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天峰 第一章
2018-06-13 06:04:40 作者: 来源: 浏览:175次 【

  第一章
  正交冬至节,天云山就下雪了。北风裹着毛绒绒的雪片, 飕飕地往山谷口刮。寒气入土三分,直冻得鹞鹰不展翅,老虎 懒出洞。
  一支队伍顶风冒雪,急速向山谷行进。打远望去,那股 冲势叫人一下子联想到飞奔的火车。就近看来,战士们已周身 被汗水打湿,头上冒着热气,脸上放着红光,一个个精神抖擞# 他们时不时抹一把额上的汗珠儿,捋一捋肩上的背包带,就胸 脯挺得更高,步子迈得更快,嘴里的歌儿也唱得更响亮了 :
  背上了行装扛起枪,
  满怀豪情斗志昂扬。
  毛主席挥手我前进,
  奔向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打通昆仑千重山,
  又战东海万顷浪。
  林海雪原铺新路,
  金沙江畔摆战场。
  精心设计,精心施工,'
  万里山河铺上铁路网。
  雄壮的歌声在山峰缭绕,在峡谷回荡,仿佛这山山水水也 同战士们在一起欢歌前进。
  这支队伍的行装有些特别,除了背着背包、扛着钢枪的战 士以外,还有荷着铁镐、钢钎、大锤,带着铁砧、风箱、帐篷的战 士。沉重的负荷压不住战士们行军的豪情,虽说每爬一个山 头都是一身透汗,他们还是飞快地把一座座山峰甩在身后。
  脚下是一条羊肠小道,它穿林入水,傍山飞峡,一直通向 那神秘的云海深处,通向那闪着银冠的雪峰。快速行走在小 道上的战士们,时而抬起头来,美滋滋地向高处一瞥,那神情, 似乎他们是沿着这条小路去攀登一个无限美妙的境界,只要 攀上那扣着雪冠的险峰,就可以看到那无限风光。
  正走得起劲的时候,队伍的速度突然慢了下来。在队伍 中间来回鼓动的连长杨占斌,昂起头来看了看,抹了抹汗,就 大步朝队伍前面赶去。
  原来前面有一条山涧横挡着,水面只横架着一根长长的 杉树当做桥,浪花儿飞溅在这简陋的独木桥上,结起一层薄 冰,走上去十有九准得摔跤。
  杨占斌赶到桥头,拣了颗小石子咚”的一声抛进水里, 听声音这水约有齐腰深。他便毫不犹豫地跳进水中,回过头 来扬起浓黑的剑眉,闪着坚定的目光,大声喊道同志们,从 桥上过! ”接着又伸出双手,看样子是要把战士们一个个扶过 独木桥去。
  战士们看到连长踏得山水哗哗响,都知道走得热呼呼的 腿猛然插进刺骨的雪水里是什么滋味,一个个激动得周身血 液都沸腾了。
  跟在杨占斌身后的一班长兰天厚,立即带上几名老兵, 也接二连三地下了水。他们分别站在独木桥两边,伸出臂膀 组成了人栏杆。
  杨占斌还不断向过桥的战士们大声叮咛:“眼睛朝前看, 脚掌打横走。”
  部队象一股疾风掠过水面,迅速通过了险桥。
  等最后一名战士上了岸,杨占斌就紧跟着跃出水来,一步 撵个雷地朝前赶去。
  部队又爬山了。抢先过了河的文娱战士王戈,这时已站 在前面的塄坎上打起了鼓动快板:
  同志们,快加油,
  一步跨它两山头。
  同志们,别歇气,
  前面就到目的地。
  咱们进军钻天峰,
  踩着困难向前冲。-
  风寒水冷算个啥,
  练双铁脚走夭下。
  哪管路滑山又高,
  高山只能吓草包。
  毛泽东思想指航程,
  一往直前永不停!
  “这快板打得好不好啊?”刚赶到前头来的杨连长趁势文 鼓动开了,“好! ”战士们喜笑颜开地应和着9 “妙不妙?”
  “妙! ”
  “再来七个八个要不要?-“要!要!要j”
  —阵掌声、笑声冲天起,惊得野狼向远山逃跑。
  被战友们称为“快板王”的王戈,将黄灿灿的竹板一摇,又 数开啦:
  竹板一打震九霄,
  白云在我脚下飘。
  今天行军走得急,
  干部战士齐努力。
  杨连长,冲在前,
  铁臂筑成人栏杆。
  官兵团结暖人心,
  浑身干劲百倍增。
  学习连长好榜样,
  革命传统大发扬。
  “哈哈,你这快极王打得没词儿了,打到我头上来啦,啊?” 杨占斌说着用指头重重点了一下王戈,逗得身后的战士们好 一串笑声。
  “小王,接着往下打呀! ”笑声中,副连长冯浩从队伍中间 赶了上来说,“这次进军钻天峰,咱连长首创战功,来了个神兵 飞夺独木桥,是该表扬,到了目的地,你得给我整个象样的节目演演z
