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天峰》 第十一章
2018-06-13 06:09:07 作者: 来源: 浏览:177次 【

第十一章

等冯浩把小张漏点炮所惹下的一摊子善后工作收拾完, 独自往洞外走时,部队已吃罢午饭。可他一点也不觉着饿,肚 子还是胀鼓鼓的,脑子乱乎乎的,心里直翻腾着“嫩竹子扁担 挑不起千斤担”这句话。

刚走出洞口不远,小黄急匆匆走来,说篮球赛再有半小时 就要开始了,黎副指导员请他快去。冯浩“嗯”了一声,顺便到 伙房扒拉几口饭,就忙着往篮球场走去。

篮球场设在卧牛坝西面,是战士们在工余时间里,顺那 一溜子斜坡的根脚,用大锤砸,撬棍撬,硬挤出的一小块长方 形平坝。虽说球场极不规则,边上拦了一排篱色,场地又短又 窄,可是,这里常常是连队欢乐的中心。不管战备施工多么繁 忙,战士们收工回来吃罢饭,抱上篮球在这里就打起来,心里 那股子乐劲真比皮球还蹦得欢。若遇上一场比赛,这儿更是 热闹无比,一阵阵笑声直冲云天,把什么苦呀累的全抛进了通 天河。真是战士们一声欢笑,天大的困难也得矮半截!

今天这场球赛是营部组织的,显得比往日分外隆重,不仅 营的几位首长到了场,还把田大爹也请来了。球场周围的观 众也比往日多,有一连的、二连的、三连的、营部的球迷们,还 有前山后岭那些消息灵通的青年人,漫坡都是人,连那粗壮点

的树杈上也坐着孩子。这阵势,还没开球就使人觉出一种热 闹的气氛。

今天的球赛,是一场难测胜负的精采表演。一连同三连, 不仅在施工中常是对手,在球场上也总是全营篮球冠军的争 . 夺者。虽说玩玩篮球是部队工余常有的活动,可年轻的战士 们总把它当成部队战斗力的一种特殊体现。看吧,双方都排 出了实力最强的阵容:一连是副连长亲自上场当队长兼打中 .锋。山东大个马天柱打后卫,他脱得只穿条短裤,露出满身隆 起的肉疙瘩,蹦起来拍得栏板下沿啪啪响。其他也都是连里 公认的“运动健将”。三连是副指导员亲自带队,队员身着一 色白背心和运动裤,个头十分均勻,人人精神抖擞,不用说他 , 们也是身孚众望,决心要打出高水平来的。

伴着热烈的掌声,担任裁判的黎进入场了,双方队员也入 场了。现在是练球五分钟。双方队员都在跑篮,活动活动胳 膊腿儿。一连副连长冯浩却站在场边,神色不安地向四周张 望,好象在寻找什么似的。

观众都眉开眼笑在等着看一场好球赛。常跑球场的人, 更在私下里议论开了 :

“一连的主力张学松为什么没上场呀”

“小张病啦”

“不对呀,刚才下班时我还见着他哩! ”

“嗯!八成是冯副连长想留一手,用主力压阵脚。看吧,好 戏在后头哪!,’

其实,冯浩并没有安排小张压阵脚,他也同热心的观众一 样,也在猜想:“张学松究竟到哪里去了呢?刚才放炮后还给

他嘱咐再三嘛!难道为放炮的事又怄气了,同我躲起猫猫来? 不至于吧?他捅了那样大的漏子,我连~句重话也没说,他生 哪门子气……”左想右想,冯浩也想不出个道道来。

裁判哨子一响,球出手时间算,战幕拉开了。

好紧张的战局,选手们奔跑如飞,每球必争,扣人心弦的 场面不断出现。哨音短促急骤,观众热情似火,每中一球,都 爆发出一阵霹雷般的掌声。快板王在场东角组成个拉拉队, 拼命为双方呐喊助威,不时从话筒里听到他临时编的快板: “篮球一拍往前冲,鼓足干劲打快攻! ”“今天比赛好风格,不争 分数讲团结!”  

