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作品:《天山情•慰问到现场》(陶福星主编)
2018-06-13 06:41:13 浏览:181次 【

 铁道兵承建国家重大工程,中央及地方文艺团体,铁道兵文工团赴工地慰问演出,这也是常见的事。如襄渝铁路、鹰厦铁路、成昆铁路等工程,都有艺术团体到铁路工地体验生活,创作并演出讴歌铁道兵的文艺节目。如:音乐《鹰厦铁路大合唱》、舞蹈《向林海进军》、曲艺《高原彩虹》等。

《天山情》这本书是陶福星的心血之作,书的内容涵盖了“奎先隧道”建设的方方面面,文艺团体到工地演出单独成篇,主题紧紧围绕表现铁道兵施工的艰苦环境,颂扬铁道兵顽强拼搏的精神,也细致入微记叙了那个年代的文艺工作者“为工农兵演出”的高尚思想、精湛艺术。

“慰问演出”,其传奇与精彩超出我们的想象;我相信,每个人一生都观看过形式多样的演出,天地为舞台的天山隧道工地的演出,只有志在四方、四海为家的英雄铁道兵才有福分消受,且一生一世难以忘怀:

演员在台上演出,胡子“凝结成细细的冰凌”;说快板书的演员,“手指和铜板也冻结在一起”;铁道兵女子篮球队到南疆线慰问,一路与各师、团的男子篮球队进行友谊比赛,所到之处无往不胜,却兵败“奎先”,原因是“缺氧”……

我想以陶福星战友的《天山情》,来正全方位地展示铁道兵基层、建设一线血与火、生与死的战斗生活。


慰问到现场

陶福星

地处高寒缺氧的奎先隧道是南疆铁路的重点工程,在施工期间,来这里参观、取经的人多,到这里慰问、演出的单位也多。像铁道兵歌舞团、杂技曲艺团、篮球队,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民族歌舞团、演唱团,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文艺演出团体,都多次到奎先达坂进行慰问演出。而每次慰问演出,他们精湛的表演,都会给部队广大战员带来巨大的精神鼓舞。

 197510月下旬,南疆铁路施工进入了高潮,铁道兵党委派出了歌舞团,千里迢迢从北京赶到天山,慰问奋斗在南疆线上的铁道兵指战员。

1028日这一天,在内地可算是秋高气爽的日子,可在奎先达坂早已进入寒冷的冬季。这一天,奎先达坂整整下了一天大雪。就在这一天,铁道兵歌舞团进驻奎先达坂,来到了铁道兵二十三团的施工现场。

慰问团的演职员工们到达奎先达坂后,还没来得及休整,就于当天晚上在团机关礼堂内进行了第一场慰问演出。

铁道兵文工团代表剧目舞蹈《鱼水情》

由于新疆与内地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差,到了22点,夜幕才能渐渐落下。晚上1030分,慰问演出在一曲激昂的《铁道兵志在四方》的乐曲中正式拉开帷幕。随后,高亢洪亮的女高音,婉转悠扬的民歌,抒情配乐的朗诵,动感十足的舞蹈,逗人欢快的相声,感人至深的报告剧都相继登场。演员们的精彩表演及那美妙的音乐旋律,陶醉了礼堂内的每个官兵,也引来了台下阵阵、持久、热烈的掌声。

在观看演出时,部队的官兵们穿的是厚厚的棉衣棉裤,而舞台上的演员们只能穿着单衣单裤、薄薄的纱裙,在零下10多度的气温下为官兵们演出。记得他们在演出一幕名叫《铁兵进天山》的话剧时,剧中人物有部队的官兵,也有地方的干部、群众,剧情要求他们要穿着单衣薄褂在舞台上“谈笑风生”。一位扮演地方老大爷的演员,上身只穿着一件薄薄的衬衫,脸上还得粘着长长的白发苍髯。在寒气袭人的舞台上,他足足站有30多分钟,被冻得不停地颤抖,脸上飘洒的长髯也被他呼出的热气与寒冷的空气凝结成细细的冰凌,就这样,他硬是坚持把戏演完。还有一位说山东快书的男演员,他手中的铜板在寒冷的舞台上总是不听使唤,等快书说完了,他的手指和铜板也冻结在一起了。后来听说,不少演职员工在这场演出后都发起了高烧,患上了重感冒。

第二天,慰问团要组成两个小分队到正在施工的奎先隧道工地上为官兵们演出。我当时在团政治处宣传股任宣传干事,部队领导让我陪同歌舞团演职人员到奎先隧道进口二、四营部队慰问演出。上午,我和慰问团的同志顶着刺骨的寒风,踏着一尺多厚的积雪,来到二、四营部队营区。

