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天峰》 第九章
2018-06-13 06:08:15 作者: 来源: 浏览:172次 【

第九章

连日来,山道上军民抬木头的号子声持续不断,隧道洞口 边大大小小的圆木巳堆积如山,保证了隧道用料需要,促进了 工效不断提高。成绩公布栏上那个标志工程进展的红箭头, 就象火烤的寒暑表——唰唰上升!

伐木队巳胜利完成任务,副连长冯浩放最后一趟木排回 来了。他独自扛了根大圆木,从河滩经老虎嘴往隧道工地走来。

进山伐木已经几个月了,林区的艰苦生活,使身材魁梧的 副连长显得有点黑瘦,两颊象被刀削出一片棱角来。但是,当 他看到老虎嘴上的巨大变化和隧道工地一派热火朝天的大战 局面时,却乐得独自笑出了声。

冯浩在洞口不远处停下脚步,将圆木的一头杵在地上,大 把拭着汗。他两眼从机械房看到配电房,又从材料库看到炸+ 库。五月的天气已经很热,可他此刻的心情比天气还热。虽 然隧道工地对冯浩来说是熟悉的,可他今天同乡亲们参观工 地是一样的眼馋。高山密林去伐木,急流险滩来放筏,为的 啥?可不就为了尽早看到这开心的局面吗!如學大山会说 话,这会儿冯副连长真想拍拍它的肩头:喂,钻天峰,低头了 吧!你还是及早让路的好,要不咱尖刀连对你可不客气罗!

来到离洞口十来步远的地方,他看见前面摆了个木制E 传栏,那里围了许多人,前面的在高声议论什么,后面的踮起 122

脚伸长脖子往里瞧,看样子这里有工地的特号新闻。冯浩放 下圆木,几步走过去往里瞧,见宣传栏上贴了一张本月各连施 工进度表,表上画了许多黄色小方格,方格内又填写着许多数 字,中间还有三个大红箭头,直直地翘天指着,活象立刻耍发 射的火箭。这时,只听兄弟连队有几个战士在交头抜耳:

“呀,一连打的导坑咋啦,这工班才进了零点三米怕是统 计员多画了个零吧”

“那精细鬼还会有错,听说真的只进了零点三米。”

“哟,若是前面的尖刀插不进去,咱们跟在后面扩大、被 复、砌拱的,可就推土机进隧道——有劲使不上啦!……” 冯浩忙靠前两步,睁大眼来看那数字9从下往上看,本月 上旬一连每个工班日进度都是两米出头。可今日第三工班的 方格内,果真填了个“0.3”。

0.3米——这是个多么带刺激性的数字,

看着这刺眼的数字,想着几名战士的议论,冯浩的心象突 然被悬空吊起来了,刚才那种美好的心情顿时一扫而光。他 下意识地冒出一句怎么搞的! ”说罢,转身就往隧道里走去。 他不明白洞里到底出了啥问题,恨不得一下子进洞找着连长 问个明白。

冯浩迈着大步,很快就钻进了大山的深处。这时掌子面上 有几个人正在打风枪,狹窄的导坑里一片爲耳欲聋的响声。 他一眼看见,连长正手端风枪在打炮眼,那墩实的身子面对岩 壁,粗大的双手紧攥握把,任凭风枪野马似地蹦跳嘶叫,依然 稳如泰山,喝令它驯服地钻进岩S,穿郫大山的心脏。看上去 真象一名骁勇的骑兵,纯熟地驾驭着一匹撒欢的骏马,威武极 了。看到这情景,冯浩的心热呼呼的,手痒痒的,将刚才的念 头撇在一边,猛往右边跨上两步,将两手斜插进杨占斌胸前, 把住风枪的握把,咬住耳根大声喊:“让我来!让我来!……”

一直注视着前方的杨占斌,歪过脸来想fi•是谁在和他夺 风怆。呵,是老冯回来了!在咆哮的风枪声中,只见杨占斌脸 上的神情由惊诧急骤地变成了兴奋。嘴唇一张一合,越张越 大,却一点听不出说的是什么。冯浩看着他一股劲张着口说 呀喊的,便含笑着不住地点头,仿佛两耳安了个滤音器,能排 除天地间任何嘈杂声,将这革命部队里同志之间亲如兄弟的 心声,清晰地收听。

