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 部 参 谋
2018-03-25 14:52:22 浏览:609次 【

  

  他死了,师部参谋。很惨烈。当从瘪壳的客车中把他抠出来的时候,他已经没有人的形状了。从安康开往西安的长途客车在秦岭公路上坠入了悬崖下的山涧,山涧里布满了奇形怪状的岩石。客车上有他的妻女。

  20世纪60年代中期,一场轰轰烈烈的文化革命在中华大地风起云涌。铁道兵某师在南方某铁路局支左。

  造**派肆无忌惮,有恃无恐。铁路局昔日的当权派陷入了空前的灾难中。

  铁路局局长在关押他的房间里,把2条手绢接起来,挂在门把手上吊死了自己。局长爱人疯了。这位曾经多次代表共和国与友好国家签订铁路建设协议的老革命,不久前还对相濡以沫的革命伴侣说:“只要造**派不打死我们,我们绝不自杀。我们是农民出身,打倒了还可以回老家种地。”局长的儿子被枪毙了,因为他歌颂被打倒的铁道部部长吕正操——儿子按照苏联小说《叶尔绍夫兄弟》写作的长篇小说草稿被造**派抄家时抄出来了。执行枪决的战士们不忍心打死他,纷纷用枪瞄准他的腿。一阵枪响后,他的腿断了,跪在地上。一个拿手枪的军官走到跟前,开枪打出了他的脑浆;关在铁路中学里的局长次女被轮奸。

  红小鬼出身的铁路局书记全家被赶出了独栋小楼。月黑风高夜,14岁参加革命的爱人被造**派头子从家中抢到抚河木器社,绑在一根木柱上奸污了。

  铁路局中心医院院长投江自尽,江边留下一双穿着扫厕所的胶鞋;王处长悬梁气绝,天天执手伴行的少妇妻子,哭泣声如歌如诉,彻夜不绝于耳;南昌市坛子口是铁路局干部集中居住的宿舍区,平日里,抄家、剃阴阳头、挂牌游街司空见惯。

  支左的师部参谋受命在铁路局革命委员会做群众来访接待工作。秋季的一天,一个系着红领巾的小女孩交给他一本存折,小女孩说是捡来的。在如火如荼的文化大革命中,毛主席的红小兵响应领袖的教导:“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努力争做好人好事,哪怕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也要交到解放军叔叔的手里边。

  存折里有500元钱——那个年代的“巨款”。看到存款数,师部参谋出汗了。出生于苏北农村的他,手里还是第一次攥着这么多钱。他想起了脸朝黄土背朝天的父母,想起了没钱送聘礼不能过门的未婚妻,一夜未眠。第二天储蓄所刚刚开门,他就拿着存折走向了柜台。储蓄员接过存折后,很惊讶地看着他,半晌没有说出话来。两个彪形大汉般的造**派扑上来,将他扭送到铁路局革命委员会。原来,这本存折是小女孩爷爷的,是爷爷攒的养老钱。小女孩为了加入红小兵,积极做好事——把爷爷藏在旧鞋子里的存折给偷出来了。

  七十年代初期,在寒风凛冽的秦巴山脉里,一条具有战略意义的襄渝铁路线正在全面铺开建设,铁道兵投入了8个师与8个独立团的兵力。铁道兵某师修建的安康段是全线工程中最艰难的区段,隧道塌方天天有,伤亡事故经常发生。部队进入襄渝线不久,第3团接收了一名师部送来的参谋,团部直接给派到了打隧道的连队。师部参谋在隧道里经受着死亡的考验,神经几近崩溃。

  冰雪消融的春天,未婚妻坐着军车来部队结婚了。在两天的时间里,日行夜宿,军车从西安翻越了整座秦岭山脉,进入安康县3团驻地。未婚妻晕车,吐得翻江倒海。因为工程进度,团里不批假,师部参谋不能回家结婚。