经过几分钟的拉锯战后,比分逐渐拉开了。一连的选手 在冯浩指挥下,十分努力,打来还算得心应手。马天柱吊大炮 连连命中,因此比分一路领先,始终以三五个球压住对方。但 三连的队员毫不气馁,奋力追赶,上半场以二十八比二十四的 接近比分结束,一连暂时领先。

虽说一连贏了四分,但观众都为他们捏着一把汗。下半 场战局如何,叫人难以预料。你看三连虽说输了四分,队员们 锐气未减,场外指导正抓紧战斗间隙,召集选手们在开火线 会,指路子,定对策,鼓斗志。

下半场刚一开球,三连便发动强大攻势,抢先命中两分, 这对一连的队员威胁很大,阵脚有点不大稳了。三连却乘胜 猛进,不断改变战术,一会是人钉人,一会是打联防;有时中线 突破,有时边线切入。接近三分钟时,扳成了平局,场上比分 是四十二比四十二,这使比赛进入了白热化,观众的情绪也上 升到最高潮,掌声一阵高似一阵。

正在你追我赶,难解难分之际,马天柱突然凌空劫得一 球,冯副连长又正好在篮下,三连全班人马已压过中线,后卫 空无一人,这真是快攻的大好时机,只要一个长传,球到副连 长的手上,肯定两分。说时迟,场上快,只见马天柱猛地跃起, 挥臂快速传球。遗憾!谁知他赢球心切,用力过猛,球未传到 副连长手上,反而捅出个乱子来。这小小的篮球,哪经得起我 们大马下狠劲扔,唿啦一声,快如流星,越过栏板,飞出篱笆, 直奔通天河去了。

大马这一手顿时惊得全场哑然,随即观众意外地为他鼓 起掌来,接着便是一阵阵欢快的笑声,那些球迷们直笑得咧开 大嘴,前仰后合。裁判员黎进笑得用手指着马天柱,却说不出 话来。快板王几次想用喇叭筒向观众发话,只是禁不住笑,那 哈哈声从喇叭筒传出,好生响亮。连坐在前排的几位营首长、 姜工程师、田大爹等,都捧腹大笑起来。彩妹子更是笑得伏在 树杈上直叫“嗳哟!嗳哟! ”过一阵又尖着嗓子嚷道:“大马叔 叔力气真大!大马叔叔力气真大!”说罢,一溜小跑朝通天河 奔去。

裁判宣布时间暂停半小时——捡球。

这恐怕是世界上少有的篮球赛吧,观众为看最后三分钟 球赛,得耐着性子等三十分钟。

在暂停时间里,球迷们都在暗暗猜想,再开球时,一连的 冯队长定会把主力队员张学松排上场了吧?谁不知球场上的 “活泥鳅”张学松,那小鬼眼灵手快,弹跳过人,球到手里就象 糯米粑粑粘住似的,谁能夺得走!特别是上篮时那“嗖嗖嗖” 三大步,谁又能防得住!只要换上张学松,这场球赛,一连今 144

天是贏定了。

暂停时间到!滚下山的球拣回来了,冯队长的主力队员 张学松还没有上场,球迷们都很纳闷。

笛哨一鸣,三连发球,眨眼便传过中线来。可是冯浩愣怔 着,正窝着一肚子火气。他倒不是在挂记着今天比赛的胜负, 一而是在埋怨张学松随便不到场:这兵真够呛,刚在隧道里捅了 个大漏子,还满不在乎。你再三叮咛他别误场,他偏当成耳旁 风,这样随随便便行动,成什么话。这样下去还了得,不知会 给你闹下多少乱子!小张啊小张,你真是火钩变的,专捅漏 子呀!

速度以分秒计算的篮球赛,那容得有半点分心,三连中锋 一个假动作闪过冯浩,跨上去便双手投球。好球,两分!接着, 马天柱又阻挡犯规,被对方罚进两分。这以后的战局就不用 介绍了,一连的阵势就象放羊的去圈马——乱套了。三连却 攻似猛虎,守如泰山,越战越强,越打越勇,终于以六十比四十 八的压倒优势,取得优胜。

钻天峰沸腾了,观众掌声震天。那些球迷们还跑上场去, 同队员们握手,向三连表示祝贺与鼓励。人们沉浸在一片欢 乐中。

冯浩心里却是一股说不出的滋味,这全场“哗哗”的掌声, 好象都拍打在他脸上,周身很不自在。待招呼三连的队员和 客人们走后,他拎上衣裤,拔腿就往回走,连给队员们做个战 后讲评也忘了。

回到连部,跨进门一看,冯浩心里又加了三分怨气。连长 和小黄正埋头在地角打木桩,仿佛是支架个什么。原以为今 天连长在家有甚大事,却在这儿拾掇零杂活。冯浩将衣裤扔 在桌边,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他瞅着连长的两只手,满心的话 儿在肚里直打转,但怕一出口要伤着人,便使劲闭住嘴,一宇 不露。

机灵的小黄看一眼副连长,立即停了手上的活,从暖瓶里 倒了一盆热水,放在副连长身边,就出去干别的事了。

冯浩既懒得擦洗,也不想说话。  -

杨占斌往地里打好一根木桩,看看冯浩,全当没事地笑着 问道球赛完了?咋样,今天的球打得还顺手?……嗯,看样 子十有八九是当了赶鸭子的罗。”

冯浩冷冷地说了句:“唉,亏你还有心在家里忙乎这个。” 杨占斌道:“嘿,你不高兴我忙乎这个呀,只怕待会儿你想 忙乎还捞不上哩!”

