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梦过偏岭》(九)
2018-06-13 05:50:34 作者: 来源: 浏览:178次 【

在即将结束的前两天,学院副院长叫人通知金贵到他办公室去一趟。金贵停下了伏案写学习总结的活,叮叮咚咚地跑到副院长办公室。副院长递给他一支香烟,金贵没敢接,副院长是一位抗美援朝的老兵,看得出,说话办事都很干练。

“小金啊,学习就要结业了,怎么样,学习有收获吗?”副院长用浓厚的山西话开了腔。

“报告首长,有,收获很大,我正在对一年来的学习进行认真总结咧。”金贵马上用铿锵有力的语言回答道。

“那好。行李收拾好了没有?”

“收拾好了,返程车票也订好了。”

“哟,这么快呀。小金,是不是这样,行李就不要收拾了,车票嘛也去退了。”

“啊。”金贵感到很吃惊。

“准备让你留校工作。”

留校,金贵从来没有想过,副院长的话,突然让他脚忙手乱,他没有任何思想准备。这好像一道难题摆在面前。

“这,这……首长,是不是让我想一想……”

副院长吐了一口烟圈,烟圈也腾空而起。

“那好,你好好想想吧。”

“好好想想”这话,副院长带有恳切的挽留之意。

金贵回到寝室,写总结的思路也不知到哪儿去了。这时,金贵突然听到寝室外有人在喊他,他应声而出,叫他去听电话。

这是勺梅的电话。

勺梅经过一番小小挫折后,她重新审视了婚姻问题。从这一年来,金贵对自己的言谈举止,的确是充满感情,尽管自己没有在意他,但他对自己表现得很执着。同时自己也是二十好几的人了,不算年轻了。她经常拿着小镜子端详自己花一样的年华的同时,也看清了自己少了一些稚气,脸上多了一些年轮所刻下的记忆。她知道,女孩子在二十岁是一枝花,二十五、六就是豆腐渣了。一旦超过了二十六岁,那就由黄金变为一堆草了,选择的余地就小了。所以她决定把爱情这个有份量的砝码压在金贵身上。

她说服了父母的偏见,在信中用了大量的篇幅来介绍金贵。说金贵虽出身农村,但人正直,有上进心,心眼也好,身体也健康,自己托付给她,父母应该放心的。同时也向父母诉说了因个人问题遭到了个别领导的白眼和冷遇的情况,如果自己仍站在爱情大门之外,还有可能会遇到自己预想不到的麻烦。勺梅的父母对自己的女儿做出的选择予以理解与支持。在得知金贵正处在学习结束时,勺梅的父亲另有一番想法,将金贵留在学校,并今后设法把勺梅再调在学校,让他们一起在大城市生活,他想起了他的一位老战友正好在工程指挥学院当副院长,于是他拿起电话,甩了一个电话过去,副院长看到老战友的面上,满口应承。

勺梅的电话告诉了他留校是她父亲给他们留下的后路。金贵听了勺梅的电话,喜忧参半,看来勺梅是真的对自己有心了,这时他如久旱遇甘露。同时也给自己增加了沉重的思想负担。如果留校,虽然整天没有施工部队那样的流汗,但少了一群可爱可敬的战士,他不喜欢整天生活在沉闷之中,他要生活在连队叮叮当当响的火热之中。

第二天下午,金贵走进了副院长办公室,一声响亮的报告,一个标准的军礼,一下子让副院长办公室严肃起来。副院长心想,留校让你小子高兴得可能昨晚都没有睡着觉。一定是来告诉我留校的意愿吧。是啊,施工部队是很辛苦的,铁道兵一年到头不是挖山就是掘洞,不是住帐篷就是住干打垒,自己在施工部队呆了十多年,已经体验到了那种吃不好睡不好的滋味。你金贵留在学校还算你老子面子大,学校是不会轻易留下一个人的。

“小金,想好了?”

金贵走在副院长办公桌前双脚一并做出了一个立正姿势。

“首长,我想好了。”

副院长朝金贵身上一瞧,看出了金贵今天是带着一种愉悦的心情来的。俗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嘛,你娃马上可以离开施工连队了,学校干净的活儿,的确会让你精神爽的。

“同意留下了。留下,小金算你有远见。”副院长说。

“首长,我要回部队去,我喜欢连队生活。”金贵很坚定的说。

副院长震惊了一下:“耶,回连队?你小子真不识抬举,学校难道比你山沟还差?”

