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天峰》 第十三章
2018-06-13 06:09:39 作者: 来源: 浏览:173次 【

第十三章

时间,在隆隆的开山炮声中飞逝。

战士,在熊熊的斗争烈火中迅速成长。

盛夏,隊道工地热得象“火焰山”,一连的干部和战士们不 怕苦,不怕累,运用“打浅眼,快放炮,多循环”的作业法,大战 花岗岩,将施工指标一再突破,把生产纪录不断刷新,月月连 续高产,隧道整整推进了一千公尺。

就在这捷报飞传人欢笑,隧道节节往前伸的时候,雨季来 到了天云山。

一连几场暴雨,把山山水水全变了样。不久前还是青枝 翠叶的树木,被包裹在烟雨中,变成了一片墨绿。山间的洪水 四处横溢,把澄碧如蓝的通天河搅得浑黄,河水陡涨三尺,扯 着漩涡,更猛烈地呼啸着向前奔涌。

八月的一天下午,无休无尽的雨丝,在天地间绷起亿万条 银线,硬拽着厚重的乌云往大地上压来,所有的树木、峰峦、河 流都模糊不清了。暴躁的劈雷,从这山头滚向那山头,蹦跳 着,轰鸣着,恨不得把坚硬的青石崖也炸塌似的。闪电,象云 层里掷下的投枪,劈断了挡着它去路的一棵古树,迸出耀眼的 '火光向前冲去了。

雨越下越大,雷越鸣越响,仿佛要把整个钻天峰泡软

摧塌。  •

杨占斌撩开窗帘,望望灰色的天空,将桌上一份师部发的 雨季防洪通知放进抽屜,转身穿上雨衣,又顺手摘下墙上的安 全帽戴在头上,拿上手电筒,揭起门帘,一头钻进了雨地里。 猛雨立即射到他身上,打得雨衣簌簌响。他顶着暴雨急步向 隧道工地走去。

杨占斌踏上通往隧道口的公路,老远就听见前方传来呜 呜的怪叫声,急忙往前赶去。他透过雨帘,隐约看见路边停了 一辆汽车,后轮陷进泥里,任凭司机加大油门,只是吃不上劲, 轮子打滑飞转着,旋起一股股泥浆,急得司机一会钻进车底去 看看,一会又爬上车来发动机器,浑身上下早巳沾满泥水。杨 占斌看见这般景况,二话没说,飞快地抱来几块大石头,往车轮 前的烂泥里一垫,又配合司机在车后狠命扛上一肩。汽车很 快从烂泥中开出来了。司机跳下车来握住杨占斌的手说谢 谢你啊,同志,这都是送往三〇五基地的机器,耽误不得呀! ” 杨占斌看了看那些用雨布盖着的机器,心里不安地想:咱 们修铁路的人,眼看工人同志顶风雨,跑泥路,咋当得起这个 “谢”字啊!便紧握着司机的手,连声说:“同志,你们辛苦了! 你们辛苦了!”

热情的司机又接过话头说:“不啊,同志,这是同帝修反争 时间、抢速度嘛。这场大雨给你们施工添了困难吧?解放军同 志,三〇五基地的工人都盼着能早早通车呀! ”

司机深情的话语,激励着杨占斌。他当即表示请你转告 三O五基地的同志们,即使天上落刀子,地下翻滚油,到时候 定叫车到——山通! ”

司机满意地笑着点点头,一挥手上路了。

杨占斌目送在泥泞中颠簸前进的汽车消失在烟雨中,默 想着司机同志那些语重心长的话,大步向隧道工地走去。

“是杨连长啊! ”田大爹穿件蓑衣,迎面赶来,说:“我正有 事到连里找你去。”

“哦,田大爹。”杨占斌站定脚步,说好啊,咱们回连里 谈吧! ”

田大爹看看四下无人,便说不啦!这雨季一来,你很 忙,我也有事,就在这说说吧!”他把杨占斌拉到路边细声说: “你还记得吧,老虎嘴炸秃那阵,咱队上一时谣言蜂起,说了许 多坏话。”

杨占斌点头说记得记得。当晚大爹你还来部队说过。” 田大爹接着说:“最近队上搞‘四清’据群众揭发,那些坏 话都是田守昌说的。再就是上次放筏断舵的事,也和田守昌 有关系。那次他同乡亲们一起送粮食、衣物到林区,住在工棚 里,断舵的头一夜,有人见他从河边回来,半截裤子被水打湿 了。杨连长,这田守昌很可疑啊!”

