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藏铁路 一世纪的梦想
2011-06-16 22:09:29 作者: 来源: 浏览:6361次 【
那一片草坡上,
  有无数的羊群,
  但我神圣的羔羊,
  怎的不见了呢?
  mdash;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情歌
  20世纪零公里,孙中山遥望达旺
  上个世纪90年代一个春天的早晨,阴法唐一个电话将我召在大拐棒胡同的邸宅里,刚落座,他便拿出一份约稿信说:人老了,都在忆当年的峥嵘岁月,二野的老人要征集《二十八年间》写小平同志从师政委到总书记的经历,分给我的题目是邓小平与西藏。我觉得很有意义,毛泽东同志是马背上崛起的大战略家,在中国历史的画卷上留下了精彩的大手笔,唯独在治藏方略上谨小慎微,事必躬亲,如履薄冰,而小平同志恰好是我们党的治藏方略的开山之人,更是一线执行者。中央政府与西藏噶厦政府签署的著名十七协议,就源于当年十八军进藏时小平亲笔起草的十条。
  阴法唐老人坐在沙发上,目光和畅慈祥,额头的皱纹似乎都嵌着西藏的一道道褶皱,当年,作为刘邓大军麾下18军52师的一个副政委,从四川乐山挥师进藏时,面对西藏噶厦政府欲用藏刀将人民解放军阻于金沙江畔时,我军迫不得已进行昌都战役。他与师参谋长率一个多主力团队从邓柯过江,到西藏昌都地区,又北上玉树,带上一军骑兵,然后折向西南,经囊谦,直逼西藏类乌齐,在恩达堵住了藏军的逃亡之路,昌都总管阿沛阿旺晋美和数千藏军穷途末路,只好放下武器,从此打开了西藏和平解放的大门。随后十年任江孜地委书记,1962年重披战袍出征,在中印边境指挥一个代号419部队的师进行自卫反击作战,首战克节朗,全歼印军二战王牌旅第7旅,活捉准将旅长达尔维,一战成名。在北京受到毛泽东等中央领导的接见。随后任西藏军区政治部主任,福州军区政治部副主任、主任,济南军区政治部主任、副政委,1980年再次进藏,担任西藏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成都军区副政委兼西藏军区第一政委。此时,他刚卸去中国战略部队的军中要职,开始了赋闲的日子,可是西藏岁月已沉淀于他的血液之中,影响和覆盖了他晚年的生活。
  显然老人已将这篇文章的撰写任务赋予我,然而,作为写者,我最关心的是阴将军与邓公有无零距离的接触,晚年小平对西藏关注最大的事情是什么?
  青藏铁路。老人感叹道,小平同志对我有过当面指示!
  是吗,那为何迟迟不见动工?我颇感兴趣地追问道。
  一言难尽!老人目视远方,神思似乎已远游西藏,这是个世界级的工程,也是一个世纪梦想,本世纪的三位伟人,孙中山、毛泽东、还有小平同志,都想在青藏高原上留下历史的大手笔,青藏铁路曾经三上三下,我到现在仍在不断呼吁,现在看来,一代伟业待后人喽。
  中山先生也曾想修进藏铁路?我第一次听说这个闻所未闻的信息。
  当然,已经写进先总理的建国方略,你没有读过吗?
  我摇了摇头:第一次听说!
  话题一触及西藏,阴法唐老人突然来了情绪:知道中山先生世纪之初设想过的进藏铁路的终点站吗?
  那还用说,拉萨呗!我自作聪明地回答。
  错了!阴法唐微笑道,往南,从拉萨过雅鲁藏布江,经山南,过错那县,直抵喜马拉雅山南坡的达旺,就是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的故乡。往北跨越冈底斯山,伸入万里藏北,直抵阿里首府狮泉河。
  如此宏伟啊!我惊叹不已。
  是啊!阴法唐老人击节叹道,孙中山先生在世纪之初有两大梦想,一个是修建三峡水库,一个是进藏铁路,尽管写进了建国方略,画到了地图上,但梦想毕竟是梦想,虽然中山先生曾经担任过中国铁路的第一任督办,但是最终就连一公里的铁路也没有修成。百年之后,唯有共产党能够做到。三峡水库如今已立项上马了,高峡出平湖的胜景指日可待,我敢断言,修建进藏铁路已为期不远,只是非常可惜,达旺已不在我们手中。
  什么,达旺已经不属于我们!不是六世达赖的老家吗,明明圈在我们的地图上的!我一跃而起,趋前走到中国地图边上,指着达旺方向阅图,就在我们的国界之内,离印度的国界还很远呢!
  已成了印占区!阴法唐仰天长叹,1962年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时,我们419部队就一度收复达旺,长驱直入,兵抵伏特山下,离老国界只有二十公里。但是最后还是回撤了,我在达旺住了一个多月,1963年过了元旦才离开的,弹指之间,已经三十年了。