两张激动红润的脸膛相对着笑了,象两朵盛开的红山茶。

过了一会儿,冯浩见杨占斌只顾对他亲热,却丝毫没有让 出风枪的意思,便冷不防将风枪握把往右摆,用身子将连长向 左一挤,硬夺下了他手里的风枪。这下杨占斌才闪到旁边,憨笑 着看冯浩打风枪。杨占斌非常熟悉冯浩的脾气,这时候若再 不lb他把满身的劲在风枪上使出来,他甚至会用这股劲来同 你大吵一场。杨占斌无意和他再争夺,看一阵便干别的去了。

冯浩象一名神枪手多时没有摸枪,今天突然上了靶场一 样喜悦。他弓腰叉腿,全身挺住钻杆向岩层刺去,那熟练的动 作,得劲的姿势,浐然是一名优秀的风枪手。只是今天他不住 拧动风门,又不时变换钻杆的角度,那钻头仍然进得很慢,直 发出一阵“当啷啷、当啷啷”又尖又脆的空响。他暗暗说了 声广遇上花岗岩啦! ”他一下明白了:准是因这石质硬,上一工 班才只进了零点三米。

干了好一阵,他用手拭去额上豆大的汗粒,吐了口长气, 朝左右看了看。他看见周围打风枪的全是一班的战上,只不 见小张和大马,便打手势叫正在指导一个新战士打风枪的兰 天厚过来,用手卷成个话筒对住他耳轮大声问:“怎么不见张 学松和马天柱”

兰天厚同样大声对他说:“在学习放炮,准备明夭进洞当 燦破手啦!”

冯浩一听,将风门“啪”的一声关了,变脸变色地问:“谁决 定的”

兰天厚回答说连长。”

冯浩那闪着油光的前额上立即又叠起三条皱纹,嘴唇不 停地蠕动,似乎有满肚子的话一下冲到嘴边,可他什么也没 说,扭头朝后看了看,咦,连长哪去了?冯浩打个手势主动将风 枪交给了兰天厚,抽身出来去找连长。他在洞内四下里看了 一遍,根本没连长的影儿,便急忙朝洞外走去。刚走出洞口, 只见那个宣传栏前又拥上一大堆人,哟,莫非又出了啥新闻? 他凑上前一看,原来是营部贴出张海报,决定在明天中午举行 一、三连篮球友谊赛。若是往常,冯浩这位篮球队长,准得站 在这里议论一阵,可今天他一言不发就走开了。

走到堆料场,迎面碰上赵建仁来了。只见他背个帆布挎 包,一头热汗,老远便向冯浩打上招呼了: “冯副连长,几时回 来的呀”

“刚到。”

“怎么,一到家就干上啦,真是马不停蹄,人不下鞍呀!过 去说学习解放军,实际是挂在嘴上,这次同你们接触,才真正 感到解放军是个大学校。看,你们干部这种吃苦在前的精神,

就值得我们好好学习。”

“不啊,我们的工作做得很不够,离领导和群众的要求还 差得老远哩。赵副主任,你几时来的?快到连里坐坐。”

“别客气啦。我是到工地来征求一下同志们对支铁工作 的意见和要求的,譬如施工上的镐把、锤把、土箕、箩筐,以及 生活上的主食、副食、鲜菜、杂货,还有洗衣、缝补这些保证工 作做得咋样。”

“赵副主任,这百样事都得你费心,还亲自跑工地来了解, 真是太辛苦啦!”

“哪里哪里,这也是工程跃进促我们支铁工作要跟进啊。 老冯,有些事,坐在家里怎么也想不周全,可一到工地才发现 漏洞很多•”说着,赵建仁哗地拉开挎包上的锁链,取出一个厚 本子,将纸页翻弄一阵,用手指点着一行字说:“瞧,信纸、信 封邮票,这些东西说来是小事,可缺了这,战士们来到深山老 林,连家信也不能给亲人寄一封,那也会影响思想情绪的。”赵 建仁将本子合上,放进挎包,接上说:“咱办公室李主任到白松 坨去了,那里支铁工作也很忙。等他回来,我打算建议组织货 郎担上工地,专为部队供应日用百货。”

简短的会面,赵建仁给冯浩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冯浩感到 这人热情,工作深入,办事也特别细,

“副连长,你111提两条意见吧。”

“没有没有,你们的支铁工作已经做得很好了。”

“你这就不符合辩证法了,哪能单说一个‘好’字哩!别客 气,快提两条吧。”

“赵副主任,不是客气,我刚回来,家里的情况还不了解。 可凭着前段时间同支铁办公室李主任的接触,我看他来林区 真是同咱们汗往一处流,劲往一处使,又经常找战士谈心,讲 天云山的阶级斗争情况,对部队的教育鼓舞可大啦!”

