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我的七年军旅——抗美援朝老兵陈万祥回忆录
2019-03-05 23:33:22 浏览:14659次 【

陈万祥老人近照


讲述:陈万祥  整理:马英东



“我是1951年参的军,印象是二三月,我记得那天天气很热,到部队时,我热得把棉袄都脱了。我和邻居的一个老哥两个一起报名去的,结果我验上了,邻居老哥因腿不好,没验上。我算是比他幸运。现在回想起来,年轻时的事就好像是一阵子的事……一辈子人太短了,一晃就老了。”

86岁的陈万祥老人坐在沙发上,面色红润,目光沉静,凝望着远方,喃喃的说。

我的提问,让老人的思绪飞矢到了六十多年前……



门外是三九寒天,酒店里温暖如春。时光飞跃了,我们一起进入到了那个悠远的年代。

“说起我的家庭,也很悲惨,十四岁时,我的父母都相继过世。我和奶奶叔叔及兄弟姊妹们一起生活。苦难的生活让我成熟的很早,从十四岁开始,我就开始给别人家当长工。村里有两户大户人家,王家和柴家,因为我人比较勤快、听话,他们就把我留在他们庄上当伙计。当时去当兵,也是家庭穷困,想出去蹦跶一哈。”

“奶奶的事,后来才知道。当了几年兵,也没顾上回家。走福建的时候,才回了一次家。才知道,奶奶因为一直见不上我,眼睛都哭瞎了。还经常骂邻居大哥,说把我卖了。”

说到这里,陈老眼角闪起一丝泪花,哽咽地说:“人啊!年轻的时候啥都不懂,有些事情到一定年龄才能明白。我是靠我奶奶拉扯的,但我给老人家没敬上孝。常言说:‘父母的心在儿女上,儿女的心在石板上’,哎!真是……”。

“到了部队我才知道,我参加的部队是七军十九师,军长叫彭紹辉。是个老革命。在部队半年,我学会了读书认字。其实我的知识就是从部队学的。我真的感谢共产党。如果不参军,我或许到今天还是个睁眼瞎。”

陈老讲话平缓有力,从容不迫,目光里闪烁着自信和坚毅。



甘肃昌泰的董事长杨伟玺,陈老的女儿,昌泰的员工,我们一起仔细地听着。

那些戎马岁月,那些激昂慷慨的日子,那个激情燃烧的时代……

“为了支援朝鲜,我们部队被改为铁道兵第五师。师长是何辉燕,一个老红军。”

“我们坐汽车先到丹东,下了车,马路两侧围满了密密麻麻的群众,都端着各种吃的,让大家拿。那个场面,激昂慷慨。部队行军很急,大家根本没有时间去吃东西。我抬头向远处一望,丹东城的一角城墙已经被炸没了,空荡荡的一角,像一个人的一条胳膊被卸了,我心里感觉很难受。但来不及感伤,连夜我们就过鸭绿江,夜很寂静,除了车轮声、缓缓流动的江水、然后就是战友的呼吸声。没有人睡觉,大家都虎视眈眈,沉默着……大家都憋着一口气,过去了就去收拾那些美国佬。美国佬炸我们的丹东城,就是欺负我们已经到家门口了,忍无可忍。”

“过去了才知道我们铁五师不是去前线打仗,而是保卫和抢修铁路。”

陈老喝了一口茶接着说:“实际上,我们是后勤部队。”

“战争确实是残酷的。我们到达泰川时,泰川已经被炸了多次,满目苍痍,很多村子已经被夷为平地。我们到的第五天,半夜,美机又开始地毯式轰炸。我们住的那个村子,在一个山角里,住着103个农民,还有两个部队。我们让农民转移,但那些朝鲜人没听,结果村子被炸平了。战争中电话很重要,如果电话没了,我们就失去了和上级的联系。我们把电话藏在房子的柱子底下。我们师部的一个号兵,在转移中,腿被弹片击中,最后腿没了。我们的指导员,被炸飞了,最后连尸首都没找见。防空,飞机来的时候,不能趴下,要侧身睡。只要炸弹不是在你身边炸开,最多就是被土淹没了。如果在你身边炸开,那就完了,就会被炸飞。在战场的时候,啥都来不及想,死亡太正常了。幸存下来的,或许是命好吧!经常经历生死,对死亡已经很自然了。想自己如果死了,就是为国家贡献了,这就是一个人的价值。这也是我年轻时的收获,我把他叫我的精神或我的价值。”

