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朝鲜战场上的铁道兵
2021-01-13 11:27:21 浏览:880次 【
在谈到抗美援朝的胜利时,彭德怀司令员曾这样说过:“朝鲜战场打胜仗,一半功劳归前方浴血奋战的同志,另一半功劳归负责维护交通、保证供给的同志,他们也是在冒着敌人的狂轰滥炸,天天在拼搏!”志愿军铁道兵凭借着一腔爱国热血和国际主义精神,用汗水、鲜血和智慧筑造了打不烂、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支撑起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后勤保障线,有力支援了前线,保障了战争的胜利。

奔赴异国修筑铁道


1950年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铁道兵各部队2万余人陆续赴朝参加铁路抢修任务,支援前线作战。1952年11月,根据朝鲜战争形势发展的需要,中朝两国政府在北京签署修建龟城经球场到长上里、内洞到支下里铁路的协定。12月,中朝联合新建铁路指挥局成立,中共中央军委命令铁道兵第五、六、七、九、十、十一师共6个师于1953年1月入朝,担负新建铁路任务。
1952年12月20日,新建铁路指挥局在沈阳召开干部大会,传达上级指示,部署入朝工作,时任志愿军铁道兵第五师军需科科长的刘恩明参加了这次会议。刘恩明(1918—2007),山西柳林人。1939年参加革命,194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离石县游击大队侦察员、班长,八路军第一二○师第三五八旅第三十七团股长,解放军第一野战军第七军第十九师军需科科长等职。1953年1月初,刘恩明随部队从中国安东(今丹东)进入朝鲜。他和战友们主要奋战在三段铁路线的抢修和新建上,一是龟城到介川段,二是介川到殷山段,三是德川到八院面段。
刘恩明
龟城是这批志愿军进入朝鲜后展开新建铁路建设的第一个战场,同时也是新建铁路的起点。到达龟城后,刘恩明和战友们看到当地一片狼藉,美军轰炸了所有能够轰炸的目标,朝鲜老百姓没有住处,就在隐蔽地挖洞躲避美军的狂轰滥炸。
由于刚刚进入朝鲜境内,铁道兵指战员不熟悉环境,只能利用一些废弃矿坑搭设掩体,并用木料在矿坑上方搭成顶棚,将附近树林里的枯枝败叶撒在顶棚上面,就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中住下来。
当时,美军的空中攻势特别凶猛,每次都有200到300架轰炸机出动。大部分时候,这些飞机一天要反复轰炸两到三次,严重阻碍了工程的实施。有一次轰炸,美军飞机炸死龟城的老百姓80多名,铁道兵部队也有七八名战士牺牲。



在寒冷饥饿中坚守岗位


在朝鲜战场上,除美军空袭外,寒冷和饥饿是铁道兵指战员面临的又一个致命威胁。据刘恩明回忆,大量铁道兵部队进入朝鲜后,由于时间紧迫和装备补给难以跟进等原因,不少指战员连冬装和棉鞋也没有就奔赴各个战场和铁路线了。
朝鲜的冬季和初春寒冷彻骨,温度最低时达到零下40度,这导致铁道兵要在地上刨个坑都是异常困难的事情。战士们站在地上,鞋子往往就跟地面冻在一块儿了,怎么拔也拔不动,要先把脚抽出来,拿铁锹把鞋子铲开再穿上。
工程展开后,施工工具极其匮乏。没有合适的工具,加上天寒地冻,铁道兵战士想办法用开水浇注地面,然后在浇注的地方进行挖掘,每浇注一次开水,大约只能挖掘十几厘米,战士们就这样坚持了一个多月,直到开挖工具运送到建设前线。
龟城到殷山129公里的铁路建设任务,跨越东门川、川坊江、大宁江、九龙江、清川江、大同江等河流,穿越龟山、久殷山、退逾岭、长城岘口等山峰和临江的悬崖峭壁,施工任务异常繁重艰难。上级要求在1953年4月底之前必须建成这条铁路,美军的空中威胁使铁路修建任务完成起来困难重重。
刚开始时,后勤供给保障和人力严重不足,刘恩明一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直到后来,军需科来了十几名工作人员,他才能多睡一会儿。
最使刘恩明着急的是部队全上了铁路线,施工工具却极端缺乏,尽管没人抱怨,他仍然感到责任重大。为此,他不断地和上级后勤部联系,协调将工具尽快运送到前方。
仅仅一个星期,指战员们携带的粮食就吃完了,只好吃炒面,即使有粮食,大部分时间也不能生火做饭。因为一到白天,美军的轰炸机就不断地盘旋在建设工地上方连续轰炸。一生火就会冒烟,一冒烟就会暴露目标。
这样一来,炒面成了所有指战员的主要食品。没有水,炒面根本无法咽下去,他们就把窝棚前的雪团成雪团子送炒面下肚,这种状况是战时的常态,不少人因此得了胃病。
广大铁道兵不顾敌机的轰炸和气候寒冷,加班加点,突击施工。许多同志负伤不下火线,带病坚持劳动。夜间打炮眼时,因防空不能照明,就在钢钎上缠上白毛巾,摸黑作业。桥梁施工部队在没有防护服的情况下,轮流在冰冷的河水中坚持施工。经过努力,1953年4月5日,龟殷铁路建成通车。其中,龟城至介川段比原计划提前1个月通车;介川至殷山段比原计划提前25天修通。彭德怀司令员发电嘉奖:“这条铁路的修建,不仅是具有重大的战略意义,而且也有其重大的经济意义。”

