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天峰 第四章
2018-06-13 06:05:30 作者: 来源: 浏览:182次 【

  第四章
  顺着前几天一连进山走过的那条道,急匆匆走来三个人■> 为首的是师政委鲁征。他方正脸膛高额头,眉浓眼亮宽耳轮, 鼻翼稍高,嘴唇微厚,身体髙大,满面红光,虽说今日天气很 冷,云团象飞马走龙一样奔驰,冷风呜呜地刮着,他却昂首大 步,登高如履平地。冷风扑到他一身热气上,立即变成阵阵暖 风向身后飘散。看上去,那昂扬的气势,真比这磅礴的天云山 还壮三分。特别是他脚登的那双麻窝草鞋,耳子上颤悠悠生 着对红绒球,仿佛是两个火蛋儿,在这险山峻岭间团团滚动。
  紧跟在他身后的是年轻精干的警卫员牟英才和年近五十 的工程师姜志华。牟英才与姜志华几乎是大步加小跑地往前 赶,一不小心就被鲁征拉下一大截。他俩打心里佩服,政委 四十七岁的人了,这双万里长征练出来的铁脚板,爬大山走长 路竟赛过小伙子。
  连绵不尽的山峦,峰头越来越陡峭,牟英才心事重重地飞 快往前赶。他心想I自己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这会儿走起来 也十分吃力,首长年龄比自己整大一倍,身上还有过去打仗负 伤没取出的弹片,若是走得过急,把身体累垮了,一到连队又 是白日接黑夜地工作,那岂不坏了大事。想着,他脚下暗暗加 了把劲,同鲁征赶了个肩并肩,用试探的口气说政委,这一 48气赶了近二十里地,歇歇脚再走,别累过劲啦。”
  鲁征看一眼小牟,爽朗地一笑说:“哈,腿杆腿杆,不走就 软嘛!你说别累过劲,今天我还没走上劲哪!”
  鲁征用毛巾拭了拭脸上的汗水,反而加快了脚步。
  牟英才从侧面看一眼鲁政委,只见他满脸红晕,毫无倦 意。再看脚下,那对红绒球正翻滚得欢势,新打的麻窝草鞋还 吱吱叫着,政委真个走得上劲哩!
  小牟不便再去打断首长的兴致,又回过头来照看身后的 姜工程师。随军老职工姜志华,颀长的身材,穿一套蓝色咔叽 制服,拄根自己做的藤条仗,背个装仪器与图纸的小木箱,吃 力地从后面往前追赶。这时,他巳累得满头大汗,喘气不匀, 瘦削的脸颊有点微微发白了。
  牟英才迎上两步,伸出一只手说:“姜工程师,走累了吧? 快把木箱给我。”
  姜志华喘着气,满有趣地回答:“不啊,小牟,你可不能,把 我这锻炼的好机会,给背走啦! ”
  小牟调皮地回答那你也不能叫我完不成任务啊!到时 候政委批评说:叫你照顾好老工程师,看你让他累成了这样, 那——”
  没等小牟往下说,姜志华进一步和他逗笑道:“那,你就对 政委说:首长,我可以照顾他走路爬山,可不能照顾他改造思 想啊!”
  “就凭你这思想呀,也得好好照顾。还是把木箱给我吧,姜工程师。”
  牟英才伸手去拿,姿志华用手来挡,嘴里“不”字还没出49
  口,木箱已被眼尖手快的小牟顺势从肩上夺走了。姜工程师显 出一副遗憾的神情,但眼里却隐藏着对这小战士的喜爱和感 激。
  牟英才笑嘻嘻背上木箱,转回身来一看,眨眼功夫政委走 得没影儿了。他急忙用眼四下搜索……咳,政委已拐过山嘴, 正向着一座更陡的岩壁爬去。瞧,那岩壁上不是有对红绒球 在翻滚吗!牟英才不由得惊讶地说:“哟,政委今天的两条腿 是安了马达咋的?! ”
  小牟甩开大步,紧盯住远处那对红绒球往前赶。边走边 思忖:今天首长为啥走得这么急,感情这么不同寻常呢……爬上一道山梁,走过一个山坳,牟英才在燕来岭追上了鲁 政委。正好这是一段绕山腰的缓坡,歇脚的好地方,可他瞅见 鲁政委还胸脯高挺,两眼发光,看样子还想往前冲。
  小牟眼珠一转,心生一计,紧跨两步赶到前面,站在路中 间,回身把水壶送到鲁征面前,笑咪咪地说:“政委,喝点水 再走Z鲁征只好停住步子,用手点着牟英才,笑着说小鬼,你 这脑瓜还不简单哩。好,休息!”说罢,选了个当风口,双手扠 腰,放眼朝对面钻天峰望去。
  一派奇妙的景色立刻映入他的眼里:在钻天峰刀切斧削 般的岩壁上,喷出一股碗口祖的泉水,射向空中三四米远,被 谷风的巨手轻轻一拍,如亿万颗珍珠凌空撒下。哟,那不是珍 珠泉吗?!珍珠泉一下子把鲁征带到了三十年前。记得当年就 在这里饮过战马,还溅上泉水在岩石上磨过战刀哩!呀,当年 荒草丛生的卧牛坝巳长出一片喜人的庄稼,那一溜子斜坡地 50还搭起了排排整齐、壮现的绿色帐篷。再看四周犹如波涛汹 浦的群峰显得更加苍翠,葱郁的山林还掩映着一片片新开的 梯田。当年“春来种下千滴汗,秋后收起一张饼,十人未过身 先死,涧底白骨无人收”的穷乡僻壤,如今使人感到巳是生气 勃勃的山乡,真是一片新天地啊!
