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天峰》 第十六章
2018-06-13 06:10:28 浏览:170次 【

第十六章

雨,下得真缠人啊!从早到晚,无休无尽。眼看快半个月 了,钻天峰隧道里那股洪水仍然有增无减。

同一连并肩战斗的二连和三连,已经转到山那面隧道的 进口去继续施工了,只剩下一连的干部、战士坚守在这里。每 天早饭后,那金色的军号一闪,应着嘀嘀哒哒的战斗旋律,战士 们便扛着镐、锤、斧、钎,从帐篷里旋风般涌出,分班集合,听完 班长工前布置后,立即杀上工地,去擦拭保养机械,加固隧道里 的排架,清除堵塞水沟的淤泥。他们根本不理睬一股劲猛涨 的洪水,毫不气馁地水里滚泥里爬,每天同洪水勇敢地搏斗! 出水后的第十三天,大雨才暂时停歇。

今日与往常不同,早饭后,军号已经响过好一阵了,工地 上仍然浊浪滚滚,雾气腾腾,水声哗哗,冷风呼呼,却看不见一 个干部、战士的身影。

那些龙腾虎跃的年轻人到哪儿去了呢?洪水如此逞凶, 他们能沉住气?!难道钻天峰隧道真的要废弃了吗?

看,在卧牛坝上,一间油毛毡盖顶的俱乐部里,我们所熟 悉的一连战士们全都枪靠右肩整齐地坐在折叠発上。他们在 这里摆开了另一个战场:根据师政委鲁征的指示,发扬毛主席 为我军制定的三大民主的光荣传统,象战争年代围着沙盘研

m

究如何夺取敌堡一样,正以“如何战胜洪水”为题,在召开工程 民主会哩!

听,民主会上的发言多么热烈,多么踊跃!本来嘛,铁道 兵的生活就象一条五彩斑烂的彩虹:有艰苦繁重的体力劳动;. 有严格紧张的军事训练;有欢乐高歌的热烈聚会;有亲密无丨$ 的促膝谈心;还有专心致意的学习和言如烈火的辩论。这时,、 战士、干部一个接一个地站起来,用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这 个最锐利的武器,分析研究着制服洪水的问题。

新战士马天柱首先谈了学习《愚公移山》的体会。他说: “对待洪水,要象老愚公对待太行、王屋两座大山一样,必须首 先在思想上树立一个'敢’字。老愚公为了给子孙万代造福, 面对困难,毫不动摇,每天挖山不止。俺们革命战士,为了建 设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遇到挫折,也决不能垂头丧气。俺相 信,只要敢字当头,天塌下,能顶上,地裂了,能填平,洪水再 大,也一定能把它战胜!……”

接着,一排长李勇生站起来说:“隧道打出洪水,给施工增 添了许多困难,带来了不少麻烦,还夺走了宝贵的时间,这的 确是件坏事。但是,洪水又逼着我们去跟它作斗争。在这个斗 争中,我们一定会长知识,增才干,磨炼革命意志,增添革命精 神,最后学会制服洪水的本领。这样,在一定的条件下,坏事 就变成了好事,坏的东西就引出了好的结果来。”

接着还有四五个同志起来发言,从各个不同的角度对洪 水进行了分析。有的把洪水比做纸老虎,既要在战略上藐视 它,又要在战术上重视它;有的讲对待洪水要把革命精神和科 学态度紧紧结合起来。……越谈,大家对洪水的认识越清,越 210

谈,大家对战胜洪水的信心越大。

坐在队列后面紧靠大门边的冯浩,开始也在留心听大家 讲,可是他觉得听来听去,讲的都是些认识和道理,渐渐思想 便开起小差来了:唉!洞子里一个劲地喷水,我们却一屁股坐 在这儿讲道理!讲得再好有啥用?现在的关键问题是要拿出 办法来,争取不误明年通车才行啊!冯浩在心里默默念叨着, 在埋头沉思着。

正在这时,炊事班长石玉华挑了一担热腾腾的开水走进 会场。他把水桶放在队列后面的空地上,然后张眼寻视,发现 冯副连长正坐在前面不远处,便蹑手蹑脚走过去,在冯浩的耳 朵边嘀咕了几句什么。冯浩一听,脸上露出吃惊的神色,轻轻 “呵”了一声,立即随石玉华离开了会场。这一切,正专心听着 发言的战士们都没有注意。

冯浩走后,站起来发言的是兰天厚,他把冲锋枪往身后一 顺,不急不忙地说:“刚才不少同志谈了对洪水的认识,我完全 同意。现在,我想提供一点洪水的新情况。”

“好! ”主持会议的支部书记戴平插进话说,“挂帆行船要 了解风向,咱们治水要了解水情。大家应当广开思路,动脑子 分析,把与洪水有关的情况,哪怕是点滴情况都谈出来。政委, 您看下边的会这样开行不行?”