生死运输线


在龟城的时候,有一次铁道兵第五师后勤部夜间派车送来100多吨工程材料,卸载任务必须在凌晨4点前完成。而战士们都上前线新建、抢修铁路,后方人员十分紧缺。为及时完成这项卸车任务,刘恩明召集16名后勤指战员进行抢卸,保障运输车能够及时返回,躲避白天的敌机轰炸。
说干就干,战士们排成两条长龙开始抢卸,进度非常快。大约过了3个小时,大伙儿累得实在挺不住了,歇了口气,再接着抢卸,到凌晨两点多时,都已累得瘫倒在地上无法动弹,刘恩明带头喊起劳动号子,大家又奋力爬起来接着干,到后来,干脆跳上车直接用手扒起来,凌晨3点半抢卸任务顺利完成,这时候,战士们的手已血迹斑斑,累得浑身哆嗦。
随着新建铁路的延伸,后方的军需装备、粮食服装、工程材料的运输量越来越大,国内为前线运输调集了大量车辆,以增强运输能力和运输速度。在新建铁路指挥局,刘恩明负责对500辆运输车辆进行调度分配。在使用这500辆车时,遇到最大的困难是司机问题,由于革命队伍长期处于战争状态,很少有人学习过驾驶技术,导致司机严重短缺。
当时,前方司机到底紧缺到什么程度?刘恩明说,各部队选送了不少比较优秀的战士,前来学习驾驶技术。战争状态下,根本没有条件对大批战士进行专业技能培训,战士们来到铁路局,直接就被带到训练场。经过两三天训练,这些战士就直接驾车回到所在部队。最短的只有一天培训时间。大部分战士只能开着车在路上自己琢磨应该怎么开。因此,很多战士在执行任务时牺牲在山多沟多的朝鲜运输线上。
有一次,刘恩明组织军需科向前线运送军需物资,突然天空中传来低沉的飞机轰鸣声,而且越来越大。紧接着,敌机在天空中抛下几颗照明弹,漆黑的夜晚顿时像白昼一般。发现目标的敌机马上俯冲,开始疯狂轰炸。两名战士应声倒在血泊之中,军需科的马车被炸翻,马匹被炸得血肉模糊。刘恩明立即指挥战士们隐蔽,还没等跑到隐蔽处,一枚炸弹就在他附近爆炸。他赶紧趴在地上,但还是被一块弹片击中头部,当场昏迷。战士们七手八脚地把他从炸弹掀起的土下挖出来,帮他包扎好头部伤口。他醒来后,忍着剧痛,和大家掩埋了两名牺牲的战士,满怀悲愤清理现场,整理好散落的军需物资,继续向前线进发。

抢修清川江铁路大桥


清川江大桥是坐落在龟殷铁路线上的一座重要桥梁,是朝鲜北部重要的交通要道,连接着抗美援朝战争前线和后方,从中国国内运来的许多物资都要经过这座大桥。为了切断这条运输主动脉,美军先后派出数千架次飞机,对此处轮番轰炸。大桥数次被美军炸断,志愿军多次进行抢修。
1953年重修清川江铁路大桥时,建设条件极其艰苦,冰天雪地,铁道兵冒着被敌机扫射的危险进行抢建。新建铁路局指挥部的部分指战员干脆就守在抢建现场,随时对所需物资进行最快速度的调运。
铁道兵指战员在清川江冰水中作业,抢修桥基
在抢建桥基的时候,铁道兵战士们为了御寒在下水之前先喝一大碗白酒,泡在冰冷的江水中,想方设法固定桥基、清理江底的生根岩。清川江铁路桥建设竣工后,立即在夜间通车,大量的军需物资沿着这座铁路桥被很快运往了作战前线。美军发现后,又对大桥进行轰炸,志愿军利用高射炮在清川江大桥前昼夜不断地和美军飞机展开对战,有力地保护了清川江大桥。
有时候,美军的轰炸会损坏部分大桥铁轨,铁道兵就会立即组织抢修。为了保证抢修的速度和时间,志愿军指挥部想出高效的办法,预先按照大桥铁轨尺寸装设好浮桥和轨道,一旦美军轰炸,立即将浮桥推向江面,这样省去了许多建设时间。