冯浩真有些不耐烦了,冒出一点火星来你别给人大大 哈皤的好不好”

杨占斌斜睨一眼,见他两眼直煞煞望着自己,便说:“快洗 一洗,小心收了汗。出了啥事,看把你急得浑身都冒热气。”

“咱们连还能出啥事! ”冯浩抹一把头上的热汗,从裤兜里 掏出那根没点燃的导火索,扔在桌上,说这个张学松,真够 呛!放炮出了事,满不在乎,不知跑哪玩去了,打球又误了场!” 接着冯浩把今天发生的事,一气便向连长说得清清楚楚。

杨占斌蹙着眉从头听到尾,听完满脸肌肉才一下松弛开 来,恢复了那带些诙谐的表情说:“搞了半天,我当是隧道塌下 来了,原来是为这事生气啊。瞧你气的那样,也不怕肚子疼。” 说完嘴一努,笑咪咪地进一步挑逗道:“哦,输了球在一个战士 146

身上出气,亏你还是当副连长的,也不怕人笑话。”

说完,杨占斌又动手往地里打第四根木桩。

冯浩实在耐不住了,蓦地站起身,但还是尽量控制住自己 的感情,说:“连长,说实在的,我对你这么护着张学松有意见! ” 空气有点紧张了。杨占斌停下手上的活,说好啊,有意 见就说吧!”

冯浩坐下来,严肃地说我认为,这不只是个漏点炮,更 不是赛球输赢的问题。通过这两件事,很值得我们研究研究。 当初说他挑不起千斤担你还不信,如今咋样,事实面前你该服 了吧”冯浩换了 口气,紧接着说:“上次打铁没搞好,还和人 吵架,今天放炮又麻雀胆,没点完拔腿就跑,造成一排炮只炸 下几个鸡窝窝。影响了咱连的工程进度,这还事小,要让他这 样继续搞下去,影响了战备铁路按期通车,推能担待?这次 呀,说什么也不能再让他放炮啦!”  '

“鼕撤换他的爆破手?我不同意!”杨占斌说话锋利而 明确。

冯浩提高了音调,带着惊疑的口气说怎么,你还当他能 挑千斤担?咱们得从实际出发,光有好的愿望不行,顺毛摸更 不行!当然,谁不愿他明天就变成个小老虎,但这能做到吗? 你那连长专为他一个人怕也不成吧!”冯浩又站起来了,往杨 占斌身前靠近一步,紧接着说:“我这次算是亲自把着手教的 吧,可他还是给你捅了漏子。若是由着他来,象今天打球一 样,放炮时也自由行动,那不把洞子给你报销啦!真不明白, 为啥你偏要让张学松放炮”

杨占斌拿起桌上的导火索看了看,想一阵,将它放进裤

兜,才不紧不慢地说:“这有啥不明白的。我认识一个同志,他 现在确实裉勇敢,别说放小炮,就是放万吨大炮,也不在乎。 可他刚参军那阵子呀,记得第一次上投弹场练习打实弹,哈 哈,手榴弹揭开盖,慌得连导火索也没拉,就甩出去啦! ”

说完,杨占斌便哈哈大笑起来。

冯浩有些尴尬,一会才苦笑着说:“你这人呀,多少年前的 事了,还抖落出来笑话人。”

杨占斌一下收住笑,说:“怎么,那是你冯副连长当新兵时 的事?我当你一穿上军装就象今天这么能干呢。老冯啊,你可 别自己能跑了,就埋怨小孩子走路总摔跤,自己会放炮了,就 去指责孩子们玩爆竹还捂耳朵呀! ”

杨占斌短短几句话,使冯浩刚才一冒三丈高的火气,立刻 矮了两丈。他慢慢地坐下,把目光从杨占斌的脸上移到了那 盆已经不冒热气的洗脸水上。

杨占斌拿来暖瓶,往里掺了些热水,边催促他擦洗,边说: “老冯,我也有件事不大明白,为什么一看见小张有些缺点,你 思想上就发毛,这事你可得好好认识认识啊! ”

