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长篇小说《梦过偏岭》(二十三)
2018-06-13 05:55:03 浏览:13957次 【

金贵从团里相亲回到连队,心里没有空过。勺梅、春芝、一婷三个女人的身影一直在脑海里萦绕着。三个女人各具特点,各有千秋。取舍哪一个都是一个难题。原认为自己不好找对象,现一下子冒出来三个摆在眼前,着实让金贵没有想到。


今天是星期天,金贵吃了早饭,到各个班转了一圈回到办公室,抽着烟准备继续埋头思考怎样处理这三个女人的问题。


“报告。”


宏亮的声音把金贵的思路打断了。


听得出,来人是一班长的声音。一班长是全连著名的大炮,说话像打机关枪一样一直连发,只要有他在,别人说话的机会就不多,且声音大得像高音喇叭。长得牛高马大,施工的劲儿简直是使不完。


“请进,一班长有何贵干?”


“我要给连长报告,我要向连长检讨,我对不起连队,对不起组织的培养,对不起班长这个职务……”


好家伙,啪啪,一连串的对不起,一连串的检讨,把金贵都搞晕了。是他们班发生大事了?不可能,我刚到他们班去转了的,没见异常情况,怎么这么快就钻出故事来。


“来来来,快把炮筒子放下,先抽支烟再放炮好不好?”金贵迅速递上一支烟,并亲自给他点了火。


一班长巴拉了几口继续说:


“连长,我这个人你是知道的,对班里工作我可是用了心的,管理也不算是不严格,每个战士的思想动态我也是注意到了的,我也是很关心他们,他们的活我经常帮他们干,可是个别……可是个别人仍对部队纪律置若罔闻,置之度外,我行我素。”


金贵越听越晕了。“你说的什么呀?”


“连长,我一个党员,真有点内疚,我没有带好全班,我有责任,我没有资格再当这个班长了,请连长撤了我这个班长职务吧。”


金贵正郁闷着咧,见一班长放些大炮在这里,心里更不痛快。放大了声调:


“一班长,你说些什么呀,说了一大堆屁话,我一句都没听得明白,光说有责任,撤你职,你小子总得说出个原因呀。”


一班长见连长发了火,心里马上产生一种畏惧感。


“我……我们班杨二虎有手表,今天还偷偷摸模戴在手上,被我发现了。我批评他,还满不在乎,他说戴手表只准干部戴,就不准战士戴了?戴手表掌握一个时间有什么错?部队这些不适宜的规矩早该废除了。杨二虎戴手表的行为,完全违背了部队的纪律,不仅如此,还振振有词说得理直气壮。请连长给予杨二虎处分,这种行为应该在全连进行整治,不然今天杨二虎戴块手表,明天张小二买个收音机,后天王小二穿双皮鞋,再后来周小二蓄个大包头,那不把连队搞乱套了,我们先进连队还有什么戏唱?”


金贵把还有大半支没抽完的烟往竹筒子烟灰缸里一杵:


“还有这种事?”


杨二虎是沿海人,前不久探亲带了一块走私表回来,部队不允许战士戴手表的规定,他是知道的,但在沿海一带戴手表并不是什么稀奇事,太普遍了,于是他带回连队一块,平时都放在小包裹里面,今天趁周末休息戴着玩玩,没想到刚戴在手上,就被四周长着眼睛的班长发现了。班长把他很狠的刮了一顿。但他心里实在是不服。


金贵没想到部队会冒出这样的问题。见一班长气粗粗的立在一旁,金贵马上安慰道:


“好了,这事我知道了。你的做法是对的。你先回去,我们会做出处理的。”


“是。”


一班长双脚一并,向金贵敬了一个礼,便离开了金贵办公室。


金贵又陷沉思之中。部队三令五申强调纪律,但杨二虎公然挑战部队纪律的严肃性,这种行为是严重的,部队如果没有铁的纪律,那可是一盘散沙,打仗怎么打得赢。应该给杨二虎行政警告处分。但金贵又一想,为这点事给杨二虎处分哪也太过分了吧。再说部队的纪律规定也应与现实一致起来,该改的要改。如不允许战士拥有收音机,那是可以理解的,怕战士用收音机收听敌台,影响部队的政治倾向,这应该是坚决不准的。如不允许战士穿皮鞋,这个就值得考虑了。休假时也不许战士穿皮鞋?探亲回家穿一穿有何妨。前段时间,部队受到地方小青年穿小裤腿的影响,个别战士也把部队的大黄裤腿给改小了,这是坚决不许的,这样会严重影响部队的军容风纪。部队不允许蓄长发,也是应该的,大家把头发蓄得超过两厘米,部队拉出去就给老百姓一个流氓地痞的感觉,这就不好。但不允许戴手表就值得考虑考虑了。