  小牟斜睨一眼,见政委完全陷入沉思的神态,越发吃惊地 想:哟!可从没见政委象今天这样激动过。
  是呀,这个未曾经过历史风暴的警卫员,怎能理解一个红 军老战士,在三十年后重新踏上长征之路的激动心情啊!
  鲁征,这位雇农出身的红军战士,一九三四年在湖南参加 了工农红军。参军不多日就跟随毛主席长征,走过这天云山区 时,在乡亲们的支援下,打了几个漂亮仗。以后又历经千难万 险,杀上了抗日最前线,舍生忘死为无产阶级打天下。今天, 他又按照毛主席的战略决策,重新踏上天云山,为巩固无产阶 级专政、为战备修筑钢铁大道。昨天解放它,今天又来建设它, 真想一拳就打穿钻天峰,让闪亮时钢轨迅速铺过去!可是,眼 前老虎嘴挡住了筑路大军,尖刀连进山第一仗就遇到了挫折。 此刻,他真恨不得插翅飞向连队,立即投入改天换地的战斗1 “政委,坐下喝点水吧?”
  听见牟英才的话声,鲁征才转过身,选了块石头,坐下抽 起烟来。
  牟英才把水壶递给政委,政委摆了摆手说:“这时候要有 杯刺梨汤喝就好了。”
  “刺梨汤? ”牟英才不解地望着政委。
  “嗯!刺梨是这里的一种野果,熬成汤又甜又酸,既解渴51
  又解乏,美极啦!”说罢,鲁征用毛巾抹去前额上的汗珠,那一 条条标志着他漫长战斗里程的纹印,就显得更深了。
  牟英才听了心想:政委对什么都熟悉,对什么都有研究, 真不愧是老红军。想着,便瞪大两眼朝四周张望,他真想一 下就发现这珍奇的野果,哪怕就那么一颗也好呀!
  看着看着,突然,他真象发现了什么奇迹似地喊了起来: “政委,你看!”
  刚赶到的姜志华,惊奇地接过话头问小牟,看你,髙兴 成那样,叫政委看啥呀?”
  牟英才指着路边不远处的一块石壁,说那上面刻有几 行字,象是一首诗。”
  鲁政委边招呼姜工程师坐下休息,边对小牟说:“你这个 中学生,就给咱们念念吧。”
  小牟说了声“好”,便走前两步,辨认着那石壁上依稀模糊 的字迹,慢声念道:
  雷雨晴空吼,
  飞流走石丛。
  惊涛三十里,
  尽在碧烟中。
  姜志华坐在石壁对面,出神地望着那首诗,低吟着,品 味着。
  牟英才转动着一对黑眼珠,M道:“姜工程师,是谁在这岩 壁上写的诗呢?”
  姜志华说:“很可能是解放前那些办矿人、探险家被阻于52
  此而留下的。”
  牟英才又问:“怎么诗的第一句说,这里晴天还打雷下雨呢?”
  姜志华没有马上回答他,只是面对石壁默想着,用心思索 这诗的立意。
  鲁征抽着烟,慢声启发说:“你们听,这山脚下是么子 声音?”
  姜志华和牟英才这才注意到,果真山麓通天河均匀地传 来一阵阵“轰隆隆、轰隆隆”犹如闷雷似的吼声。
  牟英才颇有感受地对鲁征说政委,这下我知道了,‘雷 雨晴空吼’,指的就是这河水的吼声。我还琢磨,这首诗的后 三句是说:通天河从远方飞奔而来,穿谷越礁,如走石丛,三十 里的惊涛骇浪,只能看见一片水雾浪烟。”
  鲁征笑笑说你这是带着泥瓦刀光抹面呀。还是请姜工 程师从地质的特性给咱们讲讲吧。”
  小牟把目光转向姜志华,姜工程师擦擦鼻梁上的汗珠, 说政委说得对。小牟,刚才你只从字面上解释了这首诗,而 这首诗却是对喀斯特地形的写实。”
  “喀斯特? ”小牟茫然不解地望着他。
  “是啊,”姜志华用手指轻轻敲着前额,竭力寻找些最浅近 的字眼对小牟说:“简单说吧,喀斯特就是一种怕酸性溶液的 石灰石,这一带正是这种石头。而雨水同河水,都是天然带酸 性的溶液,它长年腐蚀着这里的石头。加上这一带是多地震 区,就形成犹如丛林的许多奇峰异谷。如果把大山剖析开来, 里面还有许多溶洞、断层、流沙、钟乳,甚至还有阴河哩! ”
  53
  机灵的小牟一下联想道:“呀!尖刀连在这里修路,会遇 到喀斯特吗?”
  “不仅会遇到,还要在喀斯特的钻天峰下打隧道。地质部 门的同志把这座隧道叫作全线的盲肠。也有人称它为地质博 览馆哩!”
  “那,困难可就太大啦!”
  “嗯,尖刀连这次担负的是极其艰巨而光荣的任务!”
  鲁政委掐灭了烟头,说:“其实,困难也是个欺软怕硬的家 伙。你要是不敢正视它,它就会象泰山一样压着你。如果你 顽强地去熟悉它,和它斗,到头来它不过是一滩泥! ”
  鲁征站起身来,伸开胳膊指向前方,十分豪迈地说:“走! 咱们就向喀斯特前进吧!”
  掌灯时分,一连党支部正在召开支委扩大会,专门研究再 战老虎嘴的问题。
