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长篇小说《梦过偏岭》(八)
2018-06-13 05:50:16 浏览:13841次 【

勺梅一直是医院杨副政委看好的苗子,如果介绍给自己的弟弟那可是一桩美事,于是杨副政委叫外科主任到了他办公室并咬了一阵子耳朵之后,两人便哈哈大笑起来。

第二天,勺梅的外科主任找到勺梅。

“勺梅,你年龄也不小了,可以找个对象了。勺梅这样好不好,我给你物色了一个在地区工作的一位科长,人嘛,肯定不错,家庭条件也很好,你看找个时间见见面。对了,这里有一张照片,给你先参考参考。”

勺梅面对自己的顶头上司,肯定不敢说不,但心里在犯疙瘩,只好低下头,嗯了一声,勺梅下来想了半天,怎么来应付这一重大场面。她最终想好了,见面就见面,见了面再说,这个面子还是要给自己的主任的。

在一个周末的中午,主任把勺梅请到家里酒肉款待。主任掀开门帘把勺梅迎了进去,勺梅走在桌前轻轻一闻:

“啊,嫂子做的菜好香啊!”这时坐在一旁的男子正睁大眼珠盯着她。

主任马上说:“勺梅,我先来给你介绍介绍,这就是地区的杨科长,他这次是到这里出差的。”

主任又向杨科长介绍说:“这就是我们科的勺梅护士,你们先坐一坐,我到军人服务社搞点啤酒马上就回来。”

这时主任把勺梅和杨科长丢在一边,忙自个儿去了。嫂子又在厨房噼哩叭啦,勺梅把早已低下的头抬了起来,瞄了一眼杨科长。只见,脸瘦长瘦长,并有一些小疙瘩,身高一米六五左右,上身穿着一件深绿色灯草绒夹克,下身穿一条黑色的确良裤子,整个显得气质不够,精神欠佳,眼睛也不是很大的贴在脸的中央。要是勺梅给此人打分的话,只能是七十五分。从勺梅内心来讲,杨科长是入不了勺梅眼的,她只想逃离这里,对方发出“勺护士,你很忙吧”的招呼声,她也是心不在焉地哼哼两声,然后跑到厨房给嫂子打下手去了。主任很快地打了一水壶啤酒回来。席间,主任邀杨科长频频举杯,科长有请必应。勺梅不喝酒,但出自于礼貌在那里装模作样地进行着,主任把科长夸奖了一番,说科长如何如何能干,是地区机关的业务骨干,很有发展潜力。主任又选择了一些中听的语言把勺梅表扬一番,说勺梅性格开朗,人也聪慧伶俐,工作勤奋。

主任为俩人夹了几筷子菜,举着杯又重重地向二人碰了一下,只听到酒咕咚咕咚往喉咙吞的声音。放下酒杯,主任便直奔主题:

“今天,没有别的意思。”

勺梅心里犯起咕噜,没有别的意思请我来干嘛?

“今天就是想介绍你们二人认识认识,科长已二十有六了,勺梅呢也二十有四了,年龄都不小了。”

此时勺梅低头在那里,脸也红一阵白一阵。主任朝着勺梅问:

“勺梅你说呢?”

勺梅不敢正面回答,只是“嗯嗯”了两声,并说谢谢主任,谢谢主任对我的好。

主任又与杨科长喝了一杯啤酒后说:

“你们可以相互把地址留给对方,今后好通信往来,到时我就等你们请我喝喜酒了。”

勺梅想,八字还没一撇,还谈喝喜酒,不知我的态度如何咧。

一大水壶啤酒在主任和杨科长你来我往中干得一干二净,两人已是酒气冲天。尤其是杨科长说话舌头已在嘴里打不转了。勺梅在那里真不知手脚往那里放,早想离开酒宴,但又怕主任生气,她只好忍着性子等主任发话结束午宴。但为了表达对自己想离开的想法,她不时地到厨房请正忙着的嫂子出来吃饭,叫她别再弄菜了。在勺梅三个回合之后,主任终于发了话,今天就这样,没有什么好吃的。勺梅见离开的机会来了。便说:

“主任,今天一老乡来找我,她还等着我的咧。”

主任说:“你叫她等一等,你能不能带科长在医院转一转?”