  客厅里的气氛突然静穆,继而肃穆。开始听着阴法唐关于世纪之初,孙中山伫立在进藏铁路零公里的眺望,还有关于九万平方公里国土的沦丧,还有1962年的那场边境反击战以及王者之师赢得了战争和道义却大踏步后撤。
  我的采访整整持续了一天。告辞时,我提走了一摞摞西藏的典籍和历史秘档,回到家中,伏案翻阅西藏噶厦政府夏扎噶伦呈十三世达赖喇嘛的关于西姆拉会议的秘档,终于弄清西藏噶厦政府代表夏扎噶伦是如何背着中央政府,与英印外交大臣麦克马洪做了一笔交易,将西藏九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割让出去,却不敢拿到国际政治的台面上的沉钩。
  今天的达旺已沦为印占区,虽然仍然印在中国的地图之上,却不在中国人掌控之中。有一个日子烙印般地烙在了我的心上,1951年2月6日,印军正式占领了达旺。
  8年过后,1998年8月2日,我随阴法唐进藏采访那场已经远逝的边境自卫反击之战。西藏山南军分区特派了侦察参谋牟荣华陪我去麦克马洪线的东段,远眺达旺。
  痛哉,痛在达旺是1951年2月6日,被印军占领。痛在我们没有一条跨越青藏的战略铁路可直抵边境!而印方已将铁路、机场和战备公路直修到了与我们只有一山之隔的哨卡前了。
  青藏高原,渴望一条中国大动脉。
  喜马拉雅渴望一条战略大动脉。有了这条钢铁大动脉穿越世界屋脊,将祖国的山河襟连起来,绝大多数援藏的生活和战略物资就会沿着这条战略大通道铁流滚滚而来,分裂祖国的图谋就会寂灭。一旦边境有事,狼烟四起,借着这条战略大动脉,中国就胜券在握,收拾山河一片。
  喜马拉雅,毛泽东的最后远眺
  已经是1973年的深冬了。
  京畿之地的第一场冬雪刚刚下过。
  斜阳苍凉地撒满中南海游泳池毛泽东书房。尼泊尔国王比兰德拉还未跨进门槛,女护士便将毛泽东搀扶起来,迎接与中国隔着一座雪山的邻居。
  年轻国王戴着一顶红色的船形软帽,身着一袭白衣,身材魁梧彪悍,虎虎生威地走了过来,相形之下,气吞山河的毛泽东已垂垂老矣,英雄不忆当年,洞察秋毫的明眸里唯有老者的慈祥,他紧紧握着年轻国王的手,伸出左手一个指头,说:与年轻的国王比,我老了!
  主席不老啊!比兰德拉虔敬地邀请道,如果方便,我们期待着主席造访尼泊尔,到加德满都王宫做客。
  毛泽东吸了一口烟,指着自己说:瞧我这样子,苟延残喘,去不了。
  比兰德拉真诚地说:主席能行!
  毛泽东的睿眸突然犀利起来:五十年代,我曾经有过一个梦想考察黄河,李太白说黄河之水天上来,我就想骑着马,驮上几箱书,溯黄河而上,一边考察一边读书。直至黄河的源头格拉丹冬。他飞扬的思绪突然落到了那片大雪山上,王顾左右而言他,黄河源头在青藏高原,离尼泊尔不远吧!
  不远,就隔着几座大雪山。尼泊尔国王的回答睿智而风趣。
  横空出世莽昆仑!毛泽东吟颂着自己的诗作,青藏公路跨越了昆仑,翻过唐古拉,如今中尼公路越过喜马拉雅山,将我们两家连接起来了。
  感谢主席,帮助我们修筑了从聂拉木到加德满都的中尼公路。比兰德拉真诚地谢道。
  我们是好邻居,不说客气话,有什么困难互相帮忙。晚年的毛泽东依旧一览众山小,傲视寰宇的大英雄气派。
  就扩大两国贸易而言,这条路仍无法承受。比兰德拉似乎看重那个年代被中国领袖忽略的国际贸易,说,比如将贵国青海湖的盐,还有铁运往我们那里。太远了,汽车运量不够。
  那就修一条进藏铁路吧,跨越喜马拉雅山。毛泽东英气渐逝利眸穿越苍茫青藏,对喜马拉雅作了最后的眺望。
  主席有如此雄心和气魂,尼泊尔王国势单力薄,无法企及。比兰德拉心存感激地说,此事能成,对于尼泊尔王国的子孙后代会受益无穷。
  应该说两国人民受益无穷啊!尼泊尔王国是我们雪山顶上最好的邻居。毛泽东喟然感叹。
  中国朋友是最可信赖的,我会教育臣民世世代代与中国人民友好下去。尼泊尔年轻的国王真被感动
  好啊,我们两国永远做好朋友!毛泽东长长地吸了一口烟,将目光投向了遥远的西藏说,青藏铁路修不好,我睡不着觉啊!
  谁能读懂一代东方大政治家的心思?毛泽东一直想与南亚诸国做友好之邻,这个国策一直持续到现在。1952年2月6日,朝鲜战场上中国军队鏖战犹酣,印度将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的家乡达旺占领了,而这时进藏的解放军还未最终入驻拉萨,达旺四联的官员急报噶厦政府外交局,仍然无济于事。中国一直罕见地沉默着,可是到了1957年,当新藏公路开通时,一条中国的战略要道途经喀什昆仑的阿克赛钦,尼赫鲁的宠臣远方亲戚考尔在总理面前献策,推行英印帝国的前进政策,1959年4月,一举推进到了麦线以北后,入侵兼则马尼,占领中国西藏的朗久、马及墩、塔克新等地,挑起朗久事件,随后,又在择绕桥打死中国边防官兵数名,经历了三次新德里之行的周恩来还想息事宁人,和平为上,可是尼赫鲁却派印军二战的王牌旅第七旅,又越过麦克马洪线,占领了整个克节朗河谷地区,一直抵进到扯冬一带,打死我边防军数人。于是一场中将对中将,大校对准将的战争无可避免地发生了。时任江孜分工委书记的阴法唐挂帅出征,与其他领导一起,带着原18军主力团队,展开了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可是为了世界大局和第三世界国家的团结,打赢了战争的毛泽东、周恩来并未按胜利者分享成果,而是尊重印度民族的感情,将一枪一弹,一炮一坦擦拭干净,以泱泱大国气度,将武器和战俘让印度人领了回去,并从收复的国土大踏步地撤军,撤到了麦线以北四十公里的地带。
