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个非正常死亡的年轻士兵——铁道兵故事三十五
2019-07-14 20:34:53 浏览:2857次 【


这个人死了好多年了。他是我的战友,也是同乡,我们一同入伍,他却在入伍一年后,非正常死在了大兴安岭。他姓康,死那年仅20岁,花季年华的士兵凋谢在从戎戍边的边城。

小康是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村人。1958年根据上级指示要在平山县境内修建岗南水库,水库的选址在西柏坡村。

这西柏坡乃是中国人民解放战争最后一个战地指挥所,是党中央所在地。毛主席、朱总司令在这里指挥了著名的平津、辽沈、淮海三大战役。因为这个原因,上级决定将西柏坡村整体迁移至十几里外的新址。

小康那年15岁,也随村民迁走了。小康的祖父是抗战时西柏坡村的老村长;父亲也是解放前参加革命的老干部。1962年小康高中毕业,与我同时从城里和县里参军。我们两家相距百余里。那年月,高中生当兵的还较少,都是小知识份子嘛,我觉得我们有共同语言,很说得来。

小康是根红苗正的兵,在那个讲阶级斗争“唯成分论”的年代是很吃香的。刚当兵时他比我能干,虽然我们同是上了12 年学的高中毕业生,但他是老区农村长大的,比我有体力,能吃苦,入伍半年以后,我们双双被评上了五好战士

小康是我们一帮战友中唯一结了婚的人。入伍前他在父亲的搓合下,与父亲同事的女儿搞上了对象。及至入伍前,父母又催他结了婚。蜜月没过半,就与我们踏上了北去的军车。

北去的军列穿过华北大平原,出山海关,又在松辽大平原上蜿蜒前行,整整走了四天四夜。到了沿途的大站就在兵站吃饭,吃完再走。

  晚上透过“闷罐”车的小窗口,可看到天上的星光和远处黑黝黝的山影。离家乡和亲人越来越远,加上旅途的孤寂使我们彻夜难眠。我推了推躺在身边的小康,他也没睡着,问我干什么?“你怎么那么早就结婚了?”“我父母催得急,我也不好违抗。”“咱是特种兵,你这一走五六年,媳妇能熬得住?”“我相信她会等着我。”

后来,我才知道他媳妇叫桂英,是村供销社的一个营业员,那一年才17岁。桂英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美女,明眉大眼,高挑的身材,红扑扑的面庞,她在柜台前一站,立马就会吸引许多年轻小伙子问这问那,人们不为买东西,只为能看她几眼,说上几句话。

供销社的小卖部由此变得异常红火。小康娶了这么漂亮的媳妇,村里人的闲话也多了。桂英可不管那套,上班好好工作,下班侍奉公婆,操持家务。虽然丈夫当兵去了,一家人倒也和睦亲热,其乐融融。

小康是个直性子人,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高兴时他会滔滔不绝地说个没完;不高兴时兴许一天不说一句话。也难怪,他毕竟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媳妇,而且蜜月没度完就“千里赴戎机”了。怎么不让他惦念远方的妻子呢?这是我们这些没有结婚经验的毛头小伙子所难以理喻的。


      小康又是一个肚里存不住事的人,他愿与人共同分享他的感受,不管是美酒还是苦酒。当没人在身边时,他会从小挎包里掏出一个圆圆的小镜子,镜子背面镶着桂英的照片:低眉浅笑,脸蛋上一边一个“酒窝”。如果被别人看到这一情景,他也不藏匿,而是很大方地把小镜子递给你,“看看吧,这是俺媳妇!”言语中充满自豪和满意,意思是让你共同品味和分享他的甜蜜和幸福。

那时,铁道兵在边远地方修铁路的生活是单调而枯燥的。吃完晚饭,劳累了一天的战士们没有电视看,连收音机的信号也不好,只有借着军帐里微弱的马灯灯光看书看报。一阵疲劳乏累的感觉向人袭来,战士们一个个手拿书,合衣而眠,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而小康则不同了,他会在别人入睡后,悄悄拿出爱人的信一遍遍地阅读,仿佛咀嚼着一枚橄榄,越嚼味越浓。有一次我半夜如厕,发现他还在灯前读信,就悄悄凑了过去,他也不回避,就让我看了他妻子的情书。信写得工整,字迹也娟秀,字里行间充满了一个少妇对戍边夫君的惦念和思恋。

我觉得他们真是天造地配的一对儿,他们是那样琴瑟和谐,相亲相爱。第二天我把小康看情书的事说给别人听,大家都来了情绪,一致要求看这封情书,小康小心翼翼地从挎包里一本厚书中取出,大家争相传阅,共同分享他的快乐。