“行啊! ”坐在前面的师政委鲁征微微点头说,“以虚带实 嘛,咱们先务了虚,提高了对洪水的认识,现在是应该好好谈 谈水情了。我们可以把这会开得再活跃些。民主大会嘛,对 别人提供的情况有不同看法,可以提问,可以分析,可以议论, 好不好?”鲁征又转身小声征求坐在他旁边的团、营干部的意

见,大家都点头表示同意。

兰天厚接着说:“同志们都看见钻天峰常年被云雾裹着, 这云雾是从哪儿来的呢?据说,离这儿几里远的钻天峰北坡 有一个洞,叫排云洞,不管天阴天晴,下雨下雪,也不管春夏秋 冬,每天总要排出云雾。云雾是一种水气,洞里没有水能排云 吗?不能。肯定洞里有水。奇怪的是最近打北坡路过的一位 老乡说:自从隧道打出水后,排云洞排出的云雾少了。大伙可 以琢磨:隧道出水与排云洞是不是有关系呢?”

“我亲眼见过排云洞。”卫生员易广禾被兰天厚的发言一 引,猛然想起了一点情况,便站起来补充道:“那是同老乡一起 去挖中草药见的。那里遍地是草药,什么三棱艾、四叶参、五 花血藤、六角英、七叶一枝花,应有尽有。这个排云洞,站在远 处看不见洞口,只见一缕云烟,山风一吹,云烟就象鱼网一样 撒开,不过没撒向通天河,而是撒向钻天峰,同终年缠住峰顶 的云彩连成一片。要是走到洞边去看,立即被云雾裹得紧紧 的,叫你啥也看不清楚,一股股冷风呼呼吹来,周身都会起鸡 皮疙瘩。最值得注意的是,那洞子的地势虽高,可是同四周的 山坡、石壁相比较,还算一个洼地。同志们,我想这半个月来, 大雨不断,山水往里灌,那洞子里的水就少不了。我看,隧道 出水很可能同它有关系。”

易广禾活灵活现地补充了这些情况,立即引起大伙的议

论••

“呀!这洞子真神乎。”

“嗯,看来准是排云洞的水流进隧道了。”

“说的对呀,要不是洞里的水漏走了,这几天排出的云能

减少?”

“我给首长和同志们看个东西。”三排战士小董在议论声 中慢慢站起身来,眨巴着逗人的眼睛,伸手从衣袋里掏出个硬 皮小本,取出扉页里夹着的两根松针、一棵青草,那草上还粘 满被纸张吸去了水分的泥土。有些战士看了心里不免有些奇 怪:咦,小董要耍什么魔术?这些小草同隧道打出大水有啥相 干?小董看出了大伙的心思,把松针和草叶举在手里摇摇, 说:“这是我昨下午加固排架的时候在水里发现的。谁都知 道,山洞子里不长树,不长草,水里怎么会有这些玩艺?所以, 我分析:隧道里的水不是从排云洞里来,也不可能从其它山洞 里来,而是从地面上来。最近老乡们传说:大军的隧道是把东 山的天池海子捅漏了!联系这草叶、松针,我看洪水很可能从 天池来。”