副院长没想到金贵会有这样的表态,人家好几个学员都想留在学校,都没有留得下来。我真还没想到天下会有这样的傻瓜蛋。

“小金,你真的想好了。”副院长反问道。

“首长,真的想好了。”金贵回答斩钉截铁。

副院长见金贵如此坚定的态度,没有更多的说什么,马上站起来,拍了拍金贵的肩膀。

“你小子……”

金贵不愿意留校的消息,让勺梅心里打破了五味瓶。父亲的想法没有错,让我们生活好一点,不要在这山沟里折腾,不要在施工部队里受煎熬,你金贵也太没有远见了,脑子怎么像进了水一般不开窍,面对金贵不听从父亲的安排,面对母亲的担虑,勺梅翻来覆去地想了许多。她很责备金贵,她很叹息,金贵啊金贵……

金贵不留校,不踩勺梅父亲所安排的“滑沟”,也让勺梅的父亲大为惊讶,要不是老子的老战友在那里,你想留校如墙上挂门帘——没门儿。他感到这是一个很不听话的准女婿。副院长给他说了这一情况,他也只好无奈地说,算了算了,由他自己选择吧。

勺梅的父亲遇到了这样一个刁兵,真是癞子的脑壳——无法(发),以命令的形式让金贵留下,这又显得太过火,人家还没有过门,我们对他这样、那样,是否有些不明智。年轻人婚姻的事,存在变数较多,往往是说不清楚的,说不好今天是海誓山盟,明天就来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所以,勺梅的父亲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使性子,没有对金贵的去与留责备多少。

在勺梅母亲眼里金贵可不是一个好兵,好女婿。还没有与勺梅走在一起,就犟起犟起的,给他铺下了一条柏油马路他不走,非要去走羊肠小道,看来这个人有点怪,要是成了过门女婿,勺梅难以驾驭。勺梅的母亲要她审慎点,不要因一时的感情冲动,误了终身大事。同时也告诉她,金贵是农村人,家中九个弟兄姊妹,今后荆荆绊绊的事不少,一会这个上门讨钱借债的,一会那个上门叫苦叫穷的,弄得几个工资不够撒,农村简直是个无底洞,这些具体问题叫勺梅认真考虑,不然今后后悔莫及。

勺梅对母亲过来人的关心,使自己又走到了爱情的十字路口。是啊,金贵一大家子人,不说十天冒一个问题,就是一个月冒出一个问题,就让人头痛的,金贵虽然人品好,但这个家庭背景的确不敢恭维。她已经几天没有睡好觉了……

金贵打起背包,踏上了归队的征程。他走出校门,回头一看,学校的房子一幢一幢的在那里肃静的摆着。教学大楼、图书馆、运动场相映成趣,几片淡淡的云彩在学校上空飘浮,俯瞰整个校园风貌,楠竹苑、玉兰苑、桂花苑、桃花苑都一一倒影在空旷的湖里,让湖水多了一些心思。金贵在一年时间里,对学校的每个角落都是熟悉的,遇到周末,上午把瞌睡翻来覆去睡够了,就独自在校园里晃悠晃悠,时而想想书上的问题,时而想想勺梅。在想到勺梅时,就好像是叫花子抓到一个馒头,不肯放手。勺梅这段时间在干啥子?是不是心情因调动到团卫生队的事仍在不悦中挣扎?今天她又在干啥子?是不是如同我现在一样,在无人的地方,把心静下来想着我……?金贵脑子里总是与勺梅纠缠在一起。今天,要离开学校了,他突然对眼前的学校不认识了。但他还是很留念这里,留念自己在湖边留下的脚印,还有湖边曾经留下的思念……

金贵风尘仆仆赶回团里,团政治处给他早已考虑了去留,给他安排在司令部作勤股当参谋。作勤股是指挥全团施工的,对施工队伍力量的布局,施工进度的统计等具有重要的职能作用。但对于这个行当,他实在是不习惯,一天坐在办公室电话过去电话过来,让他头都大了,与自己喜爱的士兵没有构成直接的联系。他好像是空中的浮云,整天闻不到士兵味,自己有全身的劲儿一点也使不出来。他想给领导提出回十七连,但又不敢,自己刚回,就不服从安排,会给组织造成一个不好印象,他只好闷闷不乐地整天呆在办公室,呆在发疯似的嘟嘟响的电话机旁接转有关报告、通知,虽然如此,但近段时间来还是有他的兴奋点。

在他从学校回来的第二天下午,急不可待地骑着自行车跑到团卫生队,叫了勺梅。勺梅那天正好是头一天值了夜班休息。是接受金贵的邀请还是不接受金贵的邀请,勺梅思想斗争很激烈。勺梅在母亲的担忧之下很是犹豫。父亲的考虑也是正确的,今后自己还得找一个固定的窝吧,不能老跟着铁路转,成一个流动的家,难道今后生个孩子也一起流动吗?那时真正成了四海为家了。金贵你也是太革命化了,铁道兵队伍几十万,就需要你一个人扎根在基层?你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这时勺梅一边是父母的声音,一边是金贵的声音,她感到肩头上打灶——?(恼)火。勺梅这时不想理金贵,没有家庭观念,也不关心我的感受,只顾自己连队啊兵啊。

“勺梅,快点啊。”金贵催促的声音又响起。

勺梅听到金贵的声音,又好像是从信上来的声音,硬起的心突然软了下来,金贵这么远还专门跑到卫生队看我,说明他心中有我,他回部队已成定局,也无法改变,他有他的想法,再说对未来一切都是未知数,从平时信上交流来看,他是有抱负的,是想在部队干一番事业的,他的想法,他的积极性,作为我这个准未婚妻不能太多的干预,应该给予他理解支持。想到这里,勺梅七手八脚地穿上了军装同金贵走出了营房。

