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 name="head_layer_js"}{/block}
《钻天峰》 第二十章
2018-06-13 06:11:36 浏览:147次 【

第二十章

 

杨占斌暗暗叫了个“怪”字,疾步往前面走去,一看,原来 前面的洞底陡然断落,出现了一道石崖。他用手电光往石崖 下射去,紧跟着七八只手电光也射了下去,只见石崖下升起腾 腾雾气,遮住光线,啥也看不清楚。

“杨连长,依我看,石崖下面就是娃娃鱼的老家。要不,它 为啥总想下崖? ”田大爹望着雾气,端出了自己的看法。

“嗯! ”杨占斌点点头说,“从各种迹象看,这岔洞不久前灌 满了水,娃娃鱼从水里游上来,只顾爬到远处玩耍,还没耍够, 水就落到崖下去了,回家就成问题罗!”

“对,石崖下面很可能还有水。”田大爹赞同地点点头。

这时,李勇生和余生他们回来了。

李勇生报告说:“连长,前面正洞就是珍珠泉! ”

“啊!是珍珠泉?! ”大家同时惊叫起来。

“我们一直走到洞口,探出头去,看见右下方不远处就是 咱们连的炊事班。”

“那,珍珠泉的泉口离这岔洞口有多远?”杨占斌问。

“步测约四百米。”

杨占斌轻轻“呵”了一声,转身便向岔洞口走去。大伙也 跟了上来。

杨占斌站在岔洞口,从怀里取出带荧光的指北针,将缺口 对准亮点,等指针停止摆动后,仔细看了看刻度上的密位,随 即又取出天云山区平面图,摊开图来,看了一会,在小本上计 算了一阵,便抬起头来,说:“同志们,根据计算:这岔洞的位

置,正好在隧道出水口的上方!”

听了这惊人的情况后,大家都议论起来:

“哎,这山洞真是有点象三打祝家庄遇到的盘陀路:转来 转去,没想到又转到出水口上边了!”

“既然是在出水口上边,这岔洞就应该是水源罗!”

“水源?”有个战士不以为然地说,“这岔洞里连水花花都 没得,还源什么哟!”

“我看不但找到了水源,还找到了珍珠泉的水源呢! ”兰天 厚认真地说。

“什么,还找到了珍珠泉的水源?你咋个越说越神啊!”那 个战士疑惑地摇摇头。

“真的!你想想,这排云洞正好处在山洼里,一下大雨满坡 的山水还不往里灌?你再想想,这石缝石尖上滴落的水看起来 是不多,可俗话说滴水成河啊,这些渗透水聚集起来能少吗? 这两股水,都往地势较低的岔洞里流,岔洞装不了,溢出去不就 是珍珠泉吗。”兰天厚句句说得在理,好些战士听得连连点头。

“班长,那你说,这些山水、渗透水现在都流到哪儿去了 呢? ”另一个战士进一步提出心里的疑问。

“我看这些水都退到石崖下去了。连长不是说这岔洞位 置正好在隧道出水口上方吗,依我分析,很可能是隧道出洪 水,岔洞就退水,岔洞一退水,珍珠泉就断水。”

“俺不通!”马天柱突然大声说道:“为什么隧道出水快半 月了,珍珠泉前天才断流呢?”

“这个问题提得好! ”杨占斌眼里闪着兴奋的光彩,向快板 王说小王,谈谈你的看法。”

王戈没有往日那样诙谐,而是郑重其事地说:“我认为,这 排云洞既是条阴河,又是个大茶壶。可不,山水一来,有了充 足的补给水,便汇成一条地下长河,河水哗哗流进岔洞的石崖 下,就象流进一把大茶壶。平时盛满了就从壶嘴上——珍珠 泉溢出来。雨季过了,有满洞的渗透水补给,使它能四季长 流。大马刚才提的问题,我想是这么个理。半月来大雨不断, 排云洞的补给水充足,虽然隧道打穿了,壶底漏水了,可是珍 珠泉还是不断流。这两日,雨住了,补给水断了,壶底又漏水, 大家想,它还能往外溢? ”说着王戈又有趣地打起手势来,努努 嘴说同志们,别瞧不起这把大茶壶,它装水可多哩!嘿,笑 啥,告诉你吧,火车头初发明时,还是把大茶壶咧! ”

