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兵的第一次
2018-08-08 12:32:33 浏览:47次 【

1


《我当兵的第一次》

王甫亚

       每逢佳节忆当年。在又一个“八一”节到来,举国上下庆祝人民军队建军91周年的时候,我不禁回想起我当兵时候的军营生活,历经了好多个第一次,而每个第一次,都在我的脑海中,镌刻下深深的烙印。是这些一个个第一次的历练,使我在人生的道路上,能够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第一次知道,什么是铁道兵。

       1976年12月,18岁的我应征入伍,来到了位于新疆天山深处的铁道兵第20团新兵一连。新兵连位于天山南簏的阿拉沟内,也是南疆铁路的途经之处,这里位于天山腹地,山势雄浑,人迹罕至。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山顶上白雪皑皑,山沟里风沙弥漫;在戈壁军营的新兵连内,绿色的帐篷,单薄的大通铺;体会最深刻的是,在海拔3000米的高原,空气稀薄,高寒缺氧,气压太低,开水烧不到80度,饭菜煮不熟……。在新兵连,指导员刘宏德(湖北人,已退休,现住武汉市)给我们上了第一堂课,他说:“你们当兵的‘路’走对了,但是‘门’进错了。你们当了艰苦的铁道兵,就要具备吃苦耐劳的精神。”接着,他给我们讲解了铁道兵的简史。直到此时,我才明白,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序列里,还有一支执行特殊任务的技术兵种——铁道兵,这支部队的任务是,战时负责铁路运输的保障和抢建抢修,平时负责国家的铁路建设,逢山凿路,遇水架桥。而我们现在的任务是,修建南疆铁路。

      新兵训练还是与野战部队的课目一样,严格按照军队的《内务条令》、《纪律条令》和《队列条令》这“三大条令”进行……。在那冰天雪地的训练场上,在那风沙弥漫的戈壁军营,我与大家共同生活、学习、训练,冻红了鼻子,冻麻了手脚,仍高唱着《志在四方》,挥洒着军人的骄傲和自豪!在那寒冷的冬季,战士们有火热的豪情。训练场上,有我们铿锵的操练声,饭堂前和操场上,有我们嘹亮的军歌声,还有那夜半三更“紧急集合”的哨子声……。艰苦、严肃、紧张而又活泼的军营生活,记忆犹新的新兵连的训练日子,我与大家同吃压缩菜,同唱一首歌,但无私无畏,无怨无悔……。

        第一次站岗,遇到狼了。我到新兵连后的第一次站岗,是在夜间,印象尤为深刻。那是到新兵连后的第二个星期,我在新兵2排8班,连首长考虑到我们新兵年龄较小,难免会有胆怯心里,就要求我们2个人值一个班,每班一个小时。因新兵连都是用帐篷搭建的临时营房,没有院墙,也没有大门,更没有固定的哨位。所谓的站岗,其实就是个流动哨。我当时与谁一起站岗的,我忘记了,但是感到非常新鲜刺激。两个人每人背着一支步枪,因为是新兵,也没有发子弹,就背着枪围着营区慢慢的转悠,可也很有自豪感!大约是夜里12点以后,4个排16个班的帐篷里,全部都熄灯了,整个连队静悄悄的,战士们经过一整天的紧张训练,都非常疲惫,此时睡的正香。只有连部的操场边上,那根独立的电线杆子上,还在亮着的那盏白炽灯,放射着刺眼的光芒;还有就是,连部办公室及炊事班的厨房里,也有微弱的灯光,顺着窗户照射出来。就在我们两人转到连部门前时,我突然看到一只个头很大的狼狗,在炊事班厨房的周围转悠。我就与另一个战士嘀咕:“这里方圆十几公里没有人烟,怎么会有狗呢?”而另一个战士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吓得直往我身后躲。这时,我往连部里看了一眼,就见文书王华轶(江苏铜山县人)还在办公,我就说:“咱去问问他。”王华轶闻声出来,看了以后说:“那不是狗,那是狼。”“狼?!”我俩惊讶的异口同声,冷汗直冒。王华轶又说:“它是来炊事班偷猪肉吃的。”此时,我们的说话声,被正在查铺查哨的连指导员刘宏德听到了,刘指导员走到连部门口,看了看,问明情况后,他说:“没事。只要你们不惊动它,也别惹恼了它,他就不会伤人的。”这时,那只狼看到我们人多,就很不甘心的“嗷嗷……”的叫了两声,极不情愿的走开了……。

