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大山里来了“女解放军叔叔”
2018-03-25 14:56:05 作者: 来源: 浏览:1454次 【

    巍巍莽莽的秦岭逶迤腾浪,纷纷扬扬的雪片漫天飘荡。苍穹大地素裹银装。挺拔的松树似威武的哨兵,屹立在山脊上,雪花环抱着松针,毛毛茸茸的松枝晶莹闪烁;簇簇的杂木丛漫山遍野,树冠披着洁白的雪毯,一如千军万马阵前的顶顶帐篷。

  皑皑的雪山,茫茫的雪野。险峻的道路,在连绵峰峦间曲折回旋。铁道兵11师的一支绿色军队蜿蜒行进在秦岭大山中,队伍中有被秦岭山区老乡亲切地称呼为“女解放军叔叔”的铁道兵女兵。

  这是秦巴山脉的第一场冬雪,这是作为铁道兵女兵的我第一次参加部队拉练,这是拉练的第一天。拉练部队奉命翻越秦岭,上山40里,下山40里。

  拉练战前动员大会是在师部礼堂举行的。师首长做了战前动员报告。拉练的路线是师属各团在襄渝线施工工地的沿线。

  师拉练部队是由师直属各部和师属4个团(在福建的一个团没有参加)抽调人员组成的。师部的参谋组成了一个参谋排参加拉练。拉练部队的人员组成中有十几名女兵,分别来自师部宣传队和放映队、师医院、师修理营以及各团卫生队。实际上,师医院只选派了我一名女兵参加拉练。

  拉练部队的“一号首长”在战前动员大会上诙谐幽默的讲话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同志们:拉练行军的时候,一定不能穿裤头。穿裤头,就要吃苦头!!

  战前动员大会上,很多首长讲了话,很多参加拉练的战士代表讲了话,但是我只记住了两点:部队拉练的路线和绝对不能穿裤头。台下的我,脑海里不停地闪过“三战电影”中雄赳赳气昂昂的行军镜头,忍不住摩拳擦掌,欲欲跃试。(师医院女兵经常抱着小板凳列队到师部看电影。电影总是“三战一哈哈”——地道战、地雷战、南征北战和西哈努克亲王的纪录片。)

  经过充分的准备和急切的等待后,在医院女兵羡慕的目光中,我背着背包美滋滋地走出了师医院的大门,视野豁然开朗。我特别自豪!师医院对女兵管理严格,平日里,不是执行抢救任务,女兵很难有机会走出驻地,更不要说参加大部队的行动了。

  站在拉练队伍里,女兵们高兴地对视着,相互用眼睛打着招呼。我背上的“辎重”比其他女兵多,背包上除了规定的必须携带的一支步枪外,还有一个装着满满药品的药箱。我在背包带的右肩处系上了一条白毛巾,一是为了擦汗,另外,背包带也不会太勒肩膀了。我把左右肩的背包带用一条手绢系在胸前,调整着背上的背包,这样,背包能更加紧密的贴在背上,背着更省劲。我的棉军裤腰上,系了一根用绷带做成的“皮带”。这次拉练要求穿棉衣棉裤行军,如果不穿棉裤,那也要背着行军。(嘿嘿!女兵爱漂亮,师医院女兵大多穿部队发的军绿绒裤过冬,极少有穿棉裤的。)

  秦岭山脉清凉湿润的空气侵来,沁人肺腑。站在山麓,放眼望去,一幅“铁军爬雪山”的壮丽画面使我热血沸腾,心潮澎湃,我听到了心脏“通通”的撞击声!几百人的队伍,在旗手的引导下,向山上挺进。每支队伍,都有队员站在路边,或是拉歌,或是高声朗读毛主席诗词,为拉练的战士们助威鼓劲。十几名女兵,穿插在男兵的行军队伍中。

  我意气风发地走在队伍中,豪情满怀。一会儿利落地跳过沟坎,一会儿矫健地冲上坡顶,一会儿关心的拉战友一把,一会儿暗暗地和男兵拼行军速度。虽然是冰天雪地,头上的汗珠却顺着发丝颗颗滚落到领子里。我摘下军帽,拿在手里当扇子扇,汗水顿时化作雾气从我的头顶腾向空中……

