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兵“黑非洲”
2018-03-25 14:50:42 浏览:1186次 【


  千里迢迢把家离,烧得浑身没有皮。

  人家叫我黑非洲,缺只耳朵貌不齐。

  黑非洲要出院了!这首打油诗是他在出院前写的。师医院的医护人员都聚来送行。

  同班当兵的堂哥陪他转院去上海——做颈面部瘢痕切除整形术同时装一只塑料耳朵。

  堂哥魁梧挺拔,浓眉大眼;黑非洲头部红一块紫一块,布满了烧伤后留下的道道瘢痕,少了一只耳朵。躯体上的瘢痕导致身高矮了一截。颈部瘢痕挛缩,下巴粘在胸前,只有平躺才能看见天;原来像双胞胎一样的堂兄弟站在一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人与鬼!

  黑非洲是铁道兵某师汽车营的汽车兵。

  在一次从西安拉汽油回安康的途中,黑非洲扑向了熊熊燃烧的解放车,被烧得血肉模糊。送到师医院的他像一截黑木炭。

  同车的战友说:他当时像疯了一样地往上冲,拉都拉不住。

  老兵们说:他真傻!汽车着火,除非马上用沙子埋起来,否则不可能扑灭。

  军医们用了很长的时间,抽丝剥茧般把他从黑乎乎的包裹物中清理出来----清创结束,大部分烧伤面积无皮覆盖,露着鲜红的皮下组织。烧伤最严重的是头面部和上半身躯体。面黑如炭,一只耳朵烧没了,只剩下隐约可见的耳道;胸背部的大部分皮肤缺失,(粘在清创时的包裹物上)黄色的体液在不停地渗出。

  师医院投入了最大的技术力量抢救这位英雄的汽车兵。迅速成立了以所长和主治医为首的军医抢救组和女兵特护班。

  黑非洲是坚强的战士!面对巨大的伤痛折磨,他咬着牙挺过了休克关、感染关……

  每天的换药和每一次翻身都是巨大的痛苦,他没有呻吟声,眼中噙着晶莹的泪。

  当体温渐渐接近正常,烧伤面形成硬痂,一个烧伤治疗中最关键的环节横在面前----切痂植皮。黒非洲全身的烧伤面积在50%以上,以深2度以上的烧伤为主,仅仅双下肢还有一些没有烧伤的好皮。

  首先植皮的部位是头面部,用下肢取下的自体皮。从下肢取下的皮片被切成小块,按照一定间距贴在了面部和颈部。

  躯体烧伤的部位不能长时间受压,必须定时翻身。

  切痂的创面不时有渗出物,为了保证皮片的成活率,保证颈部在植皮后不发生粘连,军医要求黑非洲将颈部尽可能地伸长伸直。这是一个很难受的姿势——当俯卧位时,头和颈部是悬空的,仅在下巴处有一个支撑点。黑非洲听明白了军医关于“伸直脖子”的重要性----一旦发生创面粘连,下巴就会和脖子粘在一起,脖子就失去了转动的功能。开始时,黑非洲咬牙坚持着,时间长了,姿势就不标准了。夜间,不由自主地恢复了惯常的睡眠体位,颈部是全放松状态,下巴抵在胸前。

  黑非洲胸背部的切痂植皮是一场硬仗。这么大的面积植皮,所需要的皮片从哪里来?头面部植皮已经用完了黑非洲可以用的自体皮。

  一辆解放车送来了一头体型硕大的白猪,几个军医小心翼翼地从医院大门口往院子里赶。

  经过几天的紧张准备,给黑非洲的植皮手术开始了。

  军医们用白猪的皮作为人体皮片的替代品,像贴邮票一样,密密麻麻地贴在黑非洲的烧伤创面上。

  这是一些经过医学处理的很薄的猪皮。医学上,植皮的意义在于:用被植皮保护创面,机体的新生皮形成后,被植皮会自行脱落。

  黑非洲面对人生灾难的无畏和战胜伤痛折磨的坚强,始终感动着每一位医护人员。大家以最饱满负责的工作热情和最严谨精湛的医疗护理,投入到对这位英雄战士的抢救中。

  师部宣传部科派人到医院采访黑非洲,报道他的英雄事迹。

  汽车营领导向上级打报告给黑非洲请功。派了几名战士到医院照顾他。

  黑非洲烧伤愈合的速度出人意料。头面部、颈部创面的新生组织形成了粗重的瘢痕——面容狰狞;颈部挛缩的瘢痕使下巴紧贴着颈根部,看不见脖子。躯体植皮处凹凸不平,一块块颜色不尽相同的猪皮没有全部脱落,有的皮片竟然在创面上成活了,长出了粗重的毛。

