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梦过偏岭》(十)
2018-06-13 05:50:52 浏览:164次 【

当这些兴奋点有时冷却后,金贵又感到一片茫然,机关按部就班的工作让他看不到连队火热的生活场景,自己好像生活在茫茫大海孤岛之中,除开电话铃声,什么都没有了。

一天,他终于向参谋长说出了自己压抑很久的心声。

参谋长,个头不高,满身军人气。为了掌握部队的施工进度,来到金贵办公室,金贵将部队的施工进度如数家珍地给参谋长作了汇报,参谋长点头之后,欲要离开,金贵突然神经绷得像快要断的绳,壮着胆子上前拦住了参谋长的去处。

“金参谋,你要干什么?”

“我,我……不干什么,想给首长汇报一下思想。”

参谋长的眼光在金贵脸上扫了一大眼,只见金贵眉毛快皱在一条直线上了。

 “哦,你刚从学校回来还有思想。不过,我马上要参加团党委会,过后再说吧。”

“首长,我……我想回连队。”

“什么?回连队。”参谋长提高了嗓门。

金贵在参谋长“什么”声中一下颤抖起来。听说参谋长是很有脾气的人,机关部队的干部都虚他几分,只要他眼睛一瞪,说不好房子都要抖几下,金贵想这下可捅马蜂窝了。

“你,你想回连队,机关不好?”

 “不好。”金贵低下了头,低声说。

“什么什么?”参谋长更是放大了声音好像在嚎叫。

“我感到没有连队的那些火热,心里闷得慌。”

“好哇好哇,你金贵……”

参谋长没有把话继续说下去,便扭头就去开他的团党委会了。

金贵在与参谋长对话中,没有得到一个肯定的态度,他反复琢磨也没有听出参谋长的弦外之音。他好像在说你金贵真不识抬举,人家巴心不得进机关从事没有危险的工作,你还闹着回连队,你头上是不是长了一个大脓包。金贵又一想,参谋长走的时候还甩了一句“好哇好哇”的话,似乎又在同意之中。听人说,参谋长也是从一个兵走到团参谋长岗位的,他也很喜欢与士兵在一起的生活,他经常下部队与战士们同吃同住同施工,金贵想到这里,对参谋长的态度充满了信心。

金贵请求参谋长回连队的情况,电话告诉了他连队的一位老乡,那老乡在电话那头好久没回过神来。

“你……你,金贵是不是你脑子进水了,脑壳装的是臭狗屎吗?怎么转不过弯来?,多少人还想找关系进机关咧。就比如说我嘛,当个连队副连长,一天与兵摸爬滚打在一起,有什么好处,再说连队施工是很有风险的,说不好命都丢在钻的洞子里,按家乡的话来说,那叫埋了没有死,你说你金贵撞到这么一个机会,还说不好?”

金贵在电话这一头:“好了好了,你不要说了,我有我的想法。”

“哎呀呀,你简直是一个猪脑壳,我找了几个门子想调离连队去机关,都还没成咧,你不要嫌机关是没有兵味的工作,看你……你是不是在学校书读多了,成了书呆子?”

金贵本来是想得到老乡的有力支持,没想到得来的是反而让自己心更紧的反对票,他的心情谁能理解呢?

的确机关与连队比起差距太大了。他的老乡说的并不是假话,机关的参谋干事助理员在首长身边,干一些写写画画算算的工作。人呢八小时之内是单位的,八小时之外是自己的,只要把自己的事干完了,就完了,自己管自己,首长也不会理麻你,整个工作干净轻松,没有危险,生活成本又很低,又很有规律,天天与首长或干部打交道,然而名声嘛又好听,说某某人是机关的,下连队都另眼相看。那怕是排级,那也是不一般的,如韭菜妙鸡蛋之类的小菜都要多加两个招待,这是很多人羡慕向往的。然而,连队呢?从时间上来说,二十四小时全是连队的人了,上班与下班没有区别,也没有上班与下班的概念;从接触的对象来说,是一群战士;从工作上来说,要么钻风枪,打洞子,要么挖山放炮,架桥梁,真是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再说,连队有施工指标,完不成施工任务,那可是要打板子的。还有安全任务也很紧张,如发生不安全的事,那是要背书的,战士们响应党和国家的号召,来当兵搞国防建设,好端端的小伙子通过严格的体检来到部队,由于施工组织不严,把小年轻的身体搞掉一个部件,或者更严重的是把命都搭上了,且不说不好给党和人民交差,就连给他的父母亲也不好交差,在连队的责任可大了,你说在连队的压力大不大?

