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作品:《天山情•“天山雄鹰”毛学汉》(陶福星主编)
2018-06-13 06:41:32 作者: 来源: 浏览:237次 【

写的是率二十三团官兵穿越奎先隧道的团长毛学汉。

团级指挥员不好写。高级干部有些神秘,有料可曝;最基层的连长、营长,同战士一起掰腕子、扛枕木,透着亲热劲;团长,七品,是个官儿,一段路、一座桥与隧,都在肩上扛着,到工地转悠转悠,与战士握握手,解决个施工难题儿,也没有故事,这样的文章乏味,很难吸引人。

但作为全本《天山情》,我不能落下这位可亲可敬、完成任务功高的团长。

推介“毛学汉”,就是向全体铁道兵团长致敬!


毛学汉1947年当铁道兵,解放战争、抗美援朝,烽火岁月出生入死抢修铁路;成昆、襄渝、南疆等,铁道兵重要铁路干线奉献青春的血汗。奎先隧道是军旅生涯最后一仗。他的经历,就是许许多多团级指挥员的人生历程。看看他的小事情,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我们曾经熟悉的团长、政委:

首先踏勘新工点,陶福星用了我们熟视无睹的词“摸清”,品味很有意思。毛团长——“饿了,啃口凉馒头;渴了,就吃把冰雪;脚跑肿了,脸冻烂了,手冻裂了,耳朵冻得直淌脓,坚持着……”

雪灾,毛团长率机关干部到连队慰问,雪地里“一步一个喘”,还要不停地用豪言壮语鼓舞别人,生怕年轻人坚持不住……

靠前指挥,毛团长打起背包吃住在工地。1974年奎先隧道施工不足100天,他蹲点80多天;1975年蹲工地260多天。三十多公里的奎先达坂上,从东头到西头,一天来回不停地跑……

宣传股写二十三团领导干部带领指战员大战奎先隧道的典型材料,准备报送上级机关。毛团长严厉地说:“现在战斗刚打响,许多事情还没做好,怎么能向上级报送团领导的典型材料?这么大的工程,领导不去想、不去干,不起模范带头作用,任务怎么完成?搞宣传的要多宣传一线官兵,多帮基层解决实际问题。”

1976年,毛团长转业离队,送行的队伍站满了团机关道路两旁,毛团长和战友们一一握手,他哭了,送行的人都哭了……

也是铁道兵队伍独有的“感情”:

毛团长离开部队6年后,陶福星因公出差探望担任县大常委会主任的毛团长。毛团长“亲手切开红瓤黑籽的大西瓜,并一块块送到我手中,又安排老伴特意炒上几个菜,留我在家中吃晚饭。饭后,我要回县招待所住,可老团长非要我留在他家中住宿。夜深了,我们没有困意,攀谈着、叙说着……”

听陶福星介绍:毛团长早几年已过世了。

“天山雄鹰”毛学汉

陶福星


在天山奎先达坂筑路的工地上,有一名被指战员们称之为天山雄鹰的人,他就是曾经率领铁道兵二十三团指战员战成昆、援襄渝、建南疆,屡建功勋的老团长——毛学汉。

1947年秋,在硝烟弥漫的解放战争中,刚刚19岁的毛学汉从他的家乡安徽省广德县毛家湾与几名热血青年一起奔赴到大别山,在刘邓领导下的中原野战军六纵二十旅五十九团当上了一名解放军战士,并随部队参加了残酷激烈的中原之战、鲁东南之战、淮海之战。

19495月,他由野战作战部队调到组建才一年的铁道兵部队(当时叫铁道纵队),当上了一名汽车驾驶员。在解放战争后期,他和战友一起投入紧张的战时铁路抢修战斗,先后参加过津浦铁路、陇海铁路抢修。1952年,入朝参战,驾驶战车驰骋在抗美援战的战场。1954年从朝鲜回国,随部队转战大江南北,修建了一条又一条钢铁大道,并从一名基层干部调入师机关当上了一名军务参谋。1969年,他从铁道兵五师军务科科长的岗位上调任二十三团任参谋长,1970年又担起了二十三团团长之责。

1956年,毛学汉授大尉军衔时留影

1973年年底,部队转场参加南疆铁道建设,作为一团之长的毛学汉,带领首批进疆人员进入新区——天山奎先达坂。

为了布兵摆阵和摸清新区的地质、水源、交通、气候等情况,他冒着零下三四十度的严寒,顶着七八级的刺骨寒风,忍受着让人难以喘气的高山缺氧和肠胃炎带来的病痛,在海拔3000多米高的冰达坂上,饿了,啃口凉馒头;渴了,就吃把冰雪;脚跑肿了,脸冻烂了,手冻裂了,耳朵冻得直淌脓,他坚持着,终于在最短的时间内,摸清和掌握了新区的基本情况。

