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永远在天地间燃烧的火焰——沉痛悼念铁道兵著名女诗人伊蕾
2018-07-19 10:20:39 浏览:15668次 【

永远在天地间燃烧的火焰——沉痛悼念铁道兵著名女诗人伊蕾

铁道兵雨荷 

2018-07-13:这消息太突然了!一个半月前(5月27日),欢聚一堂的十几位铁道兵文化老战友,十天前已走了叶老,今天又走了伊蕾!!!

一路好走,诗人,师友……

永远在天地间燃烧的火焰——沉痛悼念铁道兵著名女诗人伊蕾


永远在天地间燃烧的火焰——沉痛悼念铁道兵著名女诗人伊蕾


永远在天地间燃烧的火焰——沉痛悼念铁道兵著名女诗人伊蕾


永远在天地间燃烧的火焰——沉痛悼念铁道兵著名女诗人伊蕾


永远在天地间燃烧的火焰

——沉痛悼念铁道兵著名女诗人伊蕾

永远在天地间燃烧的火焰——沉痛悼念铁道兵著名女诗人伊蕾


【伊蕾简介】享誉中外的著名女诗人、书画家,毕业于鲁迅文学院•北京大学作家班。历任铁道兵邯郸钢铁厂宣传干事,廊坊地区爱委会干部,廊坊地区文联干部,天津市作家协会编辑、作家。1974年开始发表作品,1985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诗集《爱的火焰》《爱的方式》《女性年龄》《独身女人的卧室》《伊蕾爱情诗》《叛逆的手》《伊蕾诗选》,另有俄文诗集《独身女人的卧室》。2018年7月13日因突发心脏病,不幸在冰岛辞世,享年67岁。

永远在天地间燃烧的火焰——沉痛悼念铁道兵著名女诗人伊蕾


1981年8月,伊蕾参加了铁道兵泰安诗歌笔会,诗友们为庆贺她30岁生日,在泰山松林中举办了別具一格的酒会。

永远在天地间燃烧的火焰——沉痛悼念铁道兵著名女诗人伊蕾


永远在天地间燃烧的火焰——沉痛悼念铁道兵著名女诗人伊蕾


1995年秋,伊蕾参加了铁道兵青岛笔会

永远在天地间燃烧的火焰——沉痛悼念铁道兵著名女诗人伊蕾


2018年5月27日,伊蕾参加了铁道兵文友聚会

永远在天地间燃烧的火焰——沉痛悼念铁道兵著名女诗人伊蕾


伊蕾,爱的火焰

李武兵

一夜难眠,总觉着7月13日,冰岛之夏一定有某种寒冷刺痛了你,伊蕾!你觉着不适了,太累了,行走的生命陡然想在这个日子里歇歇脚……

5月27日,你还和我们欢聚一堂,谈笑风生,怎么就这样匆匆忙忙地驾鹤远去了呢!你写给我的最后一则微信,还留着你善良的手温:

"武兵兄,这次战友们能在铁道兵大院相聚,实在是最好的选择!倍感家的温暖!你总是想着照顾我,而看到你平安健康就是我的安慰!"[太阳][爱心][咖啡]

没想到,这段话竟成了你写给我的最后一段文字……

无法考证始于何日,人云当代中国诗坛有“四大女杰”,南有舒婷、翟有明,北有伊蕾、李小雨。这黄河之北的两位才女,都曾经是铁道兵麾下的一士一卒。而今,小雨和你前后脚走了,怎么不令人泪涌?

想起来,读你的诗比认识你本人早好几年。

1973年,一个大雨滂沱的夏日,我有幸被一纸调令送到铁道兵文化部就职。由于工作关系,很快就在报刊上见到了你的诗痕,而直到1981年8月,我们才在铁道兵泰安诗歌笔会上见面。那时,你心里还积着一汪苦水,你深爱着的男友因白血病英年早逝。大爱生大悲,一个把爱情看得比自己生命还贵重的女儿心,被痛苦揉搓得几近碎裂:“爱人呀,你是星,与我圣洁的信念光辉相印,天上地下我永远走在你的身边……”走在泰山脚下的小径上,在诗友们的关照里,你走出阴影,呼唤着“即使是石头,也愿做最美的石头”,面对命运帶来的所有痛苦,毅然“昂起不屈的头”!

你笃信爱的真谛在于“施”,是一种舍身忘我,不图回报的给予。你用《瀑布》发表自己关于爱的宣言:“我若闺守在山崖/就永远是冰是雪/我今要一泻而下/去寻我所爱的一切”!从这时起,一种善良的大爱,就在你内心的原野上奔突着,滚动着,热烈地燃烧成火焰了!这是一种生命意识自觉的涅槃与更新!

山高人为峰。你登上泰山之顶的时候,情不自禁地欢呼雀跃,以至在仲秋看到阳春:“春啊,春天来啦!我蓬乱的头发陡绽开花的容颜!春,在这被遗弃的荒芜的园里,我等了你一个长长的冬天。春,我就是你的长子了!生为你分忧,死为你肥田”。从这里,可以听到一颗为新时代唱着春歌的女儿心怦怦跳动的声音,溢漫着对新生活的挚爱浓情……

诗如其人,你的情感张扬着“永远热爱永远新鲜的形态”,倾吐着生活在心灵深处引发的震颤,涌动着奔腾向前的潮汛。你手捧着脚下黄色的泥土,汲取诗情和画意,触发自己的灵感,以当代青年那种似乎“躁动不安”的激情作火种,点燃视野里的一切,令其闪耀着时代的光彩。

你在泰安诗歌笔会收获颇丰,一曲《泰山情》吟哦得至诚至美:“不管你是否向我伸出手臂,我要投向你!我要扑向你!哪怕玉心碰碎在你冰冷的岩壁”。你以整个身心拥抱的岂止是泰山,更有对华夏民族执着乃至痴情的爱,不然怎么能从心底喊出“你使一切地处卑微者感到自身的庄严”这样热仆仆的赞颂!