“我同意小董的分析。”坐在会场一角的王戈站起来说, “我来谈谈天池的情况。”王戈圆盘脸上一双细眯的眼睛,给 人活泼有趣的感觉,说起话来又快又生动,简直没有人插嘴的 机会。他说:“在钻天峰东北面约十里的山中间有个天池海 子。那次我们演唱组到东山去宣传,打湖边经过。天池啥样 呢?沿湖有好几里地,水很深,能产百斤重的大鱼。我看只有 这么大一池水冲进隧道,隧道里的洪水才那么凶猛。再说,天 池岸边有好些草坪,周围山坡上长满松、柏、杉、樟、榆、柳。因 此,水面经常飘着草叶,水底沉下不少松针。这些草叶、松针 很可能随水流进隧道。”王戈眨巴眨巴眼,看大家听得入神,不 少同志还频频点头,便满有兴致地继续讲道:“天池海子比排 云洞更神乎呀,那池水真是清亮。传说有只饿老鹰,三天没 抓着东西吃,忽然飞到天池上空,看见池里的鱼儿成群结队, 便想抓来充饥。于是,它一抖翅膀向着鱼群猛扑下去,只听‘噗 通’一声,便栽进池里淹死了。那馋嘴的笨家伙哪里知道鱼儿 是在池水深处,只因为池水清亮,看去象是在水皮上罢了。”

会场上飞过一阵笑声,连鲁政委也笑眯了眼。

“我提个问题。”王戈刚讲完,三排战士大李便站起身来问 道:“天池海子的水,清得果真能骗住饿老鹰吗?”

“这只是一种传说。不过,从这传说可以看出,天池海子 的水是清得能照人呀! ”

“那么,隧道的水是清亮还是浑浊?而且,天池离隧道这么 远,水又怎么能流进隧道呢?”

这一问,大伙嗡嗡起来了。有的凭着水的清浊不同和距 离太远否定打通了天池;有的凭着溶洞不可能储藏这么大量 的水,认为不会是排云洞的水流进了隧道。彼此交谈着,争辩 着。这两处说起来好象都与隧道出水有关系,可理由又都不 很充分。要说不是这一池一洞的水流进隧道,那又是什么地 方流来的水呢?

正在这时,炊事班长石玉华回来了。他头上冒着腾腾热 气,给汗水洗过的脸熠熠发光,看样子刚才跑了不少路哩。他 一进会场便径直走到戴平身边,轻声说着什么。这事立即引 起大家注意,都倾身屏息静听。

“指导员,副连长让我告诉你,他进沟去找新的生活用水 去了。”

“找新的生活用水?那珍珠泉呢?”

“今早上断了。吃罢早饭我顺着水管去查看,原来珍珠泉

不吐‘珍珠’啦!”

“哦,有这种事!”

“刚才我又同副连长一道去看过,还是一滴水也没往下

滴。”

这话音虽然很轻,仍被前几排的战士听见了,他们立即接 着话头,议论起珍珠泉来。

一会,这新的议题从前几排飞快扩散到整个会场。 有的说:“珍珠泉是一年四季长流水,要没新出口能断流? 得,水准从珍珠泉来。”

有的说:“那还用说吗?谁不知道那泉水天晴清,下雨浑, 下雨还冲出过草叶、松针,同隧道淌出的水一模一样。”

有的说:“哎呀,这泉水灌进隧道,还能有个流尽的时候?” 好些人愈说愈认定洪水来自珍珠泉。兰天厚思忖着站起 来说:“同志们,有两个情况请大家想想:第一,隧道出洪水快 半月了,珍珠泉可是今天才断流的;第二,洪水的流量有多大 呀,十眼珍珠泉水怕也没它大吧?”

兰天厚简短两句话,倒叫认定洪水来自珍珠泉的人傻眼

了。

戴平根据鲁政委的指示,一边召集支委们碰头研究战士 们提供的这些新情况,一边让大家三人一堆、五人一圈自由交 谈。党支部委员和各级首长在前面认真研究,冷静分析。战士 们则继续争辩着,彼此申述自己的理由。有的说得脖子发红; 有的打着手势强调自己说话的要点;有的用指头就地划着地 形解释自己的看法。整个会场热气腾腾,争论进入了高潮。 开会以来一直没有发言的张学松,独自坐在那里拍着脑 门想心事。马天柱走过来问喂,小张,你这张快嘴,今天咋 变成哑巴啦,想啥?”

张学松见是马天柱,便没头没脑地问:“大马,你说洞里这 么大的洪水,是火爆好还是电爆好?若是电爆,线路又是并联 好还是串联好?”

马天柱瞪大两眼说:“嘿,别人急着想治水的办法,你还~ 个劲闷在爆破上!”

张学松笑着说:“我想,无论哪种治水方案,反正都离不开 爆破桫。”

马天柱逗他说:“俺知道,你是怕水中爆破再出漏子,到时 候副连长又……”他把食指勾着往鼻子上一刮,还扮个鬼脸: “对不对?”