王戈几句话,又把大伙逗乐了。

马天柱笑笑,心里想:你这分析倒也说得过去,不过,查水 可不是打快板,也不是编顺口溜,得按科学态度办事呀!你王 戈也不是没看见,隧道出大水那阵,连风枪上的钻杆都象箭一 样射出十几米远,这水源该有多大呀!可崖下能有这么大的水 吗?想到这里,他不觉瞟了一眼王戈说:“石崖下有水没水,水 大水小,不能光靠分析,得看看才行啊! ”

“对,一定得想法查清石崖下的情况! ”杨占斌插进话说, “如果崖下果真有很大的水,那么,隧道出水的秘密就揭开了, 洪水的水源就找到了。"

听连长这么一说,战士们又很快拥到石崖边,望着云雾,你 一言,我一语,出主意,想办法,真比刚才吆喝娃娃鱼还热闹。

怎样才能把崖底看清呢?

“唉,早晓得有这么个大石崖,把工地上的聚光灯带来就

好了!”

“这崖下雾腾腾的,就是用聚光灯也不顶事。我看,除非 在底下安个大灯泡! ”

正紧锁着眉头想事的杨占斌,听了战士们这些议论,不觉 眉头一展,忙问:“卫生员,你带酒精来没有?”

“有啊!”易广禾打开药箱,取出满满一瓶酒精说,“连长, 你是身上发冷吧?用这酒精掺上百分之五十的水,喝上两口, 保险驱寒暖身……”

杨占斌接过酒精,一滴未喝。他把身上的那件衬衣脱下, 揭开瓶塞,没等大伙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已把全部酒精倒在衬 衣上了。

“连长,你这是干啥呀?……”好几个战士同时惊问。

“同志们,咱们在崖底安个聚光灯吧,大家注意看石崖下 面! ”杨占斌说着擦亮火柴,点燃衬衣,“呼”的向石崖下扔去。

衬衣带着一团火,急速坠落,象夜空中落下一个光芒四射 的火球。火球一落到底,火光立即散开,借着火光一看,水,千 辛万苦寻找的水啊,浩浩荡荡,无边无际,一个地下湖泊蓦地 呈现在大伙眼前。

“水源找到罗! ”不知谁打破沉寂,狂呼了一声。

“洪水的秘密揭穿啦! ”又是一声欢乐的呐喊。

象被关着的闸门突然打开了一样,战士们被压抑了好久 的情绪这时一起迸发出来,情不自禁地抱着跳呀,咧着嘴笑 呀,敞开嗓门喊呀,有的还你往我肩上拍一掌,我往你胸前擂 一拳。就连平时最不易激动的兰天厚,这时也紧紧握住余生 的手直蹦。这神秘的洞已变成欢乐的洞。如果珍珠泉是个大 270 喇叭,一定会把这欢波笑浪传回卧牛坝,使大家早点知道查到 水源的喜讯。

在这欢乐的声浪中,冯浩木然凝望着那荡潇在喷水口上 方的浩淼水波,一动不动,只是额头上那三道皱纹显得很深很 深。他是在这事实面前承认自己错了呢?还是面对这浩淼的 大水更加坚信隧道只有改线呢?一时谁也摸不透。……

查清水源后,一连党支部又发动群众,连夜研究如何制服 这股洪水。开过大大小小一连串会议,经过反反复复琢磨,群 众的智慧很快被集中起来,制订了一个多快好省的治水方案。 这个新方案归结起来,只有四个字:上堵下放。上堵:就是在 排云洞里筑一道钢筋混凝土的挡墙,堵死岔洞口,切断灌进地 下湖的水源,让雨季的洪水,平日的渗透水,通通由正洞的珍 珠泉排出。这样,洪水再不会危害隧道,排云洞将变成一个为 山区人民灌溉良田的庞大的储水库,真是一举两得。下放:就 是在隧道的掌子面进行爆破,扩大出水口,把地下湖迅速放干 泄尽,让已经停工半月的隧道继续前进。