在这一点上,金贵的老乡可吃亏不小。一个战士在施工中不小心,右手被除渣车压成骨折,结果没有把手保住,手给锯了。这天正是金贵的老乡值班,责任就追究在他头上,团里给了他一个严重行政警告处分。这个处分倒没什么,自己认了,但是,可把战士搞苦了,手搞没了,人家还要一辈子生活呀,还要娶媳妇过日子呀,这位战士在锯手的那天,简直是生死离别的痛苦,当从麻醉中醒来,手就没了,他突然感到天塌下来了,一直在那里痛苦的呼喊着我的手啊……我的手啊……那时的场景可以说是天崩地裂。他父母得知这一不幸消息,也是嚎啕大哭,家中唯一能够依托的儿子在部队把手弄没了,他们实在是接受不了这个现实。金贵的老乡为此纠结很久,饭也吃不好,觉也睡不好,整整瘦了五斤。为此他对连队的工作实在是不适应了,想尽千方百计调到机关坐办公室,通过各种关系,到后来还是“空搞灯”。

金贵并不是不知道去施工连队的严重性,他本身就是从施工连队走来,但是,金贵他要的是他的一群最可爱的战士。当然个别战士由于不听话也使他恼火过,恼起火来金贵真想上去揪掉他的一只耳朵。但连队的火热生活他是舍不得的,战士们那种天真可爱让他虽然辛苦但很充实。

如有的战士病了,叫他不要上班施工,当面说好好好,可金贵一转过背,病号战士就各行其是不听他指挥了,背着他拿着铁锹上工地了,这时金贵连长的指挥棒简直是扁担吹火——一翘二不通了。忍着病痛在工地坚持着,有时连长采取强硬手段,拿人把病号看着,强制好好休息,不一会病号以谎称上厕所之机,又去工地了。

如有的战士,家中父母去逝发来电报,也不回,强忍悲痛战斗在工地。即使回去,后事还没有办妥就匆匆赶回了部队。

有一个叫王虎的战士让金贵刻骨铭心。一天,他收到家里一封加急电报,称“父病危速回”。金贵立即叫他赶回去,并给他买了车票,将他送到了车站。让金贵没想到的是,假期还远远没到,王虎就回部队了。那天,金贵收到勺梅的信,正处在血液外溢之中。然而看到王虎站在门口“报告”,金贵马上把心情从勺梅身上收了回来,从勺梅苗条的身材光滑的肌肤中收了回来,又立即停止了喷发的激情。

“王虎你假期还未到,怎么回来了?”

王虎把双脚一并很羞愧地说:

“报告连长我提前回来了。”

“王虎啊王虎,你咯老子,你老子都不认了,老子病危,不多陪几天就跑了回来,你这个儿子是怎么当的?不认老子的人还能当好一个兵,你真是扯蛋!”

王虎看到连长发了大火,把头都快低到裤裆头了。

“连长……连长……我……”

王虎心里忐忑不安,不知连长发的甚么火,是火力侦察还是说我不懂儿女孝道?

