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作品:《天山情·战地采访记》(陶福星主编)
2018-06-13 06:39:23 作者: 来源: 浏览:223次 【

 “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铁道兵抢修、建设的铁路,成为地球上不朽的丰碑;铁道兵勇于拼搏、不怕牺牲的精神,留在无数读者的记忆里。这应该感谢像陶福星那样的一代代宣传干部,他们恪尽职守,用心,用情和爱,用笔和照相机,记录、拍摄了英雄的部队的光荣历史。

《战地采访记》这一章,本来应当单独成篇,写不尽新闻干部的苦辣酸甜,但仅仅“点到为止”,只写了采访途中的一次遇险。

我在部队宣传股从事新闻报道工作2年。陶福星战友文中的经历我都有体会。部队分散在数十公里铁路线,搭便车,徒步采访,是家常便饭;风里来,雨里去,吃住在连队,挑灯夜战写文章。为火热的工地、动人的故事激动不已,为一篇豆腐块文章发表喜形于色……多少往事随风而逝,而采访的人和事,却刻骨铭心地留在心底。

1976年奎先隧道发生塌方,30年后著述,依然像电影画面一样,一幕幕重现在眼前:

真的感动,胡家升连长等18名勇士组成“敢死队”抢塌方、救战友,慷慨赴死的壮举,是红军18勇士飞夺泸定桥的精神的“再现”;腰椎骨和髌骨严重骨折,医嘱“长期全休”,穿着围腰钢背心施工的排长陶忠发,钢筋铁骨的人……

真的感谢,陶福星满怀激情地记叙了基层普普通通的官兵,细致入微的音容笑貌,大智大勇的言谈举止……不然,现在,或是多年以后,谁不说这些是虚构的小说、剧本?

请看一遍,再看一遍,记住、记住,这是有血有肉、有名有姓,也是父母所生,也有妻子儿女的铁道兵,他们的英雄气概,他们的建功立业,是要永垂青史的。

 


战地采访记

陶福星

部队进疆后,作为部队喉舌的宣传股,就是要充分发挥工作职能,利用手中的宣传武器,去鼓舞和鞭策部队广大指战员立足天山,建设边疆,多、快、好、省地修建铁路,去宣传那些为部队建设、铁路建设忘我工作、无私奉献的创业者。

采访,是一项辛苦的工作,因为宣传采访的对象多是基层官兵,采访的地点多在连队和施工现场。一个团二十六七个连队,分散在方圆几十公里的奎先达坂东西两侧。在巍峨的天山深处,要深入到每个连队去采访,多数时间要靠步行,要用我们的双脚一步一步走向连队,走向采访点。

在海拔3000多米高的奎先达坂上徒步行走,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由于山高缺氧,走不了几步就会胸闷、心慌、气喘,小腿发软,走路无力。在晴天步行还好受些,一旦遇到暴风雪,那就遭了殃。

记得197410月中旬,部队领导要求我们宣传股搞一份“部队进疆后的思想动态分析”。接到任务后,股长杨明光同志亲自率领我们几位宣传“大将”深入到各营、连,去调查了解情况。

那是一天下午,我和邵传本干事去奎先达坂西侧的一、三营部队调研时,搭上了一辆去一营送木料的汽车。谁知,汽车刚爬到奎先达坂山顶上,天色突然灰暗起来,不一会儿,狂风骤起,雪花飞扬。

汽车在狂风暴雪中谨慎地向前行驶,时速不超过每小时20公里。车窗外,风雪越刮越紧;玻璃上的刮雨器越刮越勤;山路上没有行人,也没有其他行驶的车,只有我们乘坐的这辆拉木料的车在空旷的冰达坂上孤单单地行驶着,像一条老牛似的气喘吁吁地往前爬。

汽车行驶到奎先达坂西侧下坡处,慢慢地向下滑行。谁知,刚滑行到第二个转弯道,发动机内就传出“嚓嚓嚓”的声音,司机同志来个急刹车,把汽车稳稳地停靠在弯道的内侧。司机同志走出驾驶室,打开机车盖一看,是发动机上的风叶松了。我们随即也走下汽车,走到车头一看,水箱的百叶片已被打磨得锃亮,离打穿也只差毫厘之间。司机同志告诉我们说:“好险啊,如果水箱打穿了,就要出大事了,不翻车也得冻死在路上。”经司机同志这么一说,我们都受惊一场。

是的,像我们这样出门采访,也不知遇到过多少次险情,好在每次遇险时,总是有惊无险、有险无惊啊!