这个完整的治水方案,很快便被上级领导批准了,并决定 明天就组织实施。

一连党支部的委员们,整齐地端坐在连部里,正集中精力 研究明天实施治水方案的各项组织工作。

会议确定:由戴平、冯浩带领一个排,上山砌钢筋混凝土 挡墙,堵死岔洞口,不让洪水再流入地下湖;杨占斌、黎进在家 负责泄洪放水,并由杨占斌带领一个爆破组进洞炸水。

山上山下的任务都十分艰巨。支委们先研究了上山筑墙 的运料、照明、质量、安全,以及施工人员的食宿等事项。随后

大家便仔细研究实施这个方案的关键——进洞炸水。

打出大水那天,掌子面上已经钻好了一排炮眼,现在的问 题是如何用最快的速度装填起爆,保证一次爆破成功。

支委们认为:在洪波滚滚的条件下爆破,采用通常点火起 爆肯定是不行的,必须改用电流爆破。

会议正进行得很热烈的时候,突然门外有人洪亮地喊了 一声“报告”。接着,张学松掀帘走了进来。小张胸脯高挺,两 眼晶亮,浑身显得既精神又庄重。

“我请求参加爆破组! ”张学松向支萎们申请着,态度非常 坚决。接着,他又从上衣兜里掏出一张纸,放在会议桌上,将那 张折成四方的纸展平了,说:“这是我从多次试验中,摸索出的 一张水中爆破电路图。今天,我把它连同我的决心,一并交给 党支部,请审查批准!”

支委们不约而同地探身来看这张图。这些成年累月伴着 炮声睡,浑身硝烟味的人,不用人解说,一看就明白:这张图不 寻常,是呕心沥血精心设制成的。那红线是串联,蓝线是并联, 红蓝线被巧妙地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张打破常规的新线路。 按照这种新线路爆破,其中任何部位有一炮冲了或瞎了,一排 炮依然能起爆。

支委们抬起头来,将目光从纸上转向张学松:小张能胜任 这次水中爆破,这张图纸就是最好的答卷。

支委们对小张的审核巳经结束,大家没有说一句话,一齐 望着支部书记戴乎,意思是请他代表支委会批准小张参加爆 破组。

戴平习惯地转身对杨占斌抿嘴一笑,请他说话。

杨占斌剑眉下一双大眼在闪亮,他一下转眼看着冯浩,意 思是叫副连长表态。

冯浩立即变成全部目光的中心,大家静等着他快点开口。

张学松脸上闪过一丝不安的情绪。

冯浩的表情是难以捉摸的,他微微翘起的嘴唇表明内心 是兴奋的,那双停在图纸上一动不动的眼睛说明思考是严肃 的,额头浅浅印出的三道皱纹反映了他心情是复杂的。

是的,面前这张图纸引起了副连长激烈的思考,使他一下 联想到姜工程师那张改线图,以及在这里发生的那场争论。当 时,他是多么焦躁地想尽早采用改线方案。可今天有了上堵下 放的治水方案,事实告诉冯浩,改线并不是治水的唯一出路, 隧道有可能一寸不弃地顺利通过,这使冯浩感到欣喜。可是, 水中爆破能一举成功吗?炸开后洪水还会不会肇事?那喷水 口后面又是什么景况?线路在地下湖的哪个部位?假若正好 穿在湖的中间,偌大个地下湖,隧道如何能凌空飞越呢?因此, “改线”两个字仍然活在冯浩心上。现在的关键是水中爆破,隧 道是否还要改线,得到炸水成功了,探明喷水口的地下湖才能 定案。

冯浩字宇沉重地说:“小张,这不是一次普通的爆破,是保 住咱隧道的关键一仗,希望你硬起铁肩膀,挑起这千斤担! ”

张学松看看冯浩,又看看支委们,非常激动地表示:“我向 党支部保证,无论水再大,浪再险,也要坚决完成任务! ”

天刚麻麻亮,雀鸟闹林,雄鹰奋飞,红旗飘飘,军号嘹 亮,钻天峰被人们催醒了。

通向钻天峰隧道出口有两条路:一条是羊肠小路,一条是 盘山公路。这时,小路上巳不断有人翻山走来,公路上不时开 来一辆辆军用指挥车,沉寂半月多的隧道工地,今天显得异常 忙碌和热闹。