张学松很严肃地说:“别瞎说,现在副连长对我可耐心 啦! ”末了才抿嘴笑笑,想往下说啥。这时,会场的议论声象被 刀切断了似的,一下子全停止了。这并不是谁提出了尽善尽 美的办法,而是大家看见杨连长站起来了。

“同志们,我也来谈谈看法。”杨占斌目光向会场一扫,声 音洪亮地说,“我觉得,今天工程民主会开得很好,大家发表的 这些意见很重要,为我们今后治水提供了情报,指明了方向。可 能有同志这么想:提供了一大堆现象,谁也没个准头,水情还很 不清楚,怎么谈得上一个‘好’字呢?有没有这样想的同志呀?” “有,连长,俺就是急得这么想。”马天柱站起来坦率地承 认道。

“好,你坐下。有这种想法并不奇怪,因为确实水情还没 有弄清楚嘛。可是,同志们想想,毛主席不是早就说过吗,世界 上的事情是复杂的,是由各方面的因素决定的。那我们怎么 可以设想,坐在这儿一凑情况,就能把洪水弄得一清二楚,就 能拿出治水方案呢? ”杨占斌说到这里,用眼光瞥了大马一眼, 见他点头微笑了,才继续说下去当然,我这么讲,并不是说 今天大家提的许多情况就没有用了,恰恰相反,刚才我们支委 碰头研究了,一致认为这些情况十分重要,十分可贵,十分有 用。打个比方,如果把洪水比作潜藏在山心里的一条恶龙,那 么,通过今天的群策群力,集思广益,它的脚爪爪已经被我们 抓住一些了。只要我们抓住这些脚爪爪不放,”杨占斌做了个 伸手向前抓东西的动作其结果不是很清楚的吗!所以,今 天大家提的这些情况,虽说没有直接告诉我们怎样去治水,但 它总的给我们指出了今后战胜洪水的方向,指出了下一步行 动的方向,那就是:跳出隧道,走上山去,查清水源!刚才我们 商量了,首长们也同意了,准备明天就上山探水! ”他突然提高 嗓门,非常响亮而有力地说:“同志们,只要我们进行深入细致 的调查研究,把大家提供的线索査清楚,那么,洪水的来龙去 脉就清楚了,治水方案也必然有啦! ”

这话音刚停,会场里立即爆发出一阵空前热烈的掌声。

待掌声平息后,戴平站起身补充道:“连长刚才谈的很好, 代表了我们支委会的意见。首长和支委们特意请他在大会上 讲讲。我只再强调一下,咱们上山去査水,并不象陷阱里逮山 羊那么容易,而是一场艰苦的战斗!要准备走长路,爬大山。 要准备磨脑子,勤分析。也要准备遭到挫折。但是,革命就 是要进攻,就是要不断吹冲锋号。只要我们时刻不忘毛主席 关于艰苦奋斗的教导,深入实际调查研究,把洪水当作敌人 来攻,把査水当作硬仗来打,就一定能攻到水龙的巢穴,降服 洪水,炼出英雄,有力地回击阶级敌人!同志们有没有打胜这 一仗的信心哪?”

“有! ”

这喊声胜过山呼海啸,直震得油毛毡簌簌作响。

鲁征听见这喊声,觉着象当年战前誓师举枪高呼口号,又 象跃出战壕扬起大刀喊出的“杀”声!岁月流逝,人员更新,然 而,传统的作风焕发了革命的精神,从新一代身上生长起来 的,不正是当年红军不屈不挠的顽强斗志,克敌制胜的坚毅决 心,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压倒一切困难的英雄气概吗!此时, 这位不轻易动感情的师政委,也觉得热血一阵阵直往上涌。

戴平侧过身来请首长们讲话,首长们都请鲁政委给大家 讲讲。会场上立即又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

鲁征站起身来,打算给战士们讲讲。这是他的老习愤了。 每次下连队,只要有机会,总要给大家讲传统,或者讲形势。 他认为这不是个人愿讲不愿讲的问题,而是自己对年轻的干 部、战士应尽的义务和应做的工作。上次来一连,他邀田大爹 ~道给大家讲了 “红军路”的故事,这阵他正在考虑今天该讲 什么才好,当他的目光落到面前放着一杯清澈的开水时,心 里不觉一震!对,就从这水讲起吧!

