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天峰》 第十二章
2018-06-13 06:09:24 浏览:187次 【

第十二章

杨占斌同冯浩来到一排,见二、三班的战士正利用施工间 隙在帐篷前的空地上练习瞒准,便没有去惊动他们,径直往一 班的帐篷走去。

掀开门帘,全班战士正端坐在两行通铺的前沿,看样子是 在开会哩。他俩走进去,战士们都站了起来,两位连的干部忙 招呼大家坐下。杨占斌待全班战士坐下后,逐个看了一遍, 问道:“小张呢”

兰天厚忙报告说请假到河边洗衣服去了。我想瞅这点 空,班里开个会,对小张今天漏点炮的事,大伙先认识认识。” 杨占斌满意地说:“这很好,班里同志都有了正确认识,就 为小张的进步创造了客观条件。我们也参加听听,老冯你 说呢”

冯浩点头说:“好,你们接着谈吧,该咋说还咋说。”

兰天厚应了声中! ”便指点着王戈道:“小王,还是你接 着谈吧。”

王戈亮起他那唱歌似的嗓音,说:“张学松同志今天放炮 出了纰漏,我们应该怎样看待这件事呢?关心和帮助每一个 新同志进步成长,是我们老兵的责任。我们要满腔热情地把我 军的光荣传统,象接力赛跑一样,作为革命的接力棒传给新同 志。检查起来,自己做得很不好。这次张学松同志出纰漏,炮 152 是他漏点的,可责任在我身上,自己没有搞好传帮带,我应该 首先做检查。”

马天柱忽地站起来,粗声祖气地打断王戈的话说:“不! 责任在俺。今天小张放了瞎炮,俺还冲着他瞎放炮,说他是假 把式,这对同志没有帮助,俺做错了,这就去找他当面检讨! 

“别慌,大马。”兰天厚忙用手制止他。

冯浩也坐不住了。刚才两名战士的发言,句句都扣着他的 心。他把小王和大马这种对战友真挚的爱护和可贵的自我批 评精神,与自己的态度和做法一对比,感到差距太大啦!他想: 自己参军以来的每一点进步,都离不开老同志的传帮带,怎 么自己当了干部,就讨厌新战士有缺点毛病,要求别人一入伍 就成为好爆破手呢?唉,这事自己是有错啊!冯浩正准备向 大家检查一番,兰天厚说话了: “刚才全班的同志都发了言,谈 的看法我全同意。只是大家先别争着做检讨,咱们来想一个 理:在千里铁道线上,大家常常看到,细心的养路工人总是把 那些飞落到枕木上,或散落在路基外的道碴,一粒一粒地捡到 石堆里去。一粒小小的铺路石子失散了,有啥大不了的事,养 路工人为啥这样精心哩”

帐篷里很静,战士们都屏住呼吸,在深深思考。

杨占斌笑微微地开了腔:“兰天厚同志,我来试着说说你 的心思,看合不合w接着,他面向大家说同志们,一班长在 小张这件事上,想得很多,也想得很深啊。是的,一颗小小的 铺路石子,平平常常,很不起眼,若是你不经心,失散了,并不 觉着心疼。可是,一旦它和千万粒石子结合起来,就能抗住万 吨火车的重压,为飞奔前进的时代列车贡献力量。我们帮助一 个同志进步,就要时刻想到这是在为共产主义大道添铺石乎, 让无产阶级专政的基业牢又牢,无产阶级的江山红万代啊! ” 停了停,杨连长又接着说我还想告诉同志们一件事,你 们知道吗?张学松同志的身体为什么比较单薄?小张是无数 革命战士和先烈在党和毛主席的领导下,推翻了三座大山,从 地狱底层捡出来的一颗石子啊! ”

说到这里,杨连长的声音变得低沉了: “一九四六年,他爸 爸得了重病,交不起地主的租子,狗地主要道他去做工顶租。 小张的妈妈眼见男人都快咽气了,哪还经得住苦工折磨,她 一心想替丈夫去受苦,可是自己身怀有孕,地主家是不准进门 的。无奈狗腿子逼得紧,她一咬牙,用布紧紧裹了肚,替男人 到地主家推大磨。干不完的苦活,吃不上一顿饱饭,第三天累 得她实在推不动了,就伏在磨盘上歇歇。正好地主婆走来,不 由分说,撕扯着便打,一时竟把腰带打散了,地主婆看出是个 孕妇,就丧魂似地嚎叫起来,说冲了他的家运,指使狗腿子将 他妈妈打得死去活来。就这样,他爸爸活活气死了,妈妈被赶 出老家,流落到成都。小张还不足月,便早产在街头……” 杨连长说到这里,帐篷里所有的人都倒吸了 口气,好象要 大声呼喊似的。