  两行绿色帐篷,犹如一条长街,正中间有一棵高大的柿子 树,褐黄的枝干纵横在空中,一杆红旗直竖在枝干上迎风飘 扬,连部的帐篷便设在这里,会议就在这里召开。
  连部陈设十分简朴,四个角上用树桩和藤条搭了几个床 铺,方形的窗洞口边摆着一部电话机,正中垒了几个空炸药 箱,这便是会议桌。
  尽管陈设简单,会议却显得十分隆重。今天匆匆赶来的 师政委鲁征出席了会议,他坐在挂有毛主席像的一边。坐在 篷布门帘那边的是杨占斌。杨占斌身边坐着黎进和冯浩。鲁 征身旁坐着列席会议的姜志华。端坐在后排床铺上的是几位 54?
  支委和党小组长。
  由于支部书记戴平调去学习还没有回来,会议便由副支 书杨占斌主持。他首先谈到对老虎嘴初战失利要有个正确的 认识。他说:“亩怕的不是坚硬的老虎嘴,而是我们思想上有 没有泄气洞。在我们进行一项前人所未曾做过的极其伟大的 事业中,怎么会象热锅热灶烙烧饼一样顺当呢?遇上挫折和 失败倒是自然的事,只要我们正视它,不怕它,努力去熟悉它, 顽强地战胜它,我们就会从挫折中积累经验,变失败为胜利! ” 接着,杨占斌提了一个再战老虎嘴的初步方案,交给会议 讨论。他先简要地把这个方案产生的经过说了一遍……原来在今天下午,杨占斌根据上次支。委会上大家提出的 许多宝贵意见,同黎进、冯浩一起,到离老虎嘴二三十米远的 地方进行现场观察。鲁政委和姜工程师凤尘仆仆赶来了。鲁政 委立即向杨占斌了解老虎嘴被炸秃的经过,特别要他详细谈 谈当前有什么打算。杨占斌:汇报后,指着田大爹铺过棉 袄的那一段岩壁,向政委介绍了一个新情况:经过仔细观察, 发现原来那里的一条指头宽的石缝,爆破后裂成了尺多宽一 条大缝子,黑糊糊的,看样子里面可能很深。杨占斌还向政 委汇报了一个想法:打算扩大这个口子,利用它做炮洞,进行 大爆破。这样,不但可以治服老虎嘴的特坚石,还能争取工 期,把耽误的时间抢回来。鲁政委听了杨占斌的设想十分高 兴,没想到遇上这样大的困难,他却毫不气馁,很快拿出了一 个跃进方案。但鲁征没有当即表态,而是先请姜志华发表意 见。姜工程师满口称赞杨连长提出的新方案,认为它完全符合 喀斯特地形的特点。同时,利用其特点,变不利为有利了。姜55
  志华将那个大口子又仔细观察一番后说,很可能里边是个溶 洞。如果把它扩大,里面真是个溶洞,那就更加省工,工期还 可大大提前。老虎嘴炸秃后一直闷不做声的冯浩,这时听姜 工程师一番分析,觉着十分有理,便对杨占斌说连长,我看 姜工程师这个推断是有科学根据的,我们就这样干吧! ”…… 杨占斌将新的跃进施工方案向大家介绍后,到会的人都 认真思索起来,在脑子里掂量着,对比着。一会,李勇生带头 打响了第一炮我同意这个大干法!看来一钎一炮只当给老 虎嘴搔搔痒,它不吃这一壶,咱就给它开膛破肚,来个连锅端! 我还补充一点,炮洞扩大后,前进四五公尺,再分岔打个‘人’ 字洞,开两个药室。这样,闹不好一炮就能炸出个路面的影影 来。只是眼前小路被炸秃了,如何能接近那口子去掏炮洞,还 是一个大难题。”
  紧接着,大家纷纷发表意见,一致赞同李勇生刚才的想法 和做法。于是,问题一下集中到了如何能登上老虎嘴去掏炮 洞。每个人都在尽力挖掘着从实际斗争中积累的宝藏,提出 各自认为最适当的办法。三排支委向金声建议把炸药绑在长 杆子上,伸出去贴着岩壁爆破,炸出一个一个前进的立脚点。 一排党小组长兰天厚主张一步打一根钢钎,上面搭起木板,象 栈道一样逐步延伸过去……杨占斌面前摆着一本工作手册,聚精会神地听着同志们 的发言,尽量记下同志们的发言要点,又不时地启发大家进行 分析、判断、选择。
  方案提得不算少,可还没有一个能说得大家一致点头的。 因为这些办法仔细分析起来,有的费工,有的费料,有的难保 56安全,都还不够理想。
  会议一时间沉静了,大家又思索着更好、更周全的办法。 一直认真地听着大家发言的鲁征,掐灭烟头,喝了 口水,转身 对冯浩开了腔。? “怎么,你这炮筒子今天怎么变成闷罐子啦?” —句话问得冯浩不好意思地笑'着说:“政委,真没想到,这 期工程修条便道还这么费劲。我们就盼首长来定主意,反正 你指到哪咱打到哪!”
  “嗬,你倒聪明,一推六二五,全推给我啦! ”鲁征笑了笑, 继续说:“它老虎嘴才不管你首长不首长的,它是听你们这些 开山虎的嘛! ”鲁征收了笑容,又说:“别看你们尖刀连闯过大 江大河,老百姓常说,小石子也会使人摔跤。冯浩啊,我看你 对这期工程的艰巨性,缺乏足够的思想准备嘞!同志,这才是 修便道,往后还要打硬仗呀,你可当心罗! ”鲁征又喝了 口水, 清清嗓子好象还要说什么》
  这时候,门外忽地响起一阵脚步声,接着便听有人喊 道杨连长在家吗?”