勺梅想,转一转,不外乎便于杨科长与我拉近乎嘛,我才不情愿咧。

“主任,老乡来很久了。”

主任见挽留不住勺梅,只好说:

“那好那好,你们加强书信往来就中了。”

主任是河南人,不小心地冒了一句河南方言。

勺梅紧接着说:“主任说中了,我就走了哟,谢谢主任了。”

勺梅一跨出主任家门,一路小跑离开了家属区。她出来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在那里真是憋死人了,主任啊主任,你也亲自关心起我个人的婚事了。

过了一周,勺梅便收到了杨科长的来信,从来信的字上看,杨科长的字写得并不是很好,比金贵的字差远了。金贵的字写得有力,有气势。杨科长的字写得呆板,无力,又写得很散乱。从信的内容看,只是用硬梆梆的语言表达了前周与勺梅见面的感受,认为勺梅是他合适的人选,信没有像金贵那样有抒情味。

对于杨科长的来信,勺梅不置可否,没有理会。再过了一周,杨科长的信又在医院收发室,那天勺梅同时也收到金贵的来信。她先展开的是金贵的信,金贵又以浪漫的语言,带有呵护的声调,展现在勺梅眼前,使她很是兴奋。勺梅没有打开杨科长的来信,只是拿到寝室甩在书桌抽屉里。在随后的几周里,勺梅又收到了杨科长的两封来信,勺梅也没有兴趣一一打开,把信一直冷落在抽屉一边。

部队为了早日修通少甬铁路,正在掀起大干快干的高潮。但此时,部队的伤员也多了起来,今天从施工部队又送了一个被石头砸断手的伤员到医院,勺梅与医生正准备去抢救,这时她突然被医生叫在了一旁:“你去准备吧,我已经找人接替你的工作了。”接着把一张盖有红疤疤的纸递给了勺梅。勺梅一看惊呆了,我的妈呀,这是一张调动勺梅到一团卫生队工作的命令。我不是在这里工作得好好的吗,从表现来看,自己比其他护士也差不到那里去。此时勺梅突然站在了一个悬岩边上,一旦风吹来就会把她吹下岩去,她飞快地跑回了寝室,她感到寝室的一切都陌生了,一切都与自己无缘了,一切自己也认不到了,并坐在床前流下了眼泪。

对于调动工作,勺梅心里并没啥,只是想起要离开熟悉的战友,熟悉的环境,有些舍不得。对于调动工作,勺梅没往哪里想,调动哪个人的工作,这在部队是家常便饭。她认为部队正在掀起施工高潮,可能第一线的医护人员很缺,把自己充实到第一线上去,为大干快上做好医护保障。她擦干眼泪,打上背包,接着想去给主任打个照面作个告别,主任办公室的门紧闭。第二天战友们把她送到了车站。

一团卫生队驻扎在一个荒芜的田野里。上不靠村,下不沾店,十几幢干打垒房子被乱石砌成的围墙围得严严实实。卫生队好像被村庄遗忘在这里,也好像被这里的乡亲们遗忘在这里。走到这里,荒凉让她心里更荒凉,大门前的几棵小白杨树在风的摆动下,摇得无力也无生气。这里的军人似乎想让几棵白杨树快快长大,为这里添一些生气,添一些绿色,但缺水的白杨树在军人的期盼下仍然按照自己的步调,漫不经心地在原地踏步,几年了,没有给这里的军人添上几分兴奋。勺梅的步子迈过了几棵白杨树,便直奔了挂着门牌的卫生队队长门前。队长正好在办公室,见到提着行李的勺梅,心里明白了来者。

“你是勺梅护士吧?快快快,放下行李,休息会。”

勺梅把背包放下,一屁股坐在了一个破旧的木凳子上,喘了口粗气。

卫生队长,一看就是一个北方汉子,个头高大,作风干练。

“勺梅护士,早就知道你要来我们卫生队了,正好我们这里人手很紧张,现在部队正在啃硬骨头,来卫生队的伤员不少,你来自师医院,给我们增添了新生力量啊。”

在卫生队队长的热情招呼下,勺梅心里绷得很紧的心一下松开了,她一直在路上猜测到一团卫生队会受到怎样的待遇。在师医院,她对师内的五个团的卫生队的情况一无所知,因为她没想到会走到这个地步,也没有打听过下面卫生队的情况,只知道从卫生队里送些病号到师医院来治疗,也只知道各卫生队经常来医院领药,其它的如卫生队有多少人她全然不知。这次来这里,卫生队的条件的确很差,但队长对她如此的客气,她感到很安慰,于是心中的不悦消减了一大半。

“勺梅护士,我们对你的工作考虑好了,仍然给你安排在住院部的外科病房,你看好不好?如不行,我们可以作调整。我们这里条件比起师医院可是两重天啊,你要尽快适应我们这里的环境,有什么要求,随时给我讲,现在我们是在一个甑子里舀饭吃了。”卫生队长这些热情温暖的话让勺梅很是亲切。

勺梅在外科主任的带领下到了给她安排的寝室,寝室被同室的护士收拾得干干净净,同室的护士给她打来了一脸盆水,叫她洗洗,休息休息,整理一下个人内务,待明天再带她去上班。勺梅对同室的护士战友的关心很感动,她也很活泼,一进寝室就听到她有趣的招呼。