鲁征把口杯端在手中,正欲讲话,忽然,俱乐部门口走进 —个人来:“报告! ”

鲁征一看是警卫员牟英才,便问:“么子事?”

“政委,师长来电话请你讲话。”

鲁征向掌握会场的戴平交待几句后,便走出俱乐部去接 218

电话。经请示团、营首长,三位连的干部一碰头,决定暂时休会。

十分钟过去了,还不见鲁政委回来,杨占斌便信步向连部 走去6刚跨进连部,听见鲁政委正对着话筒说:“……你这些 鼓励和要求,我一定转告他们。……别老叮咛好不好,一开完 会我就上车,该放心了吧!哈哈……好的’晚上见!”

杨占斌待鲁征一放下话筒就抢着问•. “政委,您开完会就 要走?”

“是呀,师长刚从上面开会回来,要召开紧急党委会,传 达讨论一些重要问题。”鲁征说着想起了一件事,便问师长 说,司令部请姜工程师搞一份隧道出洪水以来的测水资料,是 吗?”

‘‘对,今早上五点钟团部是转来这么个电话。姜工程师知 道后,虽然昨晚刚熬了一夜,马上又要进洞去。我同老戴怎 么劝也劝不住。他坚持说一定要给师里送一份完整的测水资 料。所以今天的大会也不好去请他参加了。”

鲁征说:“走,我们去看看他搞得怎么样了,让部队再多休 息会吧! ”

他俩走到一顶帐篷前,鲁征轻轻喊了两声,也没听见回 答,便掀帘进去,只见床上的被褥叠得整整齐齐,烟灰盒里盛 满了烟头。这表明姜工程师昨夜根本没有上床休息,而是动 了一晚上脑子。帐篷边挂的雨衣湿漉漉的,地下还有一个小 水窝儿,这表明姜工程师测水回来并不久。而姜工程师呢,正 双手伏在桌上呼呼沉睡着,连水靴都没脱,衣带也没解。鲁征 一看这情景,便轻手轻脚走了过去,看见桌边摆着…张《钻天 峰隧道出口洪水流量和压力明细表》,上面详细记载着出水以 来历次测量的具体数字,最后一次测水时间写明是今日早晨 八时。鲁征把这表折好拿在手里,再看桌上,见姜志华手臂 下还压着一张纸,这纸的四周露出一些零乱的几何图案,有的 被多次涂改过,有的还没有成形。鲁征俯身细看一阵,也没看 清画的什么,便顺手取过一件毛衣,轻轻搭在姜志华肩上,然 后把所有窗户的帘布放下,同杨占斌一道退出了帐篷。

“杨占斌,我本打算在上山查水过程中好好同姜工程师谈 谈,但这次谈不成了。”在返回俱乐部的路上,鲁征抓紧时间 说,“我这次来发现工程师思想有些不大对路,虽说工作是很 认真严肃的,可是还束缚在洞子里,束缚在水压流量这些数据 上。你要帮助他迈开双脚,跳出隧道,和群众一起,了解更多 的水情,全面地占有材料。不然的话,这位老铁路也会整出错 误的结论哩! ”

“是。”杨占斌应声道,“姜工程师工作是很辛苦的,可自从 那次我同他一道进洞测水后,便每天只顾闷头计算。我几次 想找他聊聊,见了面总是推辞,啥也不愿说。这股洪水出来 后,他一下象变成了另一个人。”

鲁征放慢脚步说:“嗯。还有你们那个副连长,这两天,我 总感到他象打了败仗似的,远不如二年前当排长那会精神了。 你们汇报的他那次堵水的事,其中田守昌是很值得瞥惕的,这 个人最近有么子活动吗?”

“据田大爹反映,他这半月一直没出来。”

“这也不能放松警惕呀!看样子,这股水把形形色色的污 泥浊水都冲出来了,这里面有错误思想,有阶级斗争。杨连长, 你面临的斗争是很复杂的啊!对部队内部的错误思想,必须 220

按照毛主席关于团结——批评——团结的教导,多做耐心的 思想工作,帮助他们提高认识,共同前进;对敌人的破坏捣乱, 必须依靠群众,稳准狠地给予打击!在这样复杂的情况下,要 加强党的领导,党支部要管洪水,管干部,更要管阶级斗争。 刚才戴平最后几句话说得很好,这是一场艰苦的战斗。靠什么 去打胜这一仗呢?我想就是要发扬红军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 当年我们艰苦奋斗,在极端恶劣的条件下修起了红军路,打败 了疯狂一时的敌人。今天,你们要战胜洪水,要和新形势下的 阶级敌人作斗争,仍然要艰苦奋斗。这一点,等会我还要在会 上具体谈到。总之,希望你们继承传统,发扬传统,认清新形 势,夺取新胜利!”