部队的一些观念也应改变,战士提干了不能马上穿四个兜的干部服,不能马上戴手表,不能马上穿皮鞋。如果这样,别人会笑话,说你真是官迷心窍,刚提干就耍起派头来。其实提了干就应该享受干部的待遇。


金贵也是受到部队一种潜规则所影响的人。十月份提成排长,正好遇到发冬服,给他发了四个兜的,他不敢穿,仍然穿两个兜的战士衣服坚持了整整一年。虽然时而打开包裹看看四个兜的服装,但也不敢公然穿在身上,只能当欣赏品欣赏。在年底探亲回家,在途中才换成四个兜的干部服,在归队途中又把服装换回来了。待一年后,在干部战士心目中认为是干部了,金贵才偷偷摸摸的把干部服穿在身上,于是乎人家认为你很谦虚,很低调。


从这些情况看,杨二虎虽然违反了部队纪律,但没有造成大的影响,不应该大动干戈,在与指导员商量之后,决定不予处分,找他谈一次话,将手表由连队收起来为他妥善保管,待他退伍时还他就行了。


为了妥善处理此事,防止一班长有抵触情绪,金贵专门找了一班长谈了一次话。一班长一听到连队对杨二虎如拌稀泥般的软处理,就开始啪啪的放起炮来。质问金贵:


“连长,连队要不要坚持原则,明明违反纪律了,还不做出严肃的处理,连队的正气到哪儿去了?连队敢不敢向坏人坏事作坚决的斗争,如不做出处分的处理,那就是对全连干部战士共同创造荣誉的抹杀,是对全连干部战士积极性的极大打击。”


耶,一班长把一顶顶高帽子往连队头上扣。金贵明白,帽子大部份是给自己扣的。因为他对自己对另一件事情的处理也有意见。原因是六班一战士丢了五块钱,当连队追查时,钱被人甩出了来,于是就有人怀疑是某某战士干的,几个班长就请求金贵予以深入的调查,把内鬼抓出来示众,而金贵没有这样做。只是在全连开展了一次法纪教育就罢了。金贵是这样认为的,战士思想觉悟的提高是一个渐进过程,且战士们从不同的地方来,从不同的领域来,生活习气,思想意识都有所不同。不能完全强调一致性,正因为有差异才形成了有个性的个体,同时思想觉悟的提高,还依赖于政治教育。再说做部队的管理工作也好,做部队的思想工作也好,都要保护好战士的自尊心,人怕伤心,树怕伤皮,一旦把偷钱的战士查出来,这个战士就会失去他的积极性,就会影响他当兵这几年,也就是说我们把他推到了另一面,从此他就被战士们瞧不起,在连队干部战士面前也无地自容抬不起头来。到那时连队就很难做好他的思想转化工作。换句话说,就是把他往火坑里推。事实证明金贵这种所谓的放纵的思想工作是很有效的。那位被怀疑的战士觉醒了,手脚也干净了,工作也努力了。但这一回战士戴手表的事又见金贵撒手不管,一班长有些气愤了。


金贵对一班长说,你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出发点也是为了连队好,为了连队有一个好的纪律,好的风气。这一点金贵给予了他高度评价。同时也指出,在处理具体问题上要具体对待,不要把处分当成杀手锏,动不动就给予处分,正如别人所说,处分一个提着走,处分两个挑着走,处分三个背着走,处分多了就失去了处分的应有之义,处分不是目的,教育才是根本。处分杨二虎如同菜板上切土豆那么简单容易,但会处分掉他在部队的上进心,看远一点,他背上一个黑锅,对他一辈子都是一个疙瘩。这叫因小失大,可以说是得不偿失,再说事就这么个事,没有造成什么影响,拿这点事动刀动枪,那就没有什么必要了。


金贵搂着一班长的肩膀问道:


“一班长,你说是不是?”


一班长以很慢的速度点了几个头。一班长听了金贵耐心的说服,窝在肚子里的气也消了一大半,原认为通过连队给予杨二虎的处分,也正正班上的风气,今后我这个班长也好管了。没想到连长站得高看得远,看到了一个战士今后的前途。


金贵继续说:


“一班长,现在有两把椅子,一把是你的兵杨二虎的椅子,一把是我这个连长的椅子,你是杨二虎,你希望连队给你处分吗?你是连长,想把杨二虎一棍子打死吗?”


