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篇》之铁道兵重庆烈士陵园
2018-03-23 20:33:46 浏览:292次 【

  《寻找篇》之铁道兵重庆烈士陵园 

(2012-06-28 14:05:43)转载▼

  标签: 铁道兵 襄渝铁路分类: 寻找拜祭烈士陵园

  这是襄渝线上唯一一个前缀有“铁道兵”三个字的铁道兵烈士陵园。

  有资料显示:在社会主义和平建设年代,铁道兵在极端恶劣的自然条件和地理环境下施工修路,付出了巨大的生命代价。自1954年以来,共伤亡6万余人;其中有6600多人牺牲,近54500人负伤。每当一条新的铁路线竣工,列车在崇山峻岭中奔弛时,倾听声声汽笛的,却是那些长眠在铁路沿线的铁道兵烈士。

  在许多大的铁路建设工程中,铁道兵部队常以师为单位,为牺牲的烈士们建一座陵园。据统计:在襄渝线上的每公里路轨下,就有2名牺牲者。由于铁道兵在修建襄渝线的工程中牺牲惨烈,所以在襄渝线沿途,铁道兵烈士墓随处可见——在大山里,在汉江边,在隧道前……以团为建制设立的烈士陵园也很多,但是都统一称为“烈士陵园”,而不是铁道兵烈士陵园。

  “铁道兵重庆烈士陵园”坐落于重庆市合川区三汇镇内的康佳村,位于襄渝线旁的一个山坡上,紧邻着一条公路。原来称作“三汇坝烈士陵园”。这里安葬着主要是铁道兵6师修建襄渝线牺牲的17名烈士。烈士陵园里有铁道兵一等功荣立者黄景志烈士的墓。

  据说合川县火车站附近,还有七八座散葬的烈士墓没有迁到烈士陵园里来。

  我是随“重走襄渝寻梦之旅”的战友们一起前往铁道兵重庆烈士陵园的,时值2010年农历九九“重阳节”。午饭后,20余名战友在驻地门前集合,登上了租来的大客车。

  铁道兵重庆烈士陵园距我们下榻的重庆渝中区工会大厦酒店85公里。大客车一出城,就走错了路。

  柏油路跑了没多久,就拐入了一条正在修筑中的坑坑洼洼的石渣路。浸满黄色泥水的大坑小坑一个连着一个,大客车就像在风浪中逆行的船,左右摇摆着向前行驶。渐渐,道路两侧出现了葱绿的高山和幽深的山涧。行驶中,不断有尖锐的金属刮蹭声从车外传来,后来,变成了闷雷似的敲击声。战友们从昏昏欲睡中惊醒,警惕地向车外望去。司机在一个平坦处停住车,下车查看。只见车头保险杠和车底盘已经面目皆非,司机蹲在地上心疼得直叹气。这时离我们开始出发已经过去了3个多小时,就在此时,我们才知道走错了路。在进退不得中,只能选择前行。

  前行的路渐渐隐入了大山,路越走越窄,有的地方坡道很陡。我坐在前行方向左侧的车窗旁,忧心忡忡的望着道路下深深的山涧和黑幽幽的悬崖。在一些地方,我看到大客车紧贴着窄窄的路边,左侧车轱辘几乎是悬空驶过时,心不由得揪紧了。我又想起了当兵时坐军车翻越秦岭的情景。在急转弯和险道上,军车经常是一侧轱辘着地飞驰而过。那时候,心也是这样紧揪着。

  不到2个小时的路程,我们走了近6个小时!待终于赶到铁道兵重庆烈士陵园时,天已经开始蒙蒙黑了。烈士陵园前的公路边,站着几个人,手里拿着花圈。后来知道:这是权德宽和王世安战友,他们是原铁道兵8师39团68年的兵。权德宽战友的家以前距离重庆铁道兵烈士陵园一华里左右,为了长眠的铁道兵烈士,他特地将家搬到了距烈士陵园仅50米的山脚下居住。平日里经常上山清扫陵园,陪烈士们说说话。

