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兵传奇 | 夏教导员
2017-07-28 13:51:39 作者: 来源: 浏览:505次 【

文|陈九

夏教导员是我们铁道兵四师十八团一营的教导员,湖南人。他说话有个口头语“还没有话累”,即“也就是说”的意思。他张口先来这句,然后再说正题。比如给战士做报告,上世纪七十年代流行做报告,夏教导员这句口头禅就经常在耳边回响。久而久之大家都爱用这句话说笑,营房南北帐篷上下,这句话理所当然成为连队一景。部队都是这样,什么官儿带出什么兵,不光精神面貌,不光是当官的敢拼命当兵的就勇敢,连生活习惯也跟着走。就说夏教导员,湖南人爱吃辣椒,世间百味到湖南人这里浓缩成一味,辣。连队发苹果,每人三个。夏教导员说,还没有话累,吃啥子苹果,每人一把鲜辣椒才过瘾呢。

让他这么一带,炊事班餐餐顿顿都放辣椒。炊事班长姓陈,跟我五百年前是一家,湖北新洲人,每天上午到山下买菜都带一大串红辣椒回来。一听他的自行车哗啦哗啦响,只消抬头,那串红辣椒像团火呼地从眼前闪过,别说吃,这么一看浑身已燃烧起来。刚进连队时我不习惯吃辣椒,不光我,很多新兵都不吃,每当开饭都望辣兴叹一愁莫展,“又放这么多辣椒,还让人活吗?”话音刚落,我们班长就冲我努嘴。一回头才发现夏教导员就站在身后。我连忙拿话往回找,我意思是,他是这么回事,还没有话累呢……

夏教导员呵呵一笑,还没有话累,班长啊,你是老兵,给他讲讲吃辣椒的故事。班长忙说教导员讲得好,还是教导员讲。还没有话累,夏教导员接过话头,那年我们在小兴安岭修林区铁路,零下四十度,上厕所不敢出门,这怎么施工?可不按时完成任务咱还算铁道兵吗?我就想出个土法子,向上级要了五百斤干辣椒,越辣越好,每人一斤放在口袋里。出门时嚼一把,冷了再嚼一把。就靠啃辣椒按时完成了任务。同志们啊,夏教导员把脸转向屋里所有战士,还没有话累,吃辣椒不光是习惯问题,更是咱铁道兵的基本功,甚至可以说是所有当兵人的基本功,你们必须学会吃辣椒,还没有话累,必须会!

按当时规定,营以上干部可以带家属,夏教导员的家属终于到了。那天大家听到这个消息,兴高采烈地用黍桔杆儿抹泥,搭了座两明一暗的房子,就算是夏教导员的家。他老婆是乘一辆给我们运煤的卡车来的。下车的时候,我们看见一个短头发胖呼呼的黑脸女人走下来。那可不是一般的黑,真黑,煤黑。原来一路上风把煤灰刮起来落了她一身一脸,像黑煤球一样。

于是夏教导员庄重向大家宣布,还没有话累,同志们,让我们热烈欢迎来自非洲的朋友,我们的朋友遍天下嘛。大家使劲鼓掌笑个不停。接着他又说,还没有话累,我老婆当然不是你老婆,但是是你们的嫂子。他看我还在继续笑,便向我一指,对小陈来说,是他的婶娘。大家今后有个洗洗涮涮的就拿家里来,非洲朋友包了。“非洲朋友”上来一把拽住我,把一包香烟和几个糯米粢巴塞到我手上,把我手都弄黑了。我连忙望着夏教导员,他说,婶娘给的必须拿,还没有话累,秀兰,这小鬼调皮得很,以后得帮我看好了他。原来非洲朋友叫秀兰。

那天晚上,几个老兵嘀嘀咕咕笑个不停,我一过去他们就不说了。我很纳闷便问怎么回事?他们还是笑个不停。一个姓徐的老兵一脸不屑走过来,小陈啊,大人的事别瞎搀和,等你光板长出毛来再问,我们不能当教唆犯吧?后来才明白,他们是刚刚看夏教导员的房回来,正交流经验呢。知道什么是看房吗?就是偷偷看夏教导员和秀兰做爱,他们给夏教导员盖房子时都留下暗道机关,就为看房用。第二天我看到老徐跟夏教导员打哈哈,远远听到夏教导员说,还没有话累,老夫老妻看什么看,上自皇上老儿下到平民百姓,还不一个屌样。