 19746月中旬,第四批进疆部队还没来得及安营扎寨,就遭遇一场暴风雪。大雪下了三天三夜,部队营房周围及道路上到处都积满了1米多厚的白雪,从机关到各营、连队的道路被封死,车辆无法通行,有些刚进疆的连队出现了断粮、断炊,告急电话一个接一个。

618日,毛学汉团长带领一支救援队伍赴二、四营受灾点,副政委钱新才带领另一支救援队伍到一、三营受灾点。我当时随毛团长率领的救援组去二、四营受灾点,在赴二、四营的路上,由于大雪把道路封死,车辆无法通行,我们只好踏着齐膝的积雪,一步一步向二、四营驻地走去。当时,我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在高寒缺氧的山野雪路上,走起路来都气喘得不行,年龄已近50,身上又患多种疾病的毛学汉团长一步一个喘,还要不停地用豪言壮语去鼓舞我们,生怕我们坚持不住。从团机关到二、四营驻地,只有十多公里的路程,我们却行走了三四个小时才到达。到了二、四营部队驻地,毛团长就马不停蹄地走向受灾的连队,安抚那些受雪灾困好多天的官兵们,帮助他们解决因雪灾带来的各种困难。

为了促进奎先隧道快速施工,部队党委决定,组织指挥向前靠,要在施工现场设立指挥所。

指挥向前靠,团长要先行。从奎先隧道开工的第一天起,毛学汉团长就打起背包吃住在工地。在工地上,毛团长同战士们同吃一锅饭,同喝一桶水,跟班作业,实行指挥在洞内,思想工作在洞内,解决问题在洞内。1974年奎先隧道正式施工不足100天,毛团长在工地上蹲点80多天;1975年,他又在工地蹲上了260多天。为了促进工程进度,提高工效,在长达三十多公里的奎先达坂上,毛团长从东头到西头,一天要来回不停地跑。

奎先隧道开工初期,就遇到了冰夹沙石的千年永冻层。施工中,战士们手中的风枪钻杆不知被卡断了多少根、钻头不知被卡住了多少个。毛团长得知这一情况后,就在工地上召开由技术人员和施工连队干部、战士参加的“诸葛亮会”,研究解决问题的办法,最终采取了一种“热水速熔冰疙瘩,快速拔杆向外拉,速装炮药快爆破”的方法,将1000多米的永冻层攻克。

1975年4月,团长毛学汉(左)与政委闫宗文(中)、副政委贾志德(右)在奎先遂道进口指挥部留影.

随着隧道的开挖不断进尺和冷空气的不断入侵,隧道阴森酷寒,到处挂满了冰凌,整个洞内犹如一个“水晶宫”,战士们身上穿着的工作棉衣被张牙咧嘴的顽石和峰尖如锥的冰凌划破后,露出团团的棉絮,洞内渗出的滴水打湿了战士们身上的棉衣,被滴水浸透的工作棉衣在冷风寒气吹打下,结上了厚厚的一层冰甲。

毛学汉团长见到这些无私无畏的战士身穿着赤露棉团的“冰盔银甲”日夜战斗在开挖隧道的工地上,心中很不是滋味。他找到后勤处负责军需供应的同志,责成他们要尽快给每个施工连队增设一间烘干房,让战士们穿上干燥的衣裳去劳动,同时让他们多发几件工作棉衣给一线施工人员。

1975年9月,毛学汉团长(三排左十)在二十三团汽车训练队汽训结束后,与教练员、新驾驶员在天山合影留念.

他从师机关调到二十三团任团长之后,我们宣传股的人总认为他会和其他从大机关下来的人一样,要抓“典型”、树“标兵”。为此,我们宣传股今天一个“典型”、明天一个“标兵”的材料递到他的手。毛团长拿到材料看也不看,还批评我们。

19756月,宣传股写了一份关于二十三团领导干部如何带领全团指战员大战奎先隧道的典型材料,准备报送给上级领导机关。毛团长说:“现在开挖奎先隧道的战斗才刚刚打响,许多事情还没做好,怎么能向上级报送团领导干部的典型材料?再说,这么大的工程,领导干部不去想、不去干,不去起模范带头作用,这任务怎么完成?”一顿批评后,他又说:“你们搞宣传的,不要只管写经验材料,要下到基层,多宣传那些战斗在第一线的官兵,多帮助基层解决一些实际问题。”

 

 1975年10月,时任二十三团团长毛学汉夫妇与政治处干部彭灿贵(左一)、陶福星(左四)在天山奎先达坂留影。

1975年底,毛学汉团长因年大体弱和身患肠胃炎、冠心病、高血压等多种疾病,被组织上安排转业回地方工作。当毛团长接到转业的通知后,他流泪了,他多么想和同志们一道继续战斗,等把奎先隧道打通、南疆铁路通车后再走啊!