  未婚妻羞涩地看着师部参谋,明亮的瞳仁惊喜地盯着他那张瘦削的脸庞,两手拽着坐车搓皱了的上衣下摆。师部参谋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酸楚,紧紧攥着未婚妻的手,拉进了临时婚房——炊事班的仓库。新婚是甜蜜的,看着雪白褥单上的初夜红,他如痴如醉。蜜月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妻子又开始吐得翻江倒海——她有喜了。

  大山里热起来了,师部参谋把妻子送上返程的军车,叮嘱了又叮嘱。安康跑西安的长途客车票很难买,再说部队每天都有往返的军车。安康到西安途中有部队的几个兵站。第一天晚上,军车在石泉县兵站加油休息。秦岭公路坡陡弯急,路面颠簸。第二天傍晚,当军车抵达西安公路学院兵站时,面无血色的妻子瘫软在座位上,身下一滩殷红的血。流产的妻子被紧急送往第二军医大学救治,电话把消息传给了正在隧道里施工的师部参谋。团里特批了探亲假,他坐着部队的吉普车,一天就赶到了西安。

  二医大也没有保住孩子,师部参谋把终日饮泣的妻子送回家乡。直到部队发来命令归队的电报,师部参谋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家乡,离开吐得翻江倒海的妻子。

  为了襄渝线早日通车,为了“让毛主席睡好觉”,铁道兵部队采用人海战术,面对险山恶水,用原始的工具和简陋的设备掀起了一个又一个“安全高产月”。运输物资的军车排着队,浩浩荡荡地奔驰在秦岭公路上;各个施工现场人声鼎沸,灯火通明;隧道掘进24小时歇人不歇工。掌子面上,风枪昼夜怒吼着,震耳欲聋、粉尘飞扬——灰头土脸的战士打起了干风枪;战士们推着装满渣土的斗车,小跑着将渣土倒出洞外。部队施工所用的水泥、炸药、汽油和柴油用汽车运输,木材(支撑木)则大多通过汉江上的水运队运输。适逢雨季,汉江涨大水,水运队的航运时断时续。

  施工中各种事故越来越多。师部参谋老是在睡梦中看到自己“坐土飞机”——被哑炮炸上了天,惊醒后,浑身大汗淋漓。一连几天,他没敢进洞(隧道)。

  一个雷雨交加的下午,随着一声霹雳炸响,一段没有用混凝土被复的隧道塌方了!霎时间,眼前一片漆黑,师部参谋和10多名战士被堵在了隧道里。一块石头落在安全帽上,把他砸倒在地。

  紧急集合号吹响了,团长亲临现场指挥,一场抢救战友生命的战斗紧张有序地展开。根据安全员测量记录的施工进度,塌方的隧道只有几米,战士们很快挖通了塌方区,解救出被困人员。惊魂未定的师部参谋脸色煞白,被团卫生队用担架抬出隧道。

  师部参谋一直在卫生队卧床不起,军医们绞尽脑汁,始终无法治愈他的头痛病。他被送到了师医院,经过检查,全身没有发现任何器质性损伤。每到黄昏,师医院的病号们就会看到一个穿着四个兜的“小当官”,脑门上勒着白毛巾,围着病区踯躅独行。

  妻子很快从部队老乡那里听到了消息,抱着小女儿来到施工连队,照顾师部参谋。安康当地盛产天麻,妻子从山民那买来老母鸡,放入天麻,给他炖鸡汤。师部参谋一天天好起来,牙牙学语的小女儿给他带来了无限的乐趣。每到收工回来,他就很用心地教小女儿喊“爸爸”,听着她咿咿呀呀的声音,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部队领导同意了师部参谋护送妻女回家的申请。因为临近“五一国际劳动节”,去西安的长途客车票一天比一天难买,半个月过去,才买到了一张票。师部参谋打点好一只小木箱,送妻女上了长途客车,自己搭军车一路同行。

