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地下工作者为何“潜伏”河南直到1968年
2015-10-07 18:34:39 浏览:2514次 【

二、暗藏生涯(一)

1941年9月,中央组织部通知我父亲到中央社会部报到,报到后便送他到苏联红军军事学院学习,主要学习收集军事谍报和爆破技术。负责教学任务的全部是苏联教师,但不知姓名,学员之间也互不传递姓名,只以代号相称,因为这些学生都是党的特工人员,将要派往敌占区做地下工作,从事收集日伪军事谍报工作。我父亲很快掌握了多种特工技能,于是中央社会部和苏联红军参谋部决定我父亲结束学习,开始工作,正式成为中央社会部特工人员,并授予苏联红军参谋部上尉军衔。

一天,中央社会部部长和苏联红军参谋部同志共同与父亲谈话,决定派他到敌占区执行一项特殊任务,并详细交待了任务和组织规律。要求父亲只能与这位社会部负责人单线联系,受他的直线带领,不得与其他人发生任何关系。此次派出的任务是:到东北哈尔滨找到地下党联络站取到地图与详细的图纸。如果日本侵略军北进,可能会进攻苏联,父亲就去奥秘爆破指定方针,以粉碎日本侵略军进攻苏联的打算。这个方针就是伪满洲齐齐哈尔市的一个日本控制的工场。如果日本南进,另按其他方案步履。社会部部长交待任务后呼吁父亲要坚决克服狭隘的民族主义思想,不准擅自步履,以免引起国际纠纷,并要求他本身单独过组织糊口,不准与任何人、任何处所党组织发生关系;任务完成与否,均不得表露个人的身份。还教他怎样寻找党,寻找八路军回按照地,寻找苏联红军等方式,好比必需找县团级以上干部,而且以中央社会部负责同志派出的特工人员的身份,同时签上隐名和真名才能与中央联系恢复关系。(父亲的隐名是'黑',真名是宋一文。)后来父亲就是用这个方式与中央联系上的。最后这位负责同志告诉父亲:"你此次远离党,单独执行任务,会遇到很多意想不到的困难和危险,到白区后要组织一个家庭,有家庭作呵护,会更安全,更好为党工作。你已经25岁了,要找一个工人或者贫农出身的女子,她永远不会变节你,会用生命呵护你的,千万不要找洋学生。"

父亲按照党的指示于1941年11月分开延安出发到敌占区单独执行"暗藏"任务,开始了他的"暗藏"生涯。

历时三个多月,父亲于1942年2月达到敌占区北平,筹备过"关",执行特殊任务。后因场面地步发生变化,日本进攻方针由北进改为南下,爆破任务遏制,按另一方案步履。

到敌占区后,按中央社会部指示,父亲曾先后在天津、北京、郑州、新乡等地一边从事日伪军事谍报收集工作,一边寻找党的关系。在持久远离党组织的环境下,他克服了重重困难,单独奥秘地执行并完成了党交给的任务。

1945年,父亲找到了冀鲁豫地下军事谍报负责人郭子青,并按在延安中央社会部划定的联系方式写成电报由郭回按照地与中央联系。按中央指示,只有在与中央联系时才能同时用两个名字,一个是隐名,一个是真名。父亲的隐名是"黑",真名是"宋一文",在写给中央联系电报上他同时签上了这两个名字。中央回电是:你找党,党也一直在找你。

1945年,党中央决定在新乡设立冀鲁豫军事谍报站,直属中共北方局冀鲁豫分局、冀鲁豫军区司令部带领。司令部位于河南濮阳清丰县单拐村,父亲的任务是收集敌方军事运输、军事调剂谍报,密报司令部。父亲任谍报站负责人兼地下党书记,谍报站就设在我家,地址就是解放后的新乡市新乐路51号。后来,经党组织核准,我母亲王建淑从天津来到河南新乡,与父亲构成革命家庭,协助并呵护父亲工作,站岗、放哨、呵护同志、传递军事谍报。听父亲说,为了更好地呵护、呵护谍报站的安全,党组织要求妈妈尽快学会打麻将和抽烟,这对一个农村长大的女孩子真的太难了!此期间,父亲以他在铁路任职的特殊身份为呵护,不竭地将敌占区的军需物资辗转运往冀鲁豫军区司令部和解放区,多次护送和呵护我党重要干部过境。1945年,蒋介石到了新乡,想去有名的"狗不理"包子铺吃饭。这里是我党地下谍报站。当时有人提出,让一狙击手隐藏在房顶,趁其不备击毙蒋。我父亲否决这个定见,说我们共产党不搞暗算。后来,父亲的定见获得中央首长的高度评价和充实必定。