司机同志从汽车的工具箱取出扳手和螺丝刀,将松动的螺丝和有关零件拧一拧、紧一紧,再次检查风叶是否还松动,待一切检查处于正常后,他才重新返回驾驶室,继续开车前行。

一阵紧张之后,汽车又沿着下坡的S形雪道小心翼翼地向前滑行。我给司机点上一支烟,示意司机不要紧张。山上的狂风在鬼哭狼嚎,雪仍在下个不停,待到了一、三营驻地,夜幕已降临,这三十多公里的风雪路,我们整整爬行了四个小时,好在又是一次有惊无险的出行,这本身也是一次出险的采访路。

作为部队宣传工作者,不仅自己要不停地下连、下工地采访,有时部队上级领导机关和地方媒体单位来人采访,我们也要跟随而行。

记得1976年第三季度,奎先隧道施工进入攻坚阶段,铁道兵报社和新疆日报社时常要派一些新闻记者到二十三团进行实地采访,他们要通过现场采访,去宣传那些不畏艰难、勇于拼搏、乐于奉献的官兵。

 

《新疆日报》记者团到二十三团采访时,与部队领导及宣传干部合影。


197686日,新疆日报社的杜希让副社长一行四人来到铁道兵二十三团,要采访战斗在奎先达坂上的官兵们如何战风沙、斗严寒、抗缺氧……在亘古荒原的天山之顶修建南疆铁路的英雄事迹。我奉命与政治处副主任魏庆岳一道陪同他们采访。

在采访中,我们同《新疆日报》的新闻记者在基层连队,在施工第一线与官兵们同吃、同住、同谈心。几天时间,我们采访了四营部队在高寒缺氧的情况下如何连续三个月创造一个营单口月成洞300米的好成绩;采访了二营七连连续22年无重大伤亡事故的好经验;采访了三营十一连指战员以“山高我敢攀,地厚我敢钻”的英雄气概,连续15个月创造单口平导坑月掘进超过200米的事迹;采访了后勤部门为保障一线施工人员吃好、住好、施工好所付出的辛勤劳动;采访了团党委一班人扎下身来,实行指挥向前靠,在施工第一线与战士们实行“三同”的感人事迹;还采访了……

正当我们忙于在施工一线采访中,忽然传来奎先隧道出口一营一连的工地上发生了大塌方,有十多名干部战士被堵在下导坑的内侧的消息。

险情就是命令,抢救战友就是战斗。为了战胜塌方,救出战友,团首长去了,营长、教导员去了,正在连里打吊针的胡家升连长也去了。为了获取指战员们战塌方、救战友的第一手材料,我和《新疆日报》的记者们也急忙从奎先隧道进口的工地上赶往奎先隧道出口塌方的现场。

我们到了塌方现场,向塌方的高处看处,黑洞洞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只有大小不等的落石在不停地往下滚。经过询问,我们得知这次塌方是由于夏季的奎先湖水向山体渗漏,造成山石松动,再加上施工放炮的震动,而导致了塌方。这次塌方地段长达23米,塌方的顶部最高处有6米多高,被堵在塌方内侧的干部战士共有11名。


