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天峰 第五章
2018-06-13 06:05:46 作者: 来源: 浏览:179次 【

  第五章
  昨夜又下了场大雪,打早起来,卧牛坝的杂树、野草,以及 四周的岩石,通通穿上了亮闪闪的冰衣。顶顶绿色帐篷镀了 一层白银,紧绷绷的拉绳粘满了凌花。满山遍野,茫茫一片。 只有出早操的战士脸蛋是鲜红鲜红的,他们随着声声口令, 跑步、齐步、便步,瞄准、投弹、刺杀,一个个头上冒着腾腾 热气。
  早操解散后,张学松折下树上一根冰枝,高叫着真安 逸,白糖冰棍,白糖冰棍,谁吃呀,谁……”他悄悄把冰枝塞进 马天柱的脖子里了。在众人一片哄笑声中,两个战士立刻快 速追逐起来。
  昨夜被鲁征留宿在连队的用大爹,揭开门帘走出来,用手 篷在眉上,避开强烈的雪光反射,朝四下打望,又用脚使劲蹭了 蹭地上结得溜滑的冰凌,额头上立即显出一条条深深的皱纹。
  正和马天柱追逐戏谑的张学松,一下躲到田大爹身后,将 手里一个雪团扔出去,大声喝道吃我个手榴弹,咣!缴枪不追上来的马天柱,围住田大爹转了两圈。小张一闪身滑 倒了。
  田大爹心疼地急忙说:“莫玩了,小心摔坏罗1 ”
  87
  马天柱伸出一只手,抓住张学松的胳膊往上轻轻一提,让 他站正后,把拳头在小张面前晃动着说:“若不是看在田大爹 面上,今天非叫你尝尝俺的厉害!”
  张学松望着马天柱,鼻孔里轻蔑地“哼”了 一声,又得意地 笑笑,就转身对田大爹说:“你老人家啷个不在帐篷里多睡一 会,这么早出来做啥子。”
  “嘿,人老瞌睡少嘛!”
  张学松又说这么大的雾气,莫要把身体冻坏了。”
  “小同志,这不是雾,山里人叫凌。”田大爹指着面前一种 亮晶晶的东西说看,这就是凌,它沾着什么,什么就会凌起, 一凌就几天几夜不得化。”
  张学松瞪着一双黑眼珠儿,定神细看。咦,果然空中飘飞 着千万根极细的银针,它正寻觅一切物体往上扎。扎在人脸 上,还觉着怪疼哩。扎在地上,整个山体就象结了一层薄冰。
  张学松看着眼前这奇妙的景色,不觉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伸出大姆指说:“老英雄,知识真丰富。我晓得,你是当年和鲁 政委一起开红军路的老支红。班长昨晚上给我们摆了你在支 委扩大会上讲的故事。哎呀,太动人啦!班长说要好好向你 学习。”
  “不啊,小同志。”田大爹说,“我们都应当好好向杨连长学 习。你看,这么个大凌天,他还向鲁政委请求上老虎嘴去拴保 险绳。我劝他改日再去,他说为了早日修通战备路,狠狠打击 帝修反,天气变工期不能变,就是下刀子也得上!杨连长真是 个说前不后的人,这才是真正的英雄汉哪!”
  张学松听田大爹这一说,睁大两眼仔细端详面前的冰凌。
  68
  突然,脸上刚才那股子快活劲消失了,好似天空中飘飞着的万 千根银针,吸进肚子,扎进五脏,把他的心一下给凌住了。他 嗽着嘴骂了句喈!这鬼天气,早不凌,迟不凌,偏在我们连长 上g虎嘴时凌!”
  一直站在那里静听的马天柱,受不住张学松的唠叨,便顶 了 一句:“怨天怨地干啥,你还能止住老天爷不凌,挡住杨连长 +上?”
  张学松反驳道:“说得轻巧,吃根灯草。我问你,这凌把脚 冻僵了如何爬,把手冻麻了如何上,万一从岩壁上滑下来啷 个办?”
  “俺没你想的多。反正要早日修好战备路,就得劈老虎 嘴,劈老虎嘴就得拴保险绳。无论你爱咋想,保险绳总不会长 翅膀飞上老虎嘴。干革命就得敢干!”
  “同志,只干不想就是蛮干!”
  “方向认准就得蛮干!”
  “人的特点就是会动脑子!”