  一个男兵背着2个背包和3枝步枪,越过我们的队伍,大步流星地向前走去,女兵们吃惊地望着他——他的背影越来越小,一会儿就在我们的视线里消失了。

  在雪地里行军,大家一般都是跟着队伍,踩着前面战友留下的脚印前进。也有性子急的男兵,不愿意“循规蹈矩”的走这些弯弯曲曲的山路(为了降低坡度,山路多呈之字形。),而是在雪坡上另外蹚出一条路,直线向山顶运动。遇到岩崖陡坡,他们需要拽着枝条,借助灌木丛或松树的牵引力向上攀爬。而当身体跃上去,被抓的灌木丛和松树枝顺势回弹时,常常给后面猝不及防的战友迎面甩一身冰凉的雪末,引起大家一阵又一阵开心的哄笑。这时,调皮的男兵们就会借机互掷“雪弹”,追逐着打起雪仗来。

  另辟蹊径并不总是“无往而不胜”。秦岭峰峦的向阳面,不时能看见一个个光秃秃的坡,没有树,也不长草,积雪融化,露出黑黝黝潮湿的地皮。坡看上去不很陡,可是每爬一步都很费劲。有一个坡,几个男兵爬了几次都没有爬上去,只好放弃,绕路走了。一个长着“娃娃脸”的男兵就是不服气,非要从这个“怪坡”爬过去不可。他拉开架势,像三级跳远一般,后退几步,然后发力助跑,只几大步就蹿到了坡中央。正在大家齐声叫好时,不料,像被施了魔法一样,娃娃脸“骑马蹲裆式”定格在原地,接着,又好像有一根无形的绳子拉着他往回拽。尽管他很不情愿地舞动着双手,一字一顿的大叫:向前!向前!“骑马蹲裆”的娃娃脸还是一点一点倒退着出溜回了坡底。战友们怕娃娃脸摔个倒栽葱,赶紧跑上前去,用肩膀顶住他的后背。大家先是觉得很诧异,紧接着又觉得很滑稽,片刻的静默后,爆发出一阵开怀大笑,女兵更是“咯咯咯”地笑弯了腰。

  过了怪坡向上,随着海拔越来越高,我渐渐出现缺氧的症状,头胀眼花。我努力张大嘴做着深呼吸,呼出的“白气”瞬间化为水雾,挂在眉毛上,脸上湿乎乎的,山风吹过,脸火辣辣地疼。我的脚也冻得生疼,看着脚上的解放鞋,我有点后悔没穿“红军鞋”了。新兵发服装时,女兵和男兵一样,也发了被战士们叫做“老头鞋”的布鞋和戏称为“大头鞋”的黑棉鞋。女兵嫌难看,很少有人穿。还有的女兵干脆把鞋送给男兵,让男兵寄回老家给家人穿。师医院有家在北京的女兵,女兵们就托北京兵帮着买当时很时髦的黑条绒“懒汉鞋”。为了纠正这股不正之风,医院二所领导专门给女兵开了一次会,帮助女兵们端正认识。教导员在会上说:这不是一双普通的鞋,这是传统鞋!是红军鞋!会上还树立了一名穿“红军鞋”的优秀女兵典型。这位憨憨的家在四川农村的女兵,夏天穿“老头鞋”,冬天穿“大头鞋”,部队发的绿军袜太大,她就把袜头剪掉一截缝上穿,从来不穿尼龙袜子。这次拉练,部队对穿鞋没有硬性规定,所以,拉练队伍里穿什么鞋的都有。有穿“大头鞋”的;有穿北京黑条绒棉鞋的;有穿解放鞋的;还有的穿着不知是什么部队的军靴。

  我退出行军的队列,站在路边跺脚。猛地,我感觉自己的背包轻了,赶紧转过头向后看,原来是一个男兵把我背上的药箱拿下来,背到了他身上。我呆呆地看着他,感动极了。男兵冲我笑了一下,什么也没说,走进了队列……在雪地里行军,战友们兴致勃勃,互相帮助,没有一个掉队的。男兵抢着帮女兵背背包,实在抢不下背包来,就把女兵的步枪抢过来背着……

  远远地,能望见峰顶了。

  宣传队的战友们错落有致地站在路边的山坡上,一位女兵娴熟地拉响了手风琴,浑厚雄壮的《铁道兵之歌》回荡在秦岭的川梁沟壑:

  背上了行装扛起枪    满怀豪情斗志昂扬

  毛主席挥手我前进    奔向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打通昆仑千重山      又战东海万顷浪

  林海雪原铺新路      金沙江畔摆战场

  精心设计精心施工    万里山河铺上铁路网

  精心设计精心施工    万里山河铺上铁路网

  ……

  ……

  歌声伴着手风琴悠扬的旋律,响彻秦岭,被山风送到很远很远……

  “背上了行装扛起枪,满怀豪情斗志昂扬”——这不正是我们拉练女兵的真实写照吗?!振奋啊!振奋!!我感到浑身又充满了无穷的力量。看到山巅上挥舞的红旗了,女兵们欢呼着向峰顶冲去……

  不知道是因为上山时走得太猛了,还是“上山容易下山难”,下山时虽然是向下走,真的一点不比上山轻松。大部队走过,积雪融化,山路变得又湿又滑,脚下很难踩稳踩实。有的战士在鞋上横着绑一圈东西,用增加鞋底摩擦力来防滑。路越走越滑,越滑腿就要越发用劲去努力踩实,“小腿肚子”墩得很疼。汗湿的衬裤(部队发的衬裤是粗白布做的,布面上有很多毛糙的粗纱颗粒。女兵把这种布叫作“疙瘩纱”。)贴着腿,一点一点“往上跑”形成褶皱,随着行军的步伐,像小刀子一样,一下一下的刮蹭着大腿内侧……我想起了“一号首长”关于“行军不能穿裤头”的“指示”。大腿在疼,小腿在疼,脚在疼。慢慢地,我的双腿酸麻僵硬,步伐越来越机械。渐渐地,背包越来越重,把我的身体向后坠……

  天擦黑时,我们终于翻过了秦岭山脉的一座主峰,到达某团在秦岭山脚下的驻地。女兵们被安排在一间腾出来的营房里。营房是大通铺,整洁。

  女兵!铁道兵女兵!!

  铁道兵女兵的历史,可以追溯到铁道兵团时期,那时候机关就有女兵。她们有做文书工作的;有在电话总机做接线工作的;还有少数的女参谋和女干事。也有的夫妻都是军人,男方调到机关,女方也跟着留在机关工作了。再者,卫生队有女兵,有一部分女护士和女卫生员。

  抗美援朝时期,铁道兵女兵跟随部队一起,出国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直至战争胜利凯旋回国。这些铁道兵女兵多数在医院和文工团。在朝鲜战场上,铁道兵的通信联络主要靠电报和电话。很多电台发报和翻译电报密码的机要员都是女兵。我的新兵连指导员——师部女干事杨莹洁,就是一位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资格”。在抗美援朝战争期间,在朝鲜战场上,她任铁道兵司令部通信连电话班长,经常被派出到司令部总机和政治部总机工作。那时候,每个总机班只有2至3名女军人,多数是地方铁路局女职工。她们和女兵一样,也发军装,享受女兵待遇。朝鲜战场,炮火纷飞,抢修铁路的铁道兵战士在敌机的轰炸下,成片倒下,运送物资的车辆遭到敌机的扫射轰炸,无数的铁道兵战士英勇牺牲。为了战争中通信线路的畅通,朝鲜战场上的女通信兵受到像首长一样的保护,没有人员伤亡。

  铁道兵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女兵征兵,是在1970年冬季,一直延续至1971年春天。每个铁道兵师征招的女兵数量都有上百名或更多。这些女兵多数是铁道兵的内部子女,还有一些其他军兵种的干部子女和地方干部子女。这就是口口相传的历史上被称之为“后门兵”的铁道兵女兵。

  此次拉练,是在女兵们入伍后的第一个冬季,是这些铁道兵女兵在秦岭大山和襄渝线的一次风采展示。拉练部队所到之处,被称为“女解放军叔叔”的铁道兵女兵始终处于目光关注的焦点。

  

  紧急集合

  

  夜,静谧,没有风鸣,没有犬吠;门外的天空,黢黑,没有月亮,没有星光。

  透过山村农舍对开的两扇木门的缝隙,女兵们警惕的“瞭望着军情”。

  不知从哪里传来的消息,夜间可能搞紧急集合,住在老乡屋里的4个女兵头凑在一起,“叽叽喳喳”地商议着,最后一致决定:不睡觉了。大家打好背包,衣帽穿戴整齐,屏息等待着紧急集合号。

