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长篇小说《梦过偏岭》(十一)
2018-06-13 05:51:08 浏览:13829次 【

金贵回到原住的房间,心情久久没有平静下来,像大海波浪一样不停地撞击岸边。回到连队,战士们用这样一种既隆重热烈而又别开生面的仪式欢迎自己,感到有一种特别的荣光。这个场面他不准备让其冷下去,他要告诉勺梅,让勺梅也一同分享。于是他铺开信纸,拿起了纲笔。

亲爱的勺梅:

上次我来到你那里约会,那是我平生以来第一次与一个女人单独的零距离相处,当我拥抱你那柔软的身体的时候,我简直感到天旋地转,好像发生了八级地震。真的,那天我的魂都被你肌肤偷走了,我的一切像在云朵里飘呀飘,我真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么激动人心和美好的东西存于女人身上。而且在你身上我获得了一股强大的莫名其妙的力量,我想这一切都会成为我永恒的又是鲜活的记忆。

今天我又尝到了与你接触时相媲美的兴奋,因为我又回到了我十分想念的连队,回到了十分可爱的战士们中间。回来后,我的生活好像又有了一个新的高潮,我的生命好像又充满了许多活跃分子。一回到连队,到处充满了十足的兵味,一群生龙活虎的战士把军营装扮得很有活力,很有生气,很有挑战性。这一年多来,我身上虽然穿了一身军装,但军人的那种敢说敢为的气质已经消失得所剩无几了,剩下的只是一些书生气,军人的棱角也快磨得差不多了,让我整天感到十分不安,感到很失落,今天我才找回了我原来失去的那些东西,才找回了自我。

亲爱的勺梅:真没想到,连队的战士们还在盼望着我回连队,他们把我这个连长看得很重,看成是我们连队周围的山峰一般,由此,我深感我在战士们中间的份量,我也感到我不仅属于你,还属于这个连队,属于这个连队的战士们。

亲爱的勺梅:这次回连队是我自己要求回来的,因为我实在是喜欢与我的战士们打交道,存在于他们身上的那种心灵美我无比敬慕。我想你也会理解我的……

金贵写完信,时间也快晚上十二点了,他伸了伸双臂,扭了扭腰,披着大衣在营区内巡查了一遍,看到战士们个个睡得很香,心里格外踏实。这些战士在施工现场个个都是小老虎,偏岭隧道长达十几公里,都是一风枪一风枪打出来的,他们的毅力比钢还硬。金贵一个班一个班的巡查,有几个战士睡觉不老实,又轻轻将被子给盖上,还有一个战士将被子全部蹬在地上了,只见裤衩内的东西雄纠纠气昂扬,金贵见状非常的痛心,他们正值青春期,如果不是来当兵,正是谈婚论嫁的好时期。然而,他们为了国防建设当了兵,一当就得三年,因此他们付出了青春和热血。金贵小心翼翼地帮他把被子盖上后,脚像踩棉花似的走出了班里,他不想打断他的美梦。

金贵写的信,很快被邮差送到了勺梅手里。勺梅突然感到一股暖流在内心激烈涌动。自从那天与金贵分手后,就没有了金贵的消息,她特别渴望与原来一样有一封热情洋溢的信送到自己手中。勺梅急不可待的把信撕开,一字一句读了起来。金贵对那天约会的描述,她脸一阵阵的红了,那煽情的字眼让她双手发抖,她感到初恋是任何一种东西都不可比拟的美妙。她也是第一次与一个男人无缝拥抱,这次的接触在自己身上刻下了一个男人深深的印迹,男人让自己内心的世界宽了,视野广了,也感到自己身上有一种愉快的分子正在紧急聚集。

然而,当看到金贵主动回到了连队,她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紧紧地抓住,出气也短促了,她认为金贵太不可思议了,叫他留校傻乎乎的也不留,回来安排在机关也不安心,要回到他处在大山旮旯中的连队,如果说组织安排回连队,倒没什么,军人嘛,应该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然而你主动提出回连队,你金贵是不是有毛病?是不是革命语言革命的道理装多了点,在机关不是干得好好的吗?为何要去连队讨那份苦吃?连队整天带着穿得一身灰巴隆耸的兵开山放炮,这有什么舍不得的,有什么可以留念的,再说我们卫生队全部的伤员都是从连队送来的,要么就是断腿的,要么就是断胳膊的,十分残忍。金贵啊金贵,不知你哪根神经短路了?