三合庄隧道是块硬骨头。它总长3628米,是当时中国最长的铁路隧道,当然这个记录很快就被成昆铁路那条8000多米长的隧道打破了。我们三班作业昼夜不停,就为尽快保质保量完成任务。几年前我在美国亚立桑那州旅行时参观过一条铁路隧道,据说是美国历史上一个奇迹。隧道口的纪念牌上写着隧道长度和修建时间,好像合1000来米,修了18个月。我开始以为看错了,仔细又看了一遍,确定没错,可不明白为什么叫奇迹?中国的事要都按这个速度,怎么可能在一穷二白下仅仅用七十来年就取得今天的成就。题外话了。

这条隧道有段乱石区,石体短碎排列很不规则,这是最容易塌方的地形。我是个新兵,什么都不懂,那年才十六岁,有一头漂亮的好头发,而且最不喜欢戴帽子。那天施工我没戴安全帽就进了隧道。走过乱石区时,夏教导员突然在我脑袋上狠狠敲了一下,敲得我生疼。我正疑惑,夏教导员一把推开我,只听哗啦一声,一块鸡蛋大小的石头落在我原来站的地方。千万别小看“鸡蛋大小”几个字,如果不戴安全帽,鸡蛋大小足以砸死人。我望着夏教导员目瞪口呆,他摘下自己的安全帽扣在我头上,还没有话,那个累字没说出,转身走了。

下工时我和战友们陆续走出洞外,大家第一件事就是赶紧把雨靴里灌满的水倒出来。在隧道里施工,雨靴几乎形同虚设,一脚踩到水洼里立刻灌满水,干起活来停不下,谁有耐心一遍遍倒靴子里的水。大伙躺在路边草丛里抽烟晒脚丫子,夕阳暖暖照在身上,就像被亲人拥抱着。老徐他们几个老兵又开始聊看房的事,为一个谁在上谁在下的问题争个面红耳赤。我则躲在树下,从怀里掏出那本郭小川的诗集《将军三部曲》读起来。

就在这时,我们突然听到急促的呼叫从隧道里传出,快来人那,教导员被卡住了!大家顾不上穿雨靴,踏着冰凉的山水一脚深一脚浅涌入洞内。洞里很暗,挂在防护架上的电池灯发出哀怨的光泽。在一片墙一样的落石前,我们看到夏教导员痛苦的身影。他被一块麻袋大小的落石卡住动弹不得,额上的汗珠滴滴哒哒在往下淌。老徐立刻抄起一根撬杠插到石缝间,哇地一声大叫把石头撬起了一点点。另外几个战友也过去拼命压撬杠,石缝突然扩大,夏教导员噗地倒在地上。我们把夏教导员往隧道外抬,快到洞口时夏教导员的脸色红润起来。他让我们放下他,要自己走。行吗教导员?还没有话累,没问题,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卡了一下。说着夏教导员跟大家一起走出隧道,看样子似乎伤得不重。

当晚深夜,我们的房门被一声巨响撞开,声音很响,像山被劈下一截。非洲朋友,就是夏教导员的老婆秀兰,披头散发衣衫凌乱出现在我们面前。她对老徐和大家喊道,老夏尿不出尿来,肚子胀得像兰球那么大,快去看看吧!我们跟她跑到夏教导员家,见他正在床上呻吟。看我们进来,夏教导员对大家笑笑,没事,快回去睡吧,明天还施工呢。不知为什么,他这次没说“还没有话累”。老徐一把抱起夏教导员命令我道,小陈,叫车,送教导员上278医院。

夏教导员,夏教导员他……,再也没回来。他的两颗肾都被石头硌碎了,在医院挺了三天,永远闭上了眼睛。安葬他时,大家四处找他戴过的安全帽,找了半天没找到。老徐问我,是不是给你了?我坚定地摇摇头。他们找了一顶崭新的安全帽,里面盛满火红的红辣椒,正要放进夏教导员的棺木时被我一把抢过来,我来,我来放。老徐嘟囔了一句,谁放都一样,都一样。不行,就我放,我放!我哭叫起来。你放,孩子,你放,老徐紧紧抱住我。