“田守昌! ”杨占斌问道:“他是什么人呀?”

田大爹说:“他就是赤石大队的社员,是个跑山货的,从小 跟他爹背山里的药材、兽皮、岩茶等到城里卖,再从城里贩些 零星的布匹、盐巴等回山里卖。他爹妈都早死了,只剩他一个 人。在刚解放时,突然阔气起来,整天在城里走花街跑馆子。 为什么他突然发迹了?他究竟在外干了些什么?队上没有查 清,也很不好查。”

杨占斌问:“解放后他表现怎样呢”

田大爹说表现不好。自合作化堵死了他独自跑山货发 家致富的路,和我们就象是仇人一样,贫下中农为他费力不 少,想尽办法要拉他走正道,可他恶习太深,总是心馋过去那 种花天酒地的生活,一心想走资本主义老路。以后队上发生 过几起破坏生产的事,虽没查实是他干的,可都与他有牵连。” 杨占斌又问大爹,断舵这个事准备怎样进一步查清

呢”

田大爹打了个顿说:“我想,断舵直接同支援修路有关,正 好支铁办公室赵副主任又来队上,我就同他谈了。可他说田 守昌不是地富反坏右,老虎嘴炸禿后说的那些话,只是群众中 落后思想的反映,不能混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对断舵的 事,又再三强调要重证据,不能冤枉好人。我觉得很奇怪,明 明有敌人搞破坏,可赵副主任为什么半句不提阶级斗争呢? 不管怎么说,这事一定要查个明白! ”

杨占斌听了很诧异,为什么赵副主任对这件事是这种态 度呢?但他一时又不好讲什么,思忖一阵,才说:“大爹的分析 是对的,这明明是严重的阶级斗争,进一步查清很有必要,咱 们要提高警惕啊!大爹,田守昌近来表现怎样”

田大爹捋一捋月牙形的花白胡须说这几个月还没发现 他有什么新的活动。不过,我们也不能麻痹,眼看雨季到了, 更要注意。所以来咱部队上和你说说,留心敌人出来破坏 修路。”

“谢谢你,大爹。”杨占斌感激地说,“你对咱部队的关怀真 是无微不至呀!咱们一定要把社会上‘四清’的情况和阶级斗 争的动向,好好对部队进行教育。在党的领导下,军民团结起 来,打好阶级斗争这一仗,提前修通战备路!”

田大爹乐呵呵一笑走了。

杨占斌心事重重,漫步在大雨中。他仍仔细思考着田大 爹刚才反映的情况:田守昌为什么在这鱼水情深的长征路上, 竟在部队遇到困难的时候幸灾乐祸,造谣生事?为什么断舵 一事他又恰好有嫌疑?为什么县里的赵副主任却采取这种态 度,会向着他说话呢?是思想麻痹还是他俩有什么关系 呢?……想过一阵,杨占斌在心里翻腾起一个念头:咱们在这 深山里不仅要打一场开山劈岭的攻坚战,而且还有一场激烈 的阶级斗争。这绵绵千里铁路线,也是两个阶级交锋的前线。 咱们沿着红军长征的路修新路,虽然天上没有飞机,地上没有 追兵,却有一场新的战斗,更加激烈的战斗。刚刚田大爹所谈 的情况,就是战斗警报啊!