金贵一车把勺梅拉到了偏僻的荒野,金贵就急不可待地一把把勺梅搂在怀里。此时金贵满身的血液在膨胀了的血管中奔腾不息,要不是金贵血管能承受很大压力的话,血早就喷在荒野了。在金贵心里,此时这个世界属于自己的,属于勺梅的,他认为此时此刻自己应该属于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金贵那天沉浸在甜蜜之中,从勺梅胸部传来的激烈心跳,仿佛翻江倒海般的向自己的肉体倾斜而来,要把自己卷入其中,使自己摇摇欲坠,自己被勺梅那无形的神力时而举在天上,时而落在地上,自己真正成了一只在空中飞翔的鸟,穿越在蓝天白云之中,自己的心也被勺梅高能量的体温灼得炙热炙热。自那以后金贵的脸也刻下了一道道快意的印痕。




全部评论(0)
  • 《梦过偏岭》读后重庆市作协荣誉委员、重师大教授彭斯远重庆小说家有一个特点,就是非常注重描写政治和军事斗争的题材。因而,在这一点上留下了许多令人难忘的佳作。比如,众所周知的《红岩》和《将军决战岂止在战场..

    浏览:193次 评论:0
    2018-06-13 06:02
  • 梦过偏岭的兴奋田培忠  当春天的气息以一种强悍的姿势,正在大地迅速发酵时,在在座的各位知名人士的引领下,今天我以一种被春猛烈撞击的激动感受,又奔走于偏岭之中。为此,我再不像以前那样只是梦过偏岭..

    浏览:187次 评论:0
    2018-06-13 06:02
  • 偏岭隧道已经贯通,大部份工程也将完工,火车已初通。十七连将开赴新的战场。在离开偏岭的头一天,金贵走在勺梅坟头,并将昨天写好的一封信带着深深的眷念念给了勺梅。亲爱的梅:我明天就要离开偏岭,就要离开你到新..

    浏览:196次 评论:0
    2018-06-13 06:02
  • 勺梅的遗体正正规规地摆在殡仪馆的玻璃棺内,棺四周摆满了花卉,安详的穿着军装的勺梅遗像两旁挂了一幅挽联,铁兵壮志填胸建国防写日月英雄儿女,勺梅立志军旅献青春洒热血堪称男儿。金贵泪流满面的赶到,看到勺梅静..

    浏览:178次 评论:0
    2018-06-13 06:01
  • 一大早,十七连来了一个不速之客的军人,中等身材,身体稍胖,一到金贵办公室就没给金贵好脸色:“你就是金贵?”“对呀,我正是金贵。”“哦,金贵原来是你所,你小子还有点良心没有?你的良心被狗吃了?你枉在部队..

    浏览:208次 评论:0
    2018-06-13 06:00
  • 师部简易礼堂,座无虚席,热闹非凡,当值班军务参谋整理好入场队伍坐定时,嘹亮的歌声就从各个小分队唱出,拉歌也浪潮般的开始。“特务连,唱得好,唱得妙,再来一个要不要?要”!“通信连那嘛嗬嘿,来一个那嘛嗬嘿..

    浏览:195次 评论:0
    2018-06-13 05:59
  • 勺梅收到金贵来信,比以往要晚了几天。这几天,勺梅受到感情上的煎熬,同时也感到有些失落。给金贵施加了一份心理压力,她很担心金贵看到自己固执的态度不理我了。当信发出去的第二天,勺梅从脚板心到头顶就有些后悔..

    浏览:192次 评论:0
    2018-06-13 05:56
  • 春芝给金贵发出信后,久不见金贵回信,心里也有些不爽,本应我这种女人应该成为你金贵追求的对象,然而送上门的桃子你还不吃,端起师机关的参谋干事助理员之类架子的干部还绿眉绿眼的把我盯到,生怕我飞了,生怕我嫁..

    浏览:185次 评论:0
    2018-06-13 05:55
  • 这段时间勺梅真是窝了一肚子火。迟迟不见金贵的声息,整天盼他的信,但就是没有他的信,这哪叫恋人关系。见不到信,勺梅生成了一股怨恨的情绪。金贵啊金贵,你最初的热情到哪儿去了?是遭强盗偷了吗?还是被狗吃了?..

    浏览:191次 评论:0
    2018-06-13 05:55
  • 金贵从团里相亲回到连队,心里没有空过。勺梅、春芝、一婷三个女人的身影一直在脑海里萦绕着。三个女人各具特点,各有千秋。取舍哪一个都是一个难题。原认为自己不好找对象,现一下子冒出来三个摆在眼前,着实让金贵..

    浏览:191次 评论:0
    2018-06-13 05:55
作者专栏
  • 河边草

    注册时间:2007-10-29 06:52

  • 老田地

    注册时间:2010-08-14 19:11

  • MM听雨

    注册时间:2008-05-25 11:38

  • kss

    注册时间:2007-11-03 21:42

  • 2604746963

    注册时间:2013-01-18 16:03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