  秦岭公路上,雨后的积水被车辆碾过,路面变得又湿又滑。来往车辆的司机们全神贯注,压着车速行驶。长途客车一会儿跑到了军车前头,一会儿落在军车的后头。师部参谋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脑袋随着长途客车或前或后地扭动,眼睛紧紧盯住坐着妻女的长途客车。天擦黑时,军车和长途客车先后到达石泉县。前往西安的车辆和乘客将在这里休整加油和住宿休息,第二天继续启程。

  石泉县是大山里的一个小县城,这里是安康至西安公路全程的中间点。小县城里有很多简陋的旅馆,供过往的旅客住宿。师部参谋破例没有去石泉县城的兵站休息,而是与妻女一起住在小旅馆里。当晚,在小旅馆里发生了两件与师部参谋一家有关的事情:一、长途客车司机的婆娘打电话来告诉他,最小的娃子发高烧了。他向车队领导请假,再三恳求都没有得到批准,只能继续开车去西安;二、住在旅馆里的一位老者腹泻,半夜送到医院急诊,不能继续乘车去西安。师部参谋补了一张长途客车票,得到了老者腾出的那个座位。

  1972年5月1日,师部参谋在旅途中迎来了新的一天。晨曦在山峦间升起,黑瓦的屋顶在苍翠中若隐若现,炊烟袅袅沁人心脾。小县城醒来了,小街小巷充满熙熙攘攘的人声。旅客们收拾行装,三三两两地走向客运站。在师部参谋心目中,这是人生无比美好的一天!他到兵站取回行李——小木箱,向军车司机告别,兴高采烈地抱着小女儿,美滋滋地与妻子并排坐在客车上。客车准时向西安出发了。

  秦岭公路是在大山中依照山脉走势劈山开路修建的省级公路,山高路险急转弯多。公路的一侧是劈山后形成的直上直下的石壁,另一侧多是悬崖和深涧。

  客车驶出了石泉县城。驶上秦岭公路不远,有一个陡坡和几个连续的s形急转弯。焦躁不安的司机把油门踩到底,冲上陡坡,随着急转弯娴熟地转动着方向盘,客车在弯道上飞驰,一会儿倾向左边,一会儿倾向右边。乘客随着车身,一会儿歪到左边,一会儿歪到右边,车厢里响起女乘客一阵又一阵的尖叫声;师部参谋的妻子紧紧地抓住他的胳膊,惊恐地看着公路右侧的悬崖,呕吐物喷了他怀中哇哇大哭的小女儿一身;小女儿不停地在师部参谋的怀中挣扎,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尿液从他腿上流到司机的脚下;在小女儿尖锐的哭叫中,渐渐地,乘客小声的抱怨变成了一片愤怒,渐渐地,司机越来越急躁。师部参谋把小女儿递给妻子,向车厢前部走去。就在这一瞬间,司机突然向左打了一下方向盘,客车“轰”的一声撞在公路左侧的石壁上,紧接着,反作用力将客车弹下了公路右侧的悬崖,落入了深涧。

  1972年5月1日下午,驻扎在安康中学的铁道兵某师医院送来了一个神志不清的女伤员。师医院的小女兵们知道了她的故事后,爆发出最大限度的同情,痛惜声一片:鬼使神差的阴阳相隔啊!!如果师部参谋一直坐在军车上随行,如果他没换车——那只坐了短短时间的长途客车,这悲惨的生离死别就不会发生了!只是为了与家人的亲密相聚,只是想与妻女一刻也不分离——美好的愿望把他送上了不归路!据说:这是秦岭公路建成通车后唯一的客车翻车事故。在这次事故中,亡14人,伤27人,师部参谋是车上唯一的军人。小女儿在这次翻车事故中竟然有惊无险,闻讯赶来的亲属把她带回了家乡。

  小女兵们用心护理着师部参谋的妻子。她不吃不喝,狂躁不安,精神受到了严重的创伤。疲惫的小女兵们夜间躺在病房的地上,用身体堵住病房门,防止她跑出去发生危险。

  陕南的春末潮湿多雨,淅淅沥沥的小雨催人入眠。深夜,一声炸雷震醒了“人墙”,小女兵们惊恐地发现:她们精心看护的女伤员不见了!救护车紧急出动,沿着秦岭公路搜索,快到石泉县城时,她们才追上了赤脚的她!她是怎么“飞”到这里的?始终是无解的谜团!

