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 驾(相 声)
2018-06-13 06:53:30 作者: 来源: 浏览:94次 【

酒  驾(相   声)
杨景林


  甲:这不是常师傅嘛。您还那个……健在呀?
  乙:你谁呀你?连打喷嚏带放屁——出的这是什么气?骨灰盒厂老板咬牙——恨人不死怎么着?
  甲:您不认识我我可认识您。您姓常外号“常喝”,经常酒后开车,编了这么套嗑儿:小酒经常喝,就是不喝多,带点儿酒劲儿来开车,神仙也没我快活。
  乙:咳!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儿啦?老常我早就改邪归正了。
  甲:改邪归正啦?您是不开车啦?还是不喝酒啦?
  乙:我是车也开酒也喝,就是酒后不开车,酒后开车危害多,害人害己缺大德。
  甲:听您这么一说,看来教训深刻啊。怎么的啦——老常?酒后开车肇事啦?
  乙:酒后还开车,哪能不闯祸?好在还算是挺幸运,大事儿倒还没出过。
  甲:这事儿还没少出哩。您都出过什么事儿啊?
  乙:轧死一个,撞伤一个。
  甲:啊?!还轧死了一个?
  乙:不只是一个,大概有个十来个吧,一大片嘛。
  甲:天哪!这还不是大事儿?
  乙:我也没喝多呀?这怎么就撞上了呢?
  甲:酒驾出事儿的,全都是这么说。
  乙:上来了一伙子人,把我的车给围住了,说要私了。
  甲:私了?!死了十来个,竟然敢私了?
  乙:他们说赔钱吧,“公平合理估个价,总共你给五千块钱吧。”
  甲:五千块钱?十条人命?!
  乙:什么人命?死的是猪!老母猪!什么脑袋你?
  甲:我猪脑袋!这猪也不论“个”呀?应当论“头”哇。
  乙:那猪没头。也不知道把猪头给撞到哪儿去了。
  甲:嗐。瞧这寸劲儿。
  乙:倒是把它肚子里的一窝猪崽儿给撞出来了。奇怪的是,就没有一头是活的。
  甲:这能活得了吗?
  乙:五千块钱哪!能买多少酒啊?
  甲:还忘不了酒。您撞伤的那个该不是猪吧?
  乙:什么猪?怎么是猪呢?这是我妈!我亲妈!
  甲:不是猪哇?是您老妈呀?
  乙:那年老妈坐火车来我们家,我开车去车站接的她。在家门口她下了车,可是我一倒车,“嘣——”就把老妈给撞倒了。
  甲:哎呀!伤得重不重啊?
  乙:到医院一检查,只是脸和屁股受了点儿皮外伤。
  甲:您瞧伤的这地方,两头儿都没落好。
  乙:我媳妇儿埋怨我:“你说你撞谁不行啊,单撞自个儿妈。”
  甲:撞谁都不行啊。
  乙:“你撞哪儿不行啊,单往屁股上撞。咱妈就在咱家趴窝吧。”
  甲:趴窝?
  乙:“咱妈只能趴着啦,就在咱家窝着吧。”
  甲:嗐!
  乙:老妈招呼我:“你过来,跪下。”
  甲:跪下!
  乙:(吓一跳)你跟着耍什么横?
  甲:老太太生气了,要处罚您。
  乙:老妈说:“你站着,我趴着,我打不着你的脸。”
  甲:专打脸——扇嘴巴子。
  乙:老妈说:“你看看我的脸!”
  甲:脸伤得挺重吧?
  乙:也就是蹭掉了一块皮儿。
  甲:多大的一块皮儿?
  乙:有巴掌那么大吧。
  甲:好家伙!这脸才多大呀?半边儿脸没皮了。
  乙:老妈说:“你把老妈整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你说我该不该打你?”
  甲:该打!大嘴巴子——扇!
