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停靠在记忆中的绿皮火车
2019-09-08 21:45:29 浏览:896次 【


86青春少年回忆

·

专辑之五


绿皮火车,一头连着学校,一头连着家乡。几千里来回,满满的记忆,多多的奇遇,80年代难舍的情结,这道风景从来不曾忘却......




undefined

李革,重庆人,86技物应化。客居美国15年,现居广州从事制药行业。喜欢码字跑步越野,保持身心年轻。



停靠在记忆中的

绿 皮 火 车


    绿皮火车,载着生涩如青绿果子的青春,穿行在时光隧道,停靠在记忆深处,那道绿色越来越模糊,汽笛声越来越微弱......



卢向阳 摄


01

处女坐


    第一次坐火车是出山城北上读大学。老爸把我送到站台边,交给三个也是头一次出远门的清华新生。四个少男少女如四只离巢初飞的麻雀,叽叽喳喳在汽笛声中离开了重庆,都没听清窗外父母的交代,忘记滴几颗离家的眼泪。

    火车是深绿浮一层斑驳黑的蒸汽车,一出站就闷头扎进中梁山隧道,汽笛声在山壁间冲击震荡,撞得耳朵疼。盛夏也不敢开窗透风,车头的煤灰扬进来,如一把沙子砸得脸疼睁不开眼,终于明白绿车皮上蒙着的黑从何而来。黑咕隆咚的隧道一个接一个,长的十几二十分钟,车厢里大白天也陷入漆黑和巨大的哐当节奏中,众人默默地压抑着呼吸等待光明。两山之间就一桥相连,光明一闪即逝,瞬间又陷入暗无天日。

    遇到弯道,望见车头车尾藏在不同的隧道里,像一条巨型菜青虫把几座山串起来。悬空高挂的桥单薄得像纸糊的,风吹着都在晃。担心火车动静太大,把隧道震塌了,把桥惊垮了。黑暗中掐着手心暗暗求老天爷保佑,希望菜青虫爬慢点轻柔点,又想它赶紧逃快点。

    高山下和深涧中竟然还藏着零星的人烟,火柴盒一样的土房草房,补丁一样的庄稼地,一根丝线一样的小道,疑惑他们要多少天才能走出大山。

    七百多个隧道,四百多座桥梁,菜青虫终于平平安安爬过襄樊线进入河南。窗外画面突然切换成一望无际的玉米地,起伏的山脊线彻底消失。我傻了:这就叫平原吗?读书十几年完全不能理解平原的几何概念,怎么可能没有山呢?怎么可能没有坡坡坎坎沟沟呢?没被360度环山挡住的视线究竟能延伸多远?

    原来地球上真的存在二维平面,真的有无边无际的青纱帐,真的可以极目天尽头。我趴在车窗沿上,也不管煤灰多脏,盯着一成不变、单调得像静止的庄稼地和村子,呆呆从中原大地看到华北平原,世界观都被从三维压成了二维。


图片来自网络


    演唱:王晓晖(地理系)


02

饥车隆隆


    暑假32小时的直达特快T9回渝,我抱一大兴甜沙瓤西瓜,盘算着火车上两天一夜既能减肥回家大补,又不至于饿坏,还可防备断水。老妈叮嘱过,沿途千万不要买站上小贩的东西,不干净。

    眼看火车都快入川了,襄渝线洞接洞,桥连桥,不出事是小概率,夏季出事才是常态。暴雨塌方,半截车厢堵在洞里。等了千年,才说抢修不好,慢吞吞退回安康。又等了万年,才西进阳平关,取道宝成线、成渝线兜个圈圈。

    因是借道加塞,处处都得给正道上的快车慢车货车让路,生生把特快拖成了老牛破车,见站就停,没站也停,一停就是半天。盯着铁轨上的碎石,多次想学铁道游击队跳火车,走都比这特快快。

    我瓜皮也啃净了,榨菜丝也泡过几轮水了,只剩下捏出汗的几块救命钱。不敢用,还不定在路上爬几天呢。只能想想红军煮皮鞋,外婆自然灾害吞白土,车上要谁敢提火锅小面,立马众目怒视。

    我拳头顶着肚子,饿得昏睡过去,又饿得疼醒过来。迷糊中听见报站:“旅客同志们,前方到站是小南海,本次列车将于X时X分正点抵达终点站——重庆”。我脑子高度贫血,半天才算出来,就是说只要再坚持小半天就到达革命圣地延安了,不,重庆了!