  :“你在瞎布置些啥?”杨占斌回头盯了冯浩一眼,故意绷起 脸说,“只顾捉别人当戏演,也不看看自己那一身披挂,成了 啥样?”
  王戈从塄坎上一步纵下,大声嚷道:“瞧,咱副连长都成了 活动枪架啦!”?
  这一壤,战士们都瞧着副连长。可不是,只见副连长左右 大背两支长枪,背包上又横放着一支冲锋枪,肩头还扛了挺机 枪。大伙都止不住嘿嘿地笑开了,这笑声是逗趣,更是赞扬。
  冯浩走到王戈跟前,正张大嘴想说什么,忽听身后“叭”的 一声,有人摔跤了。王戈返身一看,正准备上去搀扶,哪知副 连长已大步跨上去了。王戈便乐哈哈地嚷道:“同志们请注 意,现在正式宣布,这是小张创造的最新纪录:第十二 跤——”话犹未了,他脚下一闪,也“叭”的一声摔倒了。
  这时,冯浩身后传来一个还带点童音的尖脆声:“王戈,这 是第几跤呀?”
  冯浩听见这话,也一拍枪托笑道:“哈,咱快板王又变成摔 跤王啦!p这一说,队伍前前后后都是一片笑声。冯浩笑着大 步抢上前来,伸手准备去扶他,不料王戈一下站起来,调皮地 嚷道这一跤不作数,瞧,身子还没沾地哩!”冯浩推他一掌 说罗嗦鬼,快走!”
  王戈刚往前迈腿,只听“哧啦”一声,衣襟挂在荆条上了, 被撕下一绺布条。王戈“啊”了一声,愤愤地说:“嗜!这山真险 恶,没把咱摔倒,还想来咬人一口。”他见挂在荆条上的一绺 布,还迎风呼啦啦飘哩,便干咳一声,半笑半嗔,亦真亦假地指点着荆条说嗯,给你留着当旗飘吧,也好给老虎豹子打个招 呼:铁道兵来啦,往后出来寻吃的留点神,别遭开山炮轰着,还 说咱不宣而战哩!”瞧他那煞有介事的认真劲,大伙都止不住 “哧哧”地笑了,连冯浩也笑了,他的笑声特响,直在岩壁上嗡 嗡打滚。
  冯浩笑一阵,甩开两条,长腿往前去了。他呼呼几步便赶 到排头,与杨占斌走了个肩靠肩,很有感触地说连长,这山 是恶啊!瞧,沟越钻越深,天越挤越小,山越爬越高,路哩,越 走越窄啦!”
  杨占斌回答说:“是啊,咱肩头的担子也越来越重,走羊肠 小路,去修钢铁大路,真是既艰巨又光荣! ”
  冯浩说这担子是沉啊!不过,我想也没啥,只要舍得多 淌几身汗,还愁它钻天峰不让道? ”他看了一眼连长的表情,接 着说怎么,你不同意我这说法?咱俩参军以来修了十年铁 路,哪次接受的任务不是硬得象铁疙瘩?结果呢,咱咬咬牙, 几口它不就碎啦!”
  杨占斌说形势在发展,任务在变化,你可别老经验罗9 咱们要带领一百多号人干革命,光想着多淌几身汗,咬咬牙干 一阵子,那怎么行呢?老冯啊,我看这一仗咱们得认真对付, 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呵!”
  刚走出几步,冯浩又说:“这次任务虽说重,可这钻天峰倒 是修路的好地方。你看,睁眼不见三户人,没那些资产阶级的 香风臭气,咱们干部省心多啦。”他扭头见连长紧盯前方认真 思考的神情,便很热乎地说:“连长,别看前面的山越来越险, 我想,只要山不往上长,人不往下躺,没事儿,到时候火车的汽笛得照样响!”
  杨占斌认真地说副连长,你怎么把事情想得那么顺 当?路越修越长,咱们眼睛也得越看越远才行。这次闹不好 啊,只怕是山往下倒,人的问题也不老少,到时候,不小心还得 挡道。”
  冯浩轻轻一笑连长,我看你把麻雀说成鸡了《挡道?咱 一连没那号事!瞧这次行军,部队走起来呼呼地冲,唱起来哇 哇地叫。”说着他侧转身,把手臂一挥说:“你看,无论是老兵新 兵,硬是没一个——”副连长的话噎在喉头了,手臂劈出半拉 不动弹了。他突然沉下脸,额上叠起三道粗粗的皱纹,极不耐 烦地小声说这个新兵真够呛,刚帮他背了枪,还掉队丨”接 着,他大声喊道一班长,去个人帮张学松背背包,叫他快 跟上!”
  杨占斌制止他说:“不,你带上部队走,我去后边看看。”说 着,他跨出队列两步,转身向后走去。他边走边望,看见掉在 长长队列后面的,果真是一班新战士张学松。
  张学松是出发前才补入连队的。记得他前几天写决心书 提保证满积极,头两天行军情绪也怪髙,一会儿歪头去张望脚 下的大江大河,一会儿又俯身去摘一朵崖畔的野菊花,乐得一 刻也不老实,那神情就象蹦着跳着走似的。眼下,这个来自川 西平原,眉眼勻称的小战士,却掉在队伍百步以外,没精打采 地走着。
