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作品:三十八年后的聚会(张彩萍)
2018-01-14 21:23:24 浏览:822次 【

战友作品:三十八年后的聚会(张彩萍)

2018-01-10 梅梓祥

 战友郭建设推荐的作品。标题《三十八年后的聚会》同内容没有关联,大概是一个系列吧。为尊重作者,就不改了。

作者张彩萍,估计没有经过写作的训练,文章“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就像没有化妆的姑娘,呈现的自然的美。

铁道兵女兵,越来越多的作者关注。张彩萍是其中的一员,写的就是自己的亲身经历。《三十八年后的聚会》是两篇,我将其合在一起了。第一部分写当兵到襄渝铁路,卫生队老队长,名姓都没有,献血,25元交党费,像严父慈母一样关怀女兵。当过铁道兵的人,或多或少都遇到过这样的老兵。女兵喂猪、站岗、抢救……没有“详略得当”的写作技巧,都是急慌慌、平铺直叙地倾诉,但“战地医院”的情景得到真实再现。第二部分,写修建青藏铁路,初到青海,惊喜无与伦比的自然风光,打土坯、盖医院,脸上长冻疮……

只看到2篇,或许还有更多青藏铁路医院生活的作品发表。


三十八年后的聚会

张彩萍

曾经有这样一群女兵,在那开满杜鹃花的川北大巴山脚下,在那满地的油菜花开的季节,就是那个季节,一地的黄花,一山的花蕊,交相呼应,蜜蜂在花蕊中飞着,宁静,祥和,空灵那是一种原始的美丽。

就是在这个公元19713月,我们,一群面带着稚气又充满了朝气的来自天南地北的女兵们,结束了3个月的新兵训练,站在敞篷解放牌又称大马槽的军车上,我们一路唱着军歌,在山路上蜿蜒行进了2个多小时,到了我们铁道兵734团卫生队,迎接我们的是一位戎马一生的资格很老的军人他——就是我们的卫生队老队长,一位集慈祥与严厉于一身的老兵。在简短的欢迎仪式后,我们就被安排进了用竹片和泥巴编的女兵宿舍,很简陋,以前没见过的,从此,我们就成为了一名铮铮的铁道兵了,并开始了严格的管理和培训。

我们一共20个女兵,被分成了3个班。我们被带着去参观大山深处尚未打通的隧道,当时我们是修襄渝线,知道了什么是上导坑下导坑斜井喇叭口。呵呵,这些术语,从此就和我们的抢救工作联系在一起了,回来后我们就又看了重症病房中的病人,都是被放炮和塌方造成的外伤,好恐惧。我年龄很小,心中很怕,几个月的卫生知识培训,我们开始在老兵们的带领下,给伤病员做治疗了。我们当时很好学的,几个人在对方的胳膊上练习找静脉,在自己身上练扎针灸。


记得最令我感动的事,是一次抢救重伤员,需要血,没有血库,就是现场抽我们的血,当时我也挺积极,撸起胳膊就献血,针扎进去了,可是我才14岁,又瘦又小,不好意思啊,没抽出来。这时,我们老队长一声“抽我的”,只见他挽起袖子,殷红的鲜血抢救了战友。那时献血给了24元钱,老队长把那钱全部交党费了,我们都很受感动,真是老军人的崇高境界啊。这个感动持续了我的一生,每当工作有不开心时,我就会用老队长这种高境界的思想来支撑自己,使我受用一生。