将头闷在盆里擦洗的冯浩,停下手歪过脸说:“我有啥,还 不是急着早日打通钻天峰,才不放心小张搞爆破。”

杨占斌说小张的问题在哪?你想过吗”

冯浩说:“他的问题呀,很简单,就是怕苦怕死! ”

杨占斌说:“可咱们应该从哪入手帮助,把他培养成为不 怕苦不怕死的战士呢”

冯浩说:“难道咱们给他做的工作还少?你不是对他进行 过多次教育了吗?结果今天还是给你捅了漏子。老杨,我是 148 宁愿搬一座山,也不愿改造这么个学生兵。”

“同志,你这想法不对头啊!”杨占斌感情激动地来回走了 两步,然后,指着帐篷的方形窗口外说你看那座山,咱们要 打穿它,施工前要精心设计,深入勘测,施工中还要精确计算, 艰苦劳动,才能不偏不倚,把它凿通,你说对吧。要把党和人 民交给咱们的这些年轻人,都培养成文武双全、大智大勇的革 命战士,同咱们打隧道是一个理啊!”

冯浩又从水盆里抬起头,扭过脸说了句:“我可没想那 么多。”

“怎么能不想呢,咱们干一辈子革命,要管几辈子的事 呀! ”杨占斌态度严肃地说,“老冯,咱们是老战友,说句不怕你 生气的话,我觉得,现在你的问题比张学松还严重啊!”

冯浩肚里剩下的一丈火气,又在往高处冒:“你这话是怎 么说的”

杨占斌说你先别发火,同志。是这样的,认真说,小张 的问题是前进中的问题,可你,现在却存在着严重的畏睢情 绪啊!”

冯浩啪地将毛巾扔在脸盆里:“你把话说清楚! ”

杨占斌说:“你冷静地想一想,看是不是这么个问题。我 们眼看着小张身上还存在一些弱点,正需要我们在这红军战 斗过的地方,用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去帮助他成长,可你对他 只是埋怨,不去作艰苦细致的思想工作,不考虑我军的光荣传 统怎么一代代地传下去,这是什么问题呢”

冯浩冷笑一声:“难道不叫张学松放炮,红军艰苦奋斗的 革命精神就失传了?我看不出问题有那么严重。咱们争论的

Ji如何使用一个新战士的问题嘛! ”

杨占斌语气肯定地说:“不对!今天咱们争论的,决不是 个安排谁来放炮的具体问题,也不是如何使用一个新战士的 工作方法问题,而是怎样带兵,要不要继承和发扬革命传统的 原则问题! ”杨占斌往冯浩身前凑上一步,接着说:“老冯啊,咱 们带兵的人,不下苦功夫培养青年战士,使他们尽快成长为敢 打硬仗的人,即使我们浑身都是铁,又能打多少钉呢?”

冯浩不言语了,他从脸盆里抓起水淋淋的毛巾,慢慢拧 着,在用心琢磨连长均每句话。

“连长正当冯浩闷头思考的时候,通讯员小黄一步跳进 门来,说指导员回来啦!”

杨占斌高兴得几乎是蹦到小黄跟前,忙问:“真的?到 家啦”

小黄说:“没有,营里说是已经到了团部。”

冯浩也惊喜地一步蹦上前来,摁着小黄的肩头说:“指导 员回来得这么突然?好啊,快去接回来吧!”

“是! ”小黄高兴地应了一声,就出门去了。

冯浩突然掉f问杨占斌:“哎,指导员回来睡哪呀” 杨占斌朝打了木括的屋角一努嘴。

“哟,原来你是在家忙乎这啊! ”冯浩指着杨占斌说,“准是 你早起就在电话上打听着点风声啦。好,咱们一起来拾极吧1 哟,四根桩都打好了嘛。”

杨占斌笑笑说:“怎么样;刚才我说了,待会你想忙乎还捞 不上呢!   ,

冯浩也乐哈哈地说嘿,你这直爽人,啥时也学会了卖 150

关子。”

杨占斌说那怨谁,你一进门就是三大炮,轰得人口也开 不了。来,咱俩把床板给架上。”

两人动手忙乎起来,一会架上了床板,杨占斌绰上把小 斧,边往柱脚上打扒钉边说:“哎,小张放炮的事,你最后还没 个态度呀”

冯浩把手上的尘土拍打了一下,思索一阵才说:“刚才你 讲要在修路过程中做艰苦细致的思想工作,帮助他们迅速成 长,我打心里全接受了。只是,我还担心,象小张这样无组织无 纪律的行为,咱若是不了了之,群众会有啥反映,往后部队又 咋带呢?那不搞乱了套!”