“不管怎么说,今天你不提点意见可不行,生活上没问题, 难道工程上也一点困难没有?老冯,咱们都是党的干部,有啥 不好说的呢?支铁工作没做好,你也有责任哦!哈哈……” 冯浩真有些为难了,便说赵副主任,不瞒你说,工程上 现在确实遇到了很大困难,导坑碰上花岗岩层,打一个眼都非 常吃力。”

赵建仁听得很专心,但表面上却装出不经意的样子说: “我知道你们是全师闻名的尖刀连,这点困难算不了什么。”

爽直的冯浩忙说不啊,上个工班咱连才进了零点三米, 真急人。”

听着,赵建仁一下满脸表现得焦急而关切:“哦!这可真 得采取措施,连里打算咋办呀?看还需要我们支铁上做些啥? 老冯,你只管说,我们保证全力以赴! ”

“谢谢你,啥也用不着,我们会想法穿过去的。”冯浩顿了 顿,终于憋不住内心的话,又漏了句:“眼下别的都好办,只是 有部分新战士技术不熟练,我正想找连长研究一下,看如何使 用这批力量才好Z’

赵建仁一双深眼窝里的两个黑眼珠子在左右晃动,他用 心思谋了一会,从对方的话语神态中已品味出一点名堂,便 说:“是啊,在这种时候,就得亮刺刀尖啦!老兵上阵自然比新 兵强,俗话说,嫩竹子扁担挑不起千斤担嘛! 

冯浩也品味着他这几句话,觉着十分顺耳贴心,便点头道:

“是啊,我心里也在这么想,你这一句话可把我的心思说透啦!” “哟,杨连长来啦! ”赵建仁突然手指着炸+库方向叫了一 声。接着,便大步迎上去,想同杨连长握手打招呼。

赵建仁同杨占斌说了几句见面话,冯浩便走过来了,说: “连长,你哪去了?我四处找你。”

“我上炸+库了,看看小张他们学习爆破的事。你找我干

啥”

“怎么,真的让小张明天就进洞爆破”

“是啊。”

“这怎么行啊! ”冯浩看一眼赵建仁,又对杨占斌说:“刚才 我还同赵副主任谈到,眼下咱们正遇着花岗岩,打一个眼要费 老大的劲。你想,如果用新战士上去爆破,万一捅个漏子,那 不更坏事了。”

赵建仁想附和着副连长说两句,可他不明白连长的态度, 话到嘴边又忍住了。

杨占斌说刚才我去看了看,新同志都学得挺起劲的。让 他们顶着困难去闯一闯吧!”

冯浩急了: “哎呀,嫩竹子扁担挑不起千斤担,到时候闯出 事来咋办”

杨占斌沉思着,忽地淡淡一笑说:“真有意思,你从哪拾来 这句话?老冯,从自然现象上看,嫩竹扁担挑不起千斤担,可 用这话来比喻新生力量,就完全不对了。竹子总是由嫩变老 的,好爆破手总是在修路实践中锻炼出来的。我从没见过一 出土就能成材的竹子,谁能从娘肚子里掉下来就会放炮?事 实上,最有力量的正是新生的东西。你这种说法呀,既不符合 128

客观实际,又同唯物辩证法不对号。赵副主任,你说呢” 赵建仁顿时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难堪极了。他 不好点头,又不敢摇头,只是满脸的肌肉朝鼻子上挤了挤,挤 出一副莫名其妙的怪相:“好,好,你们两位在这研究,我有事, 先走一步,先走一步。”

看着赵建仁快步走去的背影,冯浩心里感到很过意不去。 刚才他不便当面向杨连长说明那句话是赵副主任说的,等赵 建仁远去了,才返身带点埋怨的口气说:“连长,嫩竹子扁担 挑不起千斤担,这句话是赵副主任对我说的,你怎么……唉, 闹得别人多为难。”

