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林放纵谈石家庄解放亲历记
2020-12-29 18:30:42 浏览:1057次 【


林放:一位老战地记者的红色记忆

洛钊

 

六年前的金秋,一天下午抗战名将、铁道兵政委吕正操长子吕彤羽再次来石采访石家庄日报原社长曹孜,了解石家庄日报1947年初创时的吴立人社长情况。这是我第二次和吕彤羽握手,我和他是同龄人,加之我是铁道兵老兵,两人感情一下拉近,真有相见恨晚之感。在交谈中谈到抗战时的冀中导报和晋察冀日报,曹总说这段历史我可不是亲历者,最了解这些情况的是河北日报社老总编林放。

于是吕彤羽马上让随行的一位女同志,晋察冀抗战历史研究会的秘书长文晴打电话,通过省报老干部处找到林放宅电,打过去家人说林放此时是遛弯时间,就在报社家属院楼下没远走,我们于是马上赶往河北日报。



硕果仅存的河北省“老新闻”

我们走进省报家属院,远远看到一位老人背着双手在遛弯,多年不见,林老仍是那样精神矍铄,丝毫看不出一般年已九旬老人的那般老迈。

林放可是大名鼎鼎,曾任河北省新闻工作者协会主席多年,我在《中国人才辞典》林放辞条上看到这样的文字描述:在几十年的新闻生涯中,写了许多有影响的新闻、通讯和评论。1947年秋采写的通讯《匪三军盘踞下的石东》,以血淋淋的事实揭露蒋军的罪行,并反映敌占区石家庄东部人民盼望解放,解民于倒悬的呼声。该通讯先后刊登在当时《晋察冀日报》、《新石门报》上。

70年代末改革开放伊始,迎来科学的春天,组织上让我创办《石家庄科技报》,我从机关干部从此走上办报生涯。可以说曹孜、林放都是我的师长,我一直追随他们,毕恭毕敬的向老前辈学习。

林放原名王根禄,1925年出生,辛集旧垒头村人,有趣的是我文革前1965年从大兴安岭的铁道兵第三师考人铁道兵学院,开学不久我们全院师生就奉命去束鹿县(即今辛集市)旧城片何庄乡搞四清,历时八个月,与村民一起同吃同住同劳动,搞所谓社会主义教育,接着邢台地震又旧地抗震救灾,直至文革开始。这段历史也使我觉得与林放前辈有了一种拉近的情缘。

林放是抗战老战士。林放的大半生是从事红色记者职业。他1944年入党,1938年3月,年仅13岁参加民众抗日自卫军宣传队后改编为八路军一二九师三八五旅宣传队,1942年到晋冀鲁豫陆军中学学习。1944年到延安抗大学习,1945年10月毕业后,被分配到新华社晋冀鲁豫总分社做记者。1946年调到新华社冀中十一支社做记者。1947年10月底,随军参加解放石家庄战役报道。1948年调到《冀中导报》编辑部。

建国后林老曾先后任《河北日报》记者、记者科科长、总编室副主任、编委、总编辑,兼中共河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河北省人大常委、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理事、河北省新闻工作者协会主席等职务。1994年4月离休。可以说林放是河北新闻界一面大旗,是我省硕果仅存的老新闻、红色报人。



林放曾撰写《解放石家庄采访杂忆》,如今已经成为我们了解战地记者的经典实录。让我们从字里行间看到了70多年前的那些场景:22岁的战地记者林放,在蜿蜒曲折的战壕中奔波采访,在枪林弹雨中走近石门解放战场,在国民党飞机扫射的防空洞里记录战地历史。

那天林老谈起当时的记忆仍显得激动而热情,他所目睹和经历的那一个个生死的瞬间似乎一一重现。当时有多惊险,记忆就有多深刻。那一年的11月,到处是枪炮声;那一年的11月,他和两位战友一起“把脑袋掖在裤腰上”;那一年的11月,他光荣地成为战地记者,完成了记录历史赋予的伟大使命。

林老说,转眼间当时和我一起进行战地采访的另外两个记者都已经去世了,所以我才更加觉得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左起省党史办领导、吕彤羽、曹孜、林放、党史办领导、笔者、文晴。


不辱使命的“红小鬼”战地记者

1938年春天,年仅13岁的他就和村里的两位同学一起跑去加入了民众抗日自卫军,那时候他做的一直是军人梦:上阵杀敌、为国尽忠。当1945年被分配到新华社晋冀鲁豫总分社当记者时,20岁的他在脱下军装的一瞬间突然有了一些失落感。虽然他热爱写作,但从来没想过要和自己的军人梦远离。他服从了组织的安排,当上记者后,他总是愿意跟随地方武装,穿插在敌占区、边缘区采访,而目睹了后方人民生活的惨状,他便更加期待能上前线采访。

