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景林长篇小说《铁军忠魂》第一章 出 征
2018-06-13 05:33:45 浏览:210次 【

  第一章    出   征
  
  1964年2月18日。牡丹江火车站。
  晚上六点多钟。夜色迷蒙,雪花飘飞。
  站前大街上灯火阑珊,行人稀疏。
  传来整齐铿锵的脚步声和激昂豪迈的歌声:
  
  背上了那个行装扛起那个枪,
  雄壮的那个队伍浩浩荡荡。
  同志呀,你要问我们哪里去呀,
  我们要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
  
  二十名全副武装的指战员,军官和士兵各占一半儿,分为两列,唱着歌儿,齐步行进:
  
  离别了天山千里雪,
  又战那东海万顷浪。
  才听塞外牛羊叫,
  又闻那个江南稻花儿香。
  同志们哪,迈开大步朝前走啊,
  铁道兵战士志在四方。
  
  队伍穿过一个大门,直接走上了站台,停在牡丹江至哈尔滨的列车旁边。领队是铁道兵第三师作战科少校副科长铁军。他抬手看了下表,对大家说:“师首长要来给我们送行,要搞一个授旗仪式。他们快到了,请大家稍候。”话音未落,两辆汽车开了过来;停下后,从吉普车上下来了五个人,为首的是师参谋长龙飞;从后面的卡车上跳下来十来个战士,并搬下来一件件乐器。两道探照灯光柱,将站台照得雪亮。
  “立正!”铁军喊完口令,转身跑到首长们面前,敬礼报告:“报告师首长,赴大兴安岭林区先遣小队整装待发,请指示。”龙飞拉过一位戴眼镜的中校介绍说:“这位是《铁道兵》报社编辑部副主任钱诗剑中校,他将跟你们一起去大兴安岭林区。大家欢迎!”铁军带头鼓掌。钱诗剑上前敬礼。龙飞走到了队列前面,巡视着对面的战友,朗声说道:“同志们!你们背负着全师的希望,即将启程奔赴大兴安岭林区。虽说去年我们驻在长白山,经历了林海雪原的考验;但是,据说大兴安岭林区比这里还要艰险,那可是被称为‘高寒禁区'的绝地。此一去披荆斩棘,爬冰卧雪,风餐露宿,履艰涉险,你们要做好迎接并战胜各种挑战的准备。你们搞到的情报越精确,大部队进入后就会越顺利;你们做出的研判越正确,将来我们就会越少犯错误。你们是真正的开路先锋!今天,我们司、政、工、后的领导,代表全师为你们授旗送行。”一个战士打开了一面红旗,上面写有“开路先锋”四个黑字,将其交给了龙飞。小乐队奏起了《解放军进行曲》。龙飞命令:“铁军队长,接旗!”“是!”铁军上前敬礼,庄严地接过了旗帜,激动地高声说:“请首长和战友们放心,我们一定不负重托,遵行伟大领袖毛主席‘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教导,发扬铁道兵‘劳动为荣,艰苦为荣,当铁道兵光荣’的‘三荣’传统,披荆斩棘闯禁区,无私无畏战高寒,一定能站住脚,保证完成任务!”奋力地挥动着旗帜,朗诵般的继续说道,“红旗劈开千里雪,大兴安岭我来也。开路先锋铁道兵,踏破禁区为祖国!”“好!”龙飞带头鼓掌叫好,随即宣布:“下面,我们一起合唱《铁道兵志在四方》。”小乐队演过前奏,战士们齐声高唱:
  
  背上了那个行装扛起那个枪,
  雄壮的那个队伍浩浩荡荡。
  同志呀,你要问我们哪里去呀,
  我们要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
  劈高山填大海,
  锦绣山河织上铁路网。
  今天汗水洒下地,
  明朝那个鲜花齐开放。
  同志们哪,迈开大步朝前走啊,
  铁道兵战士志在四方。
  