杨占斌说首长这些指示,我们一定认真研究,坚决执

行!”

说话间,他俩巳走进俱乐部。值星排长一声哨响,战士们 迅速整齐地集合坐下。鲁征走到前面,重新把那装满水的口 杯举起来,问道:“同志们,大家说这水是从么子地方来的呀?” “珍珠泉! ”战士们齐声回答。

“对,珍珠泉。大家知道,珍珠泉是当年红军磨过战刀,饮 过战马的地方,天云山是红军与敌人打过仗的战场。今天端 着这杯珍珠泉水,不能不使我想起三十年前的那次战斗,不能 不使我想起离开珍珠泉那几天的事情! ”

鲁征讲到这里,眼里闪着光彩。他同战士们不一样,年轻 战士越激动,讲起话来越昂扬,而他这时的声音却变得缓慢 而深沉:

“那晚上,月色灰蒙蒙的,星星象要从天上落下来。我们

蘸着珍珠泉水磨战刀,昨——嚓,咔——嚓,那雪亮的大刀在 月光下一闪一闪。战刀磨好后,我便带着一班悄悄向对面的 一个小山头前进。虽然我们对夜战早已习惯了,用我们家乡 话说算得上夜战里手了,可是,心里仍然不能平静。因为在田 大哥和当地群众的积极支援下,再过几天,通过老虎嘴的那条 小路就要打通了。团党委决定咱们一连组织小分队出击,迷 惑敌人,牵制敌人,掩护部队突围。执行这样光荣而重要的任 务,我们心里怎能不激动呢!

“趁着昏暗的夜色,我们顺利地通过了五百多米的开阔 地,直到白狗子在地堡里唱小调、掷骰子的声音都听得清楚 了,我们才突然发起冲锋。一排子手榴弹甩了过去,炸翻了敌 人的鹿砦和铁丝网,战士们随即跃起,冒着烟雾,直扑敌人。” 鲁政委扫视全场,见战士们一个个眼里都喷射着兴奋的 光彩,知道大家定是在心里说:这伙白狗子准完蛋了。他便 接着讲下去:

“开初敌人确实被手榴弹的突然爆炸和勇猛的冲杀吓呆 了,连一枪也没还击。可是,正当我们快冲到敌堡跟前时,突 然从左前方射来几股火力,严密封锁了部队前进的道路;不知 从么子地方又掉来几发六零炮弹,在我们附近爆炸;地堡里 的敌人也猛往外扔手榴弹。我们班被压在一小块洼地里,几 次组织进攻都未能成功,后来,还是连长带着一个排上来支 援,才把我们撤了下来。一清点,三个阶级兄弟在这次进攻中 献出了宝贵生命……”

“咳! ”战士们一齐发出了感叹声,这声音是对先烈的缅 怀,是对敌人的愤恨。接着舍场上分外寂静,仿佛掉根针在地 222

下也能听见。

“部队撤下来后,支部连夜帮助我们进行战斗总结,才使 我认识到:这次进攻失利的主要原因是对敌情了解不够。吃 一堑,长一智,找到了教训,我便请求领导上给两天时间,先把 敌情摸清。领导同意后,趁天还未亮,我便同两个战士换上缴 获来的敌军服装出发了。为了不使敌人发觉,我们举步落脚 都象猫捕老鼠一样轻,过山下一条小河时,就用脚掌轻轻擦着 河底走。拂晓前,我们终于来到敌人阵地侧后的一片灌木丛 中。天一亮,便透过灌木的空隙进行观察,这才看清楚:敌人 除山头上有一个较大的地堡外,侧面山坡上还有好几个隐蔽 的机枪掩体,这从珍珠泉方向是一点也看不见的。我们还发 现:敌人正面的火力配备是比较强的,可是侧后却一点儿也没 设防,连鹿砦、铁丝网都没设;通过来往运输的骡马计算,还判 断出敌人固守这个山头的是一个连。可是,敌人的六零炮阵地 在哪呢?我们又反复进行观察,直到傍晚还没弄清。我们仍一 面观察,一面轮流休息。我刚闭上眼,身旁的战士拉了我一下:

‘班长,你快看!’我抬头一看,一个修工事的白狗子丢下工具 直朝我们走来。我悄悄地瞄准了他,准备万一被发现了,就先 把他撂倒。这家伙也算命大,走到树丛边小个便就回去了,终 究未发现我们。一直到太阳西沉了,我心里还在盘算:这六零 炮阵地到底在么子地方呢?看来,得抓个‘舌头’回去才行!

“天色渐渐黑下来了,连里用来掩护我们后撤的机枪也响 了,但我们没有急于往回走,而是继续向敌人窝子里摸去。走 不多会,发现半山黑咕隆咚的一个山神庙里传出嘀嘀咕咕的 说话声。我心里好生奇怪,贴近门缝一看,原来两个白狗子把 一盏小灯遮得严严的,抱着枪躺在草窝里抽大烟哩。我推开 门,一脚踢翻了烟灯,厉声喝道:‘前面机枪打得哒哒响,你们 没听见?想当俘虏啦?’两个烟枪兵连忙爬起来立正站着,战 战兢兢地说:‘是,长官,我这就去站岗……’不等他说下去,我 转身对一个战士说:‘先把他俩押到连部去,等一会再送司令 部。’这个战士便用枪押着敌人往外走。走出庙门不远,我们 就上了小路。一个白狗子指着另一条山路说:‘长官,到连部该 走这条路呀!’我用枪往他腰上一顶:‘住嘴!我们红军的连部 在那边,快走! ’就这样,我们顺利地把两个白狗子带了回来。”

会场上爆发出一阵笑声,战士们满脸是胜利的喜悦。鲁 政委等笑声静息后又说:

“从两个‘舌头’ 口里我们弄清了六零炮阵地的位置,又核 实了侦察到的其它情况。为了防止敌人改变部署,经上级批 准,我们连夜组织了进攻。当大伙挥舞着大刀抄后路杀进敌 人阵地时,好些白狗子还在蒙头睡觉哩。这一仗不仅消灭了敌 人,还把我们的阵地从珍珠泉向前推进了四五里,掩护全团顺 利通过了老虎嘴!”

鲁政委讲到这里,端起杯子喝了口珍珠泉水,语调变得渐 渐激昂起来:

“同志们,三十年转眼过去了。今天,在这里,在当年红军 战斗过的地方,我们又展开了一场新的战斗——改变山区一 穷二白面貌的战斗,建设社会主义祖国的战斗,这正是当年红 军战士日夜想念的战斗啊!眼下,在这场新的战斗中遇到了 困难,暗藏的阶级敌人又乘机想来破坏捣乱,大家说,我们革 命战士应该怎么办呐?”

杨占斌领头呼起了口号:

“发扬红军艰苦奋斗的光荣传统! ”

“认真调查研究,不打无准备之仗! ”

“提高革命警惕,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

“坚决战胜洪水,保证全线按时通车! ”

口号声中,鲁征炯炯的目光巡m着全场,当他望着战士们 —张张充满战斗激情,喷发着青春活力的面孔时,不觉露出满 意的微笑。待口号停止后,他又继续说同志们,刚才师长打 电话来,为了加速这条铁路的建设,促进三〇五基地早日建 成,上级要求全线筑路军民开展社会主义劳动竞赛,大干苦干 巧干,争取把工期提前到明年‘七•一’通车!师党委准备立 即召开紧急会议,专门讨论这个问题,同时也要研究钻天峰隧 道的治水问题。同志们,上级的这个指示一经传达贯彻,今后 的形势是完全可以想象的:全线工程进展必然大大加快,很快 将出现一个新的跃进局面。今天给同志们吹吹风的目的,就 是要大家考虑到这个新形势,适应这个新形势,抓紧时间上山 查水。这次师党委会计划开三天,师长和我都希望你们尽快 查出个名堂,搞出个治水的初步方案,争取拿到这次党委会上 讨论决定。”说到这里,鲁征转脸向着杨占斌问怎么样,对完 成这个任务有没有信心?”