1947年10月之前的半年时间,他已经开始跟随地方武装在石家庄以东的敌占区、边缘区进行采访了,当时看到的都是当地人民被国民党反动派蹂躏的惨状。他所采访的石家庄附近的那些村庄,景象可以用触目惊心来形容,很多村庄的树木全被敌军砍掉了当作鹿砦封路,沿村的良田被挖成了纵横相通的堑壕,村里所有的砖房、砖地、砖炕都被拆掉用来构筑层层碉堡,街道上、院子里,到处是敌人丢弃的猪、鸡、鸭的碎骨,整个场景就像是被瘟疫席卷过。



而最让他记忆深刻的是,为了防备敌人的骚扰,在敌占区和解放区衔接的赵县、栾城这些边缘地带,每到黄昏的时候,就能看见老百姓们齐家出门,一家老老小小,牵着驴车、带着为数不多的贵重物品,一起躲到野外,睡在潮湿、阴冷的地里,而这个场景当时几乎每天都在上演。

因此,当1947年10月底,新华社冀中十一支社的领导派他随军参加解放石家庄战役报道的时候,他真是激动不已。到前线去,是林放当时最大的盼望。当时和他一起去战地采访的还有栾城县委通讯干事留心和晋县县委通讯干事赵达,三人当中只有林放是当过兵的,但从这次采访开始,他们变成了真正的战友。



后方的凄凉景象让林放记忆深刻,他在《石东人民迎接解放军》中写道:“……蒋军给这里人民的灾难是异常的深重:今年夏季小麦刚刚登场,蒋军便以枪炮劫走了千余万斤;秋天,年景不好,蒋军‘扫仓倾罐’的又抢走了五百八十余万斤小米。因此,刚过罢秋,人民又要拿红薯叶掺糠来度日……”

林放难忘九死一生的防空壕写作。“虽有良剑,不锻砺则不钻;虽有良弓,不排檠则不正”———1947年11月7日,成为战地记者的第一天,部队首长的这句古语更加激励了林放。



就在这一天,本来便满怀盼望的林放和战友心、赵达立即奔赴前线部队采访。在石家庄东郊的北宋村,林放他们第一次看到了在开阔的田野上,冒着敌人的炮火,匍匐着,侧卧着,准备战斗,准备着为人民立功的战士们。

报到的第一天,部队正在利用有限的时间,完成总攻敌军外市沟第一道防线的准备工作。因为了解到整个华北战场形势大好,战士们都显得很兴奋,他们都互表决心,要在这个关键性的战斗中为人民立功。


因为第一次看到这么壮观的军事场面,他们当即就开始了战地采访。那时既采访部队的感人事迹,又搜集民兵在前沿改造地形的壮举,十分忙碌。那两天,他们几乎都顾不上吃饭,每当采完一条新闻,就蹲在防空壕里,用膝盖当桌子,弓着腿写稿。虽然条件比任何一次采访都艰苦,但状态却很兴奋。

在战壕里新闻稿,子弹就在头上飞

11月8日上午,林放照例在村外的防空壕里写稿,突然听到一阵阵轰轰声,越来越近,防空壕里就有人急切地喊‘快躲’。就那么一会儿工夫,敌人的飞机就朝这里疯狂地俯冲,投下的炸弹朝着他们的防空壕飘了过来,穿梭扫射、轰炸。他们迅速地离开了防空壕,刚跑出几十米卧倒时,就听到身后响起了一连串爆炸声,林放能感觉到黄土迅速地从我的身上卷过。等稍微清醒点,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才确定自己没死。



置生死于度外——在采访参加过解放石家庄战役的军人们时,这几乎是林放最常听到的一句话。“那真的是超越生死的战场,我看到的是一种实实在在的前仆后继的精神。”林老感叹,攻打外市沟时,蒋介石所属的第三军继承了日军构筑的内为钢骨水泥、外加电网和壕沟的所谓永久性防御工事,而我们的战士有的就是无所畏惧、视死如归的精神。

在进攻外市沟之前,几个战地记者也意识到了这次采访的危险性,这是第一次真正意义的战争采访,虽然不是全线跟随前线部队,但在那样的时刻,危险是无处不在的,他们相约要在石家庄街头胜利会师,便进入各自的岗位了。