你站在泰山顶上看到了壮观的云海,无边无际的辽阔。这“海”诗化为时代的象征:“每一块肌肉都在翻滚,爆发出自由的歌唱”,“坚韧,像水上砍不断的风”,“我为你垒铸爱的高山,高过那万丈海岭”……从这些火焰般燃烧的字里行间,不难想象你可以用生命护卫时代的春潮:“海呀,我为你献身而充满快乐,活着为你的富饶默默含辛,死了永为你唱着彩色的歌”。

你以自己的质朴,直言不讳地道明从事文学创作的基本态度,要向纯真的、未经雕琢的感情进军。正是这种自觉的美学追求,让你把爱的火焰燃得灼灼闪光:“爱——给别人越多,剩余的越多”……这是怎样一种博大的情怀!

你用诗为泰山的挑山工塑像,“汗水在紫色肌肤上闪光,而心中装满的是前面的路程”;你赞美高尚的士兵,“战士,人类多么简单的职业呀,却是民族最无私的生灵”;你颂扬普通劳动者犹似山区的杨树,“奋勇向上,哪怕搅动惊雷,被劈碎了,又迸出新绿,仿佛天塌了要由你撑起!”

从这些颤动着心音的墨迹里,可以看到一个女性的生命,面对物欲横流的世界,既玉洁着一种清水芙蓉的品质,又从笔底冲腾出一股反叛、拒斥、超越的激情,神似皎洁的月色与太阳的火焰在你的心灵里交相生辉……

你是那种热情奔放的理想型诗人,灵魂是不想衣饰的。记得你在给我的一封信中说过:“我无时不在渴望着震撼,即觉醒。人生,就是一个不断从梦中醒来的过程。”这是一种大彻大悟。你很多时候孑然一身,会有孤独,但绝无贫穷之寒。那些把爱视为给予的人,永远是富有者;而把爱视为占有者,总会有一种贫困折磨着心思。你无疑是前者,有着一颗视人民为母亲的诗人心、女儿心。

你的善良之心布施在很多细节里,令我难以忘怀。记得在青岛笔会期间,晚上有舞会,我因腿疾,从未跳过舞,只能在一旁干站着。你看出了我的尴尬,很大方地走过来,说:“我带你跳,沒准就把腿跳利索了!”那晚,奇迹就真的发生了,我跟着你跳了三圈,一点也不像生手,大家都为我们鼓掌!你可能早忘了这件事,但我不会忘的。因为,我一生只跳过这一次舞……

去年,你看完我的一组“新禅诗”,很高兴地给予鼓励,说:“关键不在于是不是禅诗,而在于诗人有一颗禅心!”

伊蕾,你喜欢荷花,愿你做佛前一朵莲!

永远在天地间燃烧的火焰——沉痛悼念铁道兵著名女诗人伊蕾


你孤独地离开了这个世界的孤独

——悼念著名女诗人伊蕾

刘金忠

刚写完一篇追悼铁道兵著名诗人叶晓山先生的文字,又传来噩耗,著名女诗人伊蕾在冰岛旅游途中突发心脏病离世,键盘上泪迹未干又添新泪。猝不及防,仅仅几天之内,我们5月底在北京聚会的铁道兵作家中有两位相继离世。我在微信群里看到这则消息后,当即就蒙了,根本不敢相信,在通知铁道兵著名诗人李武兵时,我还说,等我确认一下这个消息,我马上给伊蕾的邻居,也是她的画家朋友冯路敏发微信求证,冯路敏告诉我,是真的,目前遗体还在冰岛。紧接着,几个铁道兵作家打来电话,问我消息是否属实,我一一作答,他们无不惊愕,怎么会是这样?

伊蕾是她的笔名,真名孙桂贞,在我们铁道兵诗人中,她是唯一没穿军装的诗人,也是名气远超我们的诗人。她原来在铁道兵所属的邯郸钢厂,家在天津,我刚开始写诗时,她已经在河北省小有名气,著名老诗人田间曾撰文推荐过她,那时她写的都是工厂生活的诗歌。

