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作品:《天山情·壮士张进贵》(陶福星主编)
2018-06-13 06:39:43 浏览:180次 【

读《壮士张进贵》,你要坚强、坚强!

张进贵——

19588月,出生于山东省临沂市干部家庭。

19729月,14岁,考入聊城地区商业会计学校。

19757月,17岁,分配到国营百货公司当会计。

19761月,17岁加7个月,当铁道兵。

19764月,17岁加10个月,任二十三团二营六连九班风枪工。

1976812日, 18岁,隧道塌方,右腿“几根筋系着断骨”,截肢。

19761023日,18岁生日一两个月后,拄拐杖进隧道施工,一巨石砸头上,停止呼吸。

部队举行张进贵遗体告别。

张进贵的父亲遇车祸住院、患心脏病的母亲陪护,妹妹年幼读初中,没有亲人送别……

处理张进贵后事的同志赴临沂,张进贵父母的唯一要求:“希望部队拍一张儿子坟墓的照片寄来就行了……”


壮士张进贵

陶福星

197611月中旬的一天,我带着一台“120型”海鸥牌照相机到二营六连采访。一位1971年入伍、来自山东沂水县的大个子班长找到我说:“陶干事,我想请你到我们团烈士墓地给我们班牺牲的张进贵同志照张墓地相,不知行不行?”我说:“行。”随后我又问他:“为什么要到烈士墓地去照?”大个子班长说:“这是上个月刚牺牲的战友张进贵父母的要求。”

接着这位来自山东沂蒙老区的大个子班长给我讲述了一个真实的故事。

19764月下旬,二营六连九班补入了3名新战士。这3名新战士中,年龄最小的就是从山东阳谷县入伍的张进贵,当时的年龄还不满18岁。

19588月,张进贵出生在山东省革命老区临沂市一个干部家庭。19729月,年龄刚满14岁的张进贵初中毕业后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山东省聊城地区商业会计学校,19757月他从商业会计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山东阳谷县商业局下属的一个国营百货公司当会计。19761月,他应征入伍当上了一名光荣的铁道兵战士。

19764月下旬,经过三个月新兵训练的张进贵被分配到老连队,在二营六连九班当上了一名风枪工。


428日,被补入到老连队的新兵经过为期三天的适应性的学习、参观之后,开始踏入了正式的施工劳动。这一天,张进贵和其他新兵一样,身穿刚刚发下的工作服、头戴安全帽,和老兵们一起走进了奎先隧道。当新兵们走进那又长又暗、四周都是龇牙咧嘴的怪石且寒气逼人的隧道深处时,不少新战士胆怯了、害怕了、流泪了。

当大个子班长问到张进贵怕不怕时,他却高兴地说:“不怕,有你们老兵在,我们怕什么!”

到了掌子面,张进贵看到了工地上忙忙碌碌的老兵们个个汗流浃背,脸上、身上到处溅满了粉末泥浆,可谁也没有叫过一声苦、喊出一声累,他们在工地上,打眼的打眼,扒碴的扒碴,推车的推车……人人都显得那样的无坚不摧,是那样的勇往直前,是那样的专心致志!

张进贵看到了这一切,他很感动,也情不自禁地投入到自己的战斗岗位。在老兵的指点下,他打了风枪启风门,打响了第一枪,直到第一个工班结束。

一个星期过去了,张进贵的手磨出了血泡,腰也有些伸不直了,班长问他累不累,他说:“有点累,但习惯就好了。”老兵们见他像只小老虎似的,窜上窜下,忙个不停,都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班长对他说:“悠着点,别累坏了身子,时间长着呢!”

由于施工任务紧,指战员们白天黑夜地干,任务指标完成了,谁也不想停下来休息,仍要继续战斗,力争夺高产。张进贵就是在这种热火朝天的工地上连干了100多天,从没有休息过一天。

1976812日,大个子班长见他实在累了,就劝他留在营房搞搞卫生,整整工具,休息一天再上班。可张进贵没有服从班长的安排,他说:“施工任务这么繁重,工地人手紧张,我哪能休息得住,我还是到工地吧。”

班长拗不过他,只好让他扛着风枪继续到工地。


这一天,正当张进贵和战友们在工地上突飞猛进、干得正欢的时候,突然导坑的顶部发出“吱吱”的响声,班长立即大声喊道:“快撤,顶部要塌方!”正当大家迅速往后撤的时候,只听“轰”的一声巨响,一场不可避免的灾难降临了……走在前面的战友脱险了,可一位名叫秦铁军的甘肃籍新兵,因动作迟缓却被埋在乱石堆里。

