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梦过偏岭》(十二)
2018-06-13 05:51:25 浏览:166次 【

回到连队,金贵也受到一些风言风语的打击,打击如一瓢凉水把他的热情曾浇湿过。也曾让他彷徨过,困惑过。

有人对他回连队说三道四,说什么是出风头,争彩头,哪个不晓得留在军校当教书匠安逸呢,为什么金贵偏要回部队?哪个不晓得连队艰苦,为什金贵偏要回连队?金贵绝不是傻瓜蛋,难道金贵思想觉悟就那么高,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就不怕被虎咬上一口,目的还不清楚吗,这是金贵在捞政治资本,争荣誉,这里面有他更大的野心,在基层连队作个样子,从中拿到一块金字招牌,是等领导提拔他,想早日当上营长、团长,金贵已经从排长跨过副连长的职位,坐直升飞机提到连长,把他同年入伍的战友和他的老乡都抛在后面了,他还不满足,看来金贵不捞足好处是绝不收兵的。还有金贵自以为是,读了两天书就不得了啦,十七连非要他才能运转?好像是离开了他这个红萝卜就出不了席。他走后,十七连在李云的带领下,还不是照常运转得好好的。

这些话传到金贵耳朵里,让金贵真不是滋味,简直是想呕吐。明明自己没有这些想法,却张冠李戴给自己栽了一坨。给本来为勺梅的来信心情就不好的金贵又带来了连夜雨,他感到人言可畏,有人就是这样,自己不去做,反而说三倒四,还不准别人去做,自己做不到,还不让别人去做到,甚至在里面挑骨头。但这些满身带着刺的说法,对金贵的肌肤也带来一定程度的伤害。同时这些话还带有迷惑性,不明真像的人还以为真是那么回事。

面对这些非议,金贵认真思考起来,难道我下的这两步棋下错了,我这个兵在前面冲冲杀杀,有人还不给我车马炮,反而用炮来轰我,用车来碾我,用马来撞我,他感到奇怪了,我在军校教书,我坐机关,反倒认为是正常的了。

在非议面前,金贵也开始怀疑自己的行为,开始打起了退堂鼓,我金贵为了啥呀,不就是为了跟我出生入死干了几年的战士吗,不就是为了这条铁道吗,不就是为了这套军装吗,人哪个不会享受,难道我金贵就没有长享受的细胞?你看为了连队,为了战士,勺梅也不理解我了,要跟我闹别扭了。的确金贵面临的是火上浇油,自己不该这样冲动,不该这样躁动,也不该这样盲动地回团里,回连队。

这天营里谭教导员戴着安全帽来到工地,问金贵最近如何,有何想法?金贵真想一咕鲁把心中的苦恼向教导员倒出来,并申请到团里工作,那怕是到团里管理股当个管撮箕扫把的管理员也行,但金贵欲言又止,他不想给教导员找麻烦,自己又是主动下到连队来的,没下来好久,就要提出回机关,别人认为这真是开玩笑,还会添油加醋地说,你看金贵受不了那份苦,又要求回机关了,还有可能别人会这样说,金贵看到连队捞不到什么好处,又要求回去了,这又把自己置于另一个问题的难堪地步。所以金贵带着这样的顾忌,没有把自己现在遇到的非议告诉谭教导员,不想让教导员为自己费心。

“教导员,最近还好的,谢谢首长的关心。”金贵为此故作平静地回答。

教导员拍了一下金贵的肩膀:“那好,既来之,则安之。不对。应该是,既来之,则干好之。”

谭教导员的话,是有针对性的。最近他也听到有关金贵的言语,他感到传言的话用在金贵身上八杆子都打不着,金贵为了基层连队舍弃了坐机关的机会,到连队加强基层连队的建设,这有什么不好?即使金贵为了争荣誉,争荣誉那也是为部队争荣誉,为铁道兵争荣誉,这又有什么不好?即使金贵想当营长、团长,争取上进,为部队担负更多更大的责任,这又有哪点错?不想当将军的兵,难道就是好兵?于是,谭教导员对这些非议,不屑一顾,在金贵面前用不着费口舌去给他讲什么大道理,他相信金贵有能力,有心理素质来承受那些莫须有的“罪名”。谭教导员只是笼统的告诫了金贵一句:“既来之,则干好之”。

谭教导员想对了。金贵这几天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没有在人言人语中低下头去,而是破泣为笑。他认为议论的人有些是不了解情况,信口雌黄。有的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一一没安好心,故意打击我金贵,把我脑子搅乱,打乱我的阵脚,从而使我金贵不安心部队,不安心工作,甚至让我金贵在精神上一蹶不振,看我金贵的笑话。但也不排除有好心者,用激将法来刺激我金贵,让我金贵努力走下去,去实现自己的梦想。也有人是没长脑袋的人云亦云,不管怎么,金贵现在想通了,想明白了,我走我的路,让别人去说吧。

金贵虽然从骨子里就热爱兵,喜欢兵,把兵视为自己的阶级兄弟。但兵也使他头疼过,怨恨过。最近两件事,差点把金贵的肺气炸了。金贵洗的一条裤子晾晒在外,被一个战士偷偷地剪了一条口子,故意让金贵出丑难堪,事后查明,是三班一个战士所为,那战士因与一战士发生矛盾,动手打了别人,受到金贵的严厉批评,并给予了行政警告处分,于是,对金贵耿耿于怀,干起傻事来。