11月8日下午4点多,我军正式向外市沟第一道防线发动进攻了。首先是炮兵向外市沟的前沿和纵深阵地发起了猛烈轰击,顿时敌人的防御工事就笼罩在硝烟和尘土混合的云雾之中了,突击的战士们开始在炮火的掩护下沿着挖掘的交通壕发起冲锋。生死在这一瞬间显得格外淡薄,有的战士推着云梯逼近内市沟时不幸被敌人的炮弹击中,后来的战士会马上补上,直到把云梯靠在了沟沿上;然后,有战士就开始像猛虎一样登梯,在敌人的扫射下,不断有战士掉下来,又不断会有人补上,直到爬到沟沿投下手榴弹、砍断电网、打开突破口。

那个战争的场面令林放特别难忘,爆破组、突击组的战士们在浓烟和火光中冲进外市沟的画面,攻破外市沟的战士们在那一刻特别兴奋,缴枪的、抓流寇的、堵碉堡的……那个时候,林放才意识到什么是超越生死的战斗。


11月10日,在部队攻打内市沟时,林放等战地记者被留在了城外,直到我军主力部队攻破内市沟进入市区后,11日,部队首长才让记者随后勤人员进入内市采访。与石家庄仅仅一步之遥了,但进城路却并不如林放他们想象得那样平坦,范村附近的返乡团等顽固势力仍在垂死挣扎。

“我们是在11日晚上进城的,当时因为刚刚攻破内市沟,很多顽固势力仍潜伏在周边,我们只能和后勤人员一起从战前挖筑的通向市内的交通壕进城。因为交通壕的高度都很低,我们当时是弯着腰摸黑行走。开始一切都还比较顺利,当走到范村附近时,交通壕两岸突然传来扑哧扑哧的子弹扫射声,盘踞在范村附近的顽固势力拼命地用步枪扫射我们的通道,交通壕附近到处扬起了黄尘”。

当时走在最前边的一位炊事班的战士因为挑着东西,不停地要直腰换肩,一下子就中了流弹,子弹从他的手臂穿过,鲜血一下子就流了下来,简单地包扎了一下,这位战士又和大伙一起在密集的炮弹中突围了。进入市内见到部队首长后,首长半是安慰半是鼓励地对他们说:“你们这些文人墨客不简单啊,在火线采访,闯过了生死关,经过了战争的考验,就成了能文能武的双料记者了。”



11月12日中午,解放石家庄的战斗终于结束了,胜利后的市内热闹非凡,战士们从四面八方汇集到街上,有的呼唤着奔跑,有的对着空中放射五彩缤纷的信号弹,大家都如痴如狂地欢庆胜利,这也是林放随军以来看到的最疯狂的时刻。

胜利的叙述让林老的情绪也喜悦起来,他说,其实在他的记忆中,解放军所到之处总是能带来欢声笑语。在他随晋察冀野战大军西进时,曾用这样一段文字来描述胜利的场景:“沿路村庄张贴着‘毛泽东是人民的救星!’‘欢迎人民解放军!’等标语。街道上遍挂旗帜、灯笼,打扮得村庄如同过年一样美丽。小学生们扭着秧歌,妇女们忙着募集慰劳品,长着胡须的伯伯,站在村西口指路……”


笔者和吕彤羽一起采访林放


林放,一位年逾九旬战地记者,讲起这些战争往事、红色故事娓娓道来,如数家珍。晚年的林放,生活充实而乐观,我们晚辈由衷祝福您健康长寿!文章照片均在林放家中拍摄。


全部评论(0)
  • 没有毛泽东的时代,这些年是谁毁了我们的初心?是谁颠覆了我们的核心价值观?黑了我们一个又一个的时代英雄,抗美援朝的黄继光、邱少云,甚至连我们伟大领袖和统帅毛泽东也不放过。这样的人该是永远为千夫所指的历史..

    浏览:597次 评论:0
    2021-02-02 21:04
  • 威廉.迪安是美陆军步兵24师的少将师长抗美援朝战争中朝战俘营故事五角大楼内,美国将军迪安阵亡的追悼仪式正在隆重进行,并被授予国会的荣誉勋章。美国《星条报》等报刊却刊登了我新华社记者所拍摄的迪安生活在战俘..

    浏览:609次 评论:0
    2021-02-02 21:03
  • 无产阶级革命家、国家副主席、开国上将、铁道兵首任司令员王震将军王震领兵抢建黎湛线在共和国的历史中,曾经有这样一支队伍,他们“养兵千日,用兵千日”,野战军打到哪里,他们就把铁路修到哪里。他们虽不曾在枪林..

    浏览:851次 评论:0
    2021-01-13 11:35
  • 有一位作家来过大兴安岭,惊羡后写过一篇散文,“目之所及,哪里都是绿的。的确是林海,群岭起伏的林海的波浪。多少种绿颜色呀:深的,浅的,明的,暗的,绿得难以形容。恐怕只有画家才能描出这么多的绿颜色来呢!”..