在球场的难忘岁月


进入朝鲜3个月后,刘恩明随新建铁路指挥局到球场一带驻扎。
到球场后,由于新建铁路战线长距离铺开,志愿军部队为铁道兵配备了一支高射炮部队,专门对付美军的轰炸机,美军轰炸机在球场收敛了很多,投入的飞机数量也就少得多了,每天轰炸一次,每次出动飞机减少为四五十架。美军轰炸机为了避免被高射炮击中,到达球场上空后,直线向下俯冲,投弹后再直线升空。就算这样,轰炸机有时还是会被高射炮打下来。临近部队就组织搜寻队搜捕跳伞的美军飞行员。球场上空有时还会出现空战,我军飞机会和美军轰炸机展开搏斗,这种时候,我军飞机也有被打下来的情况,搜救队会积极开展救援。
铁道兵指战员在朝鲜待的时间长了,和当地群众也熟悉起来,群众常常帮他们做饭和送饭,后来,根据上级安排,刘恩明住到了一位60多岁的阿玛尼(朝鲜语,妈妈)家中。在这里,他第一次吃到了由朝鲜群众酿制的酸菜,非常可口。
事实上,朝鲜群众的粮食也不充裕,常常饿着肚子。随着铁道线的延伸,我军的后勤供给渐渐地能跟上了,指战员们就从自己有限的供给里拿出一部分大米分给当地群众,双方相处得非常融洽。
在阿玛尼家中住的时候,刘恩明和警卫员的饭都是由阿玛尼帮着做的。两三个月后,双方已经能互通一点很简单的语言。阿玛尼告诉刘恩明,战争开始后,她的3个儿子都参战了,2个儿子在战争中牺牲,1个儿子没有音讯,她天天盼着战争能够早日结束,儿子能平安归来。
随着铁路线建设向介川方向推进,刘恩明搬到了另一个村庄。阿玛尼仍然坚持每天给他送一次饭,每次都会带上他喜欢吃的酸菜,这使刘恩明和战友们都非常感动,战友们不禁说:“要不你们认了母子吧,亲生母亲也不过如此。”
这里的工程结束后,刘恩明带着自己的口粮去跟阿玛尼道别。阿玛尼泪流满面地说:“这就永远也见不上了,祝福你在朝鲜战场天天平安,祝愿你们的家人天天平安。”

(本文转载自《党史文汇》2020年第10期)

来源:史志山西

“跨过鸭绿江”微信公众号是志愿军烈士后代,为宣传抗美援朝精神、传播志愿军各部队战史和宣扬志愿军英烈事迹而开设的。

欢迎志愿军前辈、志愿军后代、志愿军烈士后代和关注抗美援朝战争的人士赐稿。

投稿邮箱是:lieshihoudai@163.com

志愿军烈士寻亲联系人:邓玉明

联系电话:13990828653,18581201853

扫码关注我们

全部评论(0)
  • 挺进,挺进,铁道兵南方抢修铁路记穿越血与火的岁月,打开风云激荡的历史,我们不难发现,英雄的铁道兵在东北的战火中诞生,在解放战争中发展壮大,身影迅速从东北走向全国。为保障战时铁路运输大动脉的畅通、解放全..

    浏览:587次 评论:0
    2021-02-04 08:38
  • 铁道兵理发师,板桥官坡许师傅,65岁。76年在山西当铁道兵,在部队就干理发直到复员。干了四年的铁道兵理发师,许师傅说年年都评得优秀,要不是自己要求复员,部队还不给走呢。许师傅说部队改铁道部后又改为现在的中..

    浏览:581次 评论:0
    2021-02-04 08:36
  • 那些铁道兵战士们开始我用的是战友,可突然感到我还不配,我到铁道兵时间很晚,去了没多久就赶上铁道兵要划归地方。当兵十几年,我先后去过野战部队、边防部队,说实话,最艰苦的还是铁道兵,当时都习惯地称他们为“..