为了尽快战胜塌方,救出战友,工地指挥所的首长立即组织以一连连长胡家升为组长的抢险救护组。胡家升连长从全连挑选了16名敢闯敢为、不怕苦、不怕死的共产党员。人员选定后,胡连长又挨个握着这16名勇士刚劲有力的大手,盯住他们的眼神,看看他们是否有惶恐、怯懦、惊骇的表情,如果发现哪位战士有丝毫的惊慌,就会立即将他换下来。胡连长需要的是一种全身心的投入,是生命的坦然付出,是热血的由衷倾洒。

他当然没有找到那些表情,他找到的只是荡漾在他们脸上的豪气,凝结在他们嘴角上的坚毅,以及他们浑身所迸射出的一股勇壮之情。

正当胡家升连长手臂一挥,准备带领这16名勇士冲向塌方落石时,忽然又赶来一位拄着拐仗的伤员要求参加抢险救战友小组,这人就是一连一排副排长付士勇。付士勇是1969年从天津蓟县入伍的老兵,在这次塌方前一个月,他的右小腿被一块落石砸伤骨折,按照医生要求,他需静养三个月。当他听说工地又发生了塌方,有十多名战友被堵在导坑内时,他再也呆不住了,就一瘸一拐地赶到工地,要求参加抢险救援工作。

“不行!你腿上的伤口还没有好,你不能参加救援。”胡连长一口回绝了付士勇。

“怎么不行?我是共产党员,是入伍8年的老兵,再说,抢险战塌方,我有经验。”付士勇虽然话不多,但句句铁硬。

胡连长见他执意要参战,也就不好再拒绝了,只好答应他的请求。

于是,原由17名同志组成的抢险救援小组,又加进了一名受伤的老兵——付士勇。这18名干部战士组成了战塌方、救战友抢险小组。这18名干部战士是当年红军飞夺泸定桥的十八勇士在新时代的再现和重塑,这种精神也是当年十八勇士精神的回射。

在战塌方救战友的战斗中,十八勇士个个临危不惧,镇定自若。连长胡家升在抢险救援中,既当指挥员,又当战斗员,他和17名战士一道清落石、杠枕木、立排架、灌浆注,以最快的速度将塌方的顶部封住,将落石清出。

经过一天一夜的连续作战,塌方终于被战胜,被堵在导坑掌子面的11名干部战士全部获救。又一次有惊无险、有险无惊的战塌方、救战友的战斗在指战员们的共同努力下,胜利结束。

这次战塌方、救战友的战斗结束后,《新疆日报》的记者们专题采访了参加抢险救援的十八勇士。当采访团的记者们看到勇士们血迹斑斑的手和件件被汗水浸透的衣服时,问道:“你们连续干了这么长的时间,累不累?”

勇士们说:“怎能不累呀!我们又不是铁打钢铸的,可战友救不出,我们着急呀!”

采访团的同志又问:“你们觉得苦不苦?”

“苦,怎能不苦?我们苦惯了,也就不觉苦了。人家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而我们是‘身在苦中不知苦’……”

在这次战塌方、救战友的现场采访中,我和《新疆日报》的记者们,亲眼目睹到一位参加抢险的战士两只脚被塌方的落石砸伤了,右脚的大拇指甲被砸脱落,鲜血浸透了胶鞋,工地上的卫生员刚刚给他包扎好,他又一瘸一拐地奔向抢险救战友的阵地。

回想起这次现场采访,我所遇到的每个人,每个场面,每一个情节,都是那么感人。我们这些做宣传工作的人无不被勇士们的精神所感动,他们为了早日修通南疆线,乐于吃苦,乐于奉献,处处都在感染着我们,鼓舞着我们。

《新疆日报》的记者们,通过这次战地实际采访,撰写了一篇题为“天山奎先彩虹飞,筑路铁兵显风流”的长篇通讯发表在《新疆日报》上。

 