    浏览:870次 评论:0
    2021-01-13 11:34
  • 林放:一位老战地记者的红色记忆洛钊六年前的金秋,一天下午抗战名将、铁道兵政委吕正操长子吕彤羽再次来石采访石家庄日报原社长曹孜,了解石家庄日报1947年初创时的吴立人社长情况。这是我第二次和吕彤羽握手,我和..

    浏览:1058次 评论:0
    2020-12-29 18:30
  • “雷震之子”、“铁司令”竟是毛泽东手中板斧——记铁道兵首任司令员王震上将王震上将,是我国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生于1908年,湖南浏阳人,将军出世,始难产,恰风雨雷电交集大作,母惊呼,儿啼..

    浏览:1086次 评论:0
    2020-12-23 22:33
  • 铁道兵从抗美援朝战场归来又出发人生的旅途啊。何其匆匆。回首过去,有过如花的青春,也有过爬上眼角儿的皱纹。生命之火,有时候黯然无光,又有时候燃烧得是那样的炽热,以致到今天,仍然是我们老铁道兵们引为骄傲的..

    浏览:1122次 评论:0
    2020-12-15 21:06
  • 这条铁路修建的好,悄悄运行几十年了,今天或将派上大用场!视频显示近来这条铁路线军事运输十分繁忙,装载空地导弹、水陆两栖坦克、装甲运兵车、大口径火炮、辎重海岸炮的隐蔽专列昼夜不停奔驰,我不说,你也明白的..

    浏览:1086次 评论:0
    2020-12-15 21:04
  • 打开祖国地形图,湖北省北部的汉水河畔有个襄阳市,从那里往西,便逐步进入了我国地势的第二级台阶。这里峭拔的武当山,层峦叠嶂、巍峨的巴山山岭万重。奔腾的汉水,蜿蜒曲折的渠江,都以滩多流急著称,自古以来被人..

    浏览:1055次 评论:0
    2020-12-15 21:02
  • 精心育人,铁肩担道义——记石家庄铁道大学张变芳 陈明长2013年12月24日,一列“东风4”机车“开进”了石家庄铁道大学校园。学校把真实的机车车辆充实到铁道实训基地,不仅为学生们的铁道实训提供了方便,也吸引了大..

    浏览:1090次 评论:0
    2020-12-15 21:01
  • 铁道兵,一个响亮的名字,一支英雄的部队,一段光辉的历史。岁月流转,兵种消失,战友云散,天涯海角。但那些血与泪,钢与火凝结的战友深情,那些生与死编织的人生故事,却跨越时空,长存在天地之间,铁道兵精神永远..

    浏览:1094次 评论:0
    2020-12-15 21:00
  • 如果有人问你,请你选择三件事情来代表人类在20世纪创造的伟大奇迹,你会说哪些?我们看联合国给出的答案是,前苏联第一颗人造卫星上天,美国阿波罗宇宙飞船带回来月球岩石。这两项上天的杰作首次使人类跨越了外太空..

    浏览:1121次 评论:0
    2020-12-15 21:00
  • 行走在世界屋脊,搏击在高寒缺氧的暴风雪中,堆砌洞穴的石子,肩扛沉重的钢轨,伴随着青藏线的诞生。2000多年前的唐朝文成公主和藩出嫁西藏,从大唐长安一直车马劳顿的走到拉萨,整整走了三年。今天从北京到拉萨乘..

    浏览:1139次 评论:0
    2020-12-15 20:59
  • 军魂永驻,铁色长存,艰苦奋斗,志在四方。素有“铁路黄埔”之称的石家庄铁道大学在中铁系统口碑相当好,近几十年为祖国的基建领域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精英、楷模。“铁道黄埔”,一个影响中国高铁的军校在大数据高..

    浏览:1083次 评论:0
    2020-12-15 20:58
  • 感谢徐明阶老战友赠送画册洛钊一池碧水藕花红,蛙鼓蝉鸣几声声。正是校庆好时节,金风玉露喜相逢。书画家徐明阶徐明阶古代科学家肖像作品徐明阶古代科学家肖像作品徐明阶当代科学家肖像系列徐明阶当代科学家肖像系列..

    浏览:1084次 评论:0
    2020-12-15 20:56
作者专栏
  • lUcpDnubKea

    注册时间:2021-02-25 03:41

  • 17755860526

    注册时间:2021-02-24 18:57

  • 金大成-1

    注册时间:2021-02-22 08:59

  • 金大成

    注册时间:2021-02-22 08:59

  • 幸运草123

    注册时间:2021-02-21 00:47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2020020123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邮箱:327789046@qq.com

©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