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梦过偏岭》(十七)
2018-06-13 05:52:52 作者: 来源: 浏览:183次 【

经过一个星期抢救,现场全部处理完毕。原来十四连所承担的开挖路基任务一直完成得不理想,为此他们实行三班倒,没想到在凌晨山体土石大量的往下滑,连长见状,立即叫四十来号干部战士紧急辙离,大部份已撤出,正在后面组织撤离的连长和两名战士被轰然而下的土石所淹埋,从高处翻滚而下的石头也把十多个战士砸得头破血流。这是全团多年来没有发生过的一次重大事故。参加抢险的部队为此也于生死不顾全力投入,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了正常的工作秩序。

师里对参加抢险的部队给予了高度肯定,特派出文艺演出队前往各抢险连队巡回慰问演出,鼓舞士气。春芝听说要到曾经锻炼过的十七连,她兴奋不已。

在锻炼完回到演出队那几天里,春芝的脑袋可以说天天在十七连那里打转转,战士们表现出的那些十分可爱可笑的镜头,让她无法淡忘。如在施工间隙,一群战士围在一块大石头呼叫连天的掰手腕,拿着一根木杠子拉或顶争输赢,赢了的一方欢天喜地,把上身衣服脱光了,抛在空中,输的一方不服气地垂头丧气,相互责备,并跃跃欲试要重来。干部也直接参与,摇旗呐喊,使整个工地呈现出了一派热气腾腾的景象。

还有,在施工中排与排、班与班暗地进行比赛,谁都不愿输,谁也不服输,总想争第一,拿冠军。战士们也十分讲究艰苦朴素,施工的服装已经破烂不堪了,也不想甩去,就连男人的行头都快露出来了,也还让裤子坚持。有一次春芝就遇到这样的情况,一战士的那东西己从破烂的裤子中大胆地跑了出来,其他战士朝他哇哇的叫,他只顾手上的活儿,还不知大家笑的什么,他突然发现了自己的小家伙走光,脸刷的一下红了,特别是他看到现场有俩女演员在注视着他,他更不好意识了,一下子蹲在地上,把可爱的小家伙迅速给隐蔽了。连队有一位当了八年老班长的老兵,也让春芝感动。爱人来到连队探亲,连队为他俩在营部找了一间临时夫妻房,头几天班长带她一起上班施工,后几天又叫爱人把连队所有战士脱下的脏衣服一一洗了,老班长在爱人探亲十五天中,没让她过一天清闲的日子,把她编成连队的一员了。

金贵也让春芝心潮涌动,这种涌动让她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她好像被金贵的气质所感动,又好像被金贵敢说敢为的军人作风所感染,又好像被金贵那谈吐自如又有说服力的语言所吸引,又好像被金贵关心人体恤人的胸襟所折服。她一想到他,周身许多细胞都在躁动,都在鼓掌,都在呐喊。她有时还真想让金贵把一双大手伸过来围在腰际,自己扑向他宽大的胸怀,听他的心跳,感知他的体温。在连队,春芝还深深地感到了金贵那颗爱兵如子的心,时时处处为兵着想。比如,有一个战士家里来信说父亲病了,需要钱,战士的津贴每月只有六元钱,不可能拿出更多的线寄回家去,于是金贵把一个月的工资六十元瞒着战士给他家寄了去,待他父母来信说钱已收到,那战士还不知怎么回事,这种对战士的爱是真切的爱。春芝深知,自己出生在农村,父母也多病,他们需要一个好女婿来关心他们,如果说找到金贵,金贵那肯定是可以伸出大拇指的好女婿,再加上金贵也出生在农村,农村人与农村人有共同语言,对农村的环境也适应,如找个城里人,对农村到处脏兮兮的环境可能脚都不敢下,农家饭也不敢动筷子,这样的话,找个长得光光生生如招贴画似的白面书生的城里人有什么用呢?这可是找男人,不是找好看的玩具,她对女兵们“嫁给农民晒太阳,嫁给军人守空房,嫁给工人穿花衣裳”的说法不屑一顾。

春芝无疑对金贵充满好感,甚至充满喜欢。这次又可以奔向他的身边了,又可以进行眼神交流了,这让春芝格外的激动和喜出望外。

来到连队,站在欢迎队伍前面的巴掌拍得啪啪响的金贵,春芝一眼就发现了他,她发现金贵好像瘦了些,脸也变得长了些,她突然心痛起来,她不想金贵有任何的变化,有任何的改变。