       第一次抢险救灾,上山灭火。这件事情也发生在新兵连。一天上午,正在我们训练的间隙,一阵紧急集合的哨声响起,这时就听新兵连连长(广东人,记不清名字了)大喊道:“同志们!全体集合,上山救火!”大家不约而同的转过头,向对面的山上望去,这一看不要紧,天哪,真的是山上失火了!只见对面的山顶上,烟雾弥漫,隐约可以看到有火苗窜起。原来,连部接到上级通知,新兵一连对面山上着火了,因附近老连队战士们都在隧道内施工,上级要求新兵一连,前去灭火。在队伍集合完毕,连长指着山头说:“这事关国家集体和人民的财产,跟我来,出发!”说完就带着队伍,向山上着火的方向跑去。战士们先是按队形出发,我也在队伍中跟着跑,心里琢磨着,这也是我们战士的责任啊!可从新兵连的操场到山上的着火点,要跨过一条河,就是山沟底下的那条乌拉斯河,河面较宽,河水水流喘急,且冰凉刺骨,根本就不能行走。而河道上只有一座简易的木桥,是对面的老连队临时架设用的,只能并排容纳两人,因此,就形成单一的队形了。过河后再往山上看,只能看到浓烈的烟雾,但如果跑到着火点,大约不下于五六公里,而且还要顺着山坡向上攀爬。有句话叫做:“望山跑死马”,这句话一点都不假。这里高寒缺氧,空气稀薄,山高坡陡,战士们跑着跑着,就喘不过气来了,有的脸色煞白扶着石头喘息,有的满脸通红蹲在地上咳嗽不止,还有的人甚至已经流出了鼻血……。我那天不知哪来的激情,第一个冲到了山顶着火处。我看到这里并不是什么原始森林,只是一些稀稀拉拉的大树,矮小的树木较少,着火的只是地上的落叶和枯黄的蒿草,较大的树木并没有被引燃着火。当时由于跑的急,并没有带上灭火工具,连个铁锹都没有,山顶上也没有水。这时我急中生智,把训练服的褂子脱了下来,不停地向火苗砸去……。不一会儿,战士们也陆陆续续的跑到了山上,他们像我一样,也都脱下了训练服的褂子,还有的人折下树枝,一下下的砸向火苗……。幸亏当时风力不大,火势蔓延速度不快,过火的面积也不大,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大约经过2个多小时的奋战,山火被我们全部扑灭,可战士们也都累的精疲力尽,一个个都汗流浃背、灰头土脸……。

       经过分析,可能是牧民抽烟,不小心点燃的。在回来的路上,有的战士像打了大胜仗一样,还自豪的哼唱起了《打靶归来》……。

     