到了二、四营,歌舞团的夏团长和几位演职编撰人员要求到施工现场去看看,想观察了解部队施工的实况,搜集一些真实、感人的素材,使慰问演出能更贴近部队生活。


我们走进滴水成冰的又长又暗的奎先隧道,隧道内的坑道四周到处是犬牙交错、险恶危石,那若明若暗、闪闪烁烁的灯光,照射在那龇牙咧嘴的怪石上,给人一种阴森可怕的感觉。洞外的高原寒风又不停地往洞里灌,把整个导坑冻成了“水晶宫”,显得更加阴森寒冷。尽管洞内异常寒冷,在现场施工的官兵们却没有一个退缩的,他们是个个勇往直前,干得热火朝天。我们看到,有的风枪工双手被冻得失去了知觉,但他们手中的风枪钻速不减,仍然在奋力地向大山钻去。那出碴、运碴的战士,推着斗车来回奔跑,眉毛、鬓角结满了冰凌。战士们手脚冻烂了,耳朵冻肿了,也没有听到哪个战士喊一声苦。再看看战士们身上穿的工作棉衣、棉裤,早已被洞内的滴水打湿,在寒风的吹打下,件件都被冻成冰铠银甲。慰问团的夏团长走到几个推斗车的战士跟前,问他们:“苦不苦,累不累?”战士们说:“说不苦不累是假话,但为了早日修通南疆铁路,让党中央和毛主席放心,让边疆人民能早日过上好日子,再苦再累也值得。”战士们火热的语言打动着慰问团每个演职人员的心,他们立意要把在工地上搜集到的这些真实、感人、宝贵的素材搬到舞台上,要用自己的歌舞去颂扬这些无私无畏的战士。

在当天下午的排练和晚上演出时,我留意到,歌舞团的演职人员不管是排练还是演出,都是那么认真、那么执着。记得有一位正在发高烧的演员,为了歌颂战士们抗严寒、斗缺氧、战顽石、抢任务的生动场面,他坚持带病参加排练演出。在排练战士们受伤不下火线、带着伤疼跪地扒碴的动作时,他反复演练多次,膝盖磨破了,手指冻僵了,也不肯休息。晚上演出时,他又是那么执着,把战士们苦战天山、不怕牺牲、勇夺胜利的精神一丝不苟地演示出来,博得台下官兵们的阵阵喝彩。

我被演员们的精湛表演而深深地感动。我走到夏团长的跟前,说:“你们演得太感人了。”夏团长说:“这还得感谢来自施工第一线的指战员们,没有他们真实的生活,任何编导也难以杜撰,演员们也不会演得那么动情。”

 


铁道兵杂技团的演员们到二十三团驻地为官兵们表演精彩节目

1976年第三季度,南疆铁路施工进入攻坚阶段。为了配合部队施工,鼓舞战斗在南疆铁路施工第一线广大指战员的斗志,铁道兵领导带着铁道兵女子篮球队和慰问品来到了南疆线。

铁道兵女子篮球队当时是全国有名的甲级篮球队,曾在全国女子篮球赛中取得前四名的成绩,这次她们能到南疆线进行慰问表演赛,可算是战斗在南疆线上的铁道兵广大指战员的福气。

铁道兵女子篮球队到了南疆线后,从天山阿拉沟口铁道兵五师师部开始,一直表演到铁道兵六师师部所在地库尔勒市。他们一路上除进行慰问表演赛外,还与各师、团的男子篮球队进行友谊比赛。从五师师部开始,她们一路所向披靡,战无不胜,先后将五师师直男子篮球队和二十一团、二十二团、二十四团、二十五团的男子篮球队打败。可在五师最后一场比赛,却败给了二十三团男子篮球队。她们的战败,不是因她们的球技不好,而是她们对地处3000多米的奎先达坂的高赛缺氧环境极不适应。别说她们来到这里是进行篮球比赛,就连说话、走路都很费劲。

记得那天是1976916日下午,铁道兵女子篮球队要在二十三团机关篮球场上与二十三团男子篮球队进行一场友谊比赛。二十三团出场的队员有:后勤卫生队指导员杞开甲、后勤材料股助理黄火贵、司令部作训股技术员陈凯、团直机关食堂司务长郭新华和政治处群工股股长吕良民,担任球赛解说的是团直卫生所军医楚天一。在比赛中,上半场铁道兵女子篮球队的队员们体力还行,再加上她们的球技精湛,结果以超出10多分的优势战胜了二十三团男子篮球队。可进入下半场后,铁道兵女子篮球队队员们的体力渐渐支撑不住,缺氧使她们的步伐减慢了许多,已适应高原气候的二十三团男子篮球队队员们却越战越勇,最终竟以超出铁道兵女子篮球队6分的战绩赢得了这场比赛。

197781日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五十周年的日子。为了庆祝“八一”建军五十周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派出拥军慰问团来到了铁道兵军营,并派来了新疆民族歌舞团为正在南疆铁路施工的铁道兵指战员们慰问演出。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民族歌舞团维吾尔族演员在奎先达坂上跳起“麦西来甫”舞。