1981年秋,铁道兵文化部在泰山脚下的泰安市举办创作学习班,我第一次见到伊蕾,她年长我一岁,穿一袭白裙,戴一顶宽边遮阳帽,她为人处世并不是特别热情,但让人感到真诚可靠。参加那次创作班的铁道兵诗人有叶晓山、李武兵、谢克强、毛秀璞、伊蕾和我,我们就住在一个铁道兵基地的招待所里,当时,伊蕾带去一本《惠特曼诗选》,我们都认真传看了一遍,我们一起登泰山、游岱庙,还在山上野餐,野餐时,伊蕾因未婚夫刚刚病逝,心情不好,喝了酒后悲伤过度,失声痛哭,弄得我们束手无策。这期间,我让她看过我写的诗稿,她极其认真地提出不少中肯的意见。她在这次创作班上写的几首泰山的诗后来在人民日报发表。此后十几年我们没有联系。后来听说她参加了诗刊社的青春诗会,还上了北大作家班,毕业后在《天津文学》当诗歌编辑,曾编发过我的一组诗。1992年,我去东北开会,在天津转车时,我去看望她,在她家还见到了山西作家张石山。2001年,我女儿在天津上学,我带女儿去见她,她还请我们吃饭,对我女儿说,在这里有什么事尽管去找她。1995年夏,我们铁道兵作家在青岛聚会,这次聚会是青岛作家毛秀璞组织的,叶晓山、李武兵、宋绍明、伊蕾、孙建军、马正健、梅梓祥和我都参加了,此后伊蕾就离职去俄罗斯做起生意,经营玉石,在那里,她结交了不少俄罗斯文学界美术界朋友,也挣了一些钱,她把这些钱都用于收藏当今俄罗斯顶级油画大师的作品,我和女儿去她家时,看见过这些油画。她还说,现在写诗很少了,开始学习画油画,她是无师自通,完全是情之所至,随心所欲,与那些科班出身的画家不同,她的画更显得特立独行,却很受朋友们喜欢,刚开始画的那些画,都被朋友们一抢而光。去年,她还和几个画画的作家一起在上海举办了一个画展。

2010年7月初,又多年未见的伊蕾已经在北京买了房子,还在798艺术村办了一个画廊,邀请我们铁道兵的作家们去北京聚会,我与谢克强就住在她家,这次聚会几乎聚齐了在北京的铁道兵作家,除了李小雨外出没在京,叶晓山身体不便,韩志晨在长春,差不多所有人都来了,王燕生、沈掌荣、李武兵、冯复加、韩耀先、梅梓祥等,加上我和谢克强,伊蕾带我们参观了798艺术村和她的画廊,讲她的油画收藏,讲她的油画创作,讲她在俄罗斯经商,大家都玩得十分开心。伊蕾笑称,她的一生都在不停地折腾,从写诗到画画,从经商到旅游,她说,我五年换一个住处,下一步就搬到通州的宋庄艺术村去,在那里买一块地,盖几间小木房,种点花,栽些树,没事做就去周游世界,我就一个人,也不留什么遗产,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把全部财产挥霍一空。但后来因为在通州买地的事手续不好办,就只好卖掉原来那套朝阳区的房子,去宋庄租了两套大房子,自己住一套,另一套给她那个画油画的侄子住。

伊蕾的朋友圈很广,国内的,国外的,为了出国旅游方便,年近六十的她还在不停地学英语。她为人坦诚、率真,与所有人都相处很好,舒婷、张烨、翟永明等著名诗人都与她交往很密,2015年我去江苏太仓参加青春回眸诗会,在大巴车上初次见到上海女诗人张烨,我看她那么年轻,以为她还没有我年纪大,她对年龄又不肯谈,我就给伊蕾打电话,伊蕾说,她比我还大呢,你得叫大姐。当我把伊蕾去世的消息告诉张烨时,张大姐说,她也是刚在微信群里看到,还说,伊蕾还说今年11月来上海看我,怎么这么快就走了?心情十分悲痛。伊蕾的朋友她都当成亲人一样,来往吃住,尽可把她家当成客栈,她出国旅游,就把门钥匙放在邻居家,上个月我去北京参加聚会,还到她家聊了半天,一对画家夫妇就住在她家,她在宋庄租的这间大房子,完全就是一个大画室,她说,这对画家夫妇已经在这里住很长时间了,她管吃管住,不用花钱去住酒店。大家都说,伊蕾是人缘最好的朋友,豪爽,义气,特够哥儿们,有事找她,她会为你两肋插刀的。

每次见她,谈起诗歌写作,她都会给我不少难得的收益,她曾送给我两本诗集,一本是《叛逆的手》,一本是近几年出版的《伊蕾诗选》,当年她的一首《独身女人的卧室》在《人民文学》上发表后,惊动了整个中国诗坛,她说,我的代表作就是这首诗了,也不换了,所以也就很少写诗了。我曾对她说,你那么早就功成名就了,我们这般年纪还在为发表苦苦挣扎呢。她的生活态度与写诗大体一致,随心,随性,画油画也是这样,她说,我画画常常画得不完美,比如画一个花盆里有几朵花,我画出花茎后,觉得没必要把花朵也画出来,就停笔了,看起来是残缺的,但实际上留给了观者以空间。她的这种观点与写诗有异曲同工之妙,我写诗往往能写的都往里面装,缺少留白,她这样一说,让我顿悟。她说,美国一位当红女诗人正在翻译出版一类的诗歌集,准备去一趟美国,另外,一位西班牙诗人也在翻译她的作品,要在西班牙介绍她的诗歌,一个作家思想的高度决定了作品的格局,她能写出《独身女人的卧室》这样有很大影响的作品,在于她站位的高度,她是从整个人类的高度俯瞰世界的,是从人性的高度来观照生活的,没有这样的大格局,也写不出那样震撼人心的作品。她虽然没穿过军装,但和我们在一起,她也称我们是战友,并为此感到自豪,他还写过一些铁道兵题材的诗作,无形中她把自己也当成一个没穿军装的铁道兵了,我们也把她当成一个老战友了。