  乙:我说妈,“我来替您老出这口气。”左右开弓,我抽了自个儿两个耳光子。
  甲:就打了两个?像话吗?怎么也得来它十个二十个呀。
  乙:真是卖呆儿的不怕大。自个儿打自个儿它也疼啊。
  甲:不疼不长记性。
  乙:您还真像我妈,说话一个腔调。“就是要让你长记性,你让我脸上少块儿皮,我就叫你脸上没皮!”
  甲:这老太太,真来狠的了。“我问你:去火车站接我之前,你喝没喝酒?”
  乙:“喝了。可我有条原则,就是绝不喝多。”
  甲:“甭跟我说什么狗屁原则,忘了上回你撞老母猪啦?”
  乙:“就是从那儿以后,我才下定决心:酒劲儿不过不开车。”
  甲:“那这回撞我的时候,你的酒劲儿过了吗?”
  乙:“喝完喽有三四个钟头了,照实说应该是过了。”
  甲:“酒劲儿是那么容易过的吗?我看你现在还迷糊呢。”
  乙:“我这是吓的。把您老人家给撞成了这样,我真是死的心都有啊。”
  甲:“别拿死来吓唬人。没人想要你的命,我要的就是你的脸!”
  乙:“我的生命都是您给的,不就是要我一张脸吗?是刀割,是火烧,您说怎么办吧?”
  甲:“刀割那得流血,火烧气味不好,最好的办法是……泼硫酸。你就泼硫酸吧。”
  乙:啊?!这是我妈说的吗?
  甲:老太太没这么说呀?她不是非要您的脸吗?
  乙:我老妈的意思是,要让我丢脸、没脸,牢记教训,不再重犯。
  甲:那她是怎么做的?
  乙:她让我写了个保证书。
  甲:写保证书?您是怎么写的?
  乙:按照她的要求,我一共写了三条。
  甲:约法三章。
  乙:第一、酒可以喝,能喝一斤喝一两。第二、酒后12个小时之内不准碰车。第三、如再酒驾,终生戒酒,永不驾车,从此老妈我管你叫爹。
  甲:嚯,整的够绝的了。
  乙:还有一条要求:这个保证书要印一万份,连贴带发广为宣传,让大家伙来监督你。
  甲: ……真羡慕您哪,有个老妈可以开车撞,多好哇。
  乙:你这是什么话?
  甲:我是说,这是坏事儿变成好事儿了。
  乙:要说也是这么回事儿。
  甲:老话讲:七十岁有个家,八十岁有个妈。您可别生在福中不知福,得了便宜卖了乖呀。
  乙:我得什么便宜卖什么乖啦?谁没有个妈?谁没有个家呀?
  甲:我就没有。所以我对您不仅羡慕,简直就是忌妒。
  乙:你没有妈?也没有家?怎么回事儿呀你?
  甲:我是有娘养的没娘教的。
  乙:这不是骂人吗?那你母亲……没了?
  甲:早就没了,叫个醉鬼开车给撞死了。
  乙:那你的家呢?
  甲:家破人亡。
  乙:你夫人也没……了?
  甲:叫个酒鬼开车给摔死了。
  乙:酒鬼开车,把你夫人给摔死了?
  甲:当时她并没有死,看着我还叫了一声:“你个‘酒鬼’ ……”
  乙:什么?你就是那个“酒鬼”?!
  甲:这是本人的外号。
  乙:如此说来,是你酒后驾车,把自个儿的老婆给摔死了!
  甲:您说我这开车的没怎么样,偏把她个坐车的给摔死了,这不是该她倒霉嘛。
  乙:你还讲理吗?是你酒驾,把她给害了。
  甲:我害她?她是我老婆,我爱还爱不过来呢。是她自己不抗撞、不经摔。女人嘛,就是没有男人结实。
  乙:胡说八道。摔死的真该是你!
  甲:我倒是不该埋怨她,要怪就怪那棵大树,是它把我的车给撞了。
  乙:你这不是脸丑怪镜子,便秘怨厕所嘛。
  甲:本来我开车跑得又快又稳的,眼瞅着那棵大树迎面就扑了过来……乙:这树是长腿了还是安轮子啦?