  “怎么,当‘泡兵’啦,小张。”杨占斌迎上去和蔼地说。
  张学松羞怯地点点头,没好意思正眼看连长,只把背包带 往上捋了捋,打起劲头来,加快了步子,杨占斌从头到脚把他察看了一遍,然后指着路边一块岩 石,对他说:“坐下,把鞋带系好再走。”
  张学松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鞋上的带儿不知什么时候 松散了,便坐在岩石上系鞋带。
  杨连长接着关切地说:“长途行军,鞋带松了,袜子会打 折裹脚。这虽是小事,可一点马虎不得,要不,个人就得吃 苦头,还会影响执行任务……系好了吗?走几步试试,看合 脚不?”
  张学松来回走了几步,觉宕脚下松快多了,脸上露出笑容 说:“连长,刚才我掉了队,保证一会就赶上去! ”
  杨占斌鼓励道:“好,只要你有决心,一定能赶上队! ” 心灵嘴快的小张又说连长,你说得对,刚才我掉了队, 就是忘了出发时的决心。一下子就象有人往我身上添东西, 腿里也象灌了铅一样。”
  杨占斌亲切地对他说:“我当新兵的时候也有这个体会: 行军走路,不怕腿劲不足,就怕心劲不狠。瞧,你的背包带太 长了,背包坠到臀部就特别沉。来,再把带子搞短点。”
  张学松取下背包,杨占斌将带子缩短了点,接着,把背包 “呼”地叠到自己背包上,说了声:“瞧,后面黎副指导员带的收 容组都上来了,咱们快赶队吧! ”便大步朝前走去。
  小张这下可急了,忙赶上去说:“连长,我自己能背,你 给我吧,这回保证一步不拉……”
  任小张怎么要求,杨占斌也没有卸下背包给他。只是继 续对他说小张,这次进军钻天峰,环境非常艰苦,任务也非 常艰巨,困难是很多的,咱们得发扬红军的光荣传统,把困难当作革命的磨刀石,这样,在战士的脚下就没有爬不过的高 山,你说是不是?”
  小张激动地回答连民,我明白你的意思,要想炼成钢, 就得进熔炉,对不对?我们一连是尖刀连,老同志都是脚走起 了硬茧,钢枪磨出了铁肩,脸被山风吹黑了,眼睛给险峰窖亮 了。我一定象老同志那样锻炼,接过光荣传统,到时候,我就 可以大声地说一句:我是个战士啦!”
  杨占斌满意地说:“好啊,你有这决心就行!可是,得记住 啊,敢挑千斤担,才能炼成铁肩膀!”
  “是。”小张挺起胸脯,洪亮地回答了一声。
  雪停了,张学松和连长并排大步走着,卩f!嘈!噌!脚底 兜起一股股风,衣袖裤管发出轻轻的唿唿声,给这两位赶路人 増添了不少神气。
  爬了一道陡坡,拐过一道山嘴,他俩很快赶上了队伍。这 时候,只听王戈突然高兴地喊了一声:“看,好高的山哟! ”
  杨连长也兴奋地说了句:“到钻天峰啦! ”
  这句话象一滴水掉进滚烫的油锅,整个队伍、顿时沸腾起 来,冲着钻天峰发出一阵阵欢呼。
  啊!钻天峰,拄天揽月的钻天峰,云封雾锁的钻天峰,战 士们急速行军的目的地,令人向往的新战场。它,象一把巨大 无比的青铜剑直指蓝天,插在天云山脉的心脏;它,屹立于通 天河北岸,傲视着四周犹如泥丸的大小山峦。由东蜿蜒而来 的通天河,就从它脚下咆哮着向西奔去。
  钻天峰是三〇五基地的大门,也是通向三〇五基地的交 通咽喉。沿河西去不远的三〇五基地,是急待开发的一块宝地。它方圆百里内蕴藏着极为丰富的矿藏。解放前,它曾引 来无数办矿人,他们垂涎三尺地绘了成堆的蓝图,做过数不 清的迷梦,有人还啧啧赞它是“得天独厚,自然骄子”,只是到 头来一个个都惊魂失魄在钻天峰下,在图纸上写下了“交通禁 区”的字样,留下几句什么“乘骑者下马而叹,步行者佇脚而 嗟”的诗句,惋然而去。
  杨占斌望着这巍峨挺拔的钻天峰,顿时想起了出发前接 受任务的情形……三天前,正在休假的杨占斌,接到部队执行任务的电报, 便急速归队,由团、营首长带着到了师部。师政委鲁征严肃地 对他说:“当前,帝国主义和现代修正主义正在疯狂扩军备 战妄图对我国进行颠覆和侵略。为了做好反侵略战争的准 备,上级指示我们,要以战斗的姿态,最快的速度,修建一条 战备铁路。这是一场与帝修反抢时间、争速度的硬仗。工期 只能提前不能推后,即使提前一天也是好的。现在,大部队正 在这条新线路上由东向西推进。”鲁政委将一杆小红旗插在地 图的中心说这就是钻天峰,我们要在这里修建一条长达四 千米的隧道。它是控制工期的关键工程。为了抢工期,钻天 峰隧道要提前动工。师党委决定:派你们一连火速出发,单刀 直入,在人烟稀少、交通闭塞的崇山峻岭中,打一场掏心战。 先劈开钻天峰上的老虎嘴,修一条便道?,以便大批人员、物 资、机械能早日进山。然后,你们一连再投入钻天峰隧道施 工。现在是一九六四年底,全线要力争在一九六六年十月一曰胜利通车!”