  篷帘打开了,一股风送进来田大爹,他手上还拿着根刚踩 灭的松明火把。
  “嗬,同志们正开会呀。杨连长,我也刚在队上开罢会,一 来看看同志们,二来想给部队反映个情况。”
  杨占斌忙站起身来说:“大爹,快请坐。自从咱们住上卧 牛坝,你天天都要来看看,同志们心里很过意不去哩。”接着, 又给鲁政委作了介绍。
  田大爹跨前一步,先说了话:“首长亲自进山破难关,这太 好啦!政委,毛主席派部队进山修路,硬是把山里人高兴昏57
  了。眼前部队遇到了因难,有啥任务你就尽管指派吧!首长,山里人馋修路呀,看,老汉我把家伙也带来啦! ”
  说着,田大爹从腰带上取下一把闪光发亮的手锤,就连那, 尺多长的锤把也是黄灿灿的,怪惹人喜爱。
  杨占斌称赞说:“田大爹是手锤一刻也不离身呀。”
  田大爹说这是我的宝贝,三十年啦,真的一天没离过我!,
  鲁征一看这精巧的手锤,好似看见了一件珍贵的纪念品,两眼一亮,也朝前跨一大步,直看着田大爹,急切地问:“老同 志,我向你打听一个人。”
  “谁?大凡这沿河四五十里,莫我不知名的,你问吧! ”
  “田石匠。”鲁征殷切地等着回答。
  “嘿嘿,这就难办了,方圆几十里大多是田姓。再说,天云 山出门就爬坡,坡坡石匠多,嘿嘿……”
  “我是问住在青龙坡上的田石匠。”
  “哦! ”田大爹一怔你认识他?”
  鲁征说:“还是三十年前认识的。”
  田大爹猛奔到鲁征面前,揉一把眼,上下使劲打量,好一 阵才惊喜地说:“你,你是一班的鲁伢子?! ’,“是啊,是啊,哦,不,如今取了名,叫鲁征啦! ”政委激动得 话不成句了 :“你,你是……”
  “我就是青龙坡上的田石匠呀!,’
  鲁征眉峰一耸:“听杨连长电话上说,你不是住在赤石湾吗?”
  “青龙坡那个家给寨主田山福毁了,如今搬到赤石湾住58
  啦。”
  鲁征一下挽起田大爹的手臂,激动地摇晃着说:“哎呀,你 就是当年的田大哥啊!你就是当年的田大哥啊!”
  他两人的手臂紧紧挽在一起,目光牢牢盯在一线上,无比 喜悦地尽情将对方看个够。然后,几乎是同时感慨地说:
  “呵,世上竟有这样巧的事,三十年啦!今天又在天云山 看见了你。变了,变了,看,叫人都认不出来了!”
  好一阵,政委才转身对大家说:“同志们,田大爹是一位三 十年前的支红模范啊!”
  大家听了热烈地鼓起掌来。
  掌声停后,鲁征又望着田大爹深情地说:“田大哥,想起三 十年前在这里打的一仗,全靠天云山的群众大力支援,要不, 这老虎嘴还真难闯呀!”■激情如火的田大爹,忙打断他的话说:“哎,你这是哪里 话。鲁伢子,哦,鲁政委,天云山的穷人,才是全靠毛主席领导 的红军闹翻身的啊!”
  田大爹坐下来,兴奋地转向大家说杨连长,同志们,那 年红军上了天云山,山上可热火啦!斗土豪,分浮财,把一只 只陈年火腿从山福寨往家扛,受苦人一下变得整日欢天喜地 的,山里天天是赶集一样热闹。红军战士帮老百姓干农活,修 房子。乡亲们给部队送金丝被,挑马料。高山人烟少,青壮年 总共只有二十多个,全都武装起来了。”
  “你还是青壮队的队长呢。”鲁征笑着插了一句。
  “嘿嘿,那时青壮队是矛子多,枪支少,可众人还是满精 神。红军给发了一杆红旗,乂配备了一支军号,就更加威风59
  啦!响铮铮的号音整天这山传那山,忙练兵,忙运粮,忙送草, 真叫人打心里快活呀!”
  鲁政委也动情地说道:‘‘记得那时山里还到处唱着一支 歌,田大哥,那头句的调调是怎么唱来?”
  田大爹想一阵,慢慢地轻声哼起来,鲁征便无限深情地跟 着和上去:
  红军到,干人笑,?
  白军到,干人叫;
  要想千人天天笑,
  打倒老蒋和土豪。
  悠扬的歌声在帐篷里轻荡,人们都被引入了欢乐的意境 中……鲁征突然声调变得沉重地说:“可是,天云山的老百姓还 没有笑够,白匪就来‘围剿’天云山了。”
  “是啊,”田大爹也放慢了声调说,“仗打得真凶。红军就 在这燕来岭上大战十九盘。十九盘上枪炮烟涂得青山黑了 脸,遮得星月没了光,流弹打得岩石揭了层皮,树木没了梢。 白狗子的人马死伤无计其数,接连吃了好几个大败仗。”
  鲁征倒一盅水送到田大爹面前,接上说:“可是,敌人更发 狂了,调来大批正规军和‘清乡队’、‘挨户团’等地方反动武 装,扬言要在天云山和红军决一死战。一时,天云山被团团围 困,层层把守,真是水泄不通,只有北面老虎嘴方向没有敌军。” “那时老虎嘴还没有路嘛! ”田大爹连忙叫大家解释,“那①当地把穷苦人称干人。
  60
  阵老虎嘴只有一截又窄又陡还不连接的岩坎。”