后来不约而同地形成了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小康的情书成了大家的精神食粮,他先看,然后大家看。一帮百无聊赖的士兵,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和背景下,就做着这样令今人难以理解的事情。

后来,这事儿又有了发展:小康给媳妇的情书也必须让我们过目。我们还给连部的通信员下了一道死令:“小康的书信在没给大家看前不准盖三角免费邮戳寄出!”这在今天看来似乎是蛮不讲理的:公民有通信自由,有维护个人隐私的权力,人家的情书凭什么让别人看呢?但在那个年代,我们并不认为这样的行为有什么不妥,连他本人都不介意;小康说那有什么,我是过来人,将来你们都会有这一天……。

事情的发展还在不断升级:当一帮青春勃发的年轻士兵,在深山老林里施工,男人是军营的一统天下,有时一年也看不到一个女人,在感到缺乏异性刺激的情况下,就会三五成群地凑在小康的身边,提出这样无理又无耻的要求:“小康,讲讲你媳妇的事儿,讲讲洞房之夜那事儿……”

事情到了这份儿,小康又装糊涂了:“什么事儿,我不明白,你们要听什么?”“好你小子,耍滑头!”于是大家一拥而上,格肢他,让他难受。等他求饶了,才吞吞吐吐说出来,大家津津有味地听着,分享着那语言带来的刺激,想入非非地勾划着那一幕幕难以言表的画面。

记得有一次,小康可能心情不好,不愿回答别人的提问。大家不依不饶,最后竟然把他裤子扒掉了,弄得他大喊大叫。指导员严厉制止了这种恶作剧。晚上点名时,带头的几个战士受到指导员的点名批评。


      当然,大部分时候大家还是处得很好的。每逢星期天,小康都要给远方的妻子写信。他带着马扎儿,孤身来到密林深处,坐在一棵刚锯倒的大树树墩上写情书。

听着林中的鸟鸣和虫叫,望着一碧如洗的蓝天白云,小康思绪万千,疾笔如飞,一串串充满激情的诗意的话语写在信上,有时竟写十几页之多。当我们要求看情书时,他会卖“关子”:“别白看,你们每人剥两张桦树皮给我,我就让你们看。”

于是大家就从林中找那种直溜的,没有什么疖疤的桦树锯倒剥皮,这样几个人凑上十几张桦树皮做为交换条件,就能看到那封声情并茂催人泪下的情书了。当然大家奉献的十几张桦树皮就成了他下次写情书的信笺纸了。

在那段日子里,虽然大家都没见过桂英的面,但大家都认为桂英是咱们大伙的媳妇,见了小康差不多都是那句话:“咱媳妇来信没有?别忘了让我看……”或是“给咱媳妇写信没有?别忘了让我看……”就这样,他的媳妇成了大家的精神“补品”。

秋天过去了,初冬已经降临大兴安岭。这时是196310月份。一段时间,桂英没来信。小康的脸色由春意盎然也变得如秋风冷雨般萧瑟而铁青,话语也少了。只是常常一个人钻进密林中,在他常写情书的那个大树墩一坐就是半天。有人看见他偷偷翻阅过去的情书;有人看见他拿着那个有桂英照片的小镜子发呆,人们不敢再和他开玩笑,人们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那天我们正在吃晚饭,通信员送来一封他的信。我们清楚记得,桂英媳妇有三个月音信绝无了。刚扒拉了两口饭的小康扔下饭碗,一个人躲到密林中去了。

有人看见他借着朗朗月光看信,看着看着,泪流满面;还有的说,他看完信就把信纸团成一团,放进嘴里吃到肚里去了……

当他这晚回到帐篷时,已是子夜时分。人们早已入睡,谁也没注意到他的情绪变化,也没有人敢提起看“咱媳妇的来信”。

第二天清晨,吃过早饭,大家排队上工去了。这天又逢小康值日。他把全班的饭碗、面盆洗刷干净,又把全班12个人的被子叠放整齐,搞完内务就失踪了。

按当时规定,做值日的战士可比别人晚到工地半小时,然而大家这一天恰恰忽略了这一点,直到中午收工回来也没见他人影。班长已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立即汇报到连部。连长、指导员一听就急了,中午饭都没心思吃,命令两个班,立即出动沿各个方向搜山。

二十几个人分成6个小分队在各处搜寻。直到太阳快落山了,连长的话机中才传来二班长的声音,在 15公里外的西南山坡上发现了尸体。我和连长、通信员、司号员等一行五人立即赶往出事地点。