杨占斌起得格外早,他送走了上山砌挡墙的戴平、冯浩和 三排的战士们,便往隧道工地走来,想赶在早饭前,把各项准 备工作再检查一遍。

在炸+库看过爆破器材的准备情况,杨占斌靠在席墙的 小方洞口看看天色,发现晨光中有个人在山腰间行走,细看才 认出是赵建仁,只见他独自从小路上走来,杨占斌正想迎出 去招呼他,路旁大树下忽地蹿出一个人,那人不就是田守昌 吗?只见田守昌老尾随着赵建仁,好象急着想说个什么事。他 俩这般鬼鬼祟祟的行动,引起了杨占斌的注意。

田守昌今日急着要找赵建仁,一是为队上追查说部队耍 搬家的谣言,牵连到赵建仁,有人说是他对狮子口的人讲的, 田守昌想尽快给他通个信。二是为他自己着急。近来他打听 得田大爹在调查隧道口堵水的事。队上的“四清”运动正搞得 起劲,他担心锯舵留下了什么痕迹,更怕过去给田山福送信的 事被田大爹查着了什么把柄,要是运动中突然点着名叫他交 待,那该咋办好?记得有一年为私贩山货的事,本以为全都是 人不知鬼不觉的,只要自己嘴硬,谁也不能怎么样,哪知道田 大爹几件事一摆,搞得他嘴哆嗦得象兔子吃草,就是说不出话 来。田守昌越想越生疑,越疑越心虚,一连几夜没睡好觉。这 几日他拉长耳朵探听虚实,可众人说起话来都同隔了一架山, 听不出真音。实在无法可想,幸喜今日部队要炸洞放水。他 想:这样大的事,山里人都吆喝着要去看看,赵建仁必定要来 的,便装着在大树下歇脚,瞅着空问一问,赵建仁是领导干部, —定知道实情。

田守昌从大树下突然扑到赵建仁跟前,赵建仁见了马上 变脸变色地说你疯了,今天人多眼多,这不是说话的地方, 快走开! ”

田守昌愣怔了一下,又猛赶两步,追上他说田老汉搞得 我魂都不在了,不找你不行啊!……传说隧道要改线,部队要 搬家的谣言,还与你有关联呀!”

赵建仁立刻停下脚步,看了看周围没有人,才盯住他问: “怎么说的?”

田守昌说:“我只听来一点口角风,说这谣言是你对狮子 口的人说的。”

赵建仁继续往前走去,摆出一副很坦然的样子,对田守昌 说:“这说不上谣言,隧道要不要改线,得看今天炸水的结果如 何嘛! ”

田守昌笑了,脑袋点得象鸡啄米是啊,可田老汉还追查 得那样吓人。噢,我的事是不是他查出什么破绽了?”

赵建仁两颗极小的瞳仁在不住地摆动,过一阵,好象已想 出一条主意,那阴森的脸上闪过一丝冷笑,若即若离地对田守 昌说:“是啊,你给田山福送信的事,现在闹大啦!不单田老汉 追得紧,现在部队上那位连长也配合上啦,这姓杨的比田老汉 更厉害。眼前我还能给你暂时顶住,可总不能长期给你顶住 呀!……没有别的办法,只有尽快把这一帮人除掉,不然我也 得跟上你完蛋1 ”

田守昌吓呆了,一时简直不知说啥好。

“快走开,后面有人来了。”赵建仁命令似地说早跟你说 过,有事去找鱼鳞松。快走开!”

真是做贼心虚,赵建仁觉着好象有人发现他和田守昌在 谈话,忽然甩开田守昌,快步蹿上公路,拐了个小弯,刚要放下 心来歇口气,哪知迎头碰上了杨连长。

“赵副主任,从哪来呀?”杨占斌先开口招呼他。

自那次在隧道口被杨连长批判了 “嫩竹子扁担挑不起千 斤担”以后,赵建仁便忌讳和杨占斌碰面,总是尽量避着他。今 天正当赵建仁怕人发现他和田守昌接触,还在提心吊胆的时 候,恰巧碰上了这个最忌讳的人,真是冤家路窄啊。他又怕不 知情况的田守昌尾追上来,就更不愿和杨占斌多说,只心慌意 乱地说从大路来。”

杨占斌听了,若有所思。

赵建仁的细眉一跳:姓杨的怎么只管往我身后瞧呢?他 猛转身,伸出一只手,随机应变说了句看,今天来参观咱部 队炸水的人真多呀! ”他转身站定一看,田守昌没在身后追来, 这才舒了一口气,满脸带笑地对杨占斌说杨连长,今天炸水 都准备就绪了吧?”

