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记忆 • 鞍钢 | 一位女铁道兵战士关于抗美援朝的记忆
2020-11-18 22:53:00 浏览:163次 【



孙博,1930年11月出生,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人。1948年9月参军,1950年10月至1953年11月,为中国人民志愿军铁道兵一师政治部组织科正连级干事。1955年转业至鞍钢工作,1982年从原鞍钢运输部离休。

(一)


1950年10月中旬,我所在的部队驻军在洛阳,突然接到上级紧急命令,要求我们连夜轻装出发。登上火车,战友们都互相猜测这次紧急任务是什么。虽然我的心里也犯嘀咕,但是作为一名已经参军两年的女战士,我知道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无论我们将去什么地方,只要上级一声令下,我们就要百分之百服从。


孙博(左一)在朝鲜战场留影。


根据解放战争形势的需要,我是1948年9月从中共东北局在哈尔滨创建的青年干部学校来到部队的,当时和我一起到部队的还有7名同学,一共有两名女生,我是其中之一。但是另外一名女生因惧怕部队艰苦和危险而离开了,只有我一个女生走进了军营。我先是被分配到公安总队,当年年底就随整建制转入东北人民解放军铁道纵队一师,即后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一师。当时正处于新中国成立的前后,铁路运输处于十分重要的地位,而刚刚经历炮火洗礼的中国铁路损毁严重,铁道兵修复铁路的任务十分繁重。在短短两年时间里,我跟随部队一路南下,先后参与了津浦铁路、京汉铁路、陇海铁路等我国重要铁路的修复工作。铁道兵一师政治部设有组织、宣传、保卫、文化等科室和一个宣传队,我在组织科任组织干事,也协助宣传科办《简报》,鼓舞战友们士气。我记得,在修复连接甘肃省兰州市与江苏省连云港市的陇海铁路期间,部队驻扎在河南省安阳市野鹿村——一个城乡结合的地方,那里遍地芦苇,常有野狼出没。初到那里就听老乡说过,他们有时候在地里种田,狼就会从背后出现……当时,我们经常工作到很晚才能回住处,因为女战士特别少,每次走夜路的时候,几乎都是我一个人,我就按照老乡的指点,拿着一根点燃的麻杆一边照明,一边吓唬随时可能出现的狼给自己壮胆。可以说在安阳的这段工作和生活经历培养了我坚强的意志。为了抢修铁路工期,有时候我们机关的女战士也把垫肩围在脖子上,跟男同志一样扛土方、抬大筐,不叫苦、不喊累,一心想着怎么才能使这条铁路尽早通车。部队生活的磨炼,锤炼了我的坚强意志,把我从天真懵懂的女学生培养成为坚定勇敢的女战士。


话再说回来,火车满载铁道兵将士从洛阳出发,夜色中看不清行进的方向,但是我清楚的是只要祖国有需要,我们就应该第一时间赶到。行至郑州时换了火车头,大家这时发现车是往北面开的,于是隐隐地觉察到,我们的目的地可能是东北,此行应该与朝鲜战事有关。的确,如大家的猜测,经过一天多的运行,火车把我们载到了朝鲜边境小城吉林省的辑(集)安县。那里距离朝鲜仅一水之隔,下了火车,我们就能看见越境避难的朝鲜人民军战士。


赴朝部队在江边陆续集结,首先由先遣队男兵换成朝鲜人民军的服装紧急隐蔽过江。10月25日公开志愿军赴朝参战之后,我们女战士随部队也开始过江。踏上朝鲜国土,部队就吃住在有树林遮掩的山上,一边经受着凛冽的寒风,一边躲避着美军的袭扰,还时常被南朝鲜潜伏特务跟踪。每当天空出现信号弹,美机就开始轰炸袭扰,我们就紧急疏散跑出营地,美机往这个方向投弹,我们就往另一个山头跑,和美机“躲猫猫”。最初大家都心生恐惧,时间长了,就知道这是战争生活的一部分,不觉得怎么样了。


