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丰碑》
2017-09-18 07:27:20 作者: 来源: 浏览:604次 【

  含泪看过《国家记忆》之《秘筑铁路》篇(当天有事没看直播,是昨晚看的视频),感动与怀念之情无以言表。把前几天写的一首诗重发在这里,让我们的难忘记忆都成为国家的永恒记忆。


《永恒的丰碑》

作者:远  方


  一支点着的烟,
  我为你叼在嘴,
  一杯斟满的酒,
  我为你举过眉。


  刚强的身躯颤抖着,
  屈膝长跪,
  要说的话未及出口,
  便已泪飞。


  四十年了,
  我东奔西走征战南北,
  直到今天,
  才得以来到墓前与你相会。


  我的老战友,
  你还好吗?
  你是否还能认出,
  我,是谁?


  我是老了,
  可我还认得出你,
  这片坟茔,
  这块墓碑。


  我是老了,
  但我还记得这个所在,
  尽管当年的荒山野岭,
  如今已满坡松青柏翠。


  我知道,
  你在这里,
  呆得实在太久了,
  久远得好像过了好几辈。


  我也知道,
  你在想我、想家、想我们大家,
  想得实在太苦了,
  孤苦地期盼若望穿秋水。


  我还知道,
  你对这里并不中意,
  总感觉这里过于冷清寂静,
  所有人从一开始就沉沉入睡。


  我更知道,
  你做梦都在呼唤那个火热的集体,
  纵然身不由己,
  心儿也要归队!


  是呀,那些曾经的岁月,
  那些情同骨肉的兄弟姐妹,
  怎忍心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
  成为被人遗忘的孤魂野鬼?


  回想当年部队撤走时,
  我在你的墓前几乎一宿没睡,
  我向你许诺,
  只要有时间一定再回来把你陪。


  可那一去,
  队伍就一直向北,
  出巴山,进燕山,
  从木兰围场,到内蒙边陲。


  铁路越修越多,越修越远,
  从穿军装一直修到高铁满天飞,
  尽管我始终不曾把你忘记,
  但却再没有机会把故地重回。


  终于,在经历了大半生的风霜雨雪后,
  我完成了青丝变白发的人生转轨,
  从此,有了自由支配的时间,
  也有了自己做主的腿。


  我第一个想到的,
  就是到你的长眠之地看一看,
  看看你是否一切都安好,
  是否也到了像我这般年岁。


  陪你说说话,
  把多年的思念说头尾,
  给你哼支歌,
  把孤寂的心灵来抚慰。


  还有,躺了这么久,我想给你捶捶腰,
  地下这么硬,我想帮你揉揉腿,
  但这件事我实在做不到,
  因为那天你从隧道被抬出来时就已肢缺骨碎。


  你才二十多岁呀,
  想起来我就无比的痛心和后悔,
  如果那天我第一个冲上掌子面,
  怎能让你遭受这么大的罪?


  其实,又何止是你一个人,
  一幕又一幕的惨烈,
  让多少青春好年华,
  瞬间就变成了凋谢的花蕾。


  有人统计过,
  仅全长1100公里的成昆铁路,
  就牺牲了2100多名战友,
  几乎每半公里铁路就倒下了一位。


  在铁道兵35年的历史中,
  共有8000多名官兵献出了生命,
  谁能说,这支队伍在和平建设时期付出的代价,
  不比战争年代更巨大、更昂贵?