  鲁征吸了一 口烟,又说:“面对这危急情况,红军确定从老 虎嘴奇兵突围。但是,这得先在天险老虎嘴上开出一条路 来。这任务交给了咱一连。为了避开敌人耳目,上级要求开 路不准使用炸药。”
  “不准使用炸药?那怎么开路!”到会的人都为红军担 优了。
  鲁征说:“大家便研究用小锤小钻一点一点地凿。这样 干,进展实在太慢,急得团首长一天跑来看三次,可头天收工 前进还不到五尺,上上下下都急得满心是火。第二天刚麻麻 亮,我带着一班的战士去上工,咳,来了个人,拿着把手锤,给 咱献了条计策,叫火攻醋泼。这办法真灵,放上柴禾将岩石烧 得滚烫发白,再泼上一碗醋,石头马上就嘎嘎裂开一条缝。这 下不用费很大功夫,只须用棍撬撬,钻凿凿,很快便能弄出一 截道痕来。”说到这里,鲁征拿起田大爹那把手锤一晃,对大家 说:“同志们,那前来献计策的,就是眼前这位田大爹呀! ’,大家又激动得鼓起掌来,掌声比刚才更热烈。
  田大爹捋着月牙形的花白胡须,笑着说嘿嘿,这些都是 土办法,如今有了钢钎大锤加炸药,威力比它大百倍。不过,据 说当年李冰父子在四川修都江堰,开宝瓶口也是用的火攻醋 泼哩!”
  姜志华很有感慨地说:“这很可能,很有可能,这土办法 是很有科学根据的,是前辈人总结了同喀斯特地形斗争的 经验。”
  满屋人都被老虎嘴上的革命历史故事深深感动了。最年61
  轻的支委李勇生更是忙着追问下文:“政委,这路多时修成的, 红军突围成功了吗?”
  鲁征接着说:“路顺利往前伸展,谁知到一个渗水的细缝 处遇阻了,就是现在你们炸出条口子的地方。这里是笔陡的 岩壁,连柴禾也架不住。那时真叫人作难呀!老连长便召集 我们各班班长开会研究,还专门请田大哥到了场。大家商量 半天,最后采纳了田大哥的主意,从侧面插过去,利用它头顶 上一棵枝叶茂密的大青松,拴上保险绳,然后吊上人接近它, 用钻子打上几个脚印通过去。”
  杨占斌的心弦象是被人拨动了一下,轻轻低吟着“大青 松”三个字,脸上流露着深思的神色。
  被往事勾起层层回忆的田大爹,望着鲁征说。?“记得那天, 也是这么个大寒天,老连长带着你和我,吃罢早饭出发,直爬 到日上中天才到了松树下那个岩坎上。”
  鲁征说:“那也多亏有你在头前带路啊! ”
  田大爹说:“这你反倒说两家话了。同志们,当时我们站 在岩坎上,离松树还有两三丈高,当间全是溜光的岩石。这 时,只听老连长大喝一声:‘搭人梯,上!’”
  鲁征接着说老连长还问我:‘鲁伢子,危险呀,怕吗? ’” 田大爹一拍大腿说对,那时你回答得多钢硬啊!你说, 好马崖前不低头!危险,怕什么,困难吓不住我们为共产主义 奋斗的人,胜利永远是属于我们的!”
  鲁征也激动得比了一个手势,说:“我的话刚说完,老连长 —弓身把我们托上了肩,又听他‘嗨’的一声,就把我们俩举到 了空中。”
  62
  田大爹指着鲁征,笑着说鲁政委,那时你还是个猴精呢, 从我头顶‘嗖嗖’两把便上了树,拴好了保险绳。”说到这,田 大爹换成了缓慢的口气接着讲:“不几日,老虎嘴上便有了一 条路,有了这条红军路。红军就从这里闯过老虎嘴,杀出天云 山,神不知鬼不觉,象神兵天降,直奔白松坨,杀了敌人一个回 马枪,整整吃掉它一个旅,打了个响巴巴的大胜仗!哈哈……” 随着大爹一声笑,满屋的人都开心地大笑起来,特别是杨 占斌,那笑声更是象安了扩音器一样。
  只有鲁征没顾上笑,他好象在思考着什么,然后突然发问 道田大哥,那棵青松几时变成光秃秃的树干了?”
  .“哦,你问这呀。那是你们走后的第二年,一次雷电给劈 的。”
  鲁征又紧盯住问了一句:“那树根还牢实吗?”
  “牢实的。记得去年两只豹子打架,一只豹子被另一只花 豹撵得无路可走,那家伙便顺岩壁爬上了这棵孤松。哪知大花 豹穷追不放,也跟着攀上树去。两只豹子一齐蹲在树上,那么 大的压力,树干纹丝不动。只是后来两个野东西发了威,一齐 摔死在通天河里了。队上打捞起来,至今还存着两张豹皮哩!” 鲁征听了田大爹这番话,抚额沉静地思考起来。
  杨占斌听了田大爹这番话,心里豁然一亮:好呀,这下可 有办法啦!他从鲁政委这般细心追问那棵松树根柢的变化,领 悟到他一直在思索着一件什么事,恐怕就是在思索利用松树 拴保险绳去开炮洞吧?可现在已清楚那松树是牢实的,政委 还没言语呢!嗯,是不是他在担心爬陡岩出危险,所以想多听 取大家的意见,再做比较和选择。首长这种担心和慎重态度C3