我在2015年重新开始写诗后,曾把一部分诗稿发给她,请她指教。她一一提出修改意见,我的两首长诗篇幅大,没有分开,伊蕾说,你这样是不行的,这么长的诗,中间应当有出气孔,要么分出几个小标题,要么用1、2、3、4·····分开,不然读起来觉得累,我一想,真是很有道理,就改正过来了。

这次聚会时,伊蕾告诉我,在宋庄住已经超过5年了,又该挪窝了,这就是她说的又该折腾了,她说,这次折腾要回天津,她收藏的几幅俄罗斯名画,价值几千万,想捐给天津市,作为捐赠者,希望天津市建一个纪念馆或私人会所之类的地方,保存这些画,她也以此作为晚年的居住地,不能周游世界时,就住在这里经常会一会朋友们,安度晚年,不知此事进展如何,她却撒手西去了,令人怀念之余唏嘘不已。

五月底在北京原铁道兵大院聚会,她刚从国外回来,第二天就赶去参加聚会,我去地铁站接她,我还对她说,看你走路就像中年人一样脚步铿锵有力,根本不像年近七十的老人啊,她笑着说,写诗的人都年轻啊。她不讲究吃穿享受,一生都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无牵无挂,无拘无束,穿着朴素,粗茶淡饭,但内心世界无比丰富,朋友遍天下,也许这是她一生最大的财富了。

我曾一直邀请她来焦作看看,还向她介绍了不少焦作的历史文化遗存,她答应了,说,等年纪大了,去国外跑不动了,就在国内跑一下,她对竹林七贤很感兴趣,想来百家岩看看。我对她说,净影寺风景区还有个画院,非常僻静,可以在这里读书画画。她说,最好是在山里买一个小房子,石头房最好,过一过隐居生活。如今,这些计划都无法实现了,想到这些,我心里无比难过。

伊蕾,亲爱的好大姐,等待你魂归故里,等待你来我们这里看看,在山里住几天,吃吃农家饭,看看山间风景,你答应过的,不要失约呀······

2018年7月13日夜 于焦作蜗居

永远在天地间燃烧的火焰——沉痛悼念铁道兵著名女诗人伊蕾


伊雷去世是我万万没想到的。她的诗不仅充满了激情,而且充满了对世界,对人生的深刻思考。这样的诗是可以流传下去的。她的名字也会被后人记取。

——冯复加

永远在天地间燃烧的火焰——沉痛悼念铁道兵著名女诗人伊蕾


铁道兵籍著名诗人叶晓山、著名女诗人伊蕾相继逝世,痛悼!

——韩志晨

永远在天地间燃烧的火焰——沉痛悼念铁道兵著名女诗人伊蕾


惊悉伊蕾突然走了。真不敢相信她就这样匆匆离开了我們!沉痛悼念她,祝她一路好走!——谢克强

伊蕾:你的诗《别了,崭新的铁道》,转发后,战友们反响强烈。

你还能听到吗?——张衍海:谨此送你,一路走好!

太突然了。一个半月前,欢聚一堂的十几位铁道兵文化战友,十天前走了叶老,今又走了伊蕾。一路好走,诗人、师友……——张衍海

永远在天地间燃烧的火焰——沉痛悼念铁道兵著名女诗人伊蕾


——郭 辉:惊悉著名诗人伊蕾去世,不胜悲切!5月27日晚,我在北京原铁道兵大院参加聚餐时,有幸见到了仰慕已久的伊蕾,她还赠送了我《伊蕾诗选》和礼物。不想一见竟成永诀,痛哉惜哉!伊蕾走好,天国快乐!

——刘英子:伊蕾,一路好走!

永远在天地间燃烧的火焰——沉痛悼念铁道兵著名女诗人伊蕾


记 得 ……

一一悼女诗人、我的战友伊蕾

毛秀璞

记得你说一一

这个世界

把属于我的

那一小份儿

给弄丢了

记得你说一一

为寻找一朵光

一朵能照亮人心的光

你要独自

走遍整个世界

在冰岛

你的脚步停下了

记得你说

你要在天国

等待我们一一

2018-7-14青岛

惊悉伊蕾女士逝世,遙寄哀念!江河流泪,天地同悲。伊蕾老妹,一路走好!多才多艺的老铁女诗人伊蕾女士千古!人走诗书画在!深情怀念伊蕾老妹,你永远活在老铁们的心中!——张仁远敬挽

永远在天地间燃烧的火焰——沉痛悼念铁道兵著名女诗人伊蕾


诗画尚未杀青,惊闻冰島殒命,铁军何人领呐喊;

伊蕾驾鹤西去,痛忆昔年旧雨,文坛从此感彷徨。

送別诗人伊蕾

——朱海燕挽

送伊蕾第二挽联

满眼河山,伊人在水一方;

一腔诗性,花蕾永放枝头。

——朱海燕挽

三送伊蕾

诗歌数万行,字字行行伊人骨;

运河三间房,间间房房花蕾心。

——朱海燕敬挽

四送伊蕾

蒹葭苍苍,伊人宛在;

澄波茫茫,蕾枝笑春。

——朱海燕敬挽

永远在天地间燃烧的火焰——沉痛悼念铁道兵著名女诗人伊蕾


悼 伊 蕾

远 方

伊蕾,

你是一颗春雷,

孕育在津沽故里,

呼唤满地芳菲。

伊蕾,

你是一颗惊雷,

独身女人的卧室,

震惊大江南北。

伊蕾,

你是一颗滚雷,

壮歌千万里彩虹,

临行,不忘告别崭新的钢轨。

伊蕾,

你是一颗迅雷,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

疾速熔进北极光的光辉。

啊,伊蕾,

你是一闪即逝的雷,

更是战友心头那一颗,

盛开不谢的花蕾。

无论你身在何处,

都永远和我们同一个战队,

不怕“山”倾,不怕“蕾”碎,

铁道兵诗人与铁魂同在,岁岁年年,年年岁岁!

