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兵传奇 | 我那些消遁的朋友
2017-11-27 21:22:40 作者: 来源: 浏览:881次 【

铁道兵传奇 | 我那些消遁的朋友

2017-10-16陈九西窗漫记

 

文|陈九

 

   先说清,我这些再也无缘相见的朋友不是人。别以为我在骂街,它们真不是人,是我在京西太行山麓当兵时遇到的狼,狐狸,还有野羊什么的。

 

   你知道那年月的铁道兵,总出现在人迹罕至的荒山野岭,专到没路的地方修筑铁路。我们像野草一样扎根生长,有没有阳光都得灿烂。汽车连的卡车把我们拉到实在无路可走之处,司机摇摇头,对不起哥儿几个,走不动了,我只好把你们卸在这儿,剩下的路你们自己蒯着吧。蒯是北方方言,负重行走之意。

 

   测量班架起经纬仪确定位置,连长带领全连战士,扛着帐篷行李和干粮,由一班长杨洪顺开路,头也不回向指定地点攀登。越爬天越大地越小,山下的拒马河晶莹柔软,湛蓝湛蓝地闪耀,头顶苍鹰盘旋,四周偶尔发出嗖嗖的响动,那是小动物们匆忙躲避的身影。此刻虽说我们是人类,可离人类社会十分遥远,好像没什么关系,反倒觉得跟大自然息息相依,我们生存的全部希望都寄托在周边的自然环境里。换句话说,此时与其强调我们是人,不如说是动物一部分更现实。动物以洞为家,我们帐篷为家,差不多。动物用枯草御寒,我们用枯草打褥子也为御寒。动物饮食山水,我们也是。动物不上厕所,我们也不上,撒野尿。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的主人公保尔,在风雪施工中还能巧遇老情人冬妮娅,苍天呐,此时此刻什么冬妮娅,任何沾女字边儿的都没有,净是犬字边儿的。即便如此,我们是群有理想和荣誉感的强健生命体,我们比动物还顽强能在任何环境下生存,用汗水和生命凝成脚下的铁路桥梁,让远在天边的人类社会更美好。

 

    尽管我们认为离动物更近,但动物界好像未必认同。通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互动,我发现它们对我们的心情是复杂的,忧心忡忡的。这样说你会发笑,观察就观察呗,还互动,人和野兽怎么互动?嗨,这你就不懂了,十六七岁叫春的年纪,我们内心敏感充盈,情感多得宁可滥用也不能不用,看什么都好奇。天角飘来一片云要看半天,阳光为何给它镶上金边儿?山间发现几株野芍药也看半天,原来不该像城市里的那么半死不活,竟有风竹之韵。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世间一切在心里都是活的,有温度有含义的,更别说同为食色性也的动物了。

 

   让我最先遇到的是狼。进山时就发现,所有路过的屋舍外墙上,都用石灰水画出一个个白圈儿,连长说这叫狼圈儿,专为防狼,狼一看到就不敢进村了。当时我就纳闷儿,狼为何怕白圈儿,真有狼吗?在山上扎营的头天夜里,我们就听到狼叫,悠悠地,远听很像排箫,低音不散高音不脆,一听就属中音类。同班战友汪照凡,我总叫他汪造**,来自湖北大别山麓的英山县,他说这是只母狼,正在找公的呢。他还说,狼很灵活,鄂北方言灵活就是聪明,它先用两只前爪从背后搭上人的双肩,待你一回头猛地咬住脖子,至你于死地。他有个叔伯哥哥胆大心细,有回赶夜路遇上狼,狼搭他的肩膀他不回头,跟狼边走边聊了一整夜,天一渐亮狼自然就跑了。这故事颇像《聊斋》,我不仅不怕,反觉得狼有血有肉,楞聊了一夜,它都跟你哥聊啥了,没让你哥给它介绍个对象?不过话说回来,今后无论阿猫阿狗从背后搭我肩膀我绝不回头,先聊两句再说。

 

