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战友作品:《我和火车》(沈掌荣)
2021-11-25 19:42:24 浏览:203次 【
我在整理电子文档时,看到沈掌荣先生的书法条幅《我和火车》,——这是前几年我让沈先生的夫人朱莲芬大姐发给我的。
当年,这件书法作品就悬挂在我和沈先生的办公室里,可谓“朝夕相伴”。《我和火车》是沈先生发表于1978年《解放军报》的散文,由他用端庄、秀美的小楷书写在一米多长的宣纸上。


沈先生19427月出生于浙江海宁,19626月当铁道兵,参加成昆、襄渝铁路建设9年,当过风枪手、宣传干部,发表数十万字作品,19713月调到《铁道兵》报做编辑工作。
1982年调到《铁道兵》报社,跟随沈先生学习编辑文艺副刊。1991年,他离开《铁道工程报》总编辑岗位,调任全国人大新闻局副局长,我和他一直保持着联系。除了师长关系,还有同乡的情谊。他关心我的工作、生活,时常评价、表扬我发表的作品,还给我介绍过女朋友。2010年,铁道兵的诗人、作家在伊蕾家聚会,他与夫人参加,特别贴心地带了多张人大的纪念封,与会人员悉数签名、各自收藏着做纪念。
20138月,沈先生病故,我和报社同仁到沈先生家慰问,并到八宝山为他送别。沈先生辞世后,朱莲芬大姐将沈先生珍藏的一部分铁道兵资料馈赠给我。
我与沈先生的交往,点点滴滴永在心间,音容笑貌没齿难忘。


沈先生勤奋好学,博览群书,新闻、文学、理论等文体,都有优秀作品发表于全国重要报刊。编著的《性格·智力·情爱》一书,获1988年第二届全国图书“金钥匙奖”,发行量达到50万册以上。在人大工作期间,曾任三届全国人大“两会”新闻中心主任,主持新闻发布会、总理记者招待会,负责新闻发布和报道把关。多次随人大委员长出访、陪同党和国家领导人会见外宾。任中国人大制度新闻协会会长,组织“好新闻”的评选。发表新闻及新闻理论文章200多篇。

沈掌荣先生携带信封,铁道兵战友聚会签名纪念。

《我和火车》刊发在“军报”,曾被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多次播放。我不止一次站在“条幅”前阅读,欣赏书法,享受美文。
《我和火车》是作者的亲身经历。
童年一位邻居坐“牛棚”火车被“挤”断腿,对火车心生畏惧,解放后第一次坐火车,向往坐着火车饱览祖国大好河山。18岁当上铁道兵,知道修铁路的铁道兵,一条条新铁路诞生,总是坐不上新线的第一趟火车,——这就是铁道兵的幸福啊!
这篇散文语言朴实,有点儿童文学的趣味。其中的内涵及思想境界,在今天的读者看来,未必信以为真。但在那个年代、那一代人,真的有许许多多的人,也包括千千万万的铁道兵指战员,心底无私天地宽,胸怀祖国,放眼世界,对党的事业,对国家的建设,全心全意,无限忠诚。直到八十年代的那场边境战争之后,“苦了我一个,幸福十亿人”的口号与精神,才慢慢淡出我们的记忆与生活。
我与朱莲芬大姐的交往中,无意间得知,她的侄子近几年因事频繁乘坐成昆铁路上的列车,总要抢拍沿途的风景与铁路的照片,通过微信发给她,并留言:“这是姑父修过的铁路,过了隧道就是桥,铁道兵太伟大了……”
铁道兵的业绩与精神,一并长留在铁道兵及其亲人的记忆里。我想,这个情节作为沈先生《我和火车》的一个结尾,是最为感人的吧。