永远在天地间燃烧的火焰——沉痛悼念铁道兵著名女诗人伊蕾


沉痛悼念著名女诗人伊蕾!

现在十分遗憾,上次未能与两位一见!志晨同我议过,还准备秋天一聚呢!——梁 君

自由的灵魂,飞向天国。前不久刚两次见她,行色太匆匆……

——王秉良

真是天有不测风云,《崭新的铁道》尚有温度,人却走了,祝伊蕾一路走好,天国安祥!——李世斌

伊蕾走好

李世斌

伊蕾大姐,

您一路走好。

上个月才刚刚欣赏,

您《別了,崭新的铁道》。

如彩虹一般美丽的诗句,

总是镶嵌在您大气磅礴的诗稿。

犹若岩石般厚重的诗魄,

总是让铁道兵的情感燃烧

您不是兵,

却有兵的荣耀。

您不是军人,

骨子里却有铁道兵的情操!

尘封了的军旅岁月,

您和铁道兵的诗人一起采风说笑。

您的诗激情四射,

常常闪烁着凝重哲理性的思考。

一个柔弱的女子,

诗里却没有一点娇吟的味道。

欣赏您的《挑山夫》,

总把哪些懦弱的人嘲笑。

我是您不认识的铁兵,

至今却留有你芬芳的诗稿。

朝着泰山瑰丽的山顶,

你的诗让我有着挑山夫一样的步脚。

您没有走,

您的芳魂依然充满了微笑。

就象我们的青春岁月,

打起背包转战另一条轨道……

伊蕾您没有走,

我翻开报辑疑视您的微笑。

象从前一样,

我又慢慢地慢慢地打开您的诗稿……

我是一名铁道兵,

您瑰丽的诗依然是铁兵的骄傲。

我仿佛看见过去你采风过的山恋,

一朵朵山花开的是那么新潮……

原铁九师军务科

2018年7月14日于太原

永远在天地间燃烧的火焰——沉痛悼念铁道兵著名女诗人伊蕾


前一个多月,才在您的美文看到这位大方朴实的老铁诗人,很有才华的大姐,怎么说走就走了?愿伊蕾姐姐一路走好!——吉 英

自由的灵魂,飞向天国。前不久刚两次见她,行色太匆匆……[流泪]

——王秉良

上世纪80年代,伊蕾大姐以《独身女人的卧室》(14首组诗)名噪一时,组诗中每首都以“你不来与我同居”结尾,在当时引起巨大争议,如今这组诗已成为“汉诗经典”。斯人已去,试以她的身世语意,集古人句为诗,献上自己的哀思。

自由何日得,(明·释今无)

飘蓬总任渠。(明·徐熥)

镜中颜欲老,(唐·李山甫)

恨不汝同居。(宋·韩淲)

——王秉良

永远在天地间燃烧的火焰——沉痛悼念铁道兵著名女诗人伊蕾


永远在天地间燃烧的火焰——沉痛悼念铁道兵著名女诗人伊蕾


永远在天地间燃烧的火焰——沉痛悼念铁道兵著名女诗人伊蕾


永远在天地间燃烧的火焰——沉痛悼念铁道兵著名女诗人伊蕾


永远在天地间燃烧的火焰——沉痛悼念铁道兵著名女诗人伊蕾


永远在天地间燃烧的火焰——沉痛悼念铁道兵著名女诗人伊蕾


永远在天地间燃烧的火焰——沉痛悼念铁道兵著名女诗人伊蕾


永远在天地间燃烧的火焰——沉痛悼念铁道兵著名女诗人伊蕾


永远在天地间燃烧的火焰——沉痛悼念铁道兵著名女诗人伊蕾


永远在天地间燃烧的火焰——沉痛悼念铁道兵著名女诗人伊蕾


永远在天地间燃烧的火焰——沉痛悼念铁道兵著名女诗人伊蕾


永远在天地间燃烧的火焰——沉痛悼念铁道兵著名女诗人伊蕾


永远在天地间燃烧的火焰——沉痛悼念铁道兵著名女诗人伊蕾


永远在天地间燃烧的火焰——沉痛悼念铁道兵著名女诗人伊蕾


永远在天地间燃烧的火焰——沉痛悼念铁道兵著名女诗人伊蕾


永远在天地间燃烧的火焰——沉痛悼念铁道兵著名女诗人伊蕾


以下来自网络:

永远在天地间燃烧的火焰——沉痛悼念铁道兵著名女诗人伊蕾


伊 蕾

伊蕾,原名孙桂珍,1951年8月30日生于天津。毕业于中国作协鲁迅文学院,北京大学中文系作家班,1974年开始发表作品,1985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2018年7月13日,天津著名诗人伊蕾在冰岛旅游期间,因心脏病突发去世。

  • 中文名

  • 伊蕾

  • 国籍

  • 中国

  • 民族

  • 汉族

  • 出生地

  • 天津

  • 出生日期

  • 1951年8月30日

伊蕾去世

新闻 著名女诗人伊蕾去世

7月13日下午四点,著名女诗人伊蕾因心脏病突发去世。上世纪八十年代她曾以组诗《独身女人的卧室》轰动诗坛。...

