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兴安之冬魅
2021-11-19 21:57:37 浏览:210次 【

大兴安岭女子

兴安之冬魅

立冬这天降雪,不由人浮想联翩。我从小生活在北方,每一年冬天都可以看到雪。对于雪的洁白,冰的寒冷,风的刺骨,夜的静谧并不陌生。

小的时候,清晨一觉醒来,不愿起床,总愿“萎窝子”。屋外冰天雪地,屋中生着一炉煤火,这时年迈的奶奶手里拿着棉裤,裤裆朝下在火炉上来回烤,嘴里不停的喊,“快起床上学啦,棉裤烤热了。”听到这,才懒洋洋一咕碌爬起,两腿一下子伸进奶奶递来的棉裤中,顿时让两腿暖暖的。

那时家里穷,小孩子好像从不穿内裤。冬天脱了大棉裤,光屁溜,像条泥鳅一样钻被窝。早晨,拉开房门,往外看,哇,外边一片白茫茫,积雪连房门都快封住了。小院昨晚还到处是乱七八糟的,现在已被厚厚的积雪覆盖着,干净得赏心悦目。不等吃早饭,小伙伴们不约而同都集中在房前屋外,或堆雪人,或开始打雪仗。

高中毕业后我去当兵,来到祖国北陲的大兴安岭,每年都会邂逅那纷纷扬扬的大雪。我的部队在东北几乎不能再北的地方,这里的冬天占据了半年多的时间,隆冬时节,只要你走出驻防的帐篷,无论是旷野还是山峦,到处都被冰雪覆盖着,就是这样的天空和土地,就是这些绿葱葱的樟子松,至今依然让我时刻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我的青春曾在这里挥洒,我全身心地在这里接受冰雪的洗礼,这方水土也陶冶着我的个性和火一样的激情。

我们扛着帐篷进驻林海雪原

大兴安岭的夏天很短暂,一过“八一”建军节,就要准备过冬了。那年冬天大部队挺进原始森林深处,我奉命和班长留守在全团的粮库。所谓粮库其实是密林深处搭起的几座小木屋,里面有木架子,放着全团的口粮,成麻袋大米、面粉,高粱米、苞谷茬子、黄豆和整桶的食油、调料、白糖。旁边是个小军帐。我们从林子里砍下一些林木,劈成半米左右的“柈子”,码放在帐篷周围,这就是过冬取暖做饭的材料。

开始我砍树,只挑细的小树砍伐,这小树好砍,而砍长了几十年的大树我还舍不得,觉得大树砍了当柴烧太可惜。但班长却要求我砍大树,留下小树。他的解释是,比如我们一冬约需1棵大树,如用小树却需要10棵,若干年后长成材的10棵小树可供我们烧10年,你算算看,那个合适。这样一对比,道理就明白了。以后我就按老班长的道理专挑大树砍伐了。

国庆节还没到,大兴安岭就飘飘洒洒下了第一场大雪。大雪把大兴安岭点缀得“山舞银蛇,原驰腊象”。树挂是我最喜欢的景色,每当寒冬时节出现一次暖流,晶莹的树挂就会挂满樟子松枝头,阳光一照,就像千万颗星星在眨动着眼睛,微风吹过,飘落的雪花又像纷飞的蝴蝶漫天飞舞。仰视着一棵棵银装素裹的树,踏着那一尺多深的积雪去粮库巡查,湛蓝的天空下,思绪也会在不知不觉间在大森林广阔的天地间自由的翱翔。

飘雪的日子,气温一下子竟降了许多。晚上睡觉时,我们检查了帐篷四周,凡有跑风漏气的地方都用“乌拉草”塞堵严实;把活动的窗户用带子系好,把门帘用带子系好后又用一块床板立在门帘内侧,再用一根原木顶好,把汽油桶改装的火炉里塞满柈子后才睡觉。班长的枕头边放着“半自动”,我的枕边放着“苏式步骑枪”,子弹全都上了膛。

大兴安岭的寒冬

在这样的夜晚,读书无疑是最好的消遣。我翻着磨毛了边的《千家诗》、《唐诗选》,搜寻前人那些有关描写雪的佳文丽句,发现有些咏雪诗句,其中竟然没有用“雪”字。象唐朝王初写的“银花珠树晓来看,宿醉初醒一倍寒。已似王恭披鹤氅,凭栏仍是玉栏干。”

还有高骈的《对雪》:“六出飞花入户时,坐看青竹变琼枝。如今好上高楼望,盖尽人间恶路歧。”岑参的“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张元作描写的更绝:“战退玉龙三百万,败鳞残甲满天飞 ”。