我们这群女兵大都是高干子女,从小娇生惯养,基本上没受过苦,身上难免有娇骄二气。老队长为了锻炼我们,每个女兵都要去食堂锻炼做饭烧火,我当时个子小,要爬到灶台上去放蒸笼,还要喂猪,每天晚上还要站岗,很害怕,在漆黑的夜,在深深的山,尤其是后半夜,尽管背着枪,还有3发子弹,那也真的是很怕怕。由于年纪小,也时常爱搞恶作剧,有时伙同几个女兵一去偷老队长探家带回的巧克力、糖之类的东西吃。其实他老人家也是诚心带给我们吃的,他是上海人啊很会做吃的,我们几个就爱吃他做的水果粥。他的高压锅一呲气,我们就端着碗去等着了。呵呵,他把我们这些女兵当成自己的女儿,在严格要求的前提下,也很关心我们每个人的成长进步。我们参加了几次大的抢救,每次抢救出车5分钟出车,时间就是生命,这是老队长给我们的要求。1972年我就被送去当工农兵学员了,学医学检验,1974年学成后就回来了,这时襄渝线已经通车了。

我们这批女兵,用她们美丽的青春编织了深山里的铁路……


 

一趟乌龙般的列车,驶出了青山绿水的川北,时间是公元19755月,列车行驶在我们刚修好的蜿蜒的铁路上,一路的隧道,一路的桥梁,还有那铁道兵每到一处的烈士墓。告别了四川,告别了大巴山,告别了这片洒满了我们青春汗水的热土,所有的景色都从我们眼前掠过,别了襄渝线,别了万源白沙。


这趟军列承载了新的使命,我们要去修一条天路——青藏铁路,随着先遣部队还有我们的老兵队长,我们4个女兵,在这军列的闷罐里思绪万千,随着眼前的景色变化,一路行进,行进。从山清水秀到黄土高坡、戈壁荒漠,军列行驶了半个多月,那时的我们多简单啊,一条信念,就是我们的入党誓言,为实现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现在想想也挺高尚的,我们高唱着铁道兵之歌来到了大青海


美啊,传说中的六月雪,刚到西宁,迎接我们的是一场大雪,我们看到了极美的青海湖,只可惜是远远地看,没到近处。军列到了哈尔盖,我们换上了军车,一路继续前行,过日月山,过橡皮山,这可是文成公主进藏的路线啊,路很难走,一路颠簸,一路高原反应,傍晚时分,我们到了乌兰,这是我们的兵站。

一下车,头痛欲裂,胃肠翻江倒海,难受之极,强烈的高原反应向大家袭来。老队长不顾年纪大反应重,我们都担心他的身体,因为他也是老革命,枪林弹雨中闯过来的,和我们的父辈一样。他安排好我们4个女兵后才休息。第二天继续前行,经过一夜的修整,许是因为年轻,高原反应居然好多了,有了精气神,就开始欣赏眼前的景色。


青海的美就在于它的大气,它的苍凉,它的冷漠,和它的孤傲,几百公里没有人烟,满眼是大漠荒沙,没有植物•,没有人烟,偶有几棵骆驼草,干干的和沙漠一个颜色,或有一些野牛的残骸,很有些凄凉。军车行驶到了一个叫小柴旦湖的地方,小憩一下,忽见眼前一亮,哇,好漂亮的一方湖水啊,简直像一块大大的,淡绿色软缎一般平静地铺在这大漠荒野里,好大的反差啊,看的我们都呆住了,都想留在这里不走了。没有一丝涟漪,没有一点声音,静,静极了,这是世界屋脊的大青海,天很近,湖,也很近,天湖相接,成了一番仙境,军车熄火了,我们都不忍说话,默默地享受着只有天堂里才有的美。该走了,不知是谁打破了这寂静。军车启动了,一路上我回味着那淡绿色的软缎铺就的美景,看着车窗外虚无缥缈的海市蜃楼,(沙子在太阳光的照射下反光形成的)。这也许是我生平第一次看到的美,大美,只有青海才有。


终于我们到了营地,青海锡铁山,开始了自建营房的生活。那种苦,不是一般女孩子能接受的,在老队长的带领下,他自己设计图纸用我们自己的双手盖医院,青海的天气,是早穿棉午披纱。围着火炉吃西瓜,紫外线极强,我们自己打土坯,一块一块的土坯,伴着我们女兵脸上的脱皮,无数个日日夜夜,就这样打土坯,垒房子,终于我们的医院建成了,我们女兵的脸也没法看了,青海的冬天来得很早,冷啊,呼啸的西北风,零下20多度的天气,滴水成冰啊。第一次在青海过冬,女兵们的脸上哟长满了冻疮,又痛又痒,没法要了这脸……