2018-07-15

人物简介

1969年赴海兴县乡村插队务农,后历任铁道兵钢铁厂宣传干事,廊坊地区爱委会干部。廊坊地区文联干部,天津市作家协会编辑,作家。1974年开始发表作品。1985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90年代在莫斯科生活。著有诗集《爱的火焰》,《爱的方式》,《女性年龄》,《独身女人的卧室》,《伊蕾爱情诗》,《叛逆的手》,《伊蕾诗选》,另有俄文诗集《独身女人的卧室》。

2018年7月13日因突发心脏病,不幸在冰岛辞世,享年67岁。

代表作品

独身女人的卧室(组诗)

1. 镜子的魔术

你猜我认识的是谁

她是一个,又是许多个

在各个方向突然出现

又瞬间消失

她目光直视

没有幸福的痕迹

她自言自语,没有声音

她肌肉健美,没有热气

她是立体,又是平面

她给你什么你也无法接受

她不能属于任何人

--她就是镜子中的我

整个世界除以二

剩下的一个单数

一个自由运动的独立的单子

一个具有创造力的精神实体

--她就是镜子中的我

我的木框镜子就在床头

它一天做一百次这样的魔术

你不来与我同居

2. 土耳其浴室

这小屋裸体的素描太多

一个男同胞偶然推门

高叫"土耳其浴室"

他不知道在夏天我紧锁房门

我是这浴室名副其实的顾客

顾影自怜--

四肢很长,身材窈窕

臀部紧凑,肩膀斜削

碗状的乳房轻轻颤动

每一块肌肉都充满激情

我是我自己的模特

我创造了艺术,艺术创造了我

床上堆满了画册

袜子和短裤在桌子上

玻璃瓶里迎春花枯萎了

地上乱开着暗淡的金黄

软垫和靠背四面都是

每个角落都可以安然入睡

你不来与我同居

3. 窗帘的秘密

白天我总是拉着窗帘

以便想象阳光下的罪恶

或者进入感情王国

心理空前安全

心理空前自由

然后幽灵一样的灵感纷纷出笼

我结交他们达到快感高潮

新生儿立即出世

智力空前良好

如果需要幸福我就拉上窗帘

痛苦立即变成享受

如果我想自杀我就拉上窗帘

生存欲望油然而生

拉上窗帘听一段交响曲

爱情就充满各个角落

你不来与我同居

4. 自画像

所有的照片都把我丑化

我在自画像上表达理想

我把十二种油彩合在一起

我给它起名叫P色

我最喜欢神秘的头发

蓬松的刘海像我侄女

整个脸部我只画了眉毛

敬祝我像眉毛一样一辈子长不大

眉毛真伟大充满了哲学

既不认为是,也不认为非

既不光荣,也不可耻

既不贞洁,也不淫秽

我把自画像挂在低矮的墙壁

每日朝见这唯一偶像

你不来与我同居

5. 小小聚会

小小餐桌铺一块彩色台布

迷离的灯光泻在模糊的头顶

喝一口红红的酒

我和几位老兄起来跳舞

像舞厅的少男少女一样

我们不微笑,沉默着

显得昏昏欲醉

独身女人的时间像一块猪排

你却不来分食

我在偷偷念一个咒语--

让我的高跟鞋跳掉后跟

噢!这个世界已不是我的

我好像出生了一个世纪

面容腐朽,脚上也长了皱纹

独身女人没有好名声

只是因为她不再年轻

你不来与我同居

6. 一封请柬

一封请柬使我如释重负

坐在藤椅上我若有所失

曾为了他那篇论文我同意约会

我们是知音,知音,只是知音

为什么他不问我点儿什么

每次他大谈现代派、黑色幽默

可他一点也不学以致用

他才思敏捷,卓有见识

可他毕竟是孩子

他温存多情,单纯可爱

他只能是孩子

他文雅庄重,彬彬有礼

他永远是孩子,是孩子

--我不能证明自己是女人

这一次婚礼是否具有转折意义

人是否可以自救或者互救

你不来与我同居

7. 星期日独唱

星期日没有人陪我去野游

公园最可怕,我不敢问津

我翻出现存的全体歌本

在土耳其浴室里流浪

从早饭后唱到黄昏

头发唱成1

眼睛唱成2

耳朵唱成3

鼻子唱成4

脸蛋唱成5

嘴巴唱成6

全身上下唱成7

表哥的名言万岁--

歌声是心灵的呻吟

音乐使痛苦可以忍受

孤独是伟大的

(我不需要伟大)