大兴安岭的第一场初雪,把大地覆盖得一片银白。经过近两小时的急行军,我们赶到了现场。只见在密林的边缘上有一棵孤零零的“歪脖树”,树上吊着小康的尸体。我们从远处看到一身草绿色军装的小康,映衬在蓝天白雪之中,犹如一位长途跋涉的旅人靠在树干上小憩。我的心脏一阵紧缩,砰、砰地跳个不停。我们几个人在连长的指挥下,七手八脚解开歪脖树上的背包带,把尸体平放在雪地上。此时,我们不由得泪流满面。

大兴安岭的初冬,白天气温也在零下二十来度,尸体早已僵硬,估计死亡时间已有五六个小时。我们几个人把他背下山来,在下山的路上我们无比的悲痛:今天早上还在一起吃饭的战友如今已成僵尸!



按照连长的安排,尸体暂时停放在一座废弃的铁工棚里,门上加了锁。意外死亡的事故逐级上报,很快,铁三师保卫处的干部、法医当晚就赶来了,指导员让我陪同他们连夜验尸。我战战兢兢地打开铁工棚房门,举着马灯。法医认真检查了尸体全身,又在脖子上的勒痕处用手按了按,还测量了口型的尺寸,从而做出了结论:排除他杀,自缢身亡。

小康的意外死亡,震动了全团官兵。人们再也看不到那个心直口快、面目清秀的“高中兵”了,每念及此,我们都会悲从中来。由于等待家属前来处理,尸体一直在铁工棚里放了多日。

在那几天,晚上值勤站岗成了问题,停尸房就在营房附近,胆小的战士就不敢站岗了。有一天半夜有风,把靠在帐篷外的扫帚刮倒,只听“唰——叭”的一声,值勤战士大叫一声“有鬼”,跑进帐篷,惊动了全班熟睡的战士,大家穿好衣服随他走出帐篷,按他指点的方向看去,一把扫帚仍躺在帐篷外。

此事第二天就汇报上去了。营教导员认为有必要在全连进行“无鬼”教育。他的理论逻辑是:马克思主义者是唯物论者;唯物论者都是无神论者,既然无神也就无鬼。这样的教育整整进行了一周;白天上工,晚上上课或讨论。

一周以后,我收到了小康父亲的电报:“惊悉我儿不幸身亡,不胜悲痛。但吾儿不才自缢,自绝于党和人民,实属可恶。请部队首长自行处理有关后事。谨致谢忱。”

这就是一个革命老干部对自己亲生骨肉意外身亡的态度,非但不来看望诀别,而且给儿子冠上“自绝于党和人民”,打入“实属可恶”之列,就太不近人情了。小康一不反党,二不反社会主义,何来“自绝于党和人民”?

在那个政治帽子满天飞的年代,人的死亡大体分为三类:一是因公牺牲,光荣伟大;二是因病死亡,稀松平常;三是自杀身亡,十恶不赦,死有余辜;大概小康就属第三类,这罪不可恕,连亲生父亲都要划清界线,并要违心地臭骂一通。

在那个人性扭曲的年代,人有生的权力,却没有死的自由,人是党的人,国家的人,自然就没有个人选择死的权力,你如若自尽,自然就成了“自绝于党和人民”,多么可恶而荒唐的逻辑!

接到他父亲的电报,连长、指导员又请示了团政治部,决定立即就地安葬。我们仍选择了小康走完人生20年最后时刻的那棵歪脖树旁,背后是高高的兴安岭,山下是流淌的额尔古纳河,头枕青山脚踏河,这应是小康安眠的绝好福地

我们从大森林中砍倒一棵松树,加工成一块“墓桩”。经请示连长、指导员,在墓桩上既不能写小康“同志”,也难称其为“战士”,我用粗黑的毛笔写下了这样的字样:

19439月生 196310月卒 河北省平山县人

    ×× 之墓

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第三师13团一营三连连部立

墓字写在刨光的松树树干的白色立面上,我们又在墓桩表面涂上一层桐油,以防雨水冰霜的冲刷。我们默默地脱下军帽,向自己的战友做最后的诀别。

在后来清理小康的遗物中,我们从他留下来的日记中找到了他自缢的答案:由于公婆对桂英的不满,更由于她的容貌超群,被比她大十多岁的供销社主任看中并被奸污。她苦不堪言,求死不得,求生不能,她写长信向自己的丈夫哭诉了这一切,却没想到丈夫不能承受……

