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渝线学兵难忘当年的五个故事
2018-05-02 12:35:02 作者: 来源: 浏览:1687次 【

襄渝线学兵难忘当年的五个故事

2018-05-01 高宗魁 山峡人

资料图(下同,署名除外)


襄渝线学兵难忘当年的五个故事

   

  (三线学兵是一个特定历史名词。上个世纪70年代初,陕西省动员25000名初中毕业生,到秦巴山区修建襄渝铁路。襄渝铁路当时是中国三线建设重点战备工程,代号2107工程。在施工中,这些学生连队大部分直接由铁道兵各团直接管理,小部分由铁道兵各师直属营直接管理。学生民兵连队当时在襄渝铁路建设工地一般被简称为“学生连”,也有被简称为“学兵连”的。学生民兵连队退场后,社会上一般称之为“三线学生连”或“三线学兵连”。当年铁道兵47团的学兵高宗魁,最近连载式发在仙台国学天地的5个小故事,感人至深,令人难忘。)



一次难忘的演出

 一九七二年十月的“大会战”开始以后,各连队的施工进度都保持着高速度的增长,在安全方面,也没有出现大的事故。这期间,营部的几位首长都下到了基层,经常是“连轴转,”基本上是见不着面。我们宣传队也是坚持天天下连队到工地演出,从营部到罗家岭隧道,再到展园隧道,随后,又到一中队的蜀河隧道及汽车连,都留下了我们二中队文艺宣传队的足迹。

 记不清我们已经是连续演出了多少个夜晚,反正天天晚上是午夜前没有睡过觉,第二天上午九点又集中排练,大家都有点人困马乏、疲惫不堪。大约是十月下旬的一天上午集中后,滕班长很兴奋地说:“教导员通知,团长要我们营宣传队明天晚上去团卫生队慰问演出,今天抓紧时间好好排练一下!”

 一听此言,大家的困意顿消,受到鼓励的高兴和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所有的人都显得异常活跃。于是,迅速确定了所要演出的节目,并紧张排练了一遍后,滕班长宣布:“从现在起开始休息,明天下午两点准时集合。卫生队的这场演出,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第二天下午,全体人员都提前赶到了营部大会议室。经过一天一夜的休息后,大家的精神都非常好,情绪也显得特别高。我们把演出的节目过了一遍后,又把所有要用的服装、道具等物品都检查了一遍,等开过饭以后,便乘上一台施工用的卡车前往团部卫生队。

 团卫生队位于蜀河隧道处汉江对面的蜀河镇,汽车只能开到一中队所在的汉江边。隔江望去,卫生队的那座白色房子,恰在蜀河与汉江交汇处所形成的那座高高的小山包上。我们下车来到江边泊着的几只小船旁边,这就是当时的渡口。一只小船载着我们,沿着宽阔的汉江顺流而下,然后慢慢地拐进了较窄的蜀河里,直接停泊在卫生队所在的那座山脚下。卫生队的几个战士已经在这里等着我们,他们帮着把演出用的乐器、道具搬了上来,领我们进了一间较大的办公室。放下东西后,我们出去看了一下演出的场地,然后回来就开始做演出前的准备工作。

 卫生队里一派干净、整洁的环境,我们所在的大办公室里,中间摆着一副乒乓球台,一圈方凳围在周围;正面墙上挂着一幅毛泽东主席的标准像,两边各是一条毛主席语录,整个屋子里洁白干净,庄重肃穆。看来平时是即作体育室锻炼身体,又作会议室进行政治学习。用现在的话来说,无疑是一个“多功能”的活动室。我们进来后,所有的道具、服装及乐器都顺手放在大乒乓球台上。然后,各人开始化妆,我坐在里面靠墙的一个写字台前熟悉一段乐曲。此时,屋子里因为有几个女队员,所以,那个热闹劲就甭提了,说话声、吵闹声及唱歌声交织在一起,气氛异常热烈。



 这时,卫生队的一个小战士送来了两支步枪,他给跟前的几位同伴打了声招呼后,把枪放在乒乓球台上就转身走了。因为我们的一个节目里需要两支步枪做道具,而在部队,枪是不缺的,因此,基本上是每到一地演出,都是“就地取材”,顺手取来两支就把问题解决了。在这方面,从来都是顺顺当当,没有出过事,但这次却差一点酿出一件前所未有的让所有人都心惊胆战、后怕无穷的非常事件,而且与我紧密相关。