  四位首长跟先遣队员一一握手,说说笑笑地送大家登上了列车。
  汽笛长鸣,列车启动。
  刚一进入车厢,列车长便来了,亲热地跟铁军打招呼。两个人相互拜年。列车长说:“我把餐车布置好了,你去看看满不满意。”铁军说:“谢谢列车长,总是给您添麻烦。”“说这话就外了,谁跟谁呀咱们。铁道兵修铁路,坐火车受优待,理所当然嘛。”“不敢当,不敢当。”铁军转头对一个中尉军官说:“林中飞,通知所有干部,到餐车开会。你们测量排的战士,要看护好枪支和物品。”“是!”林中飞转身离去。铁军随列车长走进了餐车,高兴地说:“布置得真不赖呀,像个会议室似的。我们就用一晚上,明儿早就倒出来。”列车长边往外走边说:“我给你们准备夜宵去。”
  林中飞领来了九个人,围着桌子坐了下来。铁军对大家说:“今儿是大年初六。战鼓催征,时不我待。这次到大兴安岭林区进行先遣勘察,是师领导元旦之前就定下来的。之所以拖到今天才成行,我想就是在等待任务分配。昨天晚上,龙飞参谋长对我说:‘年都过了,五也破了,开发大兴安岭林区的任务已经明确了,你们先遣小队必须马上给我出发!’大家知道,1962年10月,中共中央作出了关于扩编铁道兵,担负森林铁路和公路修建任务的决定,为的是要增加木材产量,以支持工业生产的发展。路不通,一切空。1963年一年,铁道兵三、六、九师,大多是在东北林区干的。随着森林铁路、公路的修建,和林区基地设施的加强,木材产量有了很大增长;但是,还远远不能适应国民经济发展的需要。为此,国务院在今年年初,着手对开发我国最大的绿色宝库——大兴安岭林区,进行了研究论证。”拿起两份文件来,扬了扬接着说,“1964年1月21日,国家经委召集有关部门开会,研究开发大兴安岭林区的问题。1月27号,由林业部和铁道兵共同向国家经委并中央书记处,上报了《关于开发大兴安岭林区的报告》,提出将采用建设大庆油田的经验,集中力量在大兴安岭林区组织大会战。将内蒙古自治区鄂伦春旗和黑龙江省呼玛县划为特区,成立特区政府。规划在特区内建设十八个林业局。铁道兵的主要任务是:从嫩江向北至林区腹地,修建一条大铁路。以大铁路为骨干,实行中线突破,多头分进,干支结合,大、小铁路、公路、生产房屋同时修建。2月10号,中共中央、国务院以中发(64)92号文件批转了这个报告,并指出:‘开发大兴安岭林区,是发展我国国民经济的一项极为重要的任务,也是一项十分艰巨的工作。鉴于过去几次试图开发,进去后都未站住脚,这次我们既然下决心进去,就一定要站住脚,一定要取得全胜。为了保证开发任务的顺利完成,在大部队进入林区以前,必须做好勘察设计工作和各项准备工作。’中央还同意设立开发大兴安岭林区会战指挥部,决定由铁道兵郭维城副司令员任指挥,东北林业总局张世军局长任副指挥;指挥部成立党委,由林业部罗玉川副部长担任书记兼政委。”转头对林中飞说,“林排长,把地图铺到桌子上。大家都过来看看。”随后指点着地图说,“我们要修的这条嫩林线,由铁道部第三勘测设计院设计,位于大兴安岭林区的东坡和北坡,跨越黑龙江和内蒙古两个省区,南起嫩江站,向北经大杨树、加格达气、林海到塔河,然后再向西,经盘古、樟岭、劲涛、图强、西林吉到古莲。全长六百八十公里。还有可能继续修下去,转而向南到达满归,与牙林线连在一起。计划首先修通嫩江至塔河段,长四百四十六公里,由铁道兵第三、第六和第九师共同担负施工。铁九师承担嫩江至大杨树段,咱们三师承担大杨树至大扬气段,铁六师承担大扬气至塔河段。齐齐哈尔铁路局和东北铁路第五工程处,也承担部分施工任务。”《铁道兵》报钱诗剑中校指着地图说:“有些地名图上没标,是不是新给起的呀?”铁军说:“岂止是没标上名啊,就是已经起了名的,大多也都荒无人烟。秦副科长,你来把沿线的情况,给大家介绍介绍。”“是。”技术科副科长、助理工程师秦维民上尉说:“我们在审查工程设计文件时了解到,嫩江至塔河沿线地区气候恶劣,环境艰苦,人烟稀少。最大的问题是冬季漫长,年冰冻期达七个月以上,最低气温零下五十二点三摄氏度,据说曾经测出过零下五十七摄氏度。有终年积雪的永冻层,有结冰数尺的冰凌河;到了春季冰雪融化,沼泽地塔头丛生,泥水漫延,人马难行;夏天则瞎蠓、蚊子、小咬、‘草爬子’肆虐。沿线大多是无人区,嫩江至加格达气仅有鄂伦春猎民的三个居民点,加格达气至塔河段只有禽兽出没,根本不见人烟。不少地段山峦起伏,森林密布,沟壑纵横,无路可通。”