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长篇小说《梦过偏岭》(七)
2018-06-13 05:49:55 浏览:13933次 【

工程学院在南方一座大城市里。这座大城市金贵从没来过,这里的所有一切都让他很陌生也很新奇,城市的高楼大厦,鳞次栉比,立在山坡上,立在两江边,很有层次,彼此相距不远的楼房组成了这个城市的庞大气势,车水马龙让城市显得十分忙碌,也如流动在城市血管中的血液。工程学院紧挨着城市的中心地带,学院里的楼房不那么密集,摆得很有秩序,院内绿树成荫,植被被人打造成如狗如猫,如伞如瓶地摆放在绿草之中,显然,这些给学院添了许多生气。对于刚从山沟来的金贵,无疑是找到了山外有山,楼外有楼的感觉,无疑给了他许多兴奋的因子。还有打扮时髦或穿小裤腿或穿喇叭裤的姑娘,背一个小包,高挑的身材,款款行走在大街,有的双脚还在一条直线上,屁股画着圈儿,这些都让金贵大开眼界,闻到了这个城市花花绿绿、酒绿灯红的气息,这里与金贵所在的山沟是无法比拟的,一个在天一个在地,甚至还在地下数十米数百米的地壳下。这里男男女女,花枝招展,穿戴叮当,山沟全是清一色穿着黄色衣服的军人,虽然也穿戴叮当,但那是安全帽,那是各种施工器具,城市和学校让金贵恍如隔世。

还好,金贵虽然把这里的一切都与山沟进行比较,但他没有把这里的姑娘与勺梅进行比较,要是比较的话,勺梅肯定是占下风。从相貌上,这里姑娘白生生的、嫩嫩的、水灵灵的皮肤,润肤膏涂了一层又一层。而勺梅呢,没有润肤膏的修饰,显得一般太一般了。从穿着上,这里姑娘穿得抖得很凶的布料,还有穿得让两个乳房突出很厉害的紧身衣,而勺梅呢,只是一身黄绿色的军装,而且服装还很大套,使勺梅的两个乳房也显现不出来它的丰满,大裤腿大衣袖,把女人装扮成一个男人。军服没能使女军人有个性的展示。又如在发形上,城市姑娘可以长发披肩,可以让它卷曲,可以梳成长长的辫子,然而勺梅呢,跟所有女军人一样,只能是齐耳的短发,再漂亮的脸蛋也会被这番穿着所淹没,也会造成“喧宾夺主”的印象。

金贵没有把这里的姑娘与勺梅去比较,还因为金贵对这座城市只是停留在感性认识上,对这些穿得红红绿绿的女人也只是停留在眼睛皮上,在她们穿着时髦的衣装里的内心,究竟装了些什么不得而知,她们的内心是不是与衣装的美丽相一致,金贵也不得而知,不像勺梅那样内心装的东西如玻璃瓶是透明的,而且她从学校走进军营,她既没有穿过花花绿绿的衣装,没有受到花花绿绿浸染,对于她来说,如开在深山的山茶花,纯洁的,朴质的,是迎着大自然给的风雨在清新的空气中成长的。

金贵一走进这座大城市,一切都有别样的感觉,一切都让他触及到了自己的灵魂深处,但是他的思想没有被这里征服,没有被这里颠覆。他虽然走进了这座城市,但他感到城市离自己太远太远了,这里的一切不是属于自己的,这里的一切是什么都带不走的,比如女人,她们不会对山沟对农村里的人感兴趣的,所以他把城市显出的美丽都撂在一旁,只是把自己看成是一个匆匆过客在这里暂住一段时间罢了。

因火车晚点,到学院报到已是晚上十一点来钟了,金贵放下行李,第一件事是掏出了还印着自己连队番号的信笺给勺梅写了一封信:

勺梅:

你让我很遗憾的离开了你那所医院,也让我对你那所医院生出了厌恨之情,医院大门虽然大大地敞开着,但对于我来说,却是紧闭的,让我翻墙也不能进入,前几天我的头就被医院的南墙撞了一个大青包,如今青包还吊在我的头上没有散去,还留在你们医院的墙上,我想这青包是为你留的。

现在看来,医院离我更远了,但那里始终是我心灵的向往地,因为那里曾经是医治我身体伤痛的地方,因为那里也是医治我心灵痛楚的地方,从这个意义来说,你所在的医院离我又很近很近。

勺梅,你知道吗,那天我真像“偷二贼”一样呆在医院的一角,一方面是渴望你的迅速出现,另一方面又怕熟悉人的眼睛,我呆在屋檐下低下了头,同时一阵雨很快扑熄了我内心正在燃烧的火焰。那天我能在那里呆这么久的时间,是什么让我支撑下来,那就是唯一的一个字“爱”,否则,我早就死在那里了。