       第一次进隧道,给战士们送饭。1977年4月初,在经过3个多月的紧张军训后,我被分配到老连队4营20连。当年年底前,我被安排担任连队文书。我们连队是一个半机械连队,主要任务是,配合4营其他几个连队施工,为一线施工连队做好机械、电力、洞内通风、拌合砂浆、电气焊等保障服务,主要的机械设备有,发电机、空气压缩机、搅拌机、抽水机、电气焊机等。20团在修建南疆铁路时,主要负责新光隧道的施工,这是一个“灯泡型”的降坡隧道,全长近4000米,进口和出口重叠在同一个平面上,进出口上下落差40多米。形成既立体交叉,且又桥隧相连,被誉为南疆线上的一大壮观。施工中部队采取“四班倒制”,每个班6个小时,歇人不歇机器,中间由连队炊事班送饭到工地,战士们在隧道内简单的吃点饭,再继续接着干。遇到星期天,连队为让炊事班的战士们休息一下,就安排勤杂班的战士们去隧道内送饭。在一个星期天,由我带着卫生员、理发员、材料员等,用筐和盆装好饭菜,用扁担抬着,去隧道内送饭,这是我第一次进入正在施工中的隧道内。在洞口往里的一段已经浇筑成峒,倒还好走。可越往里走越困难,满地的水渍泥浆,光线昏暗,脚底湿滑,头顶上刚开采的山洞,尚未预制成型,大颗的水珠“哗哗”滴下,石头张牙舞爪,虽有支架支撑,但也时刻有掉落的危险……。机器的轰鸣声、施工的嘈杂声、通风管道的呜呜声、风枪打眼的咔咔声、出碎石渣的小火车的呼呼声,振聋发聩,稍有不慎,随时都有受伤或牺牲的风险……。就这样,施工连队的战士们,在上道坑、下道坑、中槽、边墙、马口,分工明确,施工有序,忙而不乱……。在饭菜送到工地后,他们摘下口罩和手套吃饭,连洗手水都没有,一头一脸的粉尘灰,像刚从煤矿井下走出来的矿工,根本分不清谁是谁……。这就是我们钢铁的军人,这就是我们最可爱的战士,他们为了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在这样极其艰苦的条件下,无怨无悔,默默奉献,用青春年华,用热血汗水,度过那“激情燃烧的岁月”……在铁道兵这个绿色大熔炉里,我经历了太多个第一次,而这每一个第一次,都让我在部队不断地成长。是这支英雄的部队,让我锤炼了思想和灵魂,成为了一名真正的革命军人。铁道兵军魂,铁道兵意志,铁道兵精神,铁道兵友情,将永远的激励着我,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我为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而自豪,我为当过铁道兵而骄傲!

                     

                       责任编辑:顾太健



全部评论(0)
  • 赞歌再颂铁道兵(一组藏头诗)作者/长乐铁道兵(林锦)……赞歌再颂铁道兵……(赞)歌再颂铁道兵,..

    浏览:10次 评论:0
    2018-08-21 10:08
  •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湖南省美术家协会理事湖南省书画研究院特聘画家常德市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常德画院名誉院长曾任湖南省常德市人大常委会主任       自幼喜爱美术,近年来,在绘画理论及实践上..

    浏览:19次 评论:0
    2018-08-21 09:41
  • 铁道兵重返《海拉尔》独行鼠《白浪情》        今天是铁道兵重返《海拉尔》的笫六天,根椐安排:       上午呼仑贝尔市区自由行,中午吃完饭后,参观世界反法斯战争海拉尔纪..

    浏览:22次 评论:0
    2018-08-21 09:36
  • (二等功臣、原铁道兵33团9连指导员、4营副教导员、团组织股股长黄世传)襄渝线上拔炮救人功臣今何在?作者/邱榕木     上世纪刚踏入70年代,在襄渝铁路上施工的铁道兵七师乃至当地都在传颂着一个解..

    浏览:14次 评论:0
    2018-08-21 09:34
  • 作者:戴老板数据支持:国金交运1863年,江苏巡抚李鸿章率领的淮军部队,正在秘密筹划进攻太平军占..

    浏览:14次 评论:0
    2018-08-21 08:43
  • 辽沈战役的抢修铁路——“野战军打到哪里,铁路就修到哪里”,抗美援朝中“打不烂、炸不断的钢铁运..

    浏览:10次 评论:0
    2018-08-21 08:42
  • 战友战友亲如兄弟,祖国把我们召唤在一起,你来自农村,我来自城里,我们都是莱西人民的子弟。1976..

    浏览:16次 评论:0
    2018-08-21 08:41
  •                           &n..

    浏览:16次 评论:0
    2018-08-21 08:40
作者专栏
  • 河边草

    注册时间:2007-10-29 06:52

  • 老田地

    注册时间:2010-08-14 19:11

  • MM听雨

    注册时间:2008-05-25 11:38

  • kss

    注册时间:2007-11-03 21:42

  • 2604746963

    注册时间:2013-01-18 16:03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1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