  甲:钢铁还撞不过木头——这车的质量也太差了。那棵树只是碰破了点皮儿,可我这车却被撞得破头烂齿、支离破碎、面目全非了。
  乙:你就先别管车了,看看人怎么样了?
  甲:我没啥大事儿,可我老婆却没了。
  乙:没了?当时就……死啦?
  甲:没了就是死了吗?我是说她丢了。
  乙:丢了?丢哪儿去了?
  甲:她从车门飞了出去。我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昏过去了,是我把她给抢救过来的。
  乙:你是怎么抢救的?
  甲:就是失声痛哭、声泪俱下、连哭带叫、鬼哭狼嚎……乙:得得得!这算什么抢救哇?
  甲:这招儿挺管用的,她真就醒过来了,给我留下了一句振聋发聩的遗言。
  乙:什么遗言?
  甲:“你个‘酒鬼’,咋不喝死你!”
  乙:她这是恨你,恨死你啦!
  甲:这怎么是恨我呀?她恨的是我喝酒;如果我不喝酒,也就不会出事儿了。看看,她恨的明明是酒嘛。
  乙:酒又没喝到狗肚子里去。罪不在酒错在人。
  甲:她真的是恨酒哇。我一喝酒她就骂:酒是毒药,酒是猫尿,酒是穿肠钢刀,酒是惹祸根苗……乙:她那是劝诫你不要贪杯。
  甲:道理谁不懂啊?酒友们也都知道:酒这东西——倒进杯里像水,喝到肚里挺美,只是不能贪杯,酒喝多了闹鬼,说起话来瞎吹,走起路来绊腿,开起车来要飞,干起事来胆儿肥,回到家里吵嘴,爬到床上阳痿,花钱买着受罪,一旦出事儿后悔。
  乙:这不是挺明白嘛,那你怎么成了“酒鬼”了?
  甲:叫我“酒鬼”,不是因为我酒量大能喝,而是因为我喝酒经常做鬼耍滑。
  乙:这么个“酒鬼”呀。不能喝干吗还经常喝呀?
  甲:不是有这么句格言嘛:男人不醉几回酒,一生枉来世上走。
  乙:这叫什么格言?俗话倒是说:喝酒误事,醉酒胡作,酒多乱性,酒大伤身……甲:要说这酒也不白喝,我就从中悟出一个道理来。
  乙:你悟出什么来啦?
  甲:酒不醉人人自醉,醉翁之意不在酒。
  乙:这是你悟出来的吗?
  甲:我说的这意思是:酒不醉人人找醉,自己喝醉自受罪;醉翁并不醉在酒,全是醉意在捣鬼。
  乙:醉意捣鬼?这个醉意,不就是醉了的感觉吗?
  甲:什么感觉?感觉什么?感觉到的是:酒这像水一样的东西,之所以能把人给喝醉喽,那是因为它里面有个精灵!就是这精灵捣的鬼!
  乙:精灵?什么精灵?
  甲:酒精呗。酒精者,酒中精灵是也。
  乙:酒精是酒里的精灵?哦,这么说也不算错。
  甲:酒后驾车之所以经常出事,完全是这酒精在兴妖作怪。
  乙:这倒是。酒精对神经系统有抑制作用,使人大脑迟钝,判断力下降,应急反应时间延长。如果车速是五十公里,反应哪怕是慢了一秒,那车就冲出去十四五米了,什么猪都能把它撞没脑袋喽。
  甲:这酒精能使运动器官功能失调,叫您手脚不听使唤,打不准方向盘,把油门当刹车踩,有几个妈也不够您撞的。
  乙:这酒精能使视听器官能力降低,醉眼朦胧,看不见指示牌,分不清红绿灯;交警趴在耳朵上喊,你愣是听不见,不处罚你那就奇了怪了!
  甲;这酒精能使消化系统和心血管系统异常,红头胀脸,大舌头郎当,一劲儿的恶心,吐出来的那些东西哟,全是天津包子——狗不理。
  乙:这酒精能使人心态异常,或是亢奋,忘乎所以;或者委靡,昏昏欲睡。你说你开着车就睡着了,这不是老母猪拱粪坑——找屎嘛。
  甲:我酒后开车就不是这样,而是特兴奋激动,眼睛看啥都小,胆子比谁都大。
  乙:这样更危险。