  战友们下了车没有停留,举着花圈向烈士陵园攀登。

  去往烈士陵园的路在一条两侧有着水泥路坎、车水马龙凹凸不平的乡间公路弯道旁。一个水泥柱子上挂着一块长方形古蓝色的牌子,怒放的黄色山花簇拥着柱子。牌子自上而下刻画着——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  红五星  重庆烈士陵园。牌子上的落款从右至左依次书写着—— 铁道兵重庆战友联谊会二00八年清明。

  经过有关采访,我得知:2006年8月1日,黄景志烈士的妹妹黄景芝战友曾经重返重庆三汇坝烈士陵园祭奠。那时,烈士陵园杂草丛生,去往烈士陵园的台阶长满了青苔。黄景志烈士墓的墓冢移位,长满了青草,墓冢的裂缝可搁进去一块砖头。

  铁道兵重庆战友联谊会筹委会成立后,有战友提出来烈士墓的修缮问题。当时,华祥选是筹委会副会长,牵头带领多名战友和民工,重新整修了烈士陵园的门亭和烈士墓。拓宽了通往陵园的道路,道路两侧栽种上青松和翠柏。铁道兵重庆战友联谊会筹委会提出了将三汇坝烈士陵园改名为“铁道兵重庆烈士陵园”的动议。2008年4月4日的清明节,铁道兵重庆战友联谊会筹委会的几十名战友在会长薛方全的带领下,祭扫了“铁道兵重庆烈士陵园”。

  在一片暮色苍茫中,我用镜头追着战友们的背影,拍下了烈士陵园大门的远景。

  铁道兵重庆烈士陵园的门由一对四方形尖顶的亭子中间抬着一块匾额组成。一对亭子抬着的白底匾额上,用土红色的字书写着:铁道兵重庆烈士陵园。匾额下方就是烈士陵园进出的门。匾额相对两边的亭柱上有一幅对联;右联:为有牺牲多壮志。左联:敢叫日月换新天。对联也是土红色的,由于风雨的侵蚀,对联的上半部已经从柱子上剥脱。

  一对亭子为土红色,每个亭子有4根土红色的柱子。亭子的尖顶上有一个土红色的圆球,亭子顶部的四个角弧度很大的向外上方翘起。亭顶的琉璃瓦也是土红色的,在暮色中熠熠闪烁。

  从公路边去往烈士陵园的混凝土梯道很长,掩映在翠柏和黄色的山花中。开始每隔6-7级台阶就有一个平台,但是越往上走,相连在一起的台阶就越多,梯道也越陡。在距离陵园门还有两进台阶的梯道左侧,一块石碑立于杂乱的灌木丛中,石碑上刻着粗黑的笔触——“烈士陵园”。(后来,我在铁道兵重庆战友联谊会秘书长杨秀康战友所摄的照片里看到,碑文还有落款:中国人民解放军八七一二隊队一九六九年……后边的字就看不清了。这是铁道兵六师26团当年建设烈士陵园时立下的石碑。)

  进入陵园门后,再上10几级台阶,才是园区,烈士陵园的全貌一览无余。

  烈士陵园不大,四周有不足半人高的厚实的围墙,沿围墙栽种着四季常青的柏树。园区内有上下两排烈士墓。下排烈士墓一共有6座。下排和上排烈士墓相距很远。

  上排烈士墓在烈士陵园后部的山崖上。水泥铺地的路逐渐伸展到山下一个石阶梯道前,登上约20级石阶,是一层用石块依山垒砌的高崖墓园。这里排列着7座烈士墓。

  进入烈士陵园,迎门的是黄景志烈士墓。墓碑上有一颗五角星,依然鲜红。墓碑正文:黄景志烈士永垂不朽。墓碑抬头:黑龙江省桦南县驼腰子公社西河大队人  生于一九四六年十一月十七日,于一九六九年六月七日因公牺牲。生前历任战士、副班长,班长等职。墓碑落款:中国人民解放军八七一二部队一九六九年十月七日立。