“哦,是他说的 ”杨占斌感到有些意外,随即说:“可你刚 才也没讲清楚。不过,我觉着他这话是错的。”

“我看赵副主任这话是有道理的。你想想张学松入伍以 来的表现,不正是这样吗”

杨占斌脸上闪过一种不安的神色,但他看见冯浩浑身汗 湿,脸上还沾着岩石的粉末,便说:“你刚回来,许多情况还不 大了解。咱们往回走着谈吧!你也该回家洗洗,歇一歇了。” 两人踏着梯形小铁轨下等距的道木往前走,脚步放得很 慢,都在认真思索着。

向前走过十来根道木,冯浩憋不住先说了话:“连长,洞口 公布的工程进度你看见了吗”

“看见了。”

“兄弟连队的战士有反映啦,咱导坑进不去,拉下的不是 一个连,拖住的是整个隧道,影响大呀! ”

“是啊,为了很快突上去,我今天到掌子面上去摸了摸,又 找上个工班的风枪手谈了谈,大家提了很多制服花岗岩的宝 贵意见,打算采取‘浅打眼,快放炮,多循环’的作业方法,你看 行吗?”

冯浩想了想,说:“别的我看都行,只怕快放炮这一条做不

到。”

杨占斌明白冯浩话中的含意,笑了笑说:“老冯,这段时 间,小张在兰天厚的帮助下,有了很大进步,这次要求进洞爆 破决心也很大,加上老爆破手王戈的热情带领,我同黎副指导 员都认为,小张一定会锻炼成个好爆破手的。”

冯浩淡淡一笑,心想:嘿,无论多差劲的战士,在你杨连长 嘴上,也是九分成绩。可我对小张是了解的,他那忽冷忽热的 情绪,我心里明白。

想到这里,冯浩对杨占斌说:“连长,你是知道的,隧道隧 道,全凭打眼放炮。风枪手千滴汗水一个眼,这爆破手若是一 炮放瞎了,误下一茬炮,十天难追到,那麻烦事就多啦!我的 想法,穿过花岗岩层,再用新手爆破。”

杨占斌态度和悦地说:“咱多下点功夫,花点学费,培养出 —批专炸花岗岩的爆破手,不吏好吗”

冯浩有些烦躁了,带着抱怨的口气说:“哎呀,你为啥偏要 在这节骨眼上,把新战士往咱刀尖上搁呢”

杨占斌说:“同志,不把新战士往刀尖上搁,咱这把尖刀还 能打几仗,还能穿几座钻天峰?不能只图眼前用来顺手,杀得 痛快啊。你想想,若是革命需要,老同志复员一批,或是上级 给咱调走一批,看你咋办”

冯浩说:“过了这紧要三关,再着手培养,我看也不晚。” 130

杨占斌问穿过花岗岩就走平坦道了吗?你没听说这里 是地质博览馆,如果前面一个困难接着一个困难,那你又啥时 培养呢”

“那,咱把这条战备路抢通了,等下次任务松动点,再好好 训练一大批。”

杨占斌追问:“如果下次任务比这更艰巨呢再说,一旦打 起仗来,叫咱带上部队日夜抢修,你又咋办?”

“这——”冯浩打了个顿,才说:“讲道理,我是讲不过你。 可你知道,我是看重事实的人,到时候事实总会说话的。不过, 真等到小张捅了漏子,那损失可就大啦!”冯浩带着激动的情 绪,还想说服杨占斌^ “连长,你讲那些理,放在马天柱身上, 我看也许能行,这新战士入伍以来干活满行。可张学松,我真 担心,怕他一上阵就给咱捅个大漏子,到那时……”

杨占斌却爽快地对他说哈,老战友,你怎么山越爬越 高,胆越来越小了呀!怕什么,大不了他小张把隧道给炸个窟 窿罢了。不让人家挑重担子,、怎么能锻炼成铁肩膀呢”停了 停又说:“副连长,我想着,咱们在这红军走过的长征路上修铁 路,不但要完成党交给的修路任务,更要让青年战士在这艰苦 的环境里经受锻炼,在斗争实践中培养他们艰苦奋斗的革命 精神,接过前辈的革命传统,沿着红军的脚印前进。老冯,你 可不能光顾在工程上流汗,忘了带领战士前进啊。要不要继 承和发扬革命传统,这是军队建设的一件大事呀! ”

冯浩一时答不上话了。

他俩隔着轨道,始终保持一定距离,默默地朝卧牛坝方向 走去。




全部评论(0)
  • 尾声一轮红日从东方升起,将璀燦的光辉洒满钻天峰。一道彩虹飞架蓝天,绚丽的色彩耀眼生辉。一条铁路穿山越水,横贯大地。闪亮的钢轨,喷香的枕 木,金色的路堑,壮丽的长廊,将钻天峰打扮得一派新。红军长征走..