还好,你在我望眼欲穿时,你在我失落时,你居然从天上掉了下来,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喜所感动,虽然我们只有几句对话,但对话中却有一种深情在其中,要不是有人打岔,我早就上前把你搂在我怀里了。

好了,勺梅,时间也是晚上十二点了,明天将举行开学典礼,就此搁笔。

金贵还想写一下初来这座城市的感觉,但时间确实不早了,只好写了信封,拉下了灯线。

学校的生活是枯燥的,几乎所有的时间都打发在寝室、教室、饭堂三点一线上,学校管理也严格,周末才准许外出购些物品。金贵开始也不习惯这里的生活,不是这里管理得太严,只是这里少了一群可爱的部下,少了一群与自己打得很火热的生龙活虎的战士,还有从原来的施工作业转为一天啃书本作业,成了听老师口若悬河讲课的学员,由原来的体力活转变为脑力活,这些都让金贵被迫地适应这个环境,放下了连长的架子,当起了一个十足的学员。

没过多久,金贵实现了从连长到学员的转变,用心地投入在如何搞好人员管理、施工管理、现场管理、材料管理、安全管理的学习之中。同时他也看到有的营长、连长的学员转变很慢,放学了,独自一人仰望着天空围着花园毛焦火辣的转来转去,好像在数天上的星星有几颗,又好像在看月亮圆不圆,从他们时慢时快的脚步中表现出了不耐烦。金贵不是这样,他除开啃书本外,还提起笔向勺梅倾诉内心深处的东西,即使在寝室呆久了,在外散散步,他也是在与勺梅悄悄对话,他每隔两天就要向邮筒投上一封信。而且信写得既深情又浪漫,今天他发出去的一封信就是这样写的。

勺梅:城市的灯光在夜里闪烁着你的眼睛,眼睛里有你给我的秋波,有你对我的表白,我用心记住了你给我的符号,我每根毛细血管都在扩张解读你送来的情谊。今天正是八月十五,月亮已从天的一头冒出来了,走在了我的头顶,从月亮反射中我看到了你笑得很灿烂的脸,并在这红红绿绿闪烁的灯光中显得格外亲切,格外清爽。在今天,我向月亮发出了请求,让它做我们月下佬,让它带去我在这座城市的思念,让它捎去我美好词句的问候……

金贵一方面在练管理的功夫,另一方面他每天还沉浸在诗一般的生活之中,用诗美化爱情,用诗化的语言来向勺梅表达内心,所以他的院校生活还算有滋有味。

在前几天,金贵很冲动,在心里设计着与勺梅的爱情生活,想着想着,他心底冒出了一首诗。

你在天的一头

已经把我烧灼了

我成了十足的奴隶

我成了向往那柱光亮的窗台

我常在月光下唱着那首古老歌

歌的声音是雨中的那朵梅花在怒放

歌中那句言语永远是我无尽的表达

我无法回避这首歌对我的缠绕

我无时不向这首歌敬上一个礼

在窗花中,我是不是窗花中的那片叶

在你眼中,我是不是飞起的大雁

我多么想从你身上聆听叶子的声音

我多么想用大雁的羽翼做一个爱巢

能否有一天,我逃出在你视线之外

用咬定在血液中的勇气

把一座山峰移动

把一个人的心抛向空中

……

勺梅每隔两天都会收到金贵的来信,信中那滚烫的语言,信中表现出的那颗滚烫的心都让勺梅心潮澎湃。在今天下午她下班时,去收发室领到了金贵的来信,她不像原来那样急于拆开,而是吃了晚饭后回到寝室才悄悄拆开,信依旧写了三四大篇,她一行一字的细心品读,在一些情景的字眼撞击下,勺梅突然感到全身热透了,心也紧了,胸罩里的东西胀鼓鼓的。这时她突然想闭着双眼依偎在金贵胸前,等待金贵伸出舌头悄悄的吻她,希望金贵用手抚摸自己的脸蛋。

勺梅以往不像今天这样,收到信后,她只是表皮地看了看,没有去理会金贵发出的滚烫如火的语言,她想这只是一个男人对自己的好感而已。当男人对自己好时,什么语言都可以写得出来,海誓山盟,地老天荒都可以做他的表白词语,所以勺梅是不轻易地受领这些语言的。

勺梅出自于礼貌的原故,对金贵的来信偶尔也回上一封,信中只是谈了一些对爱不着边际的话,在称呼上,仍然是金贵连长,她不想在信上与金贵走得很近,不想触及男女之间所敏感的问题,所以她始终紧闭爱的闸门。

