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作品:《天山情·向天山挺进》(陶福星主编)
2018-06-13 06:36:08 浏览:197次 【

  开路先锋铁道兵建造了许多“第一”的工程:中国第一条地下铁道——北京地铁一号线是铁道兵承建,福建的第一条铁路——鹰厦铁路系铁道兵修建;新疆境内的第一条铁路——南疆铁路一期工程,由铁道兵“统一指挥”修建……

修建南疆铁路,是新疆各族人民的多年期盼。党和国家重视,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对铁路建设都作过批示,全线工程统一归口由铁道兵组织施工。

南疆铁路一期工程,起自吐鲁番,经托克逊、鱼儿沟、巴伦台、沟口、和静、焉耆、塔什店、至库尔勒,全长476.5公里。由铁道部第一勘测设计院设计,铁道兵第五、六师(另有铁四师十九、二十团配属六师)、独立机械团、直属通信工程营,自治区铁路工程局、乌鲁木齐铁路局基建处等单位共同修建。19744月开工,1976年全面展开,197911月完成铺轨,19848月国家验收,全线交付运营。


南疆铁路在铁道兵完成的重大工程中,时间离现在较近;铁路经过的地区,自然环境恶劣;工程艰巨,施工条件艰苦;指战员壮怀激烈的牺牲,无限魅力的民族风情、边塞风光,这些因素,使这条铁路在各种媒体的“出镜率”比较高。陶福星的《天山情》是众多图书、画册、影视、自媒体等传播的载体之一种。

昨天,节选了《天山情》一书中《万里兵车行》,铁道兵二十三团指战员乘坐闷罐车,日夜兼程七天七夜抵达吐鲁番。

今天,《向天山挺进》篇的内容是筑路英雄们换成解放牌大卡车,向铁路新战场——天山奎先隧道工地进军。

铁道兵一生的富有,不仅仅是在艰苦卓绝的劳动中锤炼了无私无畏的精神与意志,祖国万里河山任我驰骋,地狱天堂一般的奇山异水,不是让我们每一个铁道兵战士的见闻回味终生么!

看看陶福星战友,用饱蘸感情的笔墨,摄录一路美丽的海市蜃楼与肆虐的狂风沙石,以及“十里不同天”的“四季沟”……

告别旧战场,万里疾行军,凶神恶煞一样的天象、地貌,送铁道兵一个望而生畏的“见面礼”。是英雄是好汉?奎先隧道比比看!

我选择推介陶福星战友主编的《天生情》,因为它正是铁道兵千千万万的工程的缩影。告别——开拔——战斗——竣工!

往后,你将读到隧道掘进的艰辛与溅血,读到舍己救人的战友情深,读到首长、战士、军嫂等,一系列工地上所见所闻的人。也是在读你无怨无悔的青春和人生。

明天参加学习十九大精神轮训,大概一周停发公众号;继续转发微信好文章。微信号mzxwz9



向天山挺进

陶福星

经过一夜休整的西行队伍,从铁皮闷罐车上卸下随车所带的军用物资,随后就乘坐部队先前进疆的解放牌大卡车向部队的新驻地——天山奎先达坂挺进。

1974613日上午9时,载着部队官兵和军用物资的大卡车驶出大河沿镇,沿着一条通往南疆的柏油公路向前飞奔。我坐在大卡车的驾驶室里内,倚窗向外望去,眼前出现的还是那一望无边的大戈壁,不过这是一片典型的大戈壁。天上看不见一只飞鸟,地上看不到一棵青草,高空没有一丝云,给人以荒沙乱石、亘古荒原的感觉。不过向远处望去,倒是一片令人心醉的幻影,仿佛马上就要驶入闹市之中。那时隐时现的繁华市景,一会儿是亭台楼阁,一会儿是林木屹立,一会儿又是一片湖泊,一会儿又是山呼海啸。然而当你走过去,又是沙石戈壁一片,什么也没有。这茫茫的大戈壁,让人感慨,不知当年张骞出使西域、唐玄奘西天取经是怎么通过这里的。这幻影让我们遐想,这真切实地的感受,又使我们觉得张骞、唐玄奘真是了不起的人。


汽车在大戈壁的旷野间行驶着、奔跑着。当汽车驶过托克逊转向西行时,天色突然变得昏暗了许多,刹那间狂风骤起,沙石飞扬。司机皱起了眉头,说:“遭了,今天又遇上了沙尘暴,不知到了风口处,能不能闯过去?”我随即问了一句:“这沙尘暴怪厉害吗?”司机同志说:“可厉害着呢,上天我们师汽车营几台铁皮翻斗车路过风口时,遭遇沙尘暴,结果有四五辆车都被吹翻在路沟里。”听司机同志这么一说,我心里也有些发怵了,不知能不能闯过那沙尘恶魔的大风口。