李世民也有一篇咏雪的好诗:“洁野凝晨曜,装墀带夕晖。集条分树玉,拂浪影泉玑。色洒妆台粉,花飘绮席衣。入扇萦离匣,点素皎残机”。这些描写“雪”的佳句,虽都不带“雪”字,但阅读后仔细咂摸都会有雪的气息。每当读到兴奋之处,我会情不自禁地把这些名句读给老班长听: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卢梅坡)

燕山雪花大如席,纷纷吹落轩辕台。

地白风色寒,雪花大入手(李白)

雪消门外千山绿,花发江边二月晴(欧阳修)

雪似梅花,梅花似雪,似和不似都奇艳(吕本中)

冰雪小村庄

有一天睡到半夜,帐篷外朔风呼啸,远处不断传来野狼的嗥叫。我和班长都没睡踏实,懵懂之中又听到似有野兽用利爪抓挠帐篷门帘,发出刺啦刺啦的声音,我和班长几乎同时惊醒,从床上一下跃起,异口同声惊呼——“有狼”。

我们各自抄起武器,班长下令“赶紧点灯”,我迅即点燃挂在帐篷顶上的煤油马灯,帐篷里变得明亮起来。我和班长卸掉门板,解开系带,冲出帐篷。只见白雪皑皑的远处,在一条防水沟的沟沿上,有幽幽的绿光在闪动。我用高强光手电刚一照射过去,就听见“啪、啪”的枪声,手急眼快的老班长已经扣动了“半自动”扳机,随后就听见受了伤的野狼嚎叫着,一瘸一拐地向山上窜去。

我们迅速提着枪跑到防水沟边,只见沟边上白花花的雪地上有点点滴滴的血迹,在头场大雪覆盖的山坡上显得十分醒目。“我们追吧!”我估计受了伤的野狼跑不了多远就会毙命,我向班长建议道。“不行,将军赶路,小兔不顾,我们还要守好仓库”。直到今天我仍记着这个风雪交加的兴安之夜,记得我们曾经经历的风险。

第二天清晨,我们对帐篷周围和粮库进行了仔细的检查,在周围的山坡雪地上发现有多种脚印:野狼的、山鸡的、野兔的以及叫不出名字的兽印。

冰河架桥

我们在密林深处留守了10个多月里,在夏天的大雨中我们为漏雨的粮仓房顶补漏,在冬天的大风雪中,我们几天不得安睡,几十万斤粮食还有食油、糖、盐和脱水菜维系着全团战友的生存和健康,我们不敢有一丝的懈怠。

大兴安岭的军帐

那些有苦有乐的日子,我特别喜欢在大森林的雪中漫步,尤其是苍茫的天地间都是雪花劲舞的时刻,心儿纯净的就会像雪花一样。我会时不时的接住一片雪花儿,让他在我的掌心中慢慢的融化,像露珠一样晶莹滚动,那时候,我能感受到大森林无言的音律,天空飘荡的音符……

直到第二年初春,冰雪消融之际,全团的粮食才被转移到新营区,我们也离开了这留守的地方……

又是一年寒冬,铁路向着北疆漠河挺进。“银装素裹碧玉砌,瑞雪玉树琼枝奇。”漠河的冬天来得更早。如果从落第一场雪算起那就是冬天开始的话,那么每年的中秋节前后就会飘起雪花。漠河,就唱响了一曲冬天的歌。正如唐诗说的“胡天八月即飞雪”。一场雪过后。漠河的洛古河、额木尔河就有了洁白的盛装,山变白了,树变白了,西林吉小镇成了一个银装素裹的冰雪世界,大雪给漠河增添了万千风采。

小黄鼬子从睡梦中醒来了,好奇的望着这洁白的世界。大兴安岭的珍禽飞龙站在枝头,惊异地打量着这既熟悉又陌生的雪花。漠河的冬天特别的冷。我国记录了两次全国最低气温,都是在漠河和周边测得。人们用滴水成冰,哈气成霜来形容这里的冬天并不为过。

冬天的漠河。太阳从东南方迟迟的不愿升起。好一会儿,又急匆匆地从西南方向落了下去。这个白天,太阳仅在南方的天空画了个小弧圈。这时仿佛只有冬天的严寒,呜呜作响的西北风。人们躲进屋里猫冬,狂风抽打着树枝,抽打着房屋和窗棱……然而。漠河的军人却是那样的深爱着这里的冬天。漠河的冰雪更有冰雪的魅力,孩子们不顾被冻得通红的小手,合着雪团在雪中嬉戏玩耍,打雪仗,尽情地享受着冰雪带来的乐趣。忘记了寒冷、纯洁和浪漫留在他们年幼的脸上。