前不久营里发了一个通报,说个别战士叫家里发来假电报,谎称父母病危或父母病故,想回家看看,想穿着军装回家炫耀炫耀,结果被组织发现了,给予了行政警告处分。

王虎想到这里真有点害怕,怕连长说我叫家里发来的假电报,但这个事还得给连长作如实的汇报才行,管他处分不处分。

“连长,是我家里发来的假电报,我父亲没有病,叫我回去相亲,一个亲戚给我介绍了一个女娃,叫我回去见面。回去看到父亲还在地里干活,我的气就不知往哪里出,第二天媳妇也没去看就往部队赶,连长你就批评我吧。”

“哦,原来如此。但你王虎,你他妈的媳妇都不去看一眼,就往部队跑,你你……你也太原则了嘛,在家里给连队发一封电报汇报一下情况不就得了吗,既然回去了,把假期呆完也不妨啊。”

还有一次金贵在洞子里加班多了,身体很虚弱,倒了桩压了床板,是战士们翻山越岭,到老乡家买了一只鸡,给金贵补身体。

还有一次更让金贵终身难忘。洞子里出现塌方,金贵正在塌方下面指挥施工,一个战士见这突如其来的危险,便一个箭步冲上去,将金贵猛的一下推了出来,当金贵出来的一刹那,十几方的石头哗哗地塌了下来。真是好险好险啊,不然金贵早成骨灰了。然而那位战士受了重伤。

这些的这些,无时无刻不萦绕在金贵脑子里,这些战士的单纯可爱,顽强英勇都无不抽动着他的每一根神经。

坐了一个多月的机关,让金贵好像在一个没有氧气的空间中,憋气惨了,他真是无法忍受这样的生活。

这段时间来,金贵是热锅上的蚂蚁,一到晚上就独自一人在机关院子里转圈圈,北方的夜来得早,寒风吹来,已落完叶的枝在空中画着圈儿,月亮都被摇动的树枝乱了它的脚步,一会在树枝的左边,一会在树枝的右边,树枝好像还在刮着它的鼻子咧,这些景状与他的心情完全相吻合。

一天晚上,金贵在散步路上低头思考回连队的问题,正好与迎面而来的司令部刘副参谋长撞了一个满怀。

“耶,金贵,你小子在全神贯注想什么,连我这个副参谋长都看不清楚了?”

“对不起对不起,首长,我我……有眼无珠……”

“我什么?金贵,你一个人在这儿转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想女人了?”刘副参谋长拍了他一下肩膀很诙谐的说。

“我我……”

“我什么,我们单身军人,想想女人这有什么,如果不想女人的男人,还算个男人吗?你就别我我我了。”刘副参谋长很坦率地先入为主对金贵说。

刘副参谋长的坦率,一下让金贵轻松了许多。刘副参谋长是金贵的老营长,金贵提连长时就很给力,所以在老部下面前的刘副参谋长嘴也无蔽栏,以女人为题开起了金贵的玩笑。

的确不错,部队的军人长期与爱人分居两地,一年才休假一次,一次才三十天,你说军人都是年纪轻轻的,血气方刚,三十天怎么够用,还没有过足瘾就忽忽忙忙往部队赶,所以,部队的军官一年只盼探亲那三十天。有些有想法的军官,借接兵、送兵之机,弯三倒四回家与织女会面一次。连孩子怎么生下来的,怎么长大的都不知道,真是糊里糊涂地有了孩子,糊里糊涂成了孩子的爹。

“首长,我我……”金贵仍然如打喷嚏似的说。

“我我什么,难道想女人就不应该了,想,是你的权利,别跟我害苦实羞的。”

“我是想回十七连。”金贵终于吐出了自己的想法。

“回十七连?原来不是想女人啊。”

“嗯。”

“还想回去当你连长?金贵我给你说,连队比起机关来讲,工作压力可不小啊,你要想好,不要头脑发热。”

“这个我晓得。”

“晓得就好,你给参谋长汇报过没有?他的态度如何?”