  鲁政委还饶有风趣地说:“有人把钻天峰比成一把大铁 锁,将好端端一脉宝地锁了千万年。还有人说它是把巨大的 指天剑,谁要取宝就砍断谁的手。你们就是去砸锁折剑的人 哦!这可真有擒虎捉蛟之难,火烧眉毛般急呀。怎么样,杨连 长,这次是够呛呢,还是够劲啊?”
  鲁政委说这最后一句话是有来由的。他对这位全师闻名 的尖刀连长很熟悉。十年前,杨占斌在黔东南参军时,还是个 刚满十七岁的青年。参军后,他走南闯北,在毛主席亲自缔造 和指挥的这支人民军队里,认真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 又在移山填海的伟大斗争中艰苦磨炼,养成了一种特有的性 格,这就是在困难面前永远吹冲锋号,越是够呛的任务,干起 来才感到越是够劲!
  杨占斌听了鲁政委对任务的交待,凭着多年组织施工的 实际经验,他完全明白这是一场恶仗,困难会象山一样大,加 上离职学习的指导员还没有回来,这军政担子得一肩挑。但 是,这个倔强的人没叫一声难,坚定地表示请首长放心,我 们决不辜负党和人民的重托,不管困难多大,也保证车到—— 山通!”
  鲁政委满意地笑了笑:“好啊,师党委信任你们,相信你们 —定能胜利完成这项紧急抢建任务!但是,这是一个非常的 任务,你们的处境会是非常困难的,务必有充分的思想准备8 那里不仅山高路险,地质复杂,同时,这是一条战备路,阶级敌 人必然会出来破坏捣乱。你们要把尖刀磨得闪闪亮,勇猛拚 刺,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从艰苦中杀出条胜利的通道来! ”
  鲁政委手指着地图上一条细长的红线,激动地接上说:“夭云 山,是当年红军长征经过的地方,你们今天又沿着红军的脚 印,去长征路上修新路。这很有意义啊!你们一定要继承和 发扬红军艰苦奋斗的光荣传统,紧紧依靠当地人民群众,多快 好省地为祖国修建一条新的钢铁大道! ”
  '临出发前,鲁政委还一再叮咛:“到宿营地抓紧时间先劈 开天险老虎嘴,抢通便道。七天后一定要在山里打响第一炮, 我等着听你们的好消息!”
  ……想起三天前的情景,杨占斌十分激动,眼里闪着两个 极亮的光点,好象是在对钻天峰说:嗬,这可真是够劲哪!
  前面通天河的吼声已经如雷鸣般轰响,钻天峰清晰地摆 在眼前,那寒气森森的铁青石壁,似乎已经能伸手摸到了。
  杨占斌立在一个石嘴上,打开一张行军线路图,仔细察看 起周围的地势来。看着看着,他那两道浓黑的剑眉渐渐凑在 —起,两只手在反复揉搓,按得手指关节嘎叭响。他遇到什么 为难事常常就是这么个思索的神态。面前的军用线路图上, 明明标着钻天峰上有个卧牛坝,那便是一连的驻地,可现在一 眼望出去,除了钻天峰半腰上有一块种着冬小麦的梯田外,全 都是千尺危崖,嵯峨怪石,哪有什么卧牛坝。那么,全连一百 多号人,往哪去安家呢?
  正在这时候,猛然传来一阵女孩的呼救声,打断了杨占斌 的思绪。
  “爹——快来呀!爹——快来呀!”
  呼声是这么尖厉,这么急切,在这荒山野岭中听来,又是 这么揪心。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杨占斌急忙侧耳细听。当他 12判明呼声是从右边小山包后面传来时,便对正和他并肩察看 地形的冯浩说老冯,你掌握部队。”说着唰地拔出手枪,向后 一挥手一班,跟我上!”
  杨占斌带着一班战士,好象一支绿色的响箭,“嗖嗖嗖”射 上了小山包。这时,眼前出现了紧急的情况:山脚洼地里,一 个女孩子焦急地呼喊着,拼命地追赶着一条大灰狼,那大灰狼 叼着一只小羊的脖子,正拖着往前奔跑,还不时弯过尾巴在羊 屁股上抽打,好拖得快些。那女孩身后不远,一位老人手里攥 了把开山锄,也在紧紧追赶。可是,恶狼跑得很快,眼看就要 窜进前面一片林子里了。