冯浩心里更是象发了山水,翻江倒海。他十分激动地说: “连长,同志们,大家的发言对我是一次很好的教育。小张和咱 们同是苦根发芽的阶级兄弟,他是被地主老财从娘肚里鞭打 出世的一颗‘小石子’,可我,总想把他扔掉,对他简单祖暴,不 让他打铁,不要他放炮。这,说明我这副连长没当好啊!…… 大家都知道,我不会用说话的多少,来表示自己对错误认识的 154 程度。可有一点我认识了:做一个革命干部,光顾流汗开山不 行,还要做艰苦细致的思想工作,当一个为革命捡石子的人! ”

说完,冯浩看了看四周的战士,只见满帐篷都是热情的眼 睛,大家虽然没说话,可眼里都闪耀着深情的目光。他蓦地站 起身,大声对杨占斌说:“连长,咱们到河边看看小张去! 

暖烘烘的太阳,照耀着青山绿水,天地显得特别明朗。阳 光下,山花闪出红黄紫蓝各样色彩,喷发出扑鼻的芳香。丝 光雀掮_翅膀,成群地飞来绕去,撒下一串清脆悦耳的叫声。

燕来岭上,通讯员小黄和学习归来的指导员戴平,身披灿 烂的霞光,兴冲冲地向卧牛坝走来。

小黄背着挎包,脚步轻快,胖乎乎的圆脸盘,兴奋得象盛 开的一朵红茶花。他时不时停下脚步,伸手向远方比划着,激 情地向身后的戴平大声讲说。

满有兴趣听小黄讲话的戴平,身材比中等个头的通讯员 稍高点,看上去有些单瘦,但结实而精神,稍长的眉毛下,闪动 着一双极亮的黑眼珠,使人觉着他随时都能探测到你内心的 秘密。加上他嘴角和下巴都稍稍向上翘着点,所以,无论什么 时候都流露着微笑,使你初见面就觉得十分亲切。

走出一个山口,小黄高兴地停下脚步,右手一伸,指着对 面的卧牛坝,大声说:“快到家啦! ”接着便向指导员讲起这里 的一草一木。戴平倾心听着小黄热情的介绍,目光顺着他的 手指向远处望去。阳光下,钻天峰上的石崖反射着古铜色的 光芒,严肃而庄重,令人油然起敏。山脚下,片片映山红,象横 空飞来的彩霞,飘进绿色的丛林,很是明丽。满山腰里,男女

社员和一些穿白衬衣绿军裤的战士,正利用片石垒坝、修田、 造渠。一首首新编的革命山歌,南岭唱罢北岭连,热腾腾飞过 沸腾的山峦。岩石上还凿出一行大标语——人民解放军永远 是一个战斗队!再仔细看,对面操场上,又有很多战士在搞军 训,侧耳听来,还能听见那洪亮有力的口令声,弹体落地的乒 乓声,和格斗拼刺的碰击声。

突然,戴平伸手朝山下一指,问小黄:“那是谁呀”

小黄被指导员这没头没脑一问,倒愣住了,顺手看去,通 天河边,一块大石板上坐着一个人。他瞪眼打量半天,才转身— 对戴平说哦,那是一班的新同志,叫张学松。”停了一下,小 黄又笑着说:“指导员,你的眼睛真尖,刚才副连长急着找他, 也没找着呢!”

“找他做甚?”戴平用浓重的山西口音问。

“这呀!说起来话就长罗!”小黄神秘地一笑说,“这位新 同志,入伍时间不长,可生出的故事真不短,三言两语还说不 完,以后有时间我再给你……”

“三言两语说不完,你就连根带梢地说。”戴平的长眉轻轻 一抖,表示对这事极有兴趣:“走,咱们边走边聊。我这人听故 事专喜长不爱短。”

小黄笑着点头应了声“好”,两人便擦肩慢步向前走去。 小黄连比带划,将他所了解的小张入伍以来,甚至入伍前的许 多情况,一五一十地对指导员作了介绍。

话长路短,前面来到一个岔路口,一条路向下弯到通天 河,一条路向上绕到卧牛坝。戴平刚迈步往下边那条路走去, 小黄急忙拦住说:“指导员,到连部该往上走。”