我 和 火 车
沈掌荣

童年时,每逢见到邻居李大娘依着拐棍,拖着空洞洞的左裤腿,艰难地喂养家禽、侍弄菜地的时候,我思绪就会跌进可怕联想中去:呜呜怪叫的火车,一定比吃人的老虎还可怕。
大人们告诉我,国民党军阀混战的时候,钱塘江畔兵荒马乱,经常开火。大娘想到儿子打短工的地方探望,在乡亲们的帮助下,总算挤上了“牛棚”火车。可是,就在这一次,她的左腿被两节车厢交接处挤断了。
解放后,我考上了离家三十多里路的一个中学,乘沪杭线的火车,一站就到。起初,星期天回家,我总是走路,因为怕火车丢了腿。三十多里路,对一个十二岁的小孩,是一段不短的路,得走四五个小时,又累又费时间。
有一回,在几个家住城镇的同学的怂恿下,我壮着胆子坐了一趟火车。我小心翼翼地观察了车厢的连接处,只见上面铺着铁板,又安稳又牢实。怎么会咬人呢?我问车里的一位老人。他哈哈大笑起来,摸着我的脑袋说,咬人的是解放前的“牛棚”车,现今解放了,火车为人民造福了。我出神地听着,忽闪着眼睛想,解放前后的事都翻个儿了。不是吗,解放前我家种的地是地主的,解放后我家种的地是自已的了;解放前的火车咬腿,解放后火车为人民造福了。
以后,我再也不怕火车了,而且爱上它。晚饭后,我常常和同学们一起,到离学校一里多路的车站去看火车。看着它卸下和装上小山似的货物,吼叫着隆隆地奔走,看着它迎进和送出成千上万的旅客,欢唱着南来北往。我打开少年们特有的幻想闸门:要是我能坐着火车遍游祖国大地,那该是多么的幸福呵!
大概我非要和火车结成亲缘关系不可了,十九岁那年,我当上了铁道兵。
我高兴得快要蹦起来。俗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铁道兵是修铁路的,坐火车还是家常便饭!事实也果真是那样,一穿上军装,我就一口气坐了四天四夜的军用列车。我扒在车门旁,看到成排的厂房和高耸的烟囱,我想到火车给工人们送去原料;看到碧绿的田野和雪白的羊群,我想到火车把农具、化肥送给了社员;看到巍巍的群山和闪光的河流,我想到火车把伟大祖国联成一片……
新兵训练结束后,分到连队,正赶上一条新建铁路收尾工程。不久,我就参加了欢庆新线铁路通车的大会。那盛景,那气势,是我的言语难以表达的。锣鼓伴着口号,掌声夹着欢歌,小伙子跳跃欢舞,姑娘们飘动彩裙,空气都沸腾了!
——火车隆隆开来,我的心潮随着火车的声响翻腾起来。我为战友们自豪,是他们把火车牵进了千年沉睡的深山!同时,我也在想:我们将要坐上崭新的火车,奔赴另一个新线工地。
第二天,我们果真出发了,但却没有坐火车,而是徒步行军。我问班长:“我们不坐火车吗?”班长笑吟吟地说:“这就是我们铁道兵战士的幸福。”
幸福?走路比坐火车幸福?
我还没有找出答案,就已经进入深山老林了。这里是人迹从未到过的“禁区”,只有丛林中的猴群,大胆地学着我们的样子,前来和我们“会师”。
正行进间,一条云河层层的山谷挡住我们的去路。怎么过呢?我担心起来。我们连长带领几个人,扛起一捆粗麻绳,攀着葛藤,贴着陡壁,在一棵突出于山崖的马尾松上栓住绳头,顺着绳子把身子往山谷里沉。过了一会,只见绳头晃动起来。班长告诉我,这是连长在打“千秋”,要荡到山谷对岸去。只听见山谷中传来“嗡——嗡嗡,嗡——嗡嗡”的声响,连长到了对岸了。我们也一个个攀着绳子溜过了山谷,在苍鹰的惊叫声中,行进在又一条人间新路上。
我边走边想,同样是走路,小时候感到累得不行,今天为什么浑身是劲呢?呵,是呀,同样是走路,意义不一样。现在我们走路,是为了使千万人坐上火车呀!顿时,我觉得自己高大起来,好像我手中正握着一根绳子,牵着火车向前跑动……
现在,我当铁道兵十六年了,从一个工地,转到另一个工地,已经转战千万里了。我们把火车牵进了林海雪原,牵上了青藏高原,牵过了滔滔江河,牵到了群山之中,迎接一次又一次的通车典礼……
虽然总是坐不上第一列火车,但每当新线铁路第一声汽笛高唱的时候,我的心呵,都要醉啦!虽然我们总是徒步行军奔向新工地,但我感到比坐上火车还要幸福千万倍!