疲乏的眼睛憩息在四壁

头发在屋顶下飞像黑色蝙蝠

你不来与我同居

8. 哲学讨论

我朗读唯物主义哲学--

物质第一

我不创造任何物质

这个世界谁需要我

我甚至不生孩子

不承担人类最基本的责任

在一堆破烂的稿纸旁

讨论艺术讨论哲学

第一,存在主义

第二,达达主义

第三,实证主义

第四,超现实主义

终于发现了人类的秘密

为活着而活着

活着有没有意义

什么是最高意义

我有无用之用

我的气息无所不在

我决心进行无意义结婚

你不来与我同居

9. 暴雨之夜

暴雨像男子汉给大地以鞭楚

躁动不安瞬间缓解为深刻的宁静

六种欲望掺和在一起

此刻我什么都要什么都不要

暴雨封锁了所有的道路

走投无路多么幸福

我放弃了一切苟且的计划

生命放任自流

暴雨使生物钟短暂停止

哦,暂停的快乐深奥无边

"请停留一下"

我宁愿倒地而死

你不来与我同居

10. 象征之梦

我一人占有这四面墙壁

我变成了枯燥的长方形

我做了一个长方形的梦

长方形的天空变成了狮子星座

一会儿头部闪闪发亮

一会儿尾部闪闪发亮

突然它变成一批无缰的野马

向无边的宇宙飞驰而去

套马索无力地转了一圈垂落下来

宇宙漆黑没有道路

每一步有如万丈深渊

自由的灵魂不知去向

也许她在某一天夭折

你不来与我同居

11. 生日蜡烛

生日蜡烛像一堆星星

方方的屋顶是闭锁的太阳系

空间无边无沿

宇宙无意中创造了人

我们的出生纯属偶然

生命应当珍惜还是应当挥霍

应当约束还是应当放任

上帝命令:生日快乐

所有举杯者共同大笑

迎接又临近一年的死亡

因为是全体人的恐惧

所以全体人都不恐惧

可以青春比蜡烛还短

火焰就要熄灭

这是我一个人的痛苦

你不来与我同居

12.女士香烟

我吸它是因为它细得可爱

点燃我做女人的欲望

我欣赏我吸烟的姿势

具有一种世界性美感

烟雾造成混沌的状态

寂寞变得很甜蜜

我把这张报纸翻了一翻

戒烟运动正在广泛开展

并且得到了广泛支持

支持的并不身体力行

不支持得更不为它做出牺牲

谁能比较出抽烟的功德与危害

戒烟与吸烟只好并行

各取所需

是谁制定了不可戒的戒律

高等人因此而更加神奇

低等人因此而成为罪犯

今夜我想无罪而犯

你不来与我同居

13.想

我把剩余时间统统用来想

我赋予想一个形式:室内散步

我把体验过的加以深化

我把发生过的改为得到

我把未曾有的化成幻觉

不能做的都想

怯于对你说的都想

法律踟蹰在地下

眼睁睁仰望着想

落网和箭矢失去了目标

任凭想胡作非为

我想签证去理想的王国居住

我只担心那里已经人口泛滥

你不来与我同居

14.绝望的希望

这繁华的城市如此空旷

小小的房子目标暴露

白天黑夜都有监护人

我独往独来,充满恐惧

我不可能健康无损

众多的目光如刺我鲜血淋漓

我祈祷上帝把那一半没有眼的椰子

分给全体公民

道路已被无形的障碍封锁

我怀着绝望的希望夜夜等你

你来了会发生世界大战吗

你来了黄河会决口吗

你来了会有坏天气吗

你来了会影响收麦子吗

面对所恨的一切我无能为力

我最恨的是我自己

你不来与我同居

参考资料

  • [1] 著名女诗人伊蕾去世.中国作家网 [引用日期2018-07-15]

  • [2] 著名女诗人伊蕾冰岛旅游期间心脏病突发去世.新浪网 [引用日期2018-07-15]

  • [3] 天津著名女诗人伊蕾冰岛旅游期间因心脏病突发去世.澎湃新闻.2018-07-14 [引用日期2018-07-14]

来自梅梓祥:

永远在天地间燃烧的火焰——沉痛悼念铁道兵著名女诗人伊蕾


挑 山 工

孙桂贞

泰山顶上的一木、一瓦、一棵青菜,

都是挑山工用双肩挑上去的。

——摘自日记

象凝重的岩浆无声地奔涌,

象明亮的星斗无声地运行,

重如岩峰的脚步

落下了,落下了,

——寂然无声。

眼睛笔直地盯着前一个台阶,

一切杂念都泯灭干净,

象面对一个真实的上帝,

胸中只剩了心的跳动。

汗水在紫色的肌肉上闪亮,

而心中装的是前面的路程,

顾不及欣赏这代价的结晶。

变幻的仙境诱不动他掩藏的热情,

生命时刻表已交给了大山,

他不能让自己的脚步消停。

只有向上!只有攀登!

那远在云海中颤动的目标,

象情人在召唤着他的爱情。

微启的唇,没有一个字,

每一口呼吸只为下一步登高;

更没有,没有轻松的笑声,

所有的笑声都要留给所爱

——那瑰丽的山顶!