通讯科副科长郝向杰少校一声长叹:“我的老天爷呀!说得可真够吓人的了。这是人能呆的地方吗?”军需科副科长孙虎子上尉说:“我看没那么蝎虎吧?长白山咱们都呆了,所谓的林海雪原,也不过如此而已。”运输科副科长刘铁胜上尉说:“最大的困难就一个字儿:冷;两个字儿:寒冷;四个字儿:酷冷奇寒。零下五十多度啊,什么概念这是?哈气成霜、滴水成冰恐怕都是轻的,还不得撒尿都得立马冻成冰棍儿呀。”秘书科副科长龙在天少校说:“酷冷奇寒——刘副科长此言妙哉。以往六进六出,就是因为寒冷,冬季根本站不住脚,才都铩羽而归的嘛。”孙虎子嘲笑道:“不愧是大秘书,满嘴都是词儿,诚所谓老母猪嗑碗碴子是也。”众人便笑。龙在天也跟着笑了笑,翻开一个本子,故意文绉绉地说:“敝人前时做了些功课,要说这个大兴安岭啊,真乃配得上那个“大”字。它东西横跨六个经度,南北纵越三个纬度,地理坐标为东经121°11′至127°10′,北纬50°10′至53°33′,总面积八点四六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一个奥地利,或者是一百三十七个新加坡,边境线长达七百九十一点五公里。林区拥有极其丰富的自然资源,覆盖着遮天蔽日的森林,林地面积六百万公顷,蓄积量七亿立方米,森林覆盖率达百分之七十四点一,林木资源总量居全国之首。在浩瀚无垠的绿色海洋中,繁衍生息着各种珍禽异兽,有马鹿、梅花鹿、麋鹿——也叫驯鹿,俗称‘四不像’、驼鹿——又叫犴达犴,还有棕熊、野猪、狍子、獐子、雪兔、紫貂、野鸡、野鸭、松鸡、乌鸡、榛鸡、天鹅、雪鸮等等,合计三百九十多种。有野生植物九百六十多种,像什么木耳、蘑菇、猴头、蕨菜、百合、黄芪、灵芝、五味子、都柿、红豆、山葡萄等等。因此所以说,它是我国高纬度地区寒带植物的王国、野生动物的乐园。”孙虎子说:“你落了一个重要的东西——飞龙。这玩意儿我吃过,那是贼拉的鲜哪。乃是献给朝廷的贡品。”龙在天说:“飞龙是榛鸡的一种,叫做花尾榛鸡。别打岔好不好?听我接着道来。地下蕴藏着丰富的矿产资源,多为稀有矿藏,品种多、品位高。最负盛名的是黄金。漠河有个老金沟,全长十四公里,仅1883年和1884年,就被盗采黄金将近二十二万两。后来清政府在此地设立金厂,1895年采金达五万多两。据说宫廷里所用的胭脂,就是用这些金子置办的。因此,这老金沟又被称为胭脂沟。林区内江河纵横,水系众多。大小河流共计七千一百四十多条,河流总长九千四百四十多公里,流域面积达七百一十平方公里,水资源总量一百六十多亿立方米。向北注入黑龙江的主要河流有呼玛河、额木尔河、塔河、盘古河等;向东注入嫩江的有甘河、多布库尔河、那都里河等。盛产鲟鳇、哲罗、细鳞、大马哈、江雪鱼等珍贵的冷水鱼类。河流水量丰沛,坡陡流急,除小河冬季冻绝底之外,较大的河流常年水流不息。河水含沙量少,水土流失轻微。整个地区土壤肥沃且无污染,有机质和微量元素含量居全国之首。五荒资源合计一千八百三十余万亩,可利用天然草场四百余万亩。河谷林间湖泊众多,沼泽连片,湿地遍布。归结概括,就八个字:净土胜境,物华天宝。”众人赞叹不已。林中飞接过来说:“大兴安岭这个名称,有几种不同的解说。‘兴安’一说为蒙语,为‘金山’之意;一说为满语,为‘极寒地’之意;一说为锡伯语‘金阿林’的音译,意为‘白色的山’;一说为汉语,为‘兴边安邦’之意。这个说法得到了普遍认可。”军需科助理员李子彬少尉说:“这兴安岭有大小之分,是以面积大小定的吧?从图上看,好像是以嫩江划的界,嫩江以东是小兴安岭,嫩江以西为大兴安岭。”林中飞说:“在俄罗斯境内,还有外兴安岭。在我国境内的,称为内兴安岭,也叫西兴安岭。它是内蒙古高原与松辽平原的分水岭。整个山脉呈东北——西南走向,北起黑龙江南岸,南至西拉木伦河上游谷地,全长一千二百多公里,宽二百至三百公里,海拔一千一百至一千四百米,主峰索岳尔济山,最高山峰大白山,海拔一千五百二十八米。”钱诗剑说:“最高峰不是黄岗梁吗?海拔两千零二十九米。可我在地图上,怎么没找到呢?”林中飞说:“你说的这个黄岗梁在赤峰一带,离嫩江八百多公里哩。它在大兴安岭最南端,西拉木伦河的北岸上。大兴安岭从北向南,大致分为三个区域:林区、牧区和农区。以兴安盟境内的洮儿河为界,整体上划分为南北两部分。北部长约七百七十公里,最高峰是大白山。南部长六百多公里,最高峰是黄岗梁。”钱诗剑笑道:“我一直在北部这儿找,这不是南辕北辙嘛。”