勺梅把金贵给自己打的一针兴奋剂一下子甩在了天边地角,脸由红转白,急急忙忙给金贵写了一封回信,谈了对金贵这种做法不可理解,你不留学校我理解了你,今天你又要求回连队,难道自己要嫁一个整天穿得脏兮兮的男人?并且她告诉金贵不愿看到这种结局。流露了自己的彷徨。

勺梅把信发出去,心里便陷入了痛苦之中,人都往高处走,然而你金贵像水一样却往低处流,金贵啊金贵,组织把你安排在机关,你怎么不识组织的抬举。人家说战斗在基层,扎根在连队,那是宣传用的口号,你也把它当饭吃,你也太相信这些口号了。再说,组织让你到学校深造,是要培养你,看你是一块好料,也正因这样,我才把芳心交给你,把一生托附给你,然而你却去找些虱子来咬,你为什么不事先与我商量商量,问问我的态度而自行其是,自作主张?

勺梅心里受到极大的创伤,对金贵的不作为感到十分的责备和痛心。

正在这个节骨眼上,卫生队收治了一名伤员,让她浮想联翩。伤员是二连的连长,叫丁一鸣,当担架把丁连长从救护车上抬下来时,她发现盖在丁连长身上的被子被鲜血染成红旗了。

抬到外科手术室,医生们迅速围了过来,并立即做出决定,将他的粉碎性骨折的右大腿做截肢手术,这是多么残酷的现实,丁连长还处在高度的昏迷状态,也来不及跟他本人商量,更来不及跟他的家人沟通,如不及时采取截肢措施,那将影响到他的全身,后果将更为严重。

对于勺梅来讲,天天接触伤员并不奇怪,但这位伤员却触动了她的心脉,从职务上来讲,同金贵一样,连长。从单位来讲,仍然是施工连队。这是一种巧合还是一种预示?以丁连长受伤的原因来看,是排瞎炮时被飞起的石头砸伤的。金贵也不整天在开山放炮吗?前次住院也不是放炮被飞起的石头砸伤了的吗?假设丁一鸣是金贵怎么办,难道自己就绑定在一个重度残疾的人身上过一辈子继而照顾他一辈子?想着想着,勺梅流下了眼泪,她也不敢继续往下想了。

这件事对勺梅来说的确触动很大,在她面前已经出现了一个鲜明且又是一个活生生的参照物,让勺梅不去联想那怎么可能呢。勺梅从天天接触的伤员中深切的感受到,当铁道兵也太危险了,当铁道兵的基层干部那就更危险了,金贵在连队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那谁又说得清道得明呢?当然她不希望金贵会出现那些情况。但不出现那些情况,不是我勺梅说了算的,天老爷也不会听我安排。还有一个问题也让勺梅感到害怕,当给丁连长脱成光胴胴的下身消毒时,发现了他的小家伙如打瞌睡似的,焉粑皮球的倒在一边,没有像金贵那天跃跃欲试的有生气,那天要不是耐用的的确良裤子,金贵那东西早就把裤子给戳穿了。由此勺梅想到如果像丁连长那样,今后结了婚怎么办,那个东西还能不能起作用,不能起作用,那我不就一辈子活守寡?再说,没有孩子,那不是一个女人的终身遗憾吗?那起码也不能算是一个完整的女人吧。

哎,不想了。不跟金贵谈恋爱就得了嘛,何必给自己添这么多麻烦,勺梅给自己好像要爆了的轮胎打着气。她要重新考虑与金贵的实质性问题。




全部评论(0)
  • 《梦过偏岭》读后重庆市作协荣誉委员、重师大教授彭斯远重庆小说家有一个特点,就是非常注重描写政治和军事斗争的题材。因而,在这一点上留下了许多令人难忘的佳作。比如,众所周知的《红岩》和《将军决战岂止在战场..