  就在这紧要关口,杨占斌从容地举起了手枪。
  “砰——”
  一声枪响,大灰狼便一头扎在林子边,蹬蹬腿不动弹了。 还没被咬死的小羊,惊恐地咩咩叫着向小姑娘奔去。
  老人被这突然的枪声惊住了,开初是一愣,转身看见是一 队解放军站在坡上,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便领着小女孩又 惊又喜地快步跑上坡来。
  杨占斌和战士们也急忙迎上去。只见老人五十出头年纪, 身着蓝布对岱袄,下穿黑色蟒头裤,头戴一顶时新的解放帽, 黑红脸膛透出油光,留着月牙形的花白胡须,额上苍劲的皱 纹,象精心雕刻过似的。那硬朗的身子骨,眉宇间透出的气 质,使人明显感到这是个坚韧、倔强、精力旺盛的人。
  老人十步开外就满脸带笑地大声说:“谢谢啊,解放军同 志,谢谢! ”走到跟前,老人又忙称赞道:“打的真准啊! ’,一班长兰天厚指着杨连长向老人介绍:“大爹,这是我们杨连长。”
  老人立即爽朗地说:“连长同志,好枪法!好枪法!见面 就为山里人除了一害,又为队里救活一只羊!同志真是处处 为人民服务啊!”
  怀里兜着那只受伤小羊的女孩,约摸十一、二岁,两眼闪 着感激的光彩,翘起两支羊角辫,大大方方行了个鞠躬礼,脆 生生地说了句:“谢谢解放军叔叔! ”
  杨占斌急忙岔开话头问道老大爹贵姓?”
  “我姓田,就是这钻天峰下赤石湾里的人。”
  女孩也天真地做了自我介绍:“叔叔,我叫彩妹,彩虹 的彩。”
  田大爹问道:“杨连长,部队这么晚了进山,有什么急事呀?”
  杨占斌说:“田大爹,我们是铁道兵,进山修铁路来了Z “铁道兵! ”田大爹兴奋起来。接着又有些诧异地问:“修 路部队不是要过了大年才进山吗?”
  “大爹,任务紧急,上级命令我们提前进山了。”
  “好呀好呀,山里的贫下中农欢迎你们,天云山的乡亲早 盼望你们啦。”说罢,田大爹便眯缝起两眼仔细打量眼前这个 军人:只见他中等身材,黑红的方脸上颧骨微微突出,两道浓 黑的剑眉下有对乌亮出神的大眼,壮实的身子把一套军装绷 得鼓鼓的。一身棉军装半截干半截湿,那水淋淋的裤管上沾 满了泥土,还挂着一些冰碴子。不用说,一路上不知走了多少 险道。要说刚才敬佩连长的枪法,看到这里,更敬佩子弟兵 吃苦耐劳的精神。要不把山区人民放在心窝里,谁肯吃这般苦,跑到这荒山野岭来修路啊!老人的声音变得更热烈了:
  “在天云山修铁路,这喜事,哪代人梦见过?洪荒以来第一回 啊!快请到我家喝杯岩茶……走啊,走啊!”
  这时整个部队都赶来了。彩妹见满坡都是解放军,高兴 地向杨占斌说:“连长叔叔,快走嘛!我妈听说解放军要进山 修路,早早就打来泉水,用瓦罐泡了好多清水柿子,又脆又甜, 快去尝一个嘛!”
  这一老一少的盛情邀请,顿时使漫坡的气氛都炽热起来, 四周的灌木丛轻轻摇摆着,仿佛也在热情地表示欢迎。崖脚 通天河那嗬嗬的水浪拍岸声,就象有许多人在深山里敞怀欢 笑。
  然而,重任在肩的一连指战员,此刻哪敢有半点消停。冯 浩忙上前解释道:“大爹,谢谢你们。时间不早了,我们今晚还 得到钻天峰安家。”
  在后收容的副指导员黎进也赶上来了,插话道:“等我们 安下家,再上门去看望你老人家。往后我们住在这钻天峰,打 扰你们的事可多啦!”
  接着,杨占斌把刚才考虑的问题向老人提出:“大爹,这钻 天峰上有个卧牛坝吗?”
  田大爹正要答话,彩妹已抢先说了: “爹,叔叔问的卧牛 坝,就是队上刚开的那块大寨田吧?”
  干部战士心里几乎同时咯噔一震:怎么,卧牛坝已经开 成田了,难道能到群众的庄稼地里去扎营?杨占斌这时心里 更是翻腾得厉害,他把目光移向那一座座刀切斧砍的岩壁,不 觉暗自思索起来:难怪过去有人把钻天峰说成是“交通禁区”,它悭吝得连一块安身立脚的地方也舍不得给人呀!看来钻天 峰这一仗是得认真对付,它存心要和咱们较量较量喽!杨连 长当了十年铁道兵,在祖国铁路战线上走南闯北,成年和大山 大河打交道,遇到过无数难以预想的困难,但象这次落脚安家 都成了大问题,真是头一遭哩!
  漫坡上热烈的气氛消失了,似乎整个山林都突然静下来, 只有通天河的吼声显得更响了。