林中飞说:“咱们所说的主要是北部,也就是最靠北的这块儿,又被称为大兴安岭林区。这里的山地大多由火成岩构成,地形平滑,丘陵起伏,山顶浑圆。主要山脉伊勒呼里横亘于中部,由西向东延续二百三十公里,使大兴安岭林区明显分为南坡和北坡。它又是重要的气候分带。东南坡夏季受海洋季风影响,雨水较多,西北坡却较为干旱,成为森林和草原的分界线。东坡不仅比较陡峭,而且被嫩江和松花江众多支流深深切割。从嫩江到塔河的铁路线,走的就是林区的东坡。”秦维民说:“大兴安岭林区东依绵延千里的小兴安岭,西临碧草连天的呼伦贝尔大草原,南达肥沃富庶的松嫩平原,北隔黑龙江与俄罗斯相望,素有‘金鸡之冠,天鹅之首’的美誉。”郝向杰在地图上比划着说:“这还真就挺像的哎。”秦维民接着说:“它是我国面积最大的林区。刚劲挺拔的落叶松,四季常青的樟子松,高耸入云的云杉,亭亭玉立的白桦……莽莽苍苍,绿浪拍天,浩浩荡荡,横无际涯。”铁军笑道:“这整得还诗情画意的。大兴安岭林区是我国天然林主要分布区之一,也是我国唯一的寒温带明亮针叶林区,还是国内仅存的寒温带生物基因库,木材蓄积量占全国总量的六分之一,被誉为‘绿色金子的宝库’。林区中有许多优质木材,如樟子松、水曲柳等。落叶松、白桦、山杨是这里的主要树种。由于树木十分稠密,只有拼命向上生长,才能最大限度地接受到阳光,因此这里的树木,一般都很直很高,是上等的建筑材料。有的大树长到六十多米高,树干仍然笔直。兴安落叶松占林区面积的百分之八十六点一,总量占林区所有树种的百分之七十二,每公顷平均蓄积量一百二十多立方米。因而,大兴安岭林区又被称为兴安落叶松的故乡。兴安落叶松是最耐寒的树种,在零下五十摄氏度的环境下,仍然能够正常生长。它高可达三十五米,胸径可至九十厘米,主干刚劲挺拔,材质重而坚实,抗压、抗弯曲强度大,而且耐腐朽,工艺价值高,是电杆、枕木、矿柱、桥梁、车辆、建筑的优良用材。据说天安门城楼的大梁,就是用兴安落叶松做的。这种面积最大、数量最多的特产用林木,正是我国现阶段国民经济发展所急需的。下面,还是来说说我们要修的这条线路吧。大家请看地图。第一阶段要修的这一段,从嫩江站起始,跨过嫩江之后,便沿着甘河右岸向北,一直到达加格达气;然后,三次穿过多布库尔河,再沿着塔河左岸,继续北行至塔河。大家看出来了吧?——它是沿着三条河走的。除了过岭地段和傍山临河地段,地形陡峭以外,其余的地势,都比较平坦;但却广泛分布着沼泽和洼地,地下水露头处则出现冰丘、冰堆。沿线土壤冻结深度为二点五米至四点五米,分布着大面积的多年冻土区。每年从9月至次年4、5月间为冻结期。年最高气温三十五点四至三十八点一摄氏度,最低气温零下四十七点三至四十九点一摄氏度,据说测出过零下五十七摄氏度。年均气温零下二点八摄氏度。昼夜温差较大。无霜期八十五至一百三十天。年均降水量七百四十六毫米。年日照时数两千五百小时左右,年有效积温约两千一百摄氏度。属寒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由于冬季漫长,气候极其寒冷,致使人迹罕至,甚至荒无人烟,被称为‘高寒禁区’。”孙虎子提问说:“我有两个问题:一是你说的这个气温,怎么还有伸缩性啊?二是最高气温并不低,夏天是不是还挺热呀?”铁军说:“因为线路从南到北,那叫六七百公里呀,气温怎么可能一个样?夏天也就热那么几天,每天也就热一小会儿。还有无霜期伸缩较大,也是以上所说的缘由。咱们师的十三团,进入大兴安岭林区两年了,这些情况就是他们报告的。”钱诗剑问道:“这个‘高寒禁区’,是如何判定的?是谁给命的名?”铁军说:“给大家讲段儿小故事:1954年我国森林调查人员配合苏联专家团,对大兴安岭林区进行地面经济调查。其中有一支五十人的小分队,背着测量工具、给养、帐篷和资料,在渺无人烟的莽莽林海中跋涉。白天蚊虫、瞎蠓叮咬,夜晚寒风侵袭,风餐露宿,异常艰辛。原定9月初抵达黑龙江三合站码头,可由于黑龙江比往年提前半个月跑冰排,致使他们错过了最后的一班船,只好步行向黑河站进发。大家走得精疲力尽,脚底都磨出了血泡,有人甚至开始爬行。再加上衣服单薄,给养殆尽,很多人都病倒了。9月中旬的大兴安岭林区,就已经下雪结冰、天寒地冻。一天夜间,有位苏联专家突然用俄语喊叫起来。闹得大家莫名其妙。翻译说:他是在说:这儿太冷啦,是‘高寒禁区’……林业部的领导对他们未按时返回十分关注,通过外交部请求苏联派飞机进行侦察寻找。