杨占斌说我正在检查哩。”

赵建仁放眼望了望工地的各个部位:“搞得都很好呀,杨 连长,今天我是专来听你放胜利炮的啊! ”

杨占斌说:“赵副主任,我思想上也准备着出现意外的情

况。”

赵建仁说这不可能的。我了解,你这把尖刀是所向无

敌,什么困难也挡不住的。”

杨占斌说:“不啊,如果我们思想麻痹,就什么困难也不能 战胜。我们今天在洪水中爆破,带着试验的性质,情况千变万 化,'得做最坏的打算呀!”

赵建仁说:“当然,你们有这样充分的两手准备,那更是立 于不败之地喽!”

杨占斌又说赵副主任,万一今天炸水失利,你有什么 好主意呀?”

赵建仁假装笑了笑说:“嘿嘿,不瞒你说,别看我成天在工 地上跑,对你们这一行,我是十足的门外汉啊! ”

杨占斌淡淡一笑,说:“别客气,上次赵副主任不是还给咱 老冯谈过改线的主张吗?”

赵建仁被当面将了一军,但他毕竟是老手,并不显得慌 乱,仍然面带三分笑,说你提起这事呀,其实只不过是群众 的一点反映。这事我早有看法,这是战备路,钻天峰又是全线 的咽喉,耽误一分一秒也不行,哪能随便改线,真是无稽之谈! 老杨,你可不知道,自从部队进山修路,群众是成天把心搁在 解放军工地上,把嘴对着我们做支铁工作的人,谁也想来说 说,都想给解放军当个参谋。”

杨占斌说好啊,不知群众都参谋了些啥好主意?” 赵建仁带点官腔地说:“有啥,无非是一片热心肠,那些主 意多数是拴在牛尾巴上的,都带点土气,咱这机械化施工,用 不上! ”他唯恐这位连长听出什么破绽,便想把话进一步说得 逼真比如今天吧,一路上就有老乡缠住说这说那,其实,对 水下爆破,连我也一无所知,可他就要凑劲,你说咋办。”

杨占斌出其不意,单刀直入地问了句:“谁呀,是田守昌?” “田守昌!”赵建仁象忘了台词的演员,不知怎么往下说, 好一阵,才含糊其词地说:“杨连长,你说田守昌咋哪?”

杨占斌若无其事地说:“刚才你不是在小路上同他说话

吗?”

“哦! ”赵建仁装着恍然大悟的样子:“你是说那个矮胖子 呀,咳,那人真是一张婆婆嘴,缠住你问这问那:什么洪水这样 大炸+怎么点啦;点燃炸+后人又怎么跑出来啦;洪水几天才 能流尽啦,就当我是解放军的工程师,非要拉你到小路上,问 个明白才放心。老杨,你说笑人不?”

杨占斌抿嘴笑笑,说.•“赵副主任同他熟悉,自然是无话 不问喽。”

“说不上熟悉,说不上熟悉。老杨,我们做支铁工作的就 这样,见面熟。你说熟悉吧,可连名也叫不上,说不熟悉吧,是 人都在点头说话。”赵建仁表面看来还是镇静的,可内心感到 对方每句问话都象尖刀刺在心上,真有些招架不住,便急着想 快些脱身,一笑说:“哈,老杨,我们也是见面熟啊,说起来就没 完没了。好,不耽误你的时间了,我去附近几个生产队,看看他 们的支铁工作做得怎么样。”

杨占斌说:“赵副主任,到连队坐坐,喝杯水。”

“不用客气,待会不好找人了。你忙吧。”说着,赵建仁已 拔腿走了。

这场戏剧性的会面,在杨占斌心里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疑 团:赵建仁同田守昌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他俩今天的行动这 样鬼鬼祟祟,赵建仁明明是从小路来,却说是走的大路,他们 的接触分明是不同一般,赵建仁却装作不曾相识的样子,这是 为什么?……联想起进山修路以来阶级斗争的各种表现,和 田大爹谈过赵建仁与田守昌的一些情况,杨占斌越发感到今 天的事绝非偶然,值得警揭。他越发感到在这场治水斗争中, 紧紧联系着一场尖锐复杂的阶级斗争!他决定把这个情况告 诉田大爹,请他向田守昌进行了解,看田守昌又怎么说。…… 正当杨占斌在深深思考的时候,远处一辆军用小车“嘎” 的一声停在老虎嘴上了。车里走出一个身材魁梧的人,从那 人身体的形态看,杨占斌一眼认出是鲁政委来了。老政委每 次来这里,都是在老虎嘴下车步行到连队的。他想:得把自己 刚才的想法,尽快给鲁政委谈谈。