战友们见秦铁军被埋在石堆里,立即返身去营救这位新战士。正当大家冒着生命危险抢救这位新战士时,刹时间,又听“轰”的一声,一块约有五千斤的巨石从洞的顶部塌下来,重重地压在张进贵的右腿上。在场的战友们又返过身来去救他。

这时,他忍着剧痛对战友们说:“不要管我,快去救秦铁军。”战友们用铁镐扒、钢钎撬,全力以赴抢救这两位新战士。被埋在乱石堆里的秦铁军先得救了,虽然脸和身上伤痕累累,血肉模糊,但没有生命危险,大家的心也就轻松了许多。而张进贵由于右腿被巨石卡得太紧,大家经过近半个多小时的努力,才把巨石掀开。

由于张进贵被压在巨石下的时间过长,待大家把他从巨石下救出来的时候,他浑身发紫,已不省人事,被巨石长时间挤压的右腿已没有腿形,只有几根筋还在系着那血淋淋断骨和皮肉。

大家把张进贵送到了团卫生队,医生们准备为他做截肢手术。

从战争年代走过来的卫生队队长王绍文同志,是经历过几次大的战役的老队长,经他手抢救过无数个战友的生命,也送别过无数个牺牲的战友。这次,他又要面临着一次痛苦的抉择。老队长走进手术室,用手扶摸着张进贵的头,说:“小同志,你要坚强些,一定要挺住,你的右腿保不住了,我们马上给你做截肢手术,只有这样才能保住你的性命。”

刚刚从昏迷中醒过来的张进贵,听到了老队长的告慰话语,眼里流出了动情的泪水,他向队长点了点头,说:“请首长放心,我能挺住。我虽然失去了一条腿,但还有一双手、一条腿,今后照样能干活,能孝敬我的父母。”

在场的医生、护士们听到他这坚强的话语后,都深深地受到感动。

主治医生吴济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小伙子,好样的,有志气!”

手术室的气氛紧张了起来,医护人员忙于给他清洗消毒,给他吊水输血,给他针剂麻醉,给他手术截肢……

张进贵做截肢手术的当天,班长来了,连长和营长也来了。大家看着这么一个坚强的小战士,个个都为之而感动地流下了热泪。

术后,张进贵的班长留下来守护在他的身旁。

班长望着他那苍白的面孔,心痛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大滴大滴地往下落。才刚刚年满18岁的小老乡,为了承担建设边疆的重任,义无反顾地勇往直前为祖国奉献。他的一条腿没有了,将来怎么办?他将面临着许多问题:婚烟、家庭、工作……

张进贵迷迷糊糊地昏睡着,班长为他的将来焦虑着。

在住院的日子里,起初张进贵是忍受着伤口的剧痛,配合医护人员进行治疗,后来他就背着医护人员偷偷下床坚持拄着拐杖练习走路。

在锻炼中,每走一步,断腿的伤口钻心疼痛,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从脸上往下流,但他咬紧牙关,坚持锻炼。

两个月过去了,张进贵终于能熟练使用拐杖走路了。还没有到出院的日子,他就开始缠着医生,要求出院回到连队进行恢复锻炼。医生同意了他的请求。

张进贵回到连队后,开始几天还能一边进行恢复锻炼,一边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可不到一个星期,他就待不住了,非要到工地做些力所能及的工作。到了工地上,他帮助风枪工们洗刷整理风枪配件,给战友们送水送茶,有时候他还跪在地上去扒碴。

19761023日,张进贵又和往常一样,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走到工地。当他快要走到连队施工的掌子面时,忽然一块巨石从导坑顶部落了下来,正好砸在他的头上,等同志们把他从巨石下拉出来,他已停止了呼吸。


在向张进贵遗体告别时,部队领导没有看到张进贵家中来人,问及原因,负责处理张进贵后事的连队领导便说:“张进贵同志牺牲之后,我们给他家里发了电报,并打了两次电话,电话是张进贵的母亲接的。老人家说,进贵的父亲因出差到县里检查工作,路上遇到了车祸受了重伤,目前正在医院抢救;她自己身体不好,患有严重的风湿性心脏病,还得在医院陪护进贵的父亲,张进贵只有一个妹妹,正在中学读书,实在没有人能到部队来。我们问老人家可有什么要求时,老人家哭着说,俺儿子是为国捐躯的,俺没有什么要求,只想要一张儿子当兵后穿着军装照的相片,因俺和他爸还没有见过儿子的‘军人照’呢……”