  战友们称黄景志为英雄,他是铁道兵一等功荣立者。一九六九年六月七日,为抢救战友牺牲于烂田湾隧道施工的大塌方中。在黄景志烈士牺牲的当年,烈士的妹妹黄景芝接过哥哥的枪参军入伍。部队举行了盛大的授枪仪式。授枪仪式是在26团举行的,授枪仪式后,黄景芝在铁六师医院开始了她的军旅生涯。铁6师为英雄出了一本宣传册,内容是黄景志烈士的英雄事迹以及有关的报纸社论和短评。在这些宣传材料中,大量转载了黄景志烈士的个人日记。

  向英雄的妹妹黄景芝战友致敬!40余年后,我有幸看到了黄景芝战友珍存的这本宣传册的复印件。反复敬读这本不大的宣传册,英雄黄景志的形象在我的面前越来越清晰,越来越高大——“黄景志同志无限忠于毛主席。在他的一生中,一贯为革命艰苦奋斗,高度发扬了共产党员,革命战士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为了抢救阶级兄弟,曾两次不惧危险,出生入死。入伍四年曾十次受奖,年年被评为五好战士。他所在的班从一九六七年组建以来,一直被评为四好班,并被树为连里的标兵班。”“在施工战斗中,八班长黄景志是一员虎将。”“他,为革命刀山敢上,火海敢闯,关键时刻,临危不惧,挺身而出,毅然献出自己年轻的生命,实践了他‘为了解放全人类,我纵然倒下去亦在所不惜’的钢铁誓言,为我们树立了又一个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光辉榜样。”

  在这本宣传册里,我看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八七一一部队委员会关于宣传和学习黄景志同志先进事迹的决定”。这个发布于一九六九年七月十六日决定中说:“为表彰他的先进思想和先进事迹,部队党委决定给黄景志同志追记二等功,并号召部队全体指战员向他学习。”我看到了《铁道兵报》题为“为人民乐于吃苦  干革命不怕牺牲”的短评。我看到了《重庆日报》发表于一九六九年八月二十日题为“一不怕苦  二不怕死”的社论。我看到了题为“胸怀朝阳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记六连班长,共产党员黄景志同志舍己救人的英雄事迹”的文章。文章结尾的最后一段话是“英雄黄景志英勇牺牲了,但他的光辉形象却永远活在人们的心中,激励着人们奋勇前进。最近,铁道兵党委批准给黄景志同志追记一等功,并号召全体指战员学习他无限忠于毛主席,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彻底革命精神。”

  在上述的这些文件中,反复宣传和赞扬了英雄黄景志“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勇于奉献的革命精神。

  英雄黄景志是黑龙江省桦南县一个普通农民家庭的儿子。1965年从东北应征入伍,部队先是在大兴安岭,1968年到襄渝线。在题为“胸怀朝阳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记六连班长,共产党员黄景志同志舍己救人的英雄事迹”的文章中,我看到了如下惊心动魄,撕裂心扉的描写——“……此刻,他正在排架上弯着腰,全神贯注地用钢钎处理隧道顶部的险石……

  突然,隧道顶部微微一震,一块碗大的石头唰地一声掉了下来。紧接着,碎石夹杂泥土纷纷下落。“不好!”黄景志马上意识到这是大塌方的信号。怎么办?时间不允许他有半点犹豫。他当机立断地命令:“同志们快撤!快!”战士们迅速撤出了洞外。

  就在这一瞬间,石头越落越猛,许多根五十厘米粗的支撑木支起来的排架,被压得“嘎嘎”作响。一场大塌方眼看就要发生了!时间就是生命!