杨占斌想着心事,不知不觉已来到工地。走进钻天峰隧 道,他看见洞内今天有很大变化:岩壁四处都在渗水,山体显 得黑油油的,排水沟里的水腾起了浪花儿,推涌着向洞外奔 泻,山心里推出的石碴水淋淋的,象刚从河里捞起似的,来往 奔忙的战士们,深灰色的防水衣上溅满了褐黄色泥浆,长胶靴 变成了“水桶靴”,稍一走动,靴里便咭呱咭呱直叫唤。

杨占斌特别留心查看排架,贴着岩壁一根根检査,看有没 有腐朽的支撑木,以便及时叫木工拆换。顺着排架往前走,前 面来到一个避车洞。这避车洞是为通车后洞内查道的人员和 机械遇上火车来时待避用的。眼下兰天厚利用它做了 “战备 仓库”,存放着钢钎、大锤、马灯等各式施工用具,准备一旦停 风停电,也能坚持施工。平日,爆破手还常在这里做堵塞炮眼 的泥丸丸。杨占斌通过那用碎木块拼凑成的一扇门,看到里面 亮着灯光,接着,又听到有人谈话的声音副连长,自从你领 着我放响了第一排炮,你猜,今天我点过多少炮啦”

这是小张快活的声音。听见这声音,使杨占斌一下回想 到,近几个月来,在副连长和同志们的帮助下,小张进步很快, 学会了爆破技术,还成天研究着搞空心炮、翻碴炮、角锥掏槽 炮、楔形掏槽炮。想着战士的进步成长,杨占斌暗自打心眼里 高兴。

“告诉你,今天我已经整整放了两千炮啦! ”张学松带点神 秘的口气接着说我决心要放一万炮,不瞎不冲,不留炮根, 当个钻天峰上的万炮手。你说我做得到吗”

“怎么做不到!”这是冯浩的声音,“只要你保持现在这种 不怕苦不怕累的劲头,一定会做到的!当个钻天峰上的万炮 手,哈哈,你这名词想得挺好的嘛,我想给连长建议,推广你这 个口号,号召大家都来当万炮手,一定会大大推动整个工程的 进展! ”过一会冯浩又说:“小张,可别骄傲喽,放好两千炮不容 易,可离形势的要求还远哪!咱这隧道刚顺顺当当进展了几 个月,谁知眼下又遇上了雨季。你看见吗,今天隧道里也渗水 了,水中爆破,对老炮手说来,也是一个难题呀!”

张学松说:“副连长,我一定谦虚谨慎,坚决放好水中爆破 这排炮! ”

冯浩又鼓励了一句好,希望你做一名水中爆破的万炮

手!”

正在避车洞外检查排架的杨占斌,听到这简短的对话,为 副连长改变了对小张的态度而高兴。他打算进去和他们聊聊, 172

不料黎进走来说,掌子面上今天渗水趑来越凶了,杨占斌只好 赶着往隧道底部走去。

一到掌子面,洞顶滴下的山水打在杨占斌戴的安全帽上, 溅得四处都是。他抬头细瞅,今日的渗透水果真不一般:石 质较硬的地方,象是石头沁出的汗水,滚圆晶亮,顺石面缓缓 游动,当两颗水珠儿一碰,便落了下来;石质较软的地方,山水 就从石缝里渗出,有的牵成银线,有的喷成扇形,有的象串串 珍珠,导坑成了水帘洞。山水滴落在战士们的脸上,谁也没去 理会,水珠儿便顺衣服裤子往下流,落在地上。地上的水巳 淹到脚踝,机械班刚安的那台抽水机,呜呜吼叫着,正在 抽水。

这时,正在立风枪支架的王戈,抹一把脸上的水珠,笑着 说嘿,上月刚战胜火焰山,今天又来打水帘洞,咱们全都成 孙大圣啦! ”

李勇生凑趣道:“是啊,咱铁道兵就是移山填海的孙大圣, 专抬这挡道的水龙海妖的。”

战士们都乐得咧嘴笑了。

正好走到这儿的杨占斌,一听也乐得鼓劲道同志们,这 水帘洞呀,正好锤炼咱们对党对人民的赤胆忠心,大家加劲干 啦!”说着,他便夺过一支风枪,瞅准炮位,定好支架,打开风 阀,猛干起来。