 当时,我正背对着门口坐在墙角的写字台前熟悉一段乐曲,突然间,传来“砰”一声低沉而震撼的响声。顿时,吵杂声嘎然而止,整座房子里突然静得出奇。我也感到奇怪,便扭过头来看,却发现大家都面面相觑地看着我,我的两位队友也傻傻地看着我,其中一个手里拿着一支枪,脸上一副木然的表情。我再仔细一看,大家都以一种异样的眼光和表情看着我。

 我低头看了一下我自己,觉得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再转过身时,我才发现,在我刚才坐的对面的墙上,距我头顶约有一、二十厘米的地方,有一个黄豆大的痕迹……刹那间,我突然明白了过来:“刚才是一声枪响,而子弹就是从我的头顶上方飞了过去”,幸亏我是低着头,要不然,恐怕……后果真是不堪设想。想到这里,我才恍然大悟,明白刚才大家看我的那种奇怪表情,一阵后怕使我重重地坐了下来,而我的那两位队友此时已瘫坐在了地下……

 听到枪声后,正在外面布置舞台的滕班长立即冲了进来。他一进门就大声喊着:“出什么事了?”他先看到瘫坐在门口的两位队友,然后扫视了一下全屋,未发现异常,才问道:“伤着人没有?”大家都摇了摇头。待确认确实没有伤人以后,他才如释重负地说:“谢天谢地,假如你们谁要是如此‘光荣’了的话,我怎么向营首长交代?”然后,他又冷静地说:“谁都不许泄气,这事不怪大家,责任在我。要求所有人调整好情绪,演好这场节目是眼下最重要的任务……”

 卫生队的这起严重意外事件,给所有的人都敲响了一次警钟。从卫生队演出回来后,宣传队进行了认真的整顿和检查。同时,为防止再次发生以外,经过认真仔细的斟酌,决定把这个节目中用“枪”的那个情节做了简单的修改,无须再用枪做道具……

 这件事在我的心中留下了永不磨灭的影响,四十多年来,一直清晰地留在了我的心间,挥之不去,使人永难忘怀。



一包馒头渣

 1971年2月27日,我们五八四七部队学兵十二连二百二十五人在宝鸡县招待所集中,学习、训练了两天后,于3月2日乘专列离开虢镇,奔赴当时我们谁也不清楚的襄渝铁路建设战场。就在列车即将开车时,我的同学李峰的母亲给他送来了一包馒头。谁也没有想到,就是这一包平平常常、普普通通的家常馒头,却永远地留在了我的心中。

 我们在火车上坐了三天三夜,这期间,每天的两顿红烧肉、大米饭,吃得我们这些绝大多数未出过远门的毛头小伙子们,一个个欢天喜地、神采飞扬,车厢里充满了无忧无虑的欢歌笑语。此时谁也没有顾及这包馒头,更没有谁会想到,“饥饿”的威胁正在向我们逼近。

 3月4号凌晨,列车到达湖北六里坪后,整整休息了一天一夜。当时襄渝铁路从襄樊方向才修到六里坪,而公路也是铁道兵到来以后,才从半山腰上凿出来的,弯多路险,崎岖不平,勉强能走汽车。5号早晨吃完饭后立即集合乘汽车出发,经过整整一天的颠簸,天黑以后到达兰滩。前方公路未通,汽车无法行走,只有换乘“11号”了。几个连队的人在接待站草草地吃了一碗米饭后,整队出发“急行军”。这时李峰发现,提包里的馒头已变成了碎渣。他说扔了吧,带上是累赘。我一看,也觉得带上没多大用处,但转念又一想,这毕竟是粮食,扔了可惜。而且我们都有三年自然灾害的饥饿经历,也都深知糟蹋粮食是一种不可饶恕的罪过。


  再说,当时粮食凭粮票供应,是非常紧张的物资,就说还是带上吧,到驻地找个猪圈倒了,也算没有白扔。于是我们就轮流换着提着,跌跌撞撞地走了起来……黑夜里不知走了多长时间,前面传来“口令”:“到达驻地,停止前进!”夜色中,我们抬头看到了半山腰上有一排排房子的轮廓,等爬上山走到跟前以后,才看清是部队战士为我们临时搭建的帐篷。

 当时眼下是黑糊糊一片,也不知道是平川还是高山,大半夜的急行军,一个个都累的人困马乏,筋疲力尽,所以一进帐篷,倒头便睡。我当时把找猪圈倒馒头渣的事忘得一干二尽,也幸亏我的这位老兄同样是个窝窝囊囊的“马大哈”,不然,就不会有后头那个晚上令人难忘的故事了。