  “革命战士要‘敢’字当头!”
  一直满有兴趣听着两个小战士争论的田大爹,见他们真 顶了牛,忙开口劝道嗬,依我看,你俩都说的是。想当年红 军就是那么敢拼敢打,又时常一起研究战术,才用土枪土炮打 垮了放洋枪打洋炮的敌人,夺来了中国革命的胜利嘛。”
  “哒哒嘀哒……”开饭号音响了,两个被田大爹平息了争 论的战士,一齐向他憨然一笑,跑步集合去了。
  田大爹乐哈哈地目送两个战士走远了,才又转眼继续观 看这场大凌给四周带来的变化。他久久佇立在麦地边,任山69
  风把衣角高高撩起,随寒凌扎得手脸发红,直望着老虎嘴方 向凝神细想。许久,他才自言自语地吐了句:“聰,就这么办! 同鲁政委打个招呼,找余生给我打帮手去!”
  吃罢早饭,一连除去继续修整营区的人,又通通來到老 虎嘴旁隆起的那块岩石上。
  师政委鲁征站在岩石的前端,一手指向那棵孤松,对杨 连长详细指点前进的道路。末了,又转回身来,细心检查杨 占斌的行装,这扎扎,那拧拧,几乎把全身上下都摸了个遍, 还将保险绳亲自查看过,觉着丁丁点点都妥当了,才直起腰 来舒了 口气,用深情的目光看着他,嘱咐道:‘‘要大胆,小心, 对可能遇到的困难,要做充分的思想准备。我们等着你胜利 回来!”
  杨占斌一身精悍的装束:穿着二咢单军装,扎了条腰带, 脚登一双麻窝草鞋,肩扛一圈保险绳,缀着红五星的军帽下闪 出一双黑亮的大眼,真是精神抖擞,无比英武。他喝罢黎进端 来的一杯刺梨汤,便用坚毅的目光向首长和同志们告别,一挥 手,兴冲冲上路了。
  杨占斌迈着稳稳当当的步子,斜插着往高处攀登,一步步 向老虎嘴上那棵孤松走去。
  战友们目送杨占斌向高处攀登。路越走越艰险,前进十 分困难。走不多远,前头便没有路了,有的只是草丛、荆藤、岩 坎> 他只好抓上荆藤,手扶岩壁,用脚尖探寻前头的虚实,-步一步往前进。他草鞋上那对鲜红的绒球在雪岭上耀眼生 辉。几片白云象纱巾缠绕着杨占斌。风吹云动,岩壁仿佛在 70空中漂浮着,他活象一只展翅的山鹰向高空飞翔。
  这是一条只有花豹走过的路。若是常人,莫说往前走,即 使站上一阵子,也会头晕目眩,心惊肉跳。可这阵杨占斌走来 是那样从容、镇定,因为,他对走这样的路是熟悉的,十岁的小 斌子就扯着爹爹破烂的衣角走过这样的山路啊!
  ……十七年前,在那凄风苦雨的日月里,一个风雪裹人的 大寒天,小斌子打着赤脚,扛着一把比自己还高的锄头,跟着 背起破罐烂被的爹爹杨大贵,踏着没人走过的山路,向险恶的 大黑山上奔。
  他们不能不出奔啊!因为天大旱,贫病夺走了妈妈的生 命,狗山主又来催收租谷。人都没吃的,哪来谷子交租啊。山 主要叫斌斌去当小长工顶租。爹心疼孩子,含恨舍家,豁上命 出奔了。
  走啊,走啊,哪儿山高岭大往哪儿走,哪儿人稀树密往哪 儿走。饿了啃一口糠粑,渴了喝一捧山泉。父子俩决心找一 块没人烟的地方去开荒,永世不同山主、官家打交道。可是,哪 儿有这样的地方呢?
  整整走了三天,他们来到一座大黑山下,放眼望去,山峰 接天,浓阴蔽日。正徘徊着想找人打问这山可有山主,一个穿 长衫的胖子走来,朝他们上下打量几眼,就眯起一双三角眼, 挂起一副象庙里菩萨一样的笑脸,抢先说了话:“你们是想去 开荒吧?翻过这座岭,荒地多的是,这黑山大岭的,谁家管得 了啊! ”杨大贵一听,高兴地牵着走跛了脚的斌斌上山了。
  上了山,既是父亲又当母亲的杨大贵,搭了个“风扫地月 点灯”的茅棚,便同小斌子一起没日没夜地烧山开荒。凭着一71
  把锄头一把镰,冬去春回开出了五亩地。杨大贵向着咽山菜 木薯的斌斌说斌子,眼下苦点过,等收下庄稼就好罗。”
  父子俩勒紧裤带,勤薅快锄,耕耘这五亩地如同绣花,找 不出一拫杂草。加上这年天时好,雨水足,包米哔哔剥剥地终 于长熟了。