  是可以理解的,但自己是红军革命精神哺育出来的后辈,率领 战士冲锋陷阵的基层指挥员,就应在这种时候挺身而出,让首 长尽快做出决定。想想当年老连长是怎么率先登高走险的, 那时前有堵截后是追兵,手里只有开山的小锤小钻,可是为 了早日消灭敌人,为了夺取战争的胜利,便不顾个人安危,去 劈天险闯难关。今天,为了同帝修反抢时间,争速度,为了早 日修通战备路,自己能在艰险面前犹豫不前吗?特别是连队 中刚补入了一批新战士,他们都未曾经历这样的挫折和艰险, 很需要我们干部以身作则地将红军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接过 来、传下去,用实际行动鼓舞他们战胜困难,夺取胜利1想到这里,杨占斌不由得右手握拳,猛往左掌心一击,象 是对田大爹,又象是对大家,更象是对自己,大声说了句: “对!爬上去!只要这树根还牢实,那就好办了!”
  他这突然的举动,引得满屋的人都十分诧异。田大爹忙 说:“怎么,你是想再用这棵松树拴保险绳劈老虎嘴?不行呀, 你没见,雷电把松树下那个岩坎也给劈了,无处立脚搭人梯, 如何能上得去?”
  杨占斌说:“这我在现场看到了。大爹,虽说雷电劈掉了 岩坎,可也劈出一些石棱子来,所以那花豹才能爬上去。我想, 搭人梯不成,就一个人往上爬。既然豹子能爬上去,人訧能 爬上去!”
  田大爹不住摇头:“这不成,这不成,那花豹是能爬善攀 的,人咋敢轻易往上爬。再说……” 0大爹忽然想起一件事 来,掉转话头说:“哦,刚才光顾了同鲁政委谈过去的事,高兴 得还没顾上给同志们反映一个情况呢,”
  64
  “什么情况,大爹?”
  田大爹面带忿激情绪说:“老虎嘴打秃后,山里刮起了一 股阴风,很恶毒啊,说什么:‘过去别人七进七出没敢动老虎 嘴,这支部队一锹一镐还能在老虎嘴上修铁路?怕是存心要 来断路! ’还说什么:‘幸福路,幸福路,一炮炸得众人哭。’同志 们,别看这大山里烟火稀少,可阶级斗争照样很复杂呀!现 在,大队党支部正在追査这些谣言。”
  鲁征说:“谢谢你啊,田大哥。你总是这样关心和爱护自 己的部队。”鲁征站起来对大家说:“同志们,田大爹反映的情 况很重要呀!我们要牢记毛主席的教导:‘千万不要忘记阶级 斗争。’我们在这里修路,不仅仅是一场生产斗争,同时要经历 —场阶级斗争#大家想一想,咱们修的是战备路,难道敌人能 甘心,会乖乖地让咱们把一条铁绞索套在他们的脖子上?绝 对不会的。他们总是要伺机南出的!当我们受到挫折时,他 们在暗中冷笑;当我们胜利时,他们会捣乱破坏。所以,我们 挖山修路,就要和人民群众团结一心,挖出埋藏在这大山深处 的阶级敌人,抓住阶级斗争这条纲,才能打胜生产斗争这一 仗。应该看到,我们在生产战线上的每一个斗争,都紧紧关联 着革命,关联着全局,关联着狠狠地打击帝修反! ”
  杨占斌倏地站起来,浓黑的剑眉一扬,坚定地说:“政委, 三十年前,红军在这里和拿枪的白匪英勇奋战,三十年后的今 天,我们在这里修路,又要和暗藏的敌人斗争,这同样是一场 激烈的战斗,同样需要我们艰苦作战。我打算明天就爬上老 虎嘴,去拴第一根保险绳!”
  “连长,你要亲自爬老虎嘴?”冯浩有些不安地问。
  C5
  大家也一齐把目光投射到杨占斌身上。
  杨占斌对大家说:“同志们,当年老连长为我们做出了榜 样,为了粉碎敌人的阴谋诡计,为了贏得全局的胜利,我是共产 党员、革命干部,就应该越是艰险越向前,永远冲锋打头阵1 ” 说罢,杨占斌两步走到鲁征面前,恳求道:“政委,你是熟 悉我的。贵州的山不比这小,我十岁就钻进山林打柴,拣险道 走惯了。那时家里穷,一双光脚板专会爬悬崖陡坎坎。你就 批准我上老虎嘴去拴保险绳吧1 ”
  鲁征把杨占斌看了一阵,然后将目光移到一边,沉吟地 说:“这可是比当年搭人梯还要危险十倍呀!”
  猜透了鲁政委心思的杨占斌反倒轻快一笑,说:“你当年 爬老虎嘴时,不是这样说过吗:危险怕什么,困难吓不倒我们 为共产主义奋斗的人,胜利永远是属于我们的!我想,只要有 你和田大爹指挥,一定能胜利完成这个任务!”
  鲁征和杨占斌激情地对视一阵后,伸手到挎包里,取出一 双红绒球草鞋,捧着送到杨占斌面前,说:“去吧!穿上它,脚 步更牢实。路是艰险的啊!可要记住,你是沿着一条红军路、 革命路,去开辟新的钢铁路、战备路^无论遇上多大危险,一 定要沉着勇敢,坚决夺取胜利!”
  杨占斌伸手接过了那双草鞋,耳子上一对颤悠悠的红绒 球滚动在胸前。他直感到浑身都烧灼得滚烫发热了,好象整 个帐篷里都是暖烘烘的。他看看鲁政委,看看田大爹,又看看 同志们,然后非常有力地表示:“我决不辜负党和人民的期望, 一定要沿着红军的脚印,走出一条胜利的道路来! ”