风越刮越大,沙尘越扬越密,那刮起的沙石砸在车箱上,发出“啪啪”的响声。汽车迎着狂风弥沙,好容易才来到一处叫前进公社的大风口处。天哪!这风口的风沙不知用什么语言才能形容。撒野的狂风像着了魔似的,在辽旷的戈壁沙漠间咆哮着、冲杀着、厮打着、横扫着、荡涤着。那沙尘砾石被狂风旋起,扶摇直上天空,从地面到高空中,形成了一道厚厚的风沙墙。据说,这风口地带的风沙墙,南北长有几十里,东西宽有上公里,高度也有几百米。


像巨龙一般的车队,停靠在风沙墙的东侧。是冲过风沙墙,还是等风停下来以后再走?司机和乘车人员在猜测着、彷徨着。如果要冲过去,肯定会有险情,如果等风停下来再走,那至少也要在此处等上一天一夜。因为新疆风口的风,要么不刮,要么一刮就是整天整夜。这风才刚刚刮起不久,要等风停再走,那肯定要等很长时间。最后,车队的领导还是作出决定:冲过风沙墙,让有经验的老司机打头阵,带路前行,其余车辆紧跟上,要谨慎慢行。同时要求所有的司乘人员要做好防沙石袭击的准备。

按照车队领导的指令,我们人人都做好冲闯风沙墙的准备。几名有经验的老司机,开着车在前面慢慢行驶,后面的车辆一辆跟着一辆在爬行,谁也不敢掉以轻心。

汽车行驶在风沙墙中,狂风卷着砂石从四面八方不停地向汽车扑来,沙粒砾石打在汽车的挡风玻璃上,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如同风雨天的冰雹。漫天飞舞的砂石,遮天蔽日,使我们的视野消失,眼前出现的是一片混沌,前进的汽车只好打开车灯,小心谨慎地往前爬行。我坐在卡车的驾驶室内,两手紧紧抓住车上的扶手,车窗上的玻璃被摇得紧紧的,生怕沙砾细尘钻进驾驶室。就这样,不足800米宽的风沙墙,汽车在里面足足爬行了四十分钟。


车队驶出风沙墙后,停下来一检查,好家伙,车身上的绿色油漆被风沙走石打得伤痕累累,铁锈斑斑,有的铁皮车厢被吹打成白色的铁皮,犹如待喷漆的车坯。搭在汽车栏杆上的帆布帐篷被吹成了碎片。坐在卡车厢内的战士们个个变成了黄土雕塑的泥人,满头、满脸、满身、满嘴都是沙尘,就连耳朵里、鼻孔内都是抠不完的细沙,帽子里、口袋里都钻满了细沙。

这就是新疆,这就是迎接我们进疆的见面礼。

冲过风沙墙,风速似乎小了许多,天空也逐渐亮堂起来。大概在下午3时左右,车队开始进入天山阿拉沟。据说从阿拉沟口到二十三团驻地营区还有近一百公里的山路要走,而且这段路程是逐渐攀高的,要从海拔十多米的山沟入口处,一直登上海拔3000多米的奎先达坂。


这条处在天山南麓的阿拉沟,西起乌拉斯台,东至烽火台,全长有100多公里。阿拉沟是条“四季沟”,要是在炎热的夏季经过这条沟,你会领略到沟内一年四季的气候变化。在沟口峰火台处,你穿着短裤背心还要汗流浃背,可到了沟的发源处奎先达坂,你就会感到寒气袭人,有时你就是穿棉衣绒裤还要打寒战。

我们这次进入阿拉沟是初夏的季节,炎热酷暑的气候倒没遇到,可那暖烘烘的沟口和那严寒酷冬似的冰达坂,我们还是尝试到了。

刚入阿拉沟沟口,感到这里气候宜人,清澈的溪水在阿拉沟里缓缓地流动,流水两岸的坡地上长满了一丛丛红柳和骆驼草,一棵棵高大粗壮的胡杨树点缀其间,把阿拉沟沟口打扮得容光焕发,春意盎然。