  就在父子俩忙着收拾装粮食的屯子时,一阵脚步声响在 茅棚外,只听有人说罗二爷,到了,这家姓杨的就是你的新 佃户o”话刚落音,一个戴薹草帽的人进来了。他转身哈腰,又 迎进一个穿白绸大褂的胖子,后面还跟着几个保丁。这胖子 好面熟啊,他一进门劈头便说:“按我们大黑山的老规矩,本该 二八分的,念你开这点荒也不易,今年就三七开吧,啊!收了 庄稼就送到山下我罗家大院去,别让管家再来催罗!”
  这是什么话?往罗家大院交租!杨大贵气得一步跨到穿 白绸大褂的胖子面前,正想说什么,猛然,他两眼圆瞪,指着他 胖脸上的一对三角眼说:“你不是去年冬天在路边搭腔说话的 人吗?”三角眼“嗯”了一声。杨大贵又追问他:“你不是明明说 过这荒山没人管吗?”三角眼的脸顿时变成了猪肝色,耍赖道: “我怕你是发癫罗!也不算算是啥命,还想吃天鹅肉!谁说 这山没主人?有谁作证?盘古开天地以来,你见过哪架山没 主?……”
  天下的乌鸦一般黑。他父子俩真是逃出虎穴又掉进狼窝 呀!杨大贵眼一花,只觉天昏地转,象落进一个冷气逼人的无 底深渊,一口红殷殷的血痰冒出了口。斌斌急忙上去搀扶。 三角眼忙掏出绸巾把口一捂,说了句:“明天山下等你的租 子。”便掉头扬长而去。两个保丁还故意把枪栓拉得哗哗响。
  苍天无语云遮闞,星昏月黄黑沉沉。寂静的草棚里听得 见杨大贵一口口在长长出气。不知坐了多少时光,透过稀疏 的茅草顶,□能看到耀眼的启明星出现在东方。杨大贵忽然 象对谁发火似地说:“交租?哼!办不到! ”接着又叫醒小斌: “斌,快起,拿上镰刀锄头,跟爹走! ’’
  小斌子以为爹要他一同去割庄稼,高兴地摸上镰刀就跟 出了门。呀!爹爹怎么手里举着火把?斌斌走近几步,火光下, 他清楚地看见爹一手举火把,一手轻轻抚摸着成熟的包米榨, 就象有时捧着小斌的脸蛋细看一样,看着看着,流下了滚滚热 泪。这刚强的硬汉子,在山主的鞭挞下没有掉泪,在妻子惨死 的竹床前没有掉泪,在这大黑山上凄苦的日子里也从没落泪。 而现在,当他站在用汗水浇灌出来的果实面前,却止不住满眶 热泪丫。一会,斌斌看见爹用袖头把泪水抹去,脸上又现出了 盯三角眼时的神情,两股青筋象两条蚯蚓爬上额角。啊!他 将火把倏地伸进了干枯的包米丛中。只见风助火势,火借风 威,顷刻之间变成一片燦原大火。那熊熊火焰,好似要把这罪 恶的黑暗此界焚毁,好似万千长工正把满腔的愤怒倾吐。斌 子巳经明白爹爹的主意,便沿着地边飞跑,把零星没有烧灼的 包米扳起来扔进火堆,心里还不住地说:“火呀,快烧,快烧,一 棵也不拿去喂狗!”
  正当火势烧得畅快,杨大贵拉着斌斌往山下跑时,戴薹草 帽的管家领着保丁追来,不由分说便把杨大贵五花大绑了。小 斌子咬住牙没有哭,紧紧跟在爹爹后边。
  走到一个黑森森的崖边,山路窄得只能侧着身子过。杨 大贵突然停住脚步,回头用眼光向斌斌急速一瞥,这眼光有对73
  小斌子的无限爱怜和殷切希望,有对山主和狗腿子的刻骨仇 恨,又好象是说:斌斌,要报仇呀!紧接着,他猛地向戴薹草帽 的管家撞去……就在这一瞬间,机灵的斌斌巳懂得了爹爹的心思,他急 了,他舍不得爹爹,只想把坏蛋摔死崖下,便一步蹿上去,死死 扯住爹爹的衣服。穷人的衣服象破鱼网,哪能经住这么拉扯, 撕啦一声,衣服被扯下一角。爹爹把坏蛋撞下了崖,小斌子也 没把爹爹救下。小斌子难受极了,紧紧攥住那片破布,把它 揣在怀里,把这笔血海深仇揣进了怀里。保丁把小斌子押到 罗家大院,三角眼一听山上发生的事,气得抽出手杖里的钢刀 就要劈。这时,山主的妖婆娘抬住他的手说劈了他,落个人 财两空,算啥?”三角眼这才放下刀狞笑着说:“好,不把老本给 我捞回来,你想死也死不了!”