苏方很快就发现了这支队伍,并将他们接到了苏联进行治疗。那个翻译所说的‘高寒禁区’,便成了大兴安岭林区的代名词。”“生孩子不叫生孩子,这叫‘下人’哪。”郝向杰忧虑地说,“咱们这个先遣小队,可不能蹈其覆辙。”铁军说:“前车覆,后车诫。大家千万不要掉以轻心,认为‘高寒禁区’可奈我何。大兴安岭林区比长白山气温还要低,并且不像长白山是干冷,它的冷那是阴冷、湿冷,往往不知不觉就被冻伤了。十三团驻在伊图里河一带,处在大兴安岭林区的西坡,有不少些人就吃过这样的亏。”刘铁胜说:“十三团早就进入大兴安岭了,高寒地区的生产、生活经验,不是已经有了吗?我们还调查啥呀?”铁军说:“他们那儿位于大兴安岭西坡,开发得比较早,人烟稠密一些。而我们即将进入的这些地方,处在人迹罕至的东坡和北坡,比他们那儿要偏远荒僻多了。特别要提醒大家的是,我们此行是孤军深入,打的是遭遇战,更像是游击战。因为没有信号,连电台都没带。老话说:未晚先投宿,鸡鸣早看天。可我们哪里有店可投?天天都要自己设营,事事都得自行解决。就像龙飞参谋长说的:此一去披荆斩棘、爬冰卧雪、风餐露宿、履艰涉险。咱们这个先遣小队,司、政、工、后共抽调了二十人。测量排的十个战士,挑的都是身强体壮的。十个干部里边儿,也就孙副科长单薄点儿。”孙虎子说:“龙在天体格也不咋地。”钱诗剑说:“外加一个我,体格也不行。”铁军接着说:“进入大兴安岭林区有三条路线:一是乘火车到嫩江,再从起点一路向北,抵达大杨树。九师将要走这条线。二是乘火车直达加格达气,然后从中间开花,向两边儿开进。我们三师将要走这条线。再一路是乘火车走牙林线到满归,再徒步穿越一二百公里的无人区,翻过岭顶向终点塔河一线开进。六师的一部分人马将要走这条路。他们的大部队还是要走加格达气,再向北经大扬气到达他们的管段。我们这次进去,将先抵达嫩江,然后走到大杨树,进入我们师管段,再经加格达奇到大扬气。”孙虎子问道:“我们不就是勘察自己的路段吗?那为啥不走加格达奇这条线呀?然后再来它个两面开花嘛。”铁军说:“怎么两面开花?要分兵两路吗?从加格达奇到大杨树,比从嫩江到大杨树还远。到大杨树后,还得返回来,这不是更费事儿吗?”孙虎子尴尬地笑了笑,自我解嘲似的说:“这是有点儿脱裤子放屁了。”龙在天说:“什么叫‘有点儿’呀?脱一半儿放屁吗?”大家便笑。铁军说:“我通过嫩江县武装部,找了两个鄂伦春向导,还购置了两顶棉帐篷,以及一些给养和设备。这比我们自己带来,要省事儿便利多了。向导将带着二十多头‘四不像’,帮我们驮运给养、设备什么的。大家通过今天这个会,对大兴安岭林区有了初步的了解;而对嫩林线地理环境的深入认识,就只能经过深入实地进行踏查了。”随后,将吃穿住行注意事项、各项分工等问题,逐一做出了安排和交待。最后说,“如果没有别的事儿,会就开到这儿吧。先不要走啊,准备夜宵啦。”龙在天说:“还是铁副科长考虑得周到啊,准备工作搞得可谓天衣无缝。”孙虎子开玩笑说:“还是龙大秘书会说话,拍马屁的功夫登峰造极。”龙在天回敬道:“孙虎子,你是啥时候学会说话的?咱们都是副科长,谁给谁拍马屁呀?”孙虎子说:“我跟你们比不了,你们都进了‘校’了,可我还在‘尉’着呢。”技术科技术员吴无吾中尉说:“你是年前新提的副科长,军衔肯定也会跟着提的。别着急嘛。”一提起这事儿来,孙虎子更加懊恼:“要是就论资历,我比你们差吗?就说铁军队长吧,还是我领他当的兵呢。”林中飞笑道:“不能这么说吧。铁军是跟龙飞参谋长入的伍。那时候你也是个新兵蛋子,刚给铁军他爸爸当通讯员。”龙在天说:“是这么回事儿,我爸跟我说过。他说你是部队在道边儿捡的,原以为是个快饿死的小孩儿,救活了才知道你都十五六了。剂子太小,干不了啥,就让你当了通讯员。”孙虎子没好气地说:“龙王的儿子会浮水,老鼠的儿子会打洞。爹是参谋长,儿是秘书长,官儿会遗传哪,长在你们家了。”龙在天说:“我是秘书倒不假,科长还是个副的,这你有什么可眼气的?”孙虎子说:“我就跟铁军比了一下,你们跟着帮个什么腔?本来嘛,抗美援朝的时候,我跟他都是班长,回国时他是排长,而我还是个班长。随后我们一起进的军校,一出校门,给他授的是上尉,我不过是个中尉。现在他成少校了,可我才是个上尉。他是大高个儿,我是小剂子,难道就差在这儿吗?”说着竟眼带泪光了。龙在天说:“你应该跟林中飞来比。