  就在这一瞬间,黄景志以惊人的敏捷,从两米多高的排架上唰地跳了下来,只要再向前跨出几步,就可以脱离险区,但猛抬头,只见副班长乔明玉还双手紧握风镐,嘟嘟嘟地正与岩石酣战。由于风镐轰鸣,他压根儿没有听到班长喊撤的命令,更不知这突如其来的险情。就在这万分危急的一瞬间,黄景志猛地一个箭步跨到乔明玉跟前,从他手里夺过风镐,用尽全力,把乔明玉向洞外猛推过去……

  ……

  几乎就在这一推的同时,山崩地裂,轰然巨响,隧道顶部五十多立方米、约二十万斤重的土石,以泰山压顶之势倾泻而下,压断了支撑排架,劈头盖脑地塌了下来,我们的好班长黄景志为了抢救战友英勇地牺牲了。在人们面前呈现出一幅感人肺腑的永远难忘的壮丽情景:黄景志用他宽阔的身躯,扑在昏迷过去的副班长乔明玉的身上,用自己的身子挡住塌下来的石头和木料,掩护着战友的身体。副班长乔明玉身上一点没有受伤,那只从乔明玉手中夺过来的风镐还被黄景志的两腿紧紧地夹着,完好无缺……”

  黄景芝战友找到了爸爸留来下的关于当年的资料——当时隧道发生大塌方,班长黄景志吹哨子,通知战士们出来。经过清点,还缺2人。一位是副班长乔明义,还有一位战士。黄景志返身进入隧道,就在即将出隧道口的时候,一块巨石落下来,黄景志将那位战士推了出去,又趴在副班长乔明义的身上……黄景志被木柱子重创头部,当时还有微弱的呼吸。那位山东籍姓冉的战士倒在黄景志身边,下肢骨折。

  铁道兵重庆烈士陵园烈士墓冢的气魄和规模是襄渝线上烈士陵园中最宏大的。

  在厚重的石料底座上,烈士墓冢由4层或5层或6层石料圈砌而成。冢围很大。冢顶气势磅礴——造型如华盖般壮美!也是在厚重的石料底座上,屹立着烈士墓碑。凝神肃立在烈士墓前,我似乎看到了负重的龙之子赑屃。

  一种豪情从心底涌出,我激动不已!

  铁道兵烈士就是中华民族的龙——永远腾飞在共和国的天空!!永远腾飞在铁道兵战友的心海!!!铁道兵烈士墓就是铁道兵的图腾——永远神圣!!永远辉煌!!

  战友们在烈士墓前列队敬礼,默哀。敬献花圈,燃烛焚香。一瓶瓶美酒,似汩汩清泉,润湿了墓园。燃尽的纸灰,似翩翩飞蝶,随风飞舞。

  我在暮色中用闪光灯拍摄。

  我看到战友们登上了在高崖上的烈士墓园,把“全国铁道兵战友重返襄渝铁路”的大红横幅悬挂在柏树上。我用镜头将画面尽量拉近,力图尽可能地拍清楚这个场景。就在这一瞬间,天完全黑了!眼前模糊的影像,变成了摇曳的光影。

  大山里的黄昏真是神奇!天说黑就黑透了!黑的这么快,黑的这么彻底。不容你犹豫,不容你思考。我在战友们祭奠烈士墓的间隙里,加快了拍摄速度。我有点手忙脚乱了。

  迎着战友们离开的队伍,我攀上了高崖,在烈士墓前的烛光和香火的亮点里拍摄。我屏息聆听着战友们越走越远的声音。渐渐地,周围一片静谧,只有天籁之声。

  按照惯例,每座烈士墓我必须要拍照3张以上。

  在烈士墓前微小的烛光下,我全神贯注地拍照。一座烈士墓,又一座烈士墓。我的心在发慌,因为我没有和任何战友打招呼,战友们会不会拉下我走了啊?!