全部评论(0)
  • 尾声一轮红日从东方升起,将璀燦的光辉洒满钻天峰。一道彩虹飞架蓝天,绚丽的色彩耀眼生辉。一条铁路穿山越水,横贯大地。闪亮的钢轨,喷香的枕 木,金色的路堑,壮丽的长廊,将钻天峰打扮得一派新。红军长征走..

    浏览:52次 评论:0
    2018-07-19 08:29
  • 第三十一章自从战胜塌方以后,一连这把尖刀磨得更锋利了。他们 同民兵一起,清除残余的碎石,搭好撑山的排架,继续向山心 猛攻。从早到晚,钻天峰机械轰鸣,风枪呐喊,山炮怒吼,震撼 得树木、山体、..

    浏览:54次 评论:0
    2018-07-19 08:28
  • 第三十章緋红的晚霞刚刚隐去,一眨眼,群山就钻进了黑沉沉的夜 幕中。然而,从山顶铺设进隧道的那条又黑又粗的电缆,却输 来了高压电,配电房里的电闸一合,抢险工地立即灯火通明。隧道口的抢险指挥所里正..

    浏览:54次 评论:0
    2018-07-19 08:28
  • 第二十九章鲁征正要说什么,忽听得后面人群骚动了。他转身朝洞 口方向看去,只见喧嚷中众人簇拥着一个战士扛根钢管往里 走来。走到近处,在明亮的灯光下,才看清是炊事班长石玉 华。鲁征对这位精明能..