全部评论(0)
  • 尾声一轮红日从东方升起,将璀燦的光辉洒满钻天峰。一道彩虹飞架蓝天,绚丽的色彩耀眼生辉。一条铁路穿山越水,横贯大地。闪亮的钢轨,喷香的枕 木,金色的路堑,壮丽的长廊,将钻天峰打扮得一派新。红军长征走..

    浏览:52次 评论:0
    2018-07-19 08:29
  • 第三十一章自从战胜塌方以后,一连这把尖刀磨得更锋利了。他们 同民兵一起,清除残余的碎石,搭好撑山的排架,继续向山心 猛攻。从早到晚,钻天峰机械轰鸣,风枪呐喊,山炮怒吼,震撼 得树木、山体、..

    浏览:54次 评论:0
    2018-07-19 08:28
  • 第三十章緋红的晚霞刚刚隐去,一眨眼,群山就钻进了黑沉沉的夜 幕中。然而,从山顶铺设进隧道的那条又黑又粗的电缆,却输 来了高压电,配电房里的电闸一合,抢险工地立即灯火通明。隧道口的抢险指挥所里正..

    浏览:54次 评论:0
    2018-07-19 08:28
  • 第二十九章鲁征正要说什么,忽听得后面人群骚动了。他转身朝洞 口方向看去,只见喧嚷中众人簇拥着一个战士扛根钢管往里 走来。走到近处,在明亮的灯光下,才看清是炊事班长石玉 华。鲁征对这位精明能..