  插在烈士墓前的小蜡烛(蜡烛很细小,粘在竹签上。)很快就一一熄灭了,墓园里一片漆黑,只有点点的香火忽明忽暗。借着香火的光亮,我开始凭感觉进行拍摄。几乎也是在同一瞬间,墓园里的香火全部熄灭了,我的眼前只剩下了黑暗。

  我开始用手去摸索墓碑。摸到墓碑后,我在心里估算着拍摄所需要的距离,一步一步向后退,然后盲拍。我的精神高度紧张,眼睛努力地睁大,盯着看不清的前方。我的手不由自主有些颤抖。我在心里告诉自己:“稳住!多拍一张!再多拍一张!!”为了能留下烈士们英名的清晰画面。

  在此,我按照所拍摄到的烈士墓碑照片,写下烈士们的英名:

  姚景山烈士

  张建荣烈士

  黄景志烈士

  詹万华烈士

  张鹏飞烈士

  李桂臣烈士

  杨洪林烈士

  张发林烈士

  高振峰烈士

  骆开兴烈士

  杨德超烈士

  林  清烈士

  林金桂烈士

  林金桂烈士的墓碑,是我盲拍的最后一张烈士墓碑照片,画面中,墓前的香火完全熄灭了,没有一丝光亮。

  我没能拍完所有的英烈墓碑。

  在拍完林金桂烈士墓后,我触摸到了在林金桂烈士墓右侧的那块烈士墓碑,按照此前的拍摄经验,我向后退去,却一脚踩空了!我的后方是崖壁……我拿着相机的右手,本能的向黢黑的夜空抓去,抓住了一丛灌木……

  我的相机被灌木枝条划得伤痕累累,镜头里留下了一串五彩斑斓的光环……



全部评论(0)
  •   湖南日报记者 邓晶琎 傅汝萍  通讯员 陈艺  阴阳相隔42年,益阳南县的杜征兵终于找到了哥哥杜三元的墓地。  几天前,杜征兵四兄弟来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静县烈士陵园,他们取出从家乡带来的一捧土,撒在..

    浏览:54次 评论:0
    2018-08-16 09:43
  •   建军九十周年纪念的时候,看到纪录片《难忘铁道兵》,那个永不忘怀的场景再次浮现在我眼前——  1983年12月31日,上午9时,某机关广场军旗飘扬,团部和附近单位全体官兵肃穆挺立。团政委面对涕泪纵横的队伍宣..

    浏览:77次 评论:0
    2018-08-11 12:18
  • 《寻找篇》之安康烈士陵园  2010.10.15从北京出发,在北京西客站乘车南下。从列车途经湖北襄樊开始,我正式踏上了襄渝线。  安康现在是地级市,我到达安康时,是次日的下午。安康火车站是襄渝线上的大站,所有路..

    浏览:300次 评论:0
    2018-07-22 03:54
  •     本报漳平4月9日讯(通讯员毛靖杰  王秀秀 杨  蕾)4月5日,清明节当天,中铁十七局在闽项目职工代表从四面八方赶到铁道兵英雄龙均爵烈士陵园,开展清明节祭扫铁道兵英雄龙均爵烈士墓活动。  祭..

    浏览:78次 评论:0
    2018-04-05 12:07
  • 三秦都市报—三秦网讯 (记者 张晴悦)自从2010年前后偶然看到那6座早已风化的烈士墓,汪涛就多了一个心愿——帮这些长眠在异乡的烈士寻找他们的家人。8年过去了,他为完成这个心愿做了不少努力,但却发现这样被亲人..

    浏览:103次 评论:0
    2018-07-04 14:04
  • 特别关注||昨天你用生命捍卫我们,今天我们用法律保护你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27日下午全票表决通过了英雄烈士保护法,英雄烈士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受法律保护,禁止歪曲、丑化、亵渎、否定英雄烈..

    浏览:1543次 评论:0
    2018-04-27 22:49
  •     丰碑巍峨,浩气长存。2018年4月4日,中华社会文化发展基金会铁道兵文化公益基金、北京铁道兵文化联谊会组织北京铁道兵各师的代表驱车100余公里,到北京平西烈士陵园祭奠烈士,缅怀在修建京原铁路中..

    浏览:1765次 评论:0
    2018-04-05 19:58
作者专栏
  • 河边草

    注册时间:2007-10-29 06:52

  • 老田地

    注册时间:2010-08-14 19:11

  • MM听雨

    注册时间:2008-05-25 11:38

  • kss

    注册时间:2007-11-03 21:42

  • 2604746963

    注册时间:2013-01-18 16:03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1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