在桂英得知丈夫去世的第三天,她也走上了不归路:人们在风雨过后的次日早晨,在岗南水库水面上发现了她的尸体。

多年以后,我回到了家乡,几个战友相约去平山探望小康的父母,才知其母早已亡故,父亲——那个革命性极强的老干部,也已双目失明,过着风蚀残烛的晚年。

我们不愿再提起往事,以免勾起老人辛酸的回忆,当我们问起供销社主任的下场,老人咬牙切齿地边说边用拐杖敲打着黄土地面:“报应啊,他害死我们家两口人,我告了,法院以破坏军婚致人死亡判他15年徒刑,现在还服刑呢……”

一段尘封的历史讲述着一段久远而凄美的故事;小康的死只是令人扼腕;他当时要是心胸宽一点,要是向别人求助或向上级反映,也许不会是这样悲惨的结局……



全部评论(0)
  • 为反”绞杀“志愿军的应对措施————————————————————————————————8月下旬,随着美军空中攻势的逐渐加剧,志司敏锐地发现了敌军的新动向,并及时采取了应对措施。根据我方后勤部门的..

    浏览:68次 评论:0
    2019-08-20 19:56
  • 没齿不忘铁道兵,永葆年轻志不朽书法作者/蒋仕军藏头诗作者/长乐铁道兵(林锦)【寓意】……山行起幽兴,石立景高颜……巍巍群(山)两岸走,雷历风(行)夕阳搂。我们一(起)铁魂颂,曲径通(幽)再回眸。祖国振(兴..

    浏览:67次 评论:0
    2019-08-20 19:55
  • 一条铁道线三代护路情鹰厦铁路从建设伊始至今已有近70年的历史永安工务段职工张义兴一家三代守护着鹰厦线桂口工区只因一个“承诺”抗美援朝把枪扛  修护铁路保通畅1951年,出生在安徽的张义兴加入中国人民..

    浏览:141次 评论:0
    2019-08-19 20:08
  • 成昆铁路是横贯我国大西南的一条交通大动脉,北起四川省会成都,南到云南省会昆明。北经大渡河,南跨金沙江,穿越大、小凉山和横断山脉,沿线三分之二以上都是崇山峻岭,地理条件相当复杂,修建难度不是一般的大,工..

    浏览:171次 评论:0
    2019-08-19 20:06
  • 海拉尔是因城市北部的海拉尔河而得名。海拉尔是由蒙古语“哈利亚尔”音转而来,意为“野韭菜”。海拉尔如今是内蒙呼伦贝尔市的中心区,东连东北经济区,西接俄罗斯,素有“草原明珠”之称。这里没有现代大都市的嘈杂..

    浏览:180次 评论:0
    2019-08-19 17:34
  • 历史如风,无脚远行;往事如烟,有情缠绵。70年过去了,铁道兵这个名字,听起来依然是那么响亮、震撼;看起来依然是那么新鲜、灿烂;感觉起来依然是那么温暖、缠绵。前35年,铁道兵以路与碑的形态存在。路竖起来是碑..

    浏览:195次 评论:0
    2019-08-19 17:27
  • 成昆铁路,为什么这么难?撰文/周江陵 李忠东成昆铁路全长1090.9公里北起四川成都过岷江、青衣江,傍峨眉山麓南下,过金口河逆汹涌的大渡河转牛日河而上攀越崎岖连绵的大小凉山经过西昌再沿奔流湍急的安宁河、雅砻江..

    浏览:319次 评论:0
    2019-08-17 20:37
  • 因为在新兵训练三个月期间被连长频频“盯”上,加上自己独一无二的“知青”标签,到训练结束时我在整个新兵团已经“小有名气”。行将分配时,战友们都认为我会被留在机关,或者去汽车连、仓库连起码是机械连。可当最..

    浏览:417次 评论:0
    2019-08-16 21:38
  • 铁道兵虽然是施工部队,但整体军素养历来都是很过硬的。单说新兵三个月训练的强度和质量就丝毫不亚于野战部队。新兵连长在这个过程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我们新兵五连有幸被安..

    浏览:377次 评论:0
    2019-08-16 21:37
作者专栏
  • 18603283698

    注册时间:2019-08-20 14:18

  • 18008038834

    注册时间:2019-08-20 01:28

  • 缘深缘浅

    注册时间:2019-08-19 22:23

  • ibacuringarl

    注册时间:2019-08-18 17:40

  • 13013511690

    注册时间:2019-08-16 20:15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邮箱:327789046@qq.com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