几年前我带家人去过三合庄,让他们感受一下我们当年的生活,也看看在那里长眠的战友们,特别是夏教导员。我漫山遍野找啊找啊,除青山绿水白云依依什么也找不见。有人喊,回来吧,开车啦!我只得悻悻往回走。就在车子缓缓启动之际,一阵山风吹过,深深的蒿草仪式般低下了头。我突然发现在灿烂的阳光下,一片热血般浓烈的红辣椒在摇曳歌唱。我呼地把身子冲出车窗,泪水一下涌出来。满车人惊慌失措地望着我,九兄,要停车吗?

不,还没有…话累,开吧,向前开吧。



全部评论(0)
  •    2018年8月10--16日,原铁道兵报社的黄武偕夫人柴凤恒来北京,看望原铁道兵报社的战友。    黄武是福建人,在铁道兵报社时,回福建,那叫回娘家。现在退休在福州,到北京来,看望铁道兵报社的..

    浏览:181次 评论:0
    2018-08-17 03:53
  •           看望陈社长    原铁道兵报社副社长陈远谋病重后,我一直想去探望他,8月5日上午,我与报社同事罗光明、梅梓祥联系,他俩与我是同样心情,一拍即合。于是,午饭后,罗..

    浏览:229次 评论:0
    2018-08-06 08:59
  • 今年是铁道兵组建70周年。快“八一”了,许多战友晒自己有关军旅生涯的一些收藏,这引起我的联想。我63年在长白山时,曾用桦树皮给家人和同学写过信。我的初中同学加战友于宗宝和我一样,爱好集邮和收藏。他把我这封..

    浏览:203次 评论:0
    2018-07-26 13:51
  • 一封公开了的私信    这封信本来是写给战友陈志保的,写着写着,感到许多话可以大家共享,于是就把它公之于众吧。估计志保不会见怪。    志保本来是要参加鉄四师宣传系统战友相约北京,纪念铁道..

    浏览:146次 评论:0
    2018-07-17 16:56
  • 1967,文革支左中落马的将军  1967年1月上海一月革命以后,全国性夺权浪潮风起云涌,局面有失控的危险,毛泽东决定起用手中的王牌,让中国人民解放军介入地方文化大革命,当时称为三支两军,其中最主要的..

    浏览:440次 评论:0
    2018-06-13 19:03
  •  壮哉 ・ 中国铁军  ——记援越抗美铁道兵叙述:刁家明       整理:梅志俊 当战争的硝烟渐渐散去,战场恢复了宁静,当人们再也听不到战场上的枪声、炮声和飞机的轰鸣声 …… 不知不觉中便会..

    浏览:248次 评论:0
    2018-06-13 19:02
  •   (这是我在4师宣传系统战友相约北京的书面发言)值得怀念和骄傲的报道组  我是两进4师宣传科的人。1965年8月,我从施工连队18团4连调师宣传科,当见习新闻干事,个中缘由我在前不久写的《长白山,我心中的圣山..

    浏览:293次 评论:0
    2018-06-13 19:00
  • 曾在铁道兵军旗下的女兵——纪念铁道兵第二师医院吴伟烈士林建军  汉江,又称汉水,是长江最大的支流,发源于秦岭南麓的陕西宁强县境内。东流至汉中始称汉水,澄澈碧绿溶溶漾漾,一路奔流向前。流经陕西、湖北两省..

    浏览:1598次 评论:0
    2018-06-13 06:50
  •   关于一支歌的故事  长白山是我心中的圣山,这个故事与长白山有关。  2000年五六月,我带着总公司宣传部的李昌明、16局组织部副部长王后山,到东北13局调研基层党组织建设情况。先到本溪,途径通化、..

    浏览:1656次 评论:0
    2018-05-09 22:17
作者专栏
  • 河边草

    注册时间:2007-10-29 06:52

  • 老田地

    注册时间:2010-08-14 19:11

  • MM听雨

    注册时间:2008-05-25 11:38

  • kss

    注册时间:2007-11-03 21:42

  • 2604746963

    注册时间:2013-01-18 16:03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