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那些铁道兵战士们
2021-02-04 08:35:51 浏览:613次 【

 

那些铁道兵战士们

 

开始我用的是战友,可突然感到我还不配,我到铁道兵时间很晚,去了没多久就赶上铁道兵要划归地方。当兵十几年,我先后去过野战部队、边防部队,说实话,最艰苦的还是铁道兵,当时都习惯地称他们为“老铁”。我没为他们做过什么,很是有愧!铁道兵是1984年1月1日正式脱下军装的,之前我数次下到正在施工的部队,体验到他们的生活,也听到他们对“脱军装”的牢骚,这牢骚反映了他们真实的情感。

脱下军装后,我写了一个反映铁道兵生活的电视剧《没有新娘的婚礼》(上下集),并请米家山来执导,还把摄制组拉到施工现场和贵州的苗家山寨进行拍摄。电视剧在中央电视台播出,算是还了对铁道兵的一点心愿。

但那些最真实的东西还是在日记和采访笔记中。

 

 

我的日记

 

1982年11月我陪兵部摄制组到正在施工的兖石线拍摄纪录片,3日下午到铁四师驻地临沂。

 

1982年11月3日

下午去司令部,由张副参谋长和刘科长介绍了一下兖石线的施工情况。

晚上由师长、张政委请吃饭,还有建委的一些人。饭后去政委家,师长也来,他喝了不少酒,说:还拍什么电视,明年就解散了。部队对整编普遍反映很大。

 

11月4日

去宣传科看报纸,和几个干事闲聊,对解散铁道兵情绪都很大,特别是对邓、吕,传说邓有三个对不起,第一个是对铁道兵,“光对不起有什么用?”一个干事发牢骚说:“我们又不是机器人,充上电让他干就行了。我们也有七情六欲,也有老婆孩子,光有碗饭吃不行。”还认为解散铁道兵对国家也无利,铁道兵是最廉价的劳动力了,牺牲了才300元钱,不如老百姓的一条驴腿,压死老百姓的一条驴还得赔一千多元。他们本是搞宣传的,可对报纸也不相信,说军队从来没这么稳定,不知是否真正了解部队的情况……一个干事将报纸往桌上一丢说:拍马屁拍到穴位上。大家都在考虑后路,在部队还有盼头,以后转业,一交工程局,老婆就更别想调来了……

 

11月5日

上午去沂河桥工地,见到那两台高耸的打桩机,据说全国也只进口了六台,目前这个工地恐怕在全国也算是机械化最先进的工地了。十九团三营十连负责这段工程,战士们真干,这样的部队解散是可惜的。营长一直陪着我们,他讲,只要让他转业,磕头都可以。许多干部家属随军问题至今没有解决,也没有户口,对吕意见很大。另外,对现在的管理制度意见也很大,他举了个例子,架一段高压线,战士们不愿干,包给地方,一天干完,拿起了700元,战士讲,哪怕给我们300元,我们半天就能干完。现在战士每天都要干十几个小时以上,如果是工人,多干一小时就得给加班费,战士是不能讲任何条件的。今天实地感受了一下工地的气氛,对战士还是很敬佩的。

晚上十连请我们吃饭,团政委、营长等陪同,十连指导员王怀金很能喝酒,和我干上了。饭后和我谈了许多心里话,他也不安心连队,但他工作干得好,全连124个人,他全部谈过心,了解每一个人的思想情况。现在基层工作很不好搞,任务要完成,思想工作难讲清,战士都是有文化的,比你能讲,什么也不怕,你让他复员他更高兴,记过也无所谓,所以传着师长怕团长,团长怕营长,营长怕连长,连长怕战士之说。王指导员的家属也没落下户口,已三年,他也想转业回家算了,可工作干得好,不让他走。他讲,他们连队很不错,连长、营长、政委都是好人。

今晚酒喝多了一点。

 

    1983年2月,铁道兵宣传部组织我们去引滦工地采访,每人要求写一篇报告文学。

 

1983年2月28日

下午四点到遵化县西铺,十一师五十二团团部驻在这里,家中只有政治部王主任,他先简单和我们谈了一些情况,天津市委李瑞环对此工程很重视,天津市人民对部队也很关心,王主任谈到此时还是很动感情的。

 