戴平说:“你先回连部,我到河滩走一趟。”

小黄一惊,伸出手来拦道:“怎么,你想马上就找张学松谈 呀?哎,他的问题一时间也解决不了,何必忙在这阵子上呢! ” 戴平将小黄的手拨开,说:“不,你今天的故事讲得我听上 了瘾。我想找小张本人再接着讲,一定比你还说得精采。” 小黄犯难了,他心想:这是指导员的老习惯,外出回连总 要先到班排看看,找战士谈谈,跑炊事班转转,然后才回到连 部。今天要拦他是拦不住的,可让他这阵再下河滩跑一趟,小 张的事又不知缠到啥时才完。今天团部派车送他,他说什么也 不肯,走了这一气山路,不歇一歇咋行呢!

“指导员,你那老习惯还是不改。”小黄嘴一噘,“人还没有 落屋,思想工作先回了连队。这一气爬崖走坎的,也不觉得累?” 戴平笑笑说:“瞧你说的,累啥?我又不是泥捏的。你先 回去吧,没事,一个小时不用,我准回来。”

说罢,戴平迈步朝河边走去了。

河上的风非常清凉,张学松敞开衣襟,让呼呼的河风直扑 胸膛,可仍旧排散.不了心中的郁闷。今天他放炮捅下乱子回 到班里后,尽管班长兰天厚一句没批评,反而再三安慰和鼓励 他。可是,小张心里总是不平静,那漏点的一炮,时时在脑子 里炸响,竟把副连长交待打球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了。刚吃过 午饭,他急忙端上一盆脏衣服,下到通天河,找了个僻静处,边 洗边思索起来。

手里的肥皂泡沫巳经搓出白花花一片,他仍机械地一下 下搓着,两只眼一眨不眨,呆呆地望着通天河出神。眼前,急

流奔涌,浪花拍岸,小张的心潮也难平静啊!

回想参军时,妈妈的嘱咐,亲友的勉励,同学们的希望,至 今还叫人心儿评枰跳。是啊,亲人们都盼望自己早日在解放军 这个大熔炉里,努力学习毛主席著作,锻炼成忠于党,忠于人民 的钢铁战士。自己也曾面对即将开始的铁道兵战斗生活倾吐 了不少豪壮的语言,不止一次地表示决心,要象杨连弟那样, 把青春献给党,献给人民,献给祖国的髙山大河,为革命移山 填海,铺架通往共产主义的钢铁大道!激情交织着理想,理想 燃烧着激情,那时,心情是多么兴奋啊!可是,入伍以后,长途 行军,紧急安家,劈老虎嘴,打铁送钎,进洞爆破……在这些工 作和斗争中,自己表现出多少勇气,有过哪些英雄壮举呢啊, 昨天豪迈的理想,今天在艰苦环境中全都变成了严峻的课题, 这实际生活中的战斗道路,是要这么费力[去一步步地走,少走 半步也不行,往往差半步就使你显得掉队千里啊!

张学松感到头脑又胀又重,便三两下把衣服洗净,晾在灌 木丛上,又坐回原处,用两个拳头支住下颔,继续想他的心 事。他在探索:这实际生活的道路为什么比攀登钻天峰更费 力?他要回答现实斗争提出的严峻课题。可是,他一时又想 不出个头绪来,只是凝视着奔腾喧啸的河水,仿佛这滚滚急流 能帮助他冲开一条思路似的。

张学松心里象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誠咸什么味都往上 涌。一会他想到那根未点燃的导火索,唉,一根小小的导火索 可误了大事呀,影响了一排炮的爆破效果。那排炮三十五个 炮眼,每一个都是战友们用心血换来的,真是千滴汗$—个眼 啊!这一下白白浪费了同志们的辛勤劳动,又耽误^多少战 158 备施工的宝贵时间呀!这,自已还称得上是开山劈岭的爆破 手吗?连里领导还会继续叫我干爆破工作吗?张学松呀张学 松,为什么你第一炮就没打响,为什么这关键的一炮就没有点 燃?是对工作不负责任吗?不/自从在钢钎淬火上受到连长 的教育后,自己是下了决心要干一行爱一行,爱一行干好一 行,就象钢钎打在炮眼里,只有一个心眼;……是学习爆破技 术不努力吗?不,为了当一名合格的爆破手,王戈同志教得 认真,自己学来用心,把一本《爆破工手册》都背得滚瓜烂熟 了。……那是为什么,为什么没有点燃这一炮呢?张学松百 思不得其解。