  中印的冷对峙,逼使毛泽东改变国际战略的格局,继而与巴基斯坦和尼泊尔发展睦邻友好,于是中尼公路穿越喜马拉雅山而过,直抵加德满都,而中巴公路却穿越巴控克什米尔,与巴基斯坦连成了一条战略大通道。为保护中国的两翼做出了贡献。
  毛泽东与尼泊尔国王谈话时的最后眺望喜马拉雅山,又一次启动了二上二下的中国人的青藏铁路梦。
  就在他与比兰德拉谈话二十多天后,国家建委召开了关于高原、冻土和盐湖的科研会,并责成中国科学院具体分管这项工作。随后国家建委将落实毛泽东指示、上马青藏铁路的报告呈报党中央和国务院,白纸黑字地写道,1974年内开工,1983年或1985年完成。工期为十年之久。
  当时主管经济工作的李先念副总理最先看到了这份报告。沉吟片刻,以老人家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的气魄,他觉得十年工期实在太长了。毅然在文件上批示:似乎时间长了一点,能不能加快。请将报告转呈总理阅示。
  斯时,癌细胞张开饕餮之口,残酷地吞噬着病入膏肓的周恩来。可是躺在305医院病榻上的共和国总理仍然日理万机,从未敢有一丝的怠慢。秘书将毛泽东与尼泊尔国王的谈话记录呈上来了,一摞高高的文件里还埋着国家建委建议上马青藏铁路的报告。他戴上老花镜,忍着病灶的痛楚,一一展读,当看完毛泽东与比兰德拉的谈话,以及国家建委上马青藏铁路的报告后,他挥动铅笔,写下了一段当惊世界殊的批语:同意先念同志的意见。并在那份文件的先念批语部分,用铅笔在能否加快上划了一个箭头,仿佛在老人家的记忆中,能否再快一点,他的有生之年能看到火车驶进萨城。在此之前,身染沉疴的总理长叹道,二十九个省市自治区,唯有西藏不通铁路,从孙中山的梦想迄今为止,半个多世纪过去了,铁路未修进拉萨,我们共产党人有愧啊。因此一向谨慎的周恩来大笔一挥,争取1980年通车,最晚不能晚过1982年。
  梦幻离现实一步靠近了。刚刚恢复副总理职务才11个月的邓小平,对青藏铁路的上马极为关注,多次作出批示,要尽快论证,争取早日上马。
  叶剑英老帅是在北京西山的一个王冠府得到总理的批示,此时他主持中央军委工作,手中握有百万雄兵,握有当年在朝鲜战场上建立了炸不断铁路运输线的铁道兵。因此,他给时任铁道兵司令员和政委的吕正操、陈再道打电话,铁道兵要尽快上青藏高原去。
  叶帅一声令下,1974年4月,铁十师打前站的副师长姜培敏带着先遣组到达了封闭了多年的德令哈到关久隧道。随后铁七师也上来了,承揽了从莲湖往西,直抵格尔木南山口的地域。
  风萧萧高原寒,第三次上马的青藏铁路一期的终点站,就在横空出世的昆仑脚下。
  这一天姗姗来迟了,但是并不晚。
  滇藏铁路一度遥遥领先
  1977年底,中央作出推迟修建青藏铁路的决定。
  而滇藏铁路第一次浮现在红头文件之中。报告郑重指出:昆明至拉萨的铁路沟通四江(金沙江、澜沧江、怒江、雅鲁藏布江)和四省区(川、滇、青、藏),贯穿东西大矿脉带,列车掠过的地方人烟较多,气候较好,大部分有公路可通,施工运营条件比较有利。沿线有丰富的林木和水利资源,树木生长周期短,开发量大,水流高差大,有大量的发电潜力;已发现有江达的铜矿、兰坪的铅锌矿等,经济上很有价值。当然,地质上可能会遇到很多困难,有待在修建中克服。
  时隔二十多年后,重读这份文件,青藏铁路当时第二度下马已在情理之中,原因不外有三,一是550公里的永冻区,从铁道兵、铁道部的领导到专家学者,心中都没有底;二是海拔4000米以上的生命禁区有960公里让人谈虎色变,川藏路上一个公里一个半英魂,青藏公路格尔木河边上的烈士园陵里也有不少忠魂睡卧其中,仅海拔3700米长4010米关角隧道,就躺下了铁道兵十师55名子弟兵的生命之躯,高原施工这一关难以逾越。三是适应高原的燃气轮机机车和信号系统研究进展缓慢。再则输油管道和沥青路面的铺通,青藏公路的运输足可以保证物资供应。因此,青藏铁路下马,让位于滇藏铁路,但是对横断山脉险峻雄奇估量远远不够。
  随着中央领导手中之笔骤然落下,滇藏铁路突然在人们的记忆中清晰起来。