《解放军报》1978118日《长征》副刋128期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解放军生活节目1980.12.30播出二周
 


附:我早年发表的一篇介绍沈掌荣先生的文章——

介绍沈掌荣的《性格•智力•情爱》
梅梓祥

《性格•智力•情爱》7次印刷,发行量50万册,且荣获全国图书金钥匙奖(名列50部获奖图书第11名)。为什么一本普通的心理学通俗读物能如此畅销?因为书及其作者充满智慧。
沈掌荣1971年任《铁道兵》报社编辑,1991年离开《铁道工程报》总编辑岗位赴任全国人大新闻局副局长职。我有幸跟沈先生编辑文艺副刊数年,感受最深刻的是他博览群书,及至他调离后,我有疑难仍打电话向他这本“活辞典”请教。“善有善报”,天不负人。他的勤奋、博学最淋漓地体现在这本书的编纂上,书的热销也正是对他的刻苦、睿知的最好回报。
八十年代末,党中央号召抓精神文明建设,改革开放进入攻坚阶段,传媒出版业整顿,社会竞争带来的心理压力,是当时的背景。沈先生根据自己多年阅读国内外心理学、社会学著作,对浩繁的资料进行分类提炼,荟萃中外心理卫生方面的研究成果、常识、趣闻,使之成体系,成为一本正当其时、雅俗共赏的心理卫生“科学指南”。
沈先生供职本报20年,发现、培养了伊蕾、韩志晨等众多有作为的作家、诗人;担任领导职务,对报社建制、驻局记者的设立有过多项科学、合理的改革、创造,至今仍被人称道。他在全国人大工作期间,曾担任新闻发言人,跟随两任委员长等出访过几十个国家和地区(他说卡斯特罗握手很用力)。他是中国人大制度新闻协会会长、中国记协理事。他先后出版过数百万字著作,与人合作编著千万字以上。
 沈掌荣先生是我的师长、乡友。他对我的关心,不因距离而改变——始终如朝夕相处时:大至遇见一位可人的未婚姑娘(我单身),小至一张国宴的入场劵,都想着我。对此,我心里永存感激。

 沈掌荣先生生平资料照片——

成昆铁路,风华正茂


兵改工前夕,《铁道兵》报社“全家福”,唯一戴眼镜的是沈先生;有俺呢。


为新闻报道学习班授课。


全国人大新闻发言人的风采。


“两会”期间,接受凤凰卫视记者吴小莉采访。

铁道兵“文化人”聚会合影,前排由右至左为伊蕾、王燕生、沈先生均去世;俺边边上。

沈掌荣、朱莲芬夫妇通信的信封。


沈先生故乡海宁的“名人园”。



 
 
 

全部评论(0)
  • 我在整理电子文档时,看到沈掌荣先生的书法条幅《我和火车》,——这是前几年我让沈先生的夫人朱莲芬大姐发给我的。当年,这件书法作品就悬挂在我和沈先生的办公室里,可谓“朝夕相伴”。《我和火车》是沈先生发表于..

    河边草浏览:204次 评论:0
    2021-11-25 19:42
  • 为开发霍林河煤矿,1977年,国家将通霍铁路列入国民经济建设“五五”计划,确定由铁道兵负责铁路建设。通霍铁路是国家主要铁路干线,位于美丽而富饶的内蒙古科尔沁草原,起自大郑线通辽站,经双泡子、舍伯图、布墩花..

    河边草浏览:321次 评论:0
    2021-11-25 19:41
  • 写中国高铁的歌曲不少。在多首歌曲中,我在朋友圈和微信群中,看到、听到这首《东方巨龙——中国高铁》,看到视频中有多处铁道兵及中国铁建的影像。歌词激情澎湃,铿锵有力,旋律是军歌的进行曲,豪迈向前。我推测,..

    河边草浏览:398次 评论:0
    2021-11-19 21:55
  • 乔同前战友发给我一个微信截图,他在微信群看到一位战友转发我1981年发表于《贵州青年》上的一篇通讯《活着的雷锋》。说起来,是40年前的事。那时候,我在铁道兵二师七团宣传股专事新闻报道工作。李秀书是部队的学雷..

    河边草浏览:273次 评论:0
    2021-11-19 21:55
  • 《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史》是“军史”书籍中规模大、时间跨度长(70年),内容丰富、全面的大型史书,军事科学院历史研究部编写,军事科学出版社2000年出版。全书记述解放军在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两个历..

    河边草浏览:439次 评论:0
    2021-11-15 21:02
  • 我国东北的铁路发达,上世纪七十年代前,与华北地区连接的主要干线,仅有京沈铁路。国家经济建设需要建新线;当时战备观念很强,也迫切需要改变这种不利于国防安全的状况。1971年10月,国务院和中央军委报请中共中央..