这还不算,让金贵更为恼火的是,部队施工正在大干快上之时,有两个战士怕苦怕累,居然装起病号压起床板来,连队工作本来很紧张,一个钉子一个眼,一个萝卜一个坑,任务非常繁重,这不是给大会战出难题吗?遇到这些,金贵反复谈话,反复做思想工作,但有时收效甚微,金贵对此感到厌倦,厌烦,厌恨。他也曾动摇过自己扎根基层的信心,想一走了之,眼不看心不烦,他感到连队的思想工作和管理工作婆婆妈妈,没完没了,太难做了,个别战士太不听话了,太费神经了。如果在军校,在机关就没有这么多哆二八嗦的事了。有时做战士的思想工作口水都讲干了,好话都说尽了,但个别战士就是不买账,这只耳朵进,那只耳朵出,金贵真想上去揪掉他一只听不进话的耳朵甩了,甚至想上去煽他两耳光才解恨。但金贵虽有这些类式的军阀作风的想法,但没有付诸实施,仍然不放弃,不抛弃。对战士的不礼行为,先叫排长,副指导员谈谈做好工作,讲明道理,消解矛盾。对装病号压床板怕苦怕累的,除做好耐心的思想疏导工作之外,还叫炊事班按时做好病号饭端到床头,用真情去感化后进战士。

对连队先后出现的有思想毛病的战士,虽然给金贵带来不少麻烦,但他认为,战士有差别,有差别就应该有差别的对待。个别战士犯事,那也不奇怪,部队是个四面八方汇集起来而组成的大家庭,不可能每个人脑袋里都想一样的东西,虽然个别战士的行为有些可恨,那只是一时的,有时间段的,同时通过做工作也是可以改变的。尽管有时给金贵的是不悦,金贵仍一如既往、一往情深地对待每一个战士,那怕是掉队的战士。他还认为,战士是部队之本,是十七连之本,是贯通偏岭隧道之本,我们没有理由不爱他们。




全部评论(0)
  • 《梦过偏岭》读后重庆市作协荣誉委员、重师大教授彭斯远重庆小说家有一个特点,就是非常注重描写政治和军事斗争的题材。因而,在这一点上留下了许多令人难忘的佳作。比如,众所周知的《红岩》和《将军决战岂止在战场..

    浏览:160次 评论:0
    2018-06-13 06:02
  • 梦过偏岭的兴奋田培忠  当春天的气息以一种强悍的姿势,正在大地迅速发酵时,在在座的各位知名人士的引领下,今天我以一种被春猛烈撞击的激动感受,又奔走于偏岭之中。为此,我再不像以前那样只是梦过偏岭..

    浏览:157次 评论:0
    2018-06-13 06:02
  • 偏岭隧道已经贯通,大部份工程也将完工,火车已初通。十七连将开赴新的战场。在离开偏岭的头一天,金贵走在勺梅坟头,并将昨天写好的一封信带着深深的眷念念给了勺梅。亲爱的梅:我明天就要离开偏岭,就要离开你到新..

    浏览:165次 评论:0
    2018-06-13 06:02
  • 勺梅的遗体正正规规地摆在殡仪馆的玻璃棺内,棺四周摆满了花卉,安详的穿着军装的勺梅遗像两旁挂了一幅挽联,铁兵壮志填胸建国防写日月英雄儿女,勺梅立志军旅献青春洒热血堪称男儿。金贵泪流满面的赶到,看到勺梅静..

    浏览:148次 评论:0
    2018-06-13 06:01
  • 一大早,十七连来了一个不速之客的军人,中等身材,身体稍胖,一到金贵办公室就没给金贵好脸色:“你就是金贵?”“对呀,我正是金贵。”“哦,金贵原来是你所,你小子还有点良心没有?你的良心被狗吃了?你枉在部队..

    浏览:158次 评论:0
    2018-06-13 06:00
  • 师部简易礼堂,座无虚席,热闹非凡,当值班军务参谋整理好入场队伍坐定时,嘹亮的歌声就从各个小分队唱出,拉歌也浪潮般的开始。“特务连,唱得好,唱得妙,再来一个要不要?要”!“通信连那嘛嗬嘿,来一个那嘛嗬嘿..

    浏览:162次 评论:0
    2018-06-13 05:59
  • 勺梅收到金贵来信,比以往要晚了几天。这几天,勺梅受到感情上的煎熬,同时也感到有些失落。给金贵施加了一份心理压力,她很担心金贵看到自己固执的态度不理我了。当信发出去的第二天,勺梅从脚板心到头顶就有些后悔..

    浏览:163次 评论:0
    2018-06-13 05:56
  • 春芝给金贵发出信后,久不见金贵回信,心里也有些不爽,本应我这种女人应该成为你金贵追求的对象,然而送上门的桃子你还不吃,端起师机关的参谋干事助理员之类架子的干部还绿眉绿眼的把我盯到,生怕我飞了,生怕我嫁..

    浏览:159次 评论:0
    2018-06-13 05:55
  • 这段时间勺梅真是窝了一肚子火。迟迟不见金贵的声息,整天盼他的信,但就是没有他的信,这哪叫恋人关系。见不到信,勺梅生成了一股怨恨的情绪。金贵啊金贵,你最初的热情到哪儿去了?是遭强盗偷了吗?还是被狗吃了?..

    浏览:159次 评论:0
    2018-06-13 05:55
  • 金贵从团里相亲回到连队,心里没有空过。勺梅、春芝、一婷三个女人的身影一直在脑海里萦绕着。三个女人各具特点,各有千秋。取舍哪一个都是一个难题。原认为自己不好找对象,现一下子冒出来三个摆在眼前,着实让金贵..

    浏览:161次 评论:0
    2018-06-13 05:55
作者专栏
  • 河边草

    注册时间:2007-10-29 06:52

  • 老田地

    注册时间:2010-08-14 19:11

  • MM听雨

    注册时间:2008-05-25 11:38

  • kss

    注册时间:2007-11-03 21:42

  • 2604746963

    注册时间:2013-01-18 16:03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1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