  就这样,十岁的斌子便成了罗家大院的小长工。山主的 羊肥了,牛壮了,斌斌却瘦骨嶙嶙,连块遮身的破麻袋片也没 有,有的只是从爹爹身上扯下的那块布,有的只是浑身上下重 重叠叠的伤痕,有的只是时时在暴涨的旧很和新仇,有的只是 打在幼小心灵中越来越鲜明的阶级烙印!
  十七年过去了。然而,深藏在杨占斌心底的阶级怒火却 越烧越旺。他深深懂得,我们所从事的每项革命工作,都紧紧 地联系着解放全人类这一伟大事业。为了这个伟大事业,红 军巳经在崖上走出了一条胜利的道路,今天,沿着红军的脚印 登髙走险,杨占斌怎么能不胆壮气豪呢!
  前面已经来到一个陡峭的石壁。石壁有五十多米高,顶 端便是那棵孤松。孤松长在一块略微突出的崖畔上,它下面 74有一溜石头呈现出灰白色的影印,这就是田大爹说的当年红 军曾搭过人梯,而今已被雷电劈掉了的岩坎。杨占斌紧紧腰 带,猫着身子往上走。走出十多米高,石壁越来越陡,他又因 地制宜变换成卧姿,紧贴着石壁,象壁虎一样爬行。
  前进的速度很慢,他两手不断往上探索,凸起的石棱,凹 进的石缝,只要能摸到点边,那手指就象十个锐利的铁钩,把 它死死钩住,一缩腰,再一伸腿,身子便能向上挪动一截。
  老虎嘴旁边的岩石上,几十双眼睛被杨占斌的身影牵住 缓缓向上移动,几十个心脏比他动作快百倍地急剧跳动。每 当石壁上出现险情,大家立即屏住呼吸,捏紧拳头,仿佛这样 能为他助一臂之力。每当他排除险情,顺利地向上挪动一步, 大家又不约而同地张口轻快一嘘。
  杨占斌全神贯注地向上爬去3阵阵冷风打着呼啸奔来, 把寒气注入山体,可是他却满头热气腾腾,额角上滚动着涔涔 汗珠。他把全身力量集中到四肢上,奋力向上爬呀,爬呀,直到 汗水糊住两眼,视线不清了,才偏过头在肩上猛擦一下。
  两个小时过去,石壁爬了将近一大半,杨占斌伏在石壁 上闭眼歇息,积蓄力量,准备冲上这剩下的一小半岩壁。
  就在这时,他左手抠住的结凌的石头打滑了,霎时身体失 去了平衡,开始缓缓往下坠落。下滑的速度渐渐加快,下面是 深不见底的河谷,情况万分危急。这时杨占斌仍然心没慌,手 不软,头脑清醒而镇静。他对自己喝道挺住,挺住!决不能 滑下去! ”他用脚上的草鞋紧紧蹭蹬石壁,手指死死抠着下滑 的石棱,最后他把下巴也利用上了,使劲摩擦壁面,下坠的 速度果然减慢了9当他右手探索到一条二指宽的小石缝时,75
  手指便迅猛地插进去,滑落的身子终于稳定了。
  石壁上,印出一行殷红的血迹。杨占斌全身火烧火燎 —样。
  刚才,随着杨占斌的身子往下滑坠,站在岩石上的同志不 禁发出一声惊呼。这阵,他们见杨连长伏在那里不动弹,谁也 不敢作声,山野异常寂静。
  炊事班长石玉华端着一碗平素杨连长劳累了喜爱喝的胡 辣椒烧酸菜汤,凝望着老虎嘴一动不动。卫生员易广禾同马天 柱抬着一副担架,手攥得紧紧的,身子直往前倾,那势头好象 连长万一落下来,他们便要奔上去将他兜住。冯浩更是火急 火燎不住地走动,一会凑到黎进跟前说:“该不会出啥事吧? 真没料到,这老虎嘴……”话犹未了,张学松挤到了他身边,用 两手合成圆筒,捂在嘴上想给杨连长喊话,谁知被鲁政委一个 手势止住了。善于在这种时候掌握部队情绪的鲁征,对黎进 说指挥部队唱支歌吧!就唱你们连长最爱唱的《铁道兵战 歌》! ”
  黎进起个头,一支雄壮的战歌立即在山谷中响起:
  八一军旗迎风飘扬,
  开山炮震撼着山岗。
  人民铁道兵勇敢战斗,
  移山填海斗志昂扬。
  无论我们走到哪里,
  铁路就在哪里伸长!
  76
  我们是工农红军的后代,
  毛泽东思想把我们武装。
  人民铁道兵勇敢战斗,
  心明眼亮奔向前方。