    浏览:14070次 评论:0
    2018-06-13 06:02
  • 梦过偏岭的兴奋田培忠当春天的气息以一种强悍的姿势,正在大地迅速发酵时,在在座的各位知名人士的引领下,今天我以一种被春猛烈撞击的激动感受,又奔走于偏岭之中。为此,我再不像以前那样只是梦过偏岭。一九七四年..

    浏览:14074次 评论:0
    2018-06-13 06:02
  • 偏岭隧道已经贯通,大部份工程也将完工,火车已初通。十七连将开赴新的战场。在离开偏岭的头一天,金贵走在勺梅坟头,并将昨天写好的一封信带着深深的眷念念给了勺梅。亲爱的梅:我明天就要离开偏岭,就要离开你到新..

    浏览:13982次 评论:0
    2018-06-13 06:02
  • 勺梅的遗体正正规规地摆在殡仪馆的玻璃棺内,棺四周摆满了花卉,安详的穿着军装的勺梅遗像两旁挂了一幅挽联,铁兵壮志填胸建国防写日月英雄儿女,勺梅立志军旅献青春洒热血堪称男儿。金贵泪流满面的赶到,看到勺梅静..

    浏览:14035次 评论:0
    2018-06-13 06:01
  • 一大早,十七连来了一个不速之客的军人,中等身材,身体稍胖,一到金贵办公室就没给金贵好脸色:“你就是金贵?”“对呀,我正是金贵。”“哦,金贵原来是你所,你小子还有点良心没有?你的良心被狗吃了?你枉在部队..

    浏览:14140次 评论:0
    2018-06-13 06:00
  • 师部简易礼堂,座无虚席,热闹非凡,当值班军务参谋整理好入场队伍坐定时,嘹亮的歌声就从各个小分队唱出,拉歌也浪潮般的开始。“特务连,唱得好,唱得妙,再来一个要不要?要”!“通信连那嘛嗬嘿,来一个那嘛嗬嘿..

    浏览:14097次 评论:0
    2018-06-13 05:59
  • 勺梅收到金贵来信,比以往要晚了几天。这几天,勺梅受到感情上的煎熬,同时也感到有些失落。给金贵施加了一份心理压力,她很担心金贵看到自己固执的态度不理我了。当信发出去的第二天,勺梅从脚板心到头顶就有些后悔..

    浏览:14076次 评论:0
    2018-06-13 05:56
  • 春芝给金贵发出信后,久不见金贵回信,心里也有些不爽,本应我这种女人应该成为你金贵追求的对象,然而送上门的桃子你还不吃,端起师机关的参谋干事助理员之类架子的干部还绿眉绿眼的把我盯到,生怕我飞了,生怕我嫁..

    浏览:14008次 评论:0
    2018-06-13 05:55
  • 这段时间勺梅真是窝了一肚子火。迟迟不见金贵的声息,整天盼他的信,但就是没有他的信,这哪叫恋人关系。见不到信,勺梅生成了一股怨恨的情绪。金贵啊金贵,你最初的热情到哪儿去了?是遭强盗偷了吗?还是被狗吃了?..

    浏览:14113次 评论:0
    2018-06-13 05:55
  • 金贵从团里相亲回到连队,心里没有空过。勺梅、春芝、一婷三个女人的身影一直在脑海里萦绕着。三个女人各具特点,各有千秋。取舍哪一个都是一个难题。原认为自己不好找对象,现一下子冒出来三个摆在眼前,着实让金贵..

    浏览:13980次 评论:0
    2018-06-13 05:55
作者专栏
  • 浩子

    注册时间:2019-12-04 15:47

  • 沉香木

    注册时间:2019-11-18 21:33

  • 15228796539

    注册时间:2019-08-29 05:25

  • htnrtxq

    注册时间:2019-08-28 16:55

  • 13862318083

    注册时间:2019-08-27 18:50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邮箱:327789046@qq.com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