在环境异常艰苦的奎先达坂腹地中,铁道兵二十三团指战员经过41个月的艰苦奋斗,终于在沉睡千年的冰山上凿通了一座长6152米的“地下长廊”——奎先隧道。

在开凿奎先隧道的鏖战中,我一次又一次深入到基层,深入施工现场进行采访报道,宣传过一个又一个先进典型集体,报道过无数个坚韧不拔、英勇顽强的模范人物。

记得,我曾经采访和报道过一位1969年入伍的排长,他叫陶忠发,云南嵩明人,只有高小文化程度。部队进疆后,他在四营十七连担任排长。19754月的一天,他带领十多名战士在奎先隧道进口进行平行导坑开挖,突然,轰隆一声巨响,大塌方将他和几名战士埋在乱石堆里。

经过战友们的奋力抢救,陶忠发和战友们虽然脱险了,但他的腰椎骨和髌骨已严重骨折,颅脑也受了重伤。在住院治疗期间,他背着医护人员,偷偷下床练习走路。开始,腰部疼得很厉害,每走一步,都要付出很大的气力,额头上渗出一串串汗珠。但他咬紧牙关,坚持锻炼。3个多月过去了,陶忠发终于能伸直腰走路了,他立即找到医生,软缠硬磨要求出院。医生被他缠得没办法,只好在出院证明上写上“失去劳动能力,长期全休”,让他穿着围腰钢背心出院了。

陶忠发回到连队,牙具袋一放,就往工地走。战士们一把拉住他说:“连里领导有交代,让我们好好照顾你,不能让你到工地参加劳动。”陶忠发反问大家:“咱们连负过伤的人,不只是我一个,他们哪个在家休息过?再说,现在工地上这么忙,我在家能坐得住吗?”一席话问得大家无言回答,只好说:“排长,你的伤还没有好透,去工地劳动确实不行啊!”

战士们说不行,并不是没有根据。他们连担负的奎先隧道进口导坑开挖地点,在海拔3000多米的山谷间,从连队驻地到施工点有2000多米的距离,况且导坑内工作面狭窄、寒冷、潮湿、缺氧,这些对于一个腰椎和颅脑都负有重伤的陶忠发来说,是不适应的。可陶忠发不怕这些,执意要去工地,战士们没有办法,只好跟着他走。陶忠发一到工地,看到热火朝天的劳动场面,恨不得把因伤缺工的时间都补回来,把全身的力气都使出来。他抓过一把铁耙就去扒碴。谁都知道,扒碴要弯腰使劲。可陶忠发恰恰不能弯腰。他就叉开双腿,挺着胸脯扒碴。战士们扒一筐,他扒一筐;战士们装车,他跟着装车,一直坚持干到下班。第二天,他又不顾领导的劝阻,继续和同志们一块上工,在洞内既组织指挥,又带头大干。他看到铺设出碴轨道的人手不够,就去抬钢轨、扛枕木。抬钢轨、扛枕木需要腰部和臂力用力,可陶忠发却忍受着腰伤的剧痛,扛起枕木,抬着钢轨,一步一步朝前迈。就这样,陶忠发自离开医院回到连队,一天也没有休息过,天天穿着钢背心,忍着伤痛参加施工劳动。这位“钢铁式”的排长,在奎先隧道施工的后期被提升为十三连连长,后又被提升为四营副营长。

像陶忠发这样的英雄模范人物,在我采访中,不知遇到过多少个。为了加速祖国的铁路建设,为了给边疆人民造福,他们生命不息、战斗不止。

作者骑马到工地采访。


在二营七连的施工现场,我遇到过一个叫刘忠华的战士。他在一次施工中因公负伤,脾脏被切除,肺部也做了手术。可是还没等伤完全治好,他就从医院偷偷跑回工地参加施工。由于伤口还未痊愈,干一会儿,就痛得钻心。战友们看到他苍白的脸色,硬劝他回卫生队再住院治疗,可他怎么也不肯,仍是一手捂着腹部剧痛的伤口,一手拣石碴往斗车里扔,始终坚持战斗在“地下长廊”中。

