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 夜 运 输 (相 声)
2018-06-13 06:53:07 浏览:186次 【

  雪  夜  运  输
  (相   声)
  89315部队宣传队  杨景林


  甲:你说跑汽车的公路像什么?
  乙:公路像什么?公路就像??像??
  甲:汽车像什么?
  乙:汽车???公路???不知道。
  甲:连这么简单的问题你都答不上?
  乙:那你说像什么?
  甲:要我说这公路就像??公路呗。
  乙:废话!
  甲:汽车就像汽车!
  乙:跟没说一样。
  甲:我们班长跟我说的可不一样。
  乙:他怎么说的?
  甲:他说公路像盘山金链,汽车像链上串珠儿。
  乙:像!像!
  甲:公路像林海里的航线,汽车像浪里飞舟。
  乙:像!像!
  甲:公路像我们的千里战线,汽车像我们的钢铁战马。
  乙:像!像!
  甲:公路像水泥马路,汽车像纺线车子。
  乙:像??什么?汽车像纺线车子?
  甲:这是我说的。我们大兴安岭那地方,春夏冰雪融化,我们就在水泥路上跑车。
  乙:水泥路好啊!
  甲:好什么?路上除了水就是泥——水泥路!
  乙:咳!这么个水泥路啊。
  甲:秋冬冰雪覆盖,路面冻得跟水泥板似的,又硬又滑,上坡下坎动不动就“掉腚”打滑。
  乙:是呀。
  甲:我们的车春夏常在泥水里“打误”,秋冬常在冰雪里“打误”。一“打误”,你看吧,车轮子就像纺车子似的,光转不动弹。“嗡??嗡??嗡嗡??”
  乙:纺开线了。
  甲:不瞒你说呀,我刚开车的时候,确实有些前怕狼后怕虎的。
  乙:在大兴安岭开车有点儿脚后跟挂手榴弹——悬的扔的。
  甲:经过班长的教育帮助,我才消除了顾虑,为革命开车无所畏惧。
  乙:说了半天,你们班长是谁呀?
  甲:我们班长你都不认识?他就是那“汽车”呀!
  乙:“汽车”?汽车是你们班长?
  甲:啊。他姓高,名飞鹰,人称“汽车”。
  乙:噢,“汽车”是大家对班长高飞鹰的敬称啊。
  甲:你别说,班长可真像汽车似的。
  乙:怎么个像法呢?
  甲:他两只大眼睛就像那车灯似的。
  乙:锃明瓦亮。
  甲:他的腿就像车轮子似的。
  乙:不停向前。
  甲:肩膀就像车厢似的。
  乙:勇挑重担。
  甲:心里就像有个大发动机似的。
  乙:发热发光。
  甲:脑袋里就像有个方向盘似的。
  乙:沿着毛主席革命路线前进。
  甲:他就像我似的。
  乙:??什么?像你似的?
  甲:我是说他像我一样,是个普通党员,可是在各方面又都是我学习的榜样。
  乙:噢。听你这么一说,高班长的先进事迹一定很多。
  甲:那还用说。要讲他的事迹呀??
  乙:能讲多长时间?
  甲:我跟你一点儿都不吹牛,“小的溜”的也得半年吧。
  乙:好家伙。那你就讲最生动的。
  甲:都挺生动。
  乙:那你就讲最精彩的。
  甲:都挺精彩。
  乙:那你就讲与你有关的最生动、最精彩的一件事。
  甲:就讲那次我跟班长雪夜运输的事吧。
  乙:好!就讲雪夜运输。
  甲:那天晚上九点钟,班长和我接受了一项紧急任务。
  乙:什么任务?
  甲:我们一营修的流冰河大桥,明天就要进行三号墩灌注,水泥不够了。我们必须在明早七点之前,把四吨水泥送到大桥工地。
  乙:有多远的路程?
  甲:三百多公里。
  乙:十个小时,三百多公里,没问题。
  甲:没问题?
  乙:每小时跑三十多公里有什么困难的。
  甲:困难正经不少啊。
  乙:都有什么困难?
  甲:那天晚上下雪。
  乙:下雪怕什么?