 第二天朦胧中听见了起床的哨声。走出帐篷一看,四面全是高山,脚下是滚滚的汉江,没有一点我们想象中宽阔平坦的迹象,当即一丝凄凉和忧伤涌上了心头。开饭了,我们的第一顿饭是部队九连炊事班做的——大米饭和炒白菜,吃的还比较理想。当天连里组建炊事班,由部队派两名炊事员帮助做饭。第二天我们就吃了一顿又糊又硬的夹生饭,接下来的几天也不理想。当时由于交通不便,运输困难,大量的工程设备急需运进来,生活物资就非常紧张,副食奇缺。我们连续吃了几天的咸菜、粉条,还有海带和压缩菜以及生一顿熟一顿的大米饭,这样过了五、六天后,普遍都有了一种饥肠辘辘的感觉。


 到驻地后的3月13号下午,全连集合去营部参加部队为我们举行的欢迎大会。我因为有一件崭新的军装而被连长指定为旗手,高举着学兵十二连的大旗,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也算是风光了一次。大会结束回到连队后,连长宣布自由活动,算是过三线的第一个周末。于是,我和李峰与另外两个同学相约去山顶闲谈。到山顶后,分别坐在几块石头上,眺望着眼前绵延不断的群山和脚下波光粼粼的汉江,大家的情绪都很低落,感到无限的惆怅……说了一会话后,就都沉默无语了。此时饥肠辘辘,饥饿难当。

 我突然想起那一包馒头渣,忙问李峰倒了没有,他才如梦初醒地记起了提包里的馒头,还在帐篷里搁着。顿时,我们几个都来了精神。于是赶紧跑下山来,在帐篷外的路边,我们席地而坐,等着他取来了提包,六只眼睛都焦急地看着他把提包打开。李峰先尝了一口:“没坏”,他激动地说:“真是谢天谢地,看来老娘想的确实是太周到了”。于是我们几个就如饿虎扑食一样你一把、我一把地吃了起来,于是这一包本该倒进猪圈的馒头渣无意中就成了我们的一顿美餐……虽然当时没有一丝咸菜,没有丁点佐料,但那个馒头渣的香啊,至今我都能想得起来……


 三十多年来,我经常想起饱餐“馒头渣”的那个美好夜晚,那是我三年学兵生涯中最美好、最快乐的记忆,刻骨铭心,永难忘记。——这恐怕就是人们常说的“饥不择食”的最深刻的切身体验吧……

 

 

一碗柿子酒 

 这件事发生在1973年2月15日深夜。

  1973年是襄渝铁路建设中最关键的一年。总指挥部要求各连队必须保证完成或超额完成当月的计划进度 ,因为这关系着襄渝铁路能否按时全线“顺利贯通”的伟大战略部署。 因此,整个铁路施工都非常紧张。这年的春节,是我们在襄渝铁路建设战场过的第二个春节,也是我们中的绝大多数人离开父母、离开家庭,在人民军队这个大家庭中过的第二个春节,确确实实是过了一个革命化的春节,所有连队只过了一天“年”,就投入了紧张的施工战斗。

  为配合部队施工,活跃军民的业余文化生活,并给一线的同志们鼓劲、加油,我们营部宣传队从春节前就集中、排练,并坚持每天晚上下连队、去工地巡回演出,为紧张施工的战友们送去些许轻松和欢乐。因此,我和瑞福、锦泉这段时间都是白天到营部,半夜回连队,基本上是每天都要往返一次。



  营部离我们连队有近五华里的路程,首先经过的是沙沟隧道出口。当时由于陕南山区没有通电,因此,尽管施工的地方都是机器轰鸣、灯火通明、炮声隆隆、热火朝天的沸腾局面,而在离开施工现场后,基本都没有路灯照明。2月15日深夜,我们三个结束了营部的演出以后,沿着公路返回连队。就在快要到达沙沟隧道出口时,突然听到路边有人呻吟。

  循声走近一看,路边的大石头旁躺着一个人,看样子好象是腿受伤了。我们忙问了情况,他说是民兵十连的。刚才在隧道里施工,被突然掉下的石头砸伤了右腿,由于施工现场人手紧张,因此,伙伴们给他做了简单的包扎后,先把他送出洞外,便又赶回去干活了。他拿了一根木棍,寻思着自己爬山回连队,无奈腿痛的厉害,所以他打算躺在这里等同伴们下班回来再说。