杨占斌习惯地掉头看看戴平,见指导员正向他点头,于 是,杨占斌站起身来响亮地回答政委,请转告师党委,我们 一定象当年红军一样,不怕走长路,不怕受挫折,把洪水当 成敌人来攻,把查水当成战斗来打,坚决完成任务,用新的胜 利狠狠打击阶级敌人的进攻! ”



全部评论(0)
  • 尾声一轮红日从东方升起,将璀燦的光辉洒满钻天峰。一道彩虹飞架蓝天,绚丽的色彩耀眼生辉。一条铁路穿山越水,横贯大地。闪亮的钢轨,喷香的枕 木,金色的路堑,壮丽的长廊,将钻天峰打扮得一派新。红军长征走..

    浏览:43次 评论:0
    2018-07-19 08:29
  • 第三十一章自从战胜塌方以后,一连这把尖刀磨得更锋利了。他们 同民兵一起,清除残余的碎石,搭好撑山的排架,继续向山心 猛攻。从早到晚,钻天峰机械轰鸣,风枪呐喊,山炮怒吼,震撼 得树木、山体、..

    浏览:38次 评论:0
    2018-07-19 08:28
  • 第三十章緋红的晚霞刚刚隐去,一眨眼,群山就钻进了黑沉沉的夜 幕中。然而,从山顶铺设进隧道的那条又黑又粗的电缆,却输 来了高压电,配电房里的电闸一合,抢险工地立即灯火通明。隧道口的抢险指挥所里正..

    浏览:28次 评论:0
    2018-07-19 08:28
  • 第二十九章鲁征正要说什么,忽听得后面人群骚动了。他转身朝洞 口方向看去,只见喧嚷中众人簇拥着一个战士扛根钢管往里 走来。走到近处,在明亮的灯光下,才看清是炊事班长石玉 华。鲁征对这位精明能..

    浏览:21次 评论:0
    2018-07-19 08:28
  •  第二十八章  一路上,人们呼唤着,探询着,奔走着,象火上房一样焦 急。平时需要攀登的塄坎一步跨越了,往日难于涉渡的激流 径直踏过去了。田大爹汇在人流里豁着劲往前赶,拐过老虎 ..

    浏览:35次 评论:0
    2018-07-19 08:27
  • 第二十七章惊天动地的巨响,从大山心脏向隧道口传来,呼啸奔腾的 气浪,带着浓重的烟尘向洞外翻滚。洞外的战士们完全被大塌方激怒了,用不着做政治动员, 没有谁来下命令,他们冒着呛人肺腑的烟尘,顶住纷..

    浏览:24次 评论:0
    2018-07-19 08:27
  • 第二十六章钻天峰迎来了一九六六年的早春。这天晚饭后,杨占斌去上工,在帐篷大街上迎面碰到兰天 厚背个背夹走来。兰天厚是去后山放游动哨的。杨占斌对他 说:“一班长,这段时间虽然后山没啥动静,我们也..

    浏览:34次 评论:0
    2018-07-19 08:27
  • 第二十五章早饭后,杨占斌同冯浩一起去隧道工地接班。路上,他俩 一边走,一边谈心。忽然,在拐角处迎面碰上了田守昌,手提 篮子,从珍珠泉那边走了过来。田守昌先是一怔,接着挤出笑 脸打招呼:“杨..

    浏览:26次 评论:0
    2018-07-19 08:26
  • 第二十四章天刚暗下来,卧牛坝上各个帐篷的窗口上透出明亮的灯 光。劳动了一整天的战士们,这会正围坐在灯下,专心学习 毛主席《在中国共产党第七屆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 的报告》。这段时期,..

    浏览:50次 评论:0
    2018-07-19 08:26
  • 第二十三章钻天峰四周山坡上的树木渐渐凋谢,天气一天比一天寒 冷。然而,战胜洪水后的隧道工地,却一天比一天火热。隧道口完全是一番崭新的布置。洞门两侧贴着大红对联: “看今日军民齐挥臂热汗滴穿千层..

    浏览:28次 评论:0
    2018-07-19 08:26
作者专栏
  • 河边草

    注册时间:2007-10-29 06:52

  • 老田地

    注册时间:2010-08-14 19:11

  • MM听雨

    注册时间:2008-05-25 11:38

  • kss

    注册时间:2007-11-03 21:42

  • 2604746963

    注册时间:2013-01-18 16:03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1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