   我遇到的是两只狼,或许是夫妻。那天大伙儿都上了工地,我因左臂骨折独自在帐篷休息。汪造**抡锤没对准,十八磅锤砸到我胳膊上,当时就肿起来。我痛得破口大骂,汪造**你王八蛋,造**造到老子头上了,赶明儿让狼吃了你,狼搭你肩膀你必须回头,听见没?听见了。汪造**边哭边答。听见啥了?狼要搭我肩膀一定回头,不回我是舅舅养的。就为这,班长命令我在家休息。虽说有伤,可帐篷里我呆不住,一人到山坡上遛跶。走着走着一抬头,发现水源处站着只大狗,距我四五十米远。我第一反应是谁家的狗跑这儿来了,马上发现不对,因为我们营地离最近的西庄也要二十里,家狗怎会跑这么远?再看它眼神更不像,那是种异常精美的杀气,让我产生最原始的生物恐惧感,胯下冰冷四肢软涩,顿时傻了。我本能地往后退,想退回帐篷,那里有我的自动步枪和九发子弹。可刚一挪,那只狼也向帐篷方向移动。我看出来,它想抄后路逼我上山。再看山上,不得了,另只狼站在山头为伙伴把风,表情随和自然根本不看我。我惊恐之下又破口大骂,汪造**你个王八蛋,你不是说狼从后面来吗,它怎么从前面上了?我抄起地上一段钢筋,对狼做凶狠状。它肯定看出我的愤怒,似有犹疑。就趁这一瞬,我哗地跑进帐篷抄起枪冲出来。狼没了,两只都没了,像从未出现过一样。汪造**,王八蛋。我狂叫着。

 

  打那儿以后再没见过狼。不久我们就开山放炮,轰轰的爆炸声把山都给吓趴下了。炮声是男低音,看来中音怕低音,低音一唱中音就跑了。事后我想,狼这家伙生性孤僻宁折不弯,似乎并无与人共处的愿望,或许它仍为人类将其一部分收编为狗耿耿于怀。比较而言,狼可算动物中之项羽,山大王楚霸王都是王,四面楚歌也不肯服输,宁可放山跑马而不食周粟,这与狐狸截然不同。

 

  儿童读物总把狐狸和狼归为同类,其实并非一路。狐狸身材比狼娇小,但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狐狸眼里看不到狼的目光中具有的血统霸气和英雄末路的苍凉悲情。狐狸更市俗,从不直接与人冲突,只干些技术含量较高的偷鸡摸狗勾当。第一次遭遇狐狸是在炊事班后门站岗。最近库房的咸带鱼和腌肉常有丢失,开始以为是啥人偷的,就装上照明加了岗。那天半夜我听到库房传出窸窣声响,端枪破门而入,只见几只狐狸一溜烟儿从墙角逃掉。赶忙追出去,我分明看到那只个儿头最大的狐狸嘴上叼着一大块腌肉,肯定跑不快。万万没想到,明晃晃的灯光下,那只狐狸望着我,把腌肉搂在胸前缩成一团儿,往山下一滚就不见了。我呆住,眼前映出狐狸的眼神,纯职业式的,从容不迫毫无恶意和仇恨,像拍卖师喊成交,股票师喊吃进一样。我甚至开始同情狐狸,往山下滚无疑是有风险的,磕着碰着撞到头都吃不消,生存是它们的拜物教,为此不惜流血牺牲。我对班长说,那只最大的狐狸肯定是班长,它们的班长也冲在最前面。班长瞪着我,依着你呢,我也抱团儿肉滚下去,你啥时能改改这二百五的毛病?

 

  再见到狐狸是和汪造**。这个汪造**肯定是我的克星,砸我的胳膊,骗我说狼会聊天儿,就是他,又让我失去唯一一次触摸狐狸的宝贵机会。

 

  那是个周日,我和汪造**陪西庄的老团长上山打猎。老团长是个怪人,抗美援朝的团长,转业时非吵着闹着回乡当了农民。部队一到他就来找我们,请大家到他家喝酒。今天他说要打猎,问我们去不去。我说去,汪造**也要去,我到哪儿他都跟着。老团长砰地一枪,分明打着了,那只白狐狸打个滚儿不动了。我和汪造**冲上去,看它肚皮朝天躺在地上,但丝毫未见血迹。我刚要过去捡,汪造**说,要它干啥,死狐狸不值钱,我们公社收购站根本不收死狐狸。是吗,为啥?狐狸一死皮就泄了,会掉毛。他这么一说我犹豫起来,想等老团长赶来再说。就这当儿,那狐狸突然翻身一跃,当着我们面儿一瘸一拐逃走了,原来它是装死!我气懵了,怒斥汪造**,你骗人,你明知它没死,对不?他却说,白狐是仙,不好打。


很多年后的一天,那时铁道兵已被解散。汪造**突然找到我,眼泪唰唰流不停。我说你怎么啦,有啥麻烦找白狐大仙呐,你救过它命,它肯定帮你。他说他和儿子来北京当民工,干了一年拿不到工钱,老板非说咱没上岗证无法出账,可没上岗证你咋不早说,还让咱干这么久?几天后我塞给他五千块,骗他说是替他讨回的欠薪。终于我也骗他一把,报了当年的一箭之仇。