    又一次靠站,回光返照的我冲向最近的食品摊,竟然有又红又亮的卤猪蹄。钱不够,大妈也让我挑了个小点的,估计我盯着猪蹄的眼神都快剐下一块肉来。

    真香,一口下去拳头大一坑。对座有吃有喝的中年胖大叔提醒:小心别吃到死猪儿哟。我嘴里没有出气的缝,狠狠白了他一眼:哼,就是活猪,我也要抓住啃了!要不,等这饥车到家,老妈老爸就只能见到攥着钱饿死的姑娘了。


卢向阳 摄


03

无缝车厢


    作为人口最多、农民工输出量最大的省份,春运期间进出川的火车有多挤,不是现在开着私家车、享受着高铁、打着飞的的隔代人可以想象的,不是地球上任何一种语言可以精准描述的。

    重庆和北京都是首发站,所以起码我上车时还是享有学生票的特权,坐拥一席之地的。至于中途还能不能保住这个原始股的面积,那就凭本事了。

    出重庆的第一个站广安,农民工如嘉陵江汇合渠江,再加一场暴雨,滔滔滚滚而上。三人座椅立马放下6、7个屁股。学生脸皮薄啊,对弯腰驼背的老婆婆老爷爷、拖儿带女的大妈大嫂、凶巴巴满嘴烟味的大叔大哥都惹不起,只能缩紧全身肌肉、压缩肺泡,割地削封。有次碰到个抽烟杆的精干半老头,说自己是小平同志的至亲,上北京去给小平同志送家乡特产,硬是忽悠走我们一个屁股的领地。

    再到刘文学的故乡渠县、达县,更多乌央央的人潮压上来,要掀翻火车的阵势。武警挥动皮带站在椅背上赶牲口一样抽:往前走,往前走!农民工顶着棉被编织袋护头,自然不怕抽,沙丁鱼一样向前蠕动。大包袱背篼往地上一放,其实哪里还有地啊,就是压在多只脚上腿上,然后一屁股坐下来就霸占一方地盘。我都奇怪人体怎么有那么好的压缩性,明明爆满了,每个站还能继续往里压,空气都被压出去了,变成堆密度极大的无缝车厢。

    脑袋灵光的往座位底下一钻,躺平,简直就是一张卧铺,当然得小心被踩踏,还得忍受臭脚臭鞋;平衡好的,挂在一寸宽的座椅背上;轻功上乘的,把自己当一件行李搁架子上。

    车厢里各种气味混杂发酵,恶心得想吐,但进站时还不敢开窗换气。只要窗户拉开一条缝,马上就几双手扒上来,把窗户拼命往上撬。车里的人使命往下压,角力的结果往往是一个接一个的人头钻进来,踩在小桌子上踩人身上,甚至和车上关窗的人干架。

    被人挤着靠着压着都能忍了,可上厕所怎么忍?一起身就等于宣布自动放弃再坐下的权益,除非女生可以试试晕到,除非忍心让同行的男生让座。何况厕所里挤满男人!看着内急的人双手抓在行李架上、双脚踩在座椅顶上,像吊虫一样一点点挪向洗手间,也就放弃了念想。所以,我只能尽量不吃少喝,干熬这几十个小时。洗脸刷牙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我还晕火车,严重不适应摇晃。下车时,腿肿了,身软了,如大病一场。太痛苦的经历,那时就盼着发明一种药,上车前服下,完全失去知觉,到终点才醒来。


图片提供 周剑峰


04

劫车


    火车出川到安康这段最为荒芜,有点三不管,人太多又是深夜,乘警正好在打盹。

    火车靠站,一队光头上来,前面的拿刀挥皮带吆喝,后面一人挑担。瞌睡的人都吓醒了,密密麻麻的人丛立马让出一条通道。

    “都醒醒都醒醒,钱包扔左边,手表扔右边!”