“耶,上级机关真关心我们这戈壁沙滩,给我们送来一枝花所,太好了太好了,我们要让这朵花鲜艳地开放在这无人区。”

然后又为勺梅忙这忙那。勺梅想,真是遇到好人了。

勺梅打开行李,将一件件物品摆放好,将书籍放在书桌上,这时几封未打开的信呈现在勺梅眼前。这是地区机关杨科长的来信,她没有理它,一直被冷落在一旁,这时勺梅心情一下子上来了,她要看看这些信写的什么,看看杨科长怎样把爱一一说出来,她随手拣了一封信撕开,她快速地阅读起来,当文字还未阅完,勺梅头晕目眩,脑子里好像放了很多炸药似的要爆炸,一头倒在了床上。天啊,我终于明白了被下放到这里的原因。她又细细品味信中的几句话。“勺梅同志,你别不开窍,如你同意了,包你有个好结果,如你不同意,就不好办了,不信你……”

她明白了话中有话,她明白了省略号后面的话。他怎么这么大的口气?

问题出在哪里,勺梅简直是一头雾水,勺梅本来是一个头脑较为简单的人,平时别人说什么,都不会去“深思熟虑”。她的想法是,人简单一点好,何必去找些问题缠紧着自己的脑子。她也不想把问题想得很复杂,总感到人与人之间不应该有敌意,应该是和谐的。然而,勺梅今天可是遇到一个大难题了,希望把问题简单化,但她无论如何也简单不了,她想信背后肯定有文章,在她心里的问号始终拉不直。

她没有失去信心,仍然回忆这段时间所发生的点点滴滴。前几天一个战友说给我介绍对象,我没有接招。没接招,这位战友不至于会把我这个初级军官怎么的,我们科主任给我介绍对象也很正常啊,也没有发现有什么破绽,不过那天主任在家接了一个神秘的电话,主任在电话中说,首长你不是要来的吗?你怎么不来了呢,今天我准备了好多菜,勺梅护士也到了……这位首长是谁呢?是不是医院的杨副政委?勺梅这时头脑突然清醒了许多,对了,那天杨副政委与主任在一旁说话,勺梅正从他俩侧面走过,杨副政委特别睁大了眼睛向自己刮了一眼,并向自己微笑地点了一下头。   对于杨副政委自己并不陌生,听说他是从师后勤部战勤科下来的,他时不时给全院医护人员上上课,但上课总是哆二八嗦,没有多少吸引力,同时从他眼睛里可以发现有一种狡黠的东西藏于内心。平时也可以看得出,他城府很深。对了,那天杨科长还冒了一句,他的哥哥就在医院。

哟,勺梅明白了,一个是杨科长一个是杨副政委,都姓杨,这不能不说这里面有一种特别的关系在里面。

勺梅把自己被下放到这里来的原因搞清楚了,倒轻松了许多。事情往往就是这样,弄不明白时,心中总有一个疙瘩在里面,不知葫芦里装的什么药。一旦搞明白了,心病也就解除了。勺梅想,在哪里当兵都不过如此,铁道兵所有住所都是临时的,这条铁路修通了,就要移房去修新的铁路,所有的都不是长驻之地,再说兵当老了还要转业到地方。勺梅不是很在意自己的调动。

但是,领导很在意我的婚事,并且对领导的“不同意,就走人”的做法感到太意外了,这不是旧社会,可以包办婚姻。通过这件事,勺梅增长见识不少。

勺梅也有些迷惑,人长得惹人眼了,怎么会给自己带来麻烦,说媒的总是隔三差五的上门,主动找自己推销的,有时别人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弄得自己无处可藏,真想钻进一个洞子里去躲起来。你看自己的一个战友,长得不是那么赖看,对她过问的人就很少,外界给她惹的麻烦也很少,难道长好看一点就没有好果子吃?于是她有些埋怨自己的父母了,怎么不把我生丑一点,免得今天惹些麻烦在身。

这次遭遇,没有对勺梅打击多大,而是在很短的时间里就消化了由此带来的不悦,她把所有东西在脑子里腾空以后,她这时想起了金贵。这一年来,自己欠金贵很多,别人来信倒理不理的。金贵为了我,信像雪片一样飞来,我对他如木偶,但他对我仍然显得那么耐心,那么多情,那么有风度。与金贵交往,勺梅感到一种安全感,他是一个小连长,今后如不与他交往下去,不至于像有些领导那样,把自己当垃圾桶,想往那里提就往那里提,即使今后我有什么,他的权力也威胁不了我什么。对此,勺梅突然给金贵加了分,也给自己加了油,她不想把自己作为筹码放在权力的风尖浪口,如稍有闪失,就会摔跤。于是她对没有背景的小人物金贵却有了新的认识,新的理解,新的感受。