他冷静下来,渐渐摆脱了乱麻一样的思绪,将今天爆破的 事掂斤掂两地回忆了一遍。当他想到冯副连长那严肃的态 度,粗大的嗓门,急骤的哨音,一下便翻腾起一股埋怨的情绪: 今天若是副连长不来插一脚,由王戈同志领着我们爆破,我也 不会那样紧张,不紧张就决不会心慌,心不慌又怎么会乱了套 呢。副连长呀副连长,你今天真是帮了我小张的倒忙啊!可 到时候不知你又会给我扣顶啥大帽子哩!……

“坐在这想甚心事哪,小张”

正当张学松对副连长的怨气塞满肚肠的时候,一个亲切 的声音响在身后。他扭头一看,是位陌生的干部,便准备起身 来敬礼。谁知来人却伸出手按了按他的肩头,一盘腿和他坐了 个膝挨膝、面对面。这干部没说话,只用亲切的目光望着他。 小张也在打量对方,只见这人稍长的眉毛下,有对明亮的眼 睛,那清澈的眼睛里射出透人肺腑的光芒,象一直射进自己心 上似的。张学松有些局促不安了,忙开口问首长,我怎么不

认识你”

“这没关系,我一介绍你就认识了。我叫戴平,也是一连 的,刚学习回来……”

“呵,你就是戴指导员呀! ”张学松说着又想站起身来,但 指导员再次伸手把他拦住了。

“小张,想放炮的事哪?这事是得好好想想。怎名样,想 出点名堂了吗 ”戴平说完便用疑问的眼神望着对方。

张学松瞪起双眼,脑子里直打转:啷个指导员才回来就晓 得我的事呢?喁!连的首长向他介绍情况,副连长肯定第一 个就说到了我。张学松迟迟疑疑地说:“指导员,放炮的事你 都知道啦”

戴平说听说一点,还不大清楚。来,给我仔细谈谈,要 交心哦!……看,当了解放军战士说话还红脸,有甚害臊的。” 张学松的头低下了,心脏在加快跳动。

“心里难受,是吗”戴平停停接着说:“心里难受说明思想 上有斗争,这就是进步的起点嘛。抬起头来,利索些,给我谈 谈坐在这都想了些甚”

见面不到三分钟,戴平几句话出口,张学松便觉得指导员 象到他心里跑了一趟,便抬起头来,把自己从读书到参军,由 进山到放炮,以及对冯副连长的意见,通通给戴平说了。最后 他加重语气说了句:“副连长总爱敲打我,我在他g里象一张 蔑筛子——尽是缺点。唉,这样下去,今后我啷个工作嘛”

戴平一时没有回.话,那稍长的眉梢轻轻一抖,那黑白分明 的眼睛,在沉思中越发清澈闪亮。

“你坐过火车吗”戴乎思考一阵后突然问道。

张学松点点头,但眼里流露出不解的神情。

“火车到站时,你见过那手里拿把小锤的工人吗?”

张学松又点点头,但满脸都现出更加惊疑不解的表情。 “那是检车员。”戴平说,“前几天我坐火车回来,中途停车 时,车刚停稳,就见检车员手拿检点锤,钻到车厢底下叮叮当 当敲打起来。我随口问了句:同志,车跑得满好的,还敲打甚 呢?老工人笑笑说:‘翻了车再敲打就晚了。’我寻思这话极深 刻。火车需要常常敲打检査,看哪儿有故障,好及早排除;咱 们干革命,不也需要有人常常从思想上帮着敲打,尽快纠正各 种错误思想吗”

小张又点了点头,脸上已是赞同的表情。

“当然,这种敲打会有轻有重。”戴平把身子一侧,目光投 向远方,好象在对自己说:“可是,这敲打不论是轻是重,它都 能帮助咱们把隐患消灭在萌芽之中,不让小缺点发展成大错 误。要不然呀,等出了轨,翻了车,想敲打也不行了! ”

聪明而嘴快的小张,不等指导员把话再往明里挑,急着插 进话说指导员,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副连长常常批评我,是 为了让我在革命的轨道上跑得更好更快。我不能计较副连长 批评的方式方法。”