  甲:大兴安岭的雪和别的地方不一样啊。
  乙:有什么不一样的?
  甲:这儿的雪是白的。
  乙:哪儿的雪不是白的?
  甲:我是说这的雪大。那雪片子,小的像树叶子,大的能有个万八千里的。
  乙:啊?!万八千里的?
  甲:啊,漫天皆白呀,把整个大兴安岭都盖得严严实实的。
  乙:噢,你说的是积雪。
  甲:对,雪积得深哪。
  乙:有多深?
  甲:没肚子。
  乙:嗬,这也太深啦。
  甲:没脚肚子。
  乙:脚肚子?那也不浅。
  甲:天也黑得厉害,看不着鼻子。
  乙:什么?
  甲:俩人走碰头了,都看不着对方的鼻子。
  乙:是够黑的。
  甲:不光黑,还特别冷。
  乙:气温多少度?
  甲:反正是零上。
  乙:零上?这叫冷吗?
  甲:我说的是驾驶楼里。
  乙:嗐!外边儿呢?
  甲:零下四十多度。
  乙:嗬!是够冷的。真别说,你们这次出车困难是够多的了。
  甲:困难多怕什么?你听听我们班长是怎么说的。
  乙:怎么说的?
  甲:“我们汽车兵,勇敢又坚强,为了革命拉重载,驰骋林海运输忙。不怕雪大天气冷,战士胸中有朝阳。不怕天黑路途险,毛泽东思想指方向。”
  乙:说得好!
  甲:(唱)啊——
  乙:这怎么还唱上了?
  甲:我给班长的诗谱上曲儿了。
  乙:啊。那就唱唱吧。
  甲:啊——豪情似火志如钢,千难万险无阻挡。咱用飞转向前的车轮子,把钢铁长龙引进边疆!“嗡——”
  乙:这是怎么了?
  甲:我们开车出发了。
  乙:啊。
  甲:你看我们的汽车,如猛虎扑上山岗,似雄鹰掠下峰峦。车灯像利剑,剌透夜幕雪幔。车笛像号声,震荡老林深山。啊,公路是工地的血管,汽车汇成了血液的波澜。
  乙:嘿!真有诗情画意呀。
  甲:才跑了一百来公里,就遇上了第一道难关。
  乙:怎么啦?
  甲:二营开的老鹰砬子大拉沟放了中炮,把路给堵死了。
  乙:得,别走了。
  甲:别走了?班长说:“我们要学习大庆工人创造条件也要上的革命精神,困难面前有战士,战士面前没困难。有毛泽东思想为我们指引方向,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
  乙:对!那就快走吧。
  甲:走?路堵得严严实实,我们的汽车长翅膀飞过去呀?
  乙:这??那就别走了。
  甲:别走了?一营大桥急需这四吨水泥,我们不走了,你把水泥给背过去吧。
  乙:那你们??你们到底怎么办吧?
  甲:我有办法。
  乙:什么办法?
  甲:回去。
  乙:回去呀?
  甲:班长可同意了。
  乙:可也是,前面的路堵死了,不回去怎么办?
  甲:就是嘛。我们的汽车要像飞机一样就好了,“呜”的一下就从上面飞过去了。
  乙:幻想。
  甲:班长说:“对,我们飞过去。”
  乙:什么?从上面飞过去?
  甲:从下面飞过去。
  乙:??从下面怎么飞呀?
  甲:从山下绕过去。
  乙:这么说山下还有一条路?
  甲:没有。
  乙:那怎么绕啊?
  甲:汽车退下老鹰砬子,班长一声令下: “下河!”
  乙:下河?
  甲:山下有条冰河,班长果断决定:从冰上走,绕过老鹰砬子。
  乙:嘿!班长真有办法。
  甲:就这样飞过了老鹰砬子,汽车又上了公路,风驰电掣般地向前冲去。
  乙:冲破了第一道难关。
  甲:“吭!吭!吭!嗡——”
  乙:你这是怎么了?
  甲:汽车“打误”了。
  乙:怎么误住了呢?
  甲:这地方叫黑瞎子嘴,路本来就坑坑洼洼的,现在积了这么厚的一层雪,汽车在一个雪坑里打开误了。
  乙:那就快想办法开出来吧。
  甲:我踩下离合器,换上一档,一踩油门,“嗡——”