可汽车驶进沟内三四十公里后,红柳不见了,胡杨树不见了,只有枯黄枯黄的酥油草在沟旁路边随风摇荡。再往山上看,没有植被的荒山光秃秃的,一块块被风化的山石似乎要从山上滚下来。山间的盘山公路也没有进沟时那么平坦了,到处坑坑洼洼,路面的坡度也在增大,汽车爬行在这崎岖颠簸的土石公路上,尤如老牛拉破车一样,喘着气,直哼哼。汽车越开越慢,有时还要在云天雾里钻来钻去。我坐汽车驾驶室里,向远处的山顶望去,白皑皑的雪峰一个连着一个,似乎汽车马上要把我们带入雪域高原。

背上行装扛起枪,奔向天山新战场。指战员们向天山深处挺进。经过一路风尘仆仆的颠簸,在当天下午5时左右,汽车载着我们来到一片崎岖不平、到处是乱石滩的山坳间。司机同志告诉我:“这就是团机关的驻地,离阿拉沟口有82公里,这里海拔为2982米,再往上走,就是奎先达坂的山脊,部队的四个施工营就驻在那里。”


我们走下汽车,举目眺望,映入眼帘的竟是一片荒滩乱石的山坡地,地面上还残留着一片片没有溶化完的积雪。虽说是入夏的季节,但这里却寒气袭人,饱含沙石的地面硬邦邦的,山坡的周围没有住户人家,只有早期进疆的部队为我们这些后期进疆的人员搭建好的一顶顶帆布帐篷。

卸完车,安好家,刚吃点半生不熟的面糊糊(因高原缺氧,面条煮不熟,烂在锅里成了面糊糊),帐篷外的狂风又呼啸起来。我躺在刚刚架好的床铺上,真想好好睡一觉,因为这一天的乘车奔波,实在让我感到疲乏困倦。谁知,我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嚎叫的狂风吹得帐篷嘣嘣响,高山缺氧带来的耳鸣也在吱吱叫。

部队进驻天山后,在乱石滩上安上了新家。这就是进入天山的第一天。这一天,给我的感慨太多太多,但感慨更多的是,面对奎先达坂恶劣的自然环境和艰巨的施工任务,部队将在这里面临着一场战天斗地的生死搏斗。



全部评论(0)
  • 铁兵生涯我和我的卫生队作者/卢桢   八一期间,战友圈里又热闹起来,大家纷纷回忆往事,追忆似水年华。对于我们这些在部队大院里长大的孩子来说(原谅我在这里用了孩子,因为对于部队,我们永远都是她的儿女)..

    浏览:11次 评论:0
    2018-08-22 10:02
  • 1958年的夏天,有一对母子跟着一支建设队伍,不远万里,肩负着支援福建建设的伟大使命,从大西北奔赴小三明,参与开辟了三明重工业基地的建设。  他们就是福建省第一建筑工程公司的前身(简称“省一建”)——原建..

    浏览:6次 评论:0
    2018-08-22 09:57
  • 铁道兵用他们的双手构架起了新中国通往现代化的通途。在历史关头总是紧随国家的发展潮流,做发展的排头兵。三公司工会组织开展了铁道兵寄语互动活动,下面请大家跟随小编的脚步,一起欣赏老铁道兵和青年员工之间的亲..

    浏览:9次 评论:0
    2018-08-22 09:51
  • 铁道兵的点滴回忆作者|刘建军  编辑|邓龙年迈的母亲终于学会使用微信后,要求传几张我所在工区的照片给她看看,父亲在铁路系统工作了一辈子,加之我退伍后也进入了铁路上班,以至母亲有很深的铁路情结。父亲去..

    浏览:8次 评论:0
    2018-08-22 09:49
  • 军旅生漄(之九)李树海第九章  抽调师部     1982年3月,我被抽调到师军务科保..

    浏览:22次 评论:0
    2018-08-21 17:31
  •                           &n..

    浏览:29次 评论:0
    2018-08-21 08:40
  •                         &nbs..

    浏览:19次 评论:0
    2018-08-21 17:30
  • 军旅生漄(之六)李树海第六章  赴滇参战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到了1978年底..

    浏览:17次 评论:0
    2018-08-21 17:30
  • 军旅生漄(之五)李树海                    &nb..

    浏览:20次 评论:0
    2018-08-21 17:29
作者专栏
  • 河边草

    注册时间:2007-10-29 06:52

  • 老田地

    注册时间:2010-08-14 19:11

  • MM听雨

    注册时间:2008-05-25 11:38

  • kss

    注册时间:2007-11-03 21:42

  • 2604746963

    注册时间:2013-01-18 16:03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1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