他毕业于哈工大,入伍时定的就是少尉,在测量排干了四五年了,到现在还是个小排长,最近才晋升为中尉。”林中飞对孙虎子说:“我看你差就差在好哭上,动不动你就抹眼泪蒿子。你原来有个外号,叫‘哭巴精’是不是?”大家又笑上了。孙虎子面子挂不住了,气哄哄地说:“这是铁英跟你说的吧?她把我当大鼻涕甩了,倒让你小子捡个便宜。得了便宜就卖乖,埋汰我你高尚啊?”孙虎子曾追求过铁英,铁英以专心学业为由,婉转地拒绝了他。铁英大学毕业后也入了伍,来到了铁三师医院。孙虎子又一次找上了门,可她却以工作忙为借口,来了个避而不见。然而时隔不久,铁英却结婚了,嫁给了一个小排长……眼下,“情敌”林中飞揭他的老底儿,孙虎子气得鼻子都歪了,气急败坏地说:“老子也上过大学,资格比你老多了。倒背手尿尿——不扶你!”“干什么干什么?”一直与秦维民对着地图研究工程设计文件的铁军,不得不出面说话了,“怎么扯到这事儿上来啦?换个话题换个话题。”钱诗剑接过来说:“刚才授旗的时候,铁副科长整的那四句诗,我看完全可以谱上曲儿,当作咱们先遣队的队歌。”郝向杰赞成说:“这个提议不错。可谁会谱曲儿呀?”刘铁胜说:“这还整出队歌来啦?那四句词儿真就挺不错的。”龙在天说:“林中飞就会谱曲儿呀。这家伙吹拉弹唱样样通。他爸爸可是著名的作曲家呀,不是说龙王的儿子会浮水嘛。”铁军说:“我可没想到这一点。如果真要搞的话,那得好好加加工。”秦维民说:“‘红旗劈开千里雪,大兴安岭我来也。开路先锋铁道兵,踏破禁区为祖国。’这要是整成歌儿,肯定挺有气势的。”刘铁胜说:“这个‘我来也’,文绉绉的,干脆就说‘我来啦!’前几年有首诗,说:‘天上没有玉皇,地上没有龙王,我就是玉皇,我就是龙王,喝令三山五岳开道,我来啦!’真他娘的赶劲儿。”吴无吾说:“用‘也’字儿挺好嘛,关键是押韵。”钱诗剑说:“‘为祖国’接得是不是有点儿突兀啊?‘踏破禁区’的直接目的,是为了改天换地嘛。那不如就接上个‘改山河’,韵脚还押上了。”“言之有理。”铁军翻开本子,边看边斟酌着说,“那下面就这么接:修桥筑路开宝库,无私无畏为祖国。爬冰卧雪战高寒,风餐露宿苦为乐。钢铁大道穿林海,铁龙奔腾奏凯歌。——怎么样?”“好好好,实在是好!”几个人都赞成。郝向杰说:“原来你早就把诗写好啦。那授旗时咋就只说了四句啊?”铁军说:“这是过年那两天鼓捣的,起了个题目叫《开路先锋》。”钱诗剑说:“改成歌儿就叫《开路先锋之歌》。这里边儿是不是得加上‘备战备荒’啊?”林中飞说:“那就再加上两句:备战备荒筑长城,唤来北疆满春色。”铁军想了想说:“‘唤来北疆满春色’,莫不如改为‘挥汗洒血唤春色’,突出铁道兵流血流汗、艰苦奋斗的形象。”孙虎子冒出了一句:“好!真不赖。这诗啊词儿啊曲儿啊,我老孙完全是个劣巴。不过也能听出个好赖来。”铁军说:“是不是有点儿长啦?”钱诗剑说:“不长不长,可以分成两段儿嘛。”“这个提议好。”林中飞在本子上做着记录,比划着说,“如果让我谱曲儿的话,我打算把两段词儿这么弄——第一段:‘红旗劈开千里雪,大兴安岭我来也。开路先锋铁道兵,踏破禁区改山河。修桥筑路开宝库,无私无畏为祖国。开宝库,改山河,开路先锋铁道兵,无私无畏为祖国。’”大家一致叫好。林中飞接着说:“第二段:‘爬冰卧雪战高寒,风餐露宿苦为乐。备战备荒筑长城,挥汗洒血唤春色。钢铁大道穿林海,铁龙奔腾奏凯歌。穿林海,唤春色,备战备荒筑长城,铁龙奔腾奏凯歌。’”“好!通过!”“赞成!”“通过!”“通过!”铁军高兴地说:“干脆就按刘副科长的意见,把‘我来也’改成‘我来啦’,说或唱也照样朗朗上口。这个歌儿真就是集体创作的。林排长,就马上谱曲儿吧,然后教给我们唱。”“是!遵命!”林中飞一本正经地敬了个军礼。孙虎子不无羡慕地说:“瞧这妹夫和大舅哥,配合得那叫一个默契。”钱诗剑说:“想不到大家这么有文才,赶明个开上赛诗会呗,让我的通讯更有文采。”铁军说:“行啊!大家注意啦,咱们抽时间,开它个赛诗会,现在就开始准备吧。”
  “夜宵来啦!”声到人到——列车长领着服务员端着饭菜走了进来。铁军和列车长又是一番客气。众人遂一起收拾桌子,说说笑笑地吃了起来。列车长对铁军说:“卧铺里你的那帮弟兄,我马上就给他们送去。”没等铁军道谢,他边往外走边说:“唉,你们哪,也就能在车上享两天福,然后就又得去遭大罪啦。”
  风驰电掣的列车,好像是一条巨龙,穿透隆冬的风雪,飞行在东北大地上。铁道兵第三师先遣小队,向大兴安岭林区开来了。