在女人中,勺梅算得上是个人物,在金贵爱的炮弹下,她没有被俘虏,没有成为爱的奴隶。有好些女人,在这样火辣辣、软绵绵的攻击下,早就被炮弹击中要害了,有的还不等炮弹来袭击自己,自己就主动找炮弹来袭击,这种女人与勺梅成了鲜明的对比,金贵的攻击已经是够猛够烈的了,但她仍然坚守着自己作为女人的阵地,紧闭爱情的大门,不使自己早早地坠入爱的漩涡。

勺梅的婚姻问题一直纠结在她父亲心里。勺梅已经二十有四了,正是谈婚论嫁的黄金时期,他一直认为勺梅在挑肥捡瘦,父亲给她介绍了所在部队一位政治部组织干事,论人品有人品,论人才有人才,论相貌有相貌,但写信给勺梅,却被勺梅拒绝了。父母怕没有见到这位干事,不会心动,于是在勺梅父亲的亲自安排下,叫那位干事专程来勺梅所在县城出差一趟,好让勺梅眼见为实,用“实物”打动她的心,然而勺梅没有吃父亲的这包药,那干事无论怎样与她联系,就是不理别人。弄得别人空走了一遭,没有完成勺梅父亲这位副师长交给的任务,让勺梅的父亲生了好久的气。

勺梅不接招,父亲也只好让她自己去选择,只是在信中表表皮皮的谈及她的婚事。用“在认真工作的同时,要注意自己的冷暖”这样不痛不痒的话来隐射勺梅要抓紧自己的婚事,不要白白地错过了谈婚论嫁的大好时机,到时成为一个老姑娘是不好办的。

现实往往就是这样,指挥千军万马的勺梅父亲,也指挥不动一个当护士的女儿,父亲给她安排的路径,勺梅就像不听话的牛,不踩滑沟,这是不是后来勺梅看了《红楼梦》,从中学到了贾宝玉的叛逆心理。有人说,往往教育别人容易,教育自己的子女就很难,这是不是距离产生的,是不是有距离才有作用,无距离的作用就会很小,在这方面勺梅的父亲没有得出一个正确的判断,只有让她“自由行”吧。

勺梅在医院并不是唯一的院花,但也算得上是数二数三的人物了,也是年轻军官所瞄准的对象,年轻的军官从来就没有停止对她的攻击,追捧,那热辣辣的眼总会时不时盯在勺梅的脸蛋上,年轻的军官们有事无事往勺梅身边靠,想给勺梅套近乎,更有人跟她拉老乡关系,想赢得勺梅的好感,有时勺梅还莫名其妙的收到一些求爱信,有时还把纸条装进她的大白大褂里,林林总总,勺梅没在意,她想,你这样干只要没伤我的面子,这没什么的,一个人对别人如何,这是别人的自由,年轻人嘛,青春在疯长,他们对爱总是有自己的需求,没有什么可指责的。于是勺梅对年轻军官频频的举动没有公布于众,她不想把别人的内心世界揭露出去,让他们保持他们男人应有的尊严。

勺梅这样做无疑是对的,作为青春期的男人女人,都会对异性产生一种好感,不然就没有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之说了。勺梅认为这不是品行问题,而是一种生理现象,一种生理的需要,这也是一种自然法则。但勺梅对年轻军官发起的攻击,她总是姜太公钓鱼——稳坐钓鱼台,其实也是对年轻军官们的一种保护,一种深情的关怀,也是让他们保持一种激情的方式。

勺梅是不是对男人产生一种麻木感,没有欣赏男人的细胞?不是,比如王心刚、赵丹等演的电影她最喜欢看,有的男人长得很帅,她也会多看上几眼。

半年前,从军医大学分来一位医生,个头一米八,身材是标准的小伙,相貌堂堂,面容干净如一张白纸,谈吐自然大方,说话轻言细语,很有儒雅风度,见到他就像读到一本脍炙人口的书,但勺梅仍然没有心动。

勺梅不仅是年轻军官捕捉的对象,也是年老男女军官瞄准的对象。因为勺梅不温不火的性格、对人彬彬有礼、一说一个笑的举止,并且笑的酒窝特别迷人的形象恰恰可以充当他们弟弟或舅子老表的媳妇。于是单刀直入、开门见山给她介绍对象大有人在,有的被勺梅婉言拒绝后,还要拉到她反复游说,非要把这门亲事说成不可。在这样的情况下,勺梅也没有产生多少反感,也认为这属于正常范畴,人家看得起,才给自己说媒,其实说媒的人也是在做好事办实事,他们把两个年轻男女联结在一起,组成一个家庭,为何不好,假使这个社会没有媒人,很多有情人就不会成为眷属,有的尽管每天相处在一起,并相互有好感,没有媒人做媒介,没有媒人把这层纸捅开,他们就有可能一辈子不会走在一起而成为牛郎织女。天下有了媒人在男女之间穿梭,牵红线,就使男女之间选择对象的半径增大了,也使很多家庭实行优化组合,这又何乐而不为呢?勺梅对上门把自己介绍出去,一律面对笑容“款待”,本着不得罪,不松口,不当面拒绝的原则处理,“让我想一想”、“我给父母报告后再说”、“我恐怕配不上”等不明不白的表态来应对,要是穷追不舍的媒人问她想好没有,她总会说“这事缓一缓再说好吗?”所有媒人把她没办法,所有媒人得出一个共同结论——高傲。