全部评论(0)
  • 第二十章 杨占斌暗暗叫了个“怪”字,疾步往前面走去,一看,原来 前面的洞底陡然断落,出现了一道石崖。他用手电光往石崖 下射去,紧跟着七八只手电光也射了下去,只见石崖下升起腾 腾雾气,遮..

    浏览:148次 评论:0
    2018-06-13 06:11
  • 第十九章启明星刚从天际消逝,田大爹便带领大家赶到了排云洞。 那洞,果真是个险要地方:四周山坡一齐朝着洞口倾斜, 仿佛平放着一个大碗,圆桌般大小的洞口就象碗底;洞边长着 茅草、荆棘、灌木,犹..

    浏览:153次 评论:0
    2018-06-13 06:11
  • 第十八章天池座落在钻天峰东北的群山之间。第二天,一连的查水小分队,身背冲锋枪,带着查水用具, 在请来的向导田大爹和自告奋勇前来为解放军带路的刘余 生、田彩妹引导下,经过半天的跋涉,正中午来到了..

    浏览:155次 评论:0
    2018-06-13 06:11
  • 第十七章冯浩拨乱草,査石缝,在珍珠泉东面找到了一股可供饮用 的喷泉后,才又攀着藤葛,沿泥泞小路一步步往回走。走一阵,他站在岩石边看雨后的山岭:远处层峦青翠醒 目;近处花草鲜嫩欲滴;旁边是一片松..

    浏览:154次 评论:0
    2018-06-13 06:10
  • 第十六章雨,下得真缠人啊!从早到晚,无休无尽。眼看快半个月 了,钻天峰隧道里那股洪水仍然有增无减。同一连并肩战斗的二连和三连,已经转到山那面隧道的 进口去继续施工了,只剩下一连的干部、战士坚守..

    浏览:153次 评论:0
    2018-06-13 06:10
  • 第十五章唿——哗一~,唿——哗——姜志华开罢支委扩大会出来,一心急着尽快了解洪水的 流量与水压,便试探着一步步朝出水口冲去。他每走动一步, 隧道里便发出巨大的声响。他身穿雨衣,脚登髙统胶靴,头戴..

    浏览:152次 评论:0
    2018-06-13 06:10
  • 第十四章当一连的干部和战士撤出隧道后,洪水巳在拱形洞门前 漫开,变成了一片泽国。洪水被晚风撕扯着,向四面恣意奔 泻。洞门两旁的机械棚..材料库、广播室都被洪水冲得东倒西 歪,摇摇晃晃。堆积地..

    浏览:155次 评论:0
    2018-06-13 06:09
  • 第十三章时间,在隆隆的开山炮声中飞逝。战士,在熊熊的斗争烈火中迅速成长。盛夏,隊道工地热得象“火焰山”,一连的干部和战士们不 怕苦,不怕累,运用“打浅眼,快放炮,多循环”的作业法,大战 花岗岩..

    浏览:154次 评论:0
    2018-06-13 06:09
  • 第十二章杨占斌同冯浩来到一排,见二、三班的战士正利用施工间 隙在帐篷前的空地上练习瞒准,便没有去惊动他们,径直往一 班的帐篷走去。掀开门帘,全班战士正端坐在两行通铺的前沿,看样子是 在开会..

    浏览:156次 评论:0
    2018-06-13 06:09
  • 第十一章等冯浩把小张漏点炮所惹下的一摊子善后工作收拾完, 独自往洞外走时,部队已吃罢午饭。可他一点也不觉着饿,肚 子还是胀鼓鼓的,脑子乱乎乎的,心里直翻腾着“嫩竹子扁担 挑不起千斤担”这句..

    浏览:152次 评论:0
    2018-06-13 06:09
  • 第十章第二天早饭后。王戈领着大马和小张,迎着灿烂的阳光,踏着喷香的道 木,由卧牛坝径直朝隧道口走来。王戈手握一只长电筒走在 前面。张学松拿着一圈导火索,马天柱挑了一担炸+,他俩并 排走在王戈..