全部评论(0)
  •   尾  声  1984年8月,加格达奇举行隆重的庆祝活动,纪念大兴安岭开发建设二十周年。原大兴安岭林区会战指挥部指挥、铁道兵副司令员何辉燕应邀出席。故地重游,睹物思人,心潮澎湃,感慨万千,一个设想油然..

    浏览:37次 评论:0
    2018-07-04 02:10
  •   第二十章    不散的军魂  樟岭至古莲段铁路铺轨通车后,铁三师第十二团和第十三团一部,于1972年秋末转移至富克山,接续向前修建古莲至满归段铁路,以期与牙克石至满归(牙林中线)铁路交会,形成大..

    浏览:286次 评论:1
    2018-07-04 02:09
  •   第十九章   军民共建  1981年“8.1”建军节前夕,大兴安岭地区民政处副处长何林,带着索山花和铁龙等人,到铁道兵第三师机关慰问。副师长铁军出面接待。何林握着铁军的手说:祝贺你晋升副师长。铁军拍着..

    浏览:158次 评论:0
    2018-07-04 02:07
  •    第十八章 无怨无悔 1970年春,在樟古段铁路筹建之初,铁三师领导机关为了靠前指挥,从加格达奇向北前出二百六十公里,迁到了原铁九师师部所在地——塔河。“塔河”作为一条河,是“塔哈勒恩河”(..