陈老的话,引起了在座所有人的沉思。时光沉静,所有人都静默着、思考者。

今天,战争对我们来说,已经是很遥远的事。今天的我们忙着保健、忙着养生、忙着追逐物质生活,忙着追逐自我,死亡的事,没人愿想。娱乐消费麻醉了一切。

今天,我们的生活也好了,但很多人却感觉不到快乐,精神空虚。或许是我们出发的已经很远,但我们忘记了出发的目的。如陈老所说,我们没有了我的精神、我的价值。

陈老点了一支烟接着讲:“入伍半年后,我被副师长葛平(化名)选为他的公务员,这个公务员和今天的公务员不一样,今天应该叫通讯员吧,就是负责首长的公文以及生活方面的一个勤务兵。”



“陈老,抢修大桥的枕木铁轨都是从中国运输过去的吗?”我问。

“对,所有物资都是从中国运输过去的,我们在泰江,主要负责保护泰江大桥。炸毁了,就抢修。枕木铁轨就在山脚下堆着,送材料的车,规定,必须五分钟内把材料卸完。因为随时就来空袭。那个工作场面,确实是团结紧张,严肃活泼。”

“朝鲜出一种报纸,一半朝文,一半中文。我们就靠读报了解前方战事。53年,六十架中国飞机打垮了美国200架飞机。还有个美国人叫戴维士,被俘虏了七次。就像诸葛亮七擒孟获那样,我们志愿军把那个美国人给征服了,最后戴维士投降了,他用五发子弹,打下了美国的三架飞机。其实我们国家以前就在朝鲜打过仗,唐朝的薛仁贵征东的时候,最后打到的地方就是板门店,就是他们说的三八线。我们的工程师和朝鲜人沟通,讲的都是文言文,朝鲜的文化就是从我们国家学的。”

“美国人也是,被我们打怕了,双方就停火,在三八线谈判。战争也是边打边谈。54年战争就结束了,我们就回来了。我在朝鲜呆了大概两年左右。”

像陈万祥这些上过战场经历过生死的老兵,聊起战争,让人感觉他们身上有一股豪气,这豪气让战争就像是谈笑间强撸烟飞灰灭的事。

陈老的女儿说:“我爸一辈子保持着他当兵时的习惯,早睡早起,生活很规律。人也很乐观。电视上一讲部队的事,他就兴奋。对国家的军事方面的新闻一直都很关注。他对部队是有情结的。”

陈老的自律精神,让我们对一个老兵肃然起敬。



“回国后,你们你们去了哪里?”杨伟玺关切地问。

54年回来后,我们就去修兴安铁路了。在兴安铁路,我们还遇上了常香玉的老公也在那修铁路。常香玉是名演员,著名的爱国人士。在朝鲜战场的时候,她老人家变卖家产并且通过义卖筹款给我们志愿军捐了一架飞机。我们见到常香玉的老公也很激动。大家在朝鲜的时候,就知道常香玉的义举,很感动。后半年我们又被转到了鹰厦铁路。作为军人,就是服从国家的命令,国家把我们安排到哪里,我们就到哪里战斗。”

陈老喝了口茶接着讲:“当时台海关系比较紧张,所以抢建鹰厦铁路是国家的一个大战略。55年我被分配到了福州军区侦察科。我们刚去的时候,福建华安县,有三个国民党逃兵,到处打砸抢,我们侦察连过去,三下五除二,就把三个逃兵抓了。当地老百姓都拍手叫好,我们也感到很光荣。后来我被分派到机要科,当了防空情报员。就是你们电视上看的,特务。什么叫特务,就是执行特殊任务的人。哈哈!”。

说到这里,陈老幽默的笑了。

“我们情报组总共三个人,我是情报组长,用的是收音机,接收记录防空讯号。密码是经常变换,就是备用密码也是三五天就变换一次,用10个数字。密码变换时,对讲机里通知换。我们收报组,三个人三班倒,24小时执勤。如果发现情况了的话,讯息会被转到发报组,发报组就会发防空警报。其实所谓的收报,就是用电台监视台湾蒋介石的空军调用情况。用的是军用地图,看坐标,类似于咱们的罗盘,定位置。登记的讯号纪录从福州军区一直要报到兵团。出一点问题就不得了。打仗,情报就是关键。”

大家静心地听着。特务的工作一下子把大家引入进一个神奇的境地。

陈老突然小声说:“还真出了一次事。我们一起的一个战友,把一份密件本来要送到一大队的,结果没小心在一字多淌了点墨,让送文件的人误看成了二,结果文件送到了二大队。我的那个战友被处分了。我们大家也都跟上受了影响。”

“我们情报组织,发电的、接收讯号的、译电的,都分开着来,我们个人都不懂密码上的内容。破译的专门有破译的。保密条例非常严格。”

