明智的是试图了解我们的行为如何被确定。..

    浏览:6265次 评论:0
    2015-11-14 19:17
  • 无终无止:因为和谐地创造了美的上帝,也用单方而的叹息创造了爱。可我愿意,以神圣的艺术为盔甲 看看嘴唇、眼睛和金色的头发,就像是看玫瑰、大海、天空和麦。墓地他们对我说:”秘密是强者的标记:你没有尊重你生..

    浏览:6259次 评论:0
    2015-11-14 19:17
  • 孤独与沉思(1901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法国]苏利· 普吕多姆/著{考验}灵感一只色彩奇异的孤鸟落在一个女孩肩上;可是她拔去它艳丽的羽毛,制造了痛苦,用鸟的整件彩衣。柔软的绒毛,还带着身体的温热,残忍的嘴..

    浏览:6257次 评论:0
    2015-11-14 19:17
作者专栏
  • 一桥飞架

    注册时间:2018-06-20 18:17

  • liufugen518

    注册时间:2018-03-22 14:28

  • zhanqiu666

    注册时间:2018-02-27 01:16

  • 巴山蜀水

    注册时间:2018-02-24 15:57

  • dangerword

    注册时间:2018-02-21 03:42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1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