“哒哒哒哒。”风枪在杨占斌怀里放声欢笑。

“哒哒哒哒。”战士们见连长在困难面前干得这般欢势,更 来劲了,几支风枪一齐开动,水帘洞里狮吼虎啸,震得山石直 打颤。

在拿子面上打底眼是比较费力的,低得用不上支架,使不 上劲。杨占斌打完一个平眼后又选了个底眼打。他佝偻着身 子,一只脚踏在石碴上,用小腹抵着咆哮的风枪,硬逼着钻杆 —寸一寸向岩石钻进。山水滴落下来,戳得满脸细水珠儿,他 擦也不擦。地下积水浸湿了鞋袜,他动也不动,始终把风枪抵 得紧紧的,让钻花在岩石里迅猛钻进。

杨占斌盯着一寸一寸向岩石挺进的钻杆,和一滴一滴顺 钻杆淌出来的山水,脑子里不觉又闪过刚才那位汽车司机在 泥泞中行车的艰难情景,又想起田大爹反映的阶级斗争的新 情况,他把风枪握把攥得紧紧的,仿佛面对的不是渗水的石 壁,而是在狠狠打击帝修反。

在风枪的哒哒声中,不多会就过去了两小时,掌子面上的 炮眼已打好了一多半。

这时,张学松和马天柱挑着炸+,肩挎导火索,从隧道口 方向踩着积水一前一后走了进来,准备装炮。他俩一看同志 们正干得欢,便把炸+和导火索放在安全地方,上前来帮着打 风枪。马天柱跨步向兰天厚走去。张学松见杨连长在这儿, 心中一喜,便迳直走来,对着杨占斌的耳朵,在一片哒哒声中 吼道连长,让我打打风枪。”

“你说啥 ”杨占斌放大嗓门说,“没听清楚。”

“爆破的准备工作做好了,让我打打风枪。”

杨占斌听清了。他明白小张今天急着要在水中放成这排. 炮,恨不得一手指便戳成一个眼。杨占斌抿嘴笑笑,把风枪递 了过去。

张学松站好骑马桩,咬住下S,小圆脸憋得通红。他学着 老风枪手的动作,使劲一开阀门,风枪便打着呼嘯,喷着水雾, 哒哒哒地叫起来。

象欺生的野马一样,刚才在杨连长手里还那样驯服的风 枪,转到张学松手里就急剧地蹦跳不停。才打了浅浅一截眼 子,钻头就在里面空转,再也进不去了。小张“啪”地关上阀 门,向连长指了指炮眼。杨占斌明白是询问打不进去的原因, 便用力把风枪架一抬,拉长脚架,改变了风枪的角度。张学松 阀门一开,钻杆便当啷啷直往前钻。随着钻杆飞快向岩石钻 进,他也咧着嘴笑了。

钻杆节节短,炮眼节节深,不多会,一个炮眼打成了。杨 占斌立即帮助小张拔出钻杆,调好支架,迅猛插上岩壁左上 角,准备夺取这一排炮最后的一个制高点。

小张正满怀信心去夺取胜利,不料炮眼越钻越深,顺钻杆 往外流淌的山水也越来越凶,象是有股强大的力量要把钻杆 推出来。接着,山水变成了浑黄色,带泥的黄水喷在他们脸上, 粘糊得怪难受,可是他俩谁也没顾上抽出手擦一擦。眼看这 个炮眼就要打成了,骤然,钻头象伸进了潜卧在岩石后面的 一只恶龙口里,被它死死咬住,风枪拼命往里钻也钻不动了, 只是猛烈地颤抖。小张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情况,傻眼望着连 长。杨占斌以为风枪又出了故障,一把接过来,在小张耳边 吼了声“快拿钳子来”,便关上风阀,打开卡环,准备拆下机具 修理。

就在这刹那间,一股强大的冷风,夹着泥水,迎面冲来,将 杨占斌连人带风枪掀倒在地。还没等他翻身爬起,卡在炮眼 里的钻杆,以比离弦的箭还快千倍的速度射出,撞在十米外的