  1978年7月3日,就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前夕,铁道部部长段君毅,铁道兵司令员陈再道、政委吕正操联袂向国务院、中央军委上报了《关于进藏铁路的请示报告》,在介绍了青藏线、川藏线、滇藏线的利敝得失,以及昆明军区、云南省委、成都军区,四川省委和西藏的意见之后,倾向性意见落到了最后一句话,先修建滇藏铁路,青藏、川藏铁路何时修,视国家财力、物力再定。
  报告送进中南海的第三天,小平就挥笔写下了批示,进藏铁路选滇藏线为好,青藏线应该放弃,建议国家计委专门审查,向中央作出报告,以便决策。当时的党中央和国务院的领导人华国锋、叶剑英、李先念、纪登奎、谷牧、康世恩都先后圈阅同意。
  接到小平的批示后,8月12日,铁道部立刻电令铁一院,青藏铁路全面下马:桩子打到什么地方,就在什么地方停下。此时他们离拉萨只有四百公里了。
  就在青藏铁路格拉段正式下马的第二天,独臂将军、国务院副总理余秋里主持召开了滇藏铁路的审定会议。中科院、民航总局、地质总局、云南省、西藏自治区、四川省、交通部、国家经委、铁道兵、铁道部的领导同志都到会发言。对走滇藏线大家并无异议,但是忧思也由此而起,中科院和地质总局忧虑的是滇藏铁路要横穿横断山脉,这是世界上最年轻的一个造山板块,而处在北纬38度的神秘线上,选线过后,科研若不走在前边,遇上了当年川藏公路的冰川地段,后果将不堪设想。
  这种忧虑引起了独臂将军余秋里的重视,当年他曾经组织过大庆石油会战,是一个通晓经济的行家。他知道若搞不清地质仓促上马,后患无穷,于是他挥动着单臂,斩钉截铁地说,进藏铁路决定走滇藏线的方案不要再争论了,但是搞不清地质之前,绝不可以轻易上马。这是科学,不尊重科学,就会碰得一个头破血流。至于滇藏铁路何时上马,要视国家的实力而定,现在国家已经上了65000多个项目,投资3000亿,国库里没有那么多钱,正在清理,对国民经济发展起决定作用的坚决保,坚决地上,不起作用的就得喊暂停,不要怕别人说下马风。这也是实事求是。
  独臂将军战争年代留下来的膂力,在空中划下了一个历史性的句号。滇藏铁路被搁置终结了。终结在中国国力不济的日子里,这对刚刚结束十年文革的中国,无疑是一件幸事。
  奔走二十载梦里几回青藏
  1980年的春天,时任济南军区副政委的阴法唐因心脏早搏正在军区总医院住院,济南军区司令员曾思玉和政委肖望东突然接到总政转来的中组部的电话,中央决定阴法唐进藏,担任西藏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
  两位军区首长颇有点为难,阴法唐已在西藏干了二十年,再让人家进藏,于情于理说不过去,有点不好意思找他谈。数天后,中组部副部长赵振清的电话打进阴法唐的病房,直截了当亮出了中央的意图。阴法唐遽然一惊,说坚决服从中央的决定,但我在住院,心脏早搏,已经住了三个月了。再说我离开西藏十年了,让四人帮这么一闹,西藏情况也不熟啊。
  这个情况好办。赵正清说得很干脆,中央领导要找你谈话,病好了,你来北京一趟。
  放下电话,阴法唐就很快请医生办出院手续,上北京。
  魂牵梦萦的西藏,暌隔了12载的西藏又再度入梦来。
  阳春三月天,北方的天空渐渐变暖了,中国开始沉浸于改革的春天里。阴法唐从济南登车进京。
  接他的小轿车驶入西单中组部重地。车在雨檐下戛然停下,阴书记,请!已有人引领他往中组部部长宋任穷同志办公室走去。刚推门而入,时任党的总书记的胡耀邦和中组部部长宋任穷站了起来。法唐同志来了!宋任穷部长率先说话。
  宋部长好!阴法唐与宋任穷是老相识了。
  这是耀邦同志!宋任穷介绍说,今天由耀邦同志与你主谈!
  个子不高的党的总书记伸出热情的大手,幽默地说:欢迎我们的红色封疆大吏啊!
  耀邦同志好!阴法唐向党的总书记行了一个军礼。
  坐,坐!胡耀邦招呼阴法唐坐下说,法唐同志,我们可是第一次见面啊!
  是!阴法唐点了点头,当年你在川北,我们在川西。随后十八军就进藏了。
  你在西藏呆了多少年?胡耀邦问道。
  20年多一天!
  不短了,真的不短啊。不过,这回又得让你进去了。胡耀邦话峰一转说,中央决定将任荣同志从西藏自治区第一书记位置上调出来,考虑接任人选时,一位中央主要领导同志也点了你的将。
  阴法唐要下问。
  天机不可泄露。胡耀邦感慨地说,对派你进藏,有何想法?
  坚决服从中央的决定。阴法唐回答得特别干脆。
  西藏的领导班子,都是当年十八军的老人。胡耀邦对班子建设提出了要求,过去你在经武、国华同志麾下工作多年,对他们经营西藏的韬略、传统和作风都非常了解。我只送你一句话,西藏无小事,民族宗教问题如履薄冰,要按照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精神,团结党委一班人,大刀阔斧地搞好改革开放,平反冤假错案,把西藏的经济搞上去。