  正是你们的光荣付出,
  才有了中国铁路建设事业的猛进突飞,
  正是你们的不朽功勋,
  才构成共和国辉煌历史篇章的一页页闪回。


  钢钎、大锤、风枪,
  远路、高桥、长隧,
  深山、荒漠、雪域,
  笛鸣、轮旋、车飞。


  你们用青春和理想,
  把铁路修遍江南塞北,
  同时也把自己宝贵的生命,
  永远地留在了战斗的岗位。


  如今,你们的血肉,
  已化作高山、大河,
  你们的筋骨,
  已变成枕木、钢轨。


  你们的墓地,
  已成为无法离开的营地,
  你们的墓穴,
  已成为无法变更的哨位。


  而你们自己,
  仍不分昼夜、不分寒暑地站岗值班,
  把身边那亲手修建的钢铁大道,
  忠诚地坚守护卫。


  古往今来,
  可曾有过这样一支军队,
  为祖国强盛、人民幸福,
  而近乎极致地鞠躬尽瘁?


  宇宙天地,
  可曾有过这样一些战士,
  忠肝义胆、以身许国,
  连死都表现得如此完美?


  有道是,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归?
  更诗云,处处青山埋忠骨,
  何必马革裹尸回?


  但每当看到清明节时,
  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下人如潮水,
  我就不禁想起,
  想起那些长眠山野的战友同辈。


  每当看到电视里播放,
  蒙难军人的遗骨被军机从海外隆重接回,
  我就无比牵挂,
  牵挂那些埋在他乡的兄弟姐妹。


  你们远离家乡、远离亲人、
  也远离了战友,
  在偏僻而空旷的山水间沉睡,
  那一座座陵园、一排排坟茔、一个个墓碑,
  看了让人感动,也令人心碎。


  社会越发展,
  越懂得对自然与生命的敬畏,
  时代越进步,
  人们也越明白献身精神的可贵。


  沉浸在那无法忘怀的岁月里,
  越来越多的战友相约组成寻根之旅的团队,
  奔驰在两旁陵墓林立的铁道线上,
  越来越多的旅客以各种方式表达对英烈的景仰和敬佩。


  我的好战友,
  你并不孤单,也不必伤悲,
  人民想着你,
  你就是那永世长存的历史丰碑。


  我的好战友,
  你无怨无悔,更问心无愧,
  历史铭记你,
  就是对你在天之灵的最好告慰。


  其实,死这个字眼真的无须忌讳,
  人来到世上迟早总要驾鹤西归,
  为人民利益的崇高理想而死,
  定能在人们心中实现生的轮回。


  而那些没有价值的生命从来就怕死,
  还总企盼着长生不老甚至再活五百岁,
  其实,哪怕他们生前前呼后拥、死后花团锦簇,
  最终也还是被人民唾弃和遗忘,成为垃圾一堆。


  我的好战友,
  我就要走了,
  就要与你再一次告别,
  告别这熟悉又陌生的山和水。


  这支烟,
  我就替你抽了吧,
  我不忍再让它,
  熏染你已经被粉尘伤害过的肺。


  这杯酒,
  我却不能替你喝,
  因为谁都知道,
  平日里的小酌你从来都不曾醉。


  我要再采一把松枝放到你的墓前,
  把你的军容整理点缀,
  我要再捧几把泥土添到你的坟上,
  让你的睡梦更加甜美。


  了却那伤怀的情,
  拭去那惜别的泪,
  不管再分别多么久,
  我们的心紧紧相随。


  铁道兵退出历史舞台已经这么久,
  即使当年的新兵如今也到了夕阳年岁,
  最终总有那么一天,
  我们这些幸存者将与你们这些早逝者在天国聚首相会。


  在那里,我们虽不能肩并肩,
  但英灵却可以相依偎,
  在那里,我们虽不能手牵手,
  但忠魂却能够共芳菲。


  到那时,我们彼此无须相互思念,
  因为终于都实现了人生价值的复归,
  到那时,我们也无须后人的看望,
  因为只要他们幸福,我们就能安睡。


  到那时,只有到那时,
  我们的生命才能和你们的生命一起,
  共同为全体曾经的铁道兵战士,
  构筑起一座傲然屹立的绝世墓碑。


  它的材料就是我们的血肉之躯,
  还有所修建铁路的路基、枕木和钢轨,
  它的方位就在祖国的万水千山,
  以及亿万国人的眼底、脑际和心扉。


  这是一座伟乎天地的墓碑,
  这是一座肃然于心的墓碑,
  这是一座功垂青史的历史丰碑,
  这是一座浩气永存的永恒丰碑。


  这座碑不用刻写任何人的名字,
  也不必撰写冗长的铭文把谁人歌颂和赞美,
  它上面只八个大字足矣:
  “战士不死,铁兵万岁!”