  乙:出来了。
  甲:动了一下。
  乙:动一下管什么用?出没出来?
  甲:告诉你,我那汽车轮子上带着防滑链。防滑链就是防止打滑的链子。
  乙:废话。到底出没出来呀?
  甲:告诉你,我那汽车挂上倒档就后退……
  乙:别说了。我问你出没出雪坑?
  甲:都陷没轴了。我前进后退什么法儿都使了,就是开不出来。
  乙:那怎么办呢?
  甲:班长的意见是挖。
  乙:噢,挖雪开路。
  甲:我的意见是等。
  乙:等什么呀?
  甲:你想想车陷得深,雪坑又长,挖也够呛出来。再加上风大雪猛,刚挖开又给埋上了。所以,只好等路过的车救援我们了。
  乙:坐等救援?
  甲:班长说:“我们不能等。今晚风雪大,路过的车一定很少。现在时间已经很紧了。为了按时完成任务,我们就是扛,也要把车轮子扛过去!”
  乙:说得好!
  甲:班长拿出铁锹就干上了。车灯光里,你看他腾云驾雾,飞花撒玉,披上了银盔银甲,变成了太白金星。
  乙:你等等。那腾云驾雾??
  甲:雪花儿在他身边儿打旋儿,雪浪在他脚下翻滚,就像腾云驾雾了一样。
  乙:啊。那飞花撒玉??
  甲:班长手中的铁锹银光闪闪,锹起雪花飞,如同撒玉粉儿。
  乙:还真有点儿意思。那银盔银甲呢?
  甲:他浑身上下落满了雪花儿??
  乙:就如同披上银盔银甲一般。那怎么变成太白金星了呢?
  甲:他从头到脚披冰裹雪,不比那太白还白呀!
  乙:噢。应该说班长的形象像金星似的,闪闪发光。
  甲:在班长的带动下,我也来了劲儿。班长不是常说,“困难纵有九十九,难不住战士的一双手”嘛。干!
  乙:这就对了。
  甲:我们挖一点儿,向前开一点儿,终于冲出了黑瞎子嘴。
  乙:好!冲破了第二道难关。
  甲:注意!
  乙:注意什么呀?
  甲:到滚兔子岭了。
  乙:滚兔子岭?怎么叫这个名呢?
  甲:这才是名副其实呢。我从这儿走过一次,给它编了段“顺口溜”。
  乙:怎么编的?
  甲:滚兔子岭,飞天外,三十六弯十八拐,摔死兔子愁死鹰,就是苍蝇落上也得滑下来。
  乙:嗐!这也太玄了。
  甲:我这是形容滚兔子岭山高路险哪。
  乙:这岭有多高啊?
  甲:有??这么高吧。
  乙:啊?!
  甲:班长说:“再险的路也挡不住咱的车轮子,再高的山也在咱的车轮子底下!”
  乙:真是壮志压倒万重山哪!
  甲:来,咱俩换换。
  乙:换什么?
  甲:班长要亲自开车上岭。
  乙:危险时刻冲在前。
  甲:班长开着车,一会就到了“十八拐”。
  乙:十八拐?
  甲:这是滚兔子岭最险要的地段,接连有十八个急转弯。白天好道,从这儿过都相当危险。现在,天黑风大,雪厚路滑??
  乙:从这儿过就更危险了。
  甲:哎呀!太危险了!再这样往上开,非掉下山去不可!
  乙:那可怎么办呢?
  甲:不行!我??我得下车!
  乙:啊?!你要当逃兵?
  甲:乱扣帽子。我下去是为了给班长探路。
  乙:噢,到前面当向导。
  甲:“往右打!再打!好!”“回舵!回舵!哎哟!”呜——乙:这是怎么了?
  甲:我光顾着指挥车了,脚下一滑,“哎哟”一声摔倒在雪地上,“呜”的一下子,就滑下山去了??
  乙:哎呀!
  甲:就听班长在上面喊我:“小张!小张——”
  乙:小张——
  甲:哎——
  乙:还活着哪。
  甲:废话。
  乙:你掉在哪儿啦?
  甲:“班长!我在山腰上攀杠子哪!”
  乙:攀杠子?
  甲:山腰上的一个大松树枝子把我给挡住了,我就攀到它上面去了。
  乙:那你可怎么上来呢?
  甲:“小张,你再坚持一会儿,我马上下去救你!”唰——下来了。
  乙:班长下来了?
  甲:我眼泪下来了。