冬季施工的铁道兵

冬天,也是铁道兵最忙的季节,修路架桥,一刻不停。他们在严寒中顶风冒雪,披星戴月的进行着紧张的铁道施工。他们的心是火红的。他们喊出的劳动号子声震漠河,回荡在林海。凿山的风镐,架桥的柴油机轰鸣着,和着油锯的轰鸣声,震落了森林枝头的雪花,“轱辘马”、运料车咣当咣当喷云吐雾地穿行在施工线当中。

朴实无华的战士们,他们在为祖国的建设奉献着辛勤的汗水。铁道兵的帐篷里,此时也是温暖如春。一个个战士刚直、豪爽、热情。他们会用12分的热情迎接着远方飞来的冰雪客人。

冰天雪地打桥基

“寒夜客来满新酒。地炉汤沸火初红”,将会永远使这些军人们记住严寒和已经被冻得麻木的手脚。隆冬封冻的河面上蒸腾起一缕缕乳白色的霜雾。严寒给施工带来了很多困难。树上挂上了一层雾淞。上面覆着白雪和冰块儿,显得更加刚毅挺拔,在风雪当中展示着它们的豪迈姿容。

巍巍连绵的群山,雾霭笼罩着白雪,给铁道兵战士们提供了既严峻又美好的生活舞台。逢着年节,他们从冰封的河面上取回几块冰,随心所欲的用施工工具就雕刻镂空成了各种灯笼的造型,宝葫芦,大南瓜,红五星、娃娃头。到夜晚接上柴油“自摩电”的冰灯晶莹剔透,在彩灯的映照下熠熠生辉,显示了军人们的心灵手巧和文艺范,此刻他们发现了北疆之美,创造之美,鉴赏之美。

夕阳西下,茫茫的雪霭消蚀了天边晚霞的辉煌灿烂,清晨,又给军人们捧出了一颗珍珠般的太阳。璀璨斑斓的光辉把白雪映成了一片金沙。正是“银装素裹,分外妖娆”啊,多么壮丽的漠河之冬!




全部评论(0)
  • 大兴安岭女子兴安之冬魅立冬这天降雪,不由人浮想联翩。我从小生活在北方,每一年冬天都可以看到雪。对于雪的洁白,冰的寒冷,风的刺骨,夜的静谧并不陌生。小的时候,清晨一觉醒来,不愿起床,总愿“萎窝子”。屋外..

    河边草浏览:211次 评论:0
    2021-11-19 21:57
  • 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部队是一个技术兵种,战时要抢修、抢建铁路,保障军事交通运输畅通,保证我军的作战需求;和平时期则投入祖国的铁路建设,以保证货畅其流、人员流动、使人民生活的幸福安康。 新兵小张小张..

    河边草浏览:364次 评论:0
    2021-11-01 20:40
  • 南疆铁路示意图翻开祖国的版图,新疆以它重要的地理位置和疆域辽阔而引人注目。长期以来,人们赞美新疆、歌颂新疆,希望能把他的无尽宝藏开发出来,为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服务。可是,巍峨的天山却像一条巨大的卧..

    河边草浏览:580次 评论:0
    2021-10-10 13:36
  • 青藏铁路的汽车兵你到过青藏高原吗?那可是一个任你驰骋的大自然景观。在没有修建青藏铁路之前,那时坐汽车去雪域高原,汽车需要翻过文成公主梳妆入藏的日月山,再经过藏红花遍野的金银滩,才能来到青海湖畔,与青藏..

    河边草浏览:636次 评论:0
    2021-10-04 00:30
  • 何为“铁道兵的“亥老大”?说白了,就是“铁道兵里的汽车兵”。上世纪60年代中央军委按干支纪年方法为全军颁发汽车车牌序号,铁道兵汽车车牌代码以“亥”字开头排序,并无深意。为什么叫“亥老大”?盖因为铁道兵的..

    河边草浏览:613次 评论:0
    2021-10-04 00:19
  • 志在四方的人民铁道兵在落日西沉的余晖里,偶然遇见几列斑驳的老气横秋的闷罐车车厢。那脱落的斑驳车漆,带着所有过往时光的痕迹。小时候常常看着飞驰而过的火车,想象着那些关于远方的故事。参军的时候,才第一次坐..