 


全部评论(0)
  •    2018年8月10--16日,原铁道兵报社的黄武偕夫人柴凤恒来北京,看望原铁道兵报社的战友。    黄武是福建人,在铁道兵报社时,回福建,那叫回娘家。现在退休在福州,到北京来,看望铁道兵报社的..

    浏览:154次 评论:0
    2018-08-17 03:53
  •           看望陈社长    原铁道兵报社副社长陈远谋病重后,我一直想去探望他,8月5日上午,我与报社同事罗光明、梅梓祥联系,他俩与我是同样心情,一拍即合。于是,午饭后,罗..

    浏览:195次 评论:0
    2018-08-06 08:59
  • 今年是铁道兵组建70周年。快“八一”了,许多战友晒自己有关军旅生涯的一些收藏,这引起我的联想。我63年在长白山时,曾用桦树皮给家人和同学写过信。我的初中同学加战友于宗宝和我一样,爱好集邮和收藏。他把我这封..

    浏览:161次 评论:0
    2018-07-26 13:51
  • 一封公开了的私信    这封信本来是写给战友陈志保的,写着写着,感到许多话可以大家共享,于是就把它公之于众吧。估计志保不会见怪。    志保本来是要参加鉄四师宣传系统战友相约北京,纪念铁道..

    浏览:121次 评论:0
    2018-07-17 16:56
  • 1967,文革支左中落马的将军  1967年1月上海一月革命以后,全国性夺权浪潮风起云涌,局面有失控的危险,毛泽东决定起用手中的王牌,让中国人民解放军介入地方文化大革命,当时称为三支两军,其中最主要的..

    浏览:340次 评论:0
    2018-06-13 19:03
  •  壮哉 ・ 中国铁军  ——记援越抗美铁道兵叙述:刁家明       整理:梅志俊 当战争的硝烟渐渐散去,战场恢复了宁静,当人们再也听不到战场上的枪声、炮声和飞机的轰鸣声 …… 不知不觉中便会..

    浏览:231次 评论:0
    2018-06-13 19:02
  •   (这是我在4师宣传系统战友相约北京的书面发言)值得怀念和骄傲的报道组  我是两进4师宣传科的人。1965年8月,我从施工连队18团4连调师宣传科,当见习新闻干事,个中缘由我在前不久写的《长白山,我心中的圣山..

    浏览:277次 评论:0
    2018-06-13 19:00
  • 曾在铁道兵军旗下的女兵——纪念铁道兵第二师医院吴伟烈士林建军  汉江,又称汉水,是长江最大的支流,发源于秦岭南麓的陕西宁强县境内。东流至汉中始称汉水,澄澈碧绿溶溶漾漾,一路奔流向前。流经陕西、湖北两省..

    浏览:1512次 评论:0
    2018-06-13 06:50
  •   关于一支歌的故事  长白山是我心中的圣山,这个故事与长白山有关。  2000年五六月,我带着总公司宣传部的李昌明、16局组织部副部长王后山,到东北13局调研基层党组织建设情况。先到本溪,途径通化、..

    浏览:1631次 评论:0
    2018-05-09 22:17
作者专栏
  • 河边草

    注册时间:2007-10-29 06:52

  • 老田地

    注册时间:2010-08-14 19:11

  • MM听雨

    注册时间:2008-05-25 11:38

  • kss

    注册时间:2007-11-03 21:42

  • 2604746963

    注册时间:2013-01-18 16:03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