  一天清晨,特护班女兵发现,在黑非洲腹部的创面上有一片粘稠的白色液体,马上跑去向值班军医报告。值班军医火速赶到病床前,仔细查看后,脸上紧张的表情变为凝重。他只是若有所思地望了黑非洲一眼,下医嘱清洁创面。

  又一个清晨,夜班女兵正揉着疲惫的双眼,等待交接班。一晃间,惊诧地看见:黑非洲排尿的器官像雨后春笋般指向天空,顶端喷射出几股白色的液体,喷洒在腹壁的创面上。烧伤病人在治疗的特定阶段,为避免创面感染和粘连,是不能覆盖被单的,所以黑非洲的裸体一目了然。女兵叫来了主管军医。主管军医拿着换药的弯盘,一边清洗着黑非洲的腹壁创面,一边不时地看他一眼。黑非洲布满瘢痕的脸涨得通红。清创结束,主管军医坐在黑非洲的病床边,语重心长地做着思想工作。他告诉他:树立革命的人生观,要用革命的精神战胜伤痛。他告诉他:要用革命的毅力战胜生理反应,保证正在愈合创面不发生再次感染。黑非洲努力地点着下巴,目光里充满了感激。

  当黑非洲烧伤全部愈合,已经是几个月后。

  烧伤后第一次照镜子,对每一个烧伤病人都是严峻的一关。大家设想了黑非洲照镜子后的种种反应,做出了种种应对措施。谁也没有想到,他平静地接受了自己的尊容,挥笔写下:“千里迢迢把家离,烧得浑身没有皮。人家叫我黑非洲,缺只耳朵貌不齐。”

  随着病情一天天好转,黑非洲恢复了往日活跃的性格,与护理他的小女兵们有说有笑,妙语连珠。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陕南的春季,阴雨绵绵,雾霭笼罩。那是一个大晴天,突然,晴空一声炸雷,下起了瓢泼大雨,豆粒大的雨点敲打着玻璃窗。一股风骤然推开了病房门,扑向病床上的黑非洲。夜里,他发烧了。高烧持续一周不退。

  伴随高烧的是情绪的亢奋,黑非洲失眠了。他挥动着瘢痕累累的胳膊,打着节拍,一遍又一遍地唱着:《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铁道兵志在四方》。反复地朗诵着毛主席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我赞成这样的口号,叫做‘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大声地背诵着毛主席的老三篇----《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愚公移山》。

  伴随着黑非洲的歌声和朗诵,女兵们仿佛身临其境,进入了他的内心世界。对残酷现实的无奈和对他的痛惜撕咬她们的心,女兵们激动地泪流满面。

  黑非洲的话越来越多。他告诉女兵们:当看见汽车燃起熊熊烈火时,好似一阵阵嘹亮的冲锋号在耳边响起,他的眼前不断浮现出董存瑞和黄继光的光辉形象……

  黑非洲的话越来越癫狂。他激动万分地对女兵们说:他的英雄事迹已被写成了书,党中央和毛主席都知道了。毛主席即将派江青同志前来慰问,带他去北京见毛主席……

  女兵们开始不安了,为黑非洲不安!女兵们开始担心了,为黑非洲担心!这种不安和担心与日俱增,绷紧了大家的神经!

  女兵们的不安和担心终于变为现实:师部宣传科对黑非洲的宣传报道停止了;汽车营撤回了给黑非洲的请功报告。

  当春日和煦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入病房,照在病床上的时候,黑非洲能穿衣服下地了。他佝偻着身子,挪动着僵硬的双腿,走出病房,走到阳光里。他费力地翘起下巴,试图抬起脖子,看一眼头顶的太阳……女兵们哭了!对于黑非洲来说,仰头看一眼蓝天白云已经是不可能的奢望!大面积瘢痕组织的牵拉,使黑非洲的躯体越来越佝偻。近似直角的脖子,造成食道弯曲,使他越来越依赖于侧卧位进食。瘢痕组织没有汗腺和毛囊,不能排汗的皮肤奇痒难忍,常常被他抓得鲜血淋淋。

  黑非洲是快乐的,他浑然不知围绕着自己所发生的一切。他听军医说:到上海的大医院可以做整容手术,装一只与真耳朵一模一样的塑料耳朵。他盼着那一天早日到来。他盼着整容后去北京,去见伟大领袖毛主席。