金贵也在春芝下车时发现了她,他看到春芝依然是那样赏心悦目的面容,扎得一根长长的又粗又壮的辫子垂在她瓜子脸的两边,衬托出了她朴实的灵气。

春芝突然又现身连队,金贵感到很意外。当春芝离开连队就想,置身于师里的大家闺秀,不可能再到大山里来了,自从春芝离开连队那一天,他就没有想到有可能见到她。她走时,口口声声说对我金贵印象好,这只是出自于一种客套话,客套话是不能当真的,这一点我金贵有自知之明,这一点我金贵也是坚信不移、坚定不移。她对我印象好,她不可能嫁给我这个基层的泥腿子干部吧,像春芝这种又大方又赖看的女人,早就被师里的哪个参谋哪个干事或哪个助理员给号紧了,我可能成了她泥巴墙上的影子了。她走时我说我去看她,那也是出自于客套话或出自于一种对现实、对美的冲动,或者出自于一种礼貌。

所以,金贵的眼睛与春芝的眼睛在空中发生碰撞的那一瞬,没有火花在金贵的眼前出现,只是提起腮帮子对她做出了淡淡的一笑。

金贵并不是不喜欢春芝,在她刚到连队锻炼没几天,从春芝的言谈举止中,就发现她是一位好姑娘,她的好多地方自己都很喜欢,比如说她的大气,热情,朴实。这些都是他所需要的,所看重的,如果娶上她那可是十分难得的福份,找一个小家子气、对人冷若冰霜的女人作媳妇,那可是倒霉了,一辈子都有可能不会缺少磕磕碰碰的事。说不好为点小事都要闹翻天,要么几天都不跟你说一句话,要么睡觉时把屁股对着你,你想干那事都干不成,要么跑到娘家躲起来,这种女人思想工作很难做,思想工作虽是部队的优势,也是金贵的强项,但口水讲干了,她可能半句话都听不进去,或者是这只耳朵进,那只耳朵出,这是男人非常恼火的事。

金贵好像钻在春芝肚子里看穿了她的一切,他敢肯定对春芝没有看错,做个媳妇肯定是对男人巴心巴肠的那种,又是心地善良贤惠的那种。但是自己好像是癞蛤蟆吃天鹅肉——不敢想。自己是一个农村家庭的子弟,哪能高攀这种女人呢,何况别人是一个脸蛋长得好看、且又是吃文艺饭的女人!

金贵其实想错了,春芝不是那种看不起基层干部的那种人,金贵已被春芝纳入她的白马王子的候选人之一了,在春芝离开十七连时自己暗暗地总结两条收获。一是思想得到了锻炼,被连队火热的生活灼得滚烫滚烫的;二是认识了金贵,看到了他如金似贵的心灵。她回演出队试图想给金贵去封信,谈谈体会,说说感想,聊聊收获,然而,她一则还没抽出空来,回去后一直忙里忙外,为国庆节准备节目;二则心里还是有些顾虑,怕他已经有了老婆或者有了相爱的人,自己再去充当第三者,那可是不道德的。还有即使他没有老婆或没有恋人,我作为一个女人家,先提出似乎有些过于冒昧。于是信在客观不允许和在主观不努力的情况下流产了,在春芝手里没有形成一个字的文字。

春芝跟金贵握手之后,把金贵拉在一边,脸堆着笑对金贵说:

“你说你要来找我,怎么没见你大连长的身影啊。”

这一问,问得金贵真不好说,当时只是说说而已,怎么春芝还当成裁缝的脑壳——当真(针)了?金贵根本就没有准备去找她,只是把她当成浮云一般流过。金贵面对春芝的提问,只好对她微微一笑:

“还没来得及,没来得及。”

金贵也有金贵的难言之隐,一则怕春芝瞧不起自己,虽然在连队她对自己很关注,但她肚子里对我装些什么不得而知。二则勺梅的事还没有摆平,在还没有完全的说法面前就开始去找第二个,这有点是脚踏两只船心花的人。听人说,在谈恋爱时脚踏两只船的人是很不道德的。因此,他想把双脚踏在一只船上,做一个很高尚有品德的人。

与勺梅的事,金贵还真没摆平。他抢险回连队,勺梅的信就被通信员规规矩矩摆在办公桌上,信上沾了一层灰尘在上面,金贵见状,暗地里骂起了通信员:兔崽子,信上的灰尘,咯老子都不擦一擦,是不是让我与勺梅的感情也沾上灰尘?