  “哐当”!门外传来很响的一声,我一下从地铺上蹦起来,迅速的抓起背包甩到身后,又伸手去摸步枪和药箱。“哎!没事。”门缝那个站岗的女兵说:“没情况,不知是谁出门倒水,把脸盆摔地上了。”虚惊一场,大家又重新坐回地铺上,怀里抱着背包。没多久,门外又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好像有“嘁嘁喳喳”的说话声。嗯?!还没等“瞭望军情”的女兵趴到门缝上,虚掩着的两扇木门“砰”的一声打开了,从门槛上掉进来2个小男孩。4个女兵一下子都拥到了门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门外齐刷刷的一片孩子的小脑袋,站在后面的孩子还踮着脚伸长了脖子往屋里看。“女解放军叔叔,什么时候放电影啊?”领头的大孩子问。这是秦岭大山里一个闭塞的小山村,不通电,女兵们打背包只能使用手电筒照明。好奇的孩子们看到从门缝透出去的一闪一闪的手电筒亮光,以为屋子里在放电影呢,纷纷从四面聚过来,想和“女解放军叔叔”一起看电影。“女解放军叔叔”——秦岭大山里的孩子们送给我们女兵的称呼,令女兵们忍俊不止,又是那么亲切!!跟孩子们说了很久关于电影的知识,又把手电筒拿出来演示给他们看,孩子们似乎听懂了,门关上了。不一会儿,门又被挤开了,孩子们嘻嘻哈哈的堆在门口,你把我往门里推,我把你往门里推……如此反复几次,孩子们才不甘心地离开了。“嘶……嘶,嘶……嘶。”一阵口哨声越来越响。咦?哪来的响声啊?顺着声音寻过去,原来是一个女兵敌不过困意,头枕着背包不管不顾地睡着了。小小的“哨声”像催眠曲,女兵们都不由自主地慢慢垂下了头……这会儿我还没感到困,在师医院值特护,通宵达旦是常事,凌晨才是我最容易犯困最难熬的时候。我摸着背包,又检查一遍。没错,背包带三横压两竖,背包打得很结实,解放鞋插在背包后面了。还有,步枪在我的右面搁着,药箱也在。

  “哒、哒哒哒哒哒嘀嘀嘀嘀嘀、哒嘀哒、哒嘀哒!”就在我也要昏昏欲睡的当儿,急促高亢的紧急集合号骤然响起,划破深夜的宁静。第一节号音还未吹完,屋子里的4个女兵已经迅疾地冲出屋门,冲到了指定的集合地点。我们是拉练部队中最早到达集合地点的,我按耐着心中的兴奋,鼻梁上渗出了密密的汗滴。

  按照队列顺序,紧急集合的部队一队紧接着一队出发,开始了夜间行军。女兵排在队尾。行军走路,排在队尾是最难受的。一般情况下,队头正常速度前进,队尾就得紧赶慢赶;队头快步走,队尾小跑才能跟得上;队头如果小跑,队尾就必须“疯跑”了。紧急集合的行军路上,不断有口令从队伍前面向后面传下来:“跑步前进”、“跟上”、“别掉队”。“减速前进”——就在女兵们松了一口气,放慢了跑步速度的时候,又有口令传下来了:“前面什么看不见。”(原口令:前面通过封锁线。)咦?这是什么意思啊?是“什么”看不见啊?就在纷纷猜测的当儿,紧接着又传下来一句口令:“前面有鬼,卧倒!”(原口令:前面有水,别跑。)齐刷刷的,我前面的队伍卧倒了一大片,情况突然,不容思索,我立即跟着卧倒了。可是,即便卧倒了,大家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于是,趴在地上昂着头向前方探望,歪着脑袋向身边的战友打探,但是,谁也说不清楚……

  天亮了,部队原地休息,女兵们开始整理身上在卧倒时粘上的泥巴。就在一个女兵弯腰的瞬间,大家猛然发现她的棉军裤臀部“开着后门”。这一下,女兵们可笑翻天了,也把这个女兵给笑懵了。几个女兵挡住她的臀部,把她拉到无人处,七嘴八舌地问她棉裤是怎么穿的?怎么把开口穿到后面去了?边问边捂着嘴笑。最后,大家总算是弄明白了:这个女兵比较胖,发服装时,女式棉军服没有适合她穿的号码,就给她发了一套男式的。她对男式棉裤进行了一系列翻修改造。她把裤子的前开口缝住,棉裤的腰太肥,她又在裤腰部穿上松紧带,改成了有弹性的松紧带裤腰。这样,穿棉裤的时候连腰带也不用扎了,只要分清楚前后面别穿错就行。没想到,紧急集合时,她在匆忙中还是把棉裤给穿反了,更要命的是,那个缝上的前开口竟然还豁开了……