1976年元月5日,是毛团长离队的一天。这天,送行的队伍站满了团机关道路的两旁,毛团长走到送行的队伍前,和战友们一一握手,并发出了肺腑之言:“我走了,将要到新的岗位去工作,我期盼你们早日打通奎先隧道,我等待你们的好消息……”毛团长哭了,送行的同志都哭了。那一天,是在一片哭泣中送走了老团长——战士们的知心人。

1975年5月,时任团长毛学汉在团奎先遂道首次庆功会上做总结发言。


19818月,组织上让我到安徽做部队转业干部安置移交工作,我借工作之机,特意前往安徽广德县去看望他。这时,他已在广德县人大常委会主任的岗位干了6个年头。

老团长见到昔日的部下,不知有多激动。他亲手动刀切开那红瓤黑籽的大西瓜,并一块块送到我手中。又安排老伴特意炒上几个菜,留我在家中吃晚饭。晚饭后,我要回县招待所去住,可老团长怎么也不肯,非要我留在他家中住宿。

那一夜,我们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谈论着部队、谈论着战友、谈论着南疆线、谈论着许许多多的往事……记得当时,他向我询问最多的话题就是奎先隧道是什么时候打通的?牺牲了多少人?部队原先的几位团职干部现在情况怎样?他们现在哪里?警卫排的小曹(曹新建)怎样……

我告诉他,他当年的警卫员曹新建同志在下连任职副连长时,在一次工程事故中,负了重伤,双眼失明了。老团长听到后,心里很难过,眼眶里渗出了泪花说:“多好的小伙子,他跟了我6年,我们还是有感情的……”

夜深了,我们没有任何困意,就这样攀谈着、叙说着……

 

  1974年11月,毛学汉团长(左一)和新疆日报社记者团在天山合影。



全部评论(0)
  • 中国是基建大国,铁路是国家的重要基础设施、大众化的交通工具,在中国综合交通运输体系中处于骨干地位。中国地域辽阔、人口众多、资源分布不均,所以经济、快捷的铁路普遍占有更大的优势,成为一种受广泛使用的运输..

    浏览:27次 评论:0
    2018-10-17 19:56
  • [原创首发]莫道桑榆晚人间重晚晴一一记《白浪情》网友群重阳节线下活动原铁道兵11师/李郎杰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     “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     ..

    浏览:21次 评论:0
    2018-10-17 19:53
  • 和静零距离讯(通讯员:蒋维)“有人么?有人在么?”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破了午后的宁静,工作队副队长魏新学闻声赶忙跑了出去。“你好,我叫敖建明,是一名退伍的铁道兵,我和当年一起入伍的老战友们从四川、重庆赶..

    浏览:19次 评论:0
    2018-10-17 19:50
  • 祝愿铁道兵老战友重阳节安康快乐     原创作者/长乐铁道兵(林锦)祝愿铁道兵老战友重阳节安康快乐(祝)愿今朝又重阳,(愿)望朝暮两光芒。(铁)骨铮铮趟岁月,(道)道轨迹系衷肠。(兵)至如归再..

    浏览:24次 评论:0
    2018-10-17 19:48
  • 为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各家卫视纷纷选择献礼剧登陆荧屏,不少现实主义新剧将播出。其中,有三部剧值得关注:黄晓明、殷桃、秦海璐联袂主演的情感剧《你迟到的许多年》,带你走进改革开放浪潮下的起起伏伏;黄轩、..

    浏览:51次 评论:0
    2018-10-17 19:48
  • 1948年在解放战争的炮火中一张与中国铁建命运与共的报纸诞生了1948年10月15日铁道纵队政治部《铁军》报创刊从诞生那天起这张报纸就凝结着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关怀毛泽东主席先后题写《铁军报》《铁道兵》的报头这是一张..

    浏览:39次 评论:0
    2018-10-16 21:06
  • 戈壁滩上,那座祿色的军营一一大漠情之一  文/沈子友(四师)1975年春,铁道兵第6师奉命进疆,修建南疆铁路,师部设在南疆重镇库尔勒市。当地政府和人民盼望铁路早日修通,张开双臂欢迎这支来自远方的铁道兵部队..

    浏览:28次 评论:0
    2018-10-16 21:05
  • 1948年在解放战争的炮火中一张与中国铁建命运与共的报纸诞生了1948年10月15日铁道纵队政治部《铁军》报创刊从诞生那天起这张报纸就凝结着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关怀毛泽东主席先后题写《铁军报》《铁道兵》的报头这是一张..

    浏览:54次 评论:0
    2018-10-16 20:46
作者专栏
  • 河边草

    注册时间:2007-10-29 06:52

  • 老田地

    注册时间:2010-08-14 19:11

  • MM听雨

    注册时间:2008-05-25 11:38

  • kss

    注册时间:2007-11-03 21:42

  • 2604746963

    注册时间:2013-01-18 16:03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