(二)


抗美援朝开始的时候,朝鲜北部铁路已经不能通车,志愿军所需的作战物资主要靠为数不多的汽车运输。随着战线的推进,运输线也不断延长,尤其是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把切断中朝人民军队的运输线作为重要的战略任务,不惜出动大量飞机进行轰炸封锁,这个时候志愿军总部提出了要建设“打不断、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的任务,在改善公路运输的同时,命令铁道兵部队抢修铁路。为此,铁道兵到了朝鲜后全力进行修铁路、建桥梁的任务,我们一师的任务是修复和守护朝鲜熙川、球场、价川、元山和清川江流域的桥梁,以及修复满浦线和京元线的铁路,这是国内与朝鲜前线铁路运输的咽喉,我军的武器弹药、后勤供给都是通过这条线路运输的,如果这条线路中断,我军就可能出现弹尽粮绝的危险。敌人为了卡死这条生命线,每天都会派来大批飞机集中对这条线路进行轰炸,他们只要看到土黄色的军服就开始疯狂袭扰。记得有一次,我们刚把洗完的衣服挂在绳上晾晒,就被敌机发现,以为是一队正在行进的志愿军,飞过来投弹扫射,吓得朝鲜老乡大声地喊:“边吉瓦骚,边吉瓦骚!”(朝鲜语“飞机来了”)。想到敌人看到目标没有消失会一直打下去,我就冒着生命危险飞跑过去把那些衣服拽下来,引走敌机。现在回忆起来,虽然也为当年的自己捏把汗,但是也不后悔,如果那些衣服不消失,敌人会一直打下去,说不定就伤害到周围的百姓。我是幸运的,而我的一些战友却没有这样幸运,入朝不久就被敌机击中牺牲了。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一名叫刘聚福的战友,他是我们政治部的一名宣传干事,当时也就20岁,他喜欢写文章,当时正在创作一部关于铁道兵的小说。那一次我们正在行军,敌机发现了我们,疯狂地向下面发射子弹,有一颗正好打在刘聚福的后背上,见此情景大家一把抱起他,往安全的地方跑,鲜血洒了一路。此后的几天,刘聚福不停地咳血,当时的医疗条件根本无法治疗他的病,不久他就牺牲了。作为与他并肩作战的战友,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心情无比悲痛,为风华正茂的他感到惋惜,也更加痛恨敌人。


当时还有一名团长叫邢贵聪,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有一次飞机来扫射,正在前方指挥战士修铁路的邢贵聪依旧站在原地继续指挥,即使是警卫员多次劝他回到防空洞避一避,邢团长也没有离开阵地,最后被一颗子弹射中,光荣牺牲了。从那以后,上级命令我们,“要减少无谓的伤亡,保存实力就是最大的胜利。”


还有一位叫姜发玉的营长也让我难忘。美机投下炸弹不断变换花样,不断投放更具杀伤力的燃烧弹、杀伤弹、定时弹和细菌弹等。姜发玉就是被杀伤弹击中的,这种炸弹落到地面时弹片贴地横飞,大大提升了杀伤力。当时,姜发玉被这种炸弹炸去了双腿,他拖着只连着皮肉的断腿一点点地从硝烟碎石里爬了出来,卧坐在全是鲜血的地上,用尽全身力气大声喊:“集合!报数!”在他这种强大力量的支撑下,那些受伤的战士也带着残缺的身体慢慢地聚集到一起,大家用最顽强的意志向营长汇报。那一次,姜发玉永远地失去了双腿。1954年,我回国后还曾在西安与他见过一面,当时他已经安装了假肢,并成了一个工厂的厂长,虽然身体不方便,但是却一点也不影响他的精气神,这令我十分震惊也十分感动,这就是中国军人的风采,无论身体条件如何,心中的信念却一刻也没有丢,并时刻把这种正能量传递给身边人。


(三)