  哪怕征途上风暴雨狂,
  我?们的队伍无阻挡!
  深知在危急时刻最需要勇敢和镇定的鲁征,用歌声把战 士们真切的感情,连同无穷无尽的力量,一齐送上了石壁。
  伏在石壁上巳很疲惫的杨占斌,象被冲锋号声唤醒,慢慢 抬起头来,聆听战友们深情的心声。这声音在他心胸内激烈 振荡,他仿佛又听见了山外整训待命的战友在向他呼唤,看见 三〇五基地无数工人盼望新式钻机的焦急眼睛,又想起了田 大爹来反映的阶级敌人造的谣言。这歌声,顿时又化作脚穿红 绒球草鞋的红军,雄赳赳地走来了,在一片枪炮声中,冒硝 烟,顶弹雨,搭起人梯,呐喊着往上冲,毫无惧色地爬上老虎 嘴,在松树上拴起了第一根保险绳。
  杨占斌扭头往下看,见张学松站在岩石的尖端正仰头张 望。顿时,他感到自己今天能不能闯过难关,胜利完成任务, 这对刚入伍的一批新战士影响很大,也关系到红军战胜天险 老虎嘴那种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能不能通过自身的行动再 传给新战士。于是,他猛地紧咬住牙,把牙床都咬疼了,在心 里向自己呼唤:“学习红军,爬上去!发扬革命传统,爬上 去! ”这听不见的声音,似乎在向全身呼唤力量。他又开始移 动那双带伤的手,借助紧挂在石嘴上的下巴的力量,以惊人的77
  意志向上爬去。
  他一口气爬过了刚才滑坠的地方,目标越来越近,十米, 八米,五米,杨占斌爬到了当年红军搭人梯的岩坎上。这岩坎 已被雷电劈成很窄的石棱,他就侧身站在上面。头顶是一个 五米高的突出岩石,3R松便挺立在上边,可杨占斌这阵象站在 老虎的鼻。子里,被突出的岩石挡住视线,看不见上面的树干, 也看不见鲁政委他们站立的那块岩石。他在这狭窄的石棱上 来回走动,又用眼四下观看,思谋着怎样攀到孤松上去。要徒 手从正面爬上去简直不可能,而左右两侧都是镜面一样光滑 的石壁,怎么行动好?他一时又有点为难了。
  正在他为闯过这最后一道难关想办法的时候,隐隐约约 传来一阵呼喊声。他急忙用耳辨听,但由于风大,费老大劲也 听不真切。过一阵,喊声又起,他便用手捂在耳朵上助听,恰好 这瞬间风声暂息,终于听明白了,是有人在河对面呼喊:
  “杨——连——长——,你在哪——”
  “杨——叔——叔——,你在哪儿——”
  杨占斌巳经辨别出,这是田大爹和彩妹的声音,他一时竟 止不住满心激动。从杨占斌开始爬老虎嘴的第~步起,他就 意识到这不是个人的行动,是和全连的同志、天云山的人民在 一起战斗,也知道田大爹去找余生划船过河为他指路。可是当 他听到这第一声呼喊,仍感觉这短暂清晰的呼声比东海浪涛 还高,比开山炮声还响,比鞍钢殷红的钢水还热!他禁不住也 放开喉咙大声喊道:
  “大爹——彩妹——我在这里——”
  风声把人声劫走了,
  78
  杨占斌顺着刚才传来喊声的方向慢慢寻视。啊!对岸狮 子口的铁青石壁上,怎么摆动着一小片鲜红的颜色呢?那不 正是彩妹最爱穿的小红袄吗!从它反复摆动的方位看,杨占 斌明白田大爹在用小红袄向他指示:从西面向下走,绕道可以 爬上那长着孤松的岩石。
  一霎时,鉍占斌疼痛全消,疲劳一扫光,只觉得心里有团 火在燃烧,翻过身来向西走去,脚下有一蓬矮杂树,他拽住 枝条往下走,走下几步,果然,矮树底有条石缝可斜插到上边 那突出的岩石。杨占斌便顺着石缝很快爬上去了。
  石缝的尽头,离孤松只有一人多髙了。杨占斌站稳脚跟, 仰望着孤松,思忖一阵,便解下保险绳,将绳头拴上一块小石 头,往上猛一掷,石头带着绳子绕过孤松,又掉回手中。接着, 杨占斌象一只穿云燕,又象雄鹰飞蓝天,嗖!嗖!嗖!顺着手 中绳索,几把就攀上孤松,向下抛出了第一根保险绳。