  听了他的叙述后,我们顿感胸中热血沸腾。看到他无法独立行走的痛苦状况,我们未加思索和商量,就不约而同地表示要把他背回连队,因为他们连队就在沙沟隧道出口的山头上面。这位民工听了后连连摆手:“要不得,要不得,你们学娃子够辛苦了,快回去休吧……”我们一听,才不理他。“说的轻巧,回去?我们可不是那种见死不救的胆小鬼”——这是当时我们共同的心声。于是我们简单商量了一下行走的方式,然后便不由分说,一个人背着,两个人在旁边护着,就开始行动了……



  虽然我们几个当时都已是十七、八的小伙子,在三线一年多的时间里,进山扛柴、背粮、扛水泥,山路也没少走,但如今是背着个伤员,走的又是深夜中的崎岖山路,不一会就已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好在我们有三个人,可以轮换着背,而且在这种危急时刻,人人都觉得浑身上下有着使不完的劲。一路上我们背的背,扶的扶,就这样轮换着向前走着……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终于看见了前面的灯光,他说那就是他们的连部。



  我们象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一样,顿时来了精神。快到门口时,正好从屋里出来了一个人(后来知道这是他们正在值班的连长)。他看见我们正背着一个人,便赶紧把门打开,把大家让进屋里。进屋后,我们把伤员慢慢地放在了一把椅子上,这时我们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伤员刚坐定,就哽咽着说:“连长,真是苦了这几个学娃子了,他们硬是要把我从洞口背回来。快给他们喝点水,”



  这位连长一边招呼卫生员护理伤员,然后又叫通讯员给我们打水洗脸端茶,还要安排炊事班为我们做饭。我们一听,顿感不安起来,便赶紧说:“连长同志,互相帮助是我们学兵战士义不容辞的职责,我们在一条隧道里施工,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决不能给民兵同志添麻烦,更不能再打扰炊事班的同志们了,我们不吃饭……”经过我们再三的推辞和谦让,连长说:“学娃子们,我非常感激你们的行动,不让你们吃一顿饭,我心里过意不去呀。”



  我们说:“这实在算不得什么,我们做的还不够。”说着我们就准备离开,连长说:“这如何是好,叫我们怎么感谢你们呢!”稍一停顿,他返身回屋,拎出了一个小塑料桶,又随手从桌上拿了一个粗瓷碗,边往里倒边说:“学兵弟兄们,实在对不起,没什么招待你们。这是我们陕南人自酿的柿子酒,请各位兄弟们尝一口,权且是我们的一点心意。”我一听,话说到这里,看来这个酒不喝就有点不近情义了。尽管我们还从来没有喝过这种自酿的酒,但也顾不得这些了。于是我接过酒碗,狠下心喝了一口,顿时一股辛辣、苦涩的液体咽到了肚里,但随之而来的却是苦涩中略带甜味的清香……



  这是我在近三年的学兵生涯中,也是我在人生旅途上喝的第一口农家自酿的酒。在三线,每逢过“八·一”、“十·一”及“元旦”、“春节”,连队都给每个班发好几瓶酒,我记得好象有“青梅”、“二锅头”等名酒。然而,对于这些酒,我都没有太多的记忆。而这口陕南人民自酿的柿子酒,尽管有点苦涩,更有点辛辣,但其后味中淡淡的清香和浓浓的情义,却清晰地留在了我的心间,叫人永远回味,永远怀念,永远思念那曾经战斗过的地方……



手推斗车修路忙

 1972年8月以来,襄渝铁路建设进入了攻坚阶段。由于地质环境的严重恶化,随着施工进度的不断加快,施工难度也在不断增加。我们铁道兵5847部队所在营承建的沙沟隧道发生了几次较大的塌方,造成了几次人员伤亡事故。沙沟大桥也进入了最艰难的施工阶段,所有桥墩都已浇筑到四、五十米以上,施工难度极大,且风险也在增加。这一切都给施工带来了一定的消极影响。

 面对这种情况,营党委指示文艺宣传队编排一台以“紧密结合施工安全实际、号召大家重视施工安全”为主题的文艺节目。以期通过宣传演出,提高大家对安全工作的重视,尽量减少和避免伤亡事故的发生。为此,营部宣传队于8月20日集中编排新节目。