 

除了狼和狐狸,令我难忘的还有野羊。野羊和家羊啥区别?野的比家的毛短些,野羊颜色统一,黄中带黑都一样,而家羊什么颜色都有。前者像特种部队,来去无踪。后者是杂牌军,乌合之众毫无战力。狼一次最多捕杀一只野羊,而狼一次能咬死成群的家羊。亡羊补牢是说家羊。家羊自卫靠牢,野羊没牢,自卫凭心。

 

  那天施工休息时,我和几个老兵在树下抽卷烟。整月下不了一趟山,香烟太贵也不好放,根本不够抽的。我们都买老乡的旱烟,一块钱一斤,两捆旱烟加点仁丹末儿就管三五个月。刚点上,第一口烟感觉最好,就听汪造**喊我,小陈,快看山头的野羊!我顺他手指一瞧,只见一只羊,角很长,像背头似地卷向身后,一动不动矗立岩石上。它距我们百多米远,因背景是蓝天,身影清晰凸现。我觉得像座雕像,活得还是死的?当然活的,汪造**抢白道,野羊就这样,能在高处站半天不动。那是你们大别山的野羊,怎跟我们太行山比?大别山咋了,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指挥部就设在我们村,我爹…,得得得,说得是羊,怎么你爹都出来了?我边抽烟边注视那只羊,正如汪造**所说,纹丝不动,分不清它属于脚下的岩石,还是岩石属于它。我好奇起来,的确,这不像家羊,家羊哪有这么深沉,早忙着吃草去了,可它一动不动琢磨啥呢?我尽量让自己作沉思状,一动不动,看心里到底想什么。眼前浮现的全是过去的事,包括上个月在西庄小卖铺遇到的长辫子售货员,她问,你是北京的?是。北京多好啊。你们这儿才好,我们在这儿战天斗地……,还没说完,她打断我,您还买别的吗?接着把我晾在一边,招呼其他顾客去了。这只羊也在回想吗?宁静越深往事越重,它有多少值得回忆的,赘得脚步都迈不开。羊太孤独,心事太重了。

 

  若非那场暴雨冲垮我们下山的唯一通道,一班长杨洪顺恐怕也不会动打羊的念头。山里下雨与山外不同,来得疾去得快,北方的山土少石多根本兜不住水,暴雨瞬时聚拢,冲下来就洪水猛兽。那条路本来就属临时建筑,一下被山洪冲成好几截儿,所有供给全断了。没有柴油,发动机停了我们可以人工凿,但吃的接不上茬儿,后来一餐只发三个土豆,丝毫没荤腥,人软得连锤都举不动,那还不骂娘。前边说的两只狼幸好没此时闯进来,否则说不准谁吃谁。我们当时体会很深,土豆只能维系生命,但爆发力必须靠吃肉,素食者可以祈求世界和平,很难指望他们翻山越岭大江大河。杨洪顺发狠,不打只羊回来我这个班长就算面捏的!偏巧这天下工时又见那只野羊,大背头,一动不动站立原处。杨班长立即卧姿装子弹,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把汪造**急得呀,那只羊是种儿,打羊不打领头的,这是规矩。这小子也是真给逼急了,杨洪顺的枪没响,他倒先开一枪,砰!羊吓跑了,可汪造**却因擅自开枪受个处分。他事后对我说,处分就处分吧,规矩不能破。

 

  在太行山几年,到的时候是寂静的深山,离开时已是桥梁飞架,铁路穿过一座座隧道,把群山像项链一样串起来。我们遇到的动物何止有狼,狐狸和野羊,很多很多,野鸡野兔,黄鼠狼和刺猬,还有拒马河的一种白鱼,形状颇像目前流行的观赏鱼银龙,它们产卵时会围着桥墩转,上上下下鳞光闪烁明亮灿烂。

 

去年我旧地重游,巧遇当年为我们送粮的民工李合来,那次洪水断粮,正是他赶着驴车最先将补给运抵营地。他说,马不行,有路用马,没路就得使驴。见面后我问,还有狼吗?啥狼呀,多少年没见了。狐狸呢?往远了走,平峪,白涧那边儿听说还遇得着。那野羊呢?早没了,兴许全跑西伯利亚去了。尽管他说西伯利亚我很想笑,但心底着实哐地空荡荡。莫非历史的步伐太快,都西伯利亚了,才三十多年听着像大漠孤烟一样苍远,曲终人散,连当年的动物都消遁得无影无踪。我开始领悟,那些曾分享和见证过我们壮烈年华的一切,无论张三李四狼犬牛羊,哪怕一草一木,都是我难以割舍的亲人朋友。没有他们,我们的青春岁月就飘了,不再真实鲜活,恍如一个连谷歌都检索不到的抽象符号。历史最怕抽象,略去蓬勃的精神,任何辉煌都会瑟瑟发抖。今天这样对待昨天,明天再这样对待今天。