装碴机上,只听得“当”的一声,迸出一串耀眼的火星。

就在这刹那间,炮眼外端扩大成碗口粗,一股夹着大量泥 沙的洪水,哗啦啦从炮眼里射出,直喷几十米远,好象千百个 高压水龙头,突然合成一股,从这一个眼子里喷出来。夹杂在 水柱中的碎石,有如颗颗钢珠弹向四周打去,打得岩壁上的小 石子噗通噗通坠落在水里,打得机械与各样铁器哐当哐当乱 响。导坑里冷气裹着洪水,发出一片呜呜呜的怪叫声。

突然袭来的洪水,使导坑里的灯泡爆炸了,眼前变成一片 昏暗。水底的高压风管被洪水冲脱了,强大的高压风,直冲洞 顶,推波助澜,使洪水哗啦哗啦四处乱冲。

所有的声响混成一片,震耳欲聋,似江河决堤,眨眼间导 坑里已浊浪滔滔,情况万分危急!

此时此刻,洞外震撼百里的霹雳,响不过洞内的呜呜怪 叫;铺天盖地的风雨,猛不过掌子面上的洪水!

杨占斌翻身从水里站起来,打亮手电,扭头见小张还在洪 水中挣扎,忙伸手拽他的胳膊,小张顺势从水里爬起,急忙问 道连长,怎么办”

四周的战士也纷纷围了上来,齐问连长,怎么办” 杨占斌没有马上回答,两眼死死耵着喷水口。这突然出 现的情况,谁也说不清是咋回事,弄不明哪来这么大股水,新 兵没经过这世面,老兵没见过这阵势,班、排干部没遇过这种 突然袭击,修过七条铁路的杨连长,也是第一遭在隧道里遇上 这特大山洪啊!

不管怎么说,难道能让洪水把隧道白白冲掉!这洞子每 前进一寸,都是同志们用汗水换来的呀!难道能让洪水就这 176

样浇灭战士们提前修通战备路的热情,吞噬工人同志和乡亲 们早日通车的愿望,阻挡飞奔的时代列车?不能,绝对不能 啊!可眼下,喷水口还在不断扩大,导坑里的水位在继续上涨, 堆积在地面的石碴,被波推浪涌着滚滚向前,仿佛整个地皮 都在浮动,隧道随时都有坍塌的危险。这阵,杨占斌一下想到 刚才看过师钵发来的雨季防洪通知,师党委要求各级领导干 部在山洪暴发的危急时刻,一定要头脑冷静,务必保障人员和 机械的安全,警惕阶级敌人的破坏,防止急躁蛮干。他思忖, 眼前洪水的来路不明,隧道里回旋余地很窄,如继续这样呆下 去,机械定会冲毁,人员必有伤亡,那就会给党和人民造成严 重损失。想到这里,他当机立断,大手一挥同志们!快,抢 运机械! ”

杨占斌用明亮的大眼往四周一扫,只见兰天厚怀里死死 抱住一支风枪,一动没动;马天柱两只大手使劲按住脱落的高 压风管,原地不动;周围十多名战士各持工具,全部没有动。他 们个个怒目圆睁,愤愤地盯着那正疯狂喷射的水柱……

就在这当儿,洞口方向响起了隆隆的电瓶车声,射进一道 强烈的手电光,同时传来了戴平宏亮的喊声带上全部机具 上车! 

在这危急时刻,戴平的出现,使杨占斌感到无比激动,见 指导员的主张和自己完全相同更为振奋,便顺手从水中捡起 一支风枪放进斗车里,掉头更坚定地喝道:“这是命令,快! ”

战士们这才把一件件工具放进斗车里,又把装碴机与斗 车紧紧连在电瓶车上。司机一踩离合器,电瓶车便拖着一串 斗车和装碴机在前面开道。一片隆隆声中,一连干部战士护

着机器,踏着洪波,满怀心事地向隧道口走去。

“连长,今天这排炮要什么时候才能……”走在杨占斌身 边的张学松,说了半句就再也说不下去了。

杨占斌猛回头瞥了一眼渐渐远去的喷水口,那明亮的大 眼射出一股坚定的光芒,好似在说:没有什么了不起的!等着 瞧吧,洪水!

洪水追着电瓶车掀起恶浪,冷风呜呜嚎叫着向战士们示 威。一场惊心动魄的搏斗,即将在钻天峰的心脏里展开!