    浏览:190次 评论:0
    2018-06-13 05:41
  •   第十七章 铁道兵精神  从三荣岗岔出到碧水的呼中支线,于1970年7月30日铺轨通车。接替铁六师完成这段铁路的铁三师第十二团,随即向北前出三百五十公里,进驻樟古段图强一线。  第十二团团部所在地图强,位于..

    浏览:190次 评论:0
    2018-06-13 05:41
  •  第十六章   全线贯通 1972年年初,樟古段线下工程即将修建完成,新筑起来的路基犹如一道堤坝,把林海雪原分割为南北两部分。下一步的任务,无疑就是铺轨。铺轨是一项时间紧、任务重、劳动强度大、技术规范..

    浏览:181次 评论:0
    2018-06-13 05:40
  •   第十五章  渔  猎  樟岭至古莲段铁路开工修建以后,作为“龙头”的樟岭异常热闹红火。在火车站东北面的开阔地上,驻扎着铁三师前线指挥所、储备库、汽车营,还有第十五团团部、各团的转运站,以及地方的樟..

    浏览:182次 评论:0
    2018-06-13 05:40
  •   第十四章   冻结法  经过四年多的奋战,到1968年底,嫩江至樟岭五百六十公里线路,完成了铺轨通车。铁三师第十三团随后调离大兴安岭林区,转战辽宁参加修建沟海(沟帮子至海城)铁路。1970..

    浏览:179次 评论:0
    2018-06-13 05:39
  •   第十三章 无私无畏    1968年春,铁六师调往四川,去修建襄渝(襄樊至重庆)铁路。铁三师第十一团配属该师,随其赴四川,移师至广安。1970年初,铁九师于调往辽宁,去修建沟海(沟帮子至海城)铁路..

    浏览:179次 评论:0
    2018-06-13 05:39
  •   第十二章    军   嫂    1968年春,铁六师调往辽宁,去修建沟海(沟帮子至海城)铁路。它们原担负的呼中支线任务,全部移交给铁三师接替施工。第十二团随即奉命从嫩林干线撤出,北上二百二十多公..

    浏览:173次 评论:0
    2018-06-13 05:39
作者专栏
  • 河边草

    注册时间:2007-10-29 06:52

  • 老田地

    注册时间:2010-08-14 19:11

  • MM听雨

    注册时间:2008-05-25 11:38

  • kss

    注册时间:2007-11-03 21:42

  • 2604746963

    注册时间:2013-01-18 16:03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6440号-1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联系电话:18075603283 @永远的铁道兵 @铁道兵家园 @全国铁道兵战友旅游协会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31号