    浏览:52次 评论:0
    2018-07-19 08:29
  • 第三十一章自从战胜塌方以后,一连这把尖刀磨得更锋利了。他们 同民兵一起,清除残余的碎石,搭好撑山的排架,继续向山心 猛攻。从早到晚,钻天峰机械轰鸣,风枪呐喊,山炮怒吼,震撼 得树木、山体、..

    浏览:54次 评论:0
    2018-07-19 08:28
  • 第三十章緋红的晚霞刚刚隐去,一眨眼,群山就钻进了黑沉沉的夜 幕中。然而,从山顶铺设进隧道的那条又黑又粗的电缆,却输 来了高压电,配电房里的电闸一合,抢险工地立即灯火通明。隧道口的抢险指挥所里正..

    浏览:54次 评论:0
    2018-07-19 08:28
  • 第二十九章鲁征正要说什么,忽听得后面人群骚动了。他转身朝洞 口方向看去,只见喧嚷中众人簇拥着一个战士扛根钢管往里 走来。走到近处,在明亮的灯光下,才看清是炊事班长石玉 华。鲁征对这位精明能..

    浏览:43次 评论:0
    2018-07-19 08:28
  •  第二十八章  一路上,人们呼唤着,探询着,奔走着,象火上房一样焦 急。平时需要攀登的塄坎一步跨越了,往日难于涉渡的激流 径直踏过去了。田大爹汇在人流里豁着劲往前赶,拐过老虎 ..

    浏览:44次 评论:0
    2018-07-19 08:27
  • 第二十七章惊天动地的巨响,从大山心脏向隧道口传来,呼啸奔腾的 气浪,带着浓重的烟尘向洞外翻滚。洞外的战士们完全被大塌方激怒了,用不着做政治动员, 没有谁来下命令,他们冒着呛人肺腑的烟尘,顶住纷..

    浏览:52次 评论:0
    2018-07-19 08:27
  • 第二十六章钻天峰迎来了一九六六年的早春。这天晚饭后,杨占斌去上工,在帐篷大街上迎面碰到兰天 厚背个背夹走来。兰天厚是去后山放游动哨的。杨占斌对他 说:“一班长,这段时间虽然后山没啥动静,我们也..

    浏览:59次 评论:0
    2018-07-19 08:27
  • 第二十五章早饭后,杨占斌同冯浩一起去隧道工地接班。路上,他俩 一边走,一边谈心。忽然,在拐角处迎面碰上了田守昌,手提 篮子,从珍珠泉那边走了过来。田守昌先是一怔,接着挤出笑 脸打招呼:“杨..

    浏览:43次 评论:0
    2018-07-19 08:26
  • 第二十四章天刚暗下来,卧牛坝上各个帐篷的窗口上透出明亮的灯 光。劳动了一整天的战士们,这会正围坐在灯下,专心学习 毛主席《在中国共产党第七屆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 的报告》。这段时期,..

    浏览:68次 评论:0
    2018-07-19 08:26
  • 第二十三章钻天峰四周山坡上的树木渐渐凋谢,天气一天比一天寒 冷。然而,战胜洪水后的隧道工地,却一天比一天火热。隧道口完全是一番崭新的布置。洞门两侧贴着大红对联: “看今日军民齐挥臂热汗滴穿千层..

    浏览:39次 评论:0
    2018-07-19 08:26
作者专栏
  • 河边草

    注册时间:2007-10-29 06:52

  • 老田地

    注册时间:2010-08-14 19:11

  • MM听雨

    注册时间:2008-05-25 11:38

  • kss

    注册时间:2007-11-03 21:42

  • 2604746963

    注册时间:2013-01-18 16:03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