[原创首发]

与伊蕾的一次相会

文/原铁道兵报社 罗光明

伊蕾跟我们报社梅梓祥经常来往,很熟悉。有一年,小梅提议和我一起去看望伊蕾。伊蕾是我们铁道兵很有名气的女诗人,我读过她的诗,于是欣然前往,那天是我开的车。那会儿,伊蕾在“798”里有个画室,一边作画,一边卖俄罗斯油画。见面后,伊蕾热情邀我俩去她家坐坐。

伊蕾的家离“798”不太远,是个一居室。进门后我打了一个楞:伊蕾原来是单身!我这个粗心的男人,事先竟没有向小梅打听一下她的个人情况。“对女诗人来说,这或许很平常吧!”我内心这样想着。至于伊蕾为何单身,我从未问过她的好友梅梓祥,因为我一向不喜欢打听别人隐私。今天看了张石山的文章,才得知伊蕾有过这样一段罗曼史。

伊蕾的家收拾得很干净,也摆放着许多俄罗斯油画,有的艺术价值很高,价格不菲。那是些什么画,我记不得了,因为那天我很拘束。拘束的原因,一是我不懂油画看不出门道,二是生平第一次进陌生女人闺房有些不自在。或许这是天生性格使然,跟男人交往就没有这种障碍。

中午,伊蕾请我俩在“798”里一家餐馆吃饭,后来小梅抢着买了单。其间,伊蕾不断离座接听电话,看得出,她很忙。

忙,有时为的是排遣孤独。孤独,常常是一个人的狂欢。伊蕾孤独吗?我不知道。只是在读她那首代表诗作“独身女人的卧室”中,闻到了那么一丝丝。

伊蕾走了,去了天堂,那里一定有她许多朋友。祝她在天堂里快乐、幸福!

(写于7月16日晨)

来源:李武兵美篇、战友网信息中心

编辑:铁道兵雨荷



全部评论(1)
  • 2018-07-19 10:21
    1 回复 删除
    伊 蕾——铁道兵的诗人。你走了,你的诗歌永远留给我们和后人。你那不干的笔墨永远留在铁道兵文化里 ! 伊蕾走好 !
  • 大竹烈士陵园静悄悄2019-09-05 21:55文/原铁七师 陈迎春去年清明期间,我受战友之托,前往四川大竹烈士陵园,悼念并拍照、记录长眠在这里的铁道兵七师战友。清晨,我踏上从成都——达州的动车,到了达州已接近中午,..

    浏览:6908次 评论:0
    2019-09-06 20:40
  • 题记:军号声声,猎猎的军旗下她们从未远去…… 唐山地震中的铁十四师医院女兵孙江玲林建军序言唐山,历史会永远聚焦在这一刻——公元1976年7月28日,北京时间3时42分53.11秒。随着猝然降临的光闪地动,中国河北..

    浏览:25443次 评论:1
    2018-11-15 09:50
  • 《寻找篇》之 寻赴陕西省紫阳县“向阳烈士陵园” 2012年的“五·一劳动节”期间,我和学兵战友刘志强是在陕西省紫阳县度过的。 紫阳火车站远眺 据我当年写的日志记录(本人的消费记录是当年物价水平的珍贵资料)..

    浏览:15439次 评论:0
    2018-11-13 11:57
  • 湖南日报记者 邓晶琎 傅汝萍通讯员 陈艺阴阳相隔42年,益阳南县的杜征兵终于找到了哥哥杜三元的墓地。几天前,杜征兵四兄弟来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静县烈士陵园,他们取出从家乡带来的一捧土,撒在哥哥的墓碑前,潸..

    浏览:14988次 评论:0
    2018-08-16 09:43
  • 建军九十周年纪念的时候,看到纪录片《难忘铁道兵》,那个永不忘怀的场景再次浮现在我眼前——1983年12月31日,上午9时,某机关广场军旗飘扬,团部和附近单位全体官兵肃穆挺立。团政委面对涕泪纵横的队伍宣读铁道兵..

    浏览:16877次 评论:2
    2018-08-11 12:18
  • 《寻找篇》之安康烈士陵园2010.10.15从北京出发,在北京西客站乘车南下。从列车途经湖北襄樊开始,我正式踏上了襄渝线。安康现在是地级市,我到达安康时,是次日的下午。安康火车站是襄渝线上的大站,所有路过的快车..

    浏览:15191次 评论:0
    2018-07-22 03:54
  • 永远在天地间燃烧的火焰——沉痛悼念铁道兵著名女诗人伊蕾铁道兵雨荷2018-07-13:这消息太突然了!一个半月前(5月27日),欢聚一堂的十几位铁道兵文化老战友,十天前已走了叶老,今天又走了伊蕾!!!一路好走,诗人..

    浏览:15669次 评论:1
    2018-07-19 10:20
  • 本报漳平4月9日讯(通讯员毛靖杰 王秀秀 杨 蕾)4月5日,清明节当天,中铁十七局在闽项目职工代表从四面八方赶到铁道兵英雄龙均爵烈士陵园,开展清明节祭扫铁道兵英雄龙均爵烈士墓活动。祭扫活动现场,气氛庄严肃穆..

    浏览:14615次 评论:0
    2018-04-05 12:07
  • 三秦都市报—三秦网讯 (记者 张晴悦)自从2010年前后偶然看到那6座早已风化的烈士墓,汪涛就多了一个心愿——帮这些长眠在异乡的烈士寻找他们的家人。8年过去了,他为完成这个心愿做了不少努力,但却发现这样被亲人..

    浏览:14956次 评论:0
    2018-07-04 14:04
作者专栏
  • 浩子

    注册时间:2019-12-04 15:47

  • 沉香木

    注册时间:2019-11-18 21:33

  • 15228796539

    注册时间:2019-08-29 05:25

  • htnrtxq

    注册时间:2019-08-28 16:55

  • 13862318083

    注册时间:2019-08-27 18:50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邮箱:327789046@qq.com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