    背着灰不拉几棉被和花哩古稀编织袋的农民满脸堆笑:出门打工,没得钱,更没得表。然后幸灾乐祸地围观城里人愁眉苦脸地摘手表掏口袋。装睡没用,光头会把你的衣服裤子里外口袋都掏遍,连贴身绑的、靴子里塞的钱都会被搜出来。公文包箱子带锁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光头踩座椅背上,行李架上面相好点的箱子都撬开,带锁的一刀划破。我自觉地早早把大衣裤子口袋翻出来,靴子脱下等着:

    “学生,妈老汉没给钱。”

    一节车厢走到底,光头老大把箩筐里的收获清理一番,只留现金,钱包扔下,然后嚣张地洗劫下一节车厢。等到火车停靠,一伙人呼啸而去。

    虽然惊魂,但要感谢我聪明机智的老妈,春节给的压岁钱都被我踩在脚心厚袜子里。


张明东 摄


05

丰碑


    重庆与北京之间2400+公里全线上,有一段隧道和桥梁首尾相连、“空中天路”和“地下长廊”的神奇组合——915.6公里(请牢记这个里程数)东起襄樊、贯穿秦巴、西至重庆的襄渝线。

    1968年,八十余万军民开赴大巴山、汉江、嘉陵江。十年后,他们走了,留下了一条连通中原和西南的大动脉,也留下了一座座墓碑——几乎每个车站、每个洞口,都有一个或大或小的烈士陵园和烈士碑,平均每一公里钢轨和枕木,至少有两名英魂扛着。

    当年施工条件奇差,山高谷深,悬岩峭壁,地质复杂。尤其陕西境内300公里,人烟稀少,没有公路没有电力。靠着风箱、风钻等“最先进”的设备,百万只徒手在群山里一寸寸抠出几百个隧洞。

    当年幸存的铁道兵战士回忆说:作为铁道兵,我那会从来没坐过火车,每次都是修好一条铁路后就打起包裹坐汽车,去修另一条铁路。

    这样的话语让我悚然泪下,青春的他们无私地用生命和鲜血修筑铁路,同样年轻的我坐在车厢里,抱怨车厢拥挤、车速慢、隧道塌方、改线绕道、硬座难受、治安不好、厕所缺水、味道难闻......

    很遗憾多次往返襄渝线,我只注意到不断闪现的纪念碑,却从没想到或者找机会去祭奠过;只给平原的同学吹嘘蜀道有多难、桥洞有多密,却不知道这是一条无数人鲜血汇集的大动脉;只听老爸讲修襄渝线牺牲很大,却没意识到我是坐在用千万个和我一样年轻的生命铸成的丰碑上;只知道老爸厂里有修襄渝线退伍的伤残铁道兵,却已经记不起他们的名字......



张明东 摄


    真想有机会再坐一趟绿皮火车,原来那是铁道兵身着的绿色;再走一次老襄渝线,去看看沿途的纪念碑陵园博物馆,去感谢1800多位英魂:虽然不知道您们的英名,但我没有忘记你们的奉献,就如这绿皮火车,一直停靠在记忆深处......


傅蓉 摄



往期回顾 


朝朝醉熏文字香

今天星光灿烂

戈11“玄奘之路”挑战赛

千里骑行之微山湖上

千黛诗画赏读专辑

一个制剂员的不安十二时辰

那夜未眠

你是我生命中的精灵

石舫塔影赋

晓夜期渡人

北美逐梦二十载

成都

跑在牵手路上

南迦巴瓦峰朝圣之路

妈妈,多爱您一次

您是我心中不能触碰的痛

身轻方可比翼飞

浮生一日

呼吸•共舞

跑在知命之年

墨脱,我用生命走向你

蓝色的青春

风雪征程

孤芳清逸吟梅语

小荷出水婷婷立

迟到的爱,快乐的挑战

一封属于我的情书

石舫塔影新春贺辞

创刊号:光阴的故事



   