于是,她铺下信纸给金贵回了信。

金贵收到勺梅有些暧昧的信,点燃了他内心早已渴望的热烈,他从头至尾地阅读了好几遍。勺梅那秀丽的字如同勺梅的脸庞走进金贵眼里,他感到有一种无形的强大的力量在内心热烈涌动,他似乎接受了一种叫爱情的召唤,他从来没有这样激动过,勺梅的信虽然以战友称呼,虽然对爱情仍然只字未提,但他从中领悟到了勺梅内心在想些什么,由此他将预料到会发生什么。

信的到来,这也给金贵带来了丰富的院校生活。在你来我往的通信中,信好像把金贵的一年的学习时间缩短成一根牙签。




全部评论(0)
  • 《梦过偏岭》读后重庆市作协荣誉委员、重师大教授彭斯远重庆小说家有一个特点,就是非常注重描写政治和军事斗争的题材。因而,在这一点上留下了许多令人难忘的佳作。比如,众所周知的《红岩》和《将军决战岂止在战场..

    浏览:13986次 评论:0
    2018-06-13 06:02
  • 梦过偏岭的兴奋田培忠当春天的气息以一种强悍的姿势,正在大地迅速发酵时,在在座的各位知名人士的引领下,今天我以一种被春猛烈撞击的激动感受,又奔走于偏岭之中。为此,我再不像以前那样只是梦过偏岭。一九七四年..

    浏览:13986次 评论:0
    2018-06-13 06:02
  • 偏岭隧道已经贯通,大部份工程也将完工,火车已初通。十七连将开赴新的战场。在离开偏岭的头一天,金贵走在勺梅坟头,并将昨天写好的一封信带着深深的眷念念给了勺梅。亲爱的梅:我明天就要离开偏岭,就要离开你到新..

    浏览:13907次 评论:0
    2018-06-13 06:02
  • 勺梅的遗体正正规规地摆在殡仪馆的玻璃棺内,棺四周摆满了花卉,安详的穿着军装的勺梅遗像两旁挂了一幅挽联,铁兵壮志填胸建国防写日月英雄儿女,勺梅立志军旅献青春洒热血堪称男儿。金贵泪流满面的赶到,看到勺梅静..

    浏览:13948次 评论:0
    2018-06-13 06:01
  • 一大早,十七连来了一个不速之客的军人,中等身材,身体稍胖,一到金贵办公室就没给金贵好脸色:“你就是金贵?”“对呀,我正是金贵。”“哦,金贵原来是你所,你小子还有点良心没有?你的良心被狗吃了?你枉在部队..

    浏览:14070次 评论:0
    2018-06-13 06:00
  • 师部简易礼堂,座无虚席,热闹非凡,当值班军务参谋整理好入场队伍坐定时,嘹亮的歌声就从各个小分队唱出,拉歌也浪潮般的开始。“特务连,唱得好,唱得妙,再来一个要不要?要”!“通信连那嘛嗬嘿,来一个那嘛嗬嘿..

    浏览:14025次 评论:0
    2018-06-13 05:59
  • 勺梅收到金贵来信,比以往要晚了几天。这几天,勺梅受到感情上的煎熬,同时也感到有些失落。给金贵施加了一份心理压力,她很担心金贵看到自己固执的态度不理我了。当信发出去的第二天,勺梅从脚板心到头顶就有些后悔..

    浏览:14006次 评论:0
    2018-06-13 05:56
  • 春芝给金贵发出信后,久不见金贵回信,心里也有些不爽,本应我这种女人应该成为你金贵追求的对象,然而送上门的桃子你还不吃,端起师机关的参谋干事助理员之类架子的干部还绿眉绿眼的把我盯到,生怕我飞了,生怕我嫁..

    浏览:13925次 评论:0
    2018-06-13 05:55
  • 这段时间勺梅真是窝了一肚子火。迟迟不见金贵的声息,整天盼他的信,但就是没有他的信,这哪叫恋人关系。见不到信,勺梅生成了一股怨恨的情绪。金贵啊金贵,你最初的热情到哪儿去了?是遭强盗偷了吗?还是被狗吃了?..

    浏览:14032次 评论:0
    2018-06-13 05:55
  • 金贵从团里相亲回到连队,心里没有空过。勺梅、春芝、一婷三个女人的身影一直在脑海里萦绕着。三个女人各具特点,各有千秋。取舍哪一个都是一个难题。原认为自己不好找对象,现一下子冒出来三个摆在眼前,着实让金贵..

    浏览:13906次 评论:0
    2018-06-13 05:55
作者专栏
  • 浩子

    注册时间:2019-12-04 15:47

  • 沉香木

    注册时间:2019-11-18 21:33

  • 15228796539

    注册时间:2019-08-29 05:25

  • htnrtxq

    注册时间:2019-08-28 16:55

  • 13862318083

    注册时间:2019-08-27 18:50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邮箱:327789046@qq.com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