  阴法唐点头承诺说:我会按总书记的指示办。
  听说你前段时间住了院,身体零件有问题吗?胡耀邦关切地问道。
  有点早搏,并无大碍。
  这就好,在西藏工作,关键是一个作风深入的问题。胡耀邦说,法唐同志这次进去,要做好准备,至少要干个三四年。
  宋任穷插话道:法唐同志我了解,工作作风很深入,还可以干长一点,不局限三四年。
  这可是宋部长说的啊。胡耀邦仰天笑了,你先参加中央第一次西藏工作会议。你先进去,会议一结束,我与万里同志马上进来。
  第一次正式谈及青藏铁路是在1981年底的中央工作会议上,针对中印两国开始要对悬而未决的麦克马洪线上进行勘测,西藏上层和群众多有微辞,他在会上挺身进言,将麦克马洪线问题由来说了一个一清二楚,建议中央不能接受非法的麦克马洪线。最后一句重话,掷地有声地落在了勤政殿的中央工作会议上,解决边界问题,要照顾历史、现状及西藏人民的感情。
  随后,阴法唐话峰一转,首次谈到了进藏铁路,从政治上看,对于沟通祖国内地与西藏少数民族地区的联系,密切藏族人民与内地人民的感情,克服离心倾向,大有好处。从经济上看,改变大型机械运不进西藏,矿藏、水利资源无法利用,6亿立方的森林资源不能很好开发的状况。阴法唐列举了进藏铁路建设经费说,最多不超过四十个亿,建议列入国家六五规划。
  那天他的发言印成了中央工作会议的重要简报,小平和其他中央领导都看过了,以后关于麦克马洪线的问题,不再被提及。
  翌年夏天,阴法唐到北戴河向小平同志汇报工作,再次提起了青藏铁路的问题,邓公一锤定音,为后来中央决策走青藏线留下历史性的一笔。
  阴法唐一直没有放弃向中央呼吁青藏铁路。1984年初,中央将阴法唐关于上马青藏铁路的报告批给了铁道部长陈璞如。铁道部长的手与西藏自治区第一书记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多少有点相见恨晚。阴法唐说,我们联手,西藏从内往外修,铁道部从外往里修。
  陈璞如一笑,说:阴书记,我有后顾之忧,一个是青藏铁路立项,一个则是冻土问题。
  有问题解决啊!阴法唐总是不放弃任何鼓与呼的机会,西藏可以做你们的坚强后盾,我们可以向中央进言。
  好啊!两个省部级领导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接着,是年二月召开中央第二次西藏工作会议,阴法唐又一次提出了青藏铁路上马的问题,而时任国务院的主要领导人刚从欧洲考察回来,得出了一个结论,修铁路不如修公路,修公路不如买飞机,给西藏拨了五个亿,买了两架苏制图154,并成立了西藏航空公司。但是西藏的飞机最终没有变成神鹰,冲上九霄,而最终交给了西南民航局。青藏铁路方案又一次被搁置了。
  1985年,阴法唐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西藏。此后五年间,他一直在中国最现代化的战略导弹部队,对于西藏也只能是一种浓浓的情结和遥望。
  90年代的第一个夏天,调离西藏五年的阴法唐,以全国人大常委的身份入藏视察,走的仍然是青藏路,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他一次重话旧提,谈到了青藏铁路。在向中央写的报告中,他又一次提到了上马青藏铁路的事情。
  随后,他受中央之命,参加中央省部级班子考察,他在向中央汇报西藏工作时,多次提到了他朝思暮想的青藏铁路。建议中央在修筑通往墨脱县的公路和国防急需的公路,立即权衡大局,下决心上青藏铁路。
  1994年7月15日,中央第三次西藏工作会议召开前夕,江 泽 民和锦涛同志将阴法唐召进中南海,专题汇报西藏问题,当他走进勤政殿时,江 泽 民同志当着李鹏、朱基的面说:欢迎你,我们的西藏专家来了。在那次向中央政治局常委汇报会上,阴法唐又侧重谈了青藏铁路的问题,建议中央列入2000年前的工作计划。
  奔走二十载,一片老臣心,可鉴青藏高原的天地日月。时代的转门旋转到了新世纪的第一个早春,看到中央决定开发大西北,阴法唐觉得青藏铁路的历史性机遇来了。他又一次上书给朱基总理、温家宝副总理并总书记和中央常委,呈上了《关于建议青藏铁路复工的情况报告》。在一个关键的时刻,一个老西藏的陈情表,像历史的撬杠一样,拨动了青藏高原一条铁路的旋转。
  2000年11月10日,党的总书记在铁道部上马青藏铁路的报告中落下了历史性的大手笔。青藏铁路立项已成定局。阴法唐闻知后夙夜未眠,给当年一些进藏老同志打电话,千里报佳音。
  青藏铁路,一个世纪的光荣与梦想。阴法唐老人不能再等了,雪域高原不能再等了,中国不能再等了
  