    河边草浏览:1670次 评论:0
    2021-07-08 14:28
  • 致敬远去的英雄铁道兵 大兴安岭首府加格达奇北山铁道兵烈士陵园,这里安息着300多位为国捐躯的铁道兵烈士。征服林海雪原,挑战人间酷寒。新中国建设需要大量的木材,大兴安岭有万山木材可供开发,而这一切都需要一..

    河边草浏览:2777次 评论:0
    2021-04-11 18:03
  • 我与王久战的深情厚谊刘春美王久战(前排左起第一人)和铁道兵学院老校友在一起20世纪90年代,因企业改制后经济效益普遍不佳,单位开始减员裁人。二00一年七、八月间,石家庄市第二棉麻总公司也无法正常发工资,我与..

    河边草浏览:3175次 评论:0
    2021-03-02 20:49
  • 话说抗美援朝刚结束,1954年2月,王震将军领命出任铁道兵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同年任解放军副总参谋长。那时他带领铁道兵部队坚决贯彻执行党在过渡时期总路线,保持和发扬艰苦奋斗优良传统,克服技术、装备落后等困难..

    河边草浏览:3433次 评论:0
    2021-03-02 20:48
  • 没有毛泽东的时代,这些年是谁毁了我们的初心?是谁颠覆了我们的核心价值观?黑了我们一个又一个的时代英雄,抗美援朝的黄继光、邱少云,甚至连我们伟大领袖和统帅毛泽东也不放过。这样的人该是永远为千夫所指的历史..

    河边草浏览:3866次 评论:0
    2021-02-02 21:04
  • 威廉.迪安是美陆军步兵24师的少将师长抗美援朝战争中朝战俘营故事五角大楼内,美国将军迪安阵亡的追悼仪式正在隆重进行,并被授予国会的荣誉勋章。美国《星条报》等报刊却刊登了我新华社记者所拍摄的迪安生活在战俘..

    河边草浏览:3899次 评论:0
    2021-02-02 21:03
  • 无产阶级革命家、国家副主席、开国上将、铁道兵首任司令员王震将军王震领兵抢建黎湛线在共和国的历史中,曾经有这样一支队伍,他们“养兵千日,用兵千日”,野战军打到哪里,他们就把铁路修到哪里。他们虽不曾在枪林..

    河边草浏览:4184次 评论:0
    2021-01-13 11:35
  • 有一位作家来过大兴安岭,惊羡后写过一篇散文,“目之所及,哪里都是绿的。的确是林海,群岭起伏的林海的波浪。多少种绿颜色呀:深的,浅的,明的,暗的,绿得难以形容。恐怕只有画家才能描出这么多的绿颜色来呢!”..

    河边草浏览:3998次 评论:0
    2021-01-13 11:34
  • 林放:一位老战地记者的红色记忆洛钊六年前的金秋,一天下午抗战名将、铁道兵政委吕正操长子吕彤羽再次来石采访石家庄日报原社长曹孜,了解石家庄日报1947年初创时的吴立人社长情况。这是我第二次和吕彤羽握手,我和..

    河边草浏览:4253次 评论:0
    2020-12-29 18:30
  • “雷震之子”、“铁司令”竟是毛泽东手中板斧——记铁道兵首任司令员王震上将王震上将,是我国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生于1908年,湖南浏阳人,将军出世,始难产,恰风雨雷电交集大作,母惊呼,儿啼..

    河边草浏览:4196次 评论:0
    2020-12-23 22:33
  • 这条铁路修建的好,悄悄运行几十年了,今天或将派上大用场!视频显示近来这条铁路线军事运输十分繁忙,装载空地导弹、水陆两栖坦克、装甲运兵车、大口径火炮、辎重海岸炮的隐蔽专列昼夜不停奔驰,我不说,你也明白的..

    河边草浏览:4191次 评论:0
    2020-12-15 21:04
  • 打开祖国地形图,湖北省北部的汉水河畔有个襄阳市,从那里往西,便逐步进入了我国地势的第二级台阶。这里峭拔的武当山,层峦叠嶂、巍峨的巴山山岭万重。奔腾的汉水,蜿蜒曲折的渠江,都以滩多流急著称,自古以来被人..

    河边草浏览:4100次 评论:0
    2020-12-15 21:02
作者专栏
  • tzb7329302

    注册时间:2021-12-04 10:40

  • caoqianjun

    注册时间:2021-12-02 13:26

  • 13691063061

    注册时间:2021-11-28 22:03

  • sfdhchg

    注册时间:2021-11-26 09:42

  • adgjm531

    注册时间:2021-11-18 14:03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2020020123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邮箱:327789046@qq.com

©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