金贵好像还有道理没有讲明白一样,继续说:


“当连长不爱兵是不成的,你不爱他,反过来他就不爱你,你给了他多少,他就会给你多少,甚至他还会多给你。当班长也何尝不是如此呢。”


一班长见连长讲得头头是道,有板有眼,心里彻底服了。


“连长,你不要再说了,我明白了。”一班长找金贵要了一支烟,一溜烟地跑了。


“回来,跟我回来,你小子,现在还想不想当班长?”金贵想喊住他。


“要的……要的。”一班长头也不回了。





全部评论(0)
  • 《梦过偏岭》读后重庆市作协荣誉委员、重师大教授彭斯远重庆小说家有一个特点,就是非常注重描写政治和军事斗争的题材。因而,在这一点上留下了许多令人难忘的佳作。比如,众所周知的《红岩》和《将军决战岂止在战场..

    浏览:14043次 评论:0
    2018-06-13 06:02
  • 梦过偏岭的兴奋田培忠当春天的气息以一种强悍的姿势,正在大地迅速发酵时,在在座的各位知名人士的引领下,今天我以一种被春猛烈撞击的激动感受,又奔走于偏岭之中。为此,我再不像以前那样只是梦过偏岭。一九七四年..

    浏览:14047次 评论:0
    2018-06-13 06:02
  • 偏岭隧道已经贯通,大部份工程也将完工,火车已初通。十七连将开赴新的战场。在离开偏岭的头一天,金贵走在勺梅坟头,并将昨天写好的一封信带着深深的眷念念给了勺梅。亲爱的梅:我明天就要离开偏岭,就要离开你到新..

    浏览:13963次 评论:0
    2018-06-13 06:02
  • 勺梅的遗体正正规规地摆在殡仪馆的玻璃棺内,棺四周摆满了花卉,安详的穿着军装的勺梅遗像两旁挂了一幅挽联,铁兵壮志填胸建国防写日月英雄儿女,勺梅立志军旅献青春洒热血堪称男儿。金贵泪流满面的赶到,看到勺梅静..

    浏览:14013次 评论:0
    2018-06-13 06:01
  • 一大早,十七连来了一个不速之客的军人,中等身材,身体稍胖,一到金贵办公室就没给金贵好脸色:“你就是金贵?”“对呀,我正是金贵。”“哦,金贵原来是你所,你小子还有点良心没有?你的良心被狗吃了?你枉在部队..

    浏览:14120次 评论:0
    2018-06-13 06:00
  • 师部简易礼堂,座无虚席,热闹非凡,当值班军务参谋整理好入场队伍坐定时,嘹亮的歌声就从各个小分队唱出,拉歌也浪潮般的开始。“特务连,唱得好,唱得妙,再来一个要不要?要”!“通信连那嘛嗬嘿,来一个那嘛嗬嘿..

    浏览:14081次 评论:0
    2018-06-13 05:59
  • 勺梅收到金贵来信,比以往要晚了几天。这几天,勺梅受到感情上的煎熬,同时也感到有些失落。给金贵施加了一份心理压力,她很担心金贵看到自己固执的态度不理我了。当信发出去的第二天,勺梅从脚板心到头顶就有些后悔..

    浏览:14054次 评论:0
    2018-06-13 05:56
  • 春芝给金贵发出信后,久不见金贵回信,心里也有些不爽,本应我这种女人应该成为你金贵追求的对象,然而送上门的桃子你还不吃,端起师机关的参谋干事助理员之类架子的干部还绿眉绿眼的把我盯到,生怕我飞了,生怕我嫁..

    浏览:13987次 评论:0
    2018-06-13 05:55
  • 这段时间勺梅真是窝了一肚子火。迟迟不见金贵的声息,整天盼他的信,但就是没有他的信,这哪叫恋人关系。见不到信,勺梅生成了一股怨恨的情绪。金贵啊金贵,你最初的热情到哪儿去了?是遭强盗偷了吗?还是被狗吃了?..

    浏览:14085次 评论:0
    2018-06-13 05:55
  • 金贵从团里相亲回到连队,心里没有空过。勺梅、春芝、一婷三个女人的身影一直在脑海里萦绕着。三个女人各具特点,各有千秋。取舍哪一个都是一个难题。原认为自己不好找对象,现一下子冒出来三个摆在眼前,着实让金贵..

    浏览:13958次 评论:0
    2018-06-13 05:55
作者专栏
  • 浩子

    注册时间:2019-12-04 15:47

  • 沉香木

    注册时间:2019-11-18 21:33

  • 15228796539

    注册时间:2019-08-29 05:25

  • htnrtxq

    注册时间:2019-08-28 16:55

  • 13862318083

    注册时间:2019-08-27 18:50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邮箱:327789046@qq.com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