全部评论(0)
  • 尾声一轮红日从东方升起,将璀燦的光辉洒满钻天峰。一道彩虹飞架蓝天,绚丽的色彩耀眼生辉。一条铁路穿山越水,横贯大地。闪亮的钢轨,喷香的枕 木,金色的路堑,壮丽的长廊,将钻天峰打扮得一派新。红军长征走..

    浏览:52次 评论:0
    2018-07-19 08:29
  • 第三十一章自从战胜塌方以后,一连这把尖刀磨得更锋利了。他们 同民兵一起,清除残余的碎石,搭好撑山的排架,继续向山心 猛攻。从早到晚,钻天峰机械轰鸣,风枪呐喊,山炮怒吼,震撼 得树木、山体、..

    浏览:54次 评论:0
    2018-07-19 08:28
  • 第三十章緋红的晚霞刚刚隐去,一眨眼,群山就钻进了黑沉沉的夜 幕中。然而,从山顶铺设进隧道的那条又黑又粗的电缆,却输 来了高压电,配电房里的电闸一合,抢险工地立即灯火通明。隧道口的抢险指挥所里正..

    浏览:54次 评论:0
    2018-07-19 08:28
  • 第二十九章鲁征正要说什么,忽听得后面人群骚动了。他转身朝洞 口方向看去,只见喧嚷中众人簇拥着一个战士扛根钢管往里 走来。走到近处,在明亮的灯光下,才看清是炊事班长石玉 华。鲁征对这位精明能..

    浏览:43次 评论:0
    2018-07-19 08:28
  •  第二十八章  一路上,人们呼唤着,探询着,奔走着,象火上房一样焦 急。平时需要攀登的塄坎一步跨越了,往日难于涉渡的激流 径直踏过去了。田大爹汇在人流里豁着劲往前赶,拐过老虎 ..

    浏览:44次 评论:0
    2018-07-19 08:27
  • 第二十七章惊天动地的巨响,从大山心脏向隧道口传来,呼啸奔腾的 气浪,带着浓重的烟尘向洞外翻滚。洞外的战士们完全被大塌方激怒了,用不着做政治动员, 没有谁来下命令,他们冒着呛人肺腑的烟尘,顶住纷..

    浏览:52次 评论:0
    2018-07-19 08:27
  • 第二十六章钻天峰迎来了一九六六年的早春。这天晚饭后,杨占斌去上工,在帐篷大街上迎面碰到兰天 厚背个背夹走来。兰天厚是去后山放游动哨的。杨占斌对他 说:“一班长,这段时间虽然后山没啥动静,我们也..

    浏览:59次 评论:0
    2018-07-19 08:27
  • 第二十五章早饭后,杨占斌同冯浩一起去隧道工地接班。路上,他俩 一边走,一边谈心。忽然,在拐角处迎面碰上了田守昌,手提 篮子,从珍珠泉那边走了过来。田守昌先是一怔,接着挤出笑 脸打招呼:“杨..

    浏览:43次 评论:0
    2018-07-19 08:26
  • 第二十四章天刚暗下来,卧牛坝上各个帐篷的窗口上透出明亮的灯 光。劳动了一整天的战士们,这会正围坐在灯下,专心学习 毛主席《在中国共产党第七屆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 的报告》。这段时期,..

    浏览:68次 评论:0
    2018-07-19 08:26
  • 第二十三章钻天峰四周山坡上的树木渐渐凋谢,天气一天比一天寒 冷。然而,战胜洪水后的隧道工地,却一天比一天火热。隧道口完全是一番崭新的布置。洞门两侧贴着大红对联: “看今日军民齐挥臂热汗滴穿千层..

    浏览:39次 评论:0
    2018-07-19 08:26
作者专栏
  • 河边草

    注册时间:2007-10-29 06:52

  • 老田地

    注册时间:2010-08-14 19:11

  • MM听雨

    注册时间:2008-05-25 11:38

  • kss

    注册时间:2007-11-03 21:42

  • 2604746963

    注册时间:2013-01-18 16:03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