“汇报过,他态度不明朗。”金贵有些无助的说。

“好了,你小子想法挺多的,这个事我去给参谋长说说看吧。”

这时寒风仍然在金贵头上飘浮,并一股股从金贵的衣袖和裤管里往里面钻,虽然如此,金贵听了刘副参谋长的一席话,好像有了一个依靠,全身有一股暖流在身上活跃,这时月亮也悄悄爬在了金贵的头顶。

这是一个天气很晴朗的日子,太阳火球一早就从山顶露出了头,前几天下了一场大雪,山顶的雪还没有溶化完,光秃秃的山穿了一身银白色衣服,太阳打在雪山上,通过反射出来,显得十分刺眼。金贵不等团部大喇叭响起起床号,便早早的起了床。昨晚他一直没有睡意,穿着军大衣在屋子里踱来踱去,窗外的风也呼拉拉地叫,吹得糊在窗户上的纸一鼓一鼓的,正如一个有气无力的孩子吹着一个气球似的,当一吹起来马上就焉下去了。寒风也给他带来了灵感,他拿起了笔向勺梅写下了一首诗。

风来了

是不是捎来了一句很耐人寻味的话

你的背影

是不是我梦中的那件衣服


风来了

是不是你给我送来了暖衣

衣服上

有我相思的那一段身影吗


我不知道

冬天的花还会有如此的艳丽

我不知道

冬天的风还会把一树的枝吹成笑脸


我不知道

我的生命会不会掰成两半

如果能

我真想

一半留给我心中的那个太阳

一半留给我那群活泼的战友


金贵的诗写得很顺畅,可以说一气呵成。

金贵三下五除二就把行李收拾得利利索索,吃了早饭。搭乘汽车二连的车往十七连赶去。

十七连的战士看到连长回来了,大家一窝蜂的围了上来。

“连长,你是下连队蹲点的吗?”

“连长,你这次回来还走不走?”

“连长,你回来我们可高兴了,但是……”

大家七嘴八舌想从连长牙齿缝里探点口风。

连长学习走后,全连的干部战士都挂念着他,都希望他早日回到连队和大家一起战斗。说实在的,大家听说连长要去学习,心里很不是滋味。当走那天,全连干部战士自觉列成两排,欢送他,只听到队列里一片抽泣声,载着连长的车开出很远,战士们久久没有散去,而是目送他直到看不到车子为止。因为连长太爱大家了,打洞子虽说很辛苦,但在连长有说有笑中过得很愉快,干部与战士之间也很和谐。还有在施工之余,他还和战士们打篮球搞娱乐,大家都把他看成是一个大哥哥,没有把他看成是一个连长。有的战士家里寄来对象照片,都要首先征求他的意见,请他给参谋参谋。有的收到的情书,也毫不保留地给他看。甚至有的战士在晚上做春梦遗了精也毫不隐晦地给他实话实说。

金贵离开连队去学习,引起了十七连一场不小的地震,大家认为,连长出去学习肯定不会回这个山沟沟了,一出去到大城市就会忘记偏岭这个地方的,再说到大城市见到那些漂亮的姑娘,可能腿都挪不动了,连长也是人嘛,爱美之心哪个没有呢?我就不相信连长不吃那包药?

在金贵走后,为他回不回来有十几个战士还打过赌。有的说连长好不容易离开了这个山沟,要想他回来如铁树开花马长角——不容易的事。有的说连长肯定要回来的,因为他在这里土生土长,他热爱这里,热爱我们。双方还约定,输方给赢方每个买一包黄金叶香烟。

“战友们:我金贵这次回来,只要大家不撵我,我就不走了,和大家一起住在这个山沟沟里。”金贵带着激动的声调大声地说。

好家伙,战士们听说连长不走了,全连干部战士像喜鹊一样欢腾起来,“呵呵呵,连长不走了。”

见到连长回来不走了,打赌的双方都高兴无比,关于输家给赢家买香烟的问题,一个赢家的战士出了一个很好的主意,说我们赢了,但大家都没输,应该说全连都赢了,我们赌回来了一个好连长,我建议将香烟全部送给连长,行不行啊?

“行,行。”

“行行”的声音响彻在山沟沟里。金贵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

“亲爱的战友们,我金贵永远和你们战斗在一起!”