西伯利亚?怎么会,我刚才分明听到狼叫,你听,你仔细听……


全部评论(0)
  • 游植物园有感之二松 柏去北京植物园,我必去松柏区,花可以不看,也要去松柏区转转。一来那里特别幽静。二来,我喜欢闻松节油的香味,松节油杀菌,净化空气,对人有益。三来我从小喜欢松,入伍后一头扎进长白山原始..

    浏览:114次 评论:0
    2018-09-29 10:03
  •     盛夏时节骄阳似火,松原会友同样火热。  四川威远,湖北广水;战友结伴声势浩荡,踏歌而来不同寻常。  再看松原那厢,已是一片匆忙;奔走相告,喜出望外,列队相迎,引颈张望。  气魄酒楼,宽敞明亮,丰..

    浏览:76次 评论:0
    2018-09-21 13:23
  • 诵读古人苏轼一首传世千古名词王旭华  2018中秋  据说,约在1千年前,有个叫苏轼(即苏东波)的古人在山东省济南当市长。  有一年过中秋十五节,他和几个随从到市区最大、最多人去游玩的“大明湖”划船嚼食..

    浏览:153次 评论:0
    2018-09-18 15:29
  • 随着中秋、国庆佳节的临近,假期坚守岗位不能回乡的员工,又将被“乡愁”烦扰了,轻者破坏情绪,重者引发安全事故,需要各级组织和领导引起关注,巧施爱心予以缓解。“每逢佳节倍思亲”,“乡愁”源自离家在外担负施..

    浏览:62次 评论:0
    2018-09-18 12:34
  • 坚守铁的情怀 1978年的春天,我刚上初中,家乡通火车了,靳老师带着我们班学生一起去看火车,经过一个半小时的步行,我们才来到了铁路附近,可是,我们来晚了,铁路旁边已经站满了看火车的人,我们年龄小,老师..

    浏览:96次 评论:0
    2018-09-03 12:32
  • 钓鱼乐我好玩。而且玩什么都要玩出个名堂。前些日子,我写了个养花的小品,即养刺头——仙人球,想不到得到许多人的点赞。趁着高兴,我再说个钓鱼乐的事。我从小就爱钓鱼。我生长在青岛海边。寒暑假没事,我不在家里..

    浏览:107次 评论:0
    2018-09-02 21:38
  • 成求仁烈士与襄渝线“大成隧道洪水倒灌”林建军猎猎的铁道兵军旗,红灿灿,军旗下有你青春的容颜。  成求仁——一个闪闪发光的名字,铁七师34团的年轻战士,铁道兵的一等功烈士——为战友将宝贵的生命奉献..

    浏览:118次 评论:0
    2018-08-18 21:36
  • 弘扬铁道兵精神必须坚持实事求是许钧华铁道兵自诞生之日到告别军旗有整整三十五年的光辉历程,期间涌现出杨连第、张春玉、梁忠孟等许许多多英雄模范人物,也有杨连第连(一师一团一连)等许多先进英雄模范集体。他们..

    浏览:283次 评论:0
    2018-08-14 09:15
  • 不散的军魂——致原铁道兵三师战友(朗诵诗)  我们曾经当过铁道兵,  终生无悔,永世为荣。  不散的军魂把我们紧紧凝聚,  我们仍然是祖国的钢铁长城。  虽然我们早已复员、转业,  可谁不认为:我现在..

    浏览:196次 评论:0
    2018-07-31 07:47
  • (杨虎生)沙特当地时间7月13日上午,中铁十八局沙特公司总经理徐浚、党工委副书记兼工委主任李鸿均等领导带领工作人员,给利雅得地铁项目部正在施工的中外籍员工送去了板蓝根、藿香正气水、茶叶等防暑降温用品。这..

    浏览:186次 评论:0
    2018-07-25 13:02
作者专栏
  • 河边草

    注册时间:2007-10-29 06:52

  • 老田地

    注册时间:2010-08-14 19:11

  • MM听雨

    注册时间:2008-05-25 11:38

  • kss

    注册时间:2007-11-03 21:42

  • 2604746963

    注册时间:2013-01-18 16:03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