  师部参谋的小木箱被送到了师医院,小木箱竟然也完好无损!连长打开了小木箱,在小木箱的衣服里露出了施工用的扳手和导火索……



全部评论(0)
  • 成求仁烈士与襄渝线“大成隧道洪水倒灌”林建军猎猎的铁道兵军旗,红灿灿,军旗下有你青春的容颜。  成求仁——一个闪闪发光的名字,铁七师34团的年轻战士,铁道兵的一等功烈士——为战友将宝贵的生命奉献..

    浏览:19次 评论:0
    2018-08-18 21:36
  • 弘扬铁道兵精神必须坚持实事求是许钧华铁道兵自诞生之日到告别军旗有整整三十五年的光辉历程,期间涌现出杨连第、张春玉、梁忠孟等许许多多英雄模范人物,也有杨连第连(一师一团一连)等许多先进英雄模范集体。他们..

    浏览:50次 评论:0
    2018-08-14 09:15
  • 不散的军魂——致原铁道兵三师战友(朗诵诗)  我们曾经当过铁道兵,  终生无悔,永世为荣。  不散的军魂把我们紧紧凝聚,  我们仍然是祖国的钢铁长城。  虽然我们早已复员、转业,  可谁不认为:我现在..

    浏览:68次 评论:0
    2018-07-31 07:47
  • (杨虎生)沙特当地时间7月13日上午,中铁十八局沙特公司总经理徐浚、党工委副书记兼工委主任李鸿均等领导带领工作人员,给利雅得地铁项目部正在施工的中外籍员工送去了板蓝根、藿香正气水、茶叶等防暑降温用品。这..

    浏览:80次 评论:0
    2018-07-25 13:02
  • 让马六甲海峡的海风多吹些王旭华  20180718  前年11月18日,早上约7点,我和朋友李树南等到新加坡、马来西亚旅行的团队近20人从虎门边防检查站乘坐一艘飞翼船,经在珠江口海面行驶,再穿越浪涛汹涌的伶丁洋后..

    浏览:101次 评论:0
    2018-07-20 05:34
  •     一个针线包王旭华  今日抢了马开利同学的0.30元大红包,我赶紧发上微信致谢:“谢谢马开利政委大红包”。一会儿,马开利回复说:“我发的是针线包!不是红包。目的是让大伙勾起对我们在军校学习训练、劳动..

    浏览:111次 评论:0
    2018-07-17 19:27
  • 望海潮 - 铁道兵祭一一纪念铁道兵七十华诞  横空出世,  新军突起,  担当保障工程。  军火列车,  风驰电掣,  白山黑水联通。  开道越关东。  紧随大军走,  全国飘红。  抗美援朝,  运输..

    浏览:45次 评论:0
    2018-07-06 12:00
  • 深山篝火(外一首)驻军某部战士  杨景林  几点寒星,缀滔滔林海,  一钩弯月,步茫茫雪原。  突然,深山里跳出一团火,  ——红堂堂,光闪闪。  啊,篝火!篝火!  燃在开路先锋的帐篷前;  照..

    浏览:197次 评论:0
    2018-06-13 06:55
  • 打狗记(相  声)杨景林  甲:你看我疯没疯?一半天儿能  不能死?  乙:你怎么啦?  甲:我被疯狗给咬了。  乙:哎呀。哪儿来的疯狗呢?  甲:我家养的。  乙:啊?养疯狗?专业户?  甲:我..

    浏览:65次 评论:0
    2018-06-13 06:55
作者专栏
  • 河边草

    注册时间:2007-10-29 06:52

  • 老田地

    注册时间:2010-08-14 19:11

  • MM听雨

    注册时间:2008-05-25 11:38

  • kss

    注册时间:2007-11-03 21:42

  • 2604746963

    注册时间:2013-01-18 16:03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1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