在大战奎先隧道的工地上,像胡家升、付士勇、陶忠发、杨明华、邓崇山、刘忠华……这样的英雄模范人物,也不知有多少?可我知道在修建奎先隧道的施工中,铁道兵二十三团就有44名干部战士和参加奎先隧道建设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6名同志,为了祖国的铁路事业无私地献出了自己的宝贵生命。

人们说,那些曾经与敌人浴血奋战的红军、八路军、新四军、解放军、志愿军是最可敬的人,而在祖国铁路建设中,为国家的富强、人民的幸福作出巨大贡献的“铁兵”们,不也是最可敬、最可爱的人吗?他们用自己的心血和汗水为祖国描绘出的壮丽宏图,永远闪耀在祖国的大地,闪耀在人们的心目中。

 


 




全部评论(0)
  • 1948年在解放战争的炮火中一张与中国铁建命运与共的报纸诞生了1948年10月15日铁道纵队政治部《铁军》报创刊从诞生那天起这张报纸就凝结着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关怀毛泽东主席先后题写《铁军报》《铁道兵》的报头这是一张..

    浏览:19次 评论:0
    2018-10-16 21:06
  • 戈壁滩上,那座祿色的军营一一大漠情之一  文/沈子友(四师)1975年春,铁道兵第6师奉命进疆,修建南疆铁路,师部设在南疆重镇库尔勒市。当地政府和人民盼望铁路早日修通,张开双臂欢迎这支来自远方的铁道兵部队..

    浏览:20次 评论:0
    2018-10-16 21:05
  • 1948年在解放战争的炮火中一张与中国铁建命运与共的报纸诞生了1948年10月15日铁道纵队政治部《铁军》报创刊从诞生那天起这张报纸就凝结着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关怀毛泽东主席先后题写《铁军报》《铁道兵》的报头这是一张..

    浏览:39次 评论:0
    2018-10-16 20:46
  •               1986年1月1日,一声汽笛长鸣,兖石铁路正式开通,结束了沂蒙山区没有铁路的历史。万众瞩目中,披红挂花的火车像一条雄壮的钢铁巨龙,在撼天动地的轰鸣声中缓..

    浏览:23次 评论:0
    2018-10-16 20:45
  • 大家最近都在看《你迟到的许多年》这部电视剧,里面有“黄晓明”饰演的沐连长和殷桃饰演的“莫莉”。在前两集中,主要讲述莫莉主动请缨下基层支援铁道兵的医疗工作。莫莉是一个医科大学的高材生,而沐建峰是铁道兵的..

    浏览:22次 评论:0
    2018-10-16 20:44
  • 我当兵之前从没听说过茅台酒。我见识茅台酒那还是1965年修建成昆铁路时,在四川省西昌市百货公司货柜上第一次看到几瓶粗壮的白瓷瓶茅台酒。当时酒瓶上标价是5元。那时的5元钱相当于刚入伍新兵一个月的津贴。我入伍第..

    浏览:29次 评论:0
    2018-10-16 20:44
  • 这一次,我才真正认识中国“铁道兵”——铁路交通战备演练后记初识铁道兵不久前,我们承担策划、协助客户举办了一场特殊的活动——中铁十二局集团“铁路交通战备专业保障队伍应急应战演练”。第一次和客户一起开会了..

    浏览:25次 评论:0
    2018-10-16 20:42
  • 点击上方“公众号”可以订阅哦新中国历史上,有这样一支耀眼队伍,毛主席为其题词“铁道兵”,周总理领唱《铁道兵志在四方》,朱总司令题词“人民铁军”,叶剑英元帅题词:“逢山凿路、遇水架桥,铁道兵前无险阻;风..

    浏览:20次 评论:0
    2018-10-16 20:41
作者专栏
  • 河边草

    注册时间:2007-10-29 06:52

  • 老田地

    注册时间:2010-08-14 19:11

  • MM听雨

    注册时间:2008-05-25 11:38

  • kss

    注册时间:2007-11-03 21:42

  • 2604746963

    注册时间:2013-01-18 16:03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