    浏览:610次 评论:0
    2021-02-04 08:35
  • 写在前面。每次和别人打交道,一介绍单位,就发现社会上很多人搞不清几个中铁的关系,每次都要解释好久。作为原铁道兵部队兵改工而来的中国铁建的员工,对此颇有些无奈。不可否认的是,随着时光的流逝,一支英雄的部..

    浏览:762次 评论:0
    2021-02-04 08:34
  • 关注塔大胡杨青年追寻铁道兵足迹,重走革命道路传承红色基因,践行初心使命。为了更好的挖掘红色事迹,“永远的铁道兵” 团队利用假期时间,来到了三线建设重镇——十堰市,团队先后在十堰城区铁路沿线和西郊拍照留..

    浏览:571次 评论:0
    2021-02-04 08:32
  • 更多精彩,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吧这里是《六七十年代老照片》,一个回顾旧日时光的平台。点击左上方六七十年代老照片进入,点击关注,再点击右上角的小点点•••,点击置顶公众号或设为星标,这样您就可以在第一时..

    浏览:765次 评论:0
    2021-01-30 13:41
  • 2021年1月9日晨,笔者在凛冽的严寒中从桂林驱车来到平乐沙子镇,前往安全停炉村寻访志愿军老兵卢庆英。停炉村之前都未听说过,但要找到安全村委,毕竟笔者在沙子插队两年还是信心满满的,结果则让我大失所望,竟连安..

    浏览:636次 评论:0
    2021-01-30 13:35
  • 平乐故事|志愿军铁道兵巡道员卢庆英作者:许建平2021年1月9日晨,笔者在凛冽的严寒中从桂林驱车来到平乐沙子镇,前往安全停炉村寻访志愿军老兵卢庆英。停炉村之前都未听说过,但要找到安全村委,毕竟笔者在沙子插队..

    浏览:718次 评论:0
    2021-01-30 13:33
  • 邓小平第一次接见铁道兵是1958年6月14日,铁道兵第二次青年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代表大会召开。会议表扬先进,交流经验,发动、组织广大青年为完成祖国铁路建设任务而奋斗。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邓小平等中..

    浏览:758次 评论:0
    2021-01-30 13:31
  •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不知不觉中,我在铁运公司工作已经30个年头了,在这漫长而短暂的岁月里,我见证了老铁运人的吃苦耐劳、艰苦奋斗、无怨无悔的老铁道兵精神,见证了他们从年轻的小伙子到两鬓斑白的老人,我感慨万..

    浏览:612次 评论:0
    2021-01-30 13:26
  • 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部队诞生于1946年的东北战场。当时,东北民主联军根据战争形势的发展,为维护铁路交通秩序,保证铁路畅通无阻,集中各地的武装护路部队,并吸收地方铁路员工参加,建立了第一支铁道部队,称..

    浏览:756次 评论:0
    2021-01-30 13:24
  • 永远的铁道兵我当兵初期时的照片我当上了铁道兵1970年冬季,我响应祖国的号召,应征入伍,当上了一名铁道兵。那时,已是文革后期,全国的参军热空前高涨。作为一名农村的应征青年,要想实现参军的梦想,已并非易事。..

    浏览:687次 评论:0
    2021-01-30 13:21
  • 不久前,同事友人刘金生以铁二代身份将我拉进了“永远的铁道兵—株洲田心”群,这是由原铁道兵89151部队指战员组成的群体,涵盖大半个中国,有五十年代入伍的老前辈老领导,也有铁道兵最后一批尽管鬓霜仍被称为新..

    浏览:1019次 评论:0
    2021-01-17 22:18
  • 服从命令听指挥,哪里需要就到哪里去。1965年5月16日,吃过早饭后,连里的通讯员通知傅彦彬,马上到连部去一趟,说连长、指导员有要事相告。时值5月,这里仍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北国风光,那几天外面正下..

    浏览:883次 评论:0
    2021-01-17 22:16
作者专栏
  • lUcpDnubKea

    注册时间:2021-02-25 03:41

  • 17755860526

    注册时间:2021-02-24 18:57

  • 金大成-1

    注册时间:2021-02-22 08:59

  • 金大成

    注册时间:2021-02-22 08:59

  • 幸运草123

    注册时间:2021-02-21 00:47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2020020123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邮箱:327789046@qq.com

©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