青藏铁路一期工程,在其艰苦的环境下啊,开始了第一声风枪,从此。我们又进入了抢救战友,救治战友的工作……



全部评论(0)
  • 成求仁烈士与襄渝线“大成隧道洪水倒灌”林建军猎猎的铁道兵军旗,红灿灿,军旗下有你青春的容颜。  成求仁——一个闪闪发光的名字,铁七师34团的年轻战士,铁道兵的一等功烈士——为战友将宝贵的生命奉献..

    浏览:20次 评论:0
    2018-08-18 21:36
  • 弘扬铁道兵精神必须坚持实事求是许钧华铁道兵自诞生之日到告别军旗有整整三十五年的光辉历程,期间涌现出杨连第、张春玉、梁忠孟等许许多多英雄模范人物,也有杨连第连(一师一团一连)等许多先进英雄模范集体。他们..

    浏览:55次 评论:0
    2018-08-14 09:15
  • 不散的军魂——致原铁道兵三师战友(朗诵诗)  我们曾经当过铁道兵,  终生无悔,永世为荣。  不散的军魂把我们紧紧凝聚,  我们仍然是祖国的钢铁长城。  虽然我们早已复员、转业,  可谁不认为:我现在..

    浏览:74次 评论:0
    2018-07-31 07:47
  • (杨虎生)沙特当地时间7月13日上午,中铁十八局沙特公司总经理徐浚、党工委副书记兼工委主任李鸿均等领导带领工作人员,给利雅得地铁项目部正在施工的中外籍员工送去了板蓝根、藿香正气水、茶叶等防暑降温用品。这..

    浏览:84次 评论:0
    2018-07-25 13:02
  • 让马六甲海峡的海风多吹些王旭华  20180718  前年11月18日,早上约7点,我和朋友李树南等到新加坡、马来西亚旅行的团队近20人从虎门边防检查站乘坐一艘飞翼船,经在珠江口海面行驶,再穿越浪涛汹涌的伶丁洋后..

    浏览:105次 评论:0
    2018-07-20 05:34
  •     一个针线包王旭华  今日抢了马开利同学的0.30元大红包,我赶紧发上微信致谢:“谢谢马开利政委大红包”。一会儿,马开利回复说:“我发的是针线包!不是红包。目的是让大伙勾起对我们在军校学习训练、劳动..

    浏览:112次 评论:0
    2018-07-17 19:27
  • 望海潮 - 铁道兵祭一一纪念铁道兵七十华诞  横空出世,  新军突起,  担当保障工程。  军火列车,  风驰电掣,  白山黑水联通。  开道越关东。  紧随大军走,  全国飘红。  抗美援朝,  运输..

    浏览:46次 评论:0
    2018-07-06 12:00
  • 深山篝火(外一首)驻军某部战士  杨景林  几点寒星,缀滔滔林海,  一钩弯月,步茫茫雪原。  突然,深山里跳出一团火,  ——红堂堂,光闪闪。  啊,篝火!篝火!  燃在开路先锋的帐篷前;  照..

    浏览:197次 评论:0
    2018-06-13 06:55
  • 打狗记(相  声)杨景林  甲:你看我疯没疯?一半天儿能  不能死?  乙:你怎么啦?  甲:我被疯狗给咬了。  乙:哎呀。哪儿来的疯狗呢?  甲:我家养的。  乙:啊?养疯狗?专业户?  甲:我..

    浏览:66次 评论:0
    2018-06-13 06:55
作者专栏
  • 河边草

    注册时间:2007-10-29 06:52

  • 老田地

    注册时间:2010-08-14 19:11

  • MM听雨

    注册时间:2008-05-25 11:38

  • kss

    注册时间:2007-11-03 21:42

  • 2604746963

    注册时间:2013-01-18 16:03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1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