戴平收回目光,高兴地忙补充了句嗯,对你来说,副连 长批评的方式方法,不是问题的关键! ”

“那——”张学松咬住一个字在思索。过一阵才说:“问题 的关键又在哪呢?指导员,为什么我诚心想放好这排炮,可偏 偏就出了错呢”

“人和火车不一样啊!火车出了毛病,它并不知道,要靠 检修工人发现,修理。一个战士出了毛病,只要认真思考,自 己可以察觉。别人的批评只能帮助自己认识错误,改正还要靠 自己啊! ”戴平伸手到衣兜里摸出个烟盒,抽出支香烟,把它平 放在烟盒上,慢慢揉搓,把卷得紧紧的烟丝揉松了,然后又把它 竖起来,一下下轻轻地榼着,将松了的烟丝重新撞紧。很明显, 他是在用心思考如何进一步回答这个青年战士提出的问题。

突然,戴平将烟卷放回烟盒,那豁亮生辉的眼里射出异样 的光彩。原来,他一抬头看见杨占斌和冯浩来到了张学松身 后。三人对视着,甜笑着。戴乎想站起身来,可杨占斌向面前 的张学松一努嘴,意思是:别热乎啦,瞧,小张还闷在这里难受 哩,咱们一起来做他的工作吧!这细微的动作,双方立即心领 神会了。似乎指导员每次外出归来,他们历来都是在这种场 合会面一样,这种会面比那热烈握手还更热烈些。

冯浩在张学松肩头上一拍,亲热地说:“小张,还在这难受 呀?”说着,他也盘腿坐在张学松对面了: “别这样,炮没放响再 放嘛,只要你放大胆,不再怕苦怕死,锻炼锻炼,没放不响的 炮!”

虽然副连长的态度十分亲热,话音也很平和,可传进张学 松耳里,那个“怕”字却象个雷+在炸响。心想:原来你副连长 是这么看我张学松的,难怪处处见着我都不顺眼。怕苦怕死, 这不等于说我是胆小鬼吗?你做领导的也不量尺寸,一来就给 人扣顶大帽子,……刚刚被指导员说得怨气全消了的张学松, 这时又感到肚里有股怨气往上冒,他把头轻轻扭到一边了。

冯浩见势急了,正想接上说话,杨占斌走过来,笑着说: “小张,又怄气啦?你冷静想想,副连长刚才的话有道理呀!” 162

说着,他从裤兜里掏出那根没点燃的导火索,放在小张和冯浩 的中间,又向戴平要来打火机,“哧”的一声点着了。接着,他 取下自己的手表,交给张学松,示意他看着时间。-

连长这是干什么?冯浩瞪大了两眼,小张也莫名其妙,只 是木然地看看表,又看看导火索,再看看连长。

他们一个站着,三个坐着,都默不作声。

手表在嚓嚓响,导火索在哧哧燃烧。

时间过得真慢,导火索总也燃不到头。

张学松几次望着连长想说话,都被杨占斌制止了。

日头钻进云层里打了个盹,又懒懒地探出头来,导火索才 从另一端冒出白烟——燃尽了。

杨占斌问燃了多久”

张学松答五分钟。”

杨占斌问你一分钟能跑多远”

张学松满有把握地答:“最少要跑三百米。”

杨占斌问五分钟睪跑多少米?”

张学松答一千五百米。”

杨占斌问:“咱们隧道掘进了多少米 ”

张学松答六百多米。”

杨占斌问刚才你心慌吗”

张学松摇摇头,说:“等得人心烦。”

杨占斌又问在洞里放炮呢?”

张学松直率地说:“心跳得厉害。”

杨占斌严肃地追问:“为什么?……因为这是空导火索, 那是连着炸+的导火索,危险,会伤人,是吗”

m

聪明的小张知道了连长这举动的全部含意了。他满脸通 红,头勾得很低,惭愧地说:“连长,我明白了……刚才副连长 说得对,我头脑里确实存在个‘怕’字……”

杨占斌笑了,戴平笑了,冯浩先是一惊,接着也笑了。 戴平亲昵地说:“好,你勇敢地正视了这个‘怕’字,问题的 关键找到了,也就好解决了。小张,要做一名红色爆破手,首 先要当好怕,字的爆破手。这次我通过学习《实践论》认识 到:勇敢和智慧,都不是人生来就有的,也不是随着良好的愿 望能产生的,它只能从艰苦斗争中磨炼得来。这就有个不怕 苦不怕死的问题。无论干什么,都要想到我们是完全彻底为 人民服务的,完全彻底就不能有一丝一毫私心杂念,要敢想, 敢干,敢于斗争,敢于胜利,当革命需要的时候,甚至不惜献出 自己宝贵的生命!”