  天大亮了,我发现我们走在坑坑洼洼的简易道路上,这些道路,和秦岭的盘山公路一样,也是以山脊为核心画圆并螺旋上升。站在上面一层道路上,可以看到下一层道路或者几层道路。这是铁道兵为了修建襄渝铁路而修的施工便道,施工所需物资就是通过这样的便道运输到各个施工工地的。

  险要的秦岭,崎岖的道路,锤炼了铁道兵的汽车兵。方向盘在年轻的汽车兵手中轻巧自如,标有“亥”字车牌的铁道兵军车,日夜奔驰在崇山峻岭中,被称为“英雄的铁道兵”。我知道一个流传很广的故事。秦岭的盘山公路上,车流如织,生龙活虎的汽车兵和老成持重的地方司机你追我赶,互不相让。一会儿你开车跑到我前面去了,一会儿我开车越过你,在前面压着车,让你无法超车。地方司机因为常年跑在这条道路上,路熟驾龄长,对年轻气盛开飞车的汽车兵很不服气。这种较量,经常在秦岭的盘山公路上演。盘山公路两侧,一边是陡直的峭壁,一边是悬崖,路险急转弯多。那一次,地方司机在前面“S”型开着车,就是不让汽车兵超车。小汽车兵开车跟在后面,焦急地左突右冲,突然,大解放从盘山公路悬崖侧翻车坠落……地方司机在全神贯注地通过一个急转弯后,边开车边盯着反光镜,看看大解放追上来没有。就在他确信甩掉了汽车兵的追赶,定睛继续前行时,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被他甩掉的大解放正在他的前方风驰电掣!车尾掀起一股尘烟……他太震惊了!他不知道解放车是怎么从他头上“飞”过去的?!原来,大解放在空中翻了一个360度后,车轮着地,端端正正稳稳当当的落在了下一层盘山公路上,小汽车兵奇迹般的毫发无损。从此,“铁道兵的解放车会飞”的佳话传开了,汽车兵受到地方司机们的崇拜。“你不服气不行啊!铁道兵就是英雄汉啊!”

  铁道兵!襄渝线!

  铁道兵修建襄渝铁路在全线共部署了8个师、6个师属团、2个独立团,总计23.6万兵力。8个师是铁道兵第1、第2、第6、第7、第8、第10、第11、第13师;6个师属团是第11、第20、第21、第23、第60、第70团;2个独立团是汽车团、机械团。这8个铁道兵师的师部都在襄渝线上。修建襄渝铁路的8个铁道兵师分别来自:1、成昆线。铁道兵第1师、第7师、第8师,第10师;2、越南战场回国。铁道兵第2师、第13师;3、东北大兴安岭。铁道兵第6师。4、福建。铁道兵第11师。

  铁道兵11师所属的4个团全部在秦岭山脉地区,由东往西:55团在安康县关庙,53团在安康县五里,52团在安康县岚河,51团在安康县流水。这就是我们拉练要走的路线。

  

  实战演习

  

  日落,天黑。拉练部队强行军到达某团驻地。

  次日清晨,走出营房不远,就看见连队的施工工地。一个年轻的战士,脸上挂着怯怯的笑容和我对望着,身上穿着破棉袄,腰间扎着一根导火索。他的背后是黑洞洞的隧道口。(这个笑容,这幅情景,萦绕在我的脑海中几十年,刻骨铭心。)施工连队年轻的战士们围着我,说着各地的方言。我第一次看到“志在四方”的铁道兵的施工工地,第一次看到铁道兵战士浴血奋战开凿的隧道。战士们纷纷告诉我“逢山凿路,遇水架桥”的艰巨和危险。有一个记忆我永远不能忘怀——那个农村小战士入伍到连队后,再也没有走出过秦岭大山。连一张佩戴着帽徽领章的军装照片都没有,就牺牲在施工的隧道里!!