  上山的车队驶过开心岭。青藏铁路铺轨架桥已经到了开心岭,82岁的阴法唐老人看了非常开心,车进铺轨现场,他喊停车,说我要看看铁轨是如何铺到拉萨的,老人跃下高级越野吉普,步履轻捷往铁轨道上走去,中铁一局铺架基地的施工队伍听说是呼吁青藏铁路的阴老将军来了,纷纷站起来向他行注目礼,挥动旗帜在一线指挥的队长向他介绍了铺轨的情况,代表普通的一线员工,邀请他通车之日,坐第一趟列车驶过青藏,阴法唐笑了,说:我本想这是最后一次走青藏线了,两年之后,列车通车,只要马克思不给我发通行证,腿脚还灵便,我一定要来。
  梦回青藏,梦回唐古拉,高原上秋阳依然一片绚丽。
  邓公以观沧海,说还是走青藏线好
  北戴河的午后,海天一色,水雾烟云被炽烈的阳光化作一片蔚蓝。一双睿眸投向大海深处,极目所至,似乎早已穿透了中国的天空。
  这是1983年7月下旬的一天。午休起床后的邓小平坐在别墅的阳台上,远眺秦皇岛,滔滔汪洋一片,像大海一样波澜壮阔,似乎最能展现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胸襟。他吸着烟,静静地看着大海深处,思考着中国的航船驶向何方。
  吸完一支烟,将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老人家突然转身问邓办主任王瑞林:今天几点下水?
  还是老时间。不过要稍晚一点。王瑞林说,上午彭真同志处打来一个电话,说西藏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阴法唐到他那里谈过了,法唐同志想拜访您!
  哦,是阴法唐,他从西藏而来,
  秘书多少有点错愕。小平日理万机,到北戴河夏休办公仍然日理万机,每天工作得很晚。此时,都要亲自与一位自治区区委第一书记谈话,似不多见,而且是在他最喜欢游泳的一个下午的时光。
  几点到?小平扭头问道。
  三点半!秘书说,人已经在路上。
  哦!小平同志仰望高天,说,18军的老人,已经不多了!
  也许人们并不太熟悉一段已经远逝的西藏风光。阴法唐是刘邓大军麾下的一员战将。当年刘邓首长带十万大军跃进大别山,阴法唐为刘邓首长领导下的20旅的一个团长,在豫西动员的时候,邓小平政委站在地图前,讲刘邓大军将重装备扔掉,越过黄泛区,千里跃进大别山,犹如一把尖刀插入南京国民党政府的背部。同时,也将各种困难预见到了,邓政委说那里不是老区,生存下来非常困难,外有国民党军队重兵围剿,内则是粮秣供济不足,要麾下的将士将各种困难都预见到。果然进入大别山后,一切艰难险阻,都被邓政委预见到了。于是,由刘邓首长决定由刘司令员和中原局迂回出大别山,牵制敌人。阴法唐所在的20旅作为刘帅的卫戍部队,暂时告别大别山,临走的那天,邓小平政委又再度动员,如果刘司令员有一点闪失,我拿你们20旅、团长是问。
  后来,果然发生了一场虚惊。1947年夏天,当时阴法唐与吴忠一个是团长一个是政委,跟着刘伯承元帅从大别山回师豫皖苏根据地,在向北开进途中,冤家路窄又一次与胡琏整编11师不期而遇,敌我之间相互拦腰截断,敌中有我,我中有敌,狭路相逢勇者胜。面对数倍于己之敌,杨勇司令员立即命令部队一字排开,成宽大正面,向北、向西轻装跑步,快速前进,不惜一切代价将陷于重围中的刘帅和中原局的领导接了出来。
  消息传到大别山,邓政委说20旅的59团功不可没。而团长政委恰好是吴忠和阴法唐。
  阴法唐作为当时二野一位中高级军官,在大西南追击战中,更让刘邓首长眼睛遽然一亮。时任445团团长兼政委的他,率一个团两个营的兵力1200多人,追击国民党中央军一代名将宋希濂军团残部三万余人,溯大渡河而上,在河的两岸穿插迂回,终于将宋希濂军团赶进了大渡河,全军覆灭。邓小平政委听了后,击节叹道:阴法唐这一仗打得好。