3月1日

上午听团里王副主任、周副股长介绍团里的先进人物,中间八师张科长来了一下。

下午团里派车去工地,先后到开沟、15号斜洞、13、14号斜洞看了看。15号洞我们换上水靴,戴上安全帽下去了一趟,刚一进洞就闻到一股硝烟味,越往里,越感到空气中散布着大量飞沫,使人呼吸困难,甚至窒息。我们一直到了掌子面,地上全是泥水,战士们正在施工,有的只穿件单衣,他们真是辛苦,使人感动。这样好的部队要取消,真是太可惜了。

回来途中又去八连,听指导员、副指导员介绍林裕兴的情况,我听了很感动,他虽没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我觉得有味,有些记者也觉得不好写,我却想试一试。提到这个人,全连的人都觉得他好,可又谈不出什么事来,他确是很平凡,但能做到这一步可是不容易。遗憾的是他去探亲了。

晚上八连留我们吃饭,又杀了鸡。大家说到铁道兵解散都无限感慨,后我提议为铁道兵干杯时,指导员眼里是含着泪的。

 

3月3日

上午去八连,了解林裕兴的事迹,见到二营长,他头一句话就是你选对了,他现在不在家,我可不放心多了。今找了四个战士,都和他较熟,都觉得他特别好,可一谈又都谈不出什么来,这反而更增加了我的好奇心,不管能否写出来,我要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全团上下一致说好,这可不容易。遗憾的是他探亲未归,指导员要打电报让他提前回来,被我制止。

 

3月4日

今继续去八连,上午和指导员何清从14号井下去,又从13号井上来,然后参观了空压机、卷扬机,之后找几个战士谈了谈,还有所收获。不管报告文学能否完成,但我更注重的是形象积累。

 

3月5日

去八连,上午和原连长座谈,下午采访两个因残准备转业的战士,他们都有一只眼睛失明,回去后很困难。我们谈了很多,他们问我怎么办,我也不知道,而且无能为力。我说回农村,可以承包鱼塘之类的副业。一个回城,他会修水箱,可以办个个体户的修理所。他们都表示回去好好干,有一个还说三年后一定上电视,不给残废复员兵丢人……

晚上团里没来车,又留下吃饭,正巧九班副带新娘归队,一起喝了酒。战士们确实可爱,我发现几天来,我们已经建立起感情,他们称我为兵部来的首长,我一再不让他们这么称呼,他们说我没架子,一一和我敬酒,我也回敬他们。我对新娘说,你愿意嫁给铁道兵,我很敬佩你,现在社会上看不起大兵,特别是铁道兵,就凭这一点我得好好敬你一杯,你不仅外貌美,心灵也美。她听不懂普通话,副指导员翻译过去,她很腼腆地笑了,两只明亮的眼睛不时偷偷望我一眼,可我一转过头,她又马上躲开。中国的妇女是世界上最好的妇女。

 

3月6日 星期日

上午团里派了辆小车,周万义副股长陪我们去参观潘家口水库大坝工地。小车一直开到坝顶,我们走上大坝,饱览了大坝和水库全景。大坝主体工程已由基建工程兵建成,气势雄伟,站在坝上往下一看,真令人胆寒,几台大吨位的起重机高耸云天,正在来回运转。水库则在群山环抱之中,靠北面的冰已溶化,水质清凉,我马上想到天津几百万人民将要喝到这样的水了。

 

3月7日

上午又去八连,找了几个伤残战士座谈。说实话,这些战士真好,好几次我都感动得要落泪,正像上次祝酒时,我对战士们说的,现在一些首长思想境界没有你们高。

晚上团里王主任等又“表示”了一下,我只喝了半杯酒,实在是盛情难却。

我也不明白,铁道兵这么好的部队,为什么要解散呢?

我觉得我应该写点东西,除了报告文学,还应该搞个电视剧,脑子里已经有了几个战士的形象。

 

    我的采访笔记记了更多的东西,不便发表,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全部评论(0)
  • 挺进,挺进,铁道兵南方抢修铁路记穿越血与火的岁月,打开风云激荡的历史,我们不难发现,英雄的铁道兵在东北的战火中诞生,在解放战争中发展壮大,身影迅速从东北走向全国。为保障战时铁路运输大动脉的畅通、解放全..

    浏览:590次 评论:0
    2021-02-04 08:38
  • 铁道兵理发师,板桥官坡许师傅,65岁。76年在山西当铁道兵,在部队就干理发直到复员。干了四年的铁道兵理发师,许师傅说年年都评得优秀,要不是自己要求复员,部队还不给走呢。许师傅说部队改铁道部后又改为现在的中..