金贵对勺梅这封信并不是像原来那么激动,原来看到勺梅的来信,急不可待的两爪把信封撕开,一字一句品读她的来信,同时读到亲热处,金贵下面的东西也毫不掩饰的随着信的节拍而张扬起来,鼓起劲来。

为什么金贵今天收到勺梅的来信会这样毫无感觉、没有刺激到他的神经呢?金贵在艰难困苦的抢险中受到前所未有的劳累,这不是主要原因。主要是勺梅在前封信中流露出对金贵主动到连队的不理解,金贵看到了勺梅在爱情的十字路口上有些摇摆了。这样,对金贵多多少少有些打击,本来自己是农家子弟,喜欢干一些具体的事儿,不喜欢在机关接电话或写文章爬格子。到连队这有什么错,无非辛苦一点,觉少睡一点,但与兵在一起心里踏实。

所以,勺梅的来信不用看,也会猜出几分。金贵是躺在床上看完信的。没有猜错,的确勺梅还有疑虑,仍然持有原有的态度。

勺梅信的真正意思,没有得到金贵的真正理解,当金贵把勺梅的信还未读完,心中就掀起了波澜,勺梅你也太有偏见了,当兵在哪里当不是一样吗?非要追求一个完美,非要把所有的考虑得完完全全、周周到到。非要把基层连队看成是不能过日子的地方,是折磨人的地方,你看这么多基层干部都不是照样的走过来了,还担心吃不好睡不好,你看,哪个基层干部少了一个鼻子耳朵,还说连队有危险,当铁道兵本身就有危险,但危险也不可能完全光顾到我一个人头上嘛。当兵嘛,怕什么,怕的话就不要来当兵,怕的话就更不要来当铁道兵。勺梅啊,你也想得太多了。

勺梅的信显然给金贵带来了烦恼,他想抽烟来缓解一下,当拿出一支烟放在嘴角准备点时,他突然感到今天烟的味道苦极了,于是从嘴里一下扯了出来,将烟拧得粉碎,用力一下扔在地上,心里冒出了一句哀声叹气的话:

“哎,勺梅啊勺梅,你怎么这样不理解我金贵?”

金贵发现,有一个危机在悄然蠕动,他已经闻到了一种不和谐的音符正在响起,从远处发出的雷声正向自己猛烈地、又是无情地砸来,他感到他站在孤岛上,看不到灯光,只有黑暗向自己压来。他这时真的想有一个女人来理解他。

慰问演出在连队操场进行,化了妆的春芝,楚楚动人,眉毛也浓了,眼睛也大了,嘴唇也红了,头发也飘逸了,手也长了,腿也长了,简直是一朵站在水里的莲花。当她一出场,掌声四起,久久没有停下来,那柔软的身体所展示出的舞姿让干部战士目不转睛,她用肢体语言表达了军中的一段难分难舍的爱情故事,这好像是给金贵演的,这也好像在向金贵倾诉爱的故事,然而这一切金贵没有领会,春芝也只是给了金贵一种词不达意的舞姿。

慰问演出完后,金贵向每个演员一一握手感谢,在握到春芝的手时,也如蜻蜓点水的那样轻描淡写,没多停一会,就把手抽走了,春芝满以为金贵的大手会对她紧紧的握住,而且还会多停留一会,同时眼睛还会饱含深情注视着自己,然而金贵的举动与她想象的大相庭径,使春芝感到一种冷漠在身上快速的流过,也好似陌生人从身边走过。春芝对金贵的不良表现,实在是感到太意外了。在连队锻炼时,你金贵对我可以说是情有独钟,有一种偏爱来自你金贵心底。劳动虽然很累,但我心里却感到一种甜甜的味道,一种温暖飘然而至。如今金贵给自己的全是冷漠。春芝来时抱有一颗激动的心也不知跑到那儿去了。这次勺梅本想在金贵身上获得一点喜悦,一点兴奋的因子,但都让春芝大失所望,大为惊叹,春芝好像在对自己反复说:金贵你怎么了?