  1962年深秋,邓小平时任党的总书记,在以毛刘周朱陈林邓成为第一代中国领导集体的核心之一,进入中国最高决策。当时中印边境战云飞渡,当了十年地委书记的阴法唐重披战袍,作为419部队的指挥官,指挥一个师吃掉了印军第七旅,活捉准将旅长达尔维,消息在北京传开了,说一个地委书记指挥打了一场大胜仗。
  小平同志问那个地委书记是谁?别人告诉他,阴法唐。他说我知道,是原来18军52师的副政委。
  1980年初春,中央准备对西藏自治区第一书记换将时,刚从广东省委书记任上调中央管民族统战工作的习仲勋,向小平同志推荐一个人选:周仁山。小平说已经有了。习仲勋说是谁。小平说了三个字:阴法唐。
  阴法唐果真来了。小轿车在小平所住的北戴河住处前戛然停下。在西藏任职已三年有余的老部下跨出车门,在邓办秘书的引领下,往会客厅走去。刚刚落座,小平同志便从书房走了出来,阴法唐连忙站起身来,走了过去。依然是过去的老部下对二野刘邓首长的称呼:邓政委好!
  坐,坐!在西藏还适应吧?小平落座后,从茶几上抽出一根熊猫牌香烟,点燃后抽了起来,有人给我讲到西藏抽烟的人比不会抽烟的人适应。你抽烟吗?
  阴法唐摇了摇头,说:我不抽烟,不过身体在西藏很适应。
  小平点了点头,问道:18军的老人都还在西藏吗?
  现在区地级干部大多数是当年的营团干部。阴法唐感叹地说,老人像张代表和国华同志都不在了。
  邓小平当年在西藏的几员大将张国华等相继离世,听到此,他的神色顿时变得凝重起来,是啊,都不在了,经武、国华同志这些老人都不在了。
  张代表、国华同志当年给西藏打下一个好基础,留下了一个好作风。阴法唐汇报说,最近三年多,我们认真落实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政策,西藏发生了很大变化,人均年收入由改革开放之初的一百多元增加到了二百多元。
  邓小平听了后称道:好,这个变化不小。
  西斜的太阳渐次泻进会客厅,不知不觉中,一个小时过去了,阴法唐怕影响小平同志下海游泳,欲起身告辞,没有想到邓小平突然问到了青藏铁路的问题:你是西藏的老人,你觉得进藏铁路走哪里好?
  阴法唐一怔,他知道中央和小平同志已批示走滇藏线了,但是三年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的任上,走遍西藏的经历,使他对西藏地理环境有深刻了解,说:还是走青藏线好。
  走青藏线,盐湖的问题怎么解决的?小平突然提出他关注的盐湖问题。
  阴法唐笑了,说:早已经过了盐湖,铁道兵的两个师在1978年就将青藏铁路一期西格段修到了格尔木,铁路已经抵昆仑山下了。
  哦!小平突然感兴趣了,问:那还有什么问题?
  主要是冻土的问题。阴法唐沉吟了一下,但是专家认为可以解决。从50年代开始,中科院冰川所在风火山上设点实验。1974年第二次上马时,搞了许多项目,应该说我们的专家积累了许多经验。再说西伯利亚大铁路也有冻土,问题不大。
  如果修青藏线有多少公里,大概要花多少钱?总设计师最关心的仍然是国家口袋里的钱的问题。
  阴法唐回答道:从格尔木到拉萨路为110多公里,原来预计需28个亿,现在加上物价上涨的因素,可能要三四十个亿。
  小平同志扳着指头算了算,仰头考虑了一会儿,说:用不了这么多,三十来个亿足够了。
  西藏群众迫切希望青藏铁路能够早日上马。阴法唐不忘最后做小平同志的工作。
  小平点了点头说:还是走青藏路好!
  阴法唐起身告辞,看着小平与卫士们向海滩走去,万里海天任驰骋,纵身游入了大海,他带着中国人民开始了走向蔚蓝色海洋文明的又一次搏击。