听了连队干部的汇报,在场的首长和战士们都为之感动。


张进贵的遗体被安葬之后,部队派张进贵的班长和一位连干部奔赴山东临沂市,专程看望张进贵的父母亲,安排善后工作。

当部队人员在当地民政部门领导和居委会负责人的陪同下,抱着张进贵同志的遗像,带着烈士证书,还有200元抚恤金及烈士的遗物走进张进贵父母所住的庭院时,迎面出来的张进贵母亲和张进贵妹妹一见到张进贵的遗像,就“扑通”一声跪在两位军人的面前,抱着张进贵的遗像就哭着喊着:“儿子啊!儿子……”“哥哥,我的好哥哥……”张进贵的母亲哭着说着就昏倒了……

等张进贵的母亲苏醒过来,情绪稍稳定之后,两位军人和所有陪同人员及张进贵的母亲、妹妹一道又来到临沂市人民医院骨外科,看望张进贵的父亲。

当张进贵的父亲见到部队人员带来的儿子当兵后在新兵连拍照的一张唯一的“军人照”时,老泪纵横,双手颤抖,泣不成声地说:“进贵啊!进贵,爸爸想你啊!可没想到你是这样地回来了……”

两位前往临沂处理张进贵善后工作的军人临离开临沂时,再次征求张进贵父母的意见,问还有什么困难和要求需要部队出面解决时,他们流着泪说:“请转告部队首长,家里的困难我们能克服,就是儿子死的时候,没能见上一面,想起来就难受,现在也去不成,只希望部队领导给拍一张儿子坟墓的照片寄来就行了……”

这就是烈士的父母忍受着巨大的悲痛,承受着极大的精神打击,向烈士生前所在的部队提出的唯一的一点要求。

……

大个子班长含着泪给我讲完了这个真人真事后,我的眼也有些湿润了。我敬佩这位英雄的战友!敬佩战友的伟大父亲和母亲!

对于大个子班长提出的要求,我能不答应吗?我又有什么理由不答应呢?后来,我在这位大个子班长陪同下,来到张进贵的墓地,恭恭敬敬地为张进贵拍了一张墓地相。

 




全部评论(0)
  • 铁兵生涯我和我的卫生队作者/卢桢   八一期间,战友圈里又热闹起来,大家纷纷回忆往事,追忆似水年华。对于我们这些在部队大院里长大的孩子来说(原谅我在这里用了孩子,因为对于部队,我们永远都是她的儿女)..

    浏览:11次 评论:0
    2018-08-22 10:02
  • 1958年的夏天,有一对母子跟着一支建设队伍,不远万里,肩负着支援福建建设的伟大使命,从大西北奔赴小三明,参与开辟了三明重工业基地的建设。  他们就是福建省第一建筑工程公司的前身(简称“省一建”)——原建..

    浏览:6次 评论:0
    2018-08-22 09:57
  • 铁道兵用他们的双手构架起了新中国通往现代化的通途。在历史关头总是紧随国家的发展潮流,做发展的排头兵。三公司工会组织开展了铁道兵寄语互动活动,下面请大家跟随小编的脚步,一起欣赏老铁道兵和青年员工之间的亲..

    浏览:9次 评论:0
    2018-08-22 09:51
  • 铁道兵的点滴回忆作者|刘建军  编辑|邓龙年迈的母亲终于学会使用微信后,要求传几张我所在工区的照片给她看看,父亲在铁路系统工作了一辈子,加之我退伍后也进入了铁路上班,以至母亲有很深的铁路情结。父亲去..

    浏览:8次 评论:0
    2018-08-22 09:49
  • 军旅生漄(之九)李树海第九章  抽调师部     1982年3月,我被抽调到师军务科保..

    浏览:22次 评论:0
    2018-08-21 17:31
  •                           &n..

    浏览:29次 评论:0
    2018-08-21 08:40
  •                         &nbs..

    浏览:19次 评论:0
    2018-08-21 17:30
  • 军旅生漄(之六)李树海第六章  赴滇参战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到了1978年底..

    浏览:17次 评论:0
    2018-08-21 17:30
  • 军旅生漄(之五)李树海                    &nb..

    浏览:20次 评论:0
    2018-08-21 17:29
作者专栏
  • 河边草

    注册时间:2007-10-29 06:52

  • 老田地

    注册时间:2010-08-14 19:11

  • MM听雨

    注册时间:2008-05-25 11:38

  • kss

    注册时间:2007-11-03 21:42

  • 2604746963

    注册时间:2013-01-18 16:03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1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