    浏览:582次 评论:0
    2021-02-04 08:36
  • 那些铁道兵战士们开始我用的是战友,可突然感到我还不配,我到铁道兵时间很晚,去了没多久就赶上铁道兵要划归地方。当兵十几年,我先后去过野战部队、边防部队,说实话,最艰苦的还是铁道兵,当时都习惯地称他们为“..

    浏览:614次 评论:0
    2021-02-04 08:35
  • 写在前面。每次和别人打交道,一介绍单位,就发现社会上很多人搞不清几个中铁的关系,每次都要解释好久。作为原铁道兵部队兵改工而来的中国铁建的员工,对此颇有些无奈。不可否认的是,随着时光的流逝,一支英雄的部..

    浏览:765次 评论:0
    2021-02-04 08:34
  • 关注塔大胡杨青年追寻铁道兵足迹,重走革命道路传承红色基因,践行初心使命。为了更好的挖掘红色事迹,“永远的铁道兵” 团队利用假期时间,来到了三线建设重镇——十堰市,团队先后在十堰城区铁路沿线和西郊拍照留..

    浏览:575次 评论:0
    2021-02-04 08:32
  • 更多精彩,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吧这里是《六七十年代老照片》,一个回顾旧日时光的平台。点击左上方六七十年代老照片进入,点击关注,再点击右上角的小点点•••,点击置顶公众号或设为星标,这样您就可以在第一时..

    浏览:767次 评论:0
    2021-01-30 13:41
  • 2021年1月9日晨,笔者在凛冽的严寒中从桂林驱车来到平乐沙子镇,前往安全停炉村寻访志愿军老兵卢庆英。停炉村之前都未听说过,但要找到安全村委,毕竟笔者在沙子插队两年还是信心满满的,结果则让我大失所望,竟连安..

    浏览:639次 评论:0
    2021-01-30 13:35
  • 平乐故事|志愿军铁道兵巡道员卢庆英作者:许建平2021年1月9日晨,笔者在凛冽的严寒中从桂林驱车来到平乐沙子镇,前往安全停炉村寻访志愿军老兵卢庆英。停炉村之前都未听说过,但要找到安全村委,毕竟笔者在沙子插队..

    浏览:721次 评论:0
    2021-01-30 13:33
  • 邓小平第一次接见铁道兵是1958年6月14日,铁道兵第二次青年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代表大会召开。会议表扬先进,交流经验,发动、组织广大青年为完成祖国铁路建设任务而奋斗。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邓小平等中..

    浏览:762次 评论:0
    2021-01-30 13:31
  •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不知不觉中,我在铁运公司工作已经30个年头了,在这漫长而短暂的岁月里,我见证了老铁运人的吃苦耐劳、艰苦奋斗、无怨无悔的老铁道兵精神,见证了他们从年轻的小伙子到两鬓斑白的老人,我感慨万..

    浏览:615次 评论:0
    2021-01-30 13:26
  • 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部队诞生于1946年的东北战场。当时,东北民主联军根据战争形势的发展,为维护铁路交通秩序,保证铁路畅通无阻,集中各地的武装护路部队,并吸收地方铁路员工参加,建立了第一支铁道部队,称..

    浏览:760次 评论:0
    2021-01-30 13:24
  • 永远的铁道兵我当兵初期时的照片我当上了铁道兵1970年冬季,我响应祖国的号召,应征入伍,当上了一名铁道兵。那时,已是文革后期,全国的参军热空前高涨。作为一名农村的应征青年,要想实现参军的梦想,已并非易事。..

    浏览:689次 评论:0
    2021-01-30 13:21
  • 不久前,同事友人刘金生以铁二代身份将我拉进了“永远的铁道兵—株洲田心”群,这是由原铁道兵89151部队指战员组成的群体,涵盖大半个中国,有五十年代入伍的老前辈老领导,也有铁道兵最后一批尽管鬓霜仍被称为新..

    浏览:1023次 评论:0
    2021-01-17 22:18
  • 服从命令听指挥,哪里需要就到哪里去。1965年5月16日,吃过早饭后,连里的通讯员通知傅彦彬,马上到连部去一趟,说连长、指导员有要事相告。时值5月,这里仍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北国风光,那几天外面正下..

    浏览:886次 评论:0
    2021-01-17 22:16
作者专栏
  • lUcpDnubKea

    注册时间:2021-02-25 03:41

  • 17755860526

    注册时间:2021-02-24 18:57

  • 金大成-1

    注册时间:2021-02-22 08:59

  • 金大成

    注册时间:2021-02-22 08:59

  • 幸运草123

    注册时间:2021-02-21 00:47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2020020123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邮箱:327789046@qq.com

©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