《大地》(2006年第五期)

全部评论(0)
  • 天山之恋|致永远的铁道兵2016-07-09共青团中央来源:微信公众号“中国铁路”、中国铁路总公司网站2016年3月31日,从湖南怀化开往新疆乌鲁木齐的列车上,潘先海靠着车窗,望着大片的荒漠和远处连绵..

    浏览:3612次 评论:0
    2018-04-09 12:34
  • 铁道兵去哪儿了2016-12-09基建工程兵  1953年9月9日,中央军委决定组建铁道兵领导机关,从此,铁道兵正式作为一个兵种列入人民解放军序列。   铁道兵的前身是1945年8月在东北组建的一支武..

    浏览:1947次 评论:0
    2018-04-09 12:26
  • 铁道兵那些事儿:开发北大荒2016-06-21铁道兵纪念馆中国铁建 编者按 时光的滴漏不断泻下金沙,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的丰功伟绩渐渐在史书中泛黄。重温历史,让铁道兵精神焕发生机,是铁道兵和被铁道兵精..

    浏览:2863次 评论:0
    2018-04-09 12:23
  • 军队改革历史:消失的兵种2018-02-09 中国军网 澜儿点兵军队改革历史:消失的兵种

    浏览:1953次 评论:0
    2018-02-12 12:38
  • 老报纸:团结战斗的胜利凯歌2018-01-15 梅梓祥《大成隧道1971》是陈迎春战友追忆1971年特大山洪倒灌襄渝铁路大成隧道的文章。作品发布后,不少当年的亲历者留言,依然记忆犹新、悲伤不已。原《铁道兵》编辑李雪..

    浏览:1736次 评论:0
    2018-01-18 12:43
  • 我叫中国铁建大桥局,这是我的新名片,请惠存!2017-07-12 中国铁建大桥工程局集团《铁道兵志在四方》企业歌曲来自中国铁建大桥工程局集团00:0004:17▲中国铁建大桥工程局集团总部机关办公楼——天津铁建大厦(..

    浏览:1846次 评论:0
    2018-01-17 22:24
  • 解放战争开始后,大规模的作战行动,迫切需要建立一支铁道保障部队。1948年7月5日,中共中央东北局和东北军区决定,在东北人民解放军护路军的基础上,吸收东北各铁路局1200名铁路员工为技术骨干,并补入二线兵团8500..

    浏览:1046次 评论:0
    2017-12-19 12:46
  • 战友作品:我爱你,根河的雪(赵富山)2017-12-13 梅梓祥公众号选发战友作品,今天第三篇。已发《铁道兵汽车兵》《勤杂班里的五朵金花》受欢迎。赵富山老师的《我爱你,根河的雪》,植根内心深处对铁道兵生活的..

    浏览:2294次 评论:0
    2017-12-16 12:58
  • 勤杂班里的五朵金花原创 2017-01-26 郑建平 青色山河公众号 “ 青色山河 ” 第 399篇原创,敬请关注! 本文为即将出版的《铁道兵女兵风采录》撰写1971年春暖花开的季节,我随另外四个女兵分配到..

    浏览:1507次 评论:0
    2017-12-16 12:31
  • 铁道兵汽车兵2017-12-11 梅梓祥 铁道兵作家孙建军建议我的公众号选发一些战友的优秀作品,昨天我在博客预告,今天见行动:第一篇选发史锡腾战友的《风雪秦岭大年夜》。本来,只想转发一下就省事了,史老师..

    浏览:1582次 评论:0
    2017-12-16 12:28
作者专栏
  • 河边草

    注册时间:2007-10-29 06:52

  • 老田地

    注册时间:2010-08-14 19:11

  • MM听雨

    注册时间:2008-05-25 11:38

  • kss

    注册时间:2007-11-03 21:42

  • 2604746963

    注册时间:2013-01-18 16:03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邮箱:327789046@qq.com

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