  黑非洲要出院了!消息在师医院不胫而走。医院的病号们怀着复杂的心情,一连几天紧盯着黑非洲的病房。当黑非洲在堂哥的搀扶下走出病房时,病号们自动形成了一个夹道送行的队伍,连拄着双拐的病号也来了。

  女兵们把黑非洲扶上救护车,看着救护车呼啸而去。

  黑非洲走了,黑非洲从女兵们的视线中永远地消失了。

  黑非洲走了,黑非洲的纯洁和坚强永远留在了女兵们的心中。

  很多很多年过去了,那“千里迢迢把家离,烧得浑身没有皮。人家叫我黑非洲,缺只耳朵貌不齐。”的一切分明还在女兵们的眼前,真真切切!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全部评论(0)
  • 成求仁烈士与襄渝线“大成隧道洪水倒灌”林建军猎猎的铁道兵军旗,红灿灿,军旗下有你青春的容颜。  成求仁——一个闪闪发光的名字,铁七师34团的年轻战士,铁道兵的一等功烈士——为战友将宝贵的生命奉献..

    浏览:19次 评论:0
    2018-08-18 21:36
  • 弘扬铁道兵精神必须坚持实事求是许钧华铁道兵自诞生之日到告别军旗有整整三十五年的光辉历程,期间涌现出杨连第、张春玉、梁忠孟等许许多多英雄模范人物,也有杨连第连(一师一团一连)等许多先进英雄模范集体。他们..

    浏览:50次 评论:0
    2018-08-14 09:15
  • 不散的军魂——致原铁道兵三师战友(朗诵诗)  我们曾经当过铁道兵,  终生无悔,永世为荣。  不散的军魂把我们紧紧凝聚,  我们仍然是祖国的钢铁长城。  虽然我们早已复员、转业,  可谁不认为:我现在..

    浏览:68次 评论:0
    2018-07-31 07:47
  • (杨虎生)沙特当地时间7月13日上午,中铁十八局沙特公司总经理徐浚、党工委副书记兼工委主任李鸿均等领导带领工作人员,给利雅得地铁项目部正在施工的中外籍员工送去了板蓝根、藿香正气水、茶叶等防暑降温用品。这..

    浏览:80次 评论:0
    2018-07-25 13:02
  • 让马六甲海峡的海风多吹些王旭华  20180718  前年11月18日,早上约7点,我和朋友李树南等到新加坡、马来西亚旅行的团队近20人从虎门边防检查站乘坐一艘飞翼船,经在珠江口海面行驶,再穿越浪涛汹涌的伶丁洋后..

    浏览:101次 评论:0
    2018-07-20 05:34
  •     一个针线包王旭华  今日抢了马开利同学的0.30元大红包,我赶紧发上微信致谢:“谢谢马开利政委大红包”。一会儿,马开利回复说:“我发的是针线包!不是红包。目的是让大伙勾起对我们在军校学习训练、劳动..

    浏览:111次 评论:0
    2018-07-17 19:27
  • 望海潮 - 铁道兵祭一一纪念铁道兵七十华诞  横空出世,  新军突起,  担当保障工程。  军火列车,  风驰电掣,  白山黑水联通。  开道越关东。  紧随大军走,  全国飘红。  抗美援朝,  运输..

    浏览:45次 评论:0
    2018-07-06 12:00
  • 深山篝火(外一首)驻军某部战士  杨景林  几点寒星,缀滔滔林海,  一钩弯月,步茫茫雪原。  突然,深山里跳出一团火,  ——红堂堂,光闪闪。  啊,篝火!篝火!  燃在开路先锋的帐篷前;  照..

    浏览:197次 评论:0
    2018-06-13 06:55
  • 打狗记(相  声)杨景林  甲:你看我疯没疯?一半天儿能  不能死?  乙:你怎么啦?  甲:我被疯狗给咬了。  乙:哎呀。哪儿来的疯狗呢?  甲:我家养的。  乙:啊?养疯狗?专业户?  甲:我..

    浏览:65次 评论:0
    2018-06-13 06:55
作者专栏
  • 河边草

    注册时间:2007-10-29 06:52

  • 老田地

    注册时间:2010-08-14 19:11

  • MM听雨

    注册时间:2008-05-25 11:38

  • kss

    注册时间:2007-11-03 21:42

  • 2604746963

    注册时间:2013-01-18 16:03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1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