    河边草浏览:375次 评论:0
    2021-11-15 21:01
  • 这篇非诗词非歌赋的文字,几年前曾在博客发过。举凡人之常情,没有时间地域的”保质期”,啥时候看都簇新如带露水的果蔬,故此我再发一遍。2016年春节前,我们安吉县鄣吴公社同学群发起聚会活动,以纪念毕业38周年。..

    河边草浏览:299次 评论:0
    2021-11-15 21:00
  • 刚刚发过公众号《我们敬爱的领袖曾经这样地说过:“哪里的铁路最难修,就派我们的铁道兵”》,其中引证张加毅写的歌词《英雄铁道兵》:“我們的毛主席,曾經这样說:“哪里路难修,就派铁道兵。”一些读者留言想多了..

    河边草浏览:307次 评论:0
    2021-11-15 21:00
  • 三强,诗人的范大概是年前了,我在微信朋友圈看到一位昵称“三强”的人写的《我的朋友梅梓祥》,并配发了我的照片。也不知道他是哪一位?过了几天,他又发一篇,敢情还是连载,内容写到给我送的资料,才知道他是我收..

    河边草浏览:26576次 评论:0
    2021-11-03 11:39
  • 军队的工厂称“兵工厂”、“军工厂”,制造武器、弹药、装备等。铁道兵的工厂,为铁路建设提供所需的物资、机械设备等产品,既为国家节省投资,为部队建设增加资金来源,又能多快好省地促进施工任务的完成。铁道兵的..

    河边草浏览:1355次 评论:0
    2021-11-01 20:41
  • 军队办农场,古今中外都有。我国古代屯垦养兵,绵延各个朝代。抗战时期,著名的359旅南泥湾垦荒,便是我军兴办农场的源头。铁道兵历史仅仅35年,打仗修路功勋卓著,建设农场,硕果累累,在全军,乃至全国都有广泛影..

    河边草浏览:1834次 评论:0
    2021-11-01 20:36
  • 这是一张纪念毛主席为《铁道兵》报题写报头15周年而印发的宣传画。1968年印刷的宣传画。《铁道兵》报创刊于1948年10月15日,几易其名为《铁军》《铁军报》《人民铁军》。新中国成立后,国家部委,各省、自治区,以及..

    河边草浏览:603次 评论:0
    2021-10-24 19:34
  • 有句俗语叫“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意思是说部队的营房是固定的,而每年都有老兵退伍,新兵入伍,就像流水一样周而复始、源源不断。但是,对于铁道兵来说,却是“流动的营盘流水的兵”。这话怎讲?当过铁道兵的人,..

    河边草浏览:2277次 评论:0
    2021-10-24 19:33
  • 《解放军文艺》是军队系统出版的一份文学杂志,也是出版时间最长、影响最大的军事文学期刊,在全军指战员,尤其是文艺工作者、文学爱好者心目中有着很高的地位。铁道兵一代代作家、诗人,在杂志上发表了数以千计的文..

    河边草浏览:581次 评论:0
    2021-10-24 19:31
  • 今天下午4时,黄荣森先生骨灰撒入他的故乡——济南黄河。他的家人对于全国铁道兵战友及中国铁建员工的关心表示诚挚的谢意。 若视频播放不了,请点击查看视频黄荣森是歌曲《铁道兵志在四方》的词作者,5月17日,病..

    河边草浏览:3029次 评论:0
    2021-05-21 15:23
  • 《你好,李焕英》持续火爆,我看出“毛病”。用手机看一遍,没有热情再看一次,所谈缺失就未必准确。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一、贾晓玲为了让母亲“长脸”,买了一张假的高等院校录取通知书。往重的说是品行不端,往..

    河边草浏览:4578次 评论:0
    2021-03-06 11:25
  • 批评贾浅浅余音袅袅,大概快过年了,火气小下去。昨晚上在朋友圈看到一篇为贾浅浅辩护的文章,文中提到她写的一篇关爱农民工的论文,仅是截了一个图。我“按图索骥”,在网上搜到这篇论文,今天“晒”一下。论文题目..

    河边草浏览:3434次 评论:0
    2021-03-06 11:24
作者专栏
  • tzb7329302

    注册时间:2021-12-04 10:40

  • caoqianjun

    注册时间:2021-12-02 13:26

  • 13691063061

    注册时间:2021-11-28 22:03

  • sfdhchg

    注册时间:2021-11-26 09:42

  • adgjm531

    注册时间:2021-11-18 14:03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2020020123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邮箱:327789046@qq.com

©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