  乙:受感动了。
  甲:没法不受感动。班长冒着风雪严寒,在上面绑好绳子,又冒着生命危险,顺着绳子下到我面前,用绳子给我捆绑好,他先攀绳子上去了。
  乙:他先上去了?怎么没让你先上呢?
  甲:我手脚都冻麻了,怎么攀哪?他先上去好往上拽我。
  乙:真是个好班长啊!
  甲:班长在上面拉,我在陡壁上蹬,好不容易上来了。
  乙:好!
  甲:可我上来了,班长又掉下去了。
  乙:啊?!班长掉下去了?
  甲:班长帽子掉下去了。
  乙:嗐,吓我一跳。
  甲:我连忙摘下帽子:“班长,你戴这个。”“还是你戴吧。”“你戴吧。”“你戴吧。”“班长你别戴了,还是我戴吧!”
  乙:什么?你这像话吗?
  甲:我戴上帽子就下了车。班长一看就急了:“不行!你得把帽子给我!”
  乙:这??这是怎么回事呀?
  甲:外面风狂雪猛,零下四十多度,不戴帽子非把耳朵冻掉了不可。
  乙:那??
  甲:驾驶楼里无风无雪,加上发动机、水箱散发出来的热量,可比外面暖和多了。
  乙:那倒是。
  甲:我们抢帽子戴,实际上就是抢在外面探路指挥车的任务。
  乙:啊,你们这是在争挑重担。
  甲:班长抢去了帽子,给我把大衣领子立了起来,并扣好了扣子。
  乙:体贴入微呀。
  甲:在班长的指挥下,在班长精神的鼓舞下,我开车来到最后一个拐。
  乙:快到山顶了。
  甲:不好!我们的车打滑了。
  乙:怎么打滑了?
  甲:陡坡上有个大冰包,车一上去就打滑了。接着就向悬崖边上滑去了。
  乙:哎呀,快踩刹车呀!
  甲:踩了,连手制动都搂了,下滑速度慢了下来,可还是往下滑呀!
  乙:那可怎么办哪?
  甲: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班长一个箭步窜到车后??嘿!车在悬崖边上停住了。
  乙:真险哪!
  甲:我急忙下车,到后面一看——哎呀,班长!
  乙:班长怎么了?
  甲:班长用大衣掩住了左轮,用一块大石头掩住了右轮,他趴在地上,用肩膀顶住了那块大石头。我大喊一声:“班长,你顶住!”
  乙:你呢?
  甲:我跑了。
  乙:啊?你跑了?
  甲:我跑到驾驶室,拿出两块防滑三角木,把车给掩住了。
  乙:这还差不多。
  甲:我一看,班长手上、脸上都蹭出血来了。
  乙:快包扎一下呀。
  甲:班长说:“不用包了,快做手术吧!”
  乙:哎呀,班长一定是受了重伤!
  甲:“给公路做手术。”
  乙:给公路做手术?怎么做?
  甲:先开刀,再上药。
  乙:给公路开刀上药?没听说过。
  甲:就是先用镐把路上的冰刨开,这是开刀;再用锹垫上一层砂土,这就是上药,车上去就不打滑了。
  乙:噢,修路。
  甲:我们的车终于开上了滚兔子岭。
  乙:好!冲破了第三道难关。
  甲:这时候,风停雪止,雾散云消,茫茫林海托起一轮红日,万里碧空洒下金光万道。雪后的群山银装素裹,分外妖娆;雪后的青松镶珠佩玉,枝壮叶茂。啊——多么美好的边疆啊,多么不平凡的清早!
  乙:多么英雄的汽车兵啊,比青松挺拔比群山高。
  甲:嘿!你也来上了两句。
  乙:真是无限风光在险峰啊。
  甲:冲下滚兔子岭,我们提前半个小时赶到了大桥工地。
  乙:胜利完成了任务。
  甲:首长和战友们跑上来欢迎我们。
  乙:你们辛苦了!
  甲:不辛苦!不辛苦!
  乙:你们真是好样的。
  甲:我??我的样儿不好,我们班长才是好榜样啊!
  乙:谢谢你们!
  甲:别别??别谢我们啦,咱们卸水泥吧。
  乙:嘿!
  《大兴安岭群众演唱》
  1975年第2期
  大兴安岭地区群体艺术馆