  拉练部队要在某团驻地附近搞一次“实战演习”。演习的科目是“攻占主峰”。“主峰”是汉江边一个坡度很大的小山岗。“红军”是攻击方,“绿军”是阻击方。我的任务是和男兵组成担架队,抢救战地伤员,转送伤员到战地救护所。

  “砰砰砰!”三发信号弹升空后,实战演习开始了。

  红军匍匐前进,通过了山岗前一块“开阔地”后,借助树木山石等自然掩体,迂回向山顶进攻。俯身冲锋的红军中,有一个身材魁梧的大个子,屁股撅得比头高,特别显眼,那是师部参谋排的大个子参谋。红军的进攻,遭到了绿军的激烈抵抗,枪声四起。红军有人“中弹”倒下了。我们救护人员站在山下,紧张地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该冲上阵地把伤员抢下来。大个子参谋真英勇!“中弹牺牲”好几次了,仍然在“噼噼啪啪”的枪声中一跃而起,“嗷嗷”叫着向主峰冲击……

  我和担架队的男兵冲上了阵地,按照战前紧急磋商的“战略”,挑了一名小个子“伤员”,放到担架上,抬起就跑。山岗坡很陡,没有路,灌木乱石绊脚。我们这一组担架队的2个男兵身强力壮,抬着小个子伤员健步如飞。就在我很得意地跟着跑时,险情发生了!也许是坡太陡了,也许是抬担架的男兵劲太大了,也许是伤员个头太小了——伤员竟被从担架上“颠”出去了,落在一丛灌木上“挂花”了!手上出血了!!假伤员变成了真伤员!!!背了一路的药箱第一次有了用武之地,我按照战地救护规程,严格清创,创面敷上无菌纱布,最后用绷带固定。

  小心加小心,我们抬着伤员,一路快跑回到战地救护所。出乎意料,我们竟然是最早到达战地救护所的担架队!!

  但是,把假伤员弄成了真伤员,我们都很内疚。我给这个弄假成真的伤员报了病号饭。

  历史将永远铭记:铁道兵是共和国历史上唯一“养兵千日用兵千日”的军队!

  铁道兵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的一个工程技术兵种,战时,担负战区的铁路抢修、抢建任务,保障军队的机动和作战物资的输送;平时,主要参加国家铁路建设。

  从1948年7月5日解放军组建铁道纵队,1949年5月16日,中央军委正式发布命令,将第四野战军铁道纵队扩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团以来,铁道兵为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援越抗美战争和共和国铁路大动脉建设立下了不朽的功绩。

  

  看“女解放军叔叔”的老大娘

  

  拉练部队休整。

  “一号首长”做实战演习总结。“一号首长”诙谐幽默的点评又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大个子,整个演习阵地就看你的屁股了!你身上那么多白点,牺牲多少回了?还往上冲?!

  这是只有二十几户人家的自然村,间间农舍散落在山坳间。

  演习总结会在村里的打谷场上,“一号首长”坐在一张简陋的桌子后面。朝阳投射在他的身后,像一块明晃晃的幕布。在一抹阳光中,一个人的剪影越走越近,越来越清晰……一位山村老大娘一步一步走到“一号首长”旁边,手扶着桌子,向台下张望。老大娘穿着一身崭新的衣服,头上插着一朵花。台下的战士们都被这意外发生的情况惊呆了,整个会场霎时间肃静无声。

  站在打谷场边的村干部跑上来“扶住了”老大娘,满脸的“阶级斗争”。随着和老妈妈的对话,村干部严肃的脸阴转晴,他大声地告诉我们,赶了几十里山路的老大娘是来看“女解放军叔叔”的!我的心受到了强烈的震撼!十几位女兵全体起立,双眼闪着泪花,举手向老妈妈敬礼!!