杨占斌也走来与张学松挨身坐下,接上戴平的话说:“小 张,指导员说得好啊,干革命,就得向‘怕’字进攻!你不是向 往做一个英雄战士吗?要不向‘怕’字进攻,怎么能实现这个 理想呢?红军爬雪山,过草地,战胜了多少艰难困苦,才取得 了革命的胜利。今天,我们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 设,更需要把红军艰苦奋斗的革命传统发扬光大啊!如果我 们在生产斗争的风风雨雨中躲躲闪闪,那么,在阶级斗争的大 风大浪中,怎能去同敌人作战呢?小张,做一个英雄的战士, 摔跤也要往前倒啊! ”

指导员和连长的话,连连敲击着小张的耳鼓,句句撩拨他 的心弦。这时,张学松象火车头一样激动,只觉得有股春风,有 股力量,直扑胸膛,打开了他的心扉,将那半日来的郁闷全都 164

排解了。是啊,连长用导火索给烧出的那个“怕”字,不正是阻 碍自己成长进步的压顶石吗?入伍以来,满心想做个英雄的 战士,象无数先辈那样做出许多不平凡的事迹来。可是,英雄 的道路是战斗的道路,战斗需要勇气,怯懦的人在这道路上是 举步艰难的。今天漏点炮的事,就是自己头脑里有个“怕”字, 点炮时便在心里作怪,生怕导火索哧哧燃过,那岩壁轰地炸 开,石头飞来打着自已……刚刚我还一股劲埋怨副连长,说他 给自己乱扣帽子,这真是错把钢钎当钻杆,还怪铁匠没打好 哩!……

想着想着,他一下站立起来,庄重地表示:“连长,指导员, 副连长,相信我吧!从今天起,我一定改正错误,脚踏实地,当 ‘怕’字的爆破手,做一个摔跤也要往前倒的革命战士,艰苦奋 斗一辈子!”

这时,冯浩内心也非常震动。同一个战士,同一个问题, 不同的态度,不同的方法,收到的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效果。对 比杨连长做思想工作的细致深入,他感到惭愧,觉着不安。可 他来不及细想,也不愿多说,只是“呼”的一声站了起来,激动 地说:“小张,你有决心,我有耐心,咱们合成一条心,不信放不 响这排炮。走!我领着你,现在就进洞,再放它一排炮!”

不由分说,冯浩一把握住张学松的手,拉起他就呼呼往山 上走去。

看着他俩手拉手,肩并肩,一步步往髙处走去,杨占斌和 戴平都会心地笑了。

过了多一阵,戴平才说这个老冯真有意思,看,弄得小 鬼衣服都没收就跑了。”

戴平走至灌木丛,收下晾干的衣服,便同杨占斌缓缓往 回走。

指导员先谈到这次外出学习,因为进行社会主义教育和 到大庆、大寨参观访问,所以,学习时间一再延长,直到今天才 回来。接着,杨占斌谈了连队执行这次战备抢建任务的情况。

快走上老虎嘴了,杨占斌提问似地说:“指导员,你对老冯 今天的表现怎么看?……我觉着他虽有进步,但是还没有根 本解决问题。”

“你想得很好。”戴平说,“表面上他已经高高兴兴领上小 张放炮去了,认识也有提高,但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他的思想 问题。当然,帮助一个同志去掉错误思想,提高路线觉悟,得有 个过程,既要靠实践的教育,更要认真学习马列主义和毛泽东 思想。”

杨占斌觉着指导员谈的很合心,高兴地说:“是这样。老 冯在生产斗争中不怕苦,不怕死,带头干,都很好。但是在对 待小张这件事上,却暴露了他对艰苦奋斗的认识还不全面,不 深刻。从表面看,他是不放心新手放炮、挑重担,担心影响工程 进度,实质是他本身也存在一个‘怕’字,只是表现形式和小张 不一样。他是表现在怕做艰苦细致的政治思想工作上。看来, 在今后修路的过程中,要使我们干部本身继承和发扬红军艰 苦奋斗的革命精神,还得费大劲哩。指导员,我担心若是工作 上再遇着大的挫折,他这种怕做艰苦工作的思想,还会发展。”