全部评论(0)
  • 成求仁烈士与襄渝线“大成隧道洪水倒灌”林建军猎猎的铁道兵军旗,红灿灿,军旗下有你青春的容颜。  成求仁——一个闪闪发光的名字,铁七师34团的年轻战士,铁道兵的一等功烈士——为战友将宝贵的生命奉献..

    浏览:20次 评论:0
    2018-08-18 21:36
  • 弘扬铁道兵精神必须坚持实事求是许钧华铁道兵自诞生之日到告别军旗有整整三十五年的光辉历程,期间涌现出杨连第、张春玉、梁忠孟等许许多多英雄模范人物,也有杨连第连(一师一团一连)等许多先进英雄模范集体。他们..

    浏览:58次 评论:0
    2018-08-14 09:15
  • 不散的军魂——致原铁道兵三师战友(朗诵诗)  我们曾经当过铁道兵,  终生无悔,永世为荣。  不散的军魂把我们紧紧凝聚,  我们仍然是祖国的钢铁长城。  虽然我们早已复员、转业,  可谁不认为:我现在..

    浏览:74次 评论:0
    2018-07-31 07:47
  • (杨虎生)沙特当地时间7月13日上午,中铁十八局沙特公司总经理徐浚、党工委副书记兼工委主任李鸿均等领导带领工作人员,给利雅得地铁项目部正在施工的中外籍员工送去了板蓝根、藿香正气水、茶叶等防暑降温用品。这..

    浏览:84次 评论:0
    2018-07-25 13:02
  • 让马六甲海峡的海风多吹些王旭华  20180718  前年11月18日,早上约7点,我和朋友李树南等到新加坡、马来西亚旅行的团队近20人从虎门边防检查站乘坐一艘飞翼船,经在珠江口海面行驶,再穿越浪涛汹涌的伶丁洋后..

    浏览:105次 评论:0
    2018-07-20 05:34
  •     一个针线包王旭华  今日抢了马开利同学的0.30元大红包,我赶紧发上微信致谢:“谢谢马开利政委大红包”。一会儿,马开利回复说:“我发的是针线包!不是红包。目的是让大伙勾起对我们在军校学习训练、劳动..

    浏览:112次 评论:0
    2018-07-17 19:27
  • 望海潮 - 铁道兵祭一一纪念铁道兵七十华诞  横空出世,  新军突起,  担当保障工程。  军火列车,  风驰电掣,  白山黑水联通。  开道越关东。  紧随大军走,  全国飘红。  抗美援朝,  运输..

    浏览:46次 评论:0
    2018-07-06 12:00
  • 深山篝火(外一首)驻军某部战士  杨景林  几点寒星,缀滔滔林海,  一钩弯月,步茫茫雪原。  突然,深山里跳出一团火,  ——红堂堂,光闪闪。  啊,篝火!篝火!  燃在开路先锋的帐篷前;  照..

    浏览:198次 评论:0
    2018-06-13 06:55
  • 打狗记(相  声)杨景林  甲:你看我疯没疯?一半天儿能  不能死?  乙:你怎么啦?  甲:我被疯狗给咬了。  乙:哎呀。哪儿来的疯狗呢?  甲:我家养的。  乙:啊?养疯狗?专业户?  甲:我..

    浏览:69次 评论:0
    2018-06-13 06:55
作者专栏
  • 河边草

    注册时间:2007-10-29 06:52

  • 老田地

    注册时间:2010-08-14 19:11

  • MM听雨

    注册时间:2008-05-25 11:38

  • kss

    注册时间:2007-11-03 21:42

  • 2604746963

    注册时间:2013-01-18 16:03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1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