杨占斌问:“小张究竟到哪去了,你问过吗”

冯浩说:“哟,刚才急得火攻心,也没顾上仔细问。”

杨占斌打完最后一颗扒钉,对冯浩说:“走,咱们一起到他 班里去看看。”



全部评论(0)
  • 尾声一轮红日从东方升起,将璀燦的光辉洒满钻天峰。一道彩虹飞架蓝天,绚丽的色彩耀眼生辉。一条铁路穿山越水,横贯大地。闪亮的钢轨,喷香的枕 木,金色的路堑,壮丽的长廊,将钻天峰打扮得一派新。红军长征走..

    浏览:52次 评论:0
    2018-07-19 08:29
  • 第三十一章自从战胜塌方以后,一连这把尖刀磨得更锋利了。他们 同民兵一起,清除残余的碎石,搭好撑山的排架,继续向山心 猛攻。从早到晚,钻天峰机械轰鸣,风枪呐喊,山炮怒吼,震撼 得树木、山体、..

    浏览:54次 评论:0
    2018-07-19 08:28
  • 第三十章緋红的晚霞刚刚隐去,一眨眼,群山就钻进了黑沉沉的夜 幕中。然而,从山顶铺设进隧道的那条又黑又粗的电缆,却输 来了高压电,配电房里的电闸一合,抢险工地立即灯火通明。隧道口的抢险指挥所里正..

    浏览:54次 评论:0
    2018-07-19 08:28
  • 第二十九章鲁征正要说什么,忽听得后面人群骚动了。他转身朝洞 口方向看去,只见喧嚷中众人簇拥着一个战士扛根钢管往里 走来。走到近处,在明亮的灯光下,才看清是炊事班长石玉 华。鲁征对这位精明能..

    浏览:43次 评论:0
    2018-07-19 08:28
  •  第二十八章  一路上,人们呼唤着,探询着,奔走着,象火上房一样焦 急。平时需要攀登的塄坎一步跨越了,往日难于涉渡的激流 径直踏过去了。田大爹汇在人流里豁着劲往前赶,拐过老虎 ..

    浏览:44次 评论:0
    2018-07-19 08:27
  • 第二十七章惊天动地的巨响,从大山心脏向隧道口传来,呼啸奔腾的 气浪,带着浓重的烟尘向洞外翻滚。洞外的战士们完全被大塌方激怒了,用不着做政治动员, 没有谁来下命令,他们冒着呛人肺腑的烟尘,顶住纷..

    浏览:52次 评论:0
    2018-07-19 08:27
  • 第二十六章钻天峰迎来了一九六六年的早春。这天晚饭后,杨占斌去上工,在帐篷大街上迎面碰到兰天 厚背个背夹走来。兰天厚是去后山放游动哨的。杨占斌对他 说:“一班长,这段时间虽然后山没啥动静,我们也..

    浏览:59次 评论:0
    2018-07-19 08:27
  • 第二十五章早饭后,杨占斌同冯浩一起去隧道工地接班。路上,他俩 一边走,一边谈心。忽然,在拐角处迎面碰上了田守昌,手提 篮子,从珍珠泉那边走了过来。田守昌先是一怔,接着挤出笑 脸打招呼:“杨..

    浏览:43次 评论:0
    2018-07-19 08:26
  • 第二十四章天刚暗下来,卧牛坝上各个帐篷的窗口上透出明亮的灯 光。劳动了一整天的战士们,这会正围坐在灯下,专心学习 毛主席《在中国共产党第七屆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 的报告》。这段时期,..

    浏览:68次 评论:0
    2018-07-19 08:26
  • 第二十三章钻天峰四周山坡上的树木渐渐凋谢,天气一天比一天寒 冷。然而,战胜洪水后的隧道工地,却一天比一天火热。隧道口完全是一番崭新的布置。洞门两侧贴着大红对联: “看今日军民齐挥臂热汗滴穿千层..

    浏览:39次 评论:0
    2018-07-19 08:26
作者专栏
  • 河边草

    注册时间:2007-10-29 06:52

  • 老田地

    注册时间:2010-08-14 19:11

  • MM听雨

    注册时间:2008-05-25 11:38

  • kss

    注册时间:2007-11-03 21:42

  • 2604746963

    注册时间:2013-01-18 16:03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