戴平思忖一阵,加重语气说:“是啊,现在小张的问•题解决 了,可副连长在艰苦奋斗问题上的错误思想,一定还会在别的 方面反映出来,这可是咱们党支部必须抓好的一件大事啊!” 166




全部评论(0)
  • 尾声一轮红日从东方升起,将璀燦的光辉洒满钻天峰。一道彩虹飞架蓝天,绚丽的色彩耀眼生辉。一条铁路穿山越水,横贯大地。闪亮的钢轨,喷香的枕 木,金色的路堑,壮丽的长廊,将钻天峰打扮得一派新。红军长征走..

    浏览:43次 评论:0
    2018-07-19 08:29
  • 第三十一章自从战胜塌方以后,一连这把尖刀磨得更锋利了。他们 同民兵一起,清除残余的碎石,搭好撑山的排架,继续向山心 猛攻。从早到晚,钻天峰机械轰鸣,风枪呐喊,山炮怒吼,震撼 得树木、山体、..

    浏览:38次 评论:0
    2018-07-19 08:28
  • 第三十章緋红的晚霞刚刚隐去,一眨眼,群山就钻进了黑沉沉的夜 幕中。然而,从山顶铺设进隧道的那条又黑又粗的电缆,却输 来了高压电,配电房里的电闸一合,抢险工地立即灯火通明。隧道口的抢险指挥所里正..

    浏览:28次 评论:0
    2018-07-19 08:28
  • 第二十九章鲁征正要说什么,忽听得后面人群骚动了。他转身朝洞 口方向看去,只见喧嚷中众人簇拥着一个战士扛根钢管往里 走来。走到近处,在明亮的灯光下,才看清是炊事班长石玉 华。鲁征对这位精明能..

    浏览:21次 评论:0
    2018-07-19 08:28
  •  第二十八章  一路上,人们呼唤着,探询着,奔走着,象火上房一样焦 急。平时需要攀登的塄坎一步跨越了,往日难于涉渡的激流 径直踏过去了。田大爹汇在人流里豁着劲往前赶,拐过老虎 ..

    浏览:35次 评论:0
    2018-07-19 08:27
  • 第二十七章惊天动地的巨响,从大山心脏向隧道口传来,呼啸奔腾的 气浪,带着浓重的烟尘向洞外翻滚。洞外的战士们完全被大塌方激怒了,用不着做政治动员, 没有谁来下命令,他们冒着呛人肺腑的烟尘,顶住纷..

    浏览:24次 评论:0
    2018-07-19 08:27
  • 第二十六章钻天峰迎来了一九六六年的早春。这天晚饭后,杨占斌去上工,在帐篷大街上迎面碰到兰天 厚背个背夹走来。兰天厚是去后山放游动哨的。杨占斌对他 说:“一班长,这段时间虽然后山没啥动静,我们也..

    浏览:34次 评论:0
    2018-07-19 08:27
  • 第二十五章早饭后,杨占斌同冯浩一起去隧道工地接班。路上,他俩 一边走,一边谈心。忽然,在拐角处迎面碰上了田守昌,手提 篮子,从珍珠泉那边走了过来。田守昌先是一怔,接着挤出笑 脸打招呼:“杨..

    浏览:26次 评论:0
    2018-07-19 08:26
  • 第二十四章天刚暗下来,卧牛坝上各个帐篷的窗口上透出明亮的灯 光。劳动了一整天的战士们,这会正围坐在灯下,专心学习 毛主席《在中国共产党第七屆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 的报告》。这段时期,..

    浏览:50次 评论:0
    2018-07-19 08:26
  • 第二十三章钻天峰四周山坡上的树木渐渐凋谢,天气一天比一天寒 冷。然而,战胜洪水后的隧道工地,却一天比一天火热。隧道口完全是一番崭新的布置。洞门两侧贴着大红对联: “看今日军民齐挥臂热汗滴穿千层..

    浏览:28次 评论:0
    2018-07-19 08:26
作者专栏
  • 河边草

    注册时间:2007-10-29 06:52

  • 老田地

    注册时间:2010-08-14 19:11

  • MM听雨

    注册时间:2008-05-25 11:38

  • kss

    注册时间:2007-11-03 21:42

  • 2604746963

    注册时间:2013-01-18 16:03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1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