全部评论(0)
  • 尾声一轮红日从东方升起,将璀燦的光辉洒满钻天峰。一道彩虹飞架蓝天,绚丽的色彩耀眼生辉。一条铁路穿山越水,横贯大地。闪亮的钢轨,喷香的枕 木,金色的路堑,壮丽的长廊,将钻天峰打扮得一派新。红军长征走..

    浏览:69次 评论:0
    2018-07-19 08:29
  • 第三十一章自从战胜塌方以后,一连这把尖刀磨得更锋利了。他们 同民兵一起,清除残余的碎石,搭好撑山的排架,继续向山心 猛攻。从早到晚,钻天峰机械轰鸣,风枪呐喊,山炮怒吼,震撼 得树木、山体、..

    浏览:79次 评论:0
    2018-07-19 08:28
  • 第三十章緋红的晚霞刚刚隐去,一眨眼,群山就钻进了黑沉沉的夜 幕中。然而,从山顶铺设进隧道的那条又黑又粗的电缆,却输 来了高压电,配电房里的电闸一合,抢险工地立即灯火通明。隧道口的抢险指挥所里正..

    浏览:89次 评论:0
    2018-07-19 08:28
  • 第二十九章鲁征正要说什么,忽听得后面人群骚动了。他转身朝洞 口方向看去,只见喧嚷中众人簇拥着一个战士扛根钢管往里 走来。走到近处,在明亮的灯光下,才看清是炊事班长石玉 华。鲁征对这位精明能..