我们家这个党的地下军事谍报站是总站,此外还有大陆照相馆、狗不理包子铺等几个交通分站,都由我父亲负责。白日,父亲和谍报站的叔叔们冒着生命危险,收集谍报,夜里在我家奥秘开会,及时把谍报送到清丰单拐的司令部和解放区。听妈说,每次开会她都要抱着几个月大睡熟的我在外间屋放哨,一直到深夜。解放区直接与交通谍报站接头的是八路军负责人唐记(解放后任焦作市长)和刘得仓(新乡法院院长)。我叔叔祁士义(解放后任郑州铁路客运段长)二胡拉得很好,他和李慕紫叔叔经常以联谊名义约国民党特务一起搞乐器合奏,实际是探听军事谍报,及时传送到解放区。有一次,谍报站的交通员浚县的崔配喜伯伯,在去解放区送谍报的路上被特务抓走,他受尽酷刑,宁死不屈。最后仇敌照他后脖颈砍了几刀,把他扔到荒郊野外。后来崔伯伯竟古迹般地复苏过来,以惊人的毅力用一只手拖着头,一只胳膊艰难地爬到了解放区……还有一次,解放军就要攻打新乡市,国民党军队内部一片混乱,他们决定让家属先转移。合法我们暗暗额手称庆时,组织决定,为掩人耳目,呵护这个地下谍报站的安全,让我母亲带着只有五个月的我同国民党军官太太们一起去“避祸”。母亲抱着我坐在又黑又闷又热的闷罐子车里,一路受尽苦难,我年幼体弱生病拉肚子,险些丧了小命。这个军事谍报站,由于我父亲母亲和叔叔们的呵护,直到解放也没有表露。由于军事谍报及时、准确,冀鲁豫社会部授予我父亲“二等人民功臣”的光荣称号。


全部评论(0)
  • 《细说民国创立》黎东方 著  《细说民国创立》一、老百姓怕官  清朝到了晚年,太不成话。  高高在上的是皇帝,压在下边的是老百姓,中间是官。皇帝是天子,老天的儿子。他受命于天,不是老百姓选出来的,用不..

    浏览:956次 评论:0
    2018-08-17 04:30
  • 《细说抗战》 黎东方 著   《细说中国历史丛书》序言之一  人们大概都知道,苏轼在《东坡志林》中,载有“涂巷中小儿薄劣,其家所厌苦,辄与钱令聚坐听说古话。至说三国事,闻刘玄德败,颦蹙,有出涕者,闻..

    浏览:777次 评论:0
    2018-08-15 06:24
  • 共 产 党 宣 言马克思 恩格斯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为了对这个幽灵进行神圣的围剿,旧欧洲的一切势力,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国的激进派和德国的警察,都联合起来了。有哪一个反对党不..

    浏览:1048次 评论:0
    2018-05-06 14:03
  • 按照朝鲜战场形势的成长变化,在我志愿军出国参战的前夕,周总理呼吁战犯打点所北迁。1950年10月18日和19日,将战犯分成两批全部转移到当时的松江省(今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当时怕引起战犯误解发生问题,转移押解之前..

    浏览:2760次 评论:0
    2015-10-07 18:35
  • 一切筹备就绪后,列车开始运行。各车厢的执勤哨兵各就各位,机动分队按着预案分袂坐在头尾两节车厢里,随时筹备调用。太阳一落山,夜色很快拉下了帷幕,列车很快进入了夜间行车。战犯一个个怠倦得东倒西歪,大哥体弱..

    浏览:2609次 评论:0
    2015-10-07 18:35
  • 核心提示:为了促使日本战犯改变,打点所从人道的方方面面给以他们关爱和赐顾帮衬。战犯吃得比部队好得多,日本战犯按将、校、尉,分袂吃小灶、中灶、大灶,主食一律大米和白面。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由中国、美国..

    浏览:2774次 评论:0
    2015-10-07 18:35
  • 受勋后老帅抚今追昔1955年9月27日下午,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北京举行隆重的授予元帅军衔及勋章典礼大会。毛泽东在主席台前,亲手将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军衔的命令状和勋章,授予朱德、彭德怀、贺龙、陈毅、罗荣桓、徐向..

    浏览:4914次 评论:0
    2015-10-07 18:35
  • 争衔也见真性情与让衔相反,一些人认为自己的军衔被评低了。这也难怪,按照当时中央的有关规定:元帅是行政三级,享受政治局委员待遇;大将是行政四级,享受副总理待遇;大将以上可以算作党和国家领导人。上将是行政..

    浏览:4888次 评论:0
    2015-10-07 18:35
  • 建国后,中央军委为加强解放军的正规化、现代化建设,把实行军衔制的问题重新提上了议事日程。1955年开始的授衔、授勋是我军建军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事实上,在这伟大的历史事件背后,还有着许许多多不为人知..

    浏览:4829次 评论:0
    2015-10-07 18:35
  • 彭德怀说:“总的来说,部队中大部门同志都能正确认识此次授衔工作,态度划定规矩,但也有些人有攀比思想,提出了一些不切实际和过高的要求。这就要求我们加强过细的思想工作。我们对部队提出的标语是,要把此次授衔..

    浏览:4837次 评论:0
    2015-10-07 18:35
作者专栏
  • 河边草

    注册时间:2007-10-29 06:52

  • 老田地

    注册时间:2010-08-14 19:11

  • MM听雨

    注册时间:2008-05-25 11:38

  • kss

    注册时间:2007-11-03 21:42

  • 2604746963

    注册时间:2013-01-18 16:03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1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