我经常协助宣传员出《简报》,传递捷报、宣传先进事迹、鼓舞士气。我记得,为了躲避敌机,每天晚上我们工作的时候都用一个大雨布把窗户遮得严严实实的,然后在屋里点燃食用油灯开始刻字、印刷。


上世纪50年代,孙博(中)与战友合影。


“战斗英雄”杨连弟的英雄事迹最开始就是通过我们的报纸传递出去的。杨连弟是天津人,现在想起来,我好像还能听到他那一口标准的天津话。记得在国内修复陇海铁路8号高桥时,我们部队遇到了困难。当时有座40多米高的桥墩上的障碍物需要排除,在当时那样一个条件下,如何登上桥墩成为天大的难题。杨连弟主动请缨,他利用桥墩上原有的基础,就像现在攀岩一样,凭着勇敢和机智终于登了上去,完成了任务,为修桥争取了时间。这件事在部队上下轰动极大,杨连弟被授予“登高英雄”的光荣称号。在朝鲜战场,杨连弟也多次完成了抢修铁路大桥的任务。记得在1951年的夏天,清川江桥被洪水冲断,部队按照要求要对清川江大桥进行抢修。清川江是朝鲜境内一条知名的大江,夏天江水尤为湍急,杨连弟带领一个排的战友一次次搭设浮桥,一共搭了12次,并创造了“钢轨架浮桥”的方法,以保证施工的正常进行,使多次中断的大桥顺利通车,保证前方所需物资按时送达。正是因为杨连弟的优秀表现,他受邀出席了志愿军铁道兵首届庆功大会。那一年的9月,杨连弟还光荣地成为志愿军战斗英雄国庆观礼团代表回到国内参加国庆观礼。杨连弟归国和再次回到朝鲜,我都参与了接送。记得他从北京回到朝鲜后特别兴奋,跟我们讲述在北京参加活动的盛况,讲述他被毛主席、周总理、朱老总等国家领导人接见的过程。当时战斗英雄们还被安排到国家领导人家里作客,杨连弟被安排到叶剑英同志家里,他特别高兴地跟我们讲述那些事,还从书包里拿出好多照片,有他与国家领导人的合影,也有领导人子女的单人照片,我那时刚过20岁,看了那些照片喜欢得不得了,爱不释手。见此情景,杨连弟就从那些照片中挑选出毛主席女儿李敏和叶剑英女儿叶燕燕的照片送给了我,当时我真是欣喜若狂,开心死了。


当年我们铁道兵的任务十分繁重,铁路是一条生命之路,轰炸铁路就等于轰炸我军的生命线,美军的飞机经常是沿着铁道扔定时炸弹,阻碍我军修复铁路,可以说,铁道兵的每一次抢修工作都是冒着生命危险。杨连弟回到朝鲜后,继续在清川江上架桥,因为赶进度,他经常掉进江里,夏天还好,冬天时上岸,几乎就被冻成了冰棍,衣服和裤子都成了硬梆梆的冰柱子,可是杨连弟却没有一刻放松过。1952年5月的一天,杨连弟跟战友在清川江上作业,敌机时不时来扫荡一番,他们就利用扫荡的间隙继续工作,可是这一天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幸运,一颗定时炸弹的弹片打中了他的头部,鲜血顿时染红了半边脸……听到他牺牲的消息,我的心潮不停地翻滚,特别不好受,当年他只有33岁,真是太可惜了。我作为组织干事,是含着泪为英雄填写的《革命烈士通知书》,还亲手打包了他的遗物,寄到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不仅是我,我们铁道兵战士的心情都十分悲伤。战友们是在用生命修复铁路,用生命对抗敌人。


1952年6月,中国人民志愿军追授杨连弟为“一级英雄”称号,命名他生前所在的连为“杨连弟连”。随后,铁道部命名他生前曾参与修复过的陇海铁路8号桥为“杨连弟桥”,并在桥头建立了纪念碑。朝鲜也追授杨连弟为“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和金星奖章、一级国旗勋章。那一年的春节,部队还特意把杨连弟的父亲请到了朝鲜,老人家比我们想象得要坚强,我记得他一再表示,儿子是为国家牺牲的,光荣!值得!他还特意去了“杨连弟连”看望了儿子生前的战友,给大家莫大的鼓舞。    