  甲:那次我看见前边儿有一只刀螂,我就来了劲儿了。好哇,你竟敢螳臂挡车!
  乙:路上有只螳螂你都看见了?神了你!
  甲:走近了才看清,哪是什么刀螂啊?那是一只大鹅。
  乙:真是醉眼朦胧啊。
  甲:我反应迟了点儿,刹车慢了点儿,就把这鹅给轧死了。
  乙:赔钱吧你。
  甲:一个老太太拦住了我的车,死活让我赔她的鹅。“行,您老说吧,要多少钱?”
  乙:“不要钱,就要鹅!我这鹅是种公鹅,花钱也没地场买去。”
  甲:“我多给您点儿钱,不就一只鹅吗?”
  乙:“多给钱?将就着吧。公平合理估个价,你给五百块钱吧。”
  甲:“什么?五百元?您这鹅是金子的呀?”
  乙:“不是金子的,是银子的。知道不?它是从骑鹅旅行红毛国进口的。”
  甲:“哪有这么个国家呀?您这不是讹人吗?”
  乙:“不认头儿是吧?那好吧,我就在你这车里住啦。”
  甲:“这也不是你家房子,您在这儿住什么呀?”
  乙:“这儿可比我家好多了。我不会把它当房子住,我还要拿它作棺材哩。”
  甲:我只好认栽了。她老人家真要是一口气上不来,把我这车赔进去恐怕都不够哇!
  乙:得,五百元赔进去了。
  甲:哪儿呀,一千块!
  乙:不是五百吗?怎么又一千啦?
  甲:当时是给了五百,可是没过几天,这老太太找到我们家来了。
  乙:她要干什么呀?
  甲:她拎着一只死鹅,说是我把那只公鹅给轧死了之后,这只母鹅就成天悲鸣哀叫,不吃不喝,以身殉夫了。
  乙:好嘛,贞节烈女呀……不,——贞节烈鹅。
  甲:唉!赔得起钱丢不起人哪。
  乙:要想不出丑,开车不喝酒。酒后还开车,早晚出车祸。
  甲:可不是嘛,前不久我就肇了个事儿。
  乙:看看。肇了个什么事儿呀?
  甲:警察认定我是酒驾,违章追尾。
  乙:得,这回可不是赔钱那么简单啦。
  甲:那天有台车在我前边儿,一直压着我走。我就跟它劲儿上了,它上哪儿我上哪儿,紧贴着它的屁股走。
  乙:千万不能开英雄车和赌气车。
  甲:忽然看见车前头有个车轱辘,自个儿在路上轱辘呢。
  乙:坏啦!出事儿啦!
  甲:我禁不住这个乐呀。准是前头那车的轱辘掉了,这家伙还傻呵呵地开呢。
  乙:你这不是幸灾乐祸吗?
  甲:突然,前车猛地一下停住了。我反应不及,慌忙踩刹车,“嘣儿!”还是跟它亲上嘴儿了。
  乙:追尾了。严重不啊?
  甲:由于车速较慢,距离又很近,倒是没撞怎么的,可我的车却栽歪了,差点儿没翻扣过去。
  乙:你说这吓人不?
  甲:更吓人的是,来了一辆警车,跳下来几个警察,个个端着枪,把我的车给包围了。
  乙:怎么了这是?
  甲:是啊。有个警察对我说:“前头那车的司机报警,说你企图抢劫。”
  乙:你都把那个司机给吓坏了。
  甲:我连忙辩解:“我不是抢劫,我是截车。不是劫车,而是截车!您听明白了没有哇?”
  乙:你说明白了没有哇?
  甲:“我就是想截住她的车,问问她为什么跟我过不去?”
  乙:他怕你超车“劫”他的车呗。
  甲:那警察说:“回头看看你自己的车——”我扭头一看——哎呀妈呀!吓死我啦!
  乙:怎么啦?大惊小怪的。
  甲:后车轱辘没了一个!
  乙:啊?!啊——是你自个儿的车轱辘掉了,刚才你看见的那个就是。
  甲:吓得我立马就要下车。
  乙:怎么啦?
  甲:忽然来了一泡尿。
  乙:那就快下去吧。
  甲:不用了,全尿到裤兜子里了。
  乙:嗐!尿都吓出来了。
  写于2009年10月