石舫塔影

《石舫塔影》第42期

编委会:张明东、李革、刘旭东 (法律顾问)、周剑峰

本期主编:张明东 |  图片提供:周剑峰 等

2019年9月8日


1、本公众号为展现中文诗词、散文、小说、报告文学、戏曲等原创文学作品的自媒体。征稿邮箱:1796363391@qq.com(石舫塔影)。

2、本公众号主要发表北大86级同学及其二代子女的作品。凡作者发往本公众号征稿邮箱的作品,均视为同意并许可本公众号单独发表或汇编刊载使用;除非另有书面约定,本公众号发表的作品的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3、本公众号欢迎以链接方式完整转发;除本公众号特别注明“不得转载”的内容外,如需转载引用作品内容,请与作者联络并取得许可,并请注明转载引用出处。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我,第一时间看好文


石舫塔影微信群”主办






全部评论(0)
  • 一把泥土、一颗石头、一根枕木听起来总有些微不足道的味道是的,比起高山长河、参天大树它们很渺小但是,每一条通江达海的铁路线都是由它们铺就而成在铁道兵和中国铁建历史上我们的每一个伟大工程也都是由千千万万愿..

    浏览:531次 评论:0
    2019-09-15 20:13
  • 永不灭的成昆精神铁魂伴我行  忠诚传新人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成昆铁路北起成都,南至昆明,全长1096km,于1958年7月开工建设,1964年复工建设,1970年7月1日竣工通车,具有建设时间长、地势险、..

    浏览:392次 评论:0
    2019-09-14 23:42
  • 导语鹰厦铁路是第一条在海上修堤筑路的铁路干线,是福建省第一条干线铁路,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继成渝铁路后第二条开工建设的干线铁路。众多铁道兵战士用生命铸就了中国铁路史上建造速度之最的奇迹。山海边,那..

    浏览:435次 评论:0
    2019-09-14 23:40
  • 外地网友为寻找哥哥墓地来到能禹烈士陵园▲铁道老兵来看排长▲女孩见亲人墓地心酸感伤目前已全面修缮 焕然一新▲铁道兵后人不知道自己亲人葬在哪里元谋境内较大的烈士陵园就有3座,节录如下:▲羊街中坝烈士陵园..

    浏览:407次 评论:0
    2019-09-14 23:39
  • 今天上午,路边哥穿街走巷,发现几个街头巷尾还真的是有点陌生,不知道你认识吗?首先看到一个叫金穗巷。不仅有金穗巷,还有金城巷。还有支农巷。还有郑家窝巷。其实,这些巷子周围,居住的人口还不少。但是,哥可以..

    浏览:421次 评论:0
    2019-09-14 23:38
  • 西藏被誉为“世界屋脊”“地球第三极”。它以海拔高、空气稀薄、含氧量少、紫外线强、常年积雪和气候复杂而著称于世。美国旅行家保罗•泰鲁在《游历中国》 一书中写道:“有昆仑山脉在,铁路就永远到不了拉萨。”但..

    浏览:503次 评论:0
    2019-09-13 23:15
  • 张翼翔(1914年6月-1990年4月5日),湖南浏阳人,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中国人民解放军优秀的高级军事指挥员,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1929年12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2年4月由共青团员转为..

    浏览:489次 评论:0
    2019-09-13 23:14
  • 新中国成立70年以来,无数普普通通的中国人怀揣着对国家的忠诚、对社会的理想,响应号召、离开故土,远赴他乡支援各项工业建设。故土变异乡,异乡成家乡。那些隐没在宏大叙事中的小人物的故事,值得被铭记。长按识别..

    浏览:517次 评论:0
    2019-09-13 14:59
作者专栏
  • 15228796539

    注册时间:2019-08-29 05:25

  • htnrtxq

    注册时间:2019-08-28 16:55

  • 13862318083

    注册时间:2019-08-27 18:50

  • 89145部队

    注册时间:2019-08-22 18:00

  • 18603283698

    注册时间:2019-08-20 14:18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邮箱:327789046@qq.com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