新疆是个多民族的地区,也是全国闻名的“歌舞之乡”,自古以来,新疆各少数民族就有“能歌善舞”的美称。

新疆民族歌舞团来到驻扎在天山奎先达坂的铁道兵二十三团后,总是歌舞不停,他们走到哪里就唱到哪里、舞到哪里,歌声不断,舞蹈翩翩。他们在舞台上要跳,在招待的宴席上也跳,到基层连队为战士们洗衣服做好事也要跳。记得,新疆民族歌舞团中有个著名的舞蹈艺术家叫阿依布拉,她曾经到过20多个国家表演新疆舞蹈艺术。197781日,年近五十的阿依布拉也跟着慰问团爬上了海拔3000多米的奎先达坂。当天晚上,阿依布拉在舞台上表演了既优美大方、又热情奔放的《摘葡萄》《欢迎大军进疆来》等舞蹈,至今,她那美丽的舞姿都让我难忘。

 新疆民族歌舞团中,有几位美丽大方的维吾尔族姑娘,她们特别擅长跳新疆著名的“麦西来甫”舞。“麦西来甫”在新疆维吾尔族群众中,是以歌舞和民间娱乐融为一体的娱乐形式,以舞为主,配以歌唱,节奏明快,热情奔放,舞者随着高昂热烈的舞曲变换各种舞姿,舞蹈的动作轻巧优美,旋转翩跹。

新疆吐鲁番演出慰问团到奎先隧道口与铁兵同乐

81日晚上,慰问演出结束后,民族歌舞团的几位维吾尔族演员邀请我们宣传股几位宣传干事到部队民族十七连去联欢,我们也不好拒绝,就和他们一起来到民族连。在午夜联欢中,我们宣传股几位干事在歌舞团几位女演员和民族连队维吾尔族战士的邀请下,也跳起了“麦西来甫”。开始跳“麦西来甫”时,我们还掌握不住舞蹈的要领,只是踩着舞曲跟着乱跳;后来在他们的指点下,才逐渐找到了一点感觉,我们扬手顿足,居然也有一点“麦西来甫”的味道。记得,在当时欢快的舞池中,一位维吾尔族女演员往地上丢了一朵玫瑰花,又茫然地向刚刚学会跳“麦西来甫”舞的刘作伦干事瞪上一眼,示意让他用嘴将玫瑰花叼起来,再送给她。刘作伦同志在一位维吾尔族战士的指点下,一个箭步冲过去,单膝着地,弯下腰,真的用嘴将玫瑰花叼了起来,又殷切地望着那位丢花的维吾尔族女演员,女演员扭过身子低头不语,刘作伦同志又执著地追了过去,直到女演员作含羞状收下那朵玫瑰花。这一动情表演引起了我们在场所有人的一阵大笑。

也就是这场民族联欢会,使我学会了“麦西来甫”舞,也使我对新疆少数民族风情着了迷。那场民族大联欢,至今让我难以忘怀。


2007年2月,陈凯(左2)、陶福星(左3)与当年赴天山慰问演出的原铁道兵文工团演员、杂技表演艺术家刘全和(左1)刘全利(左4)在安徽宿州合影。

 

 



全部评论(0)
  • 铁兵生涯我和我的卫生队作者/卢桢   八一期间,战友圈里又热闹起来,大家纷纷回忆往事,追忆似水年华。对于我们这些在部队大院里长大的孩子来说(原谅我在这里用了孩子,因为对于部队,我们永远都是她的儿女)..

    浏览:11次 评论:0
    2018-08-22 10:02
  • 1958年的夏天,有一对母子跟着一支建设队伍,不远万里,肩负着支援福建建设的伟大使命,从大西北奔赴小三明,参与开辟了三明重工业基地的建设。  他们就是福建省第一建筑工程公司的前身(简称“省一建”)——原建..

    浏览:6次 评论:0
    2018-08-22 09:57
  • 铁道兵用他们的双手构架起了新中国通往现代化的通途。在历史关头总是紧随国家的发展潮流,做发展的排头兵。三公司工会组织开展了铁道兵寄语互动活动,下面请大家跟随小编的脚步,一起欣赏老铁道兵和青年员工之间的亲..

    浏览:9次 评论:0
    2018-08-22 09:51
  • 铁道兵的点滴回忆作者|刘建军  编辑|邓龙年迈的母亲终于学会使用微信后,要求传几张我所在工区的照片给她看看,父亲在铁路系统工作了一辈子,加之我退伍后也进入了铁路上班,以至母亲有很深的铁路情结。父亲去..

    浏览:8次 评论:0
    2018-08-22 09:49
  • 军旅生漄(之九)李树海第九章  抽调师部     1982年3月,我被抽调到师军务科保..

    浏览:22次 评论:0
    2018-08-21 17:31
  •                           &n..

    浏览:29次 评论:0
    2018-08-21 08:40
  •                         &nbs..

    浏览:19次 评论:0
    2018-08-21 17:30
  • 军旅生漄(之六)李树海第六章  赴滇参战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到了1978年底..

    浏览:17次 评论:0
    2018-08-21 17:30
  • 军旅生漄(之五)李树海                    &nb..

    浏览:20次 评论:0
    2018-08-21 17:29
作者专栏
  • 河边草

    注册时间:2007-10-29 06:52

  • 老田地

    注册时间:2010-08-14 19:11

  • MM听雨

    注册时间:2008-05-25 11:38

  • kss

    注册时间:2007-11-03 21:42

  • 2604746963

    注册时间:2013-01-18 16:03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1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