全部评论(0)
  • 《梦过偏岭》读后重庆市作协荣誉委员、重师大教授彭斯远重庆小说家有一个特点,就是非常注重描写政治和军事斗争的题材。因而,在这一点上留下了许多令人难忘的佳作。比如,众所周知的《红岩》和《将军决战岂止在战场..

    浏览:14072次 评论:0
    2018-06-13 06:02
  • 梦过偏岭的兴奋田培忠当春天的气息以一种强悍的姿势,正在大地迅速发酵时,在在座的各位知名人士的引领下,今天我以一种被春猛烈撞击的激动感受,又奔走于偏岭之中。为此,我再不像以前那样只是梦过偏岭。一九七四年..

    浏览:14077次 评论:0
    2018-06-13 06:02
  • 偏岭隧道已经贯通,大部份工程也将完工,火车已初通。十七连将开赴新的战场。在离开偏岭的头一天,金贵走在勺梅坟头,并将昨天写好的一封信带着深深的眷念念给了勺梅。亲爱的梅:我明天就要离开偏岭,就要离开你到新..

    浏览:13987次 评论:0
    2018-06-13 06:02
  • 勺梅的遗体正正规规地摆在殡仪馆的玻璃棺内,棺四周摆满了花卉,安详的穿着军装的勺梅遗像两旁挂了一幅挽联,铁兵壮志填胸建国防写日月英雄儿女,勺梅立志军旅献青春洒热血堪称男儿。金贵泪流满面的赶到,看到勺梅静..

    浏览:14040次 评论:0
    2018-06-13 06:01
  • 一大早,十七连来了一个不速之客的军人,中等身材,身体稍胖,一到金贵办公室就没给金贵好脸色:“你就是金贵?”“对呀,我正是金贵。”“哦,金贵原来是你所,你小子还有点良心没有?你的良心被狗吃了?你枉在部队..

    浏览:14141次 评论:0
    2018-06-13 06:00
  • 师部简易礼堂,座无虚席,热闹非凡,当值班军务参谋整理好入场队伍坐定时,嘹亮的歌声就从各个小分队唱出,拉歌也浪潮般的开始。“特务连,唱得好,唱得妙,再来一个要不要?要”!“通信连那嘛嗬嘿,来一个那嘛嗬嘿..

    浏览:14098次 评论:0
    2018-06-13 05:59
  • 勺梅收到金贵来信,比以往要晚了几天。这几天,勺梅受到感情上的煎熬,同时也感到有些失落。给金贵施加了一份心理压力,她很担心金贵看到自己固执的态度不理我了。当信发出去的第二天,勺梅从脚板心到头顶就有些后悔..

    浏览:14078次 评论:0
    2018-06-13 05:56
  • 春芝给金贵发出信后,久不见金贵回信,心里也有些不爽,本应我这种女人应该成为你金贵追求的对象,然而送上门的桃子你还不吃,端起师机关的参谋干事助理员之类架子的干部还绿眉绿眼的把我盯到,生怕我飞了,生怕我嫁..

    浏览:14012次 评论:0
    2018-06-13 05:55
  • 这段时间勺梅真是窝了一肚子火。迟迟不见金贵的声息,整天盼他的信,但就是没有他的信,这哪叫恋人关系。见不到信,勺梅生成了一股怨恨的情绪。金贵啊金贵,你最初的热情到哪儿去了?是遭强盗偷了吗?还是被狗吃了?..

    浏览:14115次 评论:0
    2018-06-13 05:55
  • 金贵从团里相亲回到连队,心里没有空过。勺梅、春芝、一婷三个女人的身影一直在脑海里萦绕着。三个女人各具特点,各有千秋。取舍哪一个都是一个难题。原认为自己不好找对象,现一下子冒出来三个摆在眼前,着实让金贵..

    浏览:13983次 评论:0
    2018-06-13 05:55
作者专栏
  • 浩子

    注册时间:2019-12-04 15:47

  • 沉香木

    注册时间:2019-11-18 21:33

  • 15228796539

    注册时间:2019-08-29 05:25

  • htnrtxq

    注册时间:2019-08-28 16:55

  • 13862318083

    注册时间:2019-08-27 18:50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邮箱:327789046@qq.com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