全部评论(0)
  • 《梦过偏岭》读后重庆市作协荣誉委员、重师大教授彭斯远重庆小说家有一个特点,就是非常注重描写政治和军事斗争的题材。因而,在这一点上留下了许多令人难忘的佳作。比如,众所周知的《红岩》和《将军决战岂止在战场..

    浏览:160次 评论:0
    2018-06-13 06:02
  • 梦过偏岭的兴奋田培忠  当春天的气息以一种强悍的姿势,正在大地迅速发酵时,在在座的各位知名人士的引领下,今天我以一种被春猛烈撞击的激动感受,又奔走于偏岭之中。为此,我再不像以前那样只是梦过偏岭..

    浏览:157次 评论:0
    2018-06-13 06:02
  • 偏岭隧道已经贯通,大部份工程也将完工,火车已初通。十七连将开赴新的战场。在离开偏岭的头一天,金贵走在勺梅坟头,并将昨天写好的一封信带着深深的眷念念给了勺梅。亲爱的梅:我明天就要离开偏岭,就要离开你到新..

    浏览:165次 评论:0
    2018-06-13 06:02
  • 勺梅的遗体正正规规地摆在殡仪馆的玻璃棺内,棺四周摆满了花卉,安详的穿着军装的勺梅遗像两旁挂了一幅挽联,铁兵壮志填胸建国防写日月英雄儿女,勺梅立志军旅献青春洒热血堪称男儿。金贵泪流满面的赶到,看到勺梅静..

    浏览:148次 评论:0
    2018-06-13 06:01
  • 一大早,十七连来了一个不速之客的军人,中等身材,身体稍胖,一到金贵办公室就没给金贵好脸色:“你就是金贵?”“对呀,我正是金贵。”“哦,金贵原来是你所,你小子还有点良心没有?你的良心被狗吃了?你枉在部队..

    浏览:158次 评论:0
    2018-06-13 06:00
  • 师部简易礼堂,座无虚席,热闹非凡,当值班军务参谋整理好入场队伍坐定时,嘹亮的歌声就从各个小分队唱出,拉歌也浪潮般的开始。“特务连,唱得好,唱得妙,再来一个要不要?要”!“通信连那嘛嗬嘿,来一个那嘛嗬嘿..

    浏览:162次 评论:0
    2018-06-13 05:59
  • 勺梅收到金贵来信,比以往要晚了几天。这几天,勺梅受到感情上的煎熬,同时也感到有些失落。给金贵施加了一份心理压力,她很担心金贵看到自己固执的态度不理我了。当信发出去的第二天,勺梅从脚板心到头顶就有些后悔..

    浏览:163次 评论:0
    2018-06-13 05:56
  • 春芝给金贵发出信后,久不见金贵回信,心里也有些不爽,本应我这种女人应该成为你金贵追求的对象,然而送上门的桃子你还不吃,端起师机关的参谋干事助理员之类架子的干部还绿眉绿眼的把我盯到,生怕我飞了,生怕我嫁..

    浏览:159次 评论:0
    2018-06-13 05:55
  • 这段时间勺梅真是窝了一肚子火。迟迟不见金贵的声息,整天盼他的信,但就是没有他的信,这哪叫恋人关系。见不到信,勺梅生成了一股怨恨的情绪。金贵啊金贵,你最初的热情到哪儿去了?是遭强盗偷了吗?还是被狗吃了?..

    浏览:159次 评论:0
    2018-06-13 05:55
  • 金贵从团里相亲回到连队,心里没有空过。勺梅、春芝、一婷三个女人的身影一直在脑海里萦绕着。三个女人各具特点,各有千秋。取舍哪一个都是一个难题。原认为自己不好找对象,现一下子冒出来三个摆在眼前,着实让金贵..

    浏览:161次 评论:0
    2018-06-13 05:55
作者专栏
  • 河边草

    注册时间:2007-10-29 06:52

  • 老田地

    注册时间:2010-08-14 19:11

  • MM听雨

    注册时间:2008-05-25 11:38

  • kss

    注册时间:2007-11-03 21:42

  • 2604746963

    注册时间:2013-01-18 16:03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1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