全部评论(0)
  • 《梦过偏岭》读后重庆市作协荣誉委员、重师大教授彭斯远重庆小说家有一个特点,就是非常注重描写政治和军事斗争的题材。因而,在这一点上留下了许多令人难忘的佳作。比如,众所周知的《红岩》和《将军决战岂止在战场..

    浏览:193次 评论:0
    2018-06-13 06:02
  • 梦过偏岭的兴奋田培忠  当春天的气息以一种强悍的姿势,正在大地迅速发酵时,在在座的各位知名人士的引领下,今天我以一种被春猛烈撞击的激动感受,又奔走于偏岭之中。为此,我再不像以前那样只是梦过偏岭..

    浏览:187次 评论:0
    2018-06-13 06:02
  • 偏岭隧道已经贯通,大部份工程也将完工,火车已初通。十七连将开赴新的战场。在离开偏岭的头一天,金贵走在勺梅坟头,并将昨天写好的一封信带着深深的眷念念给了勺梅。亲爱的梅:我明天就要离开偏岭,就要离开你到新..

    浏览:196次 评论:0
    2018-06-13 06:02
  • 勺梅的遗体正正规规地摆在殡仪馆的玻璃棺内,棺四周摆满了花卉,安详的穿着军装的勺梅遗像两旁挂了一幅挽联,铁兵壮志填胸建国防写日月英雄儿女,勺梅立志军旅献青春洒热血堪称男儿。金贵泪流满面的赶到,看到勺梅静..

    浏览:178次 评论:0
    2018-06-13 06:01
  • 一大早,十七连来了一个不速之客的军人,中等身材,身体稍胖,一到金贵办公室就没给金贵好脸色:“你就是金贵?”“对呀,我正是金贵。”“哦,金贵原来是你所,你小子还有点良心没有?你的良心被狗吃了?你枉在部队..

    浏览:208次 评论:0
    2018-06-13 06:00
  • 师部简易礼堂,座无虚席,热闹非凡,当值班军务参谋整理好入场队伍坐定时,嘹亮的歌声就从各个小分队唱出,拉歌也浪潮般的开始。“特务连,唱得好,唱得妙,再来一个要不要?要”!“通信连那嘛嗬嘿,来一个那嘛嗬嘿..

    浏览:195次 评论:0
    2018-06-13 05:59
  • 勺梅收到金贵来信,比以往要晚了几天。这几天,勺梅受到感情上的煎熬,同时也感到有些失落。给金贵施加了一份心理压力,她很担心金贵看到自己固执的态度不理我了。当信发出去的第二天,勺梅从脚板心到头顶就有些后悔..

    浏览:192次 评论:0
    2018-06-13 05:56
  • 春芝给金贵发出信后,久不见金贵回信,心里也有些不爽,本应我这种女人应该成为你金贵追求的对象,然而送上门的桃子你还不吃,端起师机关的参谋干事助理员之类架子的干部还绿眉绿眼的把我盯到,生怕我飞了,生怕我嫁..

    浏览:185次 评论:0
    2018-06-13 05:55
  • 这段时间勺梅真是窝了一肚子火。迟迟不见金贵的声息,整天盼他的信,但就是没有他的信,这哪叫恋人关系。见不到信,勺梅生成了一股怨恨的情绪。金贵啊金贵,你最初的热情到哪儿去了?是遭强盗偷了吗?还是被狗吃了?..

    浏览:191次 评论:0
    2018-06-13 05:55
  • 金贵从团里相亲回到连队,心里没有空过。勺梅、春芝、一婷三个女人的身影一直在脑海里萦绕着。三个女人各具特点,各有千秋。取舍哪一个都是一个难题。原认为自己不好找对象,现一下子冒出来三个摆在眼前,着实让金贵..

    浏览:191次 评论:0
    2018-06-13 05:55
作者专栏
  • 河边草

    注册时间:2007-10-29 06:52

  • 老田地

    注册时间:2010-08-14 19:11

  • MM听雨

    注册时间:2008-05-25 11:38

  • kss

    注册时间:2007-11-03 21:42

  • 2604746963

    注册时间:2013-01-18 16:03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