    浏览:151次 评论:0
    2018-06-13 06:08
  • 第九章连日来,山道上军民抬木头的号子声持续不断,隧道洞口 边大大小小的圆木巳堆积如山,保证了隧道用料需要,促进了 工效不断提高。成绩公布栏上那个标志工程进展的红箭头, 就象火烤的寒暑表——..

    浏览:156次 评论:0
    2018-06-13 06:08
  • 第八章转眼到了一九六五年一月底。今天是个好晴天,和煦的阳光晛遍群山,金黄的野花,大 红的山果,在晨光中耍色斗艳,小溪的流水嘻嘻哈哈,应和着 丝光雀“咭儿叮,咭儿呤”的歌声,奏出了天云山轻快动听..

    浏览:151次 评论:0
    2018-06-13 06:07
  • 第七章赵建仁在老虎嘴上遛了一圈,工地上铁锤飞舞,号子震 天,四处都在热火朝天地大干,这千年绝壁转眼已让出条能跑 马的小道来》看一阵,赵建仁独自朝赤石湾走去,边走边想:这部队似 乎进山来压根..

    浏览:153次 评论:0
    2018-06-13 06:07
  • 笫六章杨占斌在孤松上拴起第一根保险绳后,李勇生立即带领 几名突击队员紧紧跟上,攀着保险绳下到那条石缝口去,用大 锤钢钎打开口子,果然不出姜工程师所料,里面真是个溶洞。 为杨连长登高拴保险绳..

    浏览:156次 评论:0
    2018-06-13 06:07
  •   第五章  昨夜又下了场大雪,打早起来,卧牛坝的杂树、野草,以及 四周的岩石,通通穿上了亮闪闪的冰衣。顶顶绿色帐篷镀了 一层白银,紧绷绷的拉绳粘满了凌花。满山遍野,茫茫一片。 只有出早操的战士脸蛋是鲜..

    浏览:153次 评论:0
    2018-06-13 06:05
  •   第四章  顺着前几天一连进山走过的那条道,急匆匆走来三个人■> 为首的是师政委鲁征。他方正脸膛高额头,眉浓眼亮宽耳轮, 鼻翼稍高,嘴唇微厚,身体髙大,满面红光,虽说今日天气很 冷,云团象飞马走龙一样奔..

    浏览:152次 评论:0
    2018-06-13 06:05
  •    第三章  “天高我敢攀,地厚我敢钻,战士面前无难关,迎着艰险冲 向前I”  从卧牛坝顺山腰往西去一华里的地方,有两棵参天的大 杉树,一夜之间,杉树上凌空架起了一条醒目的红布标语,上 面闪烁着这行金色..

    浏览:152次 评论:0
    2018-06-13 06:05
  •        钻天峰 第二章  第二天清晨,钻天峰西南山腰的一个小坝上,葱绿的麦苗 带着晶莹的露珠在晨曦中摇摆,散发着清香。杨占斌站在麦 地边,深深吸了口沁人的香气,望着远处深青色的崇山峻岭..

    浏览:151次 评论:0
    2018-06-13 06:04
  •   第一章  正交冬至节,天云山就下雪了。北风裹着毛绒绒的雪片, 飕飕地往山谷口刮。寒气入土三分,直冻得鹞鹰不展翅,老虎 懒出洞。  一支队伍顶风冒雪,急速向山谷行进。打远望去,那股 冲势叫人一下子联想..

    浏览:149次 评论:0
    2018-06-13 06:04
  •   钻天蜂  《钻天峰》三结合创作组集体创作  奚 植执笔  人民文学出版社 —九七五年?北京  ……  内容说明  这部长篇小说,写的是铁道兵某部指战员继承和发扬我军 艰苦奋斗的光荣传统,在红军长征战..

    浏览:23次 评论:0
    2018-06-13 06:04
作者专栏
  • 一桥飞架

    注册时间:2018-06-20 18:17

  • liufugen518

    注册时间:2018-03-22 14:28

  • zhanqiu666

    注册时间:2018-02-27 01:16

  • 巴山蜀水

    注册时间:2018-02-24 15:57

  • dangerword

    注册时间:2018-02-21 03:42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1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