    浏览:72次 评论:0
    2018-07-19 08:28
  •  第二十八章  一路上,人们呼唤着,探询着,奔走着,象火上房一样焦 急。平时需要攀登的塄坎一步跨越了,往日难于涉渡的激流 径直踏过去了。田大爹汇在人流里豁着劲往前赶,拐过老虎 ..

    浏览:63次 评论:0
    2018-07-19 08:27
  • 第二十七章惊天动地的巨响,从大山心脏向隧道口传来,呼啸奔腾的 气浪,带着浓重的烟尘向洞外翻滚。洞外的战士们完全被大塌方激怒了,用不着做政治动员, 没有谁来下命令,他们冒着呛人肺腑的烟尘,顶住纷..

    浏览:83次 评论:0
    2018-07-19 08:27
  • 第二十六章钻天峰迎来了一九六六年的早春。这天晚饭后,杨占斌去上工,在帐篷大街上迎面碰到兰天 厚背个背夹走来。兰天厚是去后山放游动哨的。杨占斌对他 说:“一班长,这段时间虽然后山没啥动静,我们也..

    浏览:99次 评论:0
    2018-07-19 08:27
  • 第二十五章早饭后,杨占斌同冯浩一起去隧道工地接班。路上,他俩 一边走,一边谈心。忽然,在拐角处迎面碰上了田守昌,手提 篮子,从珍珠泉那边走了过来。田守昌先是一怔,接着挤出笑 脸打招呼:“杨..

    浏览:64次 评论:0
    2018-07-19 08:26
  • 第二十四章天刚暗下来,卧牛坝上各个帐篷的窗口上透出明亮的灯 光。劳动了一整天的战士们,这会正围坐在灯下,专心学习 毛主席《在中国共产党第七屆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 的报告》。这段时期,..

    浏览:91次 评论:0
    2018-07-19 08:26
  • 第二十三章钻天峰四周山坡上的树木渐渐凋谢,天气一天比一天寒 冷。然而,战胜洪水后的隧道工地,却一天比一天火热。隧道口完全是一番崭新的布置。洞门两侧贴着大红对联: “看今日军民齐挥臂热汗滴穿千层..

    浏览:62次 评论:0
    2018-07-19 08:26
作者专栏
  • 河边草

    注册时间:2007-10-29 06:52

  • 老田地

    注册时间:2010-08-14 19:11

  • MM听雨

    注册时间:2008-05-25 11:38

  • kss

    注册时间:2007-11-03 21:42

  • 2604746963

    注册时间:2013-01-18 16:03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