(四)


在朝鲜,作为组织干事的我,还有一项十分重要的工作就是统计——对部队武器弹药、军官战士人数等情况进行汇总。记得有一年的冬天,我按照要求制作了《军事实力统计报表》,这是一份绝密文件,需要立即送到当时司令部所在地岚田。


接到任务后,我穿好服装,跟着两名战友坐上一辆军用的苏联“嘎斯”汽车,伴着月色出发了。因为正值冬天,我们便从结冰的大同江上抄近路走,谁想到车走到江中心,就一头扎进了江里,在车慢慢下沉的时候,我们几个人相互搀扶着迅速从车里爬了出来。但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又是在江面上,只盼着能有车经过,带我们上路。就这样,一直等到深夜,才遇到一辆友军的吉普车把我带到了江对岸。然后我顺着一条隐隐约约的路,翻山越岭继续前进。


现在回想起来,我都觉得后怕。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夜里,我一个20出头的女兵,带着一份志愿军的绝密文件要翻过两座山,是何等不容易。我不是怕黑,更不是怕被冻死,我担心的是山里有特务,那个时候南朝鲜的空投特务特别多,从下车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在心里盘算着如果遇到特务,我应该怎样第一时间把文件销毁,那可是比我生命还要重要的东西。那一夜,我小心翼翼地走在山路上,一手握着手枪,一手摸着衣服里面的文件,还得不时分辨周围出现的各种声音。天渐亮的时候终于走到了岚田。天朦朦亮,我终于到了驻岚田的铁道兵总部,敲门惊醒了还在睡梦中的战友。他们听到了敲门声,从窗户望出来,以为是一个白胡子老人——走了一个夜晚上的我,头上、脸上、身上都是白霜,冻得不得了,可是我却一点感觉也没有,见到司令部的战友,我唯一想到的就是这份文件终于安全送达了。


说到特务,我还真见到过。1952年,那时战事已经稍缓,有一天早上我起床后听到了哭声,循着哭声看到我们住处前面的树上挂着一个人,他应该是空投下来的,恰巧降落伞卡到了树上,他就这样被吊挂着。我立即向组织汇报了这件事,下午,在审讯这个特务的时候,他交待说那次一共投了两个特务,他们的暗号是击掌3下,可是他被挂在树上后,击了几次掌也没有找到接应的人。


2019年,89岁高龄的孙博老人依旧精神矍铄。


在紧张的战争生活中,师政治部文工队经常开展各种文艺宣传活跃气氛、鼓舞士气。当时,文工队队长叫焦乃积,他后来成为中央电视台著名导演,创作过《烤羊肉串》《打扑克》等几十个颇受观众喜欢的小品,还当过数年央视春晚的总导演。


我是1953年11月回国的,在这之前,因为我在朝鲜战场上表现优秀,被记个人三等功一次,这是志愿军总部首次对师团机关干部评功授奖,我也是一师政治部唯一的一名立功者。这让我觉得很光荣,当时立功喜报是送到家里的,我父亲第一个反应是他的五女儿已经牺牲了,十分伤心,后来听说我还活着,而且还没受伤,才放下心来。我们是从丹东坐火车回到西安的,这一路只要是到了大一点的火车站都会受群众的热烈欢迎。到了西安站,为抗美援朝捐出一架战斗机的著名豫剧表演艺术家常香玉和鲁迅先生的夫人许广平还为我们部队献花,首长安排我去接花,这个十分珍贵的镜头被随军记者拍摄了下来。


今年我已经90岁了,身体还硬朗,看到祖国这么多年的发展变化,内心无比喜悦。抗美援朝是新中国面临的一次大考,在那样一场敌我对比悬殊的战争中,我们取得了胜利,我想,我们伟大的祖国是没有什么困难不能战胜的。


孙博  口述    本报记者  王颖 整理


全部评论(0)
  • 铁道兵博物馆,位于国家级地质公园乐山市金口大峡谷腹地,坐落在我国唯一的洞中火车站关村坝火车站旁。是全国唯一一座以铁道兵为纪念主题的博物馆。博物馆占地60余亩,主管建筑面积近1000平方米,珍藏历史文物1100余..