 宣传队集中以后,滕班长(部队8连的一位班长,上海人)郑重地传达了营党委的指示,要求大家集中精力,群策群力,想方设法,认真排练,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拿出一台高水平、高质量的新节目。除为现场的战友们鼓劲、加油外,还要为即将到来的“十月大战”做好鼓动宣传工作。经过研究和考虑后,决定把创作、编写新节目的任务交给我和瑞福、锦泉三人,要求我们以最快的速度编写出几个紧密结合施工现场实际的节目。

 我们三个白天和大家一起排练,晚上我们创作节目。经过几天的思考和努力,我们先后写出了针对施工现场实际的表演唱《工地安全员》及以沙沟大桥为主题的诗朗诵《奋战六号墩》,还写了一个以学兵战士不畏艰难、扎根山区修铁路为主题的小歌剧《壮志凌云》。滕班长和队员们看了以后,觉得还可以,尤其是那个《奋战六号墩》,大家都感觉非常好。其中的许多词句,有一种豪情壮志满胸怀的磅礴气势,使人看了以后感到非常鼓舞和振奋。在得到了肯定以后,我们便抓紧谱写表演唱及小歌剧的乐曲。这对我们来说是比较难的事,因为我们谁都没有正式写过曲谱,但我们又不愿意走那个“唱老调、填新词”的捷径。为此,我们苦思冥想了两个晚上,小歌剧《壮志凌云》的唱段基本定型,而《工地安全员》的曲谱却一直不太理想。


全部评论(0)
  • 中国是基建大国,铁路是国家的重要基础设施、大众化的交通工具,在中国综合交通运输体系中处于骨干地位。中国地域辽阔、人口众多、资源分布不均,所以经济、快捷的铁路普遍占有更大的优势,成为一种受广泛使用的运输..

    浏览:19次 评论:0
    2018-10-17 19:56
  • [原创首发]莫道桑榆晚人间重晚晴一一记《白浪情》网友群重阳节线下活动原铁道兵11师/李郎杰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     “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     ..

    浏览:16次 评论:0
    2018-10-17 19:53
  • 和静零距离讯(通讯员:蒋维)“有人么?有人在么?”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破了午后的宁静,工作队副队长魏新学闻声赶忙跑了出去。“你好,我叫敖建明,是一名退伍的铁道兵,我和当年一起入伍的老战友们从四川、重庆赶..

    浏览:17次 评论:0
    2018-10-17 19:50
  • 祝愿铁道兵老战友重阳节安康快乐     原创作者/长乐铁道兵(林锦)祝愿铁道兵老战友重阳节安康快乐(祝)愿今朝又重阳,(愿)望朝暮两光芒。(铁)骨铮铮趟岁月,(道)道轨迹系衷肠。(兵)至如归再..

    浏览:19次 评论:0
    2018-10-17 19:48
  • 为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各家卫视纷纷选择献礼剧登陆荧屏,不少现实主义新剧将播出。其中,有三部剧值得关注:黄晓明、殷桃、秦海璐联袂主演的情感剧《你迟到的许多年》,带你走进改革开放浪潮下的起起伏伏;黄轩、..

    浏览:39次 评论:0
    2018-10-17 19:48
  • 1948年在解放战争的炮火中一张与中国铁建命运与共的报纸诞生了1948年10月15日铁道纵队政治部《铁军》报创刊从诞生那天起这张报纸就凝结着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关怀毛泽东主席先后题写《铁军报》《铁道兵》的报头这是一张..

    浏览:38次 评论:0
    2018-10-16 21:06
  • 戈壁滩上,那座祿色的军营一一大漠情之一  文/沈子友(四师)1975年春,铁道兵第6师奉命进疆,修建南疆铁路,师部设在南疆重镇库尔勒市。当地政府和人民盼望铁路早日修通,张开双臂欢迎这支来自远方的铁道兵部队..

    浏览:26次 评论:0
    2018-10-16 21:05
  • 1948年在解放战争的炮火中一张与中国铁建命运与共的报纸诞生了1948年10月15日铁道纵队政治部《铁军》报创刊从诞生那天起这张报纸就凝结着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关怀毛泽东主席先后题写《铁军报》《铁道兵》的报头这是一张..

    浏览:53次 评论:0
    2018-10-16 20:46
作者专栏
  • 河边草

    注册时间:2007-10-29 06:52

  • 老田地

    注册时间:2010-08-14 19:11

  • MM听雨

    注册时间:2008-05-25 11:38

  • kss

    注册时间:2007-11-03 21:42

  • 2604746963

    注册时间:2013-01-18 16:03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