陈老感叹的说:“人生啊!有时候,真是命运。冥冥之中,你感觉命运就是那么被掌握了。我们情报部门就是因一个人不小心淌了一点墨,致使情报送达出了问题,最后大家提干的时候都没提上。57年我被转到了管教支队。就是管理监狱的一个队。58年就转业了。我的七年军旅就这样结束了。是有些遗憾,但也无悔。这七年,可以说,塑造了我的一生。”

“对于我这样一个从乡下走出的穷孩子,出了国,参加了伟大的抗美援朝。给首长当公务员时,陪首长住过大连宾馆,在哪里,我第一次坐电梯,坐的时候,晃的让人还有些害怕。在哪里还见了苏联的五彩棉花,真是非常漂亮。也陪首长去北京开会,住的是北京饭店,一晚上五块钱。那时候,那个价格已经是相当贵。但最难忘的是:我们走的时候,朝鲜人民拿着我们的手,哭着不让我们走。多年后,这个场面有时会想起,每想起这个场面,我就会泪流满面。这就是一个当兵人的价值。”

陈老说到这里时,眼睛里泪花又噙起。我们都被感动了。


甘肃昌泰公司送爱心



一个军人的荣誉,就是一个国家的荣誉。

陈老的七年军旅生涯对于他的一生时间来说,不长,但军人的精神影响了他一生。他从部队学习了到了知识,了解了世界,经历了生死考验,他建立了一种精神,形成了一种价值,这种精神和价值也让他变成了一个乐观坚毅自信奉献的人。

部队转业后,陈老刻苦学习,又考上了甘肃水利学校。学校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华家岭水保站工作。工作一年后,全国农业学大寨,60万人岗位要分流,他又主动请缨,为国家减负,下放回乡了。

写到这里,我想起了电影《芳华》里的刘峰,那个高风亮节让出自己军校名额的刘峰,那个在战场救助战友被炸伤的刘峰,那个多年后修自行车困顿的刘峰,在我们的民间或许还有很多和刘峰、陈万祥这样不为人知的老兵,他们都用他们的军人的精神奉献于我们这个伟大的国家。我们不能忘记这些老兵啊!我们向他们致敬!

用作家巍巍的话说,他们都是我们时代里最可爱的人。

大家听完陈老关于战争的回忆,都很感动,深受教育,深受鼓舞。甘肃昌泰商贸公司董事长杨伟玺代表甘肃昌泰商贸公司给陈老送上了一份爱心。我们大家同时起身,祝愿陈老身体健康,快乐开心。

文化的传承,就是一种精神的传承。陈老讲给我们的故事,讲的既是一段历史,又是一股精神。

只有精神才是一个人,一个国家走向强大的核心向心力!





全部评论(0)
  • 时间的年轮,刻下英雄的足迹。今日之中国自信从容,迈向世界舞台的中心。这是烽火岁月里无数革命先烈赴汤蹈火、浴血奋战的结果,这是和平年代中一个个心怀家国的平凡英雄忠诚为民、无私奉献的结晶。河南省广播电视协..

    浏览:195次 评论:0
    2019-12-04 20:24
  • 陆军是人类战争史上最古老的兵种,主要担任地面作战。时至今日,陆军的构成部分大致包含步兵、装甲兵、炮兵、侦察兵等等,部分国家的陆军甚至还有空降兵、火箭兵、铁道兵等等。根据国情所需,如今每个国家根据自己的..

    浏览:180次 评论:0
    2019-12-04 20:21
  • 为什么战旗美如画,英雄的鲜血染红了它!抗美援朝战争阵亡约18万人时 间:1950年10月1至1953年7月地 点:朝鲜半岛导火索:美国侵朝飞机多次侵入中国领空,轰炸丹东地区。对 手:中国、朝鲜——美国为首的16国联合..

    浏览:192次 评论:0
    2019-12-04 20:11
  • 石城,古属古越国,是个蛮荒之地。秦兵入越时,带来了中原文化,汉治越地,实属领属关系。千年皇治,石城天下,鱼肥蟹美鱼吞羊,野性仍旧不改。敢于舍得,是中原的天性,也是石城的个性,从石城走出来的铁兵,都敢于..

    浏览:451次 评论:0
    2019-12-01 20:59
作者专栏
  • 浩子

    注册时间:2019-12-04 15:47

  • 沉香木

    注册时间:2019-11-18 21:33

  • 15228796539

    注册时间:2019-08-29 05:25

  • htnrtxq

    注册时间:2019-08-28 16:55

  • 13862318083

    注册时间:2019-08-27 18:50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邮箱:327789046@qq.com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