    浏览:43次 评论:0
    2018-07-19 08:28
  •  第二十八章  一路上,人们呼唤着,探询着,奔走着,象火上房一样焦 急。平时需要攀登的塄坎一步跨越了,往日难于涉渡的激流 径直踏过去了。田大爹汇在人流里豁着劲往前赶,拐过老虎 ..

    浏览:44次 评论:0
    2018-07-19 08:27
  • 第二十七章惊天动地的巨响,从大山心脏向隧道口传来,呼啸奔腾的 气浪,带着浓重的烟尘向洞外翻滚。洞外的战士们完全被大塌方激怒了,用不着做政治动员, 没有谁来下命令,他们冒着呛人肺腑的烟尘,顶住纷..

    浏览:52次 评论:0
    2018-07-19 08:27
  • 第二十六章钻天峰迎来了一九六六年的早春。这天晚饭后,杨占斌去上工,在帐篷大街上迎面碰到兰天 厚背个背夹走来。兰天厚是去后山放游动哨的。杨占斌对他 说:“一班长,这段时间虽然后山没啥动静,我们也..

    浏览:59次 评论:0
    2018-07-19 08:27
  • 第二十五章早饭后,杨占斌同冯浩一起去隧道工地接班。路上,他俩 一边走,一边谈心。忽然,在拐角处迎面碰上了田守昌,手提 篮子,从珍珠泉那边走了过来。田守昌先是一怔,接着挤出笑 脸打招呼:“杨..

    浏览:43次 评论:0
    2018-07-19 08:26
  • 第二十四章天刚暗下来,卧牛坝上各个帐篷的窗口上透出明亮的灯 光。劳动了一整天的战士们,这会正围坐在灯下,专心学习 毛主席《在中国共产党第七屆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 的报告》。这段时期,..

    浏览:68次 评论:0
    2018-07-19 08:26
  • 第二十三章钻天峰四周山坡上的树木渐渐凋谢,天气一天比一天寒 冷。然而,战胜洪水后的隧道工地,却一天比一天火热。隧道口完全是一番崭新的布置。洞门两侧贴着大红对联: “看今日军民齐挥臂热汗滴穿千层..

    浏览:39次 评论:0
    2018-07-19 08:26
作者专栏
  • 河边草

    注册时间:2007-10-29 06:52

  • 老田地

    注册时间:2010-08-14 19:11

  • MM听雨

    注册时间:2008-05-25 11:38

  • kss

    注册时间:2007-11-03 21:42

  • 2604746963

    注册时间:2013-01-18 16:03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