全部评论(0)
  • 大连近郊游(五律四首)文/杨景林      童牛岭  再访童牛岭,  阖家假日游。  穿林爬栈道,  越岭赏铜牛。  更上飞碟塔,  还观遍谷楼。  身心融画境,  野趣解烦忧。  小窑湾  信步小窑..

    浏览:72次 评论:0
    2018-10-09 19:08
  • 解悟三毛  杨景林    我对三毛的认识源于道听途说,也零散看过她的几篇作品,知她是台湾的女作家,以写传奇见闻见长。后来听说她自杀了,也为之惋惜。在读过几篇悼念文章,听过一些飞短流长,看过电视剧《王洛..

    浏览:147次 评论:0
    2018-09-07 12:39
  •   以食为天    杨景林    转瞬间,知青岁月已经过去二十五年了。时光的流水冲淡了多少记忆,然而,第二故乡那漫山遍野绿浪金涛的庄稼呀,依然在我的眼前波荡……    下乡伊始,正赶上秋收,活儿既累又..

    浏览:149次 评论:0
    2018-09-06 13:33
  •   登    山    杨景林    从小生活在一座小山城,登山是家常便饭。后来下乡到一个小山村,后来当兵驻在深山老林,后来工作留在乌兰浩特——也是一座山城。山啊,与我结下了不解之缘。    在..

    浏览:147次 评论:0
    2018-09-06 13:31
  •   感受《零下一度》    杨景林    文坛杀出一匹黑马——韩寒来了!    韩寒原是上海松江二中高一学生,因七门功课连续两年“挂红灯”,先是留级,后又退学。而就是这个学业无成现年十九的大男孩儿,在..

    浏览:125次 评论:0
    2018-09-06 13:30
  •   享受生命    杨景林    朋友聚会,宴饮酣畅,话题涉及生活质量及人生意义。有人提到“四有”老人一说,曰:有老底儿、有老伴儿、有老窝儿、有老友。大家都觉得挺有意思,生发诸多感慨。    当时在座..

    浏览:120次 评论:0
    2018-09-06 13:28
  • 躺着看书  杨景林 我喜好躺着看书。也知道这样不好——于眼睛有害;可又积习不改,乐此不疲。习惯往往开始于强迫。我这躺着看书的习惯,是谁给强迫成的?思来想去,“罪魁祸首”居然就是书。自小学三..

    浏览:117次 评论:0
    2018-08-30 21:26
  • 醉   酒杨景林  男人不醉几回酒,一生枉来世上走——我认为。甭管这个观点正确与否,本人倒是喝醉过好多次。明知酒大伤身却为何自找“醉”受?这是一个说也说不清楚的问题。  我第一次醉酒是在68 年知..

    浏览:134次 评论:0
    2018-08-24 21:15
  •   尾  声  1984年8月,加格达奇举行隆重的庆祝活动,纪念大兴安岭开发建设二十周年。原大兴安岭林区会战指挥部指挥、铁道兵副司令员何辉燕应邀出席。故地重游,睹物思人,心潮澎湃,感慨万千,一个设想油然..

    浏览:135次 评论:0
    2018-07-04 02:10
  •   第二十章    不散的军魂  樟岭至古莲段铁路铺轨通车后,铁三师第十二团和第十三团一部,于1972年秋末转移至富克山,接续向前修建古莲至满归段铁路,以期与牙克石至满归(牙林中线)铁路交会,形成大..

    浏览:392次 评论:1
    2018-07-04 02:09
作者专栏
  • 河边草

    注册时间:2007-10-29 06:52

  • 老田地

    注册时间:2010-08-14 19:11

  • MM听雨

    注册时间:2008-05-25 11:38

  • kss

    注册时间:2007-11-03 21:42

  • 2604746963

    注册时间:2013-01-18 16:03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