  演习总结会结束,部队在村子里开展“拥军爱民”活动,战士们深入到各家各户做好事:劈柴、挑水、扫院子……我背着药箱“送医送药”。小山村中上了年纪的老人不多,老大娘的人数比老大爷多一些,这些老人多数患有慢性支气管疾病,冬季寒冷潮湿,往往导致咳喘加重。看着佝偻着身子,喘不上气来的老人,我很难过却无能为力。我带的多是常见病多发病的药品,只好给老人们留下一些抗菌素。山村的大嫂们非常好客,围着我问长问短,用手捻捻我的绿军装,摸摸红领章。她们多数不识字,药品的用法和用量要反复的说很多遍。好在我带的药品多数是中成药纸袋装的水丸,袋子上都有药品说明,家里只要有一个人识字就不会吃错。一药箱的药很快就见底了,看着更多的、没有拿到药的乡亲们,我直后悔没有多背点药品来。

  我在村子里“巡视”,想帮着乡亲们做点事,可是每户人家都有战友们忙碌的身影。转悠一大圈,好不容易才发现村边有一户农家的院子还没有扫,这下可把我高兴坏了,我找到笤帚,卖力地扫起来。我把院子里散放的柴火拖到院墙边码垛好。就在我忙得热火朝天的时候,看见大个子参谋挑着一担水兴冲冲地进了院子,把水倒进水缸里。一个大爷跟在他身后,不住地夺他的扁担。可能是大个子参谋急于将功折罪,洗刷实战演习上“只露屁股不露脸的耻辱”,倒完水,又挑着空桶一溜烟地跑走了。一担水,又是一担水,直到把2个水缸挑满。

  一个喊声由远至近,一位村干部急急的奔进院子,嘴里嚷着:大军,大军,忘记说了,这家是地主!话音刚落,大个子参谋已经跳出院门不见了。走出院子时,我回头望了一眼那个大爷,惊恐不安的他正在接受村干部的“教育”。我在想:这么穷的小山村也有地主啊?

  

  我是“女解放军叔叔”

  

  宣布拉练结束的那天是元旦。经过拉练的洗礼,女兵们以全新的姿态迎来了划时代的新年。

  拉练部队在某团驻地举行新年夜会餐。会餐吃饺子。大家动手,聚在一起包饺子。我不吃肉,炊事班特地给我包了白砂糖馅的饺子。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吃这么奇怪的饺子,薄薄的饺子皮里,包着一肚子没有溶化的白砂糖,吃在嘴里“咯吱咯吱”响,齁甜。

  夜里,轮到女兵站岗。站岗守卫的是拉练部队的2辆篷式解放车。拉练路上,这几辆大解放或前或后的穿行在行军的队伍中,有时还能看见病号和掉队的战士坐在车上。

  下半夜,我和两个个女兵被叫醒,去换班站岗。秦岭的冬夜寒风凛冽,我们背着枪,不停地来回蹦跶,还是被冻得直打哆嗦。我们仨开始围着大解放跑步,跑了十多圈后,身上逐渐暖和起来。身上慢慢热乎了,心眼儿也慢慢活泛了:大解放上装的是什么呢?篷布盖得那么严实。爬上去看看吧?于是,一个女兵在车下“站岗放哨”,我和另一个女兵爬上了大解放。车上黑咕隆咚的,我俩同时打开手电筒,“集中火力”进行侦查。哇!那么多那么多饼干和牛肉罐头!我的肚子像在打招呼“咕咕”地叫起来……我俩不约而同的“运”了一些饼干和牛肉罐头,递给在车下站岗放哨的女兵。

  我们撒欢似地跑回营房,把女兵通通从热被窝里轰起来吃“战利品”。有的女兵眼睛实在睁不开,就闭着眼睛吃。听见大家都说牛肉罐头香,我忍不住也吃了一块:真香啊!!!(这个香味伴随我走过了几十年蹉跎岁月!)

  拉练途中,受到拉练官兵团结奋进群情激昂感染的我,不时有一些朗朗上口的诗句沸腾于胸臆,脱口而出。我记在小纸头上,交给沿途为行军战友鼓舞士气的宣传队诵读。这些诗句中也有豪言壮语:秦巴踏雪汉江欢,荷枪拉练路途艰。呼山唤水夺其志,踢破青天走三线。(注:山和水特指秦巴山和汉江水。三线特指襄渝线。)

  完成拉练任务回到师医院后,我在全院大会上作了题为“女兵拉练”的演讲。我讲了翻越秦岭;我讲了紧急集合;我讲了实战演习;我特别动情地讲到了老大娘步行几十里山路只为看一眼“女解放军叔叔”。在我演讲的台下,一排排小板凳上坐着女兵,她们目不转睛地看着我,全神贯注地倾听着。在这些女兵中,有铁道兵司令员的女儿,有铁道兵副司令员的女儿,有兵部参谋长的女儿……

  我骄傲!我是铁道兵女兵!我骄傲!!我是“女解放军叔叔”!