    浏览:70次 评论:0
    2020-11-26 18:23
  • 为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铁道兵工程总队入朝作战70周年,更好传承和发扬勇敢坚毅“逢山凿路,遇水架桥,铁道兵前无险阻;沐风栉雨,风餐露宿,铁道兵前无困难”的铁道兵精神,三校区团总支和学保科学习部,组织校区各班..

    浏览:112次 评论:0
    2020-11-18 22:55
  • 孙博,1930年11月出生,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人。1948年9月参军,1950年10月至1953年11月,为中国人民志愿军铁道兵一师政治部组织科正连级干事。1955年转业至鞍钢工作,1982年从原鞍钢运输部离休。(一)1950年10月中旬..

    浏览:164次 评论:0
    2020-11-18 22:53
  • 铁道兵文化之花染香我人生的晚秋文字,似静幽的莲花,洁丽而芬芳,若轻轻碰触,暗香便由指间漾溢上心头。静静地徜徉于文字的天地,可以领略到远离尘嚣,远离名利纷争的世外桃源的极美风光,可以聆听来自云水深处的曼..

    浏览:95次 评论:0
    2020-11-18 22:52
  • 永远的铁道兵【投稿】(原创首投)我当铁道兵首次上战场的记忆文/铁四师 梁郁茂[有人说,人生中的第一次往往记得特别清楚,一点不假。比如我当铁道兵时第一次上战场至今40余年过去了,那情景依然记忆犹新。不过,大..

    浏览:112次 评论:0
    2020-11-18 22:51
  • 铭记历史 致敬英雄“抗美援朝战争锻造形成的伟大抗美援朝精神,是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必将激励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克服一切艰难险阻、战胜一切强大敌人。”今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站在“两个..

    浏览:118次 评论:0
    2020-11-18 22:50
  •         1953年朝鲜战争结束,为适应中国国防建设和铁路建设的需要,中央军委、政务院批准将铁道兵团与铁道工程部队统一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工程技术兵种之一,正式编入中国人民..

    浏览:114次 评论:0
    2020-11-18 22:48
  • 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习近平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将士浴血奋战,冲锋陷阵,勇往直前,为保卫新中国做出了重要贡献,涌现出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王永祥就是..

    浏览:94次 评论:0
    2020-11-18 22:47
  • 和若铁路,预计2022年建成通车。王光进,再有两年就要光荣退休了。王光进现任中铁十一局集团有限公司和若铁路PJS1标项目经理部副经理,也是1981年应征入伍的最后一批铁道兵。随着国家经济建设的不断发展,铁道兵部队..

    浏览:84次 评论:0
    2020-11-18 22:47
  • 魅力老照片每一张老照片,都在讲述一段故事,这里有无数精彩的故事!点击标题下蓝字“魅力老照片”关注我,每晚精彩推送....铁道兵在抢架义县北沙拉大桥。陶赖昭松花江大桥,是铁道纵队成立初期抢修的第一座大桥。广..

    浏览:87次 评论:0
    2020-11-18 22:44
作者专栏
  • 15161282862

    注册时间:2020-12-01 18:46

  • DcMkoFAOwlIHV

    注册时间:2020-11-29 12:29

  • 320722196904200127

    注册时间:2020-11-25 15:40

  • OYRqgEoJm

    注册时间:2020-11-20 22:44

  • 1472

    注册时间:2020-11-15 18:51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2020020123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邮箱:327789046@qq.com

©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