    浏览:43次 评论:0
    2018-07-19 08:28
  •  第二十八章  一路上,人们呼唤着,探询着,奔走着,象火上房一样焦 急。平时需要攀登的塄坎一步跨越了,往日难于涉渡的激流 径直踏过去了。田大爹汇在人流里豁着劲往前赶,拐过老虎 ..

    浏览:44次 评论:0
    2018-07-19 08:27
  • 第二十七章惊天动地的巨响,从大山心脏向隧道口传来,呼啸奔腾的 气浪,带着浓重的烟尘向洞外翻滚。洞外的战士们完全被大塌方激怒了,用不着做政治动员, 没有谁来下命令,他们冒着呛人肺腑的烟尘,顶住纷..

    浏览:52次 评论:0
    2018-07-19 08:27
  • 第二十六章钻天峰迎来了一九六六年的早春。这天晚饭后,杨占斌去上工,在帐篷大街上迎面碰到兰天 厚背个背夹走来。兰天厚是去后山放游动哨的。杨占斌对他 说:“一班长,这段时间虽然后山没啥动静,我们也..

    浏览:59次 评论:0
    2018-07-19 08:27
  • 第二十五章早饭后,杨占斌同冯浩一起去隧道工地接班。路上,他俩 一边走,一边谈心。忽然,在拐角处迎面碰上了田守昌,手提 篮子,从珍珠泉那边走了过来。田守昌先是一怔,接着挤出笑 脸打招呼:“杨..

    浏览:43次 评论:0
    2018-07-19 08:26
  • 第二十四章天刚暗下来,卧牛坝上各个帐篷的窗口上透出明亮的灯 光。劳动了一整天的战士们,这会正围坐在灯下,专心学习 毛主席《在中国共产党第七屆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 的报告》。这段时期,..

    浏览:68次 评论:0
    2018-07-19 08:26
  • 第二十三章钻天峰四周山坡上的树木渐渐凋谢,天气一天比一天寒 冷。然而,战胜洪水后的隧道工地,却一天比一天火热。隧道口完全是一番崭新的布置。洞门两侧贴着大红对联: “看今日军民齐挥臂热汗滴穿千层..

    浏览:39次 评论:0
    2018-07-19 08:26
作者专栏
  • 河边草

    注册时间:2007-10-29 06:52

  • 老田地

    注册时间:2010-08-14 19:11

  • MM听雨

    注册时间:2008-05-25 11:38

  • kss

    注册时间:2007-11-03 21:42

  • 2604746963

    注册时间:2013-01-18 16:03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