  

  本文部分篇章被收录于由解放军出版社出版发行的《苦乐年华——铁道兵女兵风采录》



全部评论(0)
  • 游植物园有感之二松 柏去北京植物园,我必去松柏区,花可以不看,也要去松柏区转转。一来那里特别幽静。二来,我喜欢闻松节油的香味,松节油杀菌,净化空气,对人有益。三来我从小喜欢松,入伍后一头扎进长白山原始..

    浏览:111次 评论:0
    2018-09-29 10:03
  •     盛夏时节骄阳似火,松原会友同样火热。  四川威远,湖北广水;战友结伴声势浩荡,踏歌而来不同寻常。  再看松原那厢,已是一片匆忙;奔走相告,喜出望外,列队相迎,引颈张望。  气魄酒楼,宽敞明亮,丰..

    浏览:75次 评论:0
    2018-09-21 13:23
  • 诵读古人苏轼一首传世千古名词王旭华  2018中秋  据说,约在1千年前,有个叫苏轼(即苏东波)的古人在山东省济南当市长。  有一年过中秋十五节,他和几个随从到市区最大、最多人去游玩的“大明湖”划船嚼食..

    浏览:149次 评论:0
    2018-09-18 15:29
  • 随着中秋、国庆佳节的临近,假期坚守岗位不能回乡的员工,又将被“乡愁”烦扰了,轻者破坏情绪,重者引发安全事故,需要各级组织和领导引起关注,巧施爱心予以缓解。“每逢佳节倍思亲”,“乡愁”源自离家在外担负施..

    浏览:60次 评论:0
    2018-09-18 12:34
  • 坚守铁的情怀 1978年的春天,我刚上初中,家乡通火车了,靳老师带着我们班学生一起去看火车,经过一个半小时的步行,我们才来到了铁路附近,可是,我们来晚了,铁路旁边已经站满了看火车的人,我们年龄小,老师..

    浏览:93次 评论:0
    2018-09-03 12:32
  • 钓鱼乐我好玩。而且玩什么都要玩出个名堂。前些日子,我写了个养花的小品,即养刺头——仙人球,想不到得到许多人的点赞。趁着高兴,我再说个钓鱼乐的事。我从小就爱钓鱼。我生长在青岛海边。寒暑假没事,我不在家里..

    浏览:106次 评论:0
    2018-09-02 21:38
  • 成求仁烈士与襄渝线“大成隧道洪水倒灌”林建军猎猎的铁道兵军旗,红灿灿,军旗下有你青春的容颜。  成求仁——一个闪闪发光的名字,铁七师34团的年轻战士,铁道兵的一等功烈士——为战友将宝贵的生命奉献..

    浏览:116次 评论:0
    2018-08-18 21:36
  • 弘扬铁道兵精神必须坚持实事求是许钧华铁道兵自诞生之日到告别军旗有整整三十五年的光辉历程,期间涌现出杨连第、张春玉、梁忠孟等许许多多英雄模范人物,也有杨连第连(一师一团一连)等许多先进英雄模范集体。他们..

    浏览:281次 评论:0
    2018-08-14 09:15
  • 不散的军魂——致原铁道兵三师战友(朗诵诗)  我们曾经当过铁道兵,  终生无悔,永世为荣。  不散的军魂把我们紧紧凝聚,  我们仍然是祖国的钢铁长城。  虽然我们早已复员、转业,  可谁不认为:我现在..

    浏览:194次 评论:0
    2018-07-31 07:47
  • (杨虎生)沙特当地时间7月13日上午,中铁十八局沙特公司总经理徐浚、党工委副书记兼工委主任李鸿均等领导带领工作人员,给利雅得地铁项目部正在施工的中外籍员工送去了板蓝根、藿香正气水、茶叶等防暑降温用品。这..

    浏览:184次 评论:0
    2018-07-25 13:02
作者专栏
  • 河边草

    注册时间:2007-10-29 06:52

  • 老田地

    注册时间:2010-08-14 19:11

  • MM听雨

    注册时间:2008-05-25 11:38